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十  

2010-05-22 15:49: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二去把这小子给养“熟”了,让他懂得了警方的工作规律,以后就不好抓。要一开始就用枪,早把这小子撂那儿了,还容他猖狂十年? 尽管如此,北京警方对警械的管理始终严格,毕竟这种响器在首善之地属于不祥之物。 所以,虽然二处负责北京市的大案要案,教授他们去搜捕,最多不过是带几支手枪,哪儿见过这样浩浩荡荡,跟打狼似的架势? 看着牡丹江警察在车上拿出个手榴弹来检查引信,一个跟教授的北京警察终于忍不住探问,说咱不就是去搜查一个诈骗犯嘛,怎么这样大的阵势,还要动机关枪啊。 那个酷似小沈阳的牡丹江警察歪头看看北京同行,抱着枪开始讲述原委:“茂屯葛家,那是好惹的?你们。。。不带枪就敢去端葛家?!人祖上是座山雕手下八大炮 头的塌鼻梁老葛,你去看《林海雪原》,就是小分队包饺子的时候往外冲,被打死在威虎厅大门口的那个。别看现在没落了,葛同心他老妈还在,老太婆现在窝囊, 当年雪上骑马,双手打枪,那可是个茬子(东北话,不好对付的意思)。今儿这个搜查,她老太太绝没有客客气气让咱们进门的道理,刘队胆儿大,要曹队指挥,得 把武装部的迫击炮带着来。要不,我们借你们两杆枪,省得待会儿打起来碍手碍脚的。。。” 北京警察让这牡丹江警察弄得汗毛凛凛,抬头去看教授,却见老爷子似笑非笑往这边儿看,摇摇头,嘴里嘟囔一句:“我说老安怎么让你们牡丹江人给唬得一愣一愣 的?” -- 老爷子抓过不少东北帮的骗子,深知长这模样的最会满嘴跑舌头,个顶个的不靠谱。 实际上,当地情况的确有些特殊 – 牡丹江地近中俄边境,扼三江之险。当年毛公提倡人民战争,为了防止苏修犯境,二十年的边防建设,造就百万武装民兵,哪个村要没有几支枪才是怪事。这里民风 剽悍,骁勇好斗,又有抗联打鬼子,黑土地闹土匪的种种传统,所以警方在当地办案,从来都是铁腕钢枪,严刑峻法,非如此不足以显示专政的震慑威力。真正要动 武的时候却是凤毛麟角。当然这次行动牡丹江警方出动的规模特别大,也是给北京二处面子,有炫耀一下本地警容的意思。所谓“茂屯葛家”之类半属谣言,却被牡 丹江警察
编排来吓唬了北京同行。 不过,事实证明,这葛家的确不好惹,葛同心也真有点儿世代为匪的胆色。 凌晨三点三十分,京黑两地警方联合行动组到达茂屯,首先听取监控人员报告 – 葛家是个独立院落,外面围着带刺葛榛的篱笆墙,里面有三间房子,从观察情况看,葛同心一天没有露面,其家人也没有隐藏销毁证据等行为。 教授一声令下 –行动! 葛家大门紧闭,三次喊话不开, 警告无效,教授下令破门! 就在警察们开始动手的时候,只听院子里一阵老年妇女的吆喝声,随后,两条黑影如同箭一般跳出围墙,直奔办案警察而来。 那个被牡丹江同行吓了一跳的北京警察眼尖,一眼看清来的竟然是两头遍体黑毛,站起来与肩同高的猛犬! 据说,和其祖先亚洲狼最相近的犬类是生活于北极的爱斯基摩犬,黑龙江的狗虽然不属于爱斯基摩犬,但北方的狗种由于自然条件的影响,与狼更为接近。 北京警察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无意中目光一扫,正看到身后的牡丹江同行。 他看到了深感古怪的事情 – 两头狰狞的大狗迎面扑来,牡丹江的几位警察脸上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教授忽然想起来,刘队长手下的牡丹江警察里面,有好几个朝鲜族的。。。 [待续]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 原 九

看到天已经亮了,教授顾不得风度,一脚一个把身边的北京警察们踹醒,心里还在奇怪当地警方的人怎么还不露面。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九 看到天已经亮了,教授顾不得风度,一脚一个把身边的北京警察们踹醒,心里还在奇怪当地警方的人怎么还不露面。 有一个被踹醒的小警察一看表,惊呼道:怎么才两点多啊,我的表停了! 其他几个警察也看表,不禁面面相觑 – 每个人的表都是两点多。 “看来不是表停了,是这地方邪。。。” 第一个发现时间不对的警察脱口而出。 教授一皱眉 -- 这叫什么话!北京警察在牡丹江集体中邪? 先有火车站赶尸,后有牡丹江中邪,就冲这个市局非得让二处整党不可。 略一寻思,此事和党风不正可能关系不大。牡丹江靠近我国东端,而且纬度高,夏天太阳出来得早,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据说要到漠河,还有极昼呢,二十四小时 太阳都会在天上散步。 天已经亮了,百密一疏,凌晨抓捕的计划因为自然现象出现了极大的漏洞。三国演义曰不识天文,不可以为将,不识地理,不可以为将,信然。 虽然明白了是自然现象,教授还是匆忙找到当地刑警的带头大哥刘队长,要求立即开始行动。 刘队长倒没有意见,不过教授一下火车人家老刘就说了自己的观点 – 这俩人都跑了。就算没跑,以他在当地的经验,已经派人监视,早抓晚抓都不是问题。 从北京来的警察虽然人数不多,都是二处精锐,如果有向导,办一个这样的搜捕不过是牛刀小试。但出于尊重当地警方和相关的规定,双方还是联合行动。刘队长尊 重首都警察,请教授担任行动总指挥,自己无条件服从。 队伍一出发,北京警察就愣了。 只听一声令下,四十名全副武装的牡丹江刑警实枪荷弹,杀气腾腾纵身上车,头车上赫然架着一挺轻机枪!车队一路警笛长鸣,直奔葛家所在的村庄而去。 知道的,这是去抓诈骗犯,不知道的,还以为去镇压叛乱呢! 按说,北京警察是见过世面的,没事儿站警戒看个亲王总统都不新鲜,但北京警察也有不如外地警方的地方 – 天子脚下,在使用警械上,首都的规定极为严格。上次写十八里店飞毛腿,有老警察看了大摇其头,认为老萨的描述不全面,说我们开始抓飞毛腿的时候,根本不允 许带枪,一
有一个被踹醒的小警察一看表,惊呼道:怎么才两点多啊,我的表停了!

其他几个警察也看表,不禁面面相觑 – 每个人的表都是两点多。

“看来不是表停了,是这地方邪。。。” 第一个发现时间不对的警察脱口而出。

教授一皱眉 -- 这叫什么话!北京警察在牡丹江集体中邪?

先有火车站赶尸,后有牡丹江中邪,就冲这个市局非得让二处整党不可。来二去把这小子给养“熟”了,让他懂得了警方的工作规律,以后就不好抓。要一开始就用枪,早把这小子撂那儿了,还容他猖狂十年? 尽管如此,北京警方对警械的管理始终严格,毕竟这种响器在首善之地属于不祥之物。 所以,虽然二处负责北京市的大案要案,教授他们去搜捕,最多不过是带几支手枪,哪儿见过这样浩浩荡荡,跟打狼似的架势? 看着牡丹江警察在车上拿出个手榴弹来检查引信,一个跟教授的北京警察终于忍不住探问,说咱不就是去搜查一个诈骗犯嘛,怎么这样大的阵势,还要动机关枪啊。 那个酷似小沈阳的牡丹江警察歪头看看北京同行,抱着枪开始讲述原委:“茂屯葛家,那是好惹的?你们。。。不带枪就敢去端葛家?!人祖上是座山雕手下八大炮 头的塌鼻梁老葛,你去看《林海雪原》,就是小分队包饺子的时候往外冲,被打死在威虎厅大门口的那个。别看现在没落了,葛同心他老妈还在,老太婆现在窝囊, 当年雪上骑马,双手打枪,那可是个茬子(东北话,不好对付的意思)。今儿这个搜查,她老太太绝没有客客气气让咱们进门的道理,刘队胆儿大,要曹队指挥,得 把武装部的迫击炮带着来。要不,我们借你们两杆枪,省得待会儿打起来碍手碍脚的。。。” 北京警察让这牡丹江警察弄得汗毛凛凛,抬头去看教授,却见老爷子似笑非笑往这边儿看,摇摇头,嘴里嘟囔一句:“我说老安怎么让你们牡丹江人给唬得一愣一愣 的?” -- 老爷子抓过不少东北帮的骗子,深知长这模样的最会满嘴跑舌头,个顶个的不靠谱。 实际上,当地情况的确有些特殊 – 牡丹江地近中俄边境,扼三江之险。当年毛公提倡人民战争,为了防止苏修犯境,二十年的边防建设,造就百万武装民兵,哪个村要没有几支枪才是怪事。这里民风 剽悍,骁勇好斗,又有抗联打鬼子,黑土地闹土匪的种种传统,所以警方在当地办案,从来都是铁腕钢枪,严刑峻法,非如此不足以显示专政的震慑威力。真正要动 武的时候却是凤毛麟角。当然这次行动牡丹江警方出动的规模特别大,也是给北京二处面子,有炫耀一下本地警容的意思。所谓“茂屯葛家”之类半属谣言,却被牡 丹江警察

略一寻思,此事和党风不正可能关系不大。牡丹江靠近我国东端,而且纬度高,夏天太阳出来得早,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据说要到漠河,还有极昼呢,二十四小时 太阳都会在天上散步。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九 看到天已经亮了,教授顾不得风度,一脚一个把身边的北京警察们踹醒,心里还在奇怪当地警方的人怎么还不露面。 有一个被踹醒的小警察一看表,惊呼道:怎么才两点多啊,我的表停了! 其他几个警察也看表,不禁面面相觑 – 每个人的表都是两点多。 “看来不是表停了,是这地方邪。。。” 第一个发现时间不对的警察脱口而出。 教授一皱眉 -- 这叫什么话!北京警察在牡丹江集体中邪? 先有火车站赶尸,后有牡丹江中邪,就冲这个市局非得让二处整党不可。 略一寻思,此事和党风不正可能关系不大。牡丹江靠近我国东端,而且纬度高,夏天太阳出来得早,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据说要到漠河,还有极昼呢,二十四小时 太阳都会在天上散步。 天已经亮了,百密一疏,凌晨抓捕的计划因为自然现象出现了极大的漏洞。三国演义曰不识天文,不可以为将,不识地理,不可以为将,信然。 虽然明白了是自然现象,教授还是匆忙找到当地刑警的带头大哥刘队长,要求立即开始行动。 刘队长倒没有意见,不过教授一下火车人家老刘就说了自己的观点 – 这俩人都跑了。就算没跑,以他在当地的经验,已经派人监视,早抓晚抓都不是问题。 从北京来的警察虽然人数不多,都是二处精锐,如果有向导,办一个这样的搜捕不过是牛刀小试。但出于尊重当地警方和相关的规定,双方还是联合行动。刘队长尊 重首都警察,请教授担任行动总指挥,自己无条件服从。 队伍一出发,北京警察就愣了。 只听一声令下,四十名全副武装的牡丹江刑警实枪荷弹,杀气腾腾纵身上车,头车上赫然架着一挺轻机枪!车队一路警笛长鸣,直奔葛家所在的村庄而去。 知道的,这是去抓诈骗犯,不知道的,还以为去镇压叛乱呢! 按说,北京警察是见过世面的,没事儿站警戒看个亲王总统都不新鲜,但北京警察也有不如外地警方的地方 – 天子脚下,在使用警械上,首都的规定极为严格。上次写十八里店飞毛腿,有老警察看了大摇其头,认为老萨的描述不全面,说我们开始抓飞毛腿的时候,根本不允 许带枪,一
天已经亮了,百密一疏,凌晨抓捕的计划因为自然现象出现了极大的漏洞。三国演义曰不识天文,不可以为将,不识地理,不可以为将,信然。

虽然明白了是自然现象,教授还是匆忙找到当地刑警的带头大哥刘队长,要求立即开始行动。来二去把这小子给养“熟”了,让他懂得了警方的工作规律,以后就不好抓。要一开始就用枪,早把这小子撂那儿了,还容他猖狂十年? 尽管如此,北京警方对警械的管理始终严格,毕竟这种响器在首善之地属于不祥之物。 所以,虽然二处负责北京市的大案要案,教授他们去搜捕,最多不过是带几支手枪,哪儿见过这样浩浩荡荡,跟打狼似的架势? 看着牡丹江警察在车上拿出个手榴弹来检查引信,一个跟教授的北京警察终于忍不住探问,说咱不就是去搜查一个诈骗犯嘛,怎么这样大的阵势,还要动机关枪啊。 那个酷似小沈阳的牡丹江警察歪头看看北京同行,抱着枪开始讲述原委:“茂屯葛家,那是好惹的?你们。。。不带枪就敢去端葛家?!人祖上是座山雕手下八大炮 头的塌鼻梁老葛,你去看《林海雪原》,就是小分队包饺子的时候往外冲,被打死在威虎厅大门口的那个。别看现在没落了,葛同心他老妈还在,老太婆现在窝囊, 当年雪上骑马,双手打枪,那可是个茬子(东北话,不好对付的意思)。今儿这个搜查,她老太太绝没有客客气气让咱们进门的道理,刘队胆儿大,要曹队指挥,得 把武装部的迫击炮带着来。要不,我们借你们两杆枪,省得待会儿打起来碍手碍脚的。。。” 北京警察让这牡丹江警察弄得汗毛凛凛,抬头去看教授,却见老爷子似笑非笑往这边儿看,摇摇头,嘴里嘟囔一句:“我说老安怎么让你们牡丹江人给唬得一愣一愣 的?” -- 老爷子抓过不少东北帮的骗子,深知长这模样的最会满嘴跑舌头,个顶个的不靠谱。 实际上,当地情况的确有些特殊 – 牡丹江地近中俄边境,扼三江之险。当年毛公提倡人民战争,为了防止苏修犯境,二十年的边防建设,造就百万武装民兵,哪个村要没有几支枪才是怪事。这里民风 剽悍,骁勇好斗,又有抗联打鬼子,黑土地闹土匪的种种传统,所以警方在当地办案,从来都是铁腕钢枪,严刑峻法,非如此不足以显示专政的震慑威力。真正要动 武的时候却是凤毛麟角。当然这次行动牡丹江警方出动的规模特别大,也是给北京二处面子,有炫耀一下本地警容的意思。所谓“茂屯葛家”之类半属谣言,却被牡 丹江警察

刘队长倒没有意见,不过教授一下火车人家老刘就说了自己的观点 – 这俩人都跑了。就算没跑,以他在当地的经验,已经派人监视,早抓晚抓都不是问题。

从北京来的警察虽然人数不多,都是二处精锐,如果有向导,办一个这样的搜捕不过是牛刀小试。但出于尊重当地警方和相关的规定,双方还是联合行动。刘队长尊 重首都警察,请教授担任行动总指挥,自己无条件服从。

队伍一出发,北京警察就愣了。编排来吓唬了北京同行。 不过,事实证明,这葛家的确不好惹,葛同心也真有点儿世代为匪的胆色。 凌晨三点三十分,京黑两地警方联合行动组到达茂屯,首先听取监控人员报告 – 葛家是个独立院落,外面围着带刺葛榛的篱笆墙,里面有三间房子,从观察情况看,葛同心一天没有露面,其家人也没有隐藏销毁证据等行为。 教授一声令下 –行动! 葛家大门紧闭,三次喊话不开, 警告无效,教授下令破门! 就在警察们开始动手的时候,只听院子里一阵老年妇女的吆喝声,随后,两条黑影如同箭一般跳出围墙,直奔办案警察而来。 那个被牡丹江同行吓了一跳的北京警察眼尖,一眼看清来的竟然是两头遍体黑毛,站起来与肩同高的猛犬! 据说,和其祖先亚洲狼最相近的犬类是生活于北极的爱斯基摩犬,黑龙江的狗虽然不属于爱斯基摩犬,但北方的狗种由于自然条件的影响,与狼更为接近。 北京警察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无意中目光一扫,正看到身后的牡丹江同行。 他看到了深感古怪的事情 – 两头狰狞的大狗迎面扑来,牡丹江的几位警察脸上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教授忽然想起来,刘队长手下的牡丹江警察里面,有好几个朝鲜族的。。。 [待续]

只听一声令下,四十名全副武装的牡丹江刑警实枪荷弹,杀气腾腾纵身上车,头车上赫然架着一挺轻机枪!车队一路警笛长鸣,直奔葛家所在的村庄而去。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九 看到天已经亮了,教授顾不得风度,一脚一个把身边的北京警察们踹醒,心里还在奇怪当地警方的人怎么还不露面。 有一个被踹醒的小警察一看表,惊呼道:怎么才两点多啊,我的表停了! 其他几个警察也看表,不禁面面相觑 – 每个人的表都是两点多。 “看来不是表停了,是这地方邪。。。” 第一个发现时间不对的警察脱口而出。 教授一皱眉 -- 这叫什么话!北京警察在牡丹江集体中邪? 先有火车站赶尸,后有牡丹江中邪,就冲这个市局非得让二处整党不可。 略一寻思,此事和党风不正可能关系不大。牡丹江靠近我国东端,而且纬度高,夏天太阳出来得早,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据说要到漠河,还有极昼呢,二十四小时 太阳都会在天上散步。 天已经亮了,百密一疏,凌晨抓捕的计划因为自然现象出现了极大的漏洞。三国演义曰不识天文,不可以为将,不识地理,不可以为将,信然。 虽然明白了是自然现象,教授还是匆忙找到当地刑警的带头大哥刘队长,要求立即开始行动。 刘队长倒没有意见,不过教授一下火车人家老刘就说了自己的观点 – 这俩人都跑了。就算没跑,以他在当地的经验,已经派人监视,早抓晚抓都不是问题。 从北京来的警察虽然人数不多,都是二处精锐,如果有向导,办一个这样的搜捕不过是牛刀小试。但出于尊重当地警方和相关的规定,双方还是联合行动。刘队长尊 重首都警察,请教授担任行动总指挥,自己无条件服从。 队伍一出发,北京警察就愣了。 只听一声令下,四十名全副武装的牡丹江刑警实枪荷弹,杀气腾腾纵身上车,头车上赫然架着一挺轻机枪!车队一路警笛长鸣,直奔葛家所在的村庄而去。 知道的,这是去抓诈骗犯,不知道的,还以为去镇压叛乱呢! 按说,北京警察是见过世面的,没事儿站警戒看个亲王总统都不新鲜,但北京警察也有不如外地警方的地方 – 天子脚下,在使用警械上,首都的规定极为严格。上次写十八里店飞毛腿,有老警察看了大摇其头,认为老萨的描述不全面,说我们开始抓飞毛腿的时候,根本不允 许带枪,一
知道的,这是去抓诈骗犯,不知道的,还以为去镇压叛乱呢!

按说,北京警察是见过世面的,没事儿站警戒看个亲王总统都不新鲜,但北京警察也有不如外地警方的地方 – 天子脚下,在使用警械上,首都的规定极为严格。上次写十八里店飞毛腿,有老警察看了大摇其头,认为老萨的描述不全面,说我们开始抓飞毛腿的时候,根本不允 许带枪,一来二去把这小子给养“熟”了,让他懂得了警方的工作规律,以后就不好抓。要一开始就用枪,早把这小子撂那儿了,还容他猖狂十年?

尽管如此,北京警方对警械的管理始终严格,毕竟这种响器在首善之地属于不祥之物。

所以,虽然二处负责北京市的大案要案,教授他们去搜捕,最多不过是带几支手枪,哪儿见过这样浩浩荡荡,跟打狼似的架势?

看着牡丹江警察在车上拿出个手榴弹来检查引信,一个跟教授的北京警察终于忍不住探问,说咱不就是去搜查一个诈骗犯嘛,怎么这样大的阵势,还要动机关枪啊。

那个酷似小沈阳的牡丹江警察歪头看看北京同行,抱着枪开始讲述原委:“茂屯葛家,那是好惹的?你们。。。不带枪就敢去端葛家?!人祖上是座山雕手下八大炮 头的塌鼻梁老葛,你去看《林海雪原》,就是小分队包饺子的时候往外冲,被打死在威虎厅大门口的那个。别看现在没落了,葛同心他老妈还在,老太婆现在窝囊, 当年雪上骑马,双手打枪,那可是个茬子(东北话,不好对付的意思)。今儿这个搜查,她老太太绝没有客客气气让咱们进门的道理,刘队胆儿大,要曹队指挥,得 把武装部的迫击炮带着来。要不,我们借你们两杆枪,省得待会儿打起来碍手碍脚的。。。”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九 看到天已经亮了,教授顾不得风度,一脚一个把身边的北京警察们踹醒,心里还在奇怪当地警方的人怎么还不露面。 有一个被踹醒的小警察一看表,惊呼道:怎么才两点多啊,我的表停了! 其他几个警察也看表,不禁面面相觑 – 每个人的表都是两点多。 “看来不是表停了,是这地方邪。。。” 第一个发现时间不对的警察脱口而出。 教授一皱眉 -- 这叫什么话!北京警察在牡丹江集体中邪? 先有火车站赶尸,后有牡丹江中邪,就冲这个市局非得让二处整党不可。 略一寻思,此事和党风不正可能关系不大。牡丹江靠近我国东端,而且纬度高,夏天太阳出来得早,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据说要到漠河,还有极昼呢,二十四小时 太阳都会在天上散步。 天已经亮了,百密一疏,凌晨抓捕的计划因为自然现象出现了极大的漏洞。三国演义曰不识天文,不可以为将,不识地理,不可以为将,信然。 虽然明白了是自然现象,教授还是匆忙找到当地刑警的带头大哥刘队长,要求立即开始行动。 刘队长倒没有意见,不过教授一下火车人家老刘就说了自己的观点 – 这俩人都跑了。就算没跑,以他在当地的经验,已经派人监视,早抓晚抓都不是问题。 从北京来的警察虽然人数不多,都是二处精锐,如果有向导,办一个这样的搜捕不过是牛刀小试。但出于尊重当地警方和相关的规定,双方还是联合行动。刘队长尊 重首都警察,请教授担任行动总指挥,自己无条件服从。 队伍一出发,北京警察就愣了。 只听一声令下,四十名全副武装的牡丹江刑警实枪荷弹,杀气腾腾纵身上车,头车上赫然架着一挺轻机枪!车队一路警笛长鸣,直奔葛家所在的村庄而去。 知道的,这是去抓诈骗犯,不知道的,还以为去镇压叛乱呢! 按说,北京警察是见过世面的,没事儿站警戒看个亲王总统都不新鲜,但北京警察也有不如外地警方的地方 – 天子脚下,在使用警械上,首都的规定极为严格。上次写十八里店飞毛腿,有老警察看了大摇其头,认为老萨的描述不全面,说我们开始抓飞毛腿的时候,根本不允 许带枪,一
北京警察让这牡丹江警察弄得汗毛凛凛,抬头去看教授,却见老爷子似笑非笑往这边儿看,摇摇头,嘴里嘟囔一句:“我说老安怎么让你们牡丹江人给唬得一愣一愣 的?” -- 老爷子抓过不少东北帮的骗子,深知长这模样的最会满嘴跑舌头,个顶个的不靠谱。

实际上,当地情况的确有些特殊 – 牡丹江地近中俄边境,扼三江之险。当年毛公提倡人民战争,为了防止苏修犯境,二十年的边防建设,造就百万武装民兵,哪个村要没有几支枪才是怪事。这里民风 剽悍,骁勇好斗,又有抗联打鬼子,黑土地闹土匪的种种传统,所以警方在当地办案,从来都是铁腕钢枪,严刑峻法,非如此不足以显示专政的震慑威力。真正要动 武的时候却是凤毛麟角。当然这次行动牡丹江警方出动的规模特别大,也是给北京二处面子,有炫耀一下本地警容的意思。所谓“茂屯葛家”之类半属谣言,却被牡 丹江警察编排来吓唬了北京同行。编排来吓唬了北京同行。 不过,事实证明,这葛家的确不好惹,葛同心也真有点儿世代为匪的胆色。 凌晨三点三十分,京黑两地警方联合行动组到达茂屯,首先听取监控人员报告 – 葛家是个独立院落,外面围着带刺葛榛的篱笆墙,里面有三间房子,从观察情况看,葛同心一天没有露面,其家人也没有隐藏销毁证据等行为。 教授一声令下 –行动! 葛家大门紧闭,三次喊话不开, 警告无效,教授下令破门! 就在警察们开始动手的时候,只听院子里一阵老年妇女的吆喝声,随后,两条黑影如同箭一般跳出围墙,直奔办案警察而来。 那个被牡丹江同行吓了一跳的北京警察眼尖,一眼看清来的竟然是两头遍体黑毛,站起来与肩同高的猛犬! 据说,和其祖先亚洲狼最相近的犬类是生活于北极的爱斯基摩犬,黑龙江的狗虽然不属于爱斯基摩犬,但北方的狗种由于自然条件的影响,与狼更为接近。 北京警察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无意中目光一扫,正看到身后的牡丹江同行。 他看到了深感古怪的事情 – 两头狰狞的大狗迎面扑来,牡丹江的几位警察脸上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教授忽然想起来,刘队长手下的牡丹江警察里面,有好几个朝鲜族的。。。 [待续]

不过,事实证明,这葛家的确不好惹,葛同心也真有点儿世代为匪的胆色。

凌晨三点三十分,京黑两地警方联合行动组到达茂屯,首先听取监控人员报告 – 葛家是个独立院落,外面围着带刺葛榛的篱笆墙,里面有三间房子,从观察情况看,葛同心一天没有露面,其家人也没有隐藏销毁证据等行为。

教授一声令下 –行动!

葛家大门紧闭,三次喊话不开,
来二去把这小子给养“熟”了,让他懂得了警方的工作规律,以后就不好抓。要一开始就用枪,早把这小子撂那儿了,还容他猖狂十年? 尽管如此,北京警方对警械的管理始终严格,毕竟这种响器在首善之地属于不祥之物。 所以,虽然二处负责北京市的大案要案,教授他们去搜捕,最多不过是带几支手枪,哪儿见过这样浩浩荡荡,跟打狼似的架势? 看着牡丹江警察在车上拿出个手榴弹来检查引信,一个跟教授的北京警察终于忍不住探问,说咱不就是去搜查一个诈骗犯嘛,怎么这样大的阵势,还要动机关枪啊。 那个酷似小沈阳的牡丹江警察歪头看看北京同行,抱着枪开始讲述原委:“茂屯葛家,那是好惹的?你们。。。不带枪就敢去端葛家?!人祖上是座山雕手下八大炮 头的塌鼻梁老葛,你去看《林海雪原》,就是小分队包饺子的时候往外冲,被打死在威虎厅大门口的那个。别看现在没落了,葛同心他老妈还在,老太婆现在窝囊, 当年雪上骑马,双手打枪,那可是个茬子(东北话,不好对付的意思)。今儿这个搜查,她老太太绝没有客客气气让咱们进门的道理,刘队胆儿大,要曹队指挥,得 把武装部的迫击炮带着来。要不,我们借你们两杆枪,省得待会儿打起来碍手碍脚的。。。” 北京警察让这牡丹江警察弄得汗毛凛凛,抬头去看教授,却见老爷子似笑非笑往这边儿看,摇摇头,嘴里嘟囔一句:“我说老安怎么让你们牡丹江人给唬得一愣一愣 的?” -- 老爷子抓过不少东北帮的骗子,深知长这模样的最会满嘴跑舌头,个顶个的不靠谱。 实际上,当地情况的确有些特殊 – 牡丹江地近中俄边境,扼三江之险。当年毛公提倡人民战争,为了防止苏修犯境,二十年的边防建设,造就百万武装民兵,哪个村要没有几支枪才是怪事。这里民风 剽悍,骁勇好斗,又有抗联打鬼子,黑土地闹土匪的种种传统,所以警方在当地办案,从来都是铁腕钢枪,严刑峻法,非如此不足以显示专政的震慑威力。真正要动 武的时候却是凤毛麟角。当然这次行动牡丹江警方出动的规模特别大,也是给北京二处面子,有炫耀一下本地警容的意思。所谓“茂屯葛家”之类半属谣言,却被牡 丹江警察
警告无效,教授下令破门!

就在警察们开始动手的时候,只听院子里一阵老年妇女的吆喝声,随后,两条黑影如同箭一般跳出围墙,直奔办案警察而来。编排来吓唬了北京同行。 不过,事实证明,这葛家的确不好惹,葛同心也真有点儿世代为匪的胆色。 凌晨三点三十分,京黑两地警方联合行动组到达茂屯,首先听取监控人员报告 – 葛家是个独立院落,外面围着带刺葛榛的篱笆墙,里面有三间房子,从观察情况看,葛同心一天没有露面,其家人也没有隐藏销毁证据等行为。 教授一声令下 –行动! 葛家大门紧闭,三次喊话不开, 警告无效,教授下令破门! 就在警察们开始动手的时候,只听院子里一阵老年妇女的吆喝声,随后,两条黑影如同箭一般跳出围墙,直奔办案警察而来。 那个被牡丹江同行吓了一跳的北京警察眼尖,一眼看清来的竟然是两头遍体黑毛,站起来与肩同高的猛犬! 据说,和其祖先亚洲狼最相近的犬类是生活于北极的爱斯基摩犬,黑龙江的狗虽然不属于爱斯基摩犬,但北方的狗种由于自然条件的影响,与狼更为接近。 北京警察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无意中目光一扫,正看到身后的牡丹江同行。 他看到了深感古怪的事情 – 两头狰狞的大狗迎面扑来,牡丹江的几位警察脸上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教授忽然想起来,刘队长手下的牡丹江警察里面,有好几个朝鲜族的。。。 [待续]

那个被牡丹江同行吓了一跳的北京警察眼尖,一眼看清来的竟然是两头遍体黑毛,站起来与肩同高的猛犬!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九 看到天已经亮了,教授顾不得风度,一脚一个把身边的北京警察们踹醒,心里还在奇怪当地警方的人怎么还不露面。 有一个被踹醒的小警察一看表,惊呼道:怎么才两点多啊,我的表停了! 其他几个警察也看表,不禁面面相觑 – 每个人的表都是两点多。 “看来不是表停了,是这地方邪。。。” 第一个发现时间不对的警察脱口而出。 教授一皱眉 -- 这叫什么话!北京警察在牡丹江集体中邪? 先有火车站赶尸,后有牡丹江中邪,就冲这个市局非得让二处整党不可。 略一寻思,此事和党风不正可能关系不大。牡丹江靠近我国东端,而且纬度高,夏天太阳出来得早,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据说要到漠河,还有极昼呢,二十四小时 太阳都会在天上散步。 天已经亮了,百密一疏,凌晨抓捕的计划因为自然现象出现了极大的漏洞。三国演义曰不识天文,不可以为将,不识地理,不可以为将,信然。 虽然明白了是自然现象,教授还是匆忙找到当地刑警的带头大哥刘队长,要求立即开始行动。 刘队长倒没有意见,不过教授一下火车人家老刘就说了自己的观点 – 这俩人都跑了。就算没跑,以他在当地的经验,已经派人监视,早抓晚抓都不是问题。 从北京来的警察虽然人数不多,都是二处精锐,如果有向导,办一个这样的搜捕不过是牛刀小试。但出于尊重当地警方和相关的规定,双方还是联合行动。刘队长尊 重首都警察,请教授担任行动总指挥,自己无条件服从。 队伍一出发,北京警察就愣了。 只听一声令下,四十名全副武装的牡丹江刑警实枪荷弹,杀气腾腾纵身上车,头车上赫然架着一挺轻机枪!车队一路警笛长鸣,直奔葛家所在的村庄而去。 知道的,这是去抓诈骗犯,不知道的,还以为去镇压叛乱呢! 按说,北京警察是见过世面的,没事儿站警戒看个亲王总统都不新鲜,但北京警察也有不如外地警方的地方 – 天子脚下,在使用警械上,首都的规定极为严格。上次写十八里店飞毛腿,有老警察看了大摇其头,认为老萨的描述不全面,说我们开始抓飞毛腿的时候,根本不允 许带枪,一
据说,和其祖先亚洲狼最相近的犬类是生活于北极的爱斯基摩犬,黑龙江的狗虽然不属于爱斯基摩犬,但北方的狗种由于自然条件的影响,与狼更为接近。

北京警察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无意中目光一扫,正看到身后的牡丹江同行。

他看到了深感古怪的事情 – 两头狰狞的大狗迎面扑来,牡丹江的几位警察脸上却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教授忽然想起来,刘队长手下的牡丹江警察里面,有好几个朝鲜族的。。。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