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十四  

2010-05-27 12:22: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 原 十三起,感觉似乎是干了些“大买卖”,经常隔一段手头就很松。可是这三个人合伙作了案子,并不和家里说,家里人也 不问,这属于心照不宣的事儿。比如,藏在茅厕下面的东西她是知道的,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多问过。 具体到葛同心他们的去处,这媳妇只听葛同心说他们要“进山”。 经过和其他人证物证的比对,教授和刘队长认为葛同心媳妇的交代比较靠谱,齐葛两家在山区有不少亲戚,也许他们就是投靠亲戚去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了解到,葛,齐二人都是当地的“地里鬼”,对地形道路十分熟悉,懂得进山的各条小路。所以,在周围设卡拦截的各个检查站,没能截获这两个 人。 那就只好警察们自己去搜了。 临近晚上,从哈尔滨借来的警犬到了。教授他们突审葛同心媳妇的同时,刘队长已经在组织搜索队,这支搜索队人数不多但十分精悍,连教授他们也每人从当地警方 借了枪。当夜就开始追击搜索。 在警犬的跟踪下,警方先后找到案犯丢弃的食物和自行车。但线索到山中一处铁道线附近中断了。当地警方判断,他们两个是扒了火车。这种火车并非我们常见的列 车,而是运木材的窄轨小货车。在东北林区,这种玩具一样袖珍,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火车,至今还在使用。它的速度比较慢,基本没有管理人员,扒这种 车,并不需要铁道游击队的身手。 小火车,不过,这个不是东北林区的,而是台湾阿里山林区的 教授看过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那里面就提到过这样的小火车,时隔三十余年,小火车的形制都没什么变化。 带着这样一种遐思,教授问道 – 这小货车通哪儿的? 海林县,就是座山雕的威虎山那噶达。 嗯?教授一下就想起“八大金刚塌鼻梁老葛”那个传说来了 – 难道葛同心真的跟座山雕有啥关系? 带着半开玩笑的意思和牡丹江的警察一问,当地警察颇为尴尬,

古代摔杯为号是要杀人,在公安局干这个葛同心媳妇显然既没有杀人的准备也没有这实力,肯定不是这个原因。

事后大伙儿解释,说这女人摔杯,可能原因有两个。

第一个是葛同心媳妇见过什么叫彻底搜查,估摸着要给自己来一个“彻底搜查”,只怕要给拆成排骨,吓的。

第二个是葛同心媳妇一直觉得教授还比较文明的一个人,忽然给她来这么一手,反差太大,她接受不了。

(教授的原话比这个狠毒得多,老萨不好意思重复,只好说彻底搜查)

反正葛同心媳妇一声“你流氓。。。”还没喊完,就让两个女警拖下去了。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三 古代摔杯为号是要杀人,在公安局干这个葛同心媳妇显然既没有杀人的准备也没有这实力,肯定不是这个原因。 事后大伙儿解释,说这女人摔杯,可能原因有两个。 第一个是葛同心媳妇见过什么叫彻底搜查,估摸着要给自己来一个“彻底搜查”,只怕要给拆成排骨,吓的。 第二个是葛同心媳妇一直觉得教授还比较文明的一个人,忽然给她来这么一手,反差太大,她接受不了。 (教授的原话比这个狠毒得多,老萨不好意思重复,只好说彻底搜查) 反正葛同心媳妇一声“你流氓。。。”还没喊完,就让两个女警拖下去了。 刘队长看看教授,教授一乐 – 有看儿媳妇跟看茅房一个眼神儿的吗?你放心,肯定搜出东西来。 半个小时以后,两个女警带着穿警服的葛同心媳妇回来了。 这样快就给人家办入伍手续了?! 当然不是,公安局的工作那叫公务员,现在想当你得考试呢。 那葛同心媳妇怎么这个打扮呢? 没办法,她那身衣服已经没法要了。用侦查员的话说,都撕成包袱皮了。。。这就叫彻底搜查啊。不过,不怪侦察员们下手狠,东北那时候流行自己做衣服,衣领裤 腰里面留着硬纸壳,会不会藏别的东西,不撕开看怎么知道? 结果,就在葛同心媳妇衬衣的硬领里,把一张银行存单搜出来了。算数额看时间,不用问就是赃款。 这回,葛同心媳妇再看教授,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教授还是那么温文尔雅,但是问题可就一个跟着一个上来了。 那媳妇就只有撂了。 葛同心老妈厉害,自从进来,就两眼半睁半闭,跟修行似的,一言不发。不过,教授干脆懒得理她 -- 这边都竹筒倒豆子了,你还那儿折腾什么啊?一下午,审清了葛同心媳妇该知道的所有事情,她是牡丹江站上的勤杂,所以葛同心他们怎么利用铁路线投机倒把,倒 卖车票之类的她都知道。金,葛,齐三人老在一

刘队长看看教授,教授一乐 – 有看儿媳妇跟看茅房一个眼神儿的吗?你放心,肯定搜出东西来。
起,感觉似乎是干了些“大买卖”,经常隔一段手头就很松。可是这三个人合伙作了案子,并不和家里说,家里人也 不问,这属于心照不宣的事儿。比如,藏在茅厕下面的东西她是知道的,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多问过。 具体到葛同心他们的去处,这媳妇只听葛同心说他们要“进山”。 经过和其他人证物证的比对,教授和刘队长认为葛同心媳妇的交代比较靠谱,齐葛两家在山区有不少亲戚,也许他们就是投靠亲戚去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了解到,葛,齐二人都是当地的“地里鬼”,对地形道路十分熟悉,懂得进山的各条小路。所以,在周围设卡拦截的各个检查站,没能截获这两个 人。 那就只好警察们自己去搜了。 临近晚上,从哈尔滨借来的警犬到了。教授他们突审葛同心媳妇的同时,刘队长已经在组织搜索队,这支搜索队人数不多但十分精悍,连教授他们也每人从当地警方 借了枪。当夜就开始追击搜索。 在警犬的跟踪下,警方先后找到案犯丢弃的食物和自行车。但线索到山中一处铁道线附近中断了。当地警方判断,他们两个是扒了火车。这种火车并非我们常见的列 车,而是运木材的窄轨小货车。在东北林区,这种玩具一样袖珍,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火车,至今还在使用。它的速度比较慢,基本没有管理人员,扒这种 车,并不需要铁道游击队的身手。 小火车,不过,这个不是东北林区的,而是台湾阿里山林区的 教授看过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那里面就提到过这样的小火车,时隔三十余年,小火车的形制都没什么变化。 带着这样一种遐思,教授问道 – 这小货车通哪儿的? 海林县,就是座山雕的威虎山那噶达。 嗯?教授一下就想起“八大金刚塌鼻梁老葛”那个传说来了 – 难道葛同心真的跟座山雕有啥关系? 带着半开玩笑的意思和牡丹江的警察一问,当地警察颇为尴尬,
半个小时以后,两个女警带着穿警服的葛同心媳妇回来了。

这样快就给人家办入伍手续了?!起,感觉似乎是干了些“大买卖”,经常隔一段手头就很松。可是这三个人合伙作了案子,并不和家里说,家里人也 不问,这属于心照不宣的事儿。比如,藏在茅厕下面的东西她是知道的,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多问过。 具体到葛同心他们的去处,这媳妇只听葛同心说他们要“进山”。 经过和其他人证物证的比对,教授和刘队长认为葛同心媳妇的交代比较靠谱,齐葛两家在山区有不少亲戚,也许他们就是投靠亲戚去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了解到,葛,齐二人都是当地的“地里鬼”,对地形道路十分熟悉,懂得进山的各条小路。所以,在周围设卡拦截的各个检查站,没能截获这两个 人。 那就只好警察们自己去搜了。 临近晚上,从哈尔滨借来的警犬到了。教授他们突审葛同心媳妇的同时,刘队长已经在组织搜索队,这支搜索队人数不多但十分精悍,连教授他们也每人从当地警方 借了枪。当夜就开始追击搜索。 在警犬的跟踪下,警方先后找到案犯丢弃的食物和自行车。但线索到山中一处铁道线附近中断了。当地警方判断,他们两个是扒了火车。这种火车并非我们常见的列 车,而是运木材的窄轨小货车。在东北林区,这种玩具一样袖珍,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火车,至今还在使用。它的速度比较慢,基本没有管理人员,扒这种 车,并不需要铁道游击队的身手。 小火车,不过,这个不是东北林区的,而是台湾阿里山林区的 教授看过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那里面就提到过这样的小火车,时隔三十余年,小火车的形制都没什么变化。 带着这样一种遐思,教授问道 – 这小货车通哪儿的? 海林县,就是座山雕的威虎山那噶达。 嗯?教授一下就想起“八大金刚塌鼻梁老葛”那个传说来了 – 难道葛同心真的跟座山雕有啥关系? 带着半开玩笑的意思和牡丹江的警察一问,当地警察颇为尴尬,

当然不是,公安局的工作那叫公务员,现在想当你得考试呢。
说开玩笑开玩笑,还有人说齐玉仙他爷爷是座山雕的参谋长齐大麻子呢,不过是姓一样而已,没人考 证过 – 不过,两家在威虎山还真有亲戚。 教授琢磨了一下,一面部署四面张网,一面亲自带队,去海林! 后来有人说了,教授这属于假公济私,去海林一来查葛齐有没有跑到那边儿去,二来,教授是个杨子荣粉,想去看看打虎上山百鸡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结果十分的沮丧。 齐葛在当地亲戚家中没有什么踪迹,威虎山倒是有,但小说里夸张太甚,那号称明碉暗堡的威虎厅,教授带人弯着腰进去了一回,出来说,这地方开百鸡宴?我怎么 觉得放一百只鸡都嫌挤呢? 而且回到牡丹江才知道,北京局里曾来电话问进展。接电话的牡丹江警察舌头大,随口一句“他们去海林看威虎山了。。”,对面当时就火了,撂下一句话 – “给他们个当杨子荣的机会,抓不着人,就不用回来了。。。” 这事儿闹得。教授和刘队长相对无言,也没法拿那二杆子大舌头出气。 琢磨半晌,教授说话了 – 把那葛同心的媳妇放了吧。 [待续]
那葛同心媳妇怎么这个打扮呢?

没办法,她那身衣服已经没法要了。用侦查员的话说,都撕成包袱皮了。。。这就叫彻底搜查啊。不过,不怪侦察员们下手狠,东北那时候流行自己做衣服,衣领裤 腰里面留着硬纸壳,会不会藏别的东西,不撕开看怎么知道?

结果,就在葛同心媳妇衬衣的硬领里,把一张银行存单搜出来了。算数额看时间,不用问就是赃款。

这回,葛同心媳妇再看教授,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教授还是那么温文尔雅,但是问题可就一个跟着一个上来了。

那媳妇就只有撂了。

葛同心老妈厉害,自从进来,就两眼半睁半闭,跟修行似的,一言不发。不过,教授干脆懒得理她 -- 这边都竹筒倒豆子了,你还那儿折腾什么啊?一下午,审清了葛同心媳妇该知道的所有事情,她是牡丹江站上的勤杂,所以葛同心他们怎么利用铁路线投机倒把,倒 卖车票之类的她都知道。金,葛,齐三人老在一起,感觉似乎是干了些“大买卖”,经常隔一段手头就很松。可是这三个人合伙作了案子,并不和家里说,家里人也 不问,这属于心照不宣的事儿。比如,藏在茅厕下面的东西她是知道的,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多问过。
起,感觉似乎是干了些“大买卖”,经常隔一段手头就很松。可是这三个人合伙作了案子,并不和家里说,家里人也 不问,这属于心照不宣的事儿。比如,藏在茅厕下面的东西她是知道的,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多问过。 具体到葛同心他们的去处,这媳妇只听葛同心说他们要“进山”。 经过和其他人证物证的比对,教授和刘队长认为葛同心媳妇的交代比较靠谱,齐葛两家在山区有不少亲戚,也许他们就是投靠亲戚去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了解到,葛,齐二人都是当地的“地里鬼”,对地形道路十分熟悉,懂得进山的各条小路。所以,在周围设卡拦截的各个检查站,没能截获这两个 人。 那就只好警察们自己去搜了。 临近晚上,从哈尔滨借来的警犬到了。教授他们突审葛同心媳妇的同时,刘队长已经在组织搜索队,这支搜索队人数不多但十分精悍,连教授他们也每人从当地警方 借了枪。当夜就开始追击搜索。 在警犬的跟踪下,警方先后找到案犯丢弃的食物和自行车。但线索到山中一处铁道线附近中断了。当地警方判断,他们两个是扒了火车。这种火车并非我们常见的列 车,而是运木材的窄轨小货车。在东北林区,这种玩具一样袖珍,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火车,至今还在使用。它的速度比较慢,基本没有管理人员,扒这种 车,并不需要铁道游击队的身手。 小火车,不过,这个不是东北林区的,而是台湾阿里山林区的 教授看过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那里面就提到过这样的小火车,时隔三十余年,小火车的形制都没什么变化。 带着这样一种遐思,教授问道 – 这小货车通哪儿的? 海林县,就是座山雕的威虎山那噶达。 嗯?教授一下就想起“八大金刚塌鼻梁老葛”那个传说来了 – 难道葛同心真的跟座山雕有啥关系? 带着半开玩笑的意思和牡丹江的警察一问,当地警察颇为尴尬,
具体到葛同心他们的去处,这媳妇只听葛同心说他们要“进山”。

经过和其他人证物证的比对,教授和刘队长认为葛同心媳妇的交代比较靠谱,齐葛两家在山区有不少亲戚,也许他们就是投靠亲戚去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了解到,葛,齐二人都是当地的“地里鬼”,对地形道路十分熟悉,懂得进山的各条小路。所以,在周围设卡拦截的各个检查站,没能截获这两个 人。

那就只好警察们自己去搜了。

临近晚上,从哈尔滨借来的警犬到了。教授他们突审葛同心媳妇的同时,刘队长已经在组织搜索队,这支搜索队人数不多但十分精悍,连教授他们也每人从当地警方 借了枪。当夜就开始追击搜索。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三 古代摔杯为号是要杀人,在公安局干这个葛同心媳妇显然既没有杀人的准备也没有这实力,肯定不是这个原因。 事后大伙儿解释,说这女人摔杯,可能原因有两个。 第一个是葛同心媳妇见过什么叫彻底搜查,估摸着要给自己来一个“彻底搜查”,只怕要给拆成排骨,吓的。 第二个是葛同心媳妇一直觉得教授还比较文明的一个人,忽然给她来这么一手,反差太大,她接受不了。 (教授的原话比这个狠毒得多,老萨不好意思重复,只好说彻底搜查) 反正葛同心媳妇一声“你流氓。。。”还没喊完,就让两个女警拖下去了。 刘队长看看教授,教授一乐 – 有看儿媳妇跟看茅房一个眼神儿的吗?你放心,肯定搜出东西来。 半个小时以后,两个女警带着穿警服的葛同心媳妇回来了。 这样快就给人家办入伍手续了?! 当然不是,公安局的工作那叫公务员,现在想当你得考试呢。 那葛同心媳妇怎么这个打扮呢? 没办法,她那身衣服已经没法要了。用侦查员的话说,都撕成包袱皮了。。。这就叫彻底搜查啊。不过,不怪侦察员们下手狠,东北那时候流行自己做衣服,衣领裤 腰里面留着硬纸壳,会不会藏别的东西,不撕开看怎么知道? 结果,就在葛同心媳妇衬衣的硬领里,把一张银行存单搜出来了。算数额看时间,不用问就是赃款。 这回,葛同心媳妇再看教授,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教授还是那么温文尔雅,但是问题可就一个跟着一个上来了。 那媳妇就只有撂了。 葛同心老妈厉害,自从进来,就两眼半睁半闭,跟修行似的,一言不发。不过,教授干脆懒得理她 -- 这边都竹筒倒豆子了,你还那儿折腾什么啊?一下午,审清了葛同心媳妇该知道的所有事情,她是牡丹江站上的勤杂,所以葛同心他们怎么利用铁路线投机倒把,倒 卖车票之类的她都知道。金,葛,齐三人老在一

在警犬的跟踪下,警方先后找到案犯丢弃的食物和自行车。但线索到山中一处铁道线附近中断了。当地警方判断,他们两个是扒了火车。这种火车并非我们常见的列 车,而是运木材的窄轨小货车。在东北林区,这种玩具一样袖珍,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火车,至今还在使用。它的速度比较慢,基本没有管理人员,扒这种 车,并不需要铁道游击队的身手。
起,感觉似乎是干了些“大买卖”,经常隔一段手头就很松。可是这三个人合伙作了案子,并不和家里说,家里人也 不问,这属于心照不宣的事儿。比如,藏在茅厕下面的东西她是知道的,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多问过。 具体到葛同心他们的去处,这媳妇只听葛同心说他们要“进山”。 经过和其他人证物证的比对,教授和刘队长认为葛同心媳妇的交代比较靠谱,齐葛两家在山区有不少亲戚,也许他们就是投靠亲戚去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了解到,葛,齐二人都是当地的“地里鬼”,对地形道路十分熟悉,懂得进山的各条小路。所以,在周围设卡拦截的各个检查站,没能截获这两个 人。 那就只好警察们自己去搜了。 临近晚上,从哈尔滨借来的警犬到了。教授他们突审葛同心媳妇的同时,刘队长已经在组织搜索队,这支搜索队人数不多但十分精悍,连教授他们也每人从当地警方 借了枪。当夜就开始追击搜索。 在警犬的跟踪下,警方先后找到案犯丢弃的食物和自行车。但线索到山中一处铁道线附近中断了。当地警方判断,他们两个是扒了火车。这种火车并非我们常见的列 车,而是运木材的窄轨小货车。在东北林区,这种玩具一样袖珍,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火车,至今还在使用。它的速度比较慢,基本没有管理人员,扒这种 车,并不需要铁道游击队的身手。 小火车,不过,这个不是东北林区的,而是台湾阿里山林区的 教授看过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那里面就提到过这样的小火车,时隔三十余年,小火车的形制都没什么变化。 带着这样一种遐思,教授问道 – 这小货车通哪儿的? 海林县,就是座山雕的威虎山那噶达。 嗯?教授一下就想起“八大金刚塌鼻梁老葛”那个传说来了 – 难道葛同心真的跟座山雕有啥关系? 带着半开玩笑的意思和牡丹江的警察一问,当地警察颇为尴尬,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十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小火车,不过,这个不是东北林区的,而是台湾阿里山林区的

教授看过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那里面就提到过这样的小火车,时隔三十余年,小火车的形制都没什么变化。

带着这样一种遐思,教授问道 – 这小货车通哪儿的?

海林县,就是座山雕的威虎山那噶达。
起,感觉似乎是干了些“大买卖”,经常隔一段手头就很松。可是这三个人合伙作了案子,并不和家里说,家里人也 不问,这属于心照不宣的事儿。比如,藏在茅厕下面的东西她是知道的,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多问过。 具体到葛同心他们的去处,这媳妇只听葛同心说他们要“进山”。 经过和其他人证物证的比对,教授和刘队长认为葛同心媳妇的交代比较靠谱,齐葛两家在山区有不少亲戚,也许他们就是投靠亲戚去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了解到,葛,齐二人都是当地的“地里鬼”,对地形道路十分熟悉,懂得进山的各条小路。所以,在周围设卡拦截的各个检查站,没能截获这两个 人。 那就只好警察们自己去搜了。 临近晚上,从哈尔滨借来的警犬到了。教授他们突审葛同心媳妇的同时,刘队长已经在组织搜索队,这支搜索队人数不多但十分精悍,连教授他们也每人从当地警方 借了枪。当夜就开始追击搜索。 在警犬的跟踪下,警方先后找到案犯丢弃的食物和自行车。但线索到山中一处铁道线附近中断了。当地警方判断,他们两个是扒了火车。这种火车并非我们常见的列 车,而是运木材的窄轨小货车。在东北林区,这种玩具一样袖珍,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火车,至今还在使用。它的速度比较慢,基本没有管理人员,扒这种 车,并不需要铁道游击队的身手。 小火车,不过,这个不是东北林区的,而是台湾阿里山林区的 教授看过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那里面就提到过这样的小火车,时隔三十余年,小火车的形制都没什么变化。 带着这样一种遐思,教授问道 – 这小货车通哪儿的? 海林县,就是座山雕的威虎山那噶达。 嗯?教授一下就想起“八大金刚塌鼻梁老葛”那个传说来了 – 难道葛同心真的跟座山雕有啥关系? 带着半开玩笑的意思和牡丹江的警察一问,当地警察颇为尴尬,
嗯?教授一下就想起“八大金刚塌鼻梁老葛”那个传说来了 – 难道葛同心真的跟座山雕有啥关系?

带着半开玩笑的意思和牡丹江的警察一问,当地警察颇为尴尬,说开玩笑开玩笑,还有人说齐玉仙他爷爷是座山雕的参谋长齐大麻子呢,不过是姓一样而已,没人考 证过 – 不过,两家在威虎山还真有亲戚。

教授琢磨了一下,一面部署四面张网,一面亲自带队,去海林!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 原十三 古代摔杯为号是要杀人,在公安局干这个葛同心媳妇显然既没有杀人的准备也没有这实力,肯定不是这个原因。 事后大伙儿解释,说这女人摔杯,可能原因有两个。 第一个是葛同心媳妇见过什么叫彻底搜查,估摸着要给自己来一个“彻底搜查”,只怕要给拆成排骨,吓的。 第二个是葛同心媳妇一直觉得教授还比较文明的一个人,忽然给她来这么一手,反差太大,她接受不了。 (教授的原话比这个狠毒得多,老萨不好意思重复,只好说彻底搜查) 反正葛同心媳妇一声“你流氓。。。”还没喊完,就让两个女警拖下去了。 刘队长看看教授,教授一乐 – 有看儿媳妇跟看茅房一个眼神儿的吗?你放心,肯定搜出东西来。 半个小时以后,两个女警带着穿警服的葛同心媳妇回来了。 这样快就给人家办入伍手续了?! 当然不是,公安局的工作那叫公务员,现在想当你得考试呢。 那葛同心媳妇怎么这个打扮呢? 没办法,她那身衣服已经没法要了。用侦查员的话说,都撕成包袱皮了。。。这就叫彻底搜查啊。不过,不怪侦察员们下手狠,东北那时候流行自己做衣服,衣领裤 腰里面留着硬纸壳,会不会藏别的东西,不撕开看怎么知道? 结果,就在葛同心媳妇衬衣的硬领里,把一张银行存单搜出来了。算数额看时间,不用问就是赃款。 这回,葛同心媳妇再看教授,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教授还是那么温文尔雅,但是问题可就一个跟着一个上来了。 那媳妇就只有撂了。 葛同心老妈厉害,自从进来,就两眼半睁半闭,跟修行似的,一言不发。不过,教授干脆懒得理她 -- 这边都竹筒倒豆子了,你还那儿折腾什么啊?一下午,审清了葛同心媳妇该知道的所有事情,她是牡丹江站上的勤杂,所以葛同心他们怎么利用铁路线投机倒把,倒 卖车票之类的她都知道。金,葛,齐三人老在一
后来有人说了,教授这属于假公济私,去海林一来查葛齐有没有跑到那边儿去,二来,教授是个杨子荣粉,想去看看打虎上山百鸡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结果十分的沮丧。

齐葛在当地亲戚家中没有什么踪迹,威虎山倒是有,但小说里夸张太甚,那号称明碉暗堡的威虎厅,教授带人弯着腰进去了一回,出来说,这地方开百鸡宴?我怎么 觉得放一百只鸡都嫌挤呢?
说开玩笑开玩笑,还有人说齐玉仙他爷爷是座山雕的参谋长齐大麻子呢,不过是姓一样而已,没人考 证过 – 不过,两家在威虎山还真有亲戚。 教授琢磨了一下,一面部署四面张网,一面亲自带队,去海林! 后来有人说了,教授这属于假公济私,去海林一来查葛齐有没有跑到那边儿去,二来,教授是个杨子荣粉,想去看看打虎上山百鸡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结果十分的沮丧。 齐葛在当地亲戚家中没有什么踪迹,威虎山倒是有,但小说里夸张太甚,那号称明碉暗堡的威虎厅,教授带人弯着腰进去了一回,出来说,这地方开百鸡宴?我怎么 觉得放一百只鸡都嫌挤呢? 而且回到牡丹江才知道,北京局里曾来电话问进展。接电话的牡丹江警察舌头大,随口一句“他们去海林看威虎山了。。”,对面当时就火了,撂下一句话 – “给他们个当杨子荣的机会,抓不着人,就不用回来了。。。” 这事儿闹得。教授和刘队长相对无言,也没法拿那二杆子大舌头出气。 琢磨半晌,教授说话了 – 把那葛同心的媳妇放了吧。 [待续]
而且回到牡丹江才知道,北京局里曾来电话问进展。接电话的牡丹江警察舌头大,随口一句“他们去海林看威虎山了。。”,对面当时就火了,撂下一句话 – “给他们个当杨子荣的机会,抓不着人,就不用回来了。。。”

这事儿闹得。教授和刘队长相对无言,也没法拿那二杆子大舌头出气。

琢磨半晌,教授说话了 – 把那葛同心的媳妇放了吧。
起,感觉似乎是干了些“大买卖”,经常隔一段手头就很松。可是这三个人合伙作了案子,并不和家里说,家里人也 不问,这属于心照不宣的事儿。比如,藏在茅厕下面的东西她是知道的,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多问过。 具体到葛同心他们的去处,这媳妇只听葛同心说他们要“进山”。 经过和其他人证物证的比对,教授和刘队长认为葛同心媳妇的交代比较靠谱,齐葛两家在山区有不少亲戚,也许他们就是投靠亲戚去了。 不过,同时他们也了解到,葛,齐二人都是当地的“地里鬼”,对地形道路十分熟悉,懂得进山的各条小路。所以,在周围设卡拦截的各个检查站,没能截获这两个 人。 那就只好警察们自己去搜了。 临近晚上,从哈尔滨借来的警犬到了。教授他们突审葛同心媳妇的同时,刘队长已经在组织搜索队,这支搜索队人数不多但十分精悍,连教授他们也每人从当地警方 借了枪。当夜就开始追击搜索。 在警犬的跟踪下,警方先后找到案犯丢弃的食物和自行车。但线索到山中一处铁道线附近中断了。当地警方判断,他们两个是扒了火车。这种火车并非我们常见的列 车,而是运木材的窄轨小货车。在东北林区,这种玩具一样袖珍,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火车,至今还在使用。它的速度比较慢,基本没有管理人员,扒这种 车,并不需要铁道游击队的身手。 小火车,不过,这个不是东北林区的,而是台湾阿里山林区的 教授看过曲波的小说《林海雪原》,那里面就提到过这样的小火车,时隔三十余年,小火车的形制都没什么变化。 带着这样一种遐思,教授问道 – 这小货车通哪儿的? 海林县,就是座山雕的威虎山那噶达。 嗯?教授一下就想起“八大金刚塌鼻梁老葛”那个传说来了 – 难道葛同心真的跟座山雕有啥关系? 带着半开玩笑的意思和牡丹江的警察一问,当地警察颇为尴尬,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