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中  

2010-05-24 01:21: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阻止海军沿长江的上溯作战,海军舰队对战役结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日本舰队远比中国海军舰队更加强大,抗战开始后,如果没 有海军在长江的阻击,对整个战场局面的影响可想而知。 海军在长江的第一条阻击线是依托江阴封锁线的京沪江上战场,主要目的是拱卫京畿。这一仗海军主力大舰宁海平海逸仙应瑞等全军覆没,可谓元气大伤。但为了配 合武汉战役,陈绍款依然将海军残余舰只继续投入长江作战,在湖口,马当等地设置沉塞线,战舰与布雷结合的封锁线与日军抗衡。根据日方统计,在武汉会战期 间,中国海军先后击沉击伤日军舰艇及运输船只共50余艘,并击落日机10余架。日军则利用获得制空权的优势不断用空军攻击封锁线上的中国军舰,到武汉会战 结束,海军残存舰艇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撤入川江的不过永绥民权等寥寥数舰。 由于这一带沉毁舰只甚多,给寻找这艘中国军舰带来了较大困难。在管野拍摄的战斗现场可以看到两艘舰艇残骸,我们首先考虑的是中国海军在这一江段成对战沉的 舰艇。 在长江中游的战斗中,中国海军先后有三组舰艇是成对战沉的。 最有名的,是中山,永绩二舰,它们分别在1938年10月21日和24日在掩护武汉撤退任务时被日机炸沉。时人所见两舰沉没地点接近,中山舰昂首,永绩舰 低俯,恰好构成一个代表胜利的V字,在战败后退中让人感到一丝悲壮。 但是,中山永绩两舰沉没于金口-新堤江段,离鄱阳湖口甚远,显然并非管野所摄舰艇。 第二对,是民生,江贞两舰。 江贞号炮舰,从桅杆看有些像管野拍摄的军舰 1938年7月24日,日军为报复中国海军鱼雷艇对江上日军舰艇的袭击发动空袭,江贞星子地近鄱阳湖口,湖口到武汉这一段江面是中国海军在长江阻击日军上溯进犯的第二个主战场,在这一带损失的舰艇不在少数。
,民生两舰先后中弹负伤(中国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先生考证出了日军轰 炸这两艘军舰时的航拍照片)。 因伤势太重,修缮困难,海军被迫在撤离时将两舰焚毁。 被日军击伤后又遭焚毁的民生舰 这两艘军舰被袭地点在洞庭湖口的岳阳,与管野经过的鄱阳湖口相去仍甚远。 第三对同时殉难的军舰是勇胜号和仁胜号炮舰,它们在1938年11月11日组织布雷时,在藕池口被日军飞机击沉。 但是,这两艘军舰也不象。首先是因为它们沉没的地点被记载为藕池口,此地在鄱阳湖口上游,也不靠近星子,其次,两艘胜字号都是单桅杆,尾部甲板比中部高一 层。管野所拍摄的舰艇是双桅杆,尾部比中部低一层,显然,有些对不上号。 勇胜号炮舰,在对日作战中牺牲,多少回击了“十二胜”被认为是造来打内战,吓唬陆军的说法 仔细看了管野的照片半天,终于从两艘沉船上看出了一点端倪 -- 这两艘船,一艘应该是军舰,而另一艘应该不是。 [待续]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抗战中的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

星子地近鄱阳湖口,湖口到武汉这一段江面是中国海军在长江阻击日军上溯进犯的第二个主战场,在这一带损失的舰艇不在少数。 抗战中的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 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和日军的作战可以分为四个战场。 第一个是陈策中将指挥的珠江口战场,以巡洋舰肇和为主力的广东海军舰艇,与日军高须四郎中将指挥的第二遣支舰队对抗,配合陆军和陆战队保卫虎门要塞,屡次 击败日军的进攻,并在虎门失守后沿着珠江节节抵抗。 第二个是李世甲中将为首的闽浙战场,以楚泰号炮舰等配合炮台守军防卫海岸各地,曾击伤日舰出云并苦守福州,在海防作战,阻止日军登陆的战斗中起到了一定作 用。 胡里山炮台大炮,在日军犯厦时曾奋勇阻击 第三个是谢刚哲中将指挥的山东河北沿海战场,以水上飞机母舰镇海为首的第三舰队,与日军第三遣支舰队对抗。鲜为人知的是第三舰队在七七事变后曾派海燕等舰 艇到塘沽有意参战,但最终在日军强大压力下自沉各舰组成炮队上岸作战。 第四个也就是中日海军交战的主战场 –长江。中国海军主力,在此处和日军长谷川清中将指挥的第一遣支舰队对抗,包括第一,第二,练习舰队,电雷学校,鱼雷游击队,都在日本海军与陆军航空兵的 作战中覆灭。 尽管损失惨重,但在长江抗战过程中,海军部队也证明了自己的阻击是卓有成效的,因为沿江海军防区的弃守大都是由于陆军的溃败或撤退而导致的,而不是海军防 区被日军突破而导致战线崩溃。海军还多次迫使日军改变作战计划,实行迂回或渗透,支援了陆军作战。要知道在历史上,北伐作战,蒋桂战争和西征讨唐(生智) 的战役中,都证明了单凭陆军无
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和日军的作战可以分为四个战场。

第一个是陈策中将指挥的珠江口战场,以巡洋舰肇和为主力的广东海军舰艇,与日军高须四郎中将指挥的第二遣支舰队对抗,配合陆军和陆战队保卫虎门要塞,屡次 击败日军的进攻,并在虎门失守后沿着珠江节节抵抗。星子地近鄱阳湖口,湖口到武汉这一段江面是中国海军在长江阻击日军上溯进犯的第二个主战场,在这一带损失的舰艇不在少数。 抗战中的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 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和日军的作战可以分为四个战场。 第一个是陈策中将指挥的珠江口战场,以巡洋舰肇和为主力的广东海军舰艇,与日军高须四郎中将指挥的第二遣支舰队对抗,配合陆军和陆战队保卫虎门要塞,屡次 击败日军的进攻,并在虎门失守后沿着珠江节节抵抗。 第二个是李世甲中将为首的闽浙战场,以楚泰号炮舰等配合炮台守军防卫海岸各地,曾击伤日舰出云并苦守福州,在海防作战,阻止日军登陆的战斗中起到了一定作 用。 胡里山炮台大炮,在日军犯厦时曾奋勇阻击 第三个是谢刚哲中将指挥的山东河北沿海战场,以水上飞机母舰镇海为首的第三舰队,与日军第三遣支舰队对抗。鲜为人知的是第三舰队在七七事变后曾派海燕等舰 艇到塘沽有意参战,但最终在日军强大压力下自沉各舰组成炮队上岸作战。 第四个也就是中日海军交战的主战场 –长江。中国海军主力,在此处和日军长谷川清中将指挥的第一遣支舰队对抗,包括第一,第二,练习舰队,电雷学校,鱼雷游击队,都在日本海军与陆军航空兵的 作战中覆灭。 尽管损失惨重,但在长江抗战过程中,海军部队也证明了自己的阻击是卓有成效的,因为沿江海军防区的弃守大都是由于陆军的溃败或撤退而导致的,而不是海军防 区被日军突破而导致战线崩溃。海军还多次迫使日军改变作战计划,实行迂回或渗透,支援了陆军作战。要知道在历史上,北伐作战,蒋桂战争和西征讨唐(生智) 的战役中,都证明了单凭陆军无

第二个是李世甲中将为首的闽浙战场,以楚泰号炮舰等配合炮台守军防卫海岸各地,曾击伤日舰出云并苦守福州,在海防作战,阻止日军登陆的战斗中起到了一定作 用。
,民生两舰先后中弹负伤(中国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先生考证出了日军轰 炸这两艘军舰时的航拍照片)。 因伤势太重,修缮困难,海军被迫在撤离时将两舰焚毁。 被日军击伤后又遭焚毁的民生舰 这两艘军舰被袭地点在洞庭湖口的岳阳,与管野经过的鄱阳湖口相去仍甚远。 第三对同时殉难的军舰是勇胜号和仁胜号炮舰,它们在1938年11月11日组织布雷时,在藕池口被日军飞机击沉。 但是,这两艘军舰也不象。首先是因为它们沉没的地点被记载为藕池口,此地在鄱阳湖口上游,也不靠近星子,其次,两艘胜字号都是单桅杆,尾部甲板比中部高一 层。管野所拍摄的舰艇是双桅杆,尾部比中部低一层,显然,有些对不上号。 勇胜号炮舰,在对日作战中牺牲,多少回击了“十二胜”被认为是造来打内战,吓唬陆军的说法 仔细看了管野的照片半天,终于从两艘沉船上看出了一点端倪 -- 这两艘船,一艘应该是军舰,而另一艘应该不是。 [待续]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法阻止海军沿长江的上溯作战,海军舰队对战役结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日本舰队远比中国海军舰队更加强大,抗战开始后,如果没 有海军在长江的阻击,对整个战场局面的影响可想而知。 海军在长江的第一条阻击线是依托江阴封锁线的京沪江上战场,主要目的是拱卫京畿。这一仗海军主力大舰宁海平海逸仙应瑞等全军覆没,可谓元气大伤。但为了配 合武汉战役,陈绍款依然将海军残余舰只继续投入长江作战,在湖口,马当等地设置沉塞线,战舰与布雷结合的封锁线与日军抗衡。根据日方统计,在武汉会战期 间,中国海军先后击沉击伤日军舰艇及运输船只共50余艘,并击落日机10余架。日军则利用获得制空权的优势不断用空军攻击封锁线上的中国军舰,到武汉会战 结束,海军残存舰艇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撤入川江的不过永绥民权等寥寥数舰。 由于这一带沉毁舰只甚多,给寻找这艘中国军舰带来了较大困难。在管野拍摄的战斗现场可以看到两艘舰艇残骸,我们首先考虑的是中国海军在这一江段成对战沉的 舰艇。 在长江中游的战斗中,中国海军先后有三组舰艇是成对战沉的。 最有名的,是中山,永绩二舰,它们分别在1938年10月21日和24日在掩护武汉撤退任务时被日机炸沉。时人所见两舰沉没地点接近,中山舰昂首,永绩舰 低俯,恰好构成一个代表胜利的V字,在战败后退中让人感到一丝悲壮。 但是,中山永绩两舰沉没于金口-新堤江段,离鄱阳湖口甚远,显然并非管野所摄舰艇。 第二对,是民生,江贞两舰。 江贞号炮舰,从桅杆看有些像管野拍摄的军舰 1938年7月24日,日军为报复中国海军鱼雷艇对江上日军舰艇的袭击发动空袭,江贞
胡里山炮台大炮,在日军犯厦时曾奋勇阻击


第三个是谢刚哲中将指挥的山东河北沿海战场,以水上飞机母舰镇海为首的第三舰队,与日军第三遣支舰队对抗。鲜为人知的是第三舰队在七七事变后曾派海燕等舰 艇到塘沽有意参战,但最终在日军强大压力下自沉各舰组成炮队上岸作战。,民生两舰先后中弹负伤(中国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先生考证出了日军轰 炸这两艘军舰时的航拍照片)。 因伤势太重,修缮困难,海军被迫在撤离时将两舰焚毁。 被日军击伤后又遭焚毁的民生舰 这两艘军舰被袭地点在洞庭湖口的岳阳,与管野经过的鄱阳湖口相去仍甚远。 第三对同时殉难的军舰是勇胜号和仁胜号炮舰,它们在1938年11月11日组织布雷时,在藕池口被日军飞机击沉。 但是,这两艘军舰也不象。首先是因为它们沉没的地点被记载为藕池口,此地在鄱阳湖口上游,也不靠近星子,其次,两艘胜字号都是单桅杆,尾部甲板比中部高一 层。管野所拍摄的舰艇是双桅杆,尾部比中部低一层,显然,有些对不上号。 勇胜号炮舰,在对日作战中牺牲,多少回击了“十二胜”被认为是造来打内战,吓唬陆军的说法 仔细看了管野的照片半天,终于从两艘沉船上看出了一点端倪 -- 这两艘船,一艘应该是军舰,而另一艘应该不是。 [待续]

第四个也就是中日海军交战的主战场 –长江。中国海军主力,在此处和日军长谷川清中将指挥的第一遣支舰队对抗,包括第一,第二,练习舰队,电雷学校,鱼雷游击队,都在日本海军与陆军航空兵的 作战中覆灭。
法阻止海军沿长江的上溯作战,海军舰队对战役结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日本舰队远比中国海军舰队更加强大,抗战开始后,如果没 有海军在长江的阻击,对整个战场局面的影响可想而知。 海军在长江的第一条阻击线是依托江阴封锁线的京沪江上战场,主要目的是拱卫京畿。这一仗海军主力大舰宁海平海逸仙应瑞等全军覆没,可谓元气大伤。但为了配 合武汉战役,陈绍款依然将海军残余舰只继续投入长江作战,在湖口,马当等地设置沉塞线,战舰与布雷结合的封锁线与日军抗衡。根据日方统计,在武汉会战期 间,中国海军先后击沉击伤日军舰艇及运输船只共50余艘,并击落日机10余架。日军则利用获得制空权的优势不断用空军攻击封锁线上的中国军舰,到武汉会战 结束,海军残存舰艇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撤入川江的不过永绥民权等寥寥数舰。 由于这一带沉毁舰只甚多,给寻找这艘中国军舰带来了较大困难。在管野拍摄的战斗现场可以看到两艘舰艇残骸,我们首先考虑的是中国海军在这一江段成对战沉的 舰艇。 在长江中游的战斗中,中国海军先后有三组舰艇是成对战沉的。 最有名的,是中山,永绩二舰,它们分别在1938年10月21日和24日在掩护武汉撤退任务时被日机炸沉。时人所见两舰沉没地点接近,中山舰昂首,永绩舰 低俯,恰好构成一个代表胜利的V字,在战败后退中让人感到一丝悲壮。 但是,中山永绩两舰沉没于金口-新堤江段,离鄱阳湖口甚远,显然并非管野所摄舰艇。 第二对,是民生,江贞两舰。 江贞号炮舰,从桅杆看有些像管野拍摄的军舰 1938年7月24日,日军为报复中国海军鱼雷艇对江上日军舰艇的袭击发动空袭,江贞
尽管损失惨重,但在长江抗战过程中,海军部队也证明了自己的阻击是卓有成效的,因为沿江海军防区的弃守大都是由于陆军的溃败或撤退而导致的,而不是海军防 区被日军突破而导致战线崩溃。海军还多次迫使日军改变作战计划,实行迂回或渗透,支援了陆军作战。要知道在历史上,北伐作战,蒋桂战争和西征讨唐(生智) 的战役中,都证明了单凭陆军无法阻止海军沿长江的上溯作战,海军舰队对战役结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日本舰队远比中国海军舰队更加强大,抗战开始后,如果没 有海军在长江的阻击,对整个战场局面的影响可想而知。

海军在长江的第一条阻击线是依托江阴封锁线的京沪江上战场,主要目的是拱卫京畿。这一仗海军主力大舰宁海平海逸仙应瑞等全军覆没,可谓元气大伤。但为了配 合武汉战役,陈绍款依然将海军残余舰只继续投入长江作战,在湖口,马当等地设置沉塞线,战舰与布雷结合的封锁线与日军抗衡。根据日方统计,在武汉会战期 间,中国海军先后击沉击伤日军舰艇及运输船只共50余艘,并击落日机10余架。日军则利用获得制空权的优势不断用空军攻击封锁线上的中国军舰,到武汉会战 结束,海军残存舰艇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撤入川江的不过永绥民权等寥寥数舰。

由于这一带沉毁舰只甚多,给寻找这艘中国军舰带来了较大困难。在管野拍摄的战斗现场可以看到两艘舰艇残骸,我们首先考虑的是中国海军在这一江段成对战沉的 舰艇。

在长江中游的战斗中,中国海军先后有三组舰艇是成对战沉的。

最有名的,是中山,永绩二舰,它们分别在1938年10月21日和24日在掩护武汉撤退任务时被日机炸沉。时人所见两舰沉没地点接近,中山舰昂首,永绩舰 低俯,恰好构成一个代表胜利的V字,在战败后退中让人感到一丝悲壮。星子地近鄱阳湖口,湖口到武汉这一段江面是中国海军在长江阻击日军上溯进犯的第二个主战场,在这一带损失的舰艇不在少数。 抗战中的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 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和日军的作战可以分为四个战场。 第一个是陈策中将指挥的珠江口战场,以巡洋舰肇和为主力的广东海军舰艇,与日军高须四郎中将指挥的第二遣支舰队对抗,配合陆军和陆战队保卫虎门要塞,屡次 击败日军的进攻,并在虎门失守后沿着珠江节节抵抗。 第二个是李世甲中将为首的闽浙战场,以楚泰号炮舰等配合炮台守军防卫海岸各地,曾击伤日舰出云并苦守福州,在海防作战,阻止日军登陆的战斗中起到了一定作 用。 胡里山炮台大炮,在日军犯厦时曾奋勇阻击 第三个是谢刚哲中将指挥的山东河北沿海战场,以水上飞机母舰镇海为首的第三舰队,与日军第三遣支舰队对抗。鲜为人知的是第三舰队在七七事变后曾派海燕等舰 艇到塘沽有意参战,但最终在日军强大压力下自沉各舰组成炮队上岸作战。 第四个也就是中日海军交战的主战场 –长江。中国海军主力,在此处和日军长谷川清中将指挥的第一遣支舰队对抗,包括第一,第二,练习舰队,电雷学校,鱼雷游击队,都在日本海军与陆军航空兵的 作战中覆灭。 尽管损失惨重,但在长江抗战过程中,海军部队也证明了自己的阻击是卓有成效的,因为沿江海军防区的弃守大都是由于陆军的溃败或撤退而导致的,而不是海军防 区被日军突破而导致战线崩溃。海军还多次迫使日军改变作战计划,实行迂回或渗透,支援了陆军作战。要知道在历史上,北伐作战,蒋桂战争和西征讨唐(生智) 的战役中,都证明了单凭陆军无

但是,中山永绩两舰沉没于金口-新堤江段,离鄱阳湖口甚远,显然并非管野所摄舰艇。

第二对,是民生,江贞两舰。

星子地近鄱阳湖口,湖口到武汉这一段江面是中国海军在长江阻击日军上溯进犯的第二个主战场,在这一带损失的舰艇不在少数。 抗战中的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 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和日军的作战可以分为四个战场。 第一个是陈策中将指挥的珠江口战场,以巡洋舰肇和为主力的广东海军舰艇,与日军高须四郎中将指挥的第二遣支舰队对抗,配合陆军和陆战队保卫虎门要塞,屡次 击败日军的进攻,并在虎门失守后沿着珠江节节抵抗。 第二个是李世甲中将为首的闽浙战场,以楚泰号炮舰等配合炮台守军防卫海岸各地,曾击伤日舰出云并苦守福州,在海防作战,阻止日军登陆的战斗中起到了一定作 用。 胡里山炮台大炮,在日军犯厦时曾奋勇阻击 第三个是谢刚哲中将指挥的山东河北沿海战场,以水上飞机母舰镇海为首的第三舰队,与日军第三遣支舰队对抗。鲜为人知的是第三舰队在七七事变后曾派海燕等舰 艇到塘沽有意参战,但最终在日军强大压力下自沉各舰组成炮队上岸作战。 第四个也就是中日海军交战的主战场 –长江。中国海军主力,在此处和日军长谷川清中将指挥的第一遣支舰队对抗,包括第一,第二,练习舰队,电雷学校,鱼雷游击队,都在日本海军与陆军航空兵的 作战中覆灭。 尽管损失惨重,但在长江抗战过程中,海军部队也证明了自己的阻击是卓有成效的,因为沿江海军防区的弃守大都是由于陆军的溃败或撤退而导致的,而不是海军防 区被日军突破而导致战线崩溃。海军还多次迫使日军改变作战计划,实行迂回或渗透,支援了陆军作战。要知道在历史上,北伐作战,蒋桂战争和西征讨唐(生智) 的战役中,都证明了单凭陆军无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江贞号炮舰,从桅杆看有些像管野拍摄的军舰


1938年7月24日,日军为报复中国海军鱼雷艇对江上日军舰艇的袭击发动空袭,江贞,民生两舰先后中弹负伤(中国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先生考证出了日军轰 炸这两艘军舰时的航拍照片)。

因伤势太重,修缮困难,海军被迫在撤离时将两舰焚毁。,民生两舰先后中弹负伤(中国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先生考证出了日军轰 炸这两艘军舰时的航拍照片)。 因伤势太重,修缮困难,海军被迫在撤离时将两舰焚毁。 被日军击伤后又遭焚毁的民生舰 这两艘军舰被袭地点在洞庭湖口的岳阳,与管野经过的鄱阳湖口相去仍甚远。 第三对同时殉难的军舰是勇胜号和仁胜号炮舰,它们在1938年11月11日组织布雷时,在藕池口被日军飞机击沉。 但是,这两艘军舰也不象。首先是因为它们沉没的地点被记载为藕池口,此地在鄱阳湖口上游,也不靠近星子,其次,两艘胜字号都是单桅杆,尾部甲板比中部高一 层。管野所拍摄的舰艇是双桅杆,尾部比中部低一层,显然,有些对不上号。 勇胜号炮舰,在对日作战中牺牲,多少回击了“十二胜”被认为是造来打内战,吓唬陆军的说法 仔细看了管野的照片半天,终于从两艘沉船上看出了一点端倪 -- 这两艘船,一艘应该是军舰,而另一艘应该不是。 [待续]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被日军击伤后又遭焚毁的民生舰

星子地近鄱阳湖口,湖口到武汉这一段江面是中国海军在长江阻击日军上溯进犯的第二个主战场,在这一带损失的舰艇不在少数。 抗战中的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 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和日军的作战可以分为四个战场。 第一个是陈策中将指挥的珠江口战场,以巡洋舰肇和为主力的广东海军舰艇,与日军高须四郎中将指挥的第二遣支舰队对抗,配合陆军和陆战队保卫虎门要塞,屡次 击败日军的进攻,并在虎门失守后沿着珠江节节抵抗。 第二个是李世甲中将为首的闽浙战场,以楚泰号炮舰等配合炮台守军防卫海岸各地,曾击伤日舰出云并苦守福州,在海防作战,阻止日军登陆的战斗中起到了一定作 用。 胡里山炮台大炮,在日军犯厦时曾奋勇阻击 第三个是谢刚哲中将指挥的山东河北沿海战场,以水上飞机母舰镇海为首的第三舰队,与日军第三遣支舰队对抗。鲜为人知的是第三舰队在七七事变后曾派海燕等舰 艇到塘沽有意参战,但最终在日军强大压力下自沉各舰组成炮队上岸作战。 第四个也就是中日海军交战的主战场 –长江。中国海军主力,在此处和日军长谷川清中将指挥的第一遣支舰队对抗,包括第一,第二,练习舰队,电雷学校,鱼雷游击队,都在日本海军与陆军航空兵的 作战中覆灭。 尽管损失惨重,但在长江抗战过程中,海军部队也证明了自己的阻击是卓有成效的,因为沿江海军防区的弃守大都是由于陆军的溃败或撤退而导致的,而不是海军防 区被日军突破而导致战线崩溃。海军还多次迫使日军改变作战计划,实行迂回或渗透,支援了陆军作战。要知道在历史上,北伐作战,蒋桂战争和西征讨唐(生智) 的战役中,都证明了单凭陆军无
这两艘军舰被袭地点在洞庭湖口的岳阳,与管野经过的鄱阳湖口相去仍甚远。

第三对同时殉难的军舰是勇胜号和仁胜号炮舰,它们在1938年11月11日组织布雷时,在藕池口被日军飞机击沉。

但是,这两艘军舰也不象。首先是因为它们沉没的地点被记载为藕池口,此地在鄱阳湖口上游,也不靠近星子,其次,两艘胜字号都是单桅杆,尾部甲板比中部高一 层。管野所拍摄的舰艇是双桅杆,尾部比中部低一层,显然,有些对不上号。
星子地近鄱阳湖口,湖口到武汉这一段江面是中国海军在长江阻击日军上溯进犯的第二个主战场,在这一带损失的舰艇不在少数。 抗战中的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 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和日军的作战可以分为四个战场。 第一个是陈策中将指挥的珠江口战场,以巡洋舰肇和为主力的广东海军舰艇,与日军高须四郎中将指挥的第二遣支舰队对抗,配合陆军和陆战队保卫虎门要塞,屡次 击败日军的进攻,并在虎门失守后沿着珠江节节抵抗。 第二个是李世甲中将为首的闽浙战场,以楚泰号炮舰等配合炮台守军防卫海岸各地,曾击伤日舰出云并苦守福州,在海防作战,阻止日军登陆的战斗中起到了一定作 用。 胡里山炮台大炮,在日军犯厦时曾奋勇阻击 第三个是谢刚哲中将指挥的山东河北沿海战场,以水上飞机母舰镇海为首的第三舰队,与日军第三遣支舰队对抗。鲜为人知的是第三舰队在七七事变后曾派海燕等舰 艇到塘沽有意参战,但最终在日军强大压力下自沉各舰组成炮队上岸作战。 第四个也就是中日海军交战的主战场 –长江。中国海军主力,在此处和日军长谷川清中将指挥的第一遣支舰队对抗,包括第一,第二,练习舰队,电雷学校,鱼雷游击队,都在日本海军与陆军航空兵的 作战中覆灭。 尽管损失惨重,但在长江抗战过程中,海军部队也证明了自己的阻击是卓有成效的,因为沿江海军防区的弃守大都是由于陆军的溃败或撤退而导致的,而不是海军防 区被日军突破而导致战线崩溃。海军还多次迫使日军改变作战计划,实行迂回或渗透,支援了陆军作战。要知道在历史上,北伐作战,蒋桂战争和西征讨唐(生智) 的战役中,都证明了单凭陆军无
寻找战沉鄱阳湖口的中国军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星子地近鄱阳湖口,湖口到武汉这一段江面是中国海军在长江阻击日军上溯进犯的第二个主战场,在这一带损失的舰艇不在少数。 抗战中的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上将 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和日军的作战可以分为四个战场。 第一个是陈策中将指挥的珠江口战场,以巡洋舰肇和为主力的广东海军舰艇,与日军高须四郎中将指挥的第二遣支舰队对抗,配合陆军和陆战队保卫虎门要塞,屡次 击败日军的进攻,并在虎门失守后沿着珠江节节抵抗。 第二个是李世甲中将为首的闽浙战场,以楚泰号炮舰等配合炮台守军防卫海岸各地,曾击伤日舰出云并苦守福州,在海防作战,阻止日军登陆的战斗中起到了一定作 用。 胡里山炮台大炮,在日军犯厦时曾奋勇阻击 第三个是谢刚哲中将指挥的山东河北沿海战场,以水上飞机母舰镇海为首的第三舰队,与日军第三遣支舰队对抗。鲜为人知的是第三舰队在七七事变后曾派海燕等舰 艇到塘沽有意参战,但最终在日军强大压力下自沉各舰组成炮队上岸作战。 第四个也就是中日海军交战的主战场 –长江。中国海军主力,在此处和日军长谷川清中将指挥的第一遣支舰队对抗,包括第一,第二,练习舰队,电雷学校,鱼雷游击队,都在日本海军与陆军航空兵的 作战中覆灭。 尽管损失惨重,但在长江抗战过程中,海军部队也证明了自己的阻击是卓有成效的,因为沿江海军防区的弃守大都是由于陆军的溃败或撤退而导致的,而不是海军防 区被日军突破而导致战线崩溃。海军还多次迫使日军改变作战计划,实行迂回或渗透,支援了陆军作战。要知道在历史上,北伐作战,蒋桂战争和西征讨唐(生智) 的战役中,都证明了单凭陆军无
勇胜号炮舰,在对日作战中牺牲,多少回击了“十二胜”被认为是造来打内战,吓唬陆军的说法


仔细看了管野的照片半天,终于从两艘沉船上看出了一点端倪 -- 这两艘船,一艘应该是军舰,而另一艘应该不是。法阻止海军沿长江的上溯作战,海军舰队对战役结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日本舰队远比中国海军舰队更加强大,抗战开始后,如果没 有海军在长江的阻击,对整个战场局面的影响可想而知。 海军在长江的第一条阻击线是依托江阴封锁线的京沪江上战场,主要目的是拱卫京畿。这一仗海军主力大舰宁海平海逸仙应瑞等全军覆没,可谓元气大伤。但为了配 合武汉战役,陈绍款依然将海军残余舰只继续投入长江作战,在湖口,马当等地设置沉塞线,战舰与布雷结合的封锁线与日军抗衡。根据日方统计,在武汉会战期 间,中国海军先后击沉击伤日军舰艇及运输船只共50余艘,并击落日机10余架。日军则利用获得制空权的优势不断用空军攻击封锁线上的中国军舰,到武汉会战 结束,海军残存舰艇已经基本损失殆尽,撤入川江的不过永绥民权等寥寥数舰。 由于这一带沉毁舰只甚多,给寻找这艘中国军舰带来了较大困难。在管野拍摄的战斗现场可以看到两艘舰艇残骸,我们首先考虑的是中国海军在这一江段成对战沉的 舰艇。 在长江中游的战斗中,中国海军先后有三组舰艇是成对战沉的。 最有名的,是中山,永绩二舰,它们分别在1938年10月21日和24日在掩护武汉撤退任务时被日机炸沉。时人所见两舰沉没地点接近,中山舰昂首,永绩舰 低俯,恰好构成一个代表胜利的V字,在战败后退中让人感到一丝悲壮。 但是,中山永绩两舰沉没于金口-新堤江段,离鄱阳湖口甚远,显然并非管野所摄舰艇。 第二对,是民生,江贞两舰。 江贞号炮舰,从桅杆看有些像管野拍摄的军舰 1938年7月24日,日军为报复中国海军鱼雷艇对江上日军舰艇的袭击发动空袭,江贞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