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第七回 孙二娘色戒高铁嘴 智利队不让西班牙  

2010-06-20 03:20:00|  分类: 体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是短传风格,同是排名高于对手,西班牙优势更大,为何反而不好说?” 高俅解释道:“然也,但智利目标出线,西班牙目标冠军,所以第一场比赛西班牙必保存实力;同时,两队均强大,必压着对方打,智利队没有大牌,必个个全力以赴,而西班牙都是球星,自己配合别人的意识差,如果不作多余的跑动,队友就会遭到更多敌人的围攻。此外,智利队员年龄比较接近,而西班牙年龄不一,所以到后半场体力的不同会造成配合上智利队更完美。” 众人不禁点头,这奸臣对球的了解的确不凡。 正说着,有人哈哈大笑着进来,道:“诚如太尉所言。大冷门!瑞士1:0赢了西班牙!” 看时,却是猪八戒和施耐庵扛着照妖镜走了回来。 [完]难道高俅参加了赌球?众人不禁愕然,要知道,天庭对赌球的处罚人间难以想象,是要连投猪胎十次地,难道高太尉对猪的生活有独特的向往?
会引来红黄之物,岂不是自残一般?如此,又害了其国自家。今后若不改了,只怕不能获胜。” 有个土匪忧虑道:“如此,东土足球没戏了。” “不然。”高俅道,“那东土新帅高洪波,乃是我高家十八代子侄,我大宋武有杨家将,未必不能球有高家将!” 众人鼓掌,一警察问道:“比赛已数日,对各个强队,太尉有何感想?” 高俅不假思索,道:“阿根廷教你站着踢球 – 有技术才能打控制;英格兰告诉我们如果童贯那厮当了统帅,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 正在此时,悟空猛吹一哨,叫道:“中场休息!”众人如梦方醒,顿时抓贼声,叫骂声乱成一团。 结果,高俅救出,匪徒却没抓到几个,原来领头的乃是梁山两个头领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两人球技不佳,下凡索性组织赌球。知道高俅本领,由孙二娘将其诱上山来。不料高俅虽是无赖,口才极是了得,一班小匪竟搭台请他讲球,直到获救。 簇拥高俅回酒店小憩压惊,只派出猪八戒施耐庵观战智利对洪都拉斯,西班牙对瑞士。良久,医生示意高俅无事,众人进来问安,高俅唏嘘不已。萨苏迫不及待问道:“这两场比赛太尉以为如何?” 高俅道:“贝尔萨的智利如同左撇子,谁打谁别扭,必胜。我那个预测大体无误,不过西班牙却有些风险。” 百晓生一愣,道:
经过警方解释才知道,原来南非最近出现一伙匪徒操纵足球赌场,有个女匪首色诱高俅,将其捉上山去当开盘顾问,这张纸条就是高俅对次日比赛的预测。目前警方已经发动“发高行动”,对其进行营救。
会引来红黄之物,岂不是自残一般?如此,又害了其国自家。今后若不改了,只怕不能获胜。” 有个土匪忧虑道:“如此,东土足球没戏了。” “不然。”高俅道,“那东土新帅高洪波,乃是我高家十八代子侄,我大宋武有杨家将,未必不能球有高家将!” 众人鼓掌,一警察问道:“比赛已数日,对各个强队,太尉有何感想?” 高俅不假思索,道:“阿根廷教你站着踢球 – 有技术才能打控制;英格兰告诉我们如果童贯那厮当了统帅,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 正在此时,悟空猛吹一哨,叫道:“中场休息!”众人如梦方醒,顿时抓贼声,叫骂声乱成一团。 结果,高俅救出,匪徒却没抓到几个,原来领头的乃是梁山两个头领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两人球技不佳,下凡索性组织赌球。知道高俅本领,由孙二娘将其诱上山来。不料高俅虽是无赖,口才极是了得,一班小匪竟搭台请他讲球,直到获救。 簇拥高俅回酒店小憩压惊,只派出猪八戒施耐庵观战智利对洪都拉斯,西班牙对瑞士。良久,医生示意高俅无事,众人进来问安,高俅唏嘘不已。萨苏迫不及待问道:“这两场比赛太尉以为如何?” 高俅道:“贝尔萨的智利如同左撇子,谁打谁别扭,必胜。我那个预测大体无误,不过西班牙却有些风险。” 百晓生一愣,道:第七回 孙二娘色戒高铁嘴 智利队不让西班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玉皇大帝表示,足球必须踢好,高俅必须救出,稿费必须按时发。。。
会引来红黄之物,岂不是自残一般?如此,又害了其国自家。今后若不改了,只怕不能获胜。” 有个土匪忧虑道:“如此,东土足球没戏了。” “不然。”高俅道,“那东土新帅高洪波,乃是我高家十八代子侄,我大宋武有杨家将,未必不能球有高家将!” 众人鼓掌,一警察问道:“比赛已数日,对各个强队,太尉有何感想?” 高俅不假思索,道:“阿根廷教你站着踢球 – 有技术才能打控制;英格兰告诉我们如果童贯那厮当了统帅,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 正在此时,悟空猛吹一哨,叫道:“中场休息!”众人如梦方醒,顿时抓贼声,叫骂声乱成一团。 结果,高俅救出,匪徒却没抓到几个,原来领头的乃是梁山两个头领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两人球技不佳,下凡索性组织赌球。知道高俅本领,由孙二娘将其诱上山来。不料高俅虽是无赖,口才极是了得,一班小匪竟搭台请他讲球,直到获救。 簇拥高俅回酒店小憩压惊,只派出猪八戒施耐庵观战智利对洪都拉斯,西班牙对瑞士。良久,医生示意高俅无事,众人进来问安,高俅唏嘘不已。萨苏迫不及待问道:“这两场比赛太尉以为如何?” 高俅道:“贝尔萨的智利如同左撇子,谁打谁别扭,必胜。我那个预测大体无误,不过西班牙却有些风险。” 百晓生一愣,道:
眼看巴西对朝鲜的激战就要开场,但大使馆与玉皇大帝达成共识:营救同胞是第一要务。众人只好放弃观赛,随警方出击救人。

到得现场,三批警察先后越墙进院,却如泥牛入水,令人纳闷。猪八戒性躁力蛮,大喝一声,一个鱼跃冲顶撞开大门。众人一拥而入,却是目瞪口呆。“同是短传风格,同是排名高于对手,西班牙优势更大,为何反而不好说?” 高俅解释道:“然也,但智利目标出线,西班牙目标冠军,所以第一场比赛西班牙必保存实力;同时,两队均强大,必压着对方打,智利队没有大牌,必个个全力以赴,而西班牙都是球星,自己配合别人的意识差,如果不作多余的跑动,队友就会遭到更多敌人的围攻。此外,智利队员年龄比较接近,而西班牙年龄不一,所以到后半场体力的不同会造成配合上智利队更完美。” 众人不禁点头,这奸臣对球的了解的确不凡。 正说着,有人哈哈大笑着进来,道:“诚如太尉所言。大冷门!瑞士1:0赢了西班牙!” 看时,却是猪八戒和施耐庵扛着照妖镜走了回来。 [完]

只见院中搭了一个台子,上竖一面大旗,大书“高铁嘴谈球”,高俅坐在旗下,手舞足蹈,说得正欢,一群土匪和警察在台下或坐或立,勾肩搭背听得入神。

但听高俅正说到塞尔维亚失利:“我朝柳将军海光,贾都督秀全曾就教于游击队俱乐部,归来感言技术上并无收获,却学会了如何在赛场上拖延时间,偷拉偷拽种种小技,窃喜事半功倍。各位,若学业未成,先习捷径,谁肯再下苦功?二将不查,此事害我国不浅也。何况这些小技平时使得,世界杯裁判明察秋毫,只会引来红黄之物,岂不是自残一般?如此,又害了其国自家。今后若不改了,只怕不能获胜。”

有个土匪忧虑道:“如此,东土足球没戏了。”“同是短传风格,同是排名高于对手,西班牙优势更大,为何反而不好说?” 高俅解释道:“然也,但智利目标出线,西班牙目标冠军,所以第一场比赛西班牙必保存实力;同时,两队均强大,必压着对方打,智利队没有大牌,必个个全力以赴,而西班牙都是球星,自己配合别人的意识差,如果不作多余的跑动,队友就会遭到更多敌人的围攻。此外,智利队员年龄比较接近,而西班牙年龄不一,所以到后半场体力的不同会造成配合上智利队更完美。” 众人不禁点头,这奸臣对球的了解的确不凡。 正说着,有人哈哈大笑着进来,道:“诚如太尉所言。大冷门!瑞士1:0赢了西班牙!” 看时,却是猪八戒和施耐庵扛着照妖镜走了回来。 [完]

“不然。”高俅道,“那东土新帅高洪波,乃是我高家十八代子侄,我大宋武有杨家将,未必不能球有高家将!”

众人鼓掌,一警察问道:“比赛已数日,对各个强队,太尉有何感想?”

高俅不假思索,道:“阿根廷教你站着踢球 – 有技术才能打控制;英格兰告诉我们如果童贯那厮当了统帅,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会引来红黄之物,岂不是自残一般?如此,又害了其国自家。今后若不改了,只怕不能获胜。” 有个土匪忧虑道:“如此,东土足球没戏了。” “不然。”高俅道,“那东土新帅高洪波,乃是我高家十八代子侄,我大宋武有杨家将,未必不能球有高家将!” 众人鼓掌,一警察问道:“比赛已数日,对各个强队,太尉有何感想?” 高俅不假思索,道:“阿根廷教你站着踢球 – 有技术才能打控制;英格兰告诉我们如果童贯那厮当了统帅,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 正在此时,悟空猛吹一哨,叫道:“中场休息!”众人如梦方醒,顿时抓贼声,叫骂声乱成一团。 结果,高俅救出,匪徒却没抓到几个,原来领头的乃是梁山两个头领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两人球技不佳,下凡索性组织赌球。知道高俅本领,由孙二娘将其诱上山来。不料高俅虽是无赖,口才极是了得,一班小匪竟搭台请他讲球,直到获救。 簇拥高俅回酒店小憩压惊,只派出猪八戒施耐庵观战智利对洪都拉斯,西班牙对瑞士。良久,医生示意高俅无事,众人进来问安,高俅唏嘘不已。萨苏迫不及待问道:“这两场比赛太尉以为如何?” 高俅道:“贝尔萨的智利如同左撇子,谁打谁别扭,必胜。我那个预测大体无误,不过西班牙却有些风险。” 百晓生一愣,道:

正在此时,悟空猛吹一哨,叫道:“中场休息!”众人如梦方醒,顿时抓贼声,叫骂声乱成一团。

结果,高俅救出,匪徒却没抓到几个,原来领头的乃是梁山两个头领菜园子张青和母夜叉孙二娘,两人球技不佳,下凡索性组织赌球。知道高俅本领,由孙二娘将其诱上山来。不料高俅虽是无赖,口才极是了得,一班小匪竟搭台请他讲球,直到获救。

簇拥高俅回酒店小憩压惊,只派出猪八戒施耐庵观战智利对洪都拉斯,西班牙对瑞士。良久,医生示意高俅无事,众人进来问安,高俅唏嘘不已。萨苏迫不及待问道:“这两场比赛太尉以为如何?”难道高俅参加了赌球?众人不禁愕然,要知道,天庭对赌球的处罚人间难以想象,是要连投猪胎十次地,难道高太尉对猪的生活有独特的向往? 经过警方解释才知道,原来南非最近出现一伙匪徒操纵足球赌场,有个女匪首色诱高俅,将其捉上山去当开盘顾问,这张纸条就是高俅对次日比赛的预测。目前警方已经发动“发高行动”,对其进行营救。 玉皇大帝表示,足球必须踢好,高俅必须救出,稿费必须按时发。。。 眼看巴西对朝鲜的激战就要开场,但大使馆与玉皇大帝达成共识:营救同胞是第一要务。众人只好放弃观赛,随警方出击救人。 到得现场,三批警察先后越墙进院,却如泥牛入水,令人纳闷。猪八戒性躁力蛮,大喝一声,一个鱼跃冲顶撞开大门。众人一拥而入,却是目瞪口呆。 只见院中搭了一个台子,上竖一面大旗,大书“高铁嘴谈球”,高俅坐在旗下,手舞足蹈,说得正欢,一群土匪和警察在台下或坐或立,勾肩搭背听得入神。 但听高俅正说到塞尔维亚失利:“我朝柳将军海光,贾都督秀全曾就教于游击队俱乐部,归来感言技术上并无收获,却学会了如何在赛场上拖延时间,偷拉偷拽种种小技,窃喜事半功倍。各位,若学业未成,先习捷径,谁肯再下苦功?二将不查,此事害我国不浅也。何况这些小技平时使得,世界杯裁判明察秋毫,只

高俅道:“贝尔萨的智利如同左撇子,谁打谁别扭,必胜。我那个预测大体无误,不过西班牙却有些风险。”
“同是短传风格,同是排名高于对手,西班牙优势更大,为何反而不好说?” 高俅解释道:“然也,但智利目标出线,西班牙目标冠军,所以第一场比赛西班牙必保存实力;同时,两队均强大,必压着对方打,智利队没有大牌,必个个全力以赴,而西班牙都是球星,自己配合别人的意识差,如果不作多余的跑动,队友就会遭到更多敌人的围攻。此外,智利队员年龄比较接近,而西班牙年龄不一,所以到后半场体力的不同会造成配合上智利队更完美。” 众人不禁点头,这奸臣对球的了解的确不凡。 正说着,有人哈哈大笑着进来,道:“诚如太尉所言。大冷门!瑞士1:0赢了西班牙!” 看时,却是猪八戒和施耐庵扛着照妖镜走了回来。 [完]
百晓生一愣,道:“同是短传风格,同是排名高于对手,西班牙优势更大,为何反而不好说?”

高俅解释道:“然也,但智利目标出线,西班牙目标冠军,所以第一场比赛西班牙必保存实力;同时,两队均强大,必压着对方打,智利队没有大牌,必个个全力以赴,而西班牙都是球星,自己配合别人的意识差,如果不作多余的跑动,队友就会遭到更多敌人的围攻。此外,智利队员年龄比较接近,而西班牙年龄不一,所以到后半场体力的不同会造成配合上智利队更完美。”“同是短传风格,同是排名高于对手,西班牙优势更大,为何反而不好说?” 高俅解释道:“然也,但智利目标出线,西班牙目标冠军,所以第一场比赛西班牙必保存实力;同时,两队均强大,必压着对方打,智利队没有大牌,必个个全力以赴,而西班牙都是球星,自己配合别人的意识差,如果不作多余的跑动,队友就会遭到更多敌人的围攻。此外,智利队员年龄比较接近,而西班牙年龄不一,所以到后半场体力的不同会造成配合上智利队更完美。” 众人不禁点头,这奸臣对球的了解的确不凡。 正说着,有人哈哈大笑着进来,道:“诚如太尉所言。大冷门!瑞士1:0赢了西班牙!” 看时,却是猪八戒和施耐庵扛着照妖镜走了回来。 [完]

众人不禁点头,这奸臣对球的了解的确不凡。
难道高俅参加了赌球?众人不禁愕然,要知道,天庭对赌球的处罚人间难以想象,是要连投猪胎十次地,难道高太尉对猪的生活有独特的向往? 经过警方解释才知道,原来南非最近出现一伙匪徒操纵足球赌场,有个女匪首色诱高俅,将其捉上山去当开盘顾问,这张纸条就是高俅对次日比赛的预测。目前警方已经发动“发高行动”,对其进行营救。 玉皇大帝表示,足球必须踢好,高俅必须救出,稿费必须按时发。。。 眼看巴西对朝鲜的激战就要开场,但大使馆与玉皇大帝达成共识:营救同胞是第一要务。众人只好放弃观赛,随警方出击救人。 到得现场,三批警察先后越墙进院,却如泥牛入水,令人纳闷。猪八戒性躁力蛮,大喝一声,一个鱼跃冲顶撞开大门。众人一拥而入,却是目瞪口呆。 只见院中搭了一个台子,上竖一面大旗,大书“高铁嘴谈球”,高俅坐在旗下,手舞足蹈,说得正欢,一群土匪和警察在台下或坐或立,勾肩搭背听得入神。 但听高俅正说到塞尔维亚失利:“我朝柳将军海光,贾都督秀全曾就教于游击队俱乐部,归来感言技术上并无收获,却学会了如何在赛场上拖延时间,偷拉偷拽种种小技,窃喜事半功倍。各位,若学业未成,先习捷径,谁肯再下苦功?二将不查,此事害我国不浅也。何况这些小技平时使得,世界杯裁判明察秋毫,只
正说着,有人哈哈大笑着进来,道:“诚如太尉所言。大冷门!瑞士1:0赢了西班牙!”

看时,却是猪八戒和施耐庵扛着照妖镜走了回来。

[完]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