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中文导游成日本稀缺职种--“翻译导引员”之争  

2010-07-13 14:4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容忽视的事实却必须看到。在日本,目前的“翻译导引员”有七成是使用英语的,能够使用中文的只有大约一成。随着中国游客 的大量增加,华文导游已成稀缺职业。观光厅承认,针对中国游客的导游方面“供需存在着矛盾”。这种“刚需”是无论日本的“翻译导引员”如何不满都客观存在 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日本政府坚持把中国游客视为扩大日本旅游市场领头羊的方针,在导游问题上,恐怕只能有三种解决办法 – 第一种,让现在的日本导游们在短时间内都学会中文;第二种,让中国游客接受只能有英文或日文导游的条件同时;第三种,放宽规制,增强培训,让在日华人和留 学生们合法合理地进入这个金饭碗领域。 哪一种可能性最靠谱呢?我想,这可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完][平面媒体用稿]
近来,随着中国的高速发展,为经济问题所困扰的日本各地政府,纷纷把开展对中国的旅游观光业务视为一个重要的经济增长点。包括“健诊旅游”,“邮轮旅游” 等一系列政策性措施的刺激之下,中国到日游客人数从2004年的61万人,增加到2009年的100万人,呈现激增趋势。
容忽视的事实却必须看到。在日本,目前的“翻译导引员”有七成是使用英语的,能够使用中文的只有大约一成。随着中国游客 的大量增加,华文导游已成稀缺职业。观光厅承认,针对中国游客的导游方面“供需存在着矛盾”。这种“刚需”是无论日本的“翻译导引员”如何不满都客观存在 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日本政府坚持把中国游客视为扩大日本旅游市场领头羊的方针,在导游问题上,恐怕只能有三种解决办法 – 第一种,让现在的日本导游们在短时间内都学会中文;第二种,让中国游客接受只能有英文或日文导游的条件同时;第三种,放宽规制,增强培训,让在日华人和留 学生们合法合理地进入这个金饭碗领域。 哪一种可能性最靠谱呢?我想,这可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完]
中文导游成日本稀缺职种--“翻译导引员”之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日本旅行社在培训为中国人服务的导游

在这一背景之下,日本政府观光厅组织的“有识者会议”上,针对中国游客,放宽使用志愿者和留学生充当有偿“翻译导引员”的意见开始浮出水面。然而,这种意 见一出,就引来了拥有“翻译导引员”资格的日本导游们一片反对的声音。这些“前辈”对可能入行的小字辈们毫不客气,喊出了 – “容忍无照导游,就是夺走(我们的)工作!”这样激烈的口号。双方看法相持不下,在日本舆论中竟然形成了围绕“翻译导引员”问题的激争。
所谓“翻译导引员”是日本于1959年开始授予的一种国家资格,目前日本共有能使用英语等10多种语言的13,500名人员拥有这一资格。他们因为具有使 用外语正确向游客介绍日本的历史,文化,地理等信息的能力而被称作“民间外交官”。他们也是日本目前唯一被允许作为有偿导游接待外国游客的团体。按照现行 的《翻译导引员法》,没有这一资格的人员进行对外国游客的有偿导游,会被处以50万日元的罚款。0万日元的罚款。 从现职“翻译导引员”角度来说,反对所谓“无照导游”颇有些理直气壮。全日本翻译导引员联盟的副理事长松本美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道:“中国语圈的陪同工 作人员,经常把客人带到关系户的旅游纪念品商店里去,以此获得非法收入,对历史性的建筑物统统称为‘寺’来以讹传讹的报道屡见不鲜,所以,与其讨论放宽资 格,政府不如先如何取缔无照导游。” 在中国旅游经常有被带去购物的经历,这样的说法不能不说有一定道理,但说到根本,日本导游们的不满,还是因为饭碗问题 –这些日本导游的“翻译导引员”资格来之不易。他们首先要通过全国统一外语考试,而后还要通过日本地理,历史和一般常识考试,去年8,078名应试者中只 有1,225名及格,其难度直逼中国当年高考的“独木桥”。旅游一向是赚钱的行业,日本导游一旦闯过独木桥自然收入颇丰。如今眼看一旦政策放宽,在日华人 和留学生们可以轻易来抢自己的金饭碗分一杯羹,产生“反发”实在是正常的现象。在反对政策放宽的呼声中,开学校培训“翻译导引员”的一位植山校长是最积极 的分子,他在网上发动号召反对此事,已经征集到五百个签名。植山如此积极也很有道理 – 如果导游们的门槛变低,他开的培训学校又上哪里挣得钱来? 不过,尽管反对的呼声很高,一个不

从现职“翻译导引员”角度来说,反对所谓“无照导游”颇有些理直气壮。全日本翻译导引员联盟的副理事长松本美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道:“中国语圈的陪同工 作人员,经常把客人带到关系户的旅游纪念品商店里去,以此获得非法收入,对历史性的建筑物统统称为‘寺’来以讹传讹的报道屡见不鲜,所以,与其讨论放宽资 格,政府不如先如何取缔无照导游。”

在中国旅游经常有被带去购物的经历,这样的说法不能不说有一定道理,但说到根本,日本导游们的不满,还是因为饭碗问题 –这些日本导游的“翻译导引员”资格来之不易。他们首先要通过全国统一外语考试,而后还要通过日本地理,历史和一般常识考试,去年8,078名应试者中只 有1,225名及格,其难度直逼中国当年高考的“独木桥”。旅游一向是赚钱的行业,日本导游一旦闯过独木桥自然收入颇丰。如今眼看一旦政策放宽,在日华人 和留学生们可以轻易来抢自己的金饭碗分一杯羹,产生“反发”实在是正常的现象。在反对政策放宽的呼声中,开学校培训“翻译导引员”的一位植山校长是最积极 的分子,他在网上发动号召反对此事,已经征集到五百个签名。植山如此积极也很有道理 – 如果导游们的门槛变低,他开的培训学校又上哪里挣得钱来?

不过,尽管反对的呼声很高,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却必须看到。在日本,目前的“翻译导引员”有七成是使用英语的,能够使用中文的只有大约一成。随着中国游客 的大量增加,华文导游已成稀缺职业。观光厅承认,针对中国游客的导游方面“供需存在着矛盾”。这种“刚需”是无论日本的“翻译导引员”如何不满都客观存在 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日本政府坚持把中国游客视为扩大日本旅游市场领头羊的方针,在导游问题上,恐怕只能有三种解决办法 –
[平面媒体用稿] 近来,随着中国的高速发展,为经济问题所困扰的日本各地政府,纷纷把开展对中国的旅游观光业务视为一个重要的经济增长点。包括“健诊旅游”,“邮轮旅游” 等一系列政策性措施的刺激之下,中国到日游客人数从2004年的61万人,增加到2009年的100万人,呈现激增趋势。 日本旅行社在培训为中国人服务的导游 在这一背景之下,日本政府观光厅组织的“有识者会议”上,针对中国游客,放宽使用志愿者和留学生充当有偿“翻译导引员”的意见开始浮出水面。然而,这种意 见一出,就引来了拥有“翻译导引员”资格的日本导游们一片反对的声音。这些“前辈”对可能入行的小字辈们毫不客气,喊出了 – “容忍无照导游,就是夺走(我们的)工作!”这样激烈的口号。双方看法相持不下,在日本舆论中竟然形成了围绕“翻译导引员”问题的激争。 所谓“翻译导引员”是日本于1959年开始授予的一种国家资格,目前日本共有能使用英语等10多种语言的13,500名人员拥有这一资格。他们因为具有使 用外语正确向游客介绍日本的历史,文化,地理等信息的能力而被称作“民间外交官”。他们也是日本目前唯一被允许作为有偿导游接待外国游客的团体。按照现行 的《翻译导引员法》,没有这一资格的人员进行对外国游客的有偿导游,会被处以5
第一种,让现在的日本导游们在短时间内都学会中文;第二种,让中国游客接受只能有英文或日文导游的条件同时;第三种,放宽规制,增强培训,让在日华人和留 学生们合法合理地进入这个金饭碗领域。

哪一种可能性最靠谱呢?我想,这可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容忽视的事实却必须看到。在日本,目前的“翻译导引员”有七成是使用英语的,能够使用中文的只有大约一成。随着中国游客 的大量增加,华文导游已成稀缺职业。观光厅承认,针对中国游客的导游方面“供需存在着矛盾”。这种“刚需”是无论日本的“翻译导引员”如何不满都客观存在 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日本政府坚持把中国游客视为扩大日本旅游市场领头羊的方针,在导游问题上,恐怕只能有三种解决办法 – 第一种,让现在的日本导游们在短时间内都学会中文;第二种,让中国游客接受只能有英文或日文导游的条件同时;第三种,放宽规制,增强培训,让在日华人和留 学生们合法合理地进入这个金饭碗领域。 哪一种可能性最靠谱呢?我想,这可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完]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