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一  

2010-07-02 12:1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加拿大部队来攻种子山。 加拿大步兵第25旅,下辖加拿大皇家步兵第2团,第22团,帕特里夏公主轻步兵团,第二皇家骑炮兵团,工兵营,装甲营和直属队,共计八千余人,是加拿大投 入朝鲜战争的地面主力部队。加拿大步兵第25旅的指挥官是准将旅长J.M.罗宾汉(这是个响亮的名字,让人想起英国中世纪除暴安良的好汉罗宾汉)。这支部 队1951年2月入朝,除了在五次战役前期如同其它美国的盟军一样担任阻击,在加平之战中吃了十九兵团一些苦头之外,基本没有受到大的损失。5月27日, 原来配属英军第28旅的第2狙击兵营也归还建制,美军已经显露疲态的时候,加拿大25旅却正是兵强马壮。 罗宾汉少将 在加拿大1982年出版的《记忆中的勇气 – 朝鲜战争中的加拿大军团》(VALOUR REMEMBERD Canadians in Korea,ISBN 0-662-52115-3)中,当年的参战加拿大老兵曾详细回顾了这次作战。 按照这本书中的描述,加拿大25旅是在5月24日划归美军步兵第25师指挥,参加对志愿军部队的反攻。根据美军所述,由于前一阶段中国军队进攻中的消耗很 大,目前正在试图退回三八线以北的山地地区获得补给和补充,这次战役的目的就是要给共产党军队(包括中国和朝鲜)以致命打击,使其无法恢复和有力量发起下 一次攻势。 既然如此,阻止中国军队返回三八线就成为一项重要的任务,加拿大步兵第25旅奉命跟随美军第25师发动攻势,行动代号“进取”。 尽管遭到一定抵抗,“进取”行动的美加联合部队依然在27日顺利抵达临津江畔,并继续向北,朝铁原方向攻击前进。 这种进展顺利的进攻作战中,美军当然是出风头的主角,加拿大人执行的都是掩护侧翼,保护补给线等次要任务。30日,加拿大25旅部队接到攻击种子山的命 令,踌躇满志的罗宾汉旅长想不到,从此,加拿大人的好日子就算结束了。正如《记忆中的勇气》一书作者所述:“一切都在一座烧成白地的小村庄前停下了,它的 后面是一座令人恐怖(formidable)的山峰,这就是467号高地。”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本文为萨所作反映铁原阻击战役的作品《铁在烧》的部分节选,略有调整]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本文为萨所作反映铁原阻击战役的作品《铁在烧》的部分节选,略有调整] 在京参加朝鲜战争六十年暨半岛形势研讨会的留影 1951年5月下旬,随着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战局的发展,志愿军各部开始从进攻转入防御。而此时美军及其控制下的“联合国军”,却在李奇微中将的指挥下, 按照预定计划突然向志愿军发起反攻,目标直指志愿军后方枢纽铁原。 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朝鲜中部的重要战略 交通枢钮。经过月余的作战,此时志愿军从前线撤退下来的部队,正在经过这里向后方集结,这些正在后退中的部队缺粮少弹,极度疲劳。一旦被敌切割,后果不堪 设想。在这种情况下,63军军长傅崇碧临危受命,率部死守铁原,以巨大的牺牲争取了志愿军主力完成战略转移的任务,铁原大战,从此名扬天下。 种子山之战,就发生在这次铁血大阻击之中。 566团团长朱彪和他部下的骄兵悍将 6月2日下午,志愿军步兵第566团团长朱彪接到189师师部下达的命令,要求其在当天夜间组织力量,夺回种子山阵地,必要时可以放弃手中的其他阵地。 当时在566团1连的杨恩起是亲身参加了种子山反攻作战的志愿军老兵,提到种子山,他纠正笔者的发音 – 那个“种”字,不能读“肿”,而要读“重”。 种子山,这三个字按照这个发音来读,忽然就有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当然会让人咬牙切齿。 中国人咬牙切齿,是因为第五次战役中,为了这座海拔643米的山峰,志愿军189师曾反复争夺并死死固守,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加拿大人咬牙切齿,是因为它的第25旅在这里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在联合国军节节推进中被63军打得败下阵来,成了历史的耻辱。 种子山,位于朝鲜京畿道抱川郡官仁面,海拔643米,美军地图上标为Seed Hill,韩文发音为 Jongjasan,而加拿大人称其为467号高地,多个国家参与的战争,让一个战场往往出现了不同的名字,弄得后世研究这场战争的任何努力都变得事倍功 半。种子山俯视着脚下的汉滩江,和江面垂直的众多悬崖绝壁交相辉映,展示着自己的雄美丰姿。根据朝鲜民间传说,古时候有一对三代单传的夫妻久不生育,于是 他们到山上的一个洞里进行百日祈祷。百日祈祷结束后就有了小孩。后来这座山就被叫做种子山。由于到这里凭吊战友的“联合国军”老兵发现这里风景秀丽,大加 宣传,现在,这里已经是抱川郡一处颇有名气的旅游胜地。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登山的人们沉迷其中,渐行渐慢,直到峰顶。 因为蕃衍生命而得名的种子山,1951年却是吞噬生命的地方。 原来由566团4连据守的种子山,是在6月2日下午失守的。 5月30日,由于直属部队在作战中已经疲惫不堪,美军第25师命令配属作战的加拿大第二十五步兵旅(25th Canadian Infantry Brigade)发动攻击,开始了对志愿军种子山阵地的进攻 实际上,从这个部署,也可以看出美军在铁原未能在京参加朝鲜战争六十年暨半岛形势研讨会的留影

的加拿大部队来攻种子山。 加拿大步兵第25旅,下辖加拿大皇家步兵第2团,第22团,帕特里夏公主轻步兵团,第二皇家骑炮兵团,工兵营,装甲营和直属队,共计八千余人,是加拿大投 入朝鲜战争的地面主力部队。加拿大步兵第25旅的指挥官是准将旅长J.M.罗宾汉(这是个响亮的名字,让人想起英国中世纪除暴安良的好汉罗宾汉)。这支部 队1951年2月入朝,除了在五次战役前期如同其它美国的盟军一样担任阻击,在加平之战中吃了十九兵团一些苦头之外,基本没有受到大的损失。5月27日, 原来配属英军第28旅的第2狙击兵营也归还建制,美军已经显露疲态的时候,加拿大25旅却正是兵强马壮。 罗宾汉少将 在加拿大1982年出版的《记忆中的勇气 – 朝鲜战争中的加拿大军团》(VALOUR REMEMBERD Canadians in Korea,ISBN 0-662-52115-3)中,当年的参战加拿大老兵曾详细回顾了这次作战。 按照这本书中的描述,加拿大25旅是在5月24日划归美军步兵第25师指挥,参加对志愿军部队的反攻。根据美军所述,由于前一阶段中国军队进攻中的消耗很 大,目前正在试图退回三八线以北的山地地区获得补给和补充,这次战役的目的就是要给共产党军队(包括中国和朝鲜)以致命打击,使其无法恢复和有力量发起下 一次攻势。 既然如此,阻止中国军队返回三八线就成为一项重要的任务,加拿大步兵第25旅奉命跟随美军第25师发动攻势,行动代号“进取”。 尽管遭到一定抵抗,“进取”行动的美加联合部队依然在27日顺利抵达临津江畔,并继续向北,朝铁原方向攻击前进。 这种进展顺利的进攻作战中,美军当然是出风头的主角,加拿大人执行的都是掩护侧翼,保护补给线等次要任务。30日,加拿大25旅部队接到攻击种子山的命 令,踌躇满志的罗宾汉旅长想不到,从此,加拿大人的好日子就算结束了。正如《记忆中的勇气》一书作者所述:“一切都在一座烧成白地的小村庄前停下了,它的 后面是一座令人恐怖(formidable)的山峰,这就是467号高地。”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

1951年5月下旬,随着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战局的发展,志愿军各部开始从进攻转入防御。而此时美军及其控制下的“联合国军”,却在李奇微中将的指挥下, 按照预定计划突然向志愿军发起反攻,目标直指志愿军后方枢纽铁原。
[本文为萨所作反映铁原阻击战役的作品《铁在烧》的部分节选,略有调整] 在京参加朝鲜战争六十年暨半岛形势研讨会的留影 1951年5月下旬,随着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战局的发展,志愿军各部开始从进攻转入防御。而此时美军及其控制下的“联合国军”,却在李奇微中将的指挥下, 按照预定计划突然向志愿军发起反攻,目标直指志愿军后方枢纽铁原。 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朝鲜中部的重要战略 交通枢钮。经过月余的作战,此时志愿军从前线撤退下来的部队,正在经过这里向后方集结,这些正在后退中的部队缺粮少弹,极度疲劳。一旦被敌切割,后果不堪 设想。在这种情况下,63军军长傅崇碧临危受命,率部死守铁原,以巨大的牺牲争取了志愿军主力完成战略转移的任务,铁原大战,从此名扬天下。 种子山之战,就发生在这次铁血大阻击之中。 566团团长朱彪和他部下的骄兵悍将 6月2日下午,志愿军步兵第566团团长朱彪接到189师师部下达的命令,要求其在当天夜间组织力量,夺回种子山阵地,必要时可以放弃手中的其他阵地。 当时在566团1连的杨恩起是亲身参加了种子山反攻作战的志愿军老兵,提到种子山,他纠正笔者的发音 – 那个“种”字,不能读“肿”,而要读“重”。 种子山,这三个字按照这个发音来读,忽然就有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当然会让人咬牙切齿。 中国人咬牙切齿,是因为第五次战役中,为了这座海拔643米的山峰,志愿军189师曾反复争夺并死死固守,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加拿大人咬牙切齿,是因为它的第25旅在这里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在联合国军节节推进中被63军打得败下阵来,成了历史的耻辱。 种子山,位于朝鲜京畿道抱川郡官仁面,海拔643米,美军地图上标为Seed Hill,韩文发音为 Jongjasan,而加拿大人称其为467号高地,多个国家参与的战争,让一个战场往往出现了不同的名字,弄得后世研究这场战争的任何努力都变得事倍功 半。种子山俯视着脚下的汉滩江,和江面垂直的众多悬崖绝壁交相辉映,展示着自己的雄美丰姿。根据朝鲜民间传说,古时候有一对三代单传的夫妻久不生育,于是 他们到山上的一个洞里进行百日祈祷。百日祈祷结束后就有了小孩。后来这座山就被叫做种子山。由于到这里凭吊战友的“联合国军”老兵发现这里风景秀丽,大加 宣传,现在,这里已经是抱川郡一处颇有名气的旅游胜地。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登山的人们沉迷其中,渐行渐慢,直到峰顶。 因为蕃衍生命而得名的种子山,1951年却是吞噬生命的地方。 原来由566团4连据守的种子山,是在6月2日下午失守的。 5月30日,由于直属部队在作战中已经疲惫不堪,美军第25师命令配属作战的加拿大第二十五步兵旅(25th Canadian Infantry Brigade)发动攻击,开始了对志愿军种子山阵地的进攻 实际上,从这个部署,也可以看出美军在铁原未能
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朝鲜中部的重要战略 交通枢钮。经过月余的作战,此时志愿军从前线撤退下来的部队,正在经过这里向后方集结,这些正在后退中的部队缺粮少弹,极度疲劳。一旦被敌切割,后果不堪 设想。在这种情况下,63军军长傅崇碧临危受命,率部死守铁原,以巨大的牺牲争取了志愿军主力完成战略转移的任务,铁原大战,从此名扬天下。

种子山之战,就发生在这次铁血大阻击之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566团团长朱彪和他部下的骄兵悍将

6月2日下午,志愿军步兵第566团团长朱彪接到189师师部下达的命令,要求其在当天夜间组织力量,夺回种子山阵地,必要时可以放弃手中的其他阵地。

当时在566团1连的杨恩起是亲身参加了种子山反攻作战的志愿军老兵,提到种子山,他纠正笔者的发音 – 那个“种”字,不能读“肿”,而要读“重”。

种子山,这三个字按照这个发音来读,忽然就有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本文为萨所作反映铁原阻击战役的作品《铁在烧》的部分节选,略有调整] 在京参加朝鲜战争六十年暨半岛形势研讨会的留影 1951年5月下旬,随着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战局的发展,志愿军各部开始从进攻转入防御。而此时美军及其控制下的“联合国军”,却在李奇微中将的指挥下, 按照预定计划突然向志愿军发起反攻,目标直指志愿军后方枢纽铁原。 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朝鲜中部的重要战略 交通枢钮。经过月余的作战,此时志愿军从前线撤退下来的部队,正在经过这里向后方集结,这些正在后退中的部队缺粮少弹,极度疲劳。一旦被敌切割,后果不堪 设想。在这种情况下,63军军长傅崇碧临危受命,率部死守铁原,以巨大的牺牲争取了志愿军主力完成战略转移的任务,铁原大战,从此名扬天下。 种子山之战,就发生在这次铁血大阻击之中。 566团团长朱彪和他部下的骄兵悍将 6月2日下午,志愿军步兵第566团团长朱彪接到189师师部下达的命令,要求其在当天夜间组织力量,夺回种子山阵地,必要时可以放弃手中的其他阵地。 当时在566团1连的杨恩起是亲身参加了种子山反攻作战的志愿军老兵,提到种子山,他纠正笔者的发音 – 那个“种”字,不能读“肿”,而要读“重”。 种子山,这三个字按照这个发音来读,忽然就有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当然会让人咬牙切齿。 中国人咬牙切齿,是因为第五次战役中,为了这座海拔643米的山峰,志愿军189师曾反复争夺并死死固守,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加拿大人咬牙切齿,是因为它的第25旅在这里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在联合国军节节推进中被63军打得败下阵来,成了历史的耻辱。 种子山,位于朝鲜京畿道抱川郡官仁面,海拔643米,美军地图上标为Seed Hill,韩文发音为 Jongjasan,而加拿大人称其为467号高地,多个国家参与的战争,让一个战场往往出现了不同的名字,弄得后世研究这场战争的任何努力都变得事倍功 半。种子山俯视着脚下的汉滩江,和江面垂直的众多悬崖绝壁交相辉映,展示着自己的雄美丰姿。根据朝鲜民间传说,古时候有一对三代单传的夫妻久不生育,于是 他们到山上的一个洞里进行百日祈祷。百日祈祷结束后就有了小孩。后来这座山就被叫做种子山。由于到这里凭吊战友的“联合国军”老兵发现这里风景秀丽,大加 宣传,现在,这里已经是抱川郡一处颇有名气的旅游胜地。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登山的人们沉迷其中,渐行渐慢,直到峰顶。 因为蕃衍生命而得名的种子山,1951年却是吞噬生命的地方。 原来由566团4连据守的种子山,是在6月2日下午失守的。 5月30日,由于直属部队在作战中已经疲惫不堪,美军第25师命令配属作战的加拿大第二十五步兵旅(25th Canadian Infantry Brigade)发动攻击,开始了对志愿军种子山阵地的进攻 实际上,从这个部署,也可以看出美军在铁原未能
当然会让人咬牙切齿。

中国人咬牙切齿,是因为第五次战役中,为了这座海拔643米的山峰,志愿军189师曾反复争夺并死死固守,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加拿大人咬牙切齿,是因为它的第25旅在这里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在联合国军节节推进中被63军打得败下阵来,成了历史的耻辱。

种子山,位于朝鲜京畿道抱川郡官仁面,海拔643米,美军地图上标为Seed Hill,韩文发音为 Jongjasan,而加拿大人称其为467号高地,多个国家参与的战争,让一个战场往往出现了不同的名字,弄得后世研究这场战争的任何努力都变得事倍功 半。种子山俯视着脚下的汉滩江,和江面垂直的众多悬崖绝壁交相辉映,展示着自己的雄美丰姿。根据朝鲜民间传说,古时候有一对三代单传的夫妻久不生育,于是 他们到山上的一个洞里进行百日祈祷。百日祈祷结束后就有了小孩。后来这座山就被叫做种子山。由于到这里凭吊战友的“联合国军”老兵发现这里风景秀丽,大加 宣传,现在,这里已经是抱川郡一处颇有名气的旅游胜地。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登山的人们沉迷其中,渐行渐慢,直到峰顶。

因为蕃衍生命而得名的种子山,1951年却是吞噬生命的地方。[本文为萨所作反映铁原阻击战役的作品《铁在烧》的部分节选,略有调整] 在京参加朝鲜战争六十年暨半岛形势研讨会的留影 1951年5月下旬,随着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战局的发展,志愿军各部开始从进攻转入防御。而此时美军及其控制下的“联合国军”,却在李奇微中将的指挥下, 按照预定计划突然向志愿军发起反攻,目标直指志愿军后方枢纽铁原。 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朝鲜中部的重要战略 交通枢钮。经过月余的作战,此时志愿军从前线撤退下来的部队,正在经过这里向后方集结,这些正在后退中的部队缺粮少弹,极度疲劳。一旦被敌切割,后果不堪 设想。在这种情况下,63军军长傅崇碧临危受命,率部死守铁原,以巨大的牺牲争取了志愿军主力完成战略转移的任务,铁原大战,从此名扬天下。 种子山之战,就发生在这次铁血大阻击之中。 566团团长朱彪和他部下的骄兵悍将 6月2日下午,志愿军步兵第566团团长朱彪接到189师师部下达的命令,要求其在当天夜间组织力量,夺回种子山阵地,必要时可以放弃手中的其他阵地。 当时在566团1连的杨恩起是亲身参加了种子山反攻作战的志愿军老兵,提到种子山,他纠正笔者的发音 – 那个“种”字,不能读“肿”,而要读“重”。 种子山,这三个字按照这个发音来读,忽然就有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当然会让人咬牙切齿。 中国人咬牙切齿,是因为第五次战役中,为了这座海拔643米的山峰,志愿军189师曾反复争夺并死死固守,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加拿大人咬牙切齿,是因为它的第25旅在这里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在联合国军节节推进中被63军打得败下阵来,成了历史的耻辱。 种子山,位于朝鲜京畿道抱川郡官仁面,海拔643米,美军地图上标为Seed Hill,韩文发音为 Jongjasan,而加拿大人称其为467号高地,多个国家参与的战争,让一个战场往往出现了不同的名字,弄得后世研究这场战争的任何努力都变得事倍功 半。种子山俯视着脚下的汉滩江,和江面垂直的众多悬崖绝壁交相辉映,展示着自己的雄美丰姿。根据朝鲜民间传说,古时候有一对三代单传的夫妻久不生育,于是 他们到山上的一个洞里进行百日祈祷。百日祈祷结束后就有了小孩。后来这座山就被叫做种子山。由于到这里凭吊战友的“联合国军”老兵发现这里风景秀丽,大加 宣传,现在,这里已经是抱川郡一处颇有名气的旅游胜地。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登山的人们沉迷其中,渐行渐慢,直到峰顶。 因为蕃衍生命而得名的种子山,1951年却是吞噬生命的地方。 原来由566团4连据守的种子山,是在6月2日下午失守的。 5月30日,由于直属部队在作战中已经疲惫不堪,美军第25师命令配属作战的加拿大第二十五步兵旅(25th Canadian Infantry Brigade)发动攻击,开始了对志愿军种子山阵地的进攻 实际上,从这个部署,也可以看出美军在铁原未能

原来由566团4连据守的种子山,是在6月2日下午失守的。
的加拿大部队来攻种子山。 加拿大步兵第25旅,下辖加拿大皇家步兵第2团,第22团,帕特里夏公主轻步兵团,第二皇家骑炮兵团,工兵营,装甲营和直属队,共计八千余人,是加拿大投 入朝鲜战争的地面主力部队。加拿大步兵第25旅的指挥官是准将旅长J.M.罗宾汉(这是个响亮的名字,让人想起英国中世纪除暴安良的好汉罗宾汉)。这支部 队1951年2月入朝,除了在五次战役前期如同其它美国的盟军一样担任阻击,在加平之战中吃了十九兵团一些苦头之外,基本没有受到大的损失。5月27日, 原来配属英军第28旅的第2狙击兵营也归还建制,美军已经显露疲态的时候,加拿大25旅却正是兵强马壮。 罗宾汉少将 在加拿大1982年出版的《记忆中的勇气 – 朝鲜战争中的加拿大军团》(VALOUR REMEMBERD Canadians in Korea,ISBN 0-662-52115-3)中,当年的参战加拿大老兵曾详细回顾了这次作战。 按照这本书中的描述,加拿大25旅是在5月24日划归美军步兵第25师指挥,参加对志愿军部队的反攻。根据美军所述,由于前一阶段中国军队进攻中的消耗很 大,目前正在试图退回三八线以北的山地地区获得补给和补充,这次战役的目的就是要给共产党军队(包括中国和朝鲜)以致命打击,使其无法恢复和有力量发起下 一次攻势。 既然如此,阻止中国军队返回三八线就成为一项重要的任务,加拿大步兵第25旅奉命跟随美军第25师发动攻势,行动代号“进取”。 尽管遭到一定抵抗,“进取”行动的美加联合部队依然在27日顺利抵达临津江畔,并继续向北,朝铁原方向攻击前进。 这种进展顺利的进攻作战中,美军当然是出风头的主角,加拿大人执行的都是掩护侧翼,保护补给线等次要任务。30日,加拿大25旅部队接到攻击种子山的命 令,踌躇满志的罗宾汉旅长想不到,从此,加拿大人的好日子就算结束了。正如《记忆中的勇气》一书作者所述:“一切都在一座烧成白地的小村庄前停下了,它的 后面是一座令人恐怖(formidable)的山峰,这就是467号高地。”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
5月30日,由于直属部队在作战中已经疲惫不堪,美军第25师命令配属作战的加拿大第二十五步兵旅(25th Canadian Infantry Brigade)发动攻击,开始了对志愿军种子山阵地的进攻

实际上,从这个部署,也可以看出美军在铁原未能如李奇威中将所期待那样打出奇迹的一个原因。从四月到五月,志愿军连续的两波攻势之下,尽管李奇威和范弗利 特试图采用磁性战术对抗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各部,并有计划的进行后退。但是,由于志愿军攻击极为猛烈,有计划的后退很快就变成了艰苦而漫长的后卫战,部分 战斗意志较为薄弱的南朝鲜军干脆被打成了溃败。

李奇威原来的计划是将盟军放在后卫线上阻击和迟滞志愿军的进攻,由美军炮兵提供远程火力掩护,以保留美军兵力作为反攻主力。这个让朋友啃骨头自己吃肉的计 划让断后的联合国军各部苦不堪言,英军步兵第29旅(British 29th Infantry Brigade),比利时营(Belgian infantry battalion),菲律宾部队(Philippine 10th Battalion Combat Team (BCT)),法国营(French infantry battalion)等部队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4月25日,败下阵来的英军29旅直属部队在土桥厂北山沟集合,遭到志愿军189师566团3营突袭,旅 部直属的四辆装甲汽车均被击中起火,皇家诺森伯兰郡燧发枪团(The Royal Northumberland Fusiliers)团长福斯特中校的吉普车被志愿军用火箭弹击中,中校当即阵亡。汤姆.布劳迪旅长的手枪都丢掉了才突出重围(值得一提的是福斯特中校死 后荣获OBE帝国军人勋章,这样的勋章,曾在国际奥委会任职的中国官员徐亨因为在二战中组织香港英军突围,也曾荣获过同样的一枚)。
如李奇威中将所期待那样打出奇迹的一个原因。从四月到五月,志愿军连续的两波攻势之下,尽管李奇威和范弗利 特试图采用磁性战术对抗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各部,并有计划的进行后退。但是,由于志愿军攻击极为猛烈,有计划的后退很快就变成了艰苦而漫长的后卫战,部分 战斗意志较为薄弱的南朝鲜军干脆被打成了溃败。 李奇威原来的计划是将盟军放在后卫线上阻击和迟滞志愿军的进攻,由美军炮兵提供远程火力掩护,以保留美军兵力作为反攻主力。这个让朋友啃骨头自己吃肉的计 划让断后的联合国军各部苦不堪言,英军步兵第29旅(British 29th Infantry Brigade),比利时营(Belgian infantry battalion),菲律宾部队(Philippine 10th Battalion Combat Team (BCT)),法国营(French infantry battalion)等部队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4月25日,败下阵来的英军29旅直属部队在土桥厂北山沟集合,遭到志愿军189师566团3营突袭,旅 部直属的四辆装甲汽车均被击中起火,皇家诺森伯兰郡燧发枪团(The Royal Northumberland Fusiliers)团长福斯特中校的吉普车被志愿军用火箭弹击中,中校当即阵亡。汤姆.布劳迪旅长的手枪都丢掉了才突出重围(值得一提的是福斯特中校死 后荣获OBE帝国军人勋章,这样的勋章,曾在国际奥委会任职的中国官员徐亨因为在二战中组织香港英军突围,也曾荣获过同样的一枚)。 志愿军有力的穿插让想在二线观望的美军也难逃辣手,4月底,在史仓里15军围住了后退不及的美军24师一个团部又两个营,志愿军用缴获的美军大炮对着韩军 阵地猛轰,引发了更大的崩溃。激烈的战斗迫使美军不得不将其步兵主力陆续投入战斗。如果不是志愿军后勤的确遭到了极大的困难,李奇威的后退决战很可能演变 成一场灾难。 因为这个原因,尽管美军拥有绝对的火力优势和预备队,但是,当美军投入反攻的时候,各部都已经颇为疲劳,伤亡甚大,急需调整补充,甚至若干部队的建制都处 在混乱状态。在此情况下,美军以久战之师执行反攻计划的力度也就不得不打了折扣。无论朱彪在580.7高地打美军空降兵,还是唐满洋穿行敌后时打美军小分 队,都可以看出,尽管志愿军弹尽粮绝,但美军也同样处在疲劳崩溃的边缘。这样的敌军,打顺风仗时可以凭着一股虚劲儿猛打猛冲,一旦遭到有力阻击停顿下来, 就很难再恢复攻击的锐气。 如果没有前期进攻作战中不畏牺牲的猛攻,铁原阻击战会面临更多更大的困难。 从这个角度说,每一个牺牲都是不朽的。 正是因为前期作战消耗太大,加上从汉江一线推进途中不断遭到志愿军阻击部队的截击,始终处在战斗状态的美军25师打到靠近涟川一线的时候已经元气大伤,上 上下下都在叫苦,而志愿军所有撤退部队的弹药和食品,都被精简到最少程度,最大限度地交给后卫部队,使担任断后任务的189师战斗力得到较大恢复。这种情 况下,美军不得不换上刚刚进入阵地
志愿军有力的穿插让想在二线观望的美军也难逃辣手,4月底,在史仓里15军围住了后退不及的美军24师一个团部又两个营,志愿军用缴获的美军大炮对着韩军 阵地猛轰,引发了更大的崩溃。激烈的战斗迫使美军不得不将其步兵主力陆续投入战斗。如果不是志愿军后勤的确遭到了极大的困难,李奇威的后退决战很可能演变 成一场灾难。

因为这个原因,尽管美军拥有绝对的火力优势和预备队,但是,当美军投入反攻的时候,各部都已经颇为疲劳,伤亡甚大,急需调整补充,甚至若干部队的建制都处 在混乱状态。在此情况下,美军以久战之师执行反攻计划的力度也就不得不打了折扣。无论朱彪在580.7高地打美军空降兵,还是唐满洋穿行敌后时打美军小分 队,都可以看出,尽管志愿军弹尽粮绝,但美军也同样处在疲劳崩溃的边缘。这样的敌军,打顺风仗时可以凭着一股虚劲儿猛打猛冲,一旦遭到有力阻击停顿下来, 就很难再恢复攻击的锐气。

如果没有前期进攻作战中不畏牺牲的猛攻,铁原阻击战会面临更多更大的困难。

从这个角度说,每一个牺牲都是不朽的。

正是因为前期作战消耗太大,加上从汉江一线推进途中不断遭到志愿军阻击部队的截击,始终处在战斗状态的美军25师打到靠近涟川一线的时候已经元气大伤,上 上下下都在叫苦,而志愿军所有撤退部队的弹药和食品,都被精简到最少程度,最大限度地交给后卫部队,使担任断后任务的189师战斗力得到较大恢复。这种情 况下,美军不得不换上刚刚进入阵地的加拿大部队来攻种子山。的加拿大部队来攻种子山。 加拿大步兵第25旅,下辖加拿大皇家步兵第2团,第22团,帕特里夏公主轻步兵团,第二皇家骑炮兵团,工兵营,装甲营和直属队,共计八千余人,是加拿大投 入朝鲜战争的地面主力部队。加拿大步兵第25旅的指挥官是准将旅长J.M.罗宾汉(这是个响亮的名字,让人想起英国中世纪除暴安良的好汉罗宾汉)。这支部 队1951年2月入朝,除了在五次战役前期如同其它美国的盟军一样担任阻击,在加平之战中吃了十九兵团一些苦头之外,基本没有受到大的损失。5月27日, 原来配属英军第28旅的第2狙击兵营也归还建制,美军已经显露疲态的时候,加拿大25旅却正是兵强马壮。 罗宾汉少将 在加拿大1982年出版的《记忆中的勇气 – 朝鲜战争中的加拿大军团》(VALOUR REMEMBERD Canadians in Korea,ISBN 0-662-52115-3)中,当年的参战加拿大老兵曾详细回顾了这次作战。 按照这本书中的描述,加拿大25旅是在5月24日划归美军步兵第25师指挥,参加对志愿军部队的反攻。根据美军所述,由于前一阶段中国军队进攻中的消耗很 大,目前正在试图退回三八线以北的山地地区获得补给和补充,这次战役的目的就是要给共产党军队(包括中国和朝鲜)以致命打击,使其无法恢复和有力量发起下 一次攻势。 既然如此,阻止中国军队返回三八线就成为一项重要的任务,加拿大步兵第25旅奉命跟随美军第25师发动攻势,行动代号“进取”。 尽管遭到一定抵抗,“进取”行动的美加联合部队依然在27日顺利抵达临津江畔,并继续向北,朝铁原方向攻击前进。 这种进展顺利的进攻作战中,美军当然是出风头的主角,加拿大人执行的都是掩护侧翼,保护补给线等次要任务。30日,加拿大25旅部队接到攻击种子山的命 令,踌躇满志的罗宾汉旅长想不到,从此,加拿大人的好日子就算结束了。正如《记忆中的勇气》一书作者所述:“一切都在一座烧成白地的小村庄前停下了,它的 后面是一座令人恐怖(formidable)的山峰,这就是467号高地。”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

加拿大步兵第25旅,下辖加拿大皇家步兵第2团,第22团,帕特里夏公主轻步兵团,第二皇家骑炮兵团,工兵营,装甲营和直属队,共计八千余人,是加拿大投 入朝鲜战争的地面主力部队。加拿大步兵第25旅的指挥官是准将旅长J.M.罗宾汉(这是个响亮的名字,让人想起英国中世纪除暴安良的好汉罗宾汉)。这支部 队1951年2月入朝,除了在五次战役前期如同其它美国的盟军一样担任阻击,在加平之战中吃了十九兵团一些苦头之外,基本没有受到大的损失。5月27日, 原来配属英军第28旅的第2狙击兵营也归还建制,美军已经显露疲态的时候,加拿大25旅却正是兵强马壮。
[本文为萨所作反映铁原阻击战役的作品《铁在烧》的部分节选,略有调整] 在京参加朝鲜战争六十年暨半岛形势研讨会的留影 1951年5月下旬,随着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战局的发展,志愿军各部开始从进攻转入防御。而此时美军及其控制下的“联合国军”,却在李奇微中将的指挥下, 按照预定计划突然向志愿军发起反攻,目标直指志愿军后方枢纽铁原。 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朝鲜中部的重要战略 交通枢钮。经过月余的作战,此时志愿军从前线撤退下来的部队,正在经过这里向后方集结,这些正在后退中的部队缺粮少弹,极度疲劳。一旦被敌切割,后果不堪 设想。在这种情况下,63军军长傅崇碧临危受命,率部死守铁原,以巨大的牺牲争取了志愿军主力完成战略转移的任务,铁原大战,从此名扬天下。 种子山之战,就发生在这次铁血大阻击之中。 566团团长朱彪和他部下的骄兵悍将 6月2日下午,志愿军步兵第566团团长朱彪接到189师师部下达的命令,要求其在当天夜间组织力量,夺回种子山阵地,必要时可以放弃手中的其他阵地。 当时在566团1连的杨恩起是亲身参加了种子山反攻作战的志愿军老兵,提到种子山,他纠正笔者的发音 – 那个“种”字,不能读“肿”,而要读“重”。 种子山,这三个字按照这个发音来读,忽然就有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当然会让人咬牙切齿。 中国人咬牙切齿,是因为第五次战役中,为了这座海拔643米的山峰,志愿军189师曾反复争夺并死死固守,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加拿大人咬牙切齿,是因为它的第25旅在这里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在联合国军节节推进中被63军打得败下阵来,成了历史的耻辱。 种子山,位于朝鲜京畿道抱川郡官仁面,海拔643米,美军地图上标为Seed Hill,韩文发音为 Jongjasan,而加拿大人称其为467号高地,多个国家参与的战争,让一个战场往往出现了不同的名字,弄得后世研究这场战争的任何努力都变得事倍功 半。种子山俯视着脚下的汉滩江,和江面垂直的众多悬崖绝壁交相辉映,展示着自己的雄美丰姿。根据朝鲜民间传说,古时候有一对三代单传的夫妻久不生育,于是 他们到山上的一个洞里进行百日祈祷。百日祈祷结束后就有了小孩。后来这座山就被叫做种子山。由于到这里凭吊战友的“联合国军”老兵发现这里风景秀丽,大加 宣传,现在,这里已经是抱川郡一处颇有名气的旅游胜地。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登山的人们沉迷其中,渐行渐慢,直到峰顶。 因为蕃衍生命而得名的种子山,1951年却是吞噬生命的地方。 原来由566团4连据守的种子山,是在6月2日下午失守的。 5月30日,由于直属部队在作战中已经疲惫不堪,美军第25师命令配属作战的加拿大第二十五步兵旅(25th Canadian Infantry Brigade)发动攻击,开始了对志愿军种子山阵地的进攻 实际上,从这个部署,也可以看出美军在铁原未能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本文为萨所作反映铁原阻击战役的作品《铁在烧》的部分节选,略有调整] 在京参加朝鲜战争六十年暨半岛形势研讨会的留影 1951年5月下旬,随着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战局的发展,志愿军各部开始从进攻转入防御。而此时美军及其控制下的“联合国军”,却在李奇微中将的指挥下, 按照预定计划突然向志愿军发起反攻,目标直指志愿军后方枢纽铁原。 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朝鲜中部的重要战略 交通枢钮。经过月余的作战,此时志愿军从前线撤退下来的部队,正在经过这里向后方集结,这些正在后退中的部队缺粮少弹,极度疲劳。一旦被敌切割,后果不堪 设想。在这种情况下,63军军长傅崇碧临危受命,率部死守铁原,以巨大的牺牲争取了志愿军主力完成战略转移的任务,铁原大战,从此名扬天下。 种子山之战,就发生在这次铁血大阻击之中。 566团团长朱彪和他部下的骄兵悍将 6月2日下午,志愿军步兵第566团团长朱彪接到189师师部下达的命令,要求其在当天夜间组织力量,夺回种子山阵地,必要时可以放弃手中的其他阵地。 当时在566团1连的杨恩起是亲身参加了种子山反攻作战的志愿军老兵,提到种子山,他纠正笔者的发音 – 那个“种”字,不能读“肿”,而要读“重”。 种子山,这三个字按照这个发音来读,忽然就有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当然会让人咬牙切齿。 中国人咬牙切齿,是因为第五次战役中,为了这座海拔643米的山峰,志愿军189师曾反复争夺并死死固守,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加拿大人咬牙切齿,是因为它的第25旅在这里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在联合国军节节推进中被63军打得败下阵来,成了历史的耻辱。 种子山,位于朝鲜京畿道抱川郡官仁面,海拔643米,美军地图上标为Seed Hill,韩文发音为 Jongjasan,而加拿大人称其为467号高地,多个国家参与的战争,让一个战场往往出现了不同的名字,弄得后世研究这场战争的任何努力都变得事倍功 半。种子山俯视着脚下的汉滩江,和江面垂直的众多悬崖绝壁交相辉映,展示着自己的雄美丰姿。根据朝鲜民间传说,古时候有一对三代单传的夫妻久不生育,于是 他们到山上的一个洞里进行百日祈祷。百日祈祷结束后就有了小孩。后来这座山就被叫做种子山。由于到这里凭吊战友的“联合国军”老兵发现这里风景秀丽,大加 宣传,现在,这里已经是抱川郡一处颇有名气的旅游胜地。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登山的人们沉迷其中,渐行渐慢,直到峰顶。 因为蕃衍生命而得名的种子山,1951年却是吞噬生命的地方。 原来由566团4连据守的种子山,是在6月2日下午失守的。 5月30日,由于直属部队在作战中已经疲惫不堪,美军第25师命令配属作战的加拿大第二十五步兵旅(25th Canadian Infantry Brigade)发动攻击,开始了对志愿军种子山阵地的进攻 实际上,从这个部署,也可以看出美军在铁原未能
罗宾汉少将
在加拿大1982年出版的《记忆中的勇气 – 朝鲜战争中的加拿大军团》(VALOUR REMEMBERD Canadians in Korea,ISBN 0-662-52115-3)中,当年的参战加拿大老兵曾详细回顾了这次作战。如李奇威中将所期待那样打出奇迹的一个原因。从四月到五月,志愿军连续的两波攻势之下,尽管李奇威和范弗利 特试图采用磁性战术对抗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各部,并有计划的进行后退。但是,由于志愿军攻击极为猛烈,有计划的后退很快就变成了艰苦而漫长的后卫战,部分 战斗意志较为薄弱的南朝鲜军干脆被打成了溃败。 李奇威原来的计划是将盟军放在后卫线上阻击和迟滞志愿军的进攻,由美军炮兵提供远程火力掩护,以保留美军兵力作为反攻主力。这个让朋友啃骨头自己吃肉的计 划让断后的联合国军各部苦不堪言,英军步兵第29旅(British 29th Infantry Brigade),比利时营(Belgian infantry battalion),菲律宾部队(Philippine 10th Battalion Combat Team (BCT)),法国营(French infantry battalion)等部队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4月25日,败下阵来的英军29旅直属部队在土桥厂北山沟集合,遭到志愿军189师566团3营突袭,旅 部直属的四辆装甲汽车均被击中起火,皇家诺森伯兰郡燧发枪团(The Royal Northumberland Fusiliers)团长福斯特中校的吉普车被志愿军用火箭弹击中,中校当即阵亡。汤姆.布劳迪旅长的手枪都丢掉了才突出重围(值得一提的是福斯特中校死 后荣获OBE帝国军人勋章,这样的勋章,曾在国际奥委会任职的中国官员徐亨因为在二战中组织香港英军突围,也曾荣获过同样的一枚)。 志愿军有力的穿插让想在二线观望的美军也难逃辣手,4月底,在史仓里15军围住了后退不及的美军24师一个团部又两个营,志愿军用缴获的美军大炮对着韩军 阵地猛轰,引发了更大的崩溃。激烈的战斗迫使美军不得不将其步兵主力陆续投入战斗。如果不是志愿军后勤的确遭到了极大的困难,李奇威的后退决战很可能演变 成一场灾难。 因为这个原因,尽管美军拥有绝对的火力优势和预备队,但是,当美军投入反攻的时候,各部都已经颇为疲劳,伤亡甚大,急需调整补充,甚至若干部队的建制都处 在混乱状态。在此情况下,美军以久战之师执行反攻计划的力度也就不得不打了折扣。无论朱彪在580.7高地打美军空降兵,还是唐满洋穿行敌后时打美军小分 队,都可以看出,尽管志愿军弹尽粮绝,但美军也同样处在疲劳崩溃的边缘。这样的敌军,打顺风仗时可以凭着一股虚劲儿猛打猛冲,一旦遭到有力阻击停顿下来, 就很难再恢复攻击的锐气。 如果没有前期进攻作战中不畏牺牲的猛攻,铁原阻击战会面临更多更大的困难。 从这个角度说,每一个牺牲都是不朽的。 正是因为前期作战消耗太大,加上从汉江一线推进途中不断遭到志愿军阻击部队的截击,始终处在战斗状态的美军25师打到靠近涟川一线的时候已经元气大伤,上 上下下都在叫苦,而志愿军所有撤退部队的弹药和食品,都被精简到最少程度,最大限度地交给后卫部队,使担任断后任务的189师战斗力得到较大恢复。这种情 况下,美军不得不换上刚刚进入阵地

按照这本书中的描述,加拿大25旅是在5月24日划归美军步兵第25师指挥,参加对志愿军部队的反攻。根据美军所述,由于前一阶段中国军队进攻中的消耗很 大,目前正在试图退回三八线以北的山地地区获得补给和补充,这次战役的目的就是要给共产党军队(包括中国和朝鲜)以致命打击,使其无法恢复和有力量发起下 一次攻势。
的加拿大部队来攻种子山。 加拿大步兵第25旅,下辖加拿大皇家步兵第2团,第22团,帕特里夏公主轻步兵团,第二皇家骑炮兵团,工兵营,装甲营和直属队,共计八千余人,是加拿大投 入朝鲜战争的地面主力部队。加拿大步兵第25旅的指挥官是准将旅长J.M.罗宾汉(这是个响亮的名字,让人想起英国中世纪除暴安良的好汉罗宾汉)。这支部 队1951年2月入朝,除了在五次战役前期如同其它美国的盟军一样担任阻击,在加平之战中吃了十九兵团一些苦头之外,基本没有受到大的损失。5月27日, 原来配属英军第28旅的第2狙击兵营也归还建制,美军已经显露疲态的时候,加拿大25旅却正是兵强马壮。 罗宾汉少将 在加拿大1982年出版的《记忆中的勇气 – 朝鲜战争中的加拿大军团》(VALOUR REMEMBERD Canadians in Korea,ISBN 0-662-52115-3)中,当年的参战加拿大老兵曾详细回顾了这次作战。 按照这本书中的描述,加拿大25旅是在5月24日划归美军步兵第25师指挥,参加对志愿军部队的反攻。根据美军所述,由于前一阶段中国军队进攻中的消耗很 大,目前正在试图退回三八线以北的山地地区获得补给和补充,这次战役的目的就是要给共产党军队(包括中国和朝鲜)以致命打击,使其无法恢复和有力量发起下 一次攻势。 既然如此,阻止中国军队返回三八线就成为一项重要的任务,加拿大步兵第25旅奉命跟随美军第25师发动攻势,行动代号“进取”。 尽管遭到一定抵抗,“进取”行动的美加联合部队依然在27日顺利抵达临津江畔,并继续向北,朝铁原方向攻击前进。 这种进展顺利的进攻作战中,美军当然是出风头的主角,加拿大人执行的都是掩护侧翼,保护补给线等次要任务。30日,加拿大25旅部队接到攻击种子山的命 令,踌躇满志的罗宾汉旅长想不到,从此,加拿大人的好日子就算结束了。正如《记忆中的勇气》一书作者所述:“一切都在一座烧成白地的小村庄前停下了,它的 后面是一座令人恐怖(formidable)的山峰,这就是467号高地。”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
既然如此,阻止中国军队返回三八线就成为一项重要的任务,加拿大步兵第25旅奉命跟随美军第25师发动攻势,行动代号“进取”。

尽管遭到一定抵抗,“进取”行动的美加联合部队依然在27日顺利抵达临津江畔,并继续向北,朝铁原方向攻击前进。

这种进展顺利的进攻作战中,美军当然是出风头的主角,加拿大人执行的都是掩护侧翼,保护补给线等次要任务。30日,加拿大25旅部队接到攻击种子山的命 令,踌躇满志的罗宾汉旅长想不到,从此,加拿大人的好日子就算结束了。正如《记忆中的勇气》一书作者所述:“一切都在一座烧成白地的小村庄前停下了,它的 后面是一座令人恐怖(formidable)的山峰,这就是467号高地。”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二[本文为萨所作反映铁原阻击战役的作品《铁在烧》的部分节选,略有调整] 在京参加朝鲜战争六十年暨半岛形势研讨会的留影 1951年5月下旬,随着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战局的发展,志愿军各部开始从进攻转入防御。而此时美军及其控制下的“联合国军”,却在李奇微中将的指挥下, 按照预定计划突然向志愿军发起反攻,目标直指志愿军后方枢纽铁原。 铁原位于朝鲜的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铁三角,是汉城至平壤铁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几条重要公路的交汇地,这里山峰耸立,山岭连绵。是朝鲜中部的重要战略 交通枢钮。经过月余的作战,此时志愿军从前线撤退下来的部队,正在经过这里向后方集结,这些正在后退中的部队缺粮少弹,极度疲劳。一旦被敌切割,后果不堪 设想。在这种情况下,63军军长傅崇碧临危受命,率部死守铁原,以巨大的牺牲争取了志愿军主力完成战略转移的任务,铁原大战,从此名扬天下。 种子山之战,就发生在这次铁血大阻击之中。 566团团长朱彪和他部下的骄兵悍将 6月2日下午,志愿军步兵第566团团长朱彪接到189师师部下达的命令,要求其在当天夜间组织力量,夺回种子山阵地,必要时可以放弃手中的其他阵地。 当时在566团1连的杨恩起是亲身参加了种子山反攻作战的志愿军老兵,提到种子山,他纠正笔者的发音 – 那个“种”字,不能读“肿”,而要读“重”。 种子山,这三个字按照这个发音来读,忽然就有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当然会让人咬牙切齿。 中国人咬牙切齿,是因为第五次战役中,为了这座海拔643米的山峰,志愿军189师曾反复争夺并死死固守,付出了重大的代价。 加拿大人咬牙切齿,是因为它的第25旅在这里的战斗中损失惨重,在联合国军节节推进中被63军打得败下阵来,成了历史的耻辱。 种子山,位于朝鲜京畿道抱川郡官仁面,海拔643米,美军地图上标为Seed Hill,韩文发音为 Jongjasan,而加拿大人称其为467号高地,多个国家参与的战争,让一个战场往往出现了不同的名字,弄得后世研究这场战争的任何努力都变得事倍功 半。种子山俯视着脚下的汉滩江,和江面垂直的众多悬崖绝壁交相辉映,展示着自己的雄美丰姿。根据朝鲜民间传说,古时候有一对三代单传的夫妻久不生育,于是 他们到山上的一个洞里进行百日祈祷。百日祈祷结束后就有了小孩。后来这座山就被叫做种子山。由于到这里凭吊战友的“联合国军”老兵发现这里风景秀丽,大加 宣传,现在,这里已经是抱川郡一处颇有名气的旅游胜地。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登山的人们沉迷其中,渐行渐慢,直到峰顶。 因为蕃衍生命而得名的种子山,1951年却是吞噬生命的地方。 原来由566团4连据守的种子山,是在6月2日下午失守的。 5月30日,由于直属部队在作战中已经疲惫不堪,美军第25师命令配属作战的加拿大第二十五步兵旅(25th Canadian Infantry Brigade)发动攻击,开始了对志愿军种子山阵地的进攻 实际上,从这个部署,也可以看出美军在铁原未能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