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第四回 丧门神扬威异域 一枝花赛场操刀  

2010-06-17 12:02:00|  分类: 体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那八戒睡到日上三竿方起,早被众人参了一本。无奈嫦娥苦苦求情,玉帝是惜香怜玉之人,叹口气,令其立功方可赎罪。嫦娥乃暗奏几日前,那浪子燕青曾来广 寒宫耍子,与某管桃园仙女有一夜之情,自言将投入巴塞罗那队中,踢球之余,顺便学学那佛拉门戈。 浪子梅西 玉帝赦了八戒,着速递员将此消息送下界去。那高俅看罢,沉吟半晌,道:“莫不是阿根廷的梅西?此人小巧的功夫, 还真是更象燕青一点, 这燕青是个顶尖儿的人物, 小厮扑天下第一, 性格也好, 会哄小娘子。这梅西少小离家, 远赴西班牙谋生,从这个角度上说, 叫浪子也不为错。不过以他现在的风头正劲,不说独步天下吧, 至少得是某一方面排名前三的高手,这燕青排在三十六天罡末尾,似乎不甚合宜。” 那施耐庵常炒股票,深晓世故,道:“那梅西刚刚23岁,做潜力股,正是这般做法啊。” 众人皆以为然。 此时,百晓生拿了战报,讲道:“英格兰1:1平美国” 高俅道:“此战颇有些古怪 -- 英格兰进球倒也不奇怪,很精巧的进门。那进球的队长杰拉德,原来是兵工厂利物浦队的队长,为人沉稳,朴实无华,亦没有花边绯闻,据说是井木犴郝思文转世 – 井木犴乃二十八宿之一,能食犀牛,话说那八戒睡到日上三竿方起,早被众人参了一本。无奈嫦娥苦苦求情,玉帝是惜香怜玉之人,叹口气,令其立功方可赎罪。嫦娥乃暗奏几日前,那浪子燕青曾来广 寒宫耍子,与某管桃园仙女有一夜之情,自言将投入巴塞罗那队中,踢球之余,顺便学学那佛拉门戈。
正该克美国牛仔。不过,按理说英格兰赢三个球老夫也敢赌的,却如何这样结果?” 百晓生道:“刚才用照妖镜看过,太尉猜得不错,杰拉德果然是郝思文所化。英格兰队尚有出林龙邹渊所化费迪南德,但比赛前伤了,不能上场,而独角龙邹润所化 约翰特里闹了花边新闻,影响了后防线。更重要的是美国十几个人最起码有十个在英超踢球,对英国国的内幕全门儿清,这是情报战的胜利。” 高俅翻翻眼睛,他对情报战一无所知,不能置评,说道:“但英格兰那个守门员长了一双黄油手,那样轻松好接的球儿居然会漏,却是奇哉怪也。”他转回头问八 戒,“这个守门员格林是不是梁山的?” 那八戒险些闯祸,此时十分敬业,道:“似有一道魔影,只是模模糊糊,好像已脱身转附他人之身。” 百晓生脸色一变,忙抓过战报再看,道:“吓,阿尔及利亚0:1负斯洛文尼亚…..那阿尔及利亚守门员查奥斯也是长了一双黄油手,硬把一个球儿放了进去,八 戒,去看看此人到底是谁?” 那八戒调节焦距,拱起嘴巴定睛细看,道:“这个是丧门神鲍旭!先附格林,后附查奥斯。” 施耐庵苦笑道:“连妨两个队,果然丧门神是也。” 正在这时,又有新的战报传来,那记者萨苏抓过来看时,道:“1:0,加纳
第四回 丧门神扬威异域 一枝花赛场操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第四回 丧门神扬威异域 一枝花赛场操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正该克美国牛仔。不过,按理说英格兰赢三个球老夫也敢赌的,却如何这样结果?” 百晓生道:“刚才用照妖镜看过,太尉猜得不错,杰拉德果然是郝思文所化。英格兰队尚有出林龙邹渊所化费迪南德,但比赛前伤了,不能上场,而独角龙邹润所化 约翰特里闹了花边新闻,影响了后防线。更重要的是美国十几个人最起码有十个在英超踢球,对英国国的内幕全门儿清,这是情报战的胜利。” 高俅翻翻眼睛,他对情报战一无所知,不能置评,说道:“但英格兰那个守门员长了一双黄油手,那样轻松好接的球儿居然会漏,却是奇哉怪也。”他转回头问八 戒,“这个守门员格林是不是梁山的?” 那八戒险些闯祸,此时十分敬业,道:“似有一道魔影,只是模模糊糊,好像已脱身转附他人之身。” 百晓生脸色一变,忙抓过战报再看,道:“吓,阿尔及利亚0:1负斯洛文尼亚…..那阿尔及利亚守门员查奥斯也是长了一双黄油手,硬把一个球儿放了进去,八 戒,去看看此人到底是谁?” 那八戒调节焦距,拱起嘴巴定睛细看,道:“这个是丧门神鲍旭!先附格林,后附查奥斯。” 施耐庵苦笑道:“连妨两个队,果然丧门神是也。” 正在这时,又有新的战报传来,那记者萨苏抓过来看时,道:“1:0,加纳
浪子梅西
玉帝赦了八戒,着速递员将此消息送下界去。那高俅看罢,沉吟半晌,道:“莫不是阿根廷的梅西?此人小巧的功夫, 还真是更象燕青一点, 这燕青是个顶尖儿的人物, 小厮扑天下第一, 性格也好, 会哄小娘子。这梅西少小离家, 远赴西班牙谋生,从这个角度上说, 叫浪子也不为错。不过以他现在的风头正劲,不说独步天下吧, 至少得是某一方面排名前三的高手,这燕青排在三十六天罡末尾,似乎不甚合宜。”正该克美国牛仔。不过,按理说英格兰赢三个球老夫也敢赌的,却如何这样结果?” 百晓生道:“刚才用照妖镜看过,太尉猜得不错,杰拉德果然是郝思文所化。英格兰队尚有出林龙邹渊所化费迪南德,但比赛前伤了,不能上场,而独角龙邹润所化 约翰特里闹了花边新闻,影响了后防线。更重要的是美国十几个人最起码有十个在英超踢球,对英国国的内幕全门儿清,这是情报战的胜利。” 高俅翻翻眼睛,他对情报战一无所知,不能置评,说道:“但英格兰那个守门员长了一双黄油手,那样轻松好接的球儿居然会漏,却是奇哉怪也。”他转回头问八 戒,“这个守门员格林是不是梁山的?” 那八戒险些闯祸,此时十分敬业,道:“似有一道魔影,只是模模糊糊,好像已脱身转附他人之身。” 百晓生脸色一变,忙抓过战报再看,道:“吓,阿尔及利亚0:1负斯洛文尼亚…..那阿尔及利亚守门员查奥斯也是长了一双黄油手,硬把一个球儿放了进去,八 戒,去看看此人到底是谁?” 那八戒调节焦距,拱起嘴巴定睛细看,道:“这个是丧门神鲍旭!先附格林,后附查奥斯。” 施耐庵苦笑道:“连妨两个队,果然丧门神是也。” 正在这时,又有新的战报传来,那记者萨苏抓过来看时,道:“1:0,加纳

那施耐庵常炒股票,深晓世故,道:“那梅西刚刚23岁,做潜力股,正是这般做法啊。”
正该克美国牛仔。不过,按理说英格兰赢三个球老夫也敢赌的,却如何这样结果?” 百晓生道:“刚才用照妖镜看过,太尉猜得不错,杰拉德果然是郝思文所化。英格兰队尚有出林龙邹渊所化费迪南德,但比赛前伤了,不能上场,而独角龙邹润所化 约翰特里闹了花边新闻,影响了后防线。更重要的是美国十几个人最起码有十个在英超踢球,对英国国的内幕全门儿清,这是情报战的胜利。” 高俅翻翻眼睛,他对情报战一无所知,不能置评,说道:“但英格兰那个守门员长了一双黄油手,那样轻松好接的球儿居然会漏,却是奇哉怪也。”他转回头问八 戒,“这个守门员格林是不是梁山的?” 那八戒险些闯祸,此时十分敬业,道:“似有一道魔影,只是模模糊糊,好像已脱身转附他人之身。” 百晓生脸色一变,忙抓过战报再看,道:“吓,阿尔及利亚0:1负斯洛文尼亚…..那阿尔及利亚守门员查奥斯也是长了一双黄油手,硬把一个球儿放了进去,八 戒,去看看此人到底是谁?” 那八戒调节焦距,拱起嘴巴定睛细看,道:“这个是丧门神鲍旭!先附格林,后附查奥斯。” 施耐庵苦笑道:“连妨两个队,果然丧门神是也。” 正在这时,又有新的战报传来,那记者萨苏抓过来看时,道:“1:0,加纳
众人皆以为然。

此时,百晓生拿了战报,讲道:“英格兰1:1平美国”正该克美国牛仔。不过,按理说英格兰赢三个球老夫也敢赌的,却如何这样结果?” 百晓生道:“刚才用照妖镜看过,太尉猜得不错,杰拉德果然是郝思文所化。英格兰队尚有出林龙邹渊所化费迪南德,但比赛前伤了,不能上场,而独角龙邹润所化 约翰特里闹了花边新闻,影响了后防线。更重要的是美国十几个人最起码有十个在英超踢球,对英国国的内幕全门儿清,这是情报战的胜利。” 高俅翻翻眼睛,他对情报战一无所知,不能置评,说道:“但英格兰那个守门员长了一双黄油手,那样轻松好接的球儿居然会漏,却是奇哉怪也。”他转回头问八 戒,“这个守门员格林是不是梁山的?” 那八戒险些闯祸,此时十分敬业,道:“似有一道魔影,只是模模糊糊,好像已脱身转附他人之身。” 百晓生脸色一变,忙抓过战报再看,道:“吓,阿尔及利亚0:1负斯洛文尼亚…..那阿尔及利亚守门员查奥斯也是长了一双黄油手,硬把一个球儿放了进去,八 戒,去看看此人到底是谁?” 那八戒调节焦距,拱起嘴巴定睛细看,道:“这个是丧门神鲍旭!先附格林,后附查奥斯。” 施耐庵苦笑道:“连妨两个队,果然丧门神是也。” 正在这时,又有新的战报传来,那记者萨苏抓过来看时,道:“1:0,加纳

高俅道:“此战颇有些古怪 -- 英格兰进球倒也不奇怪,很精巧的进门。那进球的队长杰拉德,原来是兵工厂利物浦队的队长,为人沉稳,朴实无华,亦没有花边绯闻,据说是井木犴郝思文转世 – 井木犴乃二十八宿之一,能食犀牛,正该克美国牛仔。不过,按理说英格兰赢三个球老夫也敢赌的,却如何这样结果?”

百晓生道:“刚才用照妖镜看过,太尉猜得不错,杰拉德果然是郝思文所化。英格兰队尚有出林龙邹渊所化费迪南德,但比赛前伤了,不能上场,而独角龙邹润所化 约翰特里闹了花边新闻,影响了后防线。更重要的是美国十几个人最起码有十个在英超踢球,对英国国的内幕全门儿清,这是情报战的胜利。”

高俅翻翻眼睛,他对情报战一无所知,不能置评,说道:“但英格兰那个守门员长了一双黄油手,那样轻松好接的球儿居然会漏,却是奇哉怪也。”他转回头问八 戒,“这个守门员格林是不是梁山的?”

那八戒险些闯祸,此时十分敬业,道:“似有一道魔影,只是模模糊糊,好像已脱身转附他人之身。”

百晓生脸色一变,忙抓过战报再看,道:“吓,阿尔及利亚0:1负斯洛文尼亚…..那阿尔及利亚守门员查奥斯也是长了一双黄油手,硬把一个球儿放了进去,八 戒,去看看此人到底是谁?”

那八戒调节焦距,拱起嘴巴定睛细看,道:“这个是丧门神鲍旭!先附格林,后附查奥斯。”胜塞尔维亚,是个点点球。又亮了红牌,哎,开幕式以后三天才进八个球,红牌倒是有 三个。” “什么点点球?那叫点球,还是本届世界杯第一个点球。”八戒卖弄道,“那罚球的吉安,本是梁山的刽子手一枝花蔡庆,自然不会失误。” “一枝花?”百晓生一愣,他心目中“一枝花”应该是某个山寨的女匪首,还不太能接受这样一条黑大汉也用这个绰号的现实。 孙悟空定睛看罢,道:“没错,老孙看来,那吉安正是一枝黑郁金香啊。” 大家恍然大悟,八戒正要说话,忽听外面一声炮响,地动山摇。待要问时,有店家狂奔而入,叫道:“快去看啊,德国战车开到大街上啦。”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炮响,众人顿时一阵大乱。 [待续]

施耐庵苦笑道:“连妨两个队,果然丧门神是也。”
话说那八戒睡到日上三竿方起,早被众人参了一本。无奈嫦娥苦苦求情,玉帝是惜香怜玉之人,叹口气,令其立功方可赎罪。嫦娥乃暗奏几日前,那浪子燕青曾来广 寒宫耍子,与某管桃园仙女有一夜之情,自言将投入巴塞罗那队中,踢球之余,顺便学学那佛拉门戈。 浪子梅西 玉帝赦了八戒,着速递员将此消息送下界去。那高俅看罢,沉吟半晌,道:“莫不是阿根廷的梅西?此人小巧的功夫, 还真是更象燕青一点, 这燕青是个顶尖儿的人物, 小厮扑天下第一, 性格也好, 会哄小娘子。这梅西少小离家, 远赴西班牙谋生,从这个角度上说, 叫浪子也不为错。不过以他现在的风头正劲,不说独步天下吧, 至少得是某一方面排名前三的高手,这燕青排在三十六天罡末尾,似乎不甚合宜。” 那施耐庵常炒股票,深晓世故,道:“那梅西刚刚23岁,做潜力股,正是这般做法啊。” 众人皆以为然。 此时,百晓生拿了战报,讲道:“英格兰1:1平美国” 高俅道:“此战颇有些古怪 -- 英格兰进球倒也不奇怪,很精巧的进门。那进球的队长杰拉德,原来是兵工厂利物浦队的队长,为人沉稳,朴实无华,亦没有花边绯闻,据说是井木犴郝思文转世 – 井木犴乃二十八宿之一,能食犀牛,
正在这时,又有新的战报传来,那记者萨苏抓过来看时,道:“1:0,加纳胜塞尔维亚,是个点点球。又亮了红牌,哎,开幕式以后三天才进八个球,红牌倒是有 三个。”

“什么点点球?那叫点球,还是本届世界杯第一个点球。”八戒卖弄道,“那罚球的吉安,本是梁山的刽子手一枝花蔡庆,自然不会失误。”话说那八戒睡到日上三竿方起,早被众人参了一本。无奈嫦娥苦苦求情,玉帝是惜香怜玉之人,叹口气,令其立功方可赎罪。嫦娥乃暗奏几日前,那浪子燕青曾来广 寒宫耍子,与某管桃园仙女有一夜之情,自言将投入巴塞罗那队中,踢球之余,顺便学学那佛拉门戈。 浪子梅西 玉帝赦了八戒,着速递员将此消息送下界去。那高俅看罢,沉吟半晌,道:“莫不是阿根廷的梅西?此人小巧的功夫, 还真是更象燕青一点, 这燕青是个顶尖儿的人物, 小厮扑天下第一, 性格也好, 会哄小娘子。这梅西少小离家, 远赴西班牙谋生,从这个角度上说, 叫浪子也不为错。不过以他现在的风头正劲,不说独步天下吧, 至少得是某一方面排名前三的高手,这燕青排在三十六天罡末尾,似乎不甚合宜。” 那施耐庵常炒股票,深晓世故,道:“那梅西刚刚23岁,做潜力股,正是这般做法啊。” 众人皆以为然。 此时,百晓生拿了战报,讲道:“英格兰1:1平美国” 高俅道:“此战颇有些古怪 -- 英格兰进球倒也不奇怪,很精巧的进门。那进球的队长杰拉德,原来是兵工厂利物浦队的队长,为人沉稳,朴实无华,亦没有花边绯闻,据说是井木犴郝思文转世 – 井木犴乃二十八宿之一,能食犀牛,

“一枝花?”百晓生一愣,他心目中“一枝花”应该是某个山寨的女匪首,还不太能接受这样一条黑大汉也用这个绰号的现实。
胜塞尔维亚,是个点点球。又亮了红牌,哎,开幕式以后三天才进八个球,红牌倒是有 三个。” “什么点点球?那叫点球,还是本届世界杯第一个点球。”八戒卖弄道,“那罚球的吉安,本是梁山的刽子手一枝花蔡庆,自然不会失误。” “一枝花?”百晓生一愣,他心目中“一枝花”应该是某个山寨的女匪首,还不太能接受这样一条黑大汉也用这个绰号的现实。 孙悟空定睛看罢,道:“没错,老孙看来,那吉安正是一枝黑郁金香啊。” 大家恍然大悟,八戒正要说话,忽听外面一声炮响,地动山摇。待要问时,有店家狂奔而入,叫道:“快去看啊,德国战车开到大街上啦。”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炮响,众人顿时一阵大乱。 [待续]
孙悟空定睛看罢,道:“没错,老孙看来,那吉安正是一枝黑郁金香啊。”

大家恍然大悟,八戒正要说话,忽听外面一声炮响,地动山摇。待要问时,有店家狂奔而入,叫道:“快去看啊,德国战车开到大街上啦。”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炮响,众人顿时一阵大乱。
正该克美国牛仔。不过,按理说英格兰赢三个球老夫也敢赌的,却如何这样结果?” 百晓生道:“刚才用照妖镜看过,太尉猜得不错,杰拉德果然是郝思文所化。英格兰队尚有出林龙邹渊所化费迪南德,但比赛前伤了,不能上场,而独角龙邹润所化 约翰特里闹了花边新闻,影响了后防线。更重要的是美国十几个人最起码有十个在英超踢球,对英国国的内幕全门儿清,这是情报战的胜利。” 高俅翻翻眼睛,他对情报战一无所知,不能置评,说道:“但英格兰那个守门员长了一双黄油手,那样轻松好接的球儿居然会漏,却是奇哉怪也。”他转回头问八 戒,“这个守门员格林是不是梁山的?” 那八戒险些闯祸,此时十分敬业,道:“似有一道魔影,只是模模糊糊,好像已脱身转附他人之身。” 百晓生脸色一变,忙抓过战报再看,道:“吓,阿尔及利亚0:1负斯洛文尼亚…..那阿尔及利亚守门员查奥斯也是长了一双黄油手,硬把一个球儿放了进去,八 戒,去看看此人到底是谁?” 那八戒调节焦距,拱起嘴巴定睛细看,道:“这个是丧门神鲍旭!先附格林,后附查奥斯。” 施耐庵苦笑道:“连妨两个队,果然丧门神是也。” 正在这时,又有新的战报传来,那记者萨苏抓过来看时,道:“1:0,加纳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