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十二  

2010-05-24 17:31: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街上,可以把这部分农家肥留下来,不让它憋到外村去。而冀中民风封建性又比较强,女厕所设在院里,有少让家里女眷出门抛头露面的意思。 当然这要比较大的村子和集镇,小村子,就没这么讲究了。 八路军武工队活动有一个规律 – 大队专住小村,小队专住大村。这是因为,大队住小村,一控制村头村口,整个村子便成了八路的天下,开会,派饭,减租减息,工作在全村就开始了。反过来,队 伍只有几个人,那么就会住大村,找个堡垒户或者高房大院的地主家,悄悄进去,派个岗哨上房压顶,神不知鬼不觉就住下了,连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 问题是武工队住下,只能隐蔽,不能随便上街 – 在任何一国的乡村地区,战时出现新面孔都是很扎眼的。 隐蔽是武工队的长项。问题是时间长了,总要解决五谷轮回的事情吧。无法出门的武工队只好借房东院内的女厕所使用。 时间一长,鬼子逐渐摸到了规律 – 进村先找女茅房,一旦发现里面墙上有尿迹,就说明此处住过武工队!据说,这还是爱琢磨的冈村宁次中将亲自总结出来的呢。 这件事,冯志在《敌后武工队》里面也曾描述过。 不过,教授搜葛同心他们家厕所,跟鬼子的经验肯定没有关系。 他是观察那“老娘们儿”的表现得出的结论。 教授一直在盯着葛老太太看,他的本来意图是看看警察动哪儿老太太会紧张。但看来看去全无破绽,让他微感失望。 不过,再看,他终于发现有点儿蹊跷 – 老太太隔一会儿,总要往院里有意无意地瞟一眼,时不时又瞟葛同心媳妇一眼。 看葛同心媳妇很自然(真的很自然?),属于沟通和交流,往院里她看什么呢?几次以后,教授觉得,她看的,应该就是这个茅厕。 老太太看茅厕干吗?要上厕所?不会吧。 为了证实自己的设想,教授故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 原 十一

彻底搜查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台风,海啸,地震,战争。。。但结果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一 彻底搜查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台风,海啸,地震,战争。。。但结果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去,把院里那个茅坑给他刨了!” “茅坑???” 东北农村自家的茅房都在院儿里,大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当然,卫生上也就不会太专业。葛同心家的茅房中间一个茅坑,周围是一圈树枝编成的篱笆,顶上铺 一块雨布,结构十分简陋。时值盛夏,刘队长抽抽鼻子,叫两个年轻警察,“你们,去把他那个茅坑挑了。。。” “老刘你不自己下去?”教授双手一捏,骨头节卡巴直响,“彻底搜查都搜不出什么来,他们家东西藏得够深的,要真在那里头有什么,没经验的一不留神就放过去 了。你说是不是?” “那您呢?”刘队长反问。 “我就站边上看着,有责任算咱俩的。”教授抽出一根烟,划火点着了,又递给刘队长一棵。 刘队长接过烟,一咧嘴,俩人脉脉对视,嘿嘿一笑,惺惺相惜。 大概俩人心里想的是 -- 嘿,东北的,想玩我?给你先上堂课, – 嘿,北京的,果然不是吃素的,兄弟领教了。 笑完之后,刘队长叼上烟,抄起一把大铁锹,在头顶上打个旋,叫上几个警察,奔那茅坑去了。 搜查注意茅房,这倒不是教授的首创,当年冀中鬼子扫荡的时候,也有这毛病。 据说在我们老家冀中,鬼子扫荡进村,进了院子先奔女茅房。。。 熟悉日本AV的同志可能会若有所思。 别把鬼子想得太变态了,这是日军当时严肃的战术侦察。 战术侦察干吗要奔女茅房呢? 因为从那儿可以判断有没有武工队住过。 我们老家的情况与东北不同,冀中的男女厕所是分开的,男厕所是在街上的,而女厕所则是在家里的。这是因为此地商旅频繁,行客不断。客商都是男的,老家人贪 心,男厕所放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去,把院里那个茅坑给他刨了!”意不看这边搜查的情况,散步似地在院里兜了两圈 – 每次靠近那厕所的时候,叫骂声就会低一点。。。 教授装作无意,扶了一把厕所的篱笆墙。 那一瞬间,叫骂声里突然带了点儿颤音。 有门! 教授若无其事地回来,就给刘队长派了这个难忘的差事。 警察们一齐动手,转眼之间葛家的厕所就被分解到原料状态。里面的不洁之物抛了一院子。 厕坑都清到底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刘队长轧煞着俩手跑过来,看来是想问问教授的意思。 教授抽抽鼻子,没容他走近:“叫你把它给刨了。刨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哦哦哦,”刘队长仿佛恍然大悟,一个黑瞎子打立正的姿势,掉头又奔茅坑去了。 这回,可真是刨了。把砌茅坑的砖都给拆了,拆完两边踏脚的部位,开始拆底下的石板,拆了石板继续往下挖。。。 教授低头点烟,看也不看。 他早就注意到自从开始挖茅坑,那老太太就不喊也不叫了,光在那儿喘气。 要没鬼老子侯姓倒着写!教授点着烟,神仙似地抽了一口。 “当。。。”刘队长的大铁锹,忽然碰上了什么东西。 [待续]

“茅坑???” 东北农村自家的茅房都在院儿里,大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当然,卫生上也就不会太专业。葛同心家的茅房中间一个茅坑,周围是一圈树枝编成的篱笆,顶上铺 一块雨布,结构十分简陋。时值盛夏,刘队长抽抽鼻子,叫两个年轻警察,“你们,去把他那个茅坑挑了。。。”
意不看这边搜查的情况,散步似地在院里兜了两圈 – 每次靠近那厕所的时候,叫骂声就会低一点。。。 教授装作无意,扶了一把厕所的篱笆墙。 那一瞬间,叫骂声里突然带了点儿颤音。 有门! 教授若无其事地回来,就给刘队长派了这个难忘的差事。 警察们一齐动手,转眼之间葛家的厕所就被分解到原料状态。里面的不洁之物抛了一院子。 厕坑都清到底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刘队长轧煞着俩手跑过来,看来是想问问教授的意思。 教授抽抽鼻子,没容他走近:“叫你把它给刨了。刨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哦哦哦,”刘队长仿佛恍然大悟,一个黑瞎子打立正的姿势,掉头又奔茅坑去了。 这回,可真是刨了。把砌茅坑的砖都给拆了,拆完两边踏脚的部位,开始拆底下的石板,拆了石板继续往下挖。。。 教授低头点烟,看也不看。 他早就注意到自从开始挖茅坑,那老太太就不喊也不叫了,光在那儿喘气。 要没鬼老子侯姓倒着写!教授点着烟,神仙似地抽了一口。 “当。。。”刘队长的大铁锹,忽然碰上了什么东西。 [待续]
“老刘你不自己下去?”教授双手一捏,骨头节卡巴直响,“彻底搜查都搜不出什么来,他们家东西藏得够深的,要真在那里头有什么,没经验的一不留神就放过去 了。你说是不是?”

“那您呢?”刘队长反问。意不看这边搜查的情况,散步似地在院里兜了两圈 – 每次靠近那厕所的时候,叫骂声就会低一点。。。 教授装作无意,扶了一把厕所的篱笆墙。 那一瞬间,叫骂声里突然带了点儿颤音。 有门! 教授若无其事地回来,就给刘队长派了这个难忘的差事。 警察们一齐动手,转眼之间葛家的厕所就被分解到原料状态。里面的不洁之物抛了一院子。 厕坑都清到底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刘队长轧煞着俩手跑过来,看来是想问问教授的意思。 教授抽抽鼻子,没容他走近:“叫你把它给刨了。刨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哦哦哦,”刘队长仿佛恍然大悟,一个黑瞎子打立正的姿势,掉头又奔茅坑去了。 这回,可真是刨了。把砌茅坑的砖都给拆了,拆完两边踏脚的部位,开始拆底下的石板,拆了石板继续往下挖。。。 教授低头点烟,看也不看。 他早就注意到自从开始挖茅坑,那老太太就不喊也不叫了,光在那儿喘气。 要没鬼老子侯姓倒着写!教授点着烟,神仙似地抽了一口。 “当。。。”刘队长的大铁锹,忽然碰上了什么东西。 [待续]

“我就站边上看着,有责任算咱俩的。”教授抽出一根烟,划火点着了,又递给刘队长一棵。
意不看这边搜查的情况,散步似地在院里兜了两圈 – 每次靠近那厕所的时候,叫骂声就会低一点。。。 教授装作无意,扶了一把厕所的篱笆墙。 那一瞬间,叫骂声里突然带了点儿颤音。 有门! 教授若无其事地回来,就给刘队长派了这个难忘的差事。 警察们一齐动手,转眼之间葛家的厕所就被分解到原料状态。里面的不洁之物抛了一院子。 厕坑都清到底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刘队长轧煞着俩手跑过来,看来是想问问教授的意思。 教授抽抽鼻子,没容他走近:“叫你把它给刨了。刨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哦哦哦,”刘队长仿佛恍然大悟,一个黑瞎子打立正的姿势,掉头又奔茅坑去了。 这回,可真是刨了。把砌茅坑的砖都给拆了,拆完两边踏脚的部位,开始拆底下的石板,拆了石板继续往下挖。。。 教授低头点烟,看也不看。 他早就注意到自从开始挖茅坑,那老太太就不喊也不叫了,光在那儿喘气。 要没鬼老子侯姓倒着写!教授点着烟,神仙似地抽了一口。 “当。。。”刘队长的大铁锹,忽然碰上了什么东西。 [待续]
刘队长接过烟,一咧嘴,俩人脉脉对视,嘿嘿一笑,惺惺相惜。

大概俩人心里想的是 -- 嘿,东北的,想玩我?给你先上堂课, – 嘿,北京的,果然不是吃素的,兄弟领教了。

笑完之后,刘队长叼上烟,抄起一把大铁锹,在头顶上打个旋,叫上几个警察,奔那茅坑去了。

搜查注意茅房,这倒不是教授的首创,当年冀中鬼子扫荡的时候,也有这毛病。

据说在我们老家冀中,鬼子扫荡进村,进了院子先奔女茅房。。。意不看这边搜查的情况,散步似地在院里兜了两圈 – 每次靠近那厕所的时候,叫骂声就会低一点。。。 教授装作无意,扶了一把厕所的篱笆墙。 那一瞬间,叫骂声里突然带了点儿颤音。 有门! 教授若无其事地回来,就给刘队长派了这个难忘的差事。 警察们一齐动手,转眼之间葛家的厕所就被分解到原料状态。里面的不洁之物抛了一院子。 厕坑都清到底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刘队长轧煞着俩手跑过来,看来是想问问教授的意思。 教授抽抽鼻子,没容他走近:“叫你把它给刨了。刨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哦哦哦,”刘队长仿佛恍然大悟,一个黑瞎子打立正的姿势,掉头又奔茅坑去了。 这回,可真是刨了。把砌茅坑的砖都给拆了,拆完两边踏脚的部位,开始拆底下的石板,拆了石板继续往下挖。。。 教授低头点烟,看也不看。 他早就注意到自从开始挖茅坑,那老太太就不喊也不叫了,光在那儿喘气。 要没鬼老子侯姓倒着写!教授点着烟,神仙似地抽了一口。 “当。。。”刘队长的大铁锹,忽然碰上了什么东西。 [待续]

熟悉日本AV的同志可能会若有所思。

别把鬼子想得太变态了,这是日军当时严肃的战术侦察。

战术侦察干吗要奔女茅房呢?

因为从那儿可以判断有没有武工队住过。

我们老家的情况与东北不同,冀中的男女厕所是分开的,男厕所是在街上的,而女厕所则是在家里的。这是因为此地商旅频繁,行客不断。客商都是男的,老家人贪 心,男厕所放在街上,可以把这部分农家肥留下来,不让它憋到外村去。而冀中民风封建性又比较强,女厕所设在院里,有少让家里女眷出门抛头露面的意思。

当然这要比较大的村子和集镇,小村子,就没这么讲究了。

八路军武工队活动有一个规律 – 大队专住小村,小队专住大村。这是因为,大队住小村,一控制村头村口,整个村子便成了八路的天下,开会,派饭,减租减息,工作在全村就开始了。反过来,队 伍只有几个人,那么就会住大村,找个堡垒户或者高房大院的地主家,悄悄进去,派个岗哨上房压顶,神不知鬼不觉就住下了,连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一 彻底搜查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台风,海啸,地震,战争。。。但结果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去,把院里那个茅坑给他刨了!” “茅坑???” 东北农村自家的茅房都在院儿里,大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当然,卫生上也就不会太专业。葛同心家的茅房中间一个茅坑,周围是一圈树枝编成的篱笆,顶上铺 一块雨布,结构十分简陋。时值盛夏,刘队长抽抽鼻子,叫两个年轻警察,“你们,去把他那个茅坑挑了。。。” “老刘你不自己下去?”教授双手一捏,骨头节卡巴直响,“彻底搜查都搜不出什么来,他们家东西藏得够深的,要真在那里头有什么,没经验的一不留神就放过去 了。你说是不是?” “那您呢?”刘队长反问。 “我就站边上看着,有责任算咱俩的。”教授抽出一根烟,划火点着了,又递给刘队长一棵。 刘队长接过烟,一咧嘴,俩人脉脉对视,嘿嘿一笑,惺惺相惜。 大概俩人心里想的是 -- 嘿,东北的,想玩我?给你先上堂课, – 嘿,北京的,果然不是吃素的,兄弟领教了。 笑完之后,刘队长叼上烟,抄起一把大铁锹,在头顶上打个旋,叫上几个警察,奔那茅坑去了。 搜查注意茅房,这倒不是教授的首创,当年冀中鬼子扫荡的时候,也有这毛病。 据说在我们老家冀中,鬼子扫荡进村,进了院子先奔女茅房。。。 熟悉日本AV的同志可能会若有所思。 别把鬼子想得太变态了,这是日军当时严肃的战术侦察。 战术侦察干吗要奔女茅房呢? 因为从那儿可以判断有没有武工队住过。 我们老家的情况与东北不同,冀中的男女厕所是分开的,男厕所是在街上的,而女厕所则是在家里的。这是因为此地商旅频繁,行客不断。客商都是男的,老家人贪 心,男厕所放
问题是武工队住下,只能隐蔽,不能随便上街 – 在任何一国的乡村地区,战时出现新面孔都是很扎眼的。

隐蔽是武工队的长项。问题是时间长了,总要解决五谷轮回的事情吧。无法出门的武工队只好借房东院内的女厕所使用。

时间一长,鬼子逐渐摸到了规律 – 进村先找女茅房,一旦发现里面墙上有尿迹,就说明此处住过武工队!据说,这还是爱琢磨的冈村宁次中将亲自总结出来的呢。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一 彻底搜查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台风,海啸,地震,战争。。。但结果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去,把院里那个茅坑给他刨了!” “茅坑???” 东北农村自家的茅房都在院儿里,大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当然,卫生上也就不会太专业。葛同心家的茅房中间一个茅坑,周围是一圈树枝编成的篱笆,顶上铺 一块雨布,结构十分简陋。时值盛夏,刘队长抽抽鼻子,叫两个年轻警察,“你们,去把他那个茅坑挑了。。。” “老刘你不自己下去?”教授双手一捏,骨头节卡巴直响,“彻底搜查都搜不出什么来,他们家东西藏得够深的,要真在那里头有什么,没经验的一不留神就放过去 了。你说是不是?” “那您呢?”刘队长反问。 “我就站边上看着,有责任算咱俩的。”教授抽出一根烟,划火点着了,又递给刘队长一棵。 刘队长接过烟,一咧嘴,俩人脉脉对视,嘿嘿一笑,惺惺相惜。 大概俩人心里想的是 -- 嘿,东北的,想玩我?给你先上堂课, – 嘿,北京的,果然不是吃素的,兄弟领教了。 笑完之后,刘队长叼上烟,抄起一把大铁锹,在头顶上打个旋,叫上几个警察,奔那茅坑去了。 搜查注意茅房,这倒不是教授的首创,当年冀中鬼子扫荡的时候,也有这毛病。 据说在我们老家冀中,鬼子扫荡进村,进了院子先奔女茅房。。。 熟悉日本AV的同志可能会若有所思。 别把鬼子想得太变态了,这是日军当时严肃的战术侦察。 战术侦察干吗要奔女茅房呢? 因为从那儿可以判断有没有武工队住过。 我们老家的情况与东北不同,冀中的男女厕所是分开的,男厕所是在街上的,而女厕所则是在家里的。这是因为此地商旅频繁,行客不断。客商都是男的,老家人贪 心,男厕所放
这件事,冯志在《敌后武工队》里面也曾描述过。

不过,教授搜葛同心他们家厕所,跟鬼子的经验肯定没有关系。在街上,可以把这部分农家肥留下来,不让它憋到外村去。而冀中民风封建性又比较强,女厕所设在院里,有少让家里女眷出门抛头露面的意思。 当然这要比较大的村子和集镇,小村子,就没这么讲究了。 八路军武工队活动有一个规律 – 大队专住小村,小队专住大村。这是因为,大队住小村,一控制村头村口,整个村子便成了八路的天下,开会,派饭,减租减息,工作在全村就开始了。反过来,队 伍只有几个人,那么就会住大村,找个堡垒户或者高房大院的地主家,悄悄进去,派个岗哨上房压顶,神不知鬼不觉就住下了,连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 问题是武工队住下,只能隐蔽,不能随便上街 – 在任何一国的乡村地区,战时出现新面孔都是很扎眼的。 隐蔽是武工队的长项。问题是时间长了,总要解决五谷轮回的事情吧。无法出门的武工队只好借房东院内的女厕所使用。 时间一长,鬼子逐渐摸到了规律 – 进村先找女茅房,一旦发现里面墙上有尿迹,就说明此处住过武工队!据说,这还是爱琢磨的冈村宁次中将亲自总结出来的呢。 这件事,冯志在《敌后武工队》里面也曾描述过。 不过,教授搜葛同心他们家厕所,跟鬼子的经验肯定没有关系。 他是观察那“老娘们儿”的表现得出的结论。 教授一直在盯着葛老太太看,他的本来意图是看看警察动哪儿老太太会紧张。但看来看去全无破绽,让他微感失望。 不过,再看,他终于发现有点儿蹊跷 – 老太太隔一会儿,总要往院里有意无意地瞟一眼,时不时又瞟葛同心媳妇一眼。 看葛同心媳妇很自然(真的很自然?),属于沟通和交流,往院里她看什么呢?几次以后,教授觉得,她看的,应该就是这个茅厕。 老太太看茅厕干吗?要上厕所?不会吧。 为了证实自己的设想,教授故

他是观察那“老娘们儿”的表现得出的结论。
在街上,可以把这部分农家肥留下来,不让它憋到外村去。而冀中民风封建性又比较强,女厕所设在院里,有少让家里女眷出门抛头露面的意思。 当然这要比较大的村子和集镇,小村子,就没这么讲究了。 八路军武工队活动有一个规律 – 大队专住小村,小队专住大村。这是因为,大队住小村,一控制村头村口,整个村子便成了八路的天下,开会,派饭,减租减息,工作在全村就开始了。反过来,队 伍只有几个人,那么就会住大村,找个堡垒户或者高房大院的地主家,悄悄进去,派个岗哨上房压顶,神不知鬼不觉就住下了,连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 问题是武工队住下,只能隐蔽,不能随便上街 – 在任何一国的乡村地区,战时出现新面孔都是很扎眼的。 隐蔽是武工队的长项。问题是时间长了,总要解决五谷轮回的事情吧。无法出门的武工队只好借房东院内的女厕所使用。 时间一长,鬼子逐渐摸到了规律 – 进村先找女茅房,一旦发现里面墙上有尿迹,就说明此处住过武工队!据说,这还是爱琢磨的冈村宁次中将亲自总结出来的呢。 这件事,冯志在《敌后武工队》里面也曾描述过。 不过,教授搜葛同心他们家厕所,跟鬼子的经验肯定没有关系。 他是观察那“老娘们儿”的表现得出的结论。 教授一直在盯着葛老太太看,他的本来意图是看看警察动哪儿老太太会紧张。但看来看去全无破绽,让他微感失望。 不过,再看,他终于发现有点儿蹊跷 – 老太太隔一会儿,总要往院里有意无意地瞟一眼,时不时又瞟葛同心媳妇一眼。 看葛同心媳妇很自然(真的很自然?),属于沟通和交流,往院里她看什么呢?几次以后,教授觉得,她看的,应该就是这个茅厕。 老太太看茅厕干吗?要上厕所?不会吧。 为了证实自己的设想,教授故
教授一直在盯着葛老太太看,他的本来意图是看看警察动哪儿老太太会紧张。但看来看去全无破绽,让他微感失望。

不过,再看,他终于发现有点儿蹊跷 – 老太太隔一会儿,总要往院里有意无意地瞟一眼,时不时又瞟葛同心媳妇一眼。意不看这边搜查的情况,散步似地在院里兜了两圈 – 每次靠近那厕所的时候,叫骂声就会低一点。。。 教授装作无意,扶了一把厕所的篱笆墙。 那一瞬间,叫骂声里突然带了点儿颤音。 有门! 教授若无其事地回来,就给刘队长派了这个难忘的差事。 警察们一齐动手,转眼之间葛家的厕所就被分解到原料状态。里面的不洁之物抛了一院子。 厕坑都清到底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刘队长轧煞着俩手跑过来,看来是想问问教授的意思。 教授抽抽鼻子,没容他走近:“叫你把它给刨了。刨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哦哦哦,”刘队长仿佛恍然大悟,一个黑瞎子打立正的姿势,掉头又奔茅坑去了。 这回,可真是刨了。把砌茅坑的砖都给拆了,拆完两边踏脚的部位,开始拆底下的石板,拆了石板继续往下挖。。。 教授低头点烟,看也不看。 他早就注意到自从开始挖茅坑,那老太太就不喊也不叫了,光在那儿喘气。 要没鬼老子侯姓倒着写!教授点着烟,神仙似地抽了一口。 “当。。。”刘队长的大铁锹,忽然碰上了什么东西。 [待续]

看葛同心媳妇很自然(真的很自然?),属于沟通和交流,往院里她看什么呢?几次以后,教授觉得,她看的,应该就是这个茅厕。

老太太看茅厕干吗?要上厕所?不会吧。

为了证实自己的设想,教授故意不看这边搜查的情况,散步似地在院里兜了两圈 – 每次靠近那厕所的时候,叫骂声就会低一点。。。意不看这边搜查的情况,散步似地在院里兜了两圈 – 每次靠近那厕所的时候,叫骂声就会低一点。。。 教授装作无意,扶了一把厕所的篱笆墙。 那一瞬间,叫骂声里突然带了点儿颤音。 有门! 教授若无其事地回来,就给刘队长派了这个难忘的差事。 警察们一齐动手,转眼之间葛家的厕所就被分解到原料状态。里面的不洁之物抛了一院子。 厕坑都清到底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刘队长轧煞着俩手跑过来,看来是想问问教授的意思。 教授抽抽鼻子,没容他走近:“叫你把它给刨了。刨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哦哦哦,”刘队长仿佛恍然大悟,一个黑瞎子打立正的姿势,掉头又奔茅坑去了。 这回,可真是刨了。把砌茅坑的砖都给拆了,拆完两边踏脚的部位,开始拆底下的石板,拆了石板继续往下挖。。。 教授低头点烟,看也不看。 他早就注意到自从开始挖茅坑,那老太太就不喊也不叫了,光在那儿喘气。 要没鬼老子侯姓倒着写!教授点着烟,神仙似地抽了一口。 “当。。。”刘队长的大铁锹,忽然碰上了什么东西。 [待续]

教授装作无意,扶了一把厕所的篱笆墙。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一 彻底搜查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台风,海啸,地震,战争。。。但结果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去,把院里那个茅坑给他刨了!” “茅坑???” 东北农村自家的茅房都在院儿里,大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当然,卫生上也就不会太专业。葛同心家的茅房中间一个茅坑,周围是一圈树枝编成的篱笆,顶上铺 一块雨布,结构十分简陋。时值盛夏,刘队长抽抽鼻子,叫两个年轻警察,“你们,去把他那个茅坑挑了。。。” “老刘你不自己下去?”教授双手一捏,骨头节卡巴直响,“彻底搜查都搜不出什么来,他们家东西藏得够深的,要真在那里头有什么,没经验的一不留神就放过去 了。你说是不是?” “那您呢?”刘队长反问。 “我就站边上看着,有责任算咱俩的。”教授抽出一根烟,划火点着了,又递给刘队长一棵。 刘队长接过烟,一咧嘴,俩人脉脉对视,嘿嘿一笑,惺惺相惜。 大概俩人心里想的是 -- 嘿,东北的,想玩我?给你先上堂课, – 嘿,北京的,果然不是吃素的,兄弟领教了。 笑完之后,刘队长叼上烟,抄起一把大铁锹,在头顶上打个旋,叫上几个警察,奔那茅坑去了。 搜查注意茅房,这倒不是教授的首创,当年冀中鬼子扫荡的时候,也有这毛病。 据说在我们老家冀中,鬼子扫荡进村,进了院子先奔女茅房。。。 熟悉日本AV的同志可能会若有所思。 别把鬼子想得太变态了,这是日军当时严肃的战术侦察。 战术侦察干吗要奔女茅房呢? 因为从那儿可以判断有没有武工队住过。 我们老家的情况与东北不同,冀中的男女厕所是分开的,男厕所是在街上的,而女厕所则是在家里的。这是因为此地商旅频繁,行客不断。客商都是男的,老家人贪 心,男厕所放
那一瞬间,叫骂声里突然带了点儿颤音。

有门!

教授若无其事地回来,就给刘队长派了这个难忘的差事。

警察们一齐动手,转眼之间葛家的厕所就被分解到原料状态。里面的不洁之物抛了一院子。

厕坑都清到底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刘队长轧煞着俩手跑过来,看来是想问问教授的意思。

教授抽抽鼻子,没容他走近:“叫你把它给刨了。刨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哦哦哦,”刘队长仿佛恍然大悟,一个黑瞎子打立正的姿势,掉头又奔茅坑去了。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一 彻底搜查造成的后果可想而知,台风,海啸,地震,战争。。。但结果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刘队长问教授:下一步怎么办,您定。 教授说:“你去,把院里那个茅坑给他刨了!” “茅坑???” 东北农村自家的茅房都在院儿里,大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当然,卫生上也就不会太专业。葛同心家的茅房中间一个茅坑,周围是一圈树枝编成的篱笆,顶上铺 一块雨布,结构十分简陋。时值盛夏,刘队长抽抽鼻子,叫两个年轻警察,“你们,去把他那个茅坑挑了。。。” “老刘你不自己下去?”教授双手一捏,骨头节卡巴直响,“彻底搜查都搜不出什么来,他们家东西藏得够深的,要真在那里头有什么,没经验的一不留神就放过去 了。你说是不是?” “那您呢?”刘队长反问。 “我就站边上看着,有责任算咱俩的。”教授抽出一根烟,划火点着了,又递给刘队长一棵。 刘队长接过烟,一咧嘴,俩人脉脉对视,嘿嘿一笑,惺惺相惜。 大概俩人心里想的是 -- 嘿,东北的,想玩我?给你先上堂课, – 嘿,北京的,果然不是吃素的,兄弟领教了。 笑完之后,刘队长叼上烟,抄起一把大铁锹,在头顶上打个旋,叫上几个警察,奔那茅坑去了。 搜查注意茅房,这倒不是教授的首创,当年冀中鬼子扫荡的时候,也有这毛病。 据说在我们老家冀中,鬼子扫荡进村,进了院子先奔女茅房。。。 熟悉日本AV的同志可能会若有所思。 别把鬼子想得太变态了,这是日军当时严肃的战术侦察。 战术侦察干吗要奔女茅房呢? 因为从那儿可以判断有没有武工队住过。 我们老家的情况与东北不同,冀中的男女厕所是分开的,男厕所是在街上的,而女厕所则是在家里的。这是因为此地商旅频繁,行客不断。客商都是男的,老家人贪 心,男厕所放

这回,可真是刨了。把砌茅坑的砖都给拆了,拆完两边踏脚的部位,开始拆底下的石板,拆了石板继续往下挖。。。

教授低头点烟,看也不看。

他早就注意到自从开始挖茅坑,那老太太就不喊也不叫了,光在那儿喘气。意不看这边搜查的情况,散步似地在院里兜了两圈 – 每次靠近那厕所的时候,叫骂声就会低一点。。。 教授装作无意,扶了一把厕所的篱笆墙。 那一瞬间,叫骂声里突然带了点儿颤音。 有门! 教授若无其事地回来,就给刘队长派了这个难忘的差事。 警察们一齐动手,转眼之间葛家的厕所就被分解到原料状态。里面的不洁之物抛了一院子。 厕坑都清到底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刘队长轧煞着俩手跑过来,看来是想问问教授的意思。 教授抽抽鼻子,没容他走近:“叫你把它给刨了。刨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哦哦哦,”刘队长仿佛恍然大悟,一个黑瞎子打立正的姿势,掉头又奔茅坑去了。 这回,可真是刨了。把砌茅坑的砖都给拆了,拆完两边踏脚的部位,开始拆底下的石板,拆了石板继续往下挖。。。 教授低头点烟,看也不看。 他早就注意到自从开始挖茅坑,那老太太就不喊也不叫了,光在那儿喘气。 要没鬼老子侯姓倒着写!教授点着烟,神仙似地抽了一口。 “当。。。”刘队长的大铁锹,忽然碰上了什么东西。 [待续]

要没鬼老子侯姓倒着写!教授点着烟,神仙似地抽了一口。

“当。。。”刘队长的大铁锹,忽然碰上了什么东西。

[待续]在街上,可以把这部分农家肥留下来,不让它憋到外村去。而冀中民风封建性又比较强,女厕所设在院里,有少让家里女眷出门抛头露面的意思。 当然这要比较大的村子和集镇,小村子,就没这么讲究了。 八路军武工队活动有一个规律 – 大队专住小村,小队专住大村。这是因为,大队住小村,一控制村头村口,整个村子便成了八路的天下,开会,派饭,减租减息,工作在全村就开始了。反过来,队 伍只有几个人,那么就会住大村,找个堡垒户或者高房大院的地主家,悄悄进去,派个岗哨上房压顶,神不知鬼不觉就住下了,连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 问题是武工队住下,只能隐蔽,不能随便上街 – 在任何一国的乡村地区,战时出现新面孔都是很扎眼的。 隐蔽是武工队的长项。问题是时间长了,总要解决五谷轮回的事情吧。无法出门的武工队只好借房东院内的女厕所使用。 时间一长,鬼子逐渐摸到了规律 – 进村先找女茅房,一旦发现里面墙上有尿迹,就说明此处住过武工队!据说,这还是爱琢磨的冈村宁次中将亲自总结出来的呢。 这件事,冯志在《敌后武工队》里面也曾描述过。 不过,教授搜葛同心他们家厕所,跟鬼子的经验肯定没有关系。 他是观察那“老娘们儿”的表现得出的结论。 教授一直在盯着葛老太太看,他的本来意图是看看警察动哪儿老太太会紧张。但看来看去全无破绽,让他微感失望。 不过,再看,他终于发现有点儿蹊跷 – 老太太隔一会儿,总要往院里有意无意地瞟一眼,时不时又瞟葛同心媳妇一眼。 看葛同心媳妇很自然(真的很自然?),属于沟通和交流,往院里她看什么呢?几次以后,教授觉得,她看的,应该就是这个茅厕。 老太太看茅厕干吗?要上厕所?不会吧。 为了证实自己的设想,教授故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