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九  

2010-05-19 12:19: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八 教授他们到达牡丹江前,连夜部署当地警方协助抓捕。齐玉仙家较近,当地警方立即出击却扑了个空 – 据齐玉仙的妻子讲,一个小时前,葛同心忽然匆匆忙忙赶到齐家,连饭也顾不上吃,拉上齐玉仙就走,说是有急事出差。 出差当然是假,从种种迹象判断,两人已经得到警讯,出逃了。 难道有内鬼?! 听说齐,葛二人已经跑了,北京来的警察们都是一愣 – 这个风是怎么漏的? 不能啊。 照他们想法,北京警方的动作可算够快,也足够隐蔽。那边金容一抓就控制了,夫妻俩都在好吃好喝好招待,但谁也别想往外传出一句话来。与此同时,通过各方证 明,金容夫妇到北京并无同伴 -- 废话,谁新婚旅行带一灯泡阿。 而无论是和车辆段核实金容的身份,还是与当地警方联络,都反复强调保密问题,大家都是老手,不至于泄密吧。 还有一个泄密渠道 – 出发前教授向局里处里向领导作过汇报。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或者二处处长是东北某诈骗拖拉机团伙的卧底。。。 这种事儿,想想也令人头大。 事后,发现这些想法都不靠谱,教授感叹要是马天民在组里就好了,二处虽然精锐,和这种出身铁路的家伙打交道还是太少。 发现嫌疑人失踪,警方立即布置在牡丹江周围交通要道实施盘查,争取对齐葛二人在逃跑途中进行拦截。 教授一行到达时得知,葛同心家因距离较远,当地警方前往途中车辆抛锚,尚未进行搜查,但已有警员乘摩托车赶到当地,对其住宅进行监控,如果人仍然在那里, 是跑不了的。 从当时情况判断,两名嫌疑人仍然躲在葛同心家的可能性不大,但教授仍然立即部署凌晨四点对其进行突然袭击,希望有意外收获。凌晨抓捕是北京警察的老传统了,因为这个时候人的睡眠最深沉,反抗能力最差。 与此同时,教授开始做一项后来被认为十分重要的工作 – 证实犯罪团伙成员。 都这份儿上了,还要证实吗? 那当然。仅仅有逻辑上的推断,是代替不了证据的。后来证明,那个硬生生被二婚老婆弄到北京的金容,正是这个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 原 八
教授他们到达牡丹江前,连夜部署当地警方协助抓捕。齐玉仙家较近,当地警方立即出击却扑了个空 – 据齐玉仙的妻子讲,一个小时前,葛同心忽然匆匆忙忙赶到齐家,连饭也顾不上吃,拉上齐玉仙就走,说是有急事出差。

出差当然是假,从种种迹象判断,两人已经得到警讯,出逃了。

难道有内鬼?!

听说齐,葛二人已经跑了,北京来的警察们都是一愣 – 这个风是怎么漏的?

不能啊。

照他们想法,北京警方的动作可算够快,也足够隐蔽。那边金容一抓就控制了,夫妻俩都在好吃好喝好招待,但谁也别想往外传出一句话来。与此同时,通过各方证 明,金容夫妇到北京并无同伴 -- 废话,谁新婚旅行带一灯泡阿。
金容被安书记认出,既可以说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可算倒霉至极,等于提醒大家 -- 点儿背不要怨社会。其实,此人冷静而大胆,在被认出的情况下仍然做出无辜的姿态,赢得周围很多人同情,几乎骗过了警方。更重要的是,在发现无法逃脱时,他 巧妙地发出了自己已经被警方控制的信号,直接导致齐,葛二犯的逃跑。即使面对警方的审问,他仍然步步为营,死扛到底,一口咬定安书记认错了人。如果齐,葛 二犯不能归案,又没有铁证,是很难令他服罪的。 金容在整个作案过程中,始终未露姓名,以至于安书记只能说 -- 他是那个“姐夫”。而齐,葛二人用了化名却没有改姓,成为破案线索,明显犯罪经验不如金容。 直到教授他们返京,金容仍在和北京警方软磨硬泡。拖拉机诈骗案的证据确凿,打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事后从此人口中审出了多起恶性刑事案件。 不过,金容在当地是外来户,而齐,葛是本地出身,他们也有自己的长处 – 别忘了,牡丹江在几十年前,是以出土匪著称的,很多居民的祖上,都和土匪打过交道! 事后证明,教授到达木点将的时候,两人都已经仗着家传的本事,轻松地避开了警方的设卡,钻进了小兴安岭的茫茫林海。 因此,警方的拦截盘查,对于齐葛二人来说,并未构成威胁。 真正取得进展的,是教授他们对于犯罪嫌疑人的证实。 教授问牡丹江车辆段的段长 – 你们段有合影吗? 有,不过是一百多人的,不太清楚,你如果需要金齐葛三人的照片,我们有留档的。 不,就是合影的最好。听说照片上有一百多人,教授乐了。 他为什么乐呢?我国警方规定,对辨认嫌疑人,必须照片上超过十人才可定为有效,这一百多人,太合适了。 我们看美国电视剧,里面有弄一排嫌疑人来指认的镜头,往往会觉得满新鲜。实际上我们警方早就在这样干,只不过出于不透露侦破技巧的原因,没有搬上银幕而 已。 这里面也发生过不少笑话 一次,忽然传出某老总被双规的谣言,这真是无中生有的事儿。查来查去,原来是某个员工去指认盗窃嫌疑犯的时候,发现老总赫然在列。 老百姓常常顺理
而无论是和车辆段核实金容的身份,还是与当地警方联络,都反复强调保密问题,大家都是老手,不至于泄密吧。

还有一个泄密渠道 – 出发前教授向局里处里向领导作过汇报。成章地认为,供辨认的人员,除了真的罪犯,其他也都是作为嫌疑人抓进来的。其实,为了凑够供辨认的人员,警察们经常会把其他案件的办案人 员,门口的司机,来访的客人都抓来充数,他们也大体没有意见。 那天,老总来谈共建,正赶上认人,警察请人家司机充一个数,这位老总好动而且好奇,说把我也算上行不行。。。 没想到认人的恰好是他们公司的员工,老总不认识人家,人家可是天天看老总照片的,于是。。。 警察后来很郁闷 – 真双规,也不归公安局管阿,你造谣也有点素质好不好。 为了最终证明此案的作案人员没有错认的可能,教授把安书记叫来了,说你看看,这个合影里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个姓齐的,还有那个姓葛的? 安书记一眼认出来了,这个是那姓齐的,这个是那姓葛的。 返回头来问车辆段的人 – 这两个是不是? 连连点头。 好了,此案已经没有疑问,就等凌晨下手了。 四点还要去葛同心家搜查,这一天,从审问到汇报,从北京到牡丹江,太疲惫了,警察们和衣而卧,稍微休息一会儿。 教授形容,自己觉着也就是打了个盹,一睁眼,只见满室阳光。 教授当时脸色就变了 – 不是四点去抓人吗?这天都亮了,怎么也没人喊我们一声儿啊?! [待续]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或者二处处长是东北某诈骗拖拉机团伙的卧底。。。
金容被安书记认出,既可以说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可算倒霉至极,等于提醒大家 -- 点儿背不要怨社会。其实,此人冷静而大胆,在被认出的情况下仍然做出无辜的姿态,赢得周围很多人同情,几乎骗过了警方。更重要的是,在发现无法逃脱时,他 巧妙地发出了自己已经被警方控制的信号,直接导致齐,葛二犯的逃跑。即使面对警方的审问,他仍然步步为营,死扛到底,一口咬定安书记认错了人。如果齐,葛 二犯不能归案,又没有铁证,是很难令他服罪的。 金容在整个作案过程中,始终未露姓名,以至于安书记只能说 -- 他是那个“姐夫”。而齐,葛二人用了化名却没有改姓,成为破案线索,明显犯罪经验不如金容。 直到教授他们返京,金容仍在和北京警方软磨硬泡。拖拉机诈骗案的证据确凿,打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事后从此人口中审出了多起恶性刑事案件。 不过,金容在当地是外来户,而齐,葛是本地出身,他们也有自己的长处 – 别忘了,牡丹江在几十年前,是以出土匪著称的,很多居民的祖上,都和土匪打过交道! 事后证明,教授到达木点将的时候,两人都已经仗着家传的本事,轻松地避开了警方的设卡,钻进了小兴安岭的茫茫林海。 因此,警方的拦截盘查,对于齐葛二人来说,并未构成威胁。 真正取得进展的,是教授他们对于犯罪嫌疑人的证实。 教授问牡丹江车辆段的段长 – 你们段有合影吗? 有,不过是一百多人的,不太清楚,你如果需要金齐葛三人的照片,我们有留档的。 不,就是合影的最好。听说照片上有一百多人,教授乐了。 他为什么乐呢?我国警方规定,对辨认嫌疑人,必须照片上超过十人才可定为有效,这一百多人,太合适了。 我们看美国电视剧,里面有弄一排嫌疑人来指认的镜头,往往会觉得满新鲜。实际上我们警方早就在这样干,只不过出于不透露侦破技巧的原因,没有搬上银幕而 已。 这里面也发生过不少笑话 一次,忽然传出某老总被双规的谣言,这真是无中生有的事儿。查来查去,原来是某个员工去指认盗窃嫌疑犯的时候,发现老总赫然在列。 老百姓常常顺理
这种事儿,想想也令人头大。

事后,发现这些想法都不靠谱,教授感叹要是马天民在组里就好了,二处虽然精锐,和这种出身铁路的家伙打交道还是太少。成章地认为,供辨认的人员,除了真的罪犯,其他也都是作为嫌疑人抓进来的。其实,为了凑够供辨认的人员,警察们经常会把其他案件的办案人 员,门口的司机,来访的客人都抓来充数,他们也大体没有意见。 那天,老总来谈共建,正赶上认人,警察请人家司机充一个数,这位老总好动而且好奇,说把我也算上行不行。。。 没想到认人的恰好是他们公司的员工,老总不认识人家,人家可是天天看老总照片的,于是。。。 警察后来很郁闷 – 真双规,也不归公安局管阿,你造谣也有点素质好不好。 为了最终证明此案的作案人员没有错认的可能,教授把安书记叫来了,说你看看,这个合影里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个姓齐的,还有那个姓葛的? 安书记一眼认出来了,这个是那姓齐的,这个是那姓葛的。 返回头来问车辆段的人 – 这两个是不是? 连连点头。 好了,此案已经没有疑问,就等凌晨下手了。 四点还要去葛同心家搜查,这一天,从审问到汇报,从北京到牡丹江,太疲惫了,警察们和衣而卧,稍微休息一会儿。 教授形容,自己觉着也就是打了个盹,一睁眼,只见满室阳光。 教授当时脸色就变了 – 不是四点去抓人吗?这天都亮了,怎么也没人喊我们一声儿啊?! [待续]

发现嫌疑人失踪,警方立即布置在牡丹江周围交通要道实施盘查,争取对齐葛二人在逃跑途中进行拦截。
金容被安书记认出,既可以说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可算倒霉至极,等于提醒大家 -- 点儿背不要怨社会。其实,此人冷静而大胆,在被认出的情况下仍然做出无辜的姿态,赢得周围很多人同情,几乎骗过了警方。更重要的是,在发现无法逃脱时,他 巧妙地发出了自己已经被警方控制的信号,直接导致齐,葛二犯的逃跑。即使面对警方的审问,他仍然步步为营,死扛到底,一口咬定安书记认错了人。如果齐,葛 二犯不能归案,又没有铁证,是很难令他服罪的。 金容在整个作案过程中,始终未露姓名,以至于安书记只能说 -- 他是那个“姐夫”。而齐,葛二人用了化名却没有改姓,成为破案线索,明显犯罪经验不如金容。 直到教授他们返京,金容仍在和北京警方软磨硬泡。拖拉机诈骗案的证据确凿,打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事后从此人口中审出了多起恶性刑事案件。 不过,金容在当地是外来户,而齐,葛是本地出身,他们也有自己的长处 – 别忘了,牡丹江在几十年前,是以出土匪著称的,很多居民的祖上,都和土匪打过交道! 事后证明,教授到达木点将的时候,两人都已经仗着家传的本事,轻松地避开了警方的设卡,钻进了小兴安岭的茫茫林海。 因此,警方的拦截盘查,对于齐葛二人来说,并未构成威胁。 真正取得进展的,是教授他们对于犯罪嫌疑人的证实。 教授问牡丹江车辆段的段长 – 你们段有合影吗? 有,不过是一百多人的,不太清楚,你如果需要金齐葛三人的照片,我们有留档的。 不,就是合影的最好。听说照片上有一百多人,教授乐了。 他为什么乐呢?我国警方规定,对辨认嫌疑人,必须照片上超过十人才可定为有效,这一百多人,太合适了。 我们看美国电视剧,里面有弄一排嫌疑人来指认的镜头,往往会觉得满新鲜。实际上我们警方早就在这样干,只不过出于不透露侦破技巧的原因,没有搬上银幕而 已。 这里面也发生过不少笑话 一次,忽然传出某老总被双规的谣言,这真是无中生有的事儿。查来查去,原来是某个员工去指认盗窃嫌疑犯的时候,发现老总赫然在列。 老百姓常常顺理
教授一行到达时得知,葛同心家因距离较远,当地警方前往途中车辆抛锚,尚未进行搜查,但已有警员乘摩托车赶到当地,对其住宅进行监控,如果人仍然在那里, 是跑不了的。

从当时情况判断,两名嫌疑人仍然躲在葛同心家的可能性不大,但教授仍然立即部署凌晨四点对其进行突然袭击,希望有意外收获。凌晨抓捕是北京警察的老传统了,因为这个时候人的睡眠最深沉,反抗能力最差。
 
与此同时,教授开始做一项后来被认为十分重要的工作 – 证实犯罪团伙成员。

都这份儿上了,还要证实吗?

那当然。仅仅有逻辑上的推断,是代替不了证据的。后来证明,那个硬生生被二婚老婆弄到北京的金容,正是这个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

金容被安书记认出,既可以说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可算倒霉至极,等于提醒大家 -- 点儿背不要怨社会。其实,此人冷静而大胆,在被认出的情况下仍然做出无辜的姿态,赢得周围很多人同情,几乎骗过了警方。更重要的是,在发现无法逃脱时,他 巧妙地发出了自己已经被警方控制的信号,直接导致齐,葛二犯的逃跑。即使面对警方的审问,他仍然步步为营,死扛到底,一口咬定安书记认错了人。如果齐,葛 二犯不能归案,又没有铁证,是很难令他服罪的。

金容在整个作案过程中,始终未露姓名,以至于安书记只能说 -- 他是那个“姐夫”。而齐,葛二人用了化名却没有改姓,成为破案线索,明显犯罪经验不如金容。

直到教授他们返京,金容仍在和北京警方软磨硬泡。拖拉机诈骗案的证据确凿,打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事后从此人口中审出了多起恶性刑事案件。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八 教授他们到达牡丹江前,连夜部署当地警方协助抓捕。齐玉仙家较近,当地警方立即出击却扑了个空 – 据齐玉仙的妻子讲,一个小时前,葛同心忽然匆匆忙忙赶到齐家,连饭也顾不上吃,拉上齐玉仙就走,说是有急事出差。 出差当然是假,从种种迹象判断,两人已经得到警讯,出逃了。 难道有内鬼?! 听说齐,葛二人已经跑了,北京来的警察们都是一愣 – 这个风是怎么漏的? 不能啊。 照他们想法,北京警方的动作可算够快,也足够隐蔽。那边金容一抓就控制了,夫妻俩都在好吃好喝好招待,但谁也别想往外传出一句话来。与此同时,通过各方证 明,金容夫妇到北京并无同伴 -- 废话,谁新婚旅行带一灯泡阿。 而无论是和车辆段核实金容的身份,还是与当地警方联络,都反复强调保密问题,大家都是老手,不至于泄密吧。 还有一个泄密渠道 – 出发前教授向局里处里向领导作过汇报。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或者二处处长是东北某诈骗拖拉机团伙的卧底。。。 这种事儿,想想也令人头大。 事后,发现这些想法都不靠谱,教授感叹要是马天民在组里就好了,二处虽然精锐,和这种出身铁路的家伙打交道还是太少。 发现嫌疑人失踪,警方立即布置在牡丹江周围交通要道实施盘查,争取对齐葛二人在逃跑途中进行拦截。 教授一行到达时得知,葛同心家因距离较远,当地警方前往途中车辆抛锚,尚未进行搜查,但已有警员乘摩托车赶到当地,对其住宅进行监控,如果人仍然在那里, 是跑不了的。 从当时情况判断,两名嫌疑人仍然躲在葛同心家的可能性不大,但教授仍然立即部署凌晨四点对其进行突然袭击,希望有意外收获。凌晨抓捕是北京警察的老传统了,因为这个时候人的睡眠最深沉,反抗能力最差。 与此同时,教授开始做一项后来被认为十分重要的工作 – 证实犯罪团伙成员。 都这份儿上了,还要证实吗? 那当然。仅仅有逻辑上的推断,是代替不了证据的。后来证明,那个硬生生被二婚老婆弄到北京的金容,正是这个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

不过,金容在当地是外来户,而齐,葛是本地出身,他们也有自己的长处 – 别忘了,牡丹江在几十年前,是以出土匪著称的,很多居民的祖上,都和土匪打过交道!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八 教授他们到达牡丹江前,连夜部署当地警方协助抓捕。齐玉仙家较近,当地警方立即出击却扑了个空 – 据齐玉仙的妻子讲,一个小时前,葛同心忽然匆匆忙忙赶到齐家,连饭也顾不上吃,拉上齐玉仙就走,说是有急事出差。 出差当然是假,从种种迹象判断,两人已经得到警讯,出逃了。 难道有内鬼?! 听说齐,葛二人已经跑了,北京来的警察们都是一愣 – 这个风是怎么漏的? 不能啊。 照他们想法,北京警方的动作可算够快,也足够隐蔽。那边金容一抓就控制了,夫妻俩都在好吃好喝好招待,但谁也别想往外传出一句话来。与此同时,通过各方证 明,金容夫妇到北京并无同伴 -- 废话,谁新婚旅行带一灯泡阿。 而无论是和车辆段核实金容的身份,还是与当地警方联络,都反复强调保密问题,大家都是老手,不至于泄密吧。 还有一个泄密渠道 – 出发前教授向局里处里向领导作过汇报。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或者二处处长是东北某诈骗拖拉机团伙的卧底。。。 这种事儿,想想也令人头大。 事后,发现这些想法都不靠谱,教授感叹要是马天民在组里就好了,二处虽然精锐,和这种出身铁路的家伙打交道还是太少。 发现嫌疑人失踪,警方立即布置在牡丹江周围交通要道实施盘查,争取对齐葛二人在逃跑途中进行拦截。 教授一行到达时得知,葛同心家因距离较远,当地警方前往途中车辆抛锚,尚未进行搜查,但已有警员乘摩托车赶到当地,对其住宅进行监控,如果人仍然在那里, 是跑不了的。 从当时情况判断,两名嫌疑人仍然躲在葛同心家的可能性不大,但教授仍然立即部署凌晨四点对其进行突然袭击,希望有意外收获。凌晨抓捕是北京警察的老传统了,因为这个时候人的睡眠最深沉,反抗能力最差。 与此同时,教授开始做一项后来被认为十分重要的工作 – 证实犯罪团伙成员。 都这份儿上了,还要证实吗? 那当然。仅仅有逻辑上的推断,是代替不了证据的。后来证明,那个硬生生被二婚老婆弄到北京的金容,正是这个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
事后证明,教授到达木点将的时候,两人都已经仗着家传的本事,轻松地避开了警方的设卡,钻进了小兴安岭的茫茫林海。

因此,警方的拦截盘查,对于齐葛二人来说,并未构成威胁。

真正取得进展的,是教授他们对于犯罪嫌疑人的证实。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八 教授他们到达牡丹江前,连夜部署当地警方协助抓捕。齐玉仙家较近,当地警方立即出击却扑了个空 – 据齐玉仙的妻子讲,一个小时前,葛同心忽然匆匆忙忙赶到齐家,连饭也顾不上吃,拉上齐玉仙就走,说是有急事出差。 出差当然是假,从种种迹象判断,两人已经得到警讯,出逃了。 难道有内鬼?! 听说齐,葛二人已经跑了,北京来的警察们都是一愣 – 这个风是怎么漏的? 不能啊。 照他们想法,北京警方的动作可算够快,也足够隐蔽。那边金容一抓就控制了,夫妻俩都在好吃好喝好招待,但谁也别想往外传出一句话来。与此同时,通过各方证 明,金容夫妇到北京并无同伴 -- 废话,谁新婚旅行带一灯泡阿。 而无论是和车辆段核实金容的身份,还是与当地警方联络,都反复强调保密问题,大家都是老手,不至于泄密吧。 还有一个泄密渠道 – 出发前教授向局里处里向领导作过汇报。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或者二处处长是东北某诈骗拖拉机团伙的卧底。。。 这种事儿,想想也令人头大。 事后,发现这些想法都不靠谱,教授感叹要是马天民在组里就好了,二处虽然精锐,和这种出身铁路的家伙打交道还是太少。 发现嫌疑人失踪,警方立即布置在牡丹江周围交通要道实施盘查,争取对齐葛二人在逃跑途中进行拦截。 教授一行到达时得知,葛同心家因距离较远,当地警方前往途中车辆抛锚,尚未进行搜查,但已有警员乘摩托车赶到当地,对其住宅进行监控,如果人仍然在那里, 是跑不了的。 从当时情况判断,两名嫌疑人仍然躲在葛同心家的可能性不大,但教授仍然立即部署凌晨四点对其进行突然袭击,希望有意外收获。凌晨抓捕是北京警察的老传统了,因为这个时候人的睡眠最深沉,反抗能力最差。 与此同时,教授开始做一项后来被认为十分重要的工作 – 证实犯罪团伙成员。 都这份儿上了,还要证实吗? 那当然。仅仅有逻辑上的推断,是代替不了证据的。后来证明,那个硬生生被二婚老婆弄到北京的金容,正是这个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
教授问牡丹江车辆段的段长 – 你们段有合影吗?

有,不过是一百多人的,不太清楚,你如果需要金齐葛三人的照片,我们有留档的。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八 教授他们到达牡丹江前,连夜部署当地警方协助抓捕。齐玉仙家较近,当地警方立即出击却扑了个空 – 据齐玉仙的妻子讲,一个小时前,葛同心忽然匆匆忙忙赶到齐家,连饭也顾不上吃,拉上齐玉仙就走,说是有急事出差。 出差当然是假,从种种迹象判断,两人已经得到警讯,出逃了。 难道有内鬼?! 听说齐,葛二人已经跑了,北京来的警察们都是一愣 – 这个风是怎么漏的? 不能啊。 照他们想法,北京警方的动作可算够快,也足够隐蔽。那边金容一抓就控制了,夫妻俩都在好吃好喝好招待,但谁也别想往外传出一句话来。与此同时,通过各方证 明,金容夫妇到北京并无同伴 -- 废话,谁新婚旅行带一灯泡阿。 而无论是和车辆段核实金容的身份,还是与当地警方联络,都反复强调保密问题,大家都是老手,不至于泄密吧。 还有一个泄密渠道 – 出发前教授向局里处里向领导作过汇报。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或者二处处长是东北某诈骗拖拉机团伙的卧底。。。 这种事儿,想想也令人头大。 事后,发现这些想法都不靠谱,教授感叹要是马天民在组里就好了,二处虽然精锐,和这种出身铁路的家伙打交道还是太少。 发现嫌疑人失踪,警方立即布置在牡丹江周围交通要道实施盘查,争取对齐葛二人在逃跑途中进行拦截。 教授一行到达时得知,葛同心家因距离较远,当地警方前往途中车辆抛锚,尚未进行搜查,但已有警员乘摩托车赶到当地,对其住宅进行监控,如果人仍然在那里, 是跑不了的。 从当时情况判断,两名嫌疑人仍然躲在葛同心家的可能性不大,但教授仍然立即部署凌晨四点对其进行突然袭击,希望有意外收获。凌晨抓捕是北京警察的老传统了,因为这个时候人的睡眠最深沉,反抗能力最差。 与此同时,教授开始做一项后来被认为十分重要的工作 – 证实犯罪团伙成员。 都这份儿上了,还要证实吗? 那当然。仅仅有逻辑上的推断,是代替不了证据的。后来证明,那个硬生生被二婚老婆弄到北京的金容,正是这个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

不,就是合影的最好。听说照片上有一百多人,教授乐了。

他为什么乐呢?我国警方规定,对辨认嫌疑人,必须照片上超过十人才可定为有效,这一百多人,太合适了。

我们看美国电视剧,里面有弄一排嫌疑人来指认的镜头,往往会觉得满新鲜。实际上我们警方早就在这样干,只不过出于不透露侦破技巧的原因,没有搬上银幕而 已。

这里面也发生过不少笑话
成章地认为,供辨认的人员,除了真的罪犯,其他也都是作为嫌疑人抓进来的。其实,为了凑够供辨认的人员,警察们经常会把其他案件的办案人 员,门口的司机,来访的客人都抓来充数,他们也大体没有意见。 那天,老总来谈共建,正赶上认人,警察请人家司机充一个数,这位老总好动而且好奇,说把我也算上行不行。。。 没想到认人的恰好是他们公司的员工,老总不认识人家,人家可是天天看老总照片的,于是。。。 警察后来很郁闷 – 真双规,也不归公安局管阿,你造谣也有点素质好不好。 为了最终证明此案的作案人员没有错认的可能,教授把安书记叫来了,说你看看,这个合影里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个姓齐的,还有那个姓葛的? 安书记一眼认出来了,这个是那姓齐的,这个是那姓葛的。 返回头来问车辆段的人 – 这两个是不是? 连连点头。 好了,此案已经没有疑问,就等凌晨下手了。 四点还要去葛同心家搜查,这一天,从审问到汇报,从北京到牡丹江,太疲惫了,警察们和衣而卧,稍微休息一会儿。 教授形容,自己觉着也就是打了个盹,一睁眼,只见满室阳光。 教授当时脸色就变了 – 不是四点去抓人吗?这天都亮了,怎么也没人喊我们一声儿啊?! [待续]
一次,忽然传出某老总被双规的谣言,这真是无中生有的事儿。查来查去,原来是某个员工去指认盗窃嫌疑犯的时候,发现老总赫然在列。

老百姓常常顺理成章地认为,供辨认的人员,除了真的罪犯,其他也都是作为嫌疑人抓进来的。其实,为了凑够供辨认的人员,警察们经常会把其他案件的办案人 员,门口的司机,来访的客人都抓来充数,他们也大体没有意见。

那天,老总来谈共建,正赶上认人,警察请人家司机充一个数,这位老总好动而且好奇,说把我也算上行不行。。。
金容被安书记认出,既可以说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可算倒霉至极,等于提醒大家 -- 点儿背不要怨社会。其实,此人冷静而大胆,在被认出的情况下仍然做出无辜的姿态,赢得周围很多人同情,几乎骗过了警方。更重要的是,在发现无法逃脱时,他 巧妙地发出了自己已经被警方控制的信号,直接导致齐,葛二犯的逃跑。即使面对警方的审问,他仍然步步为营,死扛到底,一口咬定安书记认错了人。如果齐,葛 二犯不能归案,又没有铁证,是很难令他服罪的。 金容在整个作案过程中,始终未露姓名,以至于安书记只能说 -- 他是那个“姐夫”。而齐,葛二人用了化名却没有改姓,成为破案线索,明显犯罪经验不如金容。 直到教授他们返京,金容仍在和北京警方软磨硬泡。拖拉机诈骗案的证据确凿,打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事后从此人口中审出了多起恶性刑事案件。 不过,金容在当地是外来户,而齐,葛是本地出身,他们也有自己的长处 – 别忘了,牡丹江在几十年前,是以出土匪著称的,很多居民的祖上,都和土匪打过交道! 事后证明,教授到达木点将的时候,两人都已经仗着家传的本事,轻松地避开了警方的设卡,钻进了小兴安岭的茫茫林海。 因此,警方的拦截盘查,对于齐葛二人来说,并未构成威胁。 真正取得进展的,是教授他们对于犯罪嫌疑人的证实。 教授问牡丹江车辆段的段长 – 你们段有合影吗? 有,不过是一百多人的,不太清楚,你如果需要金齐葛三人的照片,我们有留档的。 不,就是合影的最好。听说照片上有一百多人,教授乐了。 他为什么乐呢?我国警方规定,对辨认嫌疑人,必须照片上超过十人才可定为有效,这一百多人,太合适了。 我们看美国电视剧,里面有弄一排嫌疑人来指认的镜头,往往会觉得满新鲜。实际上我们警方早就在这样干,只不过出于不透露侦破技巧的原因,没有搬上银幕而 已。 这里面也发生过不少笑话 一次,忽然传出某老总被双规的谣言,这真是无中生有的事儿。查来查去,原来是某个员工去指认盗窃嫌疑犯的时候,发现老总赫然在列。 老百姓常常顺理
没想到认人的恰好是他们公司的员工,老总不认识人家,人家可是天天看老总照片的,于是。。。

警察后来很郁闷 – 真双规,也不归公安局管阿,你造谣也有点素质好不好。成章地认为,供辨认的人员,除了真的罪犯,其他也都是作为嫌疑人抓进来的。其实,为了凑够供辨认的人员,警察们经常会把其他案件的办案人 员,门口的司机,来访的客人都抓来充数,他们也大体没有意见。 那天,老总来谈共建,正赶上认人,警察请人家司机充一个数,这位老总好动而且好奇,说把我也算上行不行。。。 没想到认人的恰好是他们公司的员工,老总不认识人家,人家可是天天看老总照片的,于是。。。 警察后来很郁闷 – 真双规,也不归公安局管阿,你造谣也有点素质好不好。 为了最终证明此案的作案人员没有错认的可能,教授把安书记叫来了,说你看看,这个合影里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个姓齐的,还有那个姓葛的? 安书记一眼认出来了,这个是那姓齐的,这个是那姓葛的。 返回头来问车辆段的人 – 这两个是不是? 连连点头。 好了,此案已经没有疑问,就等凌晨下手了。 四点还要去葛同心家搜查,这一天,从审问到汇报,从北京到牡丹江,太疲惫了,警察们和衣而卧,稍微休息一会儿。 教授形容,自己觉着也就是打了个盹,一睁眼,只见满室阳光。 教授当时脸色就变了 – 不是四点去抓人吗?这天都亮了,怎么也没人喊我们一声儿啊?! [待续]

为了最终证明此案的作案人员没有错认的可能,教授把安书记叫来了,说你看看,这个合影里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个姓齐的,还有那个姓葛的?

安书记一眼认出来了,这个是那姓齐的,这个是那姓葛的。

返回头来问车辆段的人 – 这两个是不是?

连连点头。
金容被安书记认出,既可以说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可算倒霉至极,等于提醒大家 -- 点儿背不要怨社会。其实,此人冷静而大胆,在被认出的情况下仍然做出无辜的姿态,赢得周围很多人同情,几乎骗过了警方。更重要的是,在发现无法逃脱时,他 巧妙地发出了自己已经被警方控制的信号,直接导致齐,葛二犯的逃跑。即使面对警方的审问,他仍然步步为营,死扛到底,一口咬定安书记认错了人。如果齐,葛 二犯不能归案,又没有铁证,是很难令他服罪的。 金容在整个作案过程中,始终未露姓名,以至于安书记只能说 -- 他是那个“姐夫”。而齐,葛二人用了化名却没有改姓,成为破案线索,明显犯罪经验不如金容。 直到教授他们返京,金容仍在和北京警方软磨硬泡。拖拉机诈骗案的证据确凿,打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事后从此人口中审出了多起恶性刑事案件。 不过,金容在当地是外来户,而齐,葛是本地出身,他们也有自己的长处 – 别忘了,牡丹江在几十年前,是以出土匪著称的,很多居民的祖上,都和土匪打过交道! 事后证明,教授到达木点将的时候,两人都已经仗着家传的本事,轻松地避开了警方的设卡,钻进了小兴安岭的茫茫林海。 因此,警方的拦截盘查,对于齐葛二人来说,并未构成威胁。 真正取得进展的,是教授他们对于犯罪嫌疑人的证实。 教授问牡丹江车辆段的段长 – 你们段有合影吗? 有,不过是一百多人的,不太清楚,你如果需要金齐葛三人的照片,我们有留档的。 不,就是合影的最好。听说照片上有一百多人,教授乐了。 他为什么乐呢?我国警方规定,对辨认嫌疑人,必须照片上超过十人才可定为有效,这一百多人,太合适了。 我们看美国电视剧,里面有弄一排嫌疑人来指认的镜头,往往会觉得满新鲜。实际上我们警方早就在这样干,只不过出于不透露侦破技巧的原因,没有搬上银幕而 已。 这里面也发生过不少笑话 一次,忽然传出某老总被双规的谣言,这真是无中生有的事儿。查来查去,原来是某个员工去指认盗窃嫌疑犯的时候,发现老总赫然在列。 老百姓常常顺理
好了,此案已经没有疑问,就等凌晨下手了。

四点还要去葛同心家搜查,这一天,从审问到汇报,从北京到牡丹江,太疲惫了,警察们和衣而卧,稍微休息一会儿。 金容被安书记认出,既可以说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可算倒霉至极,等于提醒大家 -- 点儿背不要怨社会。其实,此人冷静而大胆,在被认出的情况下仍然做出无辜的姿态,赢得周围很多人同情,几乎骗过了警方。更重要的是,在发现无法逃脱时,他 巧妙地发出了自己已经被警方控制的信号,直接导致齐,葛二犯的逃跑。即使面对警方的审问,他仍然步步为营,死扛到底,一口咬定安书记认错了人。如果齐,葛 二犯不能归案,又没有铁证,是很难令他服罪的。 金容在整个作案过程中,始终未露姓名,以至于安书记只能说 -- 他是那个“姐夫”。而齐,葛二人用了化名却没有改姓,成为破案线索,明显犯罪经验不如金容。 直到教授他们返京,金容仍在和北京警方软磨硬泡。拖拉机诈骗案的证据确凿,打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事后从此人口中审出了多起恶性刑事案件。 不过,金容在当地是外来户,而齐,葛是本地出身,他们也有自己的长处 – 别忘了,牡丹江在几十年前,是以出土匪著称的,很多居民的祖上,都和土匪打过交道! 事后证明,教授到达木点将的时候,两人都已经仗着家传的本事,轻松地避开了警方的设卡,钻进了小兴安岭的茫茫林海。 因此,警方的拦截盘查,对于齐葛二人来说,并未构成威胁。 真正取得进展的,是教授他们对于犯罪嫌疑人的证实。 教授问牡丹江车辆段的段长 – 你们段有合影吗? 有,不过是一百多人的,不太清楚,你如果需要金齐葛三人的照片,我们有留档的。 不,就是合影的最好。听说照片上有一百多人,教授乐了。 他为什么乐呢?我国警方规定,对辨认嫌疑人,必须照片上超过十人才可定为有效,这一百多人,太合适了。 我们看美国电视剧,里面有弄一排嫌疑人来指认的镜头,往往会觉得满新鲜。实际上我们警方早就在这样干,只不过出于不透露侦破技巧的原因,没有搬上银幕而 已。 这里面也发生过不少笑话 一次,忽然传出某老总被双规的谣言,这真是无中生有的事儿。查来查去,原来是某个员工去指认盗窃嫌疑犯的时候,发现老总赫然在列。 老百姓常常顺理

教授形容,自己觉着也就是打了个盹,一睁眼,只见满室阳光。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八 教授他们到达牡丹江前,连夜部署当地警方协助抓捕。齐玉仙家较近,当地警方立即出击却扑了个空 – 据齐玉仙的妻子讲,一个小时前,葛同心忽然匆匆忙忙赶到齐家,连饭也顾不上吃,拉上齐玉仙就走,说是有急事出差。 出差当然是假,从种种迹象判断,两人已经得到警讯,出逃了。 难道有内鬼?! 听说齐,葛二人已经跑了,北京来的警察们都是一愣 – 这个风是怎么漏的? 不能啊。 照他们想法,北京警方的动作可算够快,也足够隐蔽。那边金容一抓就控制了,夫妻俩都在好吃好喝好招待,但谁也别想往外传出一句话来。与此同时,通过各方证 明,金容夫妇到北京并无同伴 -- 废话,谁新婚旅行带一灯泡阿。 而无论是和车辆段核实金容的身份,还是与当地警方联络,都反复强调保密问题,大家都是老手,不至于泄密吧。 还有一个泄密渠道 – 出发前教授向局里处里向领导作过汇报。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或者二处处长是东北某诈骗拖拉机团伙的卧底。。。 这种事儿,想想也令人头大。 事后,发现这些想法都不靠谱,教授感叹要是马天民在组里就好了,二处虽然精锐,和这种出身铁路的家伙打交道还是太少。 发现嫌疑人失踪,警方立即布置在牡丹江周围交通要道实施盘查,争取对齐葛二人在逃跑途中进行拦截。 教授一行到达时得知,葛同心家因距离较远,当地警方前往途中车辆抛锚,尚未进行搜查,但已有警员乘摩托车赶到当地,对其住宅进行监控,如果人仍然在那里, 是跑不了的。 从当时情况判断,两名嫌疑人仍然躲在葛同心家的可能性不大,但教授仍然立即部署凌晨四点对其进行突然袭击,希望有意外收获。凌晨抓捕是北京警察的老传统了,因为这个时候人的睡眠最深沉,反抗能力最差。 与此同时,教授开始做一项后来被认为十分重要的工作 – 证实犯罪团伙成员。 都这份儿上了,还要证实吗? 那当然。仅仅有逻辑上的推断,是代替不了证据的。后来证明,那个硬生生被二婚老婆弄到北京的金容,正是这个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
教授当时脸色就变了 – 不是四点去抓人吗?这天都亮了,怎么也没人喊我们一声儿啊?!

[待续]成章地认为,供辨认的人员,除了真的罪犯,其他也都是作为嫌疑人抓进来的。其实,为了凑够供辨认的人员,警察们经常会把其他案件的办案人 员,门口的司机,来访的客人都抓来充数,他们也大体没有意见。 那天,老总来谈共建,正赶上认人,警察请人家司机充一个数,这位老总好动而且好奇,说把我也算上行不行。。。 没想到认人的恰好是他们公司的员工,老总不认识人家,人家可是天天看老总照片的,于是。。。 警察后来很郁闷 – 真双规,也不归公安局管阿,你造谣也有点素质好不好。 为了最终证明此案的作案人员没有错认的可能,教授把安书记叫来了,说你看看,这个合影里面有没有你说的那个姓齐的,还有那个姓葛的? 安书记一眼认出来了,这个是那姓齐的,这个是那姓葛的。 返回头来问车辆段的人 – 这两个是不是? 连连点头。 好了,此案已经没有疑问,就等凌晨下手了。 四点还要去葛同心家搜查,这一天,从审问到汇报,从北京到牡丹江,太疲惫了,警察们和衣而卧,稍微休息一会儿。 教授形容,自己觉着也就是打了个盹,一睁眼,只见满室阳光。 教授当时脸色就变了 – 不是四点去抓人吗?这天都亮了,怎么也没人喊我们一声儿啊?!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