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上  

2010-05-22 22:11: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在日本发现了一批由管野立夫拍摄的老照片。管野立夫是头道山满的弟子,以上个世纪前半期曾到世界各地游历而著称,但他当时拍摄的照片一直保留 在其故乡,所以鲜为人知。这次发现他的照片在日本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看到,是有两艘船只沉没在几乎同一个位置 从布局来看,这艘船属于军舰无疑,而从涂装来看,很明显是一艘中国军舰 – 另一个旁证是其拍摄这组照片中,有一张可以看到该舰的船名是用白色汉字标示在军舰尾部船舷,这是当时中国军舰的典型装饰方法 – 日本军舰的舰名是用假名拼音漆在舰体侧面。 可惜的是拍摄距离较远,因此无从辨认该舰的舰名 这不能不让萨感到吸引,因为抗战中,我国海军留下的照片,实在太稀少了。 由于中国海军经过江阴封锁线之战,主力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残存舰艇不多,确认这艘舰艇的身份,似乎不应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当老萨真的开始进行这一 工作,却发现事情远不是那样容易。 [待续]
萨有幸得以一观这套照片,并发现其中颇有一些拍摄于中国,有相当历史价值的作品。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桥附 近的战斗,似乎又并非虚言。 管野拍摄的日军与中国军队在赣江铁桥附近激战的战场照片之一 管野到达南昌的时间,可参见日军南昌特务机关的“感状”内容,称其27日从九江出发,经过一周冒险跋涉,于4月3日到达南昌(“水雷と地雷の危険を冒して壱週間行程”,“四月三日に無事新戦場の南昌へ上陸”)。当地日 本宪兵队也称其在南昌到枪林弹雨的街巷慰问最前线的日军(弾雨の巷内を実査し皇軍の最前線将士を 慰問)。 由此可见,抗战历史中,尚有很多正规史料所并未记录的内容,至少,在南昌一直战斗到4月3日的那些中国军人,如果不是敌方这个记者拍下了照片,大约永远也 不会被人知道了。 在管野沿途拍摄的照片中,一艘沉没在江中的军舰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可能由于好奇,管野拍摄了一组这艘军舰的照片。根据他的介绍,这批照片是拍摄于江西星子附近。根据地图推断,这艘军舰应该是沉没于星子附近的鄱阳湖入口 处。当时,中国海军为阻止日军进入鄱阳湖向南昌方向迂回,以第1舰队的“义宁”,“长宁”,“崇宁”炮舰及武装汽轮多艘负责湖防,并在湖口姑塘等处布设水 雷,双方在此展开过多次海空战,中国海军损失较大,多艘舰艇在战斗中沉没。 从管野的照片中可以
1939年2月,乘芙蓉丸运输舰从南京开往安庆途中的管野立夫


1939年春,管野先后搭乘日本海军保津号炮舰和芙蓉丸运输舰到中日两军作战的最前线采访。3月17日,日军在其海军舰艇及航空队掩护下,在南浔路两侧发 动进攻,南昌会战爆发。正在九江的管野立即要求前去了解战况。27日,日军攻入南昌,刚被任命担任南昌特务机关长的日军炮兵中佐浅田弥五郎当即派出一支三 十余人的部队,扈从管野乘小型汽艇经过鄱阳湖和赣江水道前往南昌。

由于南昌周围战斗仍在进行,管野自己描述“一路上冒着水雷和地雷的危险前行”,几经风险。4月3日管野到达南昌。此时,中国守军的一部分部队犹在与日军巷 战,战斗仍未结束 -- 这一点与我国战史记载28日南昌失守,4月2日日军攻占高安,南昌战役结束是不一致的。但是,管野亲眼目睹并确实拍摄到了中国掩护部队与日军在赣江铁桥附 近的战斗,似乎又并非虚言。
2007年,在日本发现了一批由管野立夫拍摄的老照片。管野立夫是头道山满的弟子,以上个世纪前半期曾到世界各地游历而著称,但他当时拍摄的照片一直保留 在其故乡,所以鲜为人知。这次发现他的照片在日本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萨有幸得以一观这套照片,并发现其中颇有一些拍摄于中国,有相当历史价值的作品。 1939年2月,乘芙蓉丸运输舰从南京开往安庆途中的管野立夫 1939年春,管野先后搭乘日本海军保津号炮舰和芙蓉丸运输舰到中日两军作战的最前线采访。3月17日,日军在其海军舰艇及航空队掩护下,在南浔路两侧发 动进攻,南昌会战爆发。正在九江的管野立即要求前去了解战况。27日,日军攻入南昌,刚被任命担任南昌特务机关长的日军炮兵中佐浅田弥五郎当即派出一支三 十余人的部队,扈从管野乘小型汽艇经过鄱阳湖和赣江水道前往南昌。 由于南昌周围战斗仍在进行,管野自己描述“一路上冒着水雷和地雷的危险前行”,几经风险。4月3日管野到达南昌。此时,中国守军的一部分部队犹在与日军巷 战,战斗仍未结束 -- 这一点与我国战史记载28日南昌失守,4月2日日军攻占高安,南昌战役结束是不一致的。但是,管野亲眼目睹并确实拍摄到了中国掩护部队与日军在赣江铁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看到,是有两艘船只沉没在几乎同一个位置 从布局来看,这艘船属于军舰无疑,而从涂装来看,很明显是一艘中国军舰 – 另一个旁证是其拍摄这组照片中,有一张可以看到该舰的船名是用白色汉字标示在军舰尾部船舷,这是当时中国军舰的典型装饰方法 – 日本军舰的舰名是用假名拼音漆在舰体侧面。 可惜的是拍摄距离较远,因此无从辨认该舰的舰名 这不能不让萨感到吸引,因为抗战中,我国海军留下的照片,实在太稀少了。 由于中国海军经过江阴封锁线之战,主力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残存舰艇不多,确认这艘舰艇的身份,似乎不应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当老萨真的开始进行这一 工作,却发现事情远不是那样容易。 [待续]
管野拍摄的日军与中国军队在赣江铁桥附近激战的战场照片之一


管野到达南昌的时间,可参见日军南昌特务机关的“感状”内容,称其27日从九江出发,经过一周冒险跋涉,于4月3日到达南昌(“水雷と地雷の危険を冒して壱週間行程”,“四月三日に無事新戦場の南昌へ上陸”)。当地日 本宪兵队也称其在南昌到枪林弹雨的街巷慰问最前线的日军(弾雨の巷内を実査し皇軍の最前線将士を 慰問)
2007年,在日本发现了一批由管野立夫拍摄的老照片。管野立夫是头道山满的弟子,以上个世纪前半期曾到世界各地游历而著称,但他当时拍摄的照片一直保留 在其故乡,所以鲜为人知。这次发现他的照片在日本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萨有幸得以一观这套照片,并发现其中颇有一些拍摄于中国,有相当历史价值的作品。 1939年2月,乘芙蓉丸运输舰从南京开往安庆途中的管野立夫 1939年春,管野先后搭乘日本海军保津号炮舰和芙蓉丸运输舰到中日两军作战的最前线采访。3月17日,日军在其海军舰艇及航空队掩护下,在南浔路两侧发 动进攻,南昌会战爆发。正在九江的管野立即要求前去了解战况。27日,日军攻入南昌,刚被任命担任南昌特务机关长的日军炮兵中佐浅田弥五郎当即派出一支三 十余人的部队,扈从管野乘小型汽艇经过鄱阳湖和赣江水道前往南昌。 由于南昌周围战斗仍在进行,管野自己描述“一路上冒着水雷和地雷的危险前行”,几经风险。4月3日管野到达南昌。此时,中国守军的一部分部队犹在与日军巷 战,战斗仍未结束 -- 这一点与我国战史记载28日南昌失守,4月2日日军攻占高安,南昌战役结束是不一致的。但是,管野亲眼目睹并确实拍摄到了中国掩护部队与日军在赣江铁
由此可见,抗战历史中,尚有很多正规史料所并未记录的内容,至少,在南昌一直战斗到4月3日的那些中国军人,如果不是敌方这个记者拍下了照片,大约永远也 不会被人知道了。
看到,是有两艘船只沉没在几乎同一个位置 从布局来看,这艘船属于军舰无疑,而从涂装来看,很明显是一艘中国军舰 – 另一个旁证是其拍摄这组照片中,有一张可以看到该舰的船名是用白色汉字标示在军舰尾部船舷,这是当时中国军舰的典型装饰方法 – 日本军舰的舰名是用假名拼音漆在舰体侧面。 可惜的是拍摄距离较远,因此无从辨认该舰的舰名 这不能不让萨感到吸引,因为抗战中,我国海军留下的照片,实在太稀少了。 由于中国海军经过江阴封锁线之战,主力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残存舰艇不多,确认这艘舰艇的身份,似乎不应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当老萨真的开始进行这一 工作,却发现事情远不是那样容易。 [待续]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管野沿途拍摄的照片中,一艘沉没在江中的军舰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可能由于好奇,管野拍摄了一组这艘军舰的照片。根据他的介绍,这批照片是拍摄于江西星子附近。根据地图推断,这艘军舰应该是沉没于星子附近的鄱阳湖入口 处。当时,中国海军为阻止日军进入鄱阳湖向南昌方向迂回,以第1舰队的“义宁”,“长宁”,“崇宁”炮舰及武装汽轮多艘负责湖防,并在湖口姑塘等处布设水 雷,双方在此展开过多次海空战,中国海军损失较大,多艘舰艇在战斗中沉没。看到,是有两艘船只沉没在几乎同一个位置 从布局来看,这艘船属于军舰无疑,而从涂装来看,很明显是一艘中国军舰 – 另一个旁证是其拍摄这组照片中,有一张可以看到该舰的船名是用白色汉字标示在军舰尾部船舷,这是当时中国军舰的典型装饰方法 – 日本军舰的舰名是用假名拼音漆在舰体侧面。 可惜的是拍摄距离较远,因此无从辨认该舰的舰名 这不能不让萨感到吸引,因为抗战中,我国海军留下的照片,实在太稀少了。 由于中国海军经过江阴封锁线之战,主力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残存舰艇不多,确认这艘舰艇的身份,似乎不应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当老萨真的开始进行这一 工作,却发现事情远不是那样容易。 [待续]

2007年,在日本发现了一批由管野立夫拍摄的老照片。管野立夫是头道山满的弟子,以上个世纪前半期曾到世界各地游历而著称,但他当时拍摄的照片一直保留 在其故乡,所以鲜为人知。这次发现他的照片在日本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萨有幸得以一观这套照片,并发现其中颇有一些拍摄于中国,有相当历史价值的作品。 1939年2月,乘芙蓉丸运输舰从南京开往安庆途中的管野立夫 1939年春,管野先后搭乘日本海军保津号炮舰和芙蓉丸运输舰到中日两军作战的最前线采访。3月17日,日军在其海军舰艇及航空队掩护下,在南浔路两侧发 动进攻,南昌会战爆发。正在九江的管野立即要求前去了解战况。27日,日军攻入南昌,刚被任命担任南昌特务机关长的日军炮兵中佐浅田弥五郎当即派出一支三 十余人的部队,扈从管野乘小型汽艇经过鄱阳湖和赣江水道前往南昌。 由于南昌周围战斗仍在进行,管野自己描述“一路上冒着水雷和地雷的危险前行”,几经风险。4月3日管野到达南昌。此时,中国守军的一部分部队犹在与日军巷 战,战斗仍未结束 -- 这一点与我国战史记载28日南昌失守,4月2日日军攻占高安,南昌战役结束是不一致的。但是,管野亲眼目睹并确实拍摄到了中国掩护部队与日军在赣江铁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从管野的照片中可以看到,是有两艘船只沉没在几乎同一个位置
桥附 近的战斗,似乎又并非虚言。 管野拍摄的日军与中国军队在赣江铁桥附近激战的战场照片之一 管野到达南昌的时间,可参见日军南昌特务机关的“感状”内容,称其27日从九江出发,经过一周冒险跋涉,于4月3日到达南昌(“水雷と地雷の危険を冒して壱週間行程”,“四月三日に無事新戦場の南昌へ上陸”)。当地日 本宪兵队也称其在南昌到枪林弹雨的街巷慰问最前线的日军(弾雨の巷内を実査し皇軍の最前線将士を 慰問)。 由此可见,抗战历史中,尚有很多正规史料所并未记录的内容,至少,在南昌一直战斗到4月3日的那些中国军人,如果不是敌方这个记者拍下了照片,大约永远也 不会被人知道了。 在管野沿途拍摄的照片中,一艘沉没在江中的军舰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可能由于好奇,管野拍摄了一组这艘军舰的照片。根据他的介绍,这批照片是拍摄于江西星子附近。根据地图推断,这艘军舰应该是沉没于星子附近的鄱阳湖入口 处。当时,中国海军为阻止日军进入鄱阳湖向南昌方向迂回,以第1舰队的“义宁”,“长宁”,“崇宁”炮舰及武装汽轮多艘负责湖防,并在湖口姑塘等处布设水 雷,双方在此展开过多次海空战,中国海军损失较大,多艘舰艇在战斗中沉没。 从管野的照片中可以

从布局来看,这艘船属于军舰无疑,而从涂装来看,很明显是一艘中国军舰 – 另一个旁证是其拍摄这组照片中,有一张可以看到该舰的船名是用白色汉字标示在军舰尾部船舷,这是当时中国军舰的典型装饰方法 – 日本军舰的舰名是用假名拼音漆在舰体侧面。
桥附 近的战斗,似乎又并非虚言。 管野拍摄的日军与中国军队在赣江铁桥附近激战的战场照片之一 管野到达南昌的时间,可参见日军南昌特务机关的“感状”内容,称其27日从九江出发,经过一周冒险跋涉,于4月3日到达南昌(“水雷と地雷の危険を冒して壱週間行程”,“四月三日に無事新戦場の南昌へ上陸”)。当地日 本宪兵队也称其在南昌到枪林弹雨的街巷慰问最前线的日军(弾雨の巷内を実査し皇軍の最前線将士を 慰問)。 由此可见,抗战历史中,尚有很多正规史料所并未记录的内容,至少,在南昌一直战斗到4月3日的那些中国军人,如果不是敌方这个记者拍下了照片,大约永远也 不会被人知道了。 在管野沿途拍摄的照片中,一艘沉没在江中的军舰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可能由于好奇,管野拍摄了一组这艘军舰的照片。根据他的介绍,这批照片是拍摄于江西星子附近。根据地图推断,这艘军舰应该是沉没于星子附近的鄱阳湖入口 处。当时,中国海军为阻止日军进入鄱阳湖向南昌方向迂回,以第1舰队的“义宁”,“长宁”,“崇宁”炮舰及武装汽轮多艘负责湖防,并在湖口姑塘等处布设水 雷,双方在此展开过多次海空战,中国海军损失较大,多艘舰艇在战斗中沉没。 从管野的照片中可以
2007年,在日本发现了一批由管野立夫拍摄的老照片。管野立夫是头道山满的弟子,以上个世纪前半期曾到世界各地游历而著称,但他当时拍摄的照片一直保留 在其故乡,所以鲜为人知。这次发现他的照片在日本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萨有幸得以一观这套照片,并发现其中颇有一些拍摄于中国,有相当历史价值的作品。 1939年2月,乘芙蓉丸运输舰从南京开往安庆途中的管野立夫 1939年春,管野先后搭乘日本海军保津号炮舰和芙蓉丸运输舰到中日两军作战的最前线采访。3月17日,日军在其海军舰艇及航空队掩护下,在南浔路两侧发 动进攻,南昌会战爆发。正在九江的管野立即要求前去了解战况。27日,日军攻入南昌,刚被任命担任南昌特务机关长的日军炮兵中佐浅田弥五郎当即派出一支三 十余人的部队,扈从管野乘小型汽艇经过鄱阳湖和赣江水道前往南昌。 由于南昌周围战斗仍在进行,管野自己描述“一路上冒着水雷和地雷的危险前行”,几经风险。4月3日管野到达南昌。此时,中国守军的一部分部队犹在与日军巷 战,战斗仍未结束 -- 这一点与我国战史记载28日南昌失守,4月2日日军攻占高安,南昌战役结束是不一致的。但是,管野亲眼目睹并确实拍摄到了中国掩护部队与日军在赣江铁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可惜的是拍摄距离较远,因此无从辨认该舰的舰名

2007年,在日本发现了一批由管野立夫拍摄的老照片。管野立夫是头道山满的弟子,以上个世纪前半期曾到世界各地游历而著称,但他当时拍摄的照片一直保留 在其故乡,所以鲜为人知。这次发现他的照片在日本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萨有幸得以一观这套照片,并发现其中颇有一些拍摄于中国,有相当历史价值的作品。 1939年2月,乘芙蓉丸运输舰从南京开往安庆途中的管野立夫 1939年春,管野先后搭乘日本海军保津号炮舰和芙蓉丸运输舰到中日两军作战的最前线采访。3月17日,日军在其海军舰艇及航空队掩护下,在南浔路两侧发 动进攻,南昌会战爆发。正在九江的管野立即要求前去了解战况。27日,日军攻入南昌,刚被任命担任南昌特务机关长的日军炮兵中佐浅田弥五郎当即派出一支三 十余人的部队,扈从管野乘小型汽艇经过鄱阳湖和赣江水道前往南昌。 由于南昌周围战斗仍在进行,管野自己描述“一路上冒着水雷和地雷的危险前行”,几经风险。4月3日管野到达南昌。此时,中国守军的一部分部队犹在与日军巷 战,战斗仍未结束 -- 这一点与我国战史记载28日南昌失守,4月2日日军攻占高安,南昌战役结束是不一致的。但是,管野亲眼目睹并确实拍摄到了中国掩护部队与日军在赣江铁
这不能不让萨感到吸引,因为抗战中,我国海军留下的照片,实在太稀少了。

由于中国海军经过江阴封锁线之战,主力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残存舰艇不多,确认这艘舰艇的身份,似乎不应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当老萨真的开始进行这一 工作,却发现事情远不是那样容易。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