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十一  

2010-05-23 11:40: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门外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三四个领导模样的来找他们所长。一问,才知道是二处的,来了解当地一个嫌疑人的情况。 开车的是个实习的小女警,看来这案子没她什么事儿,就坐在小郑的屋里等。这小女警长得娇滴滴跟个花瓶似的,走起路来袅袅婷婷,被所里警察多看几眼还会脸 红,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让小郑觉得有趣。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热了,拿了个手绢出来扇风,竟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这哪儿象个警察阿。小郑微微好笑却也对这小女警颇有兴趣 – 君子好逑,警察也不例外啊。 那女警察注意到小郑看他,脸色越发红了,竟是低着头抬不起来似的。。。 正看得有趣,搅事儿的来了。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有人大声吼叫。 小郑放下文案,出门去看,原来是管片里一个二进宫的。这小子昨天拿板砖把邻居开了,因为判定是重伤,今天要送分局。这黑大个儿不干,站在那儿跟警察叫板。 两个警察挟着他往警车上带,他两条腿站在警车门前根柱子似的,愣是拉不动! 小郑正想去帮忙,忽听背后有个娇滴滴的声音低语:“真TM废物…”香风一闪,那小女警飘然而过,右手闪电般一个抠裆,左手在背上一推,黑大个儿一弓腰,嗷 的一声就给扔到警车里去了。。。 地下一片眼镜碎片。 洞房花烛夜,小郑跟太太说,你那一只手劲儿不小啊,我当时就看服了。 小女警红了脸,低低地说:巧劲儿罢了 – 哪儿是一只手啊,就俩手指头。。。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 原 十

发现有狗,几名本地警察哈哈大笑,也不用枪,一副有备而来的架势从车厢侧面抽出两根铁锹把,迎着狗就上来了。
媳妇也跟着起哄,大喊大叫说警察打老太太啦。 虽然刚刚凌晨,东北农村人起得早,不少老百姓已经在周围看热闹 有人围观,当地警察也不好过为己甚,指着鼻子让两个女的老实点儿,不然把你们家房子拆了。 拆房子似乎颇有威慑力,老太太的声音低了几个分贝。 就这样,在叫骂声中刘队长开始问话,得知葛同心从昨天就没回家,打过一个电话来,说是出差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带着搜查证,搜查呗。 教授说好。 于是就开始搜查,这边搜,那边跳着脚骂,热闹得很。 结果一无所获。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彻底搜查! 教授说彻底搜查?好。 北京的警察听着新鲜,心说什么叫彻底搜查啊,不明白。 等牡丹江警察一开始练活才恍然大悟 – 这边支起个凳子,顶棚哗哗都给撕了,那边咣咣咣,把灶全给刨了。院子里咔嚓咔嚓,种的大白菜,全都给刨翻了。。。 哦,这就叫彻底搜查阿! 事后才知道,这帮牡丹江警察,也是有点儿让葛同心家的老太太骂出火性来了,你泼?让你认识认识专政机关比你还泼! 问题是跟教授的北京警察有点儿含糊了,北京警察守规矩,心说这要还搜不出什么来,可怎么赔阿?难怪刘队长一口一请示,敢情是让我们担责任啊。 他这时候一直在看教授,心想组长有经验,总知道什么叫“彻底搜查”吧? 结果,他看到教授的脸上,最初也出现了一抹惊异,不过,一闪即逝,然后,就平静下来,一动不动地开始盯那个撒泼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表演的确够丰富的,一会儿要扒衣裳,一会儿要跟警察撞头,不过,这有什么好看的呢? 教授竟是看得饶有兴味,好像一点儿不担心“彻底搜查”捅出的漏子。 事后,教授才说 – 都到这份儿上了,反正有错误也已经犯了,还琢磨它干吗?先把这老太太拿下再说吧,解决了案子,一切都好。 实际上,看着这老太太五花八门的表演,当时二处的几位深感遗憾,心说没带俩女学员来太可惜了。教授身边颇有几个三头六臂的女警察,王见王,天晓得会出怎样 的热闹。 这样说好像二处的女警比男人还男人。这是错的,二处的女警选拔时很注意形象,多半不会出现外表比男人还象男人的人物。所谓二处的女警一枝花,那是有名的。 宣武的警察在北京算是一流的,但宣武一位警察老郑回忆起跟他二处的老婆第一次见面来依然回味无穷。 那时候老郑还是小郑,正在给人办户籍呢,忽
两条大狗本来张开大嘴,流着口涎对着北京警察猛扑过来,气势汹汹,等突然发现后面的是本地鲜族警察,顿时跟脑袋上挨了一棒子一样,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转 身就跑。

敢情狗也欺负外地人阿。

朝鲜族人善吃狗肉,善烹狗肉,那是有名的,红高粱里面给余占鳌吃了白食的狗肉馆子,就是朝鲜人开的。兄弟在沈阳有一位朝鲜族的兄弟老吴,带我去吃过一回朝 鲜狗肉料理,竟是整狗带皮下锅,和原来想象的狗肉火锅大不相同。果然大快朵颐,只是吃完浑身燥得慌,老想挠墙。第二天老吴大笑,说特意让人家放了根天然高 丽参在里面阿。。。

说狗能闻出来者是朝鲜族警察,那有点儿过分,但据说狗对杀狗的确是能闻出来,如果市场里杀狗的在村里走,一村的狗都会夹着尾巴躲起来。从这一点看,朝鲜族 警察在当地狗界的名声可想而知。

院子里的老太太还在吆喝,但狗已经不听她的了。也幸好两只狗反应得快,尽管警察抡着大棒子在后面追,一时也追之不上。眼看警察越追越近,慌不择路的两只狗 一个佳妮腾跃,从篱笆顶上又蹿了回去。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 发现有狗,几名本地警察哈哈大笑,也不用枪,一副有备而来的架势从车厢侧面抽出两根铁锹把,迎着狗就上来了。 两条大狗本来张开大嘴,流着口涎对着北京警察猛扑过来,气势汹汹,等突然发现后面的是本地鲜族警察,顿时跟脑袋上挨了一棒子一样,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转 身就跑。 敢情狗也欺负外地人阿。 朝鲜族人善吃狗肉,善烹狗肉,那是有名的,红高粱里面给余占鳌吃了白食的狗肉馆子,就是朝鲜人开的。兄弟在沈阳有一位朝鲜族的兄弟老吴,带我去吃过一回朝 鲜狗肉料理,竟是整狗带皮下锅,和原来想象的狗肉火锅大不相同。果然大快朵颐,只是吃完浑身燥得慌,老想挠墙。第二天老吴大笑,说特意让人家放了根天然高 丽参在里面阿。。。 说狗能闻出来者是朝鲜族警察,那有点儿过分,但据说狗对杀狗的确是能闻出来,如果市场里杀狗的在村里走,一村的狗都会夹着尾巴躲起来。从这一点看,朝鲜族 警察在当地狗界的名声可想而知。 院子里的老太太还在吆喝,但狗已经不听她的了。也幸好两只狗反应得快,尽管警察抡着大棒子在后面追,一时也追之不上。眼看警察越追越近,慌不择路的两只狗 一个佳妮腾跃,从篱笆顶上又蹿了回去。 警察们撞开大门,冲进院子,不抓嫌犯,只喊“抓狗!” 整个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 两条狗几次想跳墙逃跑,都被朝鲜警察半空中一棍子打下来。最后狗们发挥了超水平,智商大爆发,咬断一根篱笆桩子,硬生生从缝儿里挤了出去。 刘队长呼叫部下开始工作。几名朝鲜族警察舔着舌头,远远看两条狗跑到附近一个小丘顶上,凄凄惨惨地叫着,意犹未尽。警车上的警察拿轻机枪瞄了半天,最后还 是没好意思下手,可能觉得和平年代拿机关枪打狗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 一个满脸煞白的女的迎上来,问警察们来干嘛 – 后来知道这是葛同心的媳妇,看着态度还配合。但是,不等双方说话,一个痰盂儿从天而降。手疾眼快的警察们闪身躲开,只见一个老太太横眉怒目的跳了出来,这 就是传说中茂屯葛家的双枪老太君了。 事后,教授部下的警察说,什么双枪老太君,不过是当地警察忽悠我们罢了,就是一个比较泼的东北老太婆罢了,但是逮什么往我们脑袋上扔什么,远了砸近了啐, 口中污言秽语花样翻新,的确是个硬茬子。 那几位当地警察看来还没从打狗的兴奋中转过弯来,随着刘队长一声“控制她!”抡起铁锹把就冲了过去。那老太婆吃了一惊,绕着树跟警察周旋起来,其行如飞, 边转边骂,场面上竟不在下风。 葛同心的

警察们撞开大门,冲进院子,不抓嫌犯,只喊“抓狗!”
媳妇也跟着起哄,大喊大叫说警察打老太太啦。 虽然刚刚凌晨,东北农村人起得早,不少老百姓已经在周围看热闹 有人围观,当地警察也不好过为己甚,指着鼻子让两个女的老实点儿,不然把你们家房子拆了。 拆房子似乎颇有威慑力,老太太的声音低了几个分贝。 就这样,在叫骂声中刘队长开始问话,得知葛同心从昨天就没回家,打过一个电话来,说是出差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带着搜查证,搜查呗。 教授说好。 于是就开始搜查,这边搜,那边跳着脚骂,热闹得很。 结果一无所获。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彻底搜查! 教授说彻底搜查?好。 北京的警察听着新鲜,心说什么叫彻底搜查啊,不明白。 等牡丹江警察一开始练活才恍然大悟 – 这边支起个凳子,顶棚哗哗都给撕了,那边咣咣咣,把灶全给刨了。院子里咔嚓咔嚓,种的大白菜,全都给刨翻了。。。 哦,这就叫彻底搜查阿! 事后才知道,这帮牡丹江警察,也是有点儿让葛同心家的老太太骂出火性来了,你泼?让你认识认识专政机关比你还泼! 问题是跟教授的北京警察有点儿含糊了,北京警察守规矩,心说这要还搜不出什么来,可怎么赔阿?难怪刘队长一口一请示,敢情是让我们担责任啊。 他这时候一直在看教授,心想组长有经验,总知道什么叫“彻底搜查”吧? 结果,他看到教授的脸上,最初也出现了一抹惊异,不过,一闪即逝,然后,就平静下来,一动不动地开始盯那个撒泼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表演的确够丰富的,一会儿要扒衣裳,一会儿要跟警察撞头,不过,这有什么好看的呢? 教授竟是看得饶有兴味,好像一点儿不担心“彻底搜查”捅出的漏子。 事后,教授才说 – 都到这份儿上了,反正有错误也已经犯了,还琢磨它干吗?先把这老太太拿下再说吧,解决了案子,一切都好。 实际上,看着这老太太五花八门的表演,当时二处的几位深感遗憾,心说没带俩女学员来太可惜了。教授身边颇有几个三头六臂的女警察,王见王,天晓得会出怎样 的热闹。 这样说好像二处的女警比男人还男人。这是错的,二处的女警选拔时很注意形象,多半不会出现外表比男人还象男人的人物。所谓二处的女警一枝花,那是有名的。 宣武的警察在北京算是一流的,但宣武一位警察老郑回忆起跟他二处的老婆第一次见面来依然回味无穷。 那时候老郑还是小郑,正在给人办户籍呢,忽
整个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

两条狗几次想跳墙逃跑,都被朝鲜警察半空中一棍子打下来。最后狗们发挥了超水平,智商大爆发,咬断一根篱笆桩子,硬生生从缝儿里挤了出去。

刘队长呼叫部下开始工作。几名朝鲜族警察舔着舌头,远远看两条狗跑到附近一个小丘顶上,凄凄惨惨地叫着,意犹未尽。警车上的警察拿轻机枪瞄了半天,最后还 是没好意思下手,可能觉得和平年代拿机关枪打狗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 发现有狗,几名本地警察哈哈大笑,也不用枪,一副有备而来的架势从车厢侧面抽出两根铁锹把,迎着狗就上来了。 两条大狗本来张开大嘴,流着口涎对着北京警察猛扑过来,气势汹汹,等突然发现后面的是本地鲜族警察,顿时跟脑袋上挨了一棒子一样,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转 身就跑。 敢情狗也欺负外地人阿。 朝鲜族人善吃狗肉,善烹狗肉,那是有名的,红高粱里面给余占鳌吃了白食的狗肉馆子,就是朝鲜人开的。兄弟在沈阳有一位朝鲜族的兄弟老吴,带我去吃过一回朝 鲜狗肉料理,竟是整狗带皮下锅,和原来想象的狗肉火锅大不相同。果然大快朵颐,只是吃完浑身燥得慌,老想挠墙。第二天老吴大笑,说特意让人家放了根天然高 丽参在里面阿。。。 说狗能闻出来者是朝鲜族警察,那有点儿过分,但据说狗对杀狗的确是能闻出来,如果市场里杀狗的在村里走,一村的狗都会夹着尾巴躲起来。从这一点看,朝鲜族 警察在当地狗界的名声可想而知。 院子里的老太太还在吆喝,但狗已经不听她的了。也幸好两只狗反应得快,尽管警察抡着大棒子在后面追,一时也追之不上。眼看警察越追越近,慌不择路的两只狗 一个佳妮腾跃,从篱笆顶上又蹿了回去。 警察们撞开大门,冲进院子,不抓嫌犯,只喊“抓狗!” 整个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 两条狗几次想跳墙逃跑,都被朝鲜警察半空中一棍子打下来。最后狗们发挥了超水平,智商大爆发,咬断一根篱笆桩子,硬生生从缝儿里挤了出去。 刘队长呼叫部下开始工作。几名朝鲜族警察舔着舌头,远远看两条狗跑到附近一个小丘顶上,凄凄惨惨地叫着,意犹未尽。警车上的警察拿轻机枪瞄了半天,最后还 是没好意思下手,可能觉得和平年代拿机关枪打狗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 一个满脸煞白的女的迎上来,问警察们来干嘛 – 后来知道这是葛同心的媳妇,看着态度还配合。但是,不等双方说话,一个痰盂儿从天而降。手疾眼快的警察们闪身躲开,只见一个老太太横眉怒目的跳了出来,这 就是传说中茂屯葛家的双枪老太君了。 事后,教授部下的警察说,什么双枪老太君,不过是当地警察忽悠我们罢了,就是一个比较泼的东北老太婆罢了,但是逮什么往我们脑袋上扔什么,远了砸近了啐, 口中污言秽语花样翻新,的确是个硬茬子。 那几位当地警察看来还没从打狗的兴奋中转过弯来,随着刘队长一声“控制她!”抡起铁锹把就冲了过去。那老太婆吃了一惊,绕着树跟警察周旋起来,其行如飞, 边转边骂,场面上竟不在下风。 葛同心的
一个满脸煞白的女的迎上来,问警察们来干嘛 – 后来知道这是葛同心的媳妇,看着态度还配合。但是,不等双方说话,一个痰盂儿从天而降。手疾眼快的警察们闪身躲开,只见一个老太太横眉怒目的跳了出来,这 就是传说中茂屯葛家的双枪老太君了。

事后,教授部下的警察说,什么双枪老太君,不过是当地警察忽悠我们罢了,就是一个比较泼的东北老太婆罢了,但是逮什么往我们脑袋上扔什么,远了砸近了啐, 口中污言秽语花样翻新,的确是个硬茬子。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 发现有狗,几名本地警察哈哈大笑,也不用枪,一副有备而来的架势从车厢侧面抽出两根铁锹把,迎着狗就上来了。 两条大狗本来张开大嘴,流着口涎对着北京警察猛扑过来,气势汹汹,等突然发现后面的是本地鲜族警察,顿时跟脑袋上挨了一棒子一样,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转 身就跑。 敢情狗也欺负外地人阿。 朝鲜族人善吃狗肉,善烹狗肉,那是有名的,红高粱里面给余占鳌吃了白食的狗肉馆子,就是朝鲜人开的。兄弟在沈阳有一位朝鲜族的兄弟老吴,带我去吃过一回朝 鲜狗肉料理,竟是整狗带皮下锅,和原来想象的狗肉火锅大不相同。果然大快朵颐,只是吃完浑身燥得慌,老想挠墙。第二天老吴大笑,说特意让人家放了根天然高 丽参在里面阿。。。 说狗能闻出来者是朝鲜族警察,那有点儿过分,但据说狗对杀狗的确是能闻出来,如果市场里杀狗的在村里走,一村的狗都会夹着尾巴躲起来。从这一点看,朝鲜族 警察在当地狗界的名声可想而知。 院子里的老太太还在吆喝,但狗已经不听她的了。也幸好两只狗反应得快,尽管警察抡着大棒子在后面追,一时也追之不上。眼看警察越追越近,慌不择路的两只狗 一个佳妮腾跃,从篱笆顶上又蹿了回去。 警察们撞开大门,冲进院子,不抓嫌犯,只喊“抓狗!” 整个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 两条狗几次想跳墙逃跑,都被朝鲜警察半空中一棍子打下来。最后狗们发挥了超水平,智商大爆发,咬断一根篱笆桩子,硬生生从缝儿里挤了出去。 刘队长呼叫部下开始工作。几名朝鲜族警察舔着舌头,远远看两条狗跑到附近一个小丘顶上,凄凄惨惨地叫着,意犹未尽。警车上的警察拿轻机枪瞄了半天,最后还 是没好意思下手,可能觉得和平年代拿机关枪打狗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 一个满脸煞白的女的迎上来,问警察们来干嘛 – 后来知道这是葛同心的媳妇,看着态度还配合。但是,不等双方说话,一个痰盂儿从天而降。手疾眼快的警察们闪身躲开,只见一个老太太横眉怒目的跳了出来,这 就是传说中茂屯葛家的双枪老太君了。 事后,教授部下的警察说,什么双枪老太君,不过是当地警察忽悠我们罢了,就是一个比较泼的东北老太婆罢了,但是逮什么往我们脑袋上扔什么,远了砸近了啐, 口中污言秽语花样翻新,的确是个硬茬子。 那几位当地警察看来还没从打狗的兴奋中转过弯来,随着刘队长一声“控制她!”抡起铁锹把就冲了过去。那老太婆吃了一惊,绕着树跟警察周旋起来,其行如飞, 边转边骂,场面上竟不在下风。 葛同心的

那几位当地警察看来还没从打狗的兴奋中转过弯来,随着刘队长一声“控制她!”抡起铁锹把就冲了过去。那老太婆吃了一惊,绕着树跟警察周旋起来,其行如飞, 边转边骂,场面上竟不在下风。

葛同心的媳妇也跟着起哄,大喊大叫说警察打老太太啦。

虽然刚刚凌晨,东北农村人起得早,不少老百姓已经在周围看热闹

有人围观,当地警察也不好过为己甚,指着鼻子让两个女的老实点儿,不然把你们家房子拆了。

拆房子似乎颇有威慑力,老太太的声音低了几个分贝。

就这样,在叫骂声中刘队长开始问话,得知葛同心从昨天就没回家,打过一个电话来,说是出差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见门外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三四个领导模样的来找他们所长。一问,才知道是二处的,来了解当地一个嫌疑人的情况。 开车的是个实习的小女警,看来这案子没她什么事儿,就坐在小郑的屋里等。这小女警长得娇滴滴跟个花瓶似的,走起路来袅袅婷婷,被所里警察多看几眼还会脸 红,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让小郑觉得有趣。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热了,拿了个手绢出来扇风,竟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这哪儿象个警察阿。小郑微微好笑却也对这小女警颇有兴趣 – 君子好逑,警察也不例外啊。 那女警察注意到小郑看他,脸色越发红了,竟是低着头抬不起来似的。。。 正看得有趣,搅事儿的来了。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有人大声吼叫。 小郑放下文案,出门去看,原来是管片里一个二进宫的。这小子昨天拿板砖把邻居开了,因为判定是重伤,今天要送分局。这黑大个儿不干,站在那儿跟警察叫板。 两个警察挟着他往警车上带,他两条腿站在警车门前根柱子似的,愣是拉不动! 小郑正想去帮忙,忽听背后有个娇滴滴的声音低语:“真TM废物…”香风一闪,那小女警飘然而过,右手闪电般一个抠裆,左手在背上一推,黑大个儿一弓腰,嗷 的一声就给扔到警车里去了。。。 地下一片眼镜碎片。 洞房花烛夜,小郑跟太太说,你那一只手劲儿不小啊,我当时就看服了。 小女警红了脸,低低地说:巧劲儿罢了 – 哪儿是一只手啊,就俩手指头。。。 [待续]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带着搜查证,搜查呗。

教授说好。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 发现有狗,几名本地警察哈哈大笑,也不用枪,一副有备而来的架势从车厢侧面抽出两根铁锹把,迎着狗就上来了。 两条大狗本来张开大嘴,流着口涎对着北京警察猛扑过来,气势汹汹,等突然发现后面的是本地鲜族警察,顿时跟脑袋上挨了一棒子一样,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转 身就跑。 敢情狗也欺负外地人阿。 朝鲜族人善吃狗肉,善烹狗肉,那是有名的,红高粱里面给余占鳌吃了白食的狗肉馆子,就是朝鲜人开的。兄弟在沈阳有一位朝鲜族的兄弟老吴,带我去吃过一回朝 鲜狗肉料理,竟是整狗带皮下锅,和原来想象的狗肉火锅大不相同。果然大快朵颐,只是吃完浑身燥得慌,老想挠墙。第二天老吴大笑,说特意让人家放了根天然高 丽参在里面阿。。。 说狗能闻出来者是朝鲜族警察,那有点儿过分,但据说狗对杀狗的确是能闻出来,如果市场里杀狗的在村里走,一村的狗都会夹着尾巴躲起来。从这一点看,朝鲜族 警察在当地狗界的名声可想而知。 院子里的老太太还在吆喝,但狗已经不听她的了。也幸好两只狗反应得快,尽管警察抡着大棒子在后面追,一时也追之不上。眼看警察越追越近,慌不择路的两只狗 一个佳妮腾跃,从篱笆顶上又蹿了回去。 警察们撞开大门,冲进院子,不抓嫌犯,只喊“抓狗!” 整个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 两条狗几次想跳墙逃跑,都被朝鲜警察半空中一棍子打下来。最后狗们发挥了超水平,智商大爆发,咬断一根篱笆桩子,硬生生从缝儿里挤了出去。 刘队长呼叫部下开始工作。几名朝鲜族警察舔着舌头,远远看两条狗跑到附近一个小丘顶上,凄凄惨惨地叫着,意犹未尽。警车上的警察拿轻机枪瞄了半天,最后还 是没好意思下手,可能觉得和平年代拿机关枪打狗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 一个满脸煞白的女的迎上来,问警察们来干嘛 – 后来知道这是葛同心的媳妇,看着态度还配合。但是,不等双方说话,一个痰盂儿从天而降。手疾眼快的警察们闪身躲开,只见一个老太太横眉怒目的跳了出来,这 就是传说中茂屯葛家的双枪老太君了。 事后,教授部下的警察说,什么双枪老太君,不过是当地警察忽悠我们罢了,就是一个比较泼的东北老太婆罢了,但是逮什么往我们脑袋上扔什么,远了砸近了啐, 口中污言秽语花样翻新,的确是个硬茬子。 那几位当地警察看来还没从打狗的兴奋中转过弯来,随着刘队长一声“控制她!”抡起铁锹把就冲了过去。那老太婆吃了一惊,绕着树跟警察周旋起来,其行如飞, 边转边骂,场面上竟不在下风。 葛同心的
于是就开始搜查,这边搜,那边跳着脚骂,热闹得很。

结果一无所获。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见门外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三四个领导模样的来找他们所长。一问,才知道是二处的,来了解当地一个嫌疑人的情况。 开车的是个实习的小女警,看来这案子没她什么事儿,就坐在小郑的屋里等。这小女警长得娇滴滴跟个花瓶似的,走起路来袅袅婷婷,被所里警察多看几眼还会脸 红,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让小郑觉得有趣。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热了,拿了个手绢出来扇风,竟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这哪儿象个警察阿。小郑微微好笑却也对这小女警颇有兴趣 – 君子好逑,警察也不例外啊。 那女警察注意到小郑看他,脸色越发红了,竟是低着头抬不起来似的。。。 正看得有趣,搅事儿的来了。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有人大声吼叫。 小郑放下文案,出门去看,原来是管片里一个二进宫的。这小子昨天拿板砖把邻居开了,因为判定是重伤,今天要送分局。这黑大个儿不干,站在那儿跟警察叫板。 两个警察挟着他往警车上带,他两条腿站在警车门前根柱子似的,愣是拉不动! 小郑正想去帮忙,忽听背后有个娇滴滴的声音低语:“真TM废物…”香风一闪,那小女警飘然而过,右手闪电般一个抠裆,左手在背上一推,黑大个儿一弓腰,嗷 的一声就给扔到警车里去了。。。 地下一片眼镜碎片。 洞房花烛夜,小郑跟太太说,你那一只手劲儿不小啊,我当时就看服了。 小女警红了脸,低低地说:巧劲儿罢了 – 哪儿是一只手啊,就俩手指头。。。 [待续]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彻底搜查!

教授说彻底搜查?好。

北京的警察听着新鲜,心说什么叫彻底搜查啊,不明白。

等牡丹江警察一开始练活才恍然大悟 – 这边支起个凳子,顶棚哗哗都给撕了,那边咣咣咣,把灶全给刨了。院子里咔嚓咔嚓,种的大白菜,全都给刨翻了。。。见门外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三四个领导模样的来找他们所长。一问,才知道是二处的,来了解当地一个嫌疑人的情况。 开车的是个实习的小女警,看来这案子没她什么事儿,就坐在小郑的屋里等。这小女警长得娇滴滴跟个花瓶似的,走起路来袅袅婷婷,被所里警察多看几眼还会脸 红,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让小郑觉得有趣。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热了,拿了个手绢出来扇风,竟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这哪儿象个警察阿。小郑微微好笑却也对这小女警颇有兴趣 – 君子好逑,警察也不例外啊。 那女警察注意到小郑看他,脸色越发红了,竟是低着头抬不起来似的。。。 正看得有趣,搅事儿的来了。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有人大声吼叫。 小郑放下文案,出门去看,原来是管片里一个二进宫的。这小子昨天拿板砖把邻居开了,因为判定是重伤,今天要送分局。这黑大个儿不干,站在那儿跟警察叫板。 两个警察挟着他往警车上带,他两条腿站在警车门前根柱子似的,愣是拉不动! 小郑正想去帮忙,忽听背后有个娇滴滴的声音低语:“真TM废物…”香风一闪,那小女警飘然而过,右手闪电般一个抠裆,左手在背上一推,黑大个儿一弓腰,嗷 的一声就给扔到警车里去了。。。 地下一片眼镜碎片。 洞房花烛夜,小郑跟太太说,你那一只手劲儿不小啊,我当时就看服了。 小女警红了脸,低低地说:巧劲儿罢了 – 哪儿是一只手啊,就俩手指头。。。 [待续]

哦,这就叫彻底搜查阿!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 发现有狗,几名本地警察哈哈大笑,也不用枪,一副有备而来的架势从车厢侧面抽出两根铁锹把,迎着狗就上来了。 两条大狗本来张开大嘴,流着口涎对着北京警察猛扑过来,气势汹汹,等突然发现后面的是本地鲜族警察,顿时跟脑袋上挨了一棒子一样,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转 身就跑。 敢情狗也欺负外地人阿。 朝鲜族人善吃狗肉,善烹狗肉,那是有名的,红高粱里面给余占鳌吃了白食的狗肉馆子,就是朝鲜人开的。兄弟在沈阳有一位朝鲜族的兄弟老吴,带我去吃过一回朝 鲜狗肉料理,竟是整狗带皮下锅,和原来想象的狗肉火锅大不相同。果然大快朵颐,只是吃完浑身燥得慌,老想挠墙。第二天老吴大笑,说特意让人家放了根天然高 丽参在里面阿。。。 说狗能闻出来者是朝鲜族警察,那有点儿过分,但据说狗对杀狗的确是能闻出来,如果市场里杀狗的在村里走,一村的狗都会夹着尾巴躲起来。从这一点看,朝鲜族 警察在当地狗界的名声可想而知。 院子里的老太太还在吆喝,但狗已经不听她的了。也幸好两只狗反应得快,尽管警察抡着大棒子在后面追,一时也追之不上。眼看警察越追越近,慌不择路的两只狗 一个佳妮腾跃,从篱笆顶上又蹿了回去。 警察们撞开大门,冲进院子,不抓嫌犯,只喊“抓狗!” 整个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 两条狗几次想跳墙逃跑,都被朝鲜警察半空中一棍子打下来。最后狗们发挥了超水平,智商大爆发,咬断一根篱笆桩子,硬生生从缝儿里挤了出去。 刘队长呼叫部下开始工作。几名朝鲜族警察舔着舌头,远远看两条狗跑到附近一个小丘顶上,凄凄惨惨地叫着,意犹未尽。警车上的警察拿轻机枪瞄了半天,最后还 是没好意思下手,可能觉得和平年代拿机关枪打狗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 一个满脸煞白的女的迎上来,问警察们来干嘛 – 后来知道这是葛同心的媳妇,看着态度还配合。但是,不等双方说话,一个痰盂儿从天而降。手疾眼快的警察们闪身躲开,只见一个老太太横眉怒目的跳了出来,这 就是传说中茂屯葛家的双枪老太君了。 事后,教授部下的警察说,什么双枪老太君,不过是当地警察忽悠我们罢了,就是一个比较泼的东北老太婆罢了,但是逮什么往我们脑袋上扔什么,远了砸近了啐, 口中污言秽语花样翻新,的确是个硬茬子。 那几位当地警察看来还没从打狗的兴奋中转过弯来,随着刘队长一声“控制她!”抡起铁锹把就冲了过去。那老太婆吃了一惊,绕着树跟警察周旋起来,其行如飞, 边转边骂,场面上竟不在下风。 葛同心的
事后才知道,这帮牡丹江警察,也是有点儿让葛同心家的老太太骂出火性来了,你泼?让你认识认识专政机关比你还泼!

问题是跟教授的北京警察有点儿含糊了,北京警察守规矩,心说这要还搜不出什么来,可怎么赔阿?难怪刘队长一口一请示,敢情是让我们担责任啊。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 发现有狗,几名本地警察哈哈大笑,也不用枪,一副有备而来的架势从车厢侧面抽出两根铁锹把,迎着狗就上来了。 两条大狗本来张开大嘴,流着口涎对着北京警察猛扑过来,气势汹汹,等突然发现后面的是本地鲜族警察,顿时跟脑袋上挨了一棒子一样,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转 身就跑。 敢情狗也欺负外地人阿。 朝鲜族人善吃狗肉,善烹狗肉,那是有名的,红高粱里面给余占鳌吃了白食的狗肉馆子,就是朝鲜人开的。兄弟在沈阳有一位朝鲜族的兄弟老吴,带我去吃过一回朝 鲜狗肉料理,竟是整狗带皮下锅,和原来想象的狗肉火锅大不相同。果然大快朵颐,只是吃完浑身燥得慌,老想挠墙。第二天老吴大笑,说特意让人家放了根天然高 丽参在里面阿。。。 说狗能闻出来者是朝鲜族警察,那有点儿过分,但据说狗对杀狗的确是能闻出来,如果市场里杀狗的在村里走,一村的狗都会夹着尾巴躲起来。从这一点看,朝鲜族 警察在当地狗界的名声可想而知。 院子里的老太太还在吆喝,但狗已经不听她的了。也幸好两只狗反应得快,尽管警察抡着大棒子在后面追,一时也追之不上。眼看警察越追越近,慌不择路的两只狗 一个佳妮腾跃,从篱笆顶上又蹿了回去。 警察们撞开大门,冲进院子,不抓嫌犯,只喊“抓狗!” 整个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 两条狗几次想跳墙逃跑,都被朝鲜警察半空中一棍子打下来。最后狗们发挥了超水平,智商大爆发,咬断一根篱笆桩子,硬生生从缝儿里挤了出去。 刘队长呼叫部下开始工作。几名朝鲜族警察舔着舌头,远远看两条狗跑到附近一个小丘顶上,凄凄惨惨地叫着,意犹未尽。警车上的警察拿轻机枪瞄了半天,最后还 是没好意思下手,可能觉得和平年代拿机关枪打狗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 一个满脸煞白的女的迎上来,问警察们来干嘛 – 后来知道这是葛同心的媳妇,看着态度还配合。但是,不等双方说话,一个痰盂儿从天而降。手疾眼快的警察们闪身躲开,只见一个老太太横眉怒目的跳了出来,这 就是传说中茂屯葛家的双枪老太君了。 事后,教授部下的警察说,什么双枪老太君,不过是当地警察忽悠我们罢了,就是一个比较泼的东北老太婆罢了,但是逮什么往我们脑袋上扔什么,远了砸近了啐, 口中污言秽语花样翻新,的确是个硬茬子。 那几位当地警察看来还没从打狗的兴奋中转过弯来,随着刘队长一声“控制她!”抡起铁锹把就冲了过去。那老太婆吃了一惊,绕着树跟警察周旋起来,其行如飞, 边转边骂,场面上竟不在下风。 葛同心的

他这时候一直在看教授,心想组长有经验,总知道什么叫“彻底搜查”吧?

结果,他看到教授的脸上,最初也出现了一抹惊异,不过,一闪即逝,然后,就平静下来,一动不动地开始盯那个撒泼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表演的确够丰富的,一会儿要扒衣裳,一会儿要跟警察撞头,不过,这有什么好看的呢?

教授竟是看得饶有兴味,好像一点儿不担心“彻底搜查”捅出的漏子。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 发现有狗,几名本地警察哈哈大笑,也不用枪,一副有备而来的架势从车厢侧面抽出两根铁锹把,迎着狗就上来了。 两条大狗本来张开大嘴,流着口涎对着北京警察猛扑过来,气势汹汹,等突然发现后面的是本地鲜族警察,顿时跟脑袋上挨了一棒子一样,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转 身就跑。 敢情狗也欺负外地人阿。 朝鲜族人善吃狗肉,善烹狗肉,那是有名的,红高粱里面给余占鳌吃了白食的狗肉馆子,就是朝鲜人开的。兄弟在沈阳有一位朝鲜族的兄弟老吴,带我去吃过一回朝 鲜狗肉料理,竟是整狗带皮下锅,和原来想象的狗肉火锅大不相同。果然大快朵颐,只是吃完浑身燥得慌,老想挠墙。第二天老吴大笑,说特意让人家放了根天然高 丽参在里面阿。。。 说狗能闻出来者是朝鲜族警察,那有点儿过分,但据说狗对杀狗的确是能闻出来,如果市场里杀狗的在村里走,一村的狗都会夹着尾巴躲起来。从这一点看,朝鲜族 警察在当地狗界的名声可想而知。 院子里的老太太还在吆喝,但狗已经不听她的了。也幸好两只狗反应得快,尽管警察抡着大棒子在后面追,一时也追之不上。眼看警察越追越近,慌不择路的两只狗 一个佳妮腾跃,从篱笆顶上又蹿了回去。 警察们撞开大门,冲进院子,不抓嫌犯,只喊“抓狗!” 整个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 两条狗几次想跳墙逃跑,都被朝鲜警察半空中一棍子打下来。最后狗们发挥了超水平,智商大爆发,咬断一根篱笆桩子,硬生生从缝儿里挤了出去。 刘队长呼叫部下开始工作。几名朝鲜族警察舔着舌头,远远看两条狗跑到附近一个小丘顶上,凄凄惨惨地叫着,意犹未尽。警车上的警察拿轻机枪瞄了半天,最后还 是没好意思下手,可能觉得和平年代拿机关枪打狗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 一个满脸煞白的女的迎上来,问警察们来干嘛 – 后来知道这是葛同心的媳妇,看着态度还配合。但是,不等双方说话,一个痰盂儿从天而降。手疾眼快的警察们闪身躲开,只见一个老太太横眉怒目的跳了出来,这 就是传说中茂屯葛家的双枪老太君了。 事后,教授部下的警察说,什么双枪老太君,不过是当地警察忽悠我们罢了,就是一个比较泼的东北老太婆罢了,但是逮什么往我们脑袋上扔什么,远了砸近了啐, 口中污言秽语花样翻新,的确是个硬茬子。 那几位当地警察看来还没从打狗的兴奋中转过弯来,随着刘队长一声“控制她!”抡起铁锹把就冲了过去。那老太婆吃了一惊,绕着树跟警察周旋起来,其行如飞, 边转边骂,场面上竟不在下风。 葛同心的
事后,教授才说 – 都到这份儿上了,反正有错误也已经犯了,还琢磨它干吗?先把这老太太拿下再说吧,解决了案子,一切都好。

实际上,看着这老太太五花八门的表演,当时二处的几位深感遗憾,心说没带俩女学员来太可惜了。教授身边颇有几个三头六臂的女警察,王见王,天晓得会出怎样 的热闹。媳妇也跟着起哄,大喊大叫说警察打老太太啦。 虽然刚刚凌晨,东北农村人起得早,不少老百姓已经在周围看热闹 有人围观,当地警察也不好过为己甚,指着鼻子让两个女的老实点儿,不然把你们家房子拆了。 拆房子似乎颇有威慑力,老太太的声音低了几个分贝。 就这样,在叫骂声中刘队长开始问话,得知葛同心从昨天就没回家,打过一个电话来,说是出差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带着搜查证,搜查呗。 教授说好。 于是就开始搜查,这边搜,那边跳着脚骂,热闹得很。 结果一无所获。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彻底搜查! 教授说彻底搜查?好。 北京的警察听着新鲜,心说什么叫彻底搜查啊,不明白。 等牡丹江警察一开始练活才恍然大悟 – 这边支起个凳子,顶棚哗哗都给撕了,那边咣咣咣,把灶全给刨了。院子里咔嚓咔嚓,种的大白菜,全都给刨翻了。。。 哦,这就叫彻底搜查阿! 事后才知道,这帮牡丹江警察,也是有点儿让葛同心家的老太太骂出火性来了,你泼?让你认识认识专政机关比你还泼! 问题是跟教授的北京警察有点儿含糊了,北京警察守规矩,心说这要还搜不出什么来,可怎么赔阿?难怪刘队长一口一请示,敢情是让我们担责任啊。 他这时候一直在看教授,心想组长有经验,总知道什么叫“彻底搜查”吧? 结果,他看到教授的脸上,最初也出现了一抹惊异,不过,一闪即逝,然后,就平静下来,一动不动地开始盯那个撒泼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表演的确够丰富的,一会儿要扒衣裳,一会儿要跟警察撞头,不过,这有什么好看的呢? 教授竟是看得饶有兴味,好像一点儿不担心“彻底搜查”捅出的漏子。 事后,教授才说 – 都到这份儿上了,反正有错误也已经犯了,还琢磨它干吗?先把这老太太拿下再说吧,解决了案子,一切都好。 实际上,看着这老太太五花八门的表演,当时二处的几位深感遗憾,心说没带俩女学员来太可惜了。教授身边颇有几个三头六臂的女警察,王见王,天晓得会出怎样 的热闹。 这样说好像二处的女警比男人还男人。这是错的,二处的女警选拔时很注意形象,多半不会出现外表比男人还象男人的人物。所谓二处的女警一枝花,那是有名的。 宣武的警察在北京算是一流的,但宣武一位警察老郑回忆起跟他二处的老婆第一次见面来依然回味无穷。 那时候老郑还是小郑,正在给人办户籍呢,忽

这样说好像二处的女警比男人还男人。这是错的,二处的女警选拔时很注意形象,多半不会出现外表比男人还象男人的人物。所谓二处的女警一枝花,那是有名的。
媳妇也跟着起哄,大喊大叫说警察打老太太啦。 虽然刚刚凌晨,东北农村人起得早,不少老百姓已经在周围看热闹 有人围观,当地警察也不好过为己甚,指着鼻子让两个女的老实点儿,不然把你们家房子拆了。 拆房子似乎颇有威慑力,老太太的声音低了几个分贝。 就这样,在叫骂声中刘队长开始问话,得知葛同心从昨天就没回家,打过一个电话来,说是出差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带着搜查证,搜查呗。 教授说好。 于是就开始搜查,这边搜,那边跳着脚骂,热闹得很。 结果一无所获。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彻底搜查! 教授说彻底搜查?好。 北京的警察听着新鲜,心说什么叫彻底搜查啊,不明白。 等牡丹江警察一开始练活才恍然大悟 – 这边支起个凳子,顶棚哗哗都给撕了,那边咣咣咣,把灶全给刨了。院子里咔嚓咔嚓,种的大白菜,全都给刨翻了。。。 哦,这就叫彻底搜查阿! 事后才知道,这帮牡丹江警察,也是有点儿让葛同心家的老太太骂出火性来了,你泼?让你认识认识专政机关比你还泼! 问题是跟教授的北京警察有点儿含糊了,北京警察守规矩,心说这要还搜不出什么来,可怎么赔阿?难怪刘队长一口一请示,敢情是让我们担责任啊。 他这时候一直在看教授,心想组长有经验,总知道什么叫“彻底搜查”吧? 结果,他看到教授的脸上,最初也出现了一抹惊异,不过,一闪即逝,然后,就平静下来,一动不动地开始盯那个撒泼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表演的确够丰富的,一会儿要扒衣裳,一会儿要跟警察撞头,不过,这有什么好看的呢? 教授竟是看得饶有兴味,好像一点儿不担心“彻底搜查”捅出的漏子。 事后,教授才说 – 都到这份儿上了,反正有错误也已经犯了,还琢磨它干吗?先把这老太太拿下再说吧,解决了案子,一切都好。 实际上,看着这老太太五花八门的表演,当时二处的几位深感遗憾,心说没带俩女学员来太可惜了。教授身边颇有几个三头六臂的女警察,王见王,天晓得会出怎样 的热闹。 这样说好像二处的女警比男人还男人。这是错的,二处的女警选拔时很注意形象,多半不会出现外表比男人还象男人的人物。所谓二处的女警一枝花,那是有名的。 宣武的警察在北京算是一流的,但宣武一位警察老郑回忆起跟他二处的老婆第一次见面来依然回味无穷。 那时候老郑还是小郑,正在给人办户籍呢,忽
宣武的警察在北京算是一流的,但宣武一位警察老郑回忆起跟他二处的老婆第一次见面来依然回味无穷。

那时候老郑还是小郑,正在给人办户籍呢,忽见门外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三四个领导模样的来找他们所长。一问,才知道是二处的,来了解当地一个嫌疑人的情况。

开车的是个实习的小女警,看来这案子没她什么事儿,就坐在小郑的屋里等。这小女警长得娇滴滴跟个花瓶似的,走起路来袅袅婷婷,被所里警察多看几眼还会脸 红,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让小郑觉得有趣。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热了,拿了个手绢出来扇风,竟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媳妇也跟着起哄,大喊大叫说警察打老太太啦。 虽然刚刚凌晨,东北农村人起得早,不少老百姓已经在周围看热闹 有人围观,当地警察也不好过为己甚,指着鼻子让两个女的老实点儿,不然把你们家房子拆了。 拆房子似乎颇有威慑力,老太太的声音低了几个分贝。 就这样,在叫骂声中刘队长开始问话,得知葛同心从昨天就没回家,打过一个电话来,说是出差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带着搜查证,搜查呗。 教授说好。 于是就开始搜查,这边搜,那边跳着脚骂,热闹得很。 结果一无所获。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彻底搜查! 教授说彻底搜查?好。 北京的警察听着新鲜,心说什么叫彻底搜查啊,不明白。 等牡丹江警察一开始练活才恍然大悟 – 这边支起个凳子,顶棚哗哗都给撕了,那边咣咣咣,把灶全给刨了。院子里咔嚓咔嚓,种的大白菜,全都给刨翻了。。。 哦,这就叫彻底搜查阿! 事后才知道,这帮牡丹江警察,也是有点儿让葛同心家的老太太骂出火性来了,你泼?让你认识认识专政机关比你还泼! 问题是跟教授的北京警察有点儿含糊了,北京警察守规矩,心说这要还搜不出什么来,可怎么赔阿?难怪刘队长一口一请示,敢情是让我们担责任啊。 他这时候一直在看教授,心想组长有经验,总知道什么叫“彻底搜查”吧? 结果,他看到教授的脸上,最初也出现了一抹惊异,不过,一闪即逝,然后,就平静下来,一动不动地开始盯那个撒泼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表演的确够丰富的,一会儿要扒衣裳,一会儿要跟警察撞头,不过,这有什么好看的呢? 教授竟是看得饶有兴味,好像一点儿不担心“彻底搜查”捅出的漏子。 事后,教授才说 – 都到这份儿上了,反正有错误也已经犯了,还琢磨它干吗?先把这老太太拿下再说吧,解决了案子,一切都好。 实际上,看着这老太太五花八门的表演,当时二处的几位深感遗憾,心说没带俩女学员来太可惜了。教授身边颇有几个三头六臂的女警察,王见王,天晓得会出怎样 的热闹。 这样说好像二处的女警比男人还男人。这是错的,二处的女警选拔时很注意形象,多半不会出现外表比男人还象男人的人物。所谓二处的女警一枝花,那是有名的。 宣武的警察在北京算是一流的,但宣武一位警察老郑回忆起跟他二处的老婆第一次见面来依然回味无穷。 那时候老郑还是小郑,正在给人办户籍呢,忽
这哪儿象个警察阿。小郑微微好笑却也对这小女警颇有兴趣 – 君子好逑,警察也不例外啊。

那女警察注意到小郑看他,脸色越发红了,竟是低着头抬不起来似的。。。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 发现有狗,几名本地警察哈哈大笑,也不用枪,一副有备而来的架势从车厢侧面抽出两根铁锹把,迎着狗就上来了。 两条大狗本来张开大嘴,流着口涎对着北京警察猛扑过来,气势汹汹,等突然发现后面的是本地鲜族警察,顿时跟脑袋上挨了一棒子一样,拐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转 身就跑。 敢情狗也欺负外地人阿。 朝鲜族人善吃狗肉,善烹狗肉,那是有名的,红高粱里面给余占鳌吃了白食的狗肉馆子,就是朝鲜人开的。兄弟在沈阳有一位朝鲜族的兄弟老吴,带我去吃过一回朝 鲜狗肉料理,竟是整狗带皮下锅,和原来想象的狗肉火锅大不相同。果然大快朵颐,只是吃完浑身燥得慌,老想挠墙。第二天老吴大笑,说特意让人家放了根天然高 丽参在里面阿。。。 说狗能闻出来者是朝鲜族警察,那有点儿过分,但据说狗对杀狗的确是能闻出来,如果市场里杀狗的在村里走,一村的狗都会夹着尾巴躲起来。从这一点看,朝鲜族 警察在当地狗界的名声可想而知。 院子里的老太太还在吆喝,但狗已经不听她的了。也幸好两只狗反应得快,尽管警察抡着大棒子在后面追,一时也追之不上。眼看警察越追越近,慌不择路的两只狗 一个佳妮腾跃,从篱笆顶上又蹿了回去。 警察们撞开大门,冲进院子,不抓嫌犯,只喊“抓狗!” 整个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 两条狗几次想跳墙逃跑,都被朝鲜警察半空中一棍子打下来。最后狗们发挥了超水平,智商大爆发,咬断一根篱笆桩子,硬生生从缝儿里挤了出去。 刘队长呼叫部下开始工作。几名朝鲜族警察舔着舌头,远远看两条狗跑到附近一个小丘顶上,凄凄惨惨地叫着,意犹未尽。警车上的警察拿轻机枪瞄了半天,最后还 是没好意思下手,可能觉得和平年代拿机关枪打狗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 一个满脸煞白的女的迎上来,问警察们来干嘛 – 后来知道这是葛同心的媳妇,看着态度还配合。但是,不等双方说话,一个痰盂儿从天而降。手疾眼快的警察们闪身躲开,只见一个老太太横眉怒目的跳了出来,这 就是传说中茂屯葛家的双枪老太君了。 事后,教授部下的警察说,什么双枪老太君,不过是当地警察忽悠我们罢了,就是一个比较泼的东北老太婆罢了,但是逮什么往我们脑袋上扔什么,远了砸近了啐, 口中污言秽语花样翻新,的确是个硬茬子。 那几位当地警察看来还没从打狗的兴奋中转过弯来,随着刘队长一声“控制她!”抡起铁锹把就冲了过去。那老太婆吃了一惊,绕着树跟警察周旋起来,其行如飞, 边转边骂,场面上竟不在下风。 葛同心的

正看得有趣,搅事儿的来了。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有人大声吼叫。

小郑放下文案,出门去看,原来是管片里一个二进宫的。这小子昨天拿板砖把邻居开了,因为判定是重伤,今天要送分局。这黑大个儿不干,站在那儿跟警察叫板。 两个警察挟着他往警车上带,他两条腿站在警车门前根柱子似的,愣是拉不动!见门外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三四个领导模样的来找他们所长。一问,才知道是二处的,来了解当地一个嫌疑人的情况。 开车的是个实习的小女警,看来这案子没她什么事儿,就坐在小郑的屋里等。这小女警长得娇滴滴跟个花瓶似的,走起路来袅袅婷婷,被所里警察多看几眼还会脸 红,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让小郑觉得有趣。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热了,拿了个手绢出来扇风,竟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这哪儿象个警察阿。小郑微微好笑却也对这小女警颇有兴趣 – 君子好逑,警察也不例外啊。 那女警察注意到小郑看他,脸色越发红了,竟是低着头抬不起来似的。。。 正看得有趣,搅事儿的来了。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有人大声吼叫。 小郑放下文案,出门去看,原来是管片里一个二进宫的。这小子昨天拿板砖把邻居开了,因为判定是重伤,今天要送分局。这黑大个儿不干,站在那儿跟警察叫板。 两个警察挟着他往警车上带,他两条腿站在警车门前根柱子似的,愣是拉不动! 小郑正想去帮忙,忽听背后有个娇滴滴的声音低语:“真TM废物…”香风一闪,那小女警飘然而过,右手闪电般一个抠裆,左手在背上一推,黑大个儿一弓腰,嗷 的一声就给扔到警车里去了。。。 地下一片眼镜碎片。 洞房花烛夜,小郑跟太太说,你那一只手劲儿不小啊,我当时就看服了。 小女警红了脸,低低地说:巧劲儿罢了 – 哪儿是一只手啊,就俩手指头。。。 [待续]

小郑正想去帮忙,忽听背后有个娇滴滴的声音低语:“真TM废物…”香风一闪,那小女警飘然而过,右手闪电般一个抠裆,左手在背上一推,黑大个儿一弓腰,嗷 的一声就给扔到警车里去了。。。
见门外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三四个领导模样的来找他们所长。一问,才知道是二处的,来了解当地一个嫌疑人的情况。 开车的是个实习的小女警,看来这案子没她什么事儿,就坐在小郑的屋里等。这小女警长得娇滴滴跟个花瓶似的,走起路来袅袅婷婷,被所里警察多看几眼还会脸 红,规规矩矩地坐在那儿,让小郑觉得有趣。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热了,拿了个手绢出来扇风,竟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这哪儿象个警察阿。小郑微微好笑却也对这小女警颇有兴趣 – 君子好逑,警察也不例外啊。 那女警察注意到小郑看他,脸色越发红了,竟是低着头抬不起来似的。。。 正看得有趣,搅事儿的来了。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有人大声吼叫。 小郑放下文案,出门去看,原来是管片里一个二进宫的。这小子昨天拿板砖把邻居开了,因为判定是重伤,今天要送分局。这黑大个儿不干,站在那儿跟警察叫板。 两个警察挟着他往警车上带,他两条腿站在警车门前根柱子似的,愣是拉不动! 小郑正想去帮忙,忽听背后有个娇滴滴的声音低语:“真TM废物…”香风一闪,那小女警飘然而过,右手闪电般一个抠裆,左手在背上一推,黑大个儿一弓腰,嗷 的一声就给扔到警车里去了。。。 地下一片眼镜碎片。 洞房花烛夜,小郑跟太太说,你那一只手劲儿不小啊,我当时就看服了。 小女警红了脸,低低地说:巧劲儿罢了 – 哪儿是一只手啊,就俩手指头。。。 [待续]
地下一片眼镜碎片。

洞房花烛夜,小郑跟太太说,你那一只手劲儿不小啊,我当时就看服了。媳妇也跟着起哄,大喊大叫说警察打老太太啦。 虽然刚刚凌晨,东北农村人起得早,不少老百姓已经在周围看热闹 有人围观,当地警察也不好过为己甚,指着鼻子让两个女的老实点儿,不然把你们家房子拆了。 拆房子似乎颇有威慑力,老太太的声音低了几个分贝。 就这样,在叫骂声中刘队长开始问话,得知葛同心从昨天就没回家,打过一个电话来,说是出差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带着搜查证,搜查呗。 教授说好。 于是就开始搜查,这边搜,那边跳着脚骂,热闹得很。 结果一无所获。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看呢? 刘队长说,彻底搜查! 教授说彻底搜查?好。 北京的警察听着新鲜,心说什么叫彻底搜查啊,不明白。 等牡丹江警察一开始练活才恍然大悟 – 这边支起个凳子,顶棚哗哗都给撕了,那边咣咣咣,把灶全给刨了。院子里咔嚓咔嚓,种的大白菜,全都给刨翻了。。。 哦,这就叫彻底搜查阿! 事后才知道,这帮牡丹江警察,也是有点儿让葛同心家的老太太骂出火性来了,你泼?让你认识认识专政机关比你还泼! 问题是跟教授的北京警察有点儿含糊了,北京警察守规矩,心说这要还搜不出什么来,可怎么赔阿?难怪刘队长一口一请示,敢情是让我们担责任啊。 他这时候一直在看教授,心想组长有经验,总知道什么叫“彻底搜查”吧? 结果,他看到教授的脸上,最初也出现了一抹惊异,不过,一闪即逝,然后,就平静下来,一动不动地开始盯那个撒泼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表演的确够丰富的,一会儿要扒衣裳,一会儿要跟警察撞头,不过,这有什么好看的呢? 教授竟是看得饶有兴味,好像一点儿不担心“彻底搜查”捅出的漏子。 事后,教授才说 – 都到这份儿上了,反正有错误也已经犯了,还琢磨它干吗?先把这老太太拿下再说吧,解决了案子,一切都好。 实际上,看着这老太太五花八门的表演,当时二处的几位深感遗憾,心说没带俩女学员来太可惜了。教授身边颇有几个三头六臂的女警察,王见王,天晓得会出怎样 的热闹。 这样说好像二处的女警比男人还男人。这是错的,二处的女警选拔时很注意形象,多半不会出现外表比男人还象男人的人物。所谓二处的女警一枝花,那是有名的。 宣武的警察在北京算是一流的,但宣武一位警察老郑回忆起跟他二处的老婆第一次见面来依然回味无穷。 那时候老郑还是小郑,正在给人办户籍呢,忽

小女警红了脸,低低地说:巧劲儿罢了 – 哪儿是一只手啊,就俩手指头。。。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