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三  

2010-07-04 20:41: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二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 566团在种子山的对手--加拿大步兵第25旅(1951年5月攻击种子山作战前夕) 那次从神户采访回来,和一个解放军某报社的编辑谈起这件事。他淡淡一笑,说这样的事儿多了,总是被日本兵追着跑的,他这是羡慕。 换了别人,我可能会责怪他过于张扬和狂傲 – 那是跟日本侵略军死拼过的老前辈啊。但是对这位编辑,我能够理解他的自豪。 这位编辑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中新闻工作者,是在朝鲜停战之后,误触地雷牺牲的。 他说,我父亲这个兵当得值,50年入朝,看着美国人从鸭绿江被我们用刺刀赶回三八线,还看到美国人签了字。 这话也曾经让我怀疑他对自己父亲的感情 -- 我能看到他的自豪,而没有丝毫的悲伤。直到我听说赤瓜礁海战打响的时候,刚为人父的他写了血书要做战地记者,而且如果登陆作战,要随第一波部队冲滩! 虎父无犬子。 羌人以战死为吉利。 这是知道此事后,冲入我脑海最初的两句话。 此人,就是中国军人里面那种被称作鹰派的。 我曾和一位老军人谈过他们。老军人的看法是,在和平的日子里,鹰派多少给人不合时宜的感觉,但一个国家要是没了鹰派,那就不是一个合不合时宜的问题了。 那是一个中国独眼元帅刘伯承所说,有没有卵子的问题了。 回到前面的采访。 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国民党军的中国军人大半被挤到了国土的一角,我们是苦胜而已。 我们胜了,可敌人并不怕我们,或许是那位出身桂系的老军人心中最深处的隐痛。 采访志愿军老兵的时候,有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他们出国时候有一种信念,就叫做 -- “保家卫国”。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这是当时给志愿军烈士家属的通知书  “保家卫国”在他们看来,有非常具体的理由,虽然任何当时认为天经地义的理由可能今天都会引发争议。老兵杨恩起说他老家在营口,东北打了多少年,最知道打 仗有多苦。好容易安定下来,有仗到外边打,可不能再放家里来。老兵王连生说 – 当时就想美国和老蒋是穿一条裤子的。家里刚刚分了田,如果让他们打下了朝鲜,老蒋就会回来 -- 难怪老蒋到了台湾赶紧搞土改,看来,是终于明白自己败在哪儿了。 他们的理由似相同,又似不同,各有各的理解。 听着,听着,听得多了,忽然感到自己仿佛明白了一点志愿军普通战士心底对“保家卫国”真正的理解 – 对中国人来说,朝鲜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退后一步是家园的地方。 这一句话,就说明了“保家卫国”的真正含义。 自己的家被战争祸害了几十年,那是些国破家亡,膏涂遍野,最惨痛的日子。中国人真的被祸害怕了,以至于一旦硝烟再次逼近我们的家园,这些中国最纯朴的汉子们,第 一个想法就是扑过去,把这个恶魔赶开,再也不让它靠近自己的国,自己的家 –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志愿军能在铁原打出“飞舞的链条”,指挥官的战术固然重要,如果下层官兵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没有“保家卫国”这条信念,依然不可能顶住美军的进攻。近代 军队与现代军队的区别,在于近代军队最好的士兵是服从命令的木偶,而现代军队的士兵需要很清楚自己为何而战,即便没有人指挥,自己也会继续奋战到底。 很多志愿军的阵地,就是这样打到了最后一个人。 尽管从装备上说,志愿军在近代军队中很难能算先进,但从这一点来说,却是一支地地道道的现代军队。 中国陆军至今威名远震,或正是得益于此。 189师的防御体系,是以点的形式分布在一块长宽各二十余公里的囊形阵地上,美军后勤所依赖的17号公路蜿蜒其间,丢失某一个阵地并不会造成全局的崩溃, 但拿不下任何一个阵地,美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
566团在种子山的对手--加拿大步兵第25旅(1951年5月攻击种子山作战前夕)


那次从神户采访回来,和一个解放军某报社的编辑谈起这件事。他淡淡一笑,说这样的事儿多了,总是被日本兵追着跑的,他这是羡慕。

换了别人,我可能会责怪他过于张扬和狂傲 – 那是跟日本侵略军死拼过的老前辈啊。但是对这位编辑,我能够理解他的自豪。

这位编辑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中新闻工作者,是在朝鲜停战之后,误触地雷牺牲的。

他说,我父亲这个兵当得值,50年入朝,看着美国人从鸭绿江被我们用刺刀赶回三八线,还看到美国人签了字。,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这话也曾经让我怀疑他对自己父亲的感情 -- 我能看到他的自豪,而没有丝毫的悲伤。直到我听说赤瓜礁海战打响的时候,刚为人父的他写了血书要做战地记者,而且如果登陆作战,要随第一波部队冲滩!
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
虎父无犬子。

羌人以战死为吉利。,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这是知道此事后,冲入我脑海最初的两句话。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此人,就是中国军人里面那种被称作鹰派的。

我曾和一位老军人谈过他们。老军人的看法是,在和平的日子里,鹰派多少给人不合时宜的感觉,但一个国家要是没了鹰派,那就不是一个合不合时宜的问题了。

那是一个中国独眼元帅刘伯承所说,有没有卵子的问题了。
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
回到前面的采访。

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国民党军的中国军人大半被挤到了国土的一角,我们是苦胜而已。,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我们胜了,可敌人并不怕我们,或许是那位出身桂系的老军人心中最深处的隐痛。

采访志愿军老兵的时候,有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他们出国时候有一种信念,就叫做 -- “保家卫国”。
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这是当时给志愿军烈士家属的通知书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保家卫国”在他们看来,有非常具体的理由,虽然任何当时认为天经地义的理由可能今天都会引发争议。老兵杨恩起说他老家在营口,东北打了多少年,最知道打 仗有多苦。好容易安定下来,有仗到外边打,可不能再放家里来。老兵王连生说 – 当时就想美国和老蒋是穿一条裤子的。家里刚刚分了田,如果让他们打下了朝鲜,老蒋就会回来 -- 难怪老蒋到了台湾赶紧搞土改,看来,是终于明白自己败在哪儿了。

他们的理由似相同,又似不同,各有各的理解。,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听着,听着,听得多了,忽然感到自己仿佛明白了一点志愿军普通战士心底对“保家卫国”真正的理解 –
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
对中国人来说,朝鲜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退后一步是家园的地方。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 566团在种子山的对手--加拿大步兵第25旅(1951年5月攻击种子山作战前夕) 那次从神户采访回来,和一个解放军某报社的编辑谈起这件事。他淡淡一笑,说这样的事儿多了,总是被日本兵追着跑的,他这是羡慕。 换了别人,我可能会责怪他过于张扬和狂傲 – 那是跟日本侵略军死拼过的老前辈啊。但是对这位编辑,我能够理解他的自豪。 这位编辑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中新闻工作者,是在朝鲜停战之后,误触地雷牺牲的。 他说,我父亲这个兵当得值,50年入朝,看着美国人从鸭绿江被我们用刺刀赶回三八线,还看到美国人签了字。 这话也曾经让我怀疑他对自己父亲的感情 -- 我能看到他的自豪,而没有丝毫的悲伤。直到我听说赤瓜礁海战打响的时候,刚为人父的他写了血书要做战地记者,而且如果登陆作战,要随第一波部队冲滩! 虎父无犬子。 羌人以战死为吉利。 这是知道此事后,冲入我脑海最初的两句话。 此人,就是中国军人里面那种被称作鹰派的。 我曾和一位老军人谈过他们。老军人的看法是,在和平的日子里,鹰派多少给人不合时宜的感觉,但一个国家要是没了鹰派,那就不是一个合不合时宜的问题了。 那是一个中国独眼元帅刘伯承所说,有没有卵子的问题了。 回到前面的采访。 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国民党军的中国军人大半被挤到了国土的一角,我们是苦胜而已。 我们胜了,可敌人并不怕我们,或许是那位出身桂系的老军人心中最深处的隐痛。 采访志愿军老兵的时候,有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他们出国时候有一种信念,就叫做 -- “保家卫国”。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这是当时给志愿军烈士家属的通知书  “保家卫国”在他们看来,有非常具体的理由,虽然任何当时认为天经地义的理由可能今天都会引发争议。老兵杨恩起说他老家在营口,东北打了多少年,最知道打 仗有多苦。好容易安定下来,有仗到外边打,可不能再放家里来。老兵王连生说 – 当时就想美国和老蒋是穿一条裤子的。家里刚刚分了田,如果让他们打下了朝鲜,老蒋就会回来 -- 难怪老蒋到了台湾赶紧搞土改,看来,是终于明白自己败在哪儿了。 他们的理由似相同,又似不同,各有各的理解。 听着,听着,听得多了,忽然感到自己仿佛明白了一点志愿军普通战士心底对“保家卫国”真正的理解 – 对中国人来说,朝鲜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退后一步是家园的地方。 这一句话,就说明了“保家卫国”的真正含义。 自己的家被战争祸害了几十年,那是些国破家亡,膏涂遍野,最惨痛的日子。中国人真的被祸害怕了,以至于一旦硝烟再次逼近我们的家园,这些中国最纯朴的汉子们,第 一个想法就是扑过去,把这个恶魔赶开,再也不让它靠近自己的国,自己的家 –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志愿军能在铁原打出“飞舞的链条”,指挥官的战术固然重要,如果下层官兵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没有“保家卫国”这条信念,依然不可能顶住美军的进攻。近代 军队与现代军队的区别,在于近代军队最好的士兵是服从命令的木偶,而现代军队的士兵需要很清楚自己为何而战,即便没有人指挥,自己也会继续奋战到底。 很多志愿军的阵地,就是这样打到了最后一个人。 尽管从装备上说,志愿军在近代军队中很难能算先进,但从这一点来说,却是一支地地道道的现代军队。 中国陆军至今威名远震,或正是得益于此。 189师的防御体系,是以点的形式分布在一块长宽各二十余公里的囊形阵地上,美军后勤所依赖的17号公路蜿蜒其间,丢失某一个阵地并不会造成全局的崩溃, 但拿不下任何一个阵地,美

这一句话,就说明了“保家卫国”的真正含义。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 566团在种子山的对手--加拿大步兵第25旅(1951年5月攻击种子山作战前夕) 那次从神户采访回来,和一个解放军某报社的编辑谈起这件事。他淡淡一笑,说这样的事儿多了,总是被日本兵追着跑的,他这是羡慕。 换了别人,我可能会责怪他过于张扬和狂傲 – 那是跟日本侵略军死拼过的老前辈啊。但是对这位编辑,我能够理解他的自豪。 这位编辑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中新闻工作者,是在朝鲜停战之后,误触地雷牺牲的。 他说,我父亲这个兵当得值,50年入朝,看着美国人从鸭绿江被我们用刺刀赶回三八线,还看到美国人签了字。 这话也曾经让我怀疑他对自己父亲的感情 -- 我能看到他的自豪,而没有丝毫的悲伤。直到我听说赤瓜礁海战打响的时候,刚为人父的他写了血书要做战地记者,而且如果登陆作战,要随第一波部队冲滩! 虎父无犬子。 羌人以战死为吉利。 这是知道此事后,冲入我脑海最初的两句话。 此人,就是中国军人里面那种被称作鹰派的。 我曾和一位老军人谈过他们。老军人的看法是,在和平的日子里,鹰派多少给人不合时宜的感觉,但一个国家要是没了鹰派,那就不是一个合不合时宜的问题了。 那是一个中国独眼元帅刘伯承所说,有没有卵子的问题了。 回到前面的采访。 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国民党军的中国军人大半被挤到了国土的一角,我们是苦胜而已。 我们胜了,可敌人并不怕我们,或许是那位出身桂系的老军人心中最深处的隐痛。 采访志愿军老兵的时候,有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他们出国时候有一种信念,就叫做 -- “保家卫国”。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这是当时给志愿军烈士家属的通知书  “保家卫国”在他们看来,有非常具体的理由,虽然任何当时认为天经地义的理由可能今天都会引发争议。老兵杨恩起说他老家在营口,东北打了多少年,最知道打 仗有多苦。好容易安定下来,有仗到外边打,可不能再放家里来。老兵王连生说 – 当时就想美国和老蒋是穿一条裤子的。家里刚刚分了田,如果让他们打下了朝鲜,老蒋就会回来 -- 难怪老蒋到了台湾赶紧搞土改,看来,是终于明白自己败在哪儿了。 他们的理由似相同,又似不同,各有各的理解。 听着,听着,听得多了,忽然感到自己仿佛明白了一点志愿军普通战士心底对“保家卫国”真正的理解 – 对中国人来说,朝鲜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退后一步是家园的地方。 这一句话,就说明了“保家卫国”的真正含义。 自己的家被战争祸害了几十年,那是些国破家亡,膏涂遍野,最惨痛的日子。中国人真的被祸害怕了,以至于一旦硝烟再次逼近我们的家园,这些中国最纯朴的汉子们,第 一个想法就是扑过去,把这个恶魔赶开,再也不让它靠近自己的国,自己的家 –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志愿军能在铁原打出“飞舞的链条”,指挥官的战术固然重要,如果下层官兵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没有“保家卫国”这条信念,依然不可能顶住美军的进攻。近代 军队与现代军队的区别,在于近代军队最好的士兵是服从命令的木偶,而现代军队的士兵需要很清楚自己为何而战,即便没有人指挥,自己也会继续奋战到底。 很多志愿军的阵地,就是这样打到了最后一个人。 尽管从装备上说,志愿军在近代军队中很难能算先进,但从这一点来说,却是一支地地道道的现代军队。 中国陆军至今威名远震,或正是得益于此。 189师的防御体系,是以点的形式分布在一块长宽各二十余公里的囊形阵地上,美军后勤所依赖的17号公路蜿蜒其间,丢失某一个阵地并不会造成全局的崩溃, 但拿不下任何一个阵地,美
自己的家被战争祸害了几十年,那是些国破家亡,膏涂遍野,最惨痛的日子。中国人真的被祸害怕了,以至于一旦硝烟再次逼近我们的家园,这些中国最纯朴的汉子们,第 一个想法就是扑过去,把这个恶魔赶开,再也不让它靠近自己的国,自己的家 –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志愿军能在铁原打出“飞舞的链条”,指挥官的战术固然重要,如果下层官兵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没有“保家卫国”这条信念,依然不可能顶住美军的进攻。近代 军队与现代军队的区别,在于近代军队最好的士兵是服从命令的木偶,而现代军队的士兵需要很清楚自己为何而战,即便没有人指挥,自己也会继续奋战到底。

很多志愿军的阵地,就是这样打到了最后一个人。

尽管从装备上说,志愿军在近代军队中很难能算先进,但从这一点来说,却是一支地地道道的现代军队。

中国陆军至今威名远震,或正是得益于此。,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189师的防御体系,是以点的形式分布在一块长宽各二十余公里的囊形阵地上,美军后勤所依赖的17号公路蜿蜒其间,丢失某一个阵地并不会造成全局的崩溃, 但拿不下任何一个阵地,美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 566团在种子山的对手--加拿大步兵第25旅(1951年5月攻击种子山作战前夕) 那次从神户采访回来,和一个解放军某报社的编辑谈起这件事。他淡淡一笑,说这样的事儿多了,总是被日本兵追着跑的,他这是羡慕。 换了别人,我可能会责怪他过于张扬和狂傲 – 那是跟日本侵略军死拼过的老前辈啊。但是对这位编辑,我能够理解他的自豪。 这位编辑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中新闻工作者,是在朝鲜停战之后,误触地雷牺牲的。 他说,我父亲这个兵当得值,50年入朝,看着美国人从鸭绿江被我们用刺刀赶回三八线,还看到美国人签了字。 这话也曾经让我怀疑他对自己父亲的感情 -- 我能看到他的自豪,而没有丝毫的悲伤。直到我听说赤瓜礁海战打响的时候,刚为人父的他写了血书要做战地记者,而且如果登陆作战,要随第一波部队冲滩! 虎父无犬子。 羌人以战死为吉利。 这是知道此事后,冲入我脑海最初的两句话。 此人,就是中国军人里面那种被称作鹰派的。 我曾和一位老军人谈过他们。老军人的看法是,在和平的日子里,鹰派多少给人不合时宜的感觉,但一个国家要是没了鹰派,那就不是一个合不合时宜的问题了。 那是一个中国独眼元帅刘伯承所说,有没有卵子的问题了。 回到前面的采访。 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国民党军的中国军人大半被挤到了国土的一角,我们是苦胜而已。 我们胜了,可敌人并不怕我们,或许是那位出身桂系的老军人心中最深处的隐痛。 采访志愿军老兵的时候,有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他们出国时候有一种信念,就叫做 -- “保家卫国”。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这是当时给志愿军烈士家属的通知书  “保家卫国”在他们看来,有非常具体的理由,虽然任何当时认为天经地义的理由可能今天都会引发争议。老兵杨恩起说他老家在营口,东北打了多少年,最知道打 仗有多苦。好容易安定下来,有仗到外边打,可不能再放家里来。老兵王连生说 – 当时就想美国和老蒋是穿一条裤子的。家里刚刚分了田,如果让他们打下了朝鲜,老蒋就会回来 -- 难怪老蒋到了台湾赶紧搞土改,看来,是终于明白自己败在哪儿了。 他们的理由似相同,又似不同,各有各的理解。 听着,听着,听得多了,忽然感到自己仿佛明白了一点志愿军普通战士心底对“保家卫国”真正的理解 – 对中国人来说,朝鲜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退后一步是家园的地方。 这一句话,就说明了“保家卫国”的真正含义。 自己的家被战争祸害了几十年,那是些国破家亡,膏涂遍野,最惨痛的日子。中国人真的被祸害怕了,以至于一旦硝烟再次逼近我们的家园,这些中国最纯朴的汉子们,第 一个想法就是扑过去,把这个恶魔赶开,再也不让它靠近自己的国,自己的家 –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志愿军能在铁原打出“飞舞的链条”,指挥官的战术固然重要,如果下层官兵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没有“保家卫国”这条信念,依然不可能顶住美军的进攻。近代 军队与现代军队的区别,在于近代军队最好的士兵是服从命令的木偶,而现代军队的士兵需要很清楚自己为何而战,即便没有人指挥,自己也会继续奋战到底。 很多志愿军的阵地,就是这样打到了最后一个人。 尽管从装备上说,志愿军在近代军队中很难能算先进,但从这一点来说,却是一支地地道道的现代军队。 中国陆军至今威名远震,或正是得益于此。 189师的防御体系,是以点的形式分布在一块长宽各二十余公里的囊形阵地上,美军后勤所依赖的17号公路蜿蜒其间,丢失某一个阵地并不会造成全局的崩溃, 但拿不下任何一个阵地,美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军的后勤线路就可能暴露在志愿军的炮火之下。在这种情况下,美军不得不一个一个拔除志愿军的阵地,志愿军丢失了的阵地,却不是 必须夺回。 可是,与其它阵地丢失后的情况不同,种子山失守之后,蔡长元师长一反常态,严令566团团长朱彪组织兵力夺回种子山并随即坚守。 蔡长元师长下达的这个命令,在参战的志愿军老兵的回忆里是件平常的事情,就像吃完了早饭吃中午饭一样正常。老兵们讲,当时每天都在打仗,不是防守就是进 攻,无论怎么说,都比从洪川江往下撤的时候让人追着屁股打痛快多了。当时在566团四连任班长的王连生(太原干休所)讲,当时打仗都打成家常便饭了。开始 是害怕,等有战友牺牲,是愤怒,几个月连续不断的打下来,人就麻木了,已经不再把打仗和生死当回事儿。 西方把这种现象称作心理学上的一种战时自我保护意识,越是这种忘掉生死的战士,越能够有更加专注和清醒的头脑应付战争中的各种情况,生存的几率越高。这是 人类几百万年进化中经过无数次搏斗产生的自我保护功能。但是,这样的战士,也会出现与人类社会疏离的现象,要经过痛苦的自我调节,才能够回到正常人类社会 中来。 奇怪的是,我却从未听到朝鲜战争的老兵们提到自己有这样的调节过程。思考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 在1950年前后,整个中国,都在一种从战争创伤中复苏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的战争延续了十几年,有些地方甚至几十年,这种战争的伤痛刻在那个时代每一个中 国人的心头。朝鲜之战后,再没有哪个国家同中国打过一场全面战争,那个时候,我们才开始体味和平的含义。所以,志愿军老战士的心理调节,在整个社会的 节奏调整中,得以自然地完成。 这一和平,就和平了五十多年。。。 直到2008年我在北京和蔡长元将军的幼子蔡小心先生谈起种子山之战,也在通过日记和军史材料研究自己父亲军事生涯的蔡小心才揭开了这个不寻常命令背后的 原因。 189师师长蔡长元,一个看起来略有些文弱的铁血悍将 即便是利用“飞舞的链条”,189师也撑不下去了。 尽管志愿军打出了最高的防御水平,但是189师全师只有一万二千人,而迎面而来的“联合国军”足足有九万人,其火力的差别比人数更甚 – 整个189师只有79门炮,还不够一个加拿大皇家骑炮团的编制。 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即便战术上没有任何错误,依然无法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根据189师师部统计,美军在志愿军防御正面上部署的一千三百门大炮,仅仅一 分钟,就施放出4,500发重炮炮弹!在种子山一战中,坚守阵地的566团4连,撤离阵地的时候还能作战的只剩了一排长赵明明以下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从志司彭德怀司令员到63军军长傅崇碧,都很清楚189师的困难。担任二梯队的188师已经开始进入阵地,准备接防。但是,中国军队的机动 能力无法和美军相比,189师至少还要在自己的阵地上坚守一天。 一天,24个小时,1440分钟,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一趟春游的时间。这个局面继续撑下去,大量减员的189师却实在没有把握能扛住这24小时了 蔡长元还有最后一招。 这一招,就是打乱美军进攻的节奏。蔡长元看中了种子山。 这是因为,种子山一面毗邻汉滩川,另外两面恰好构成了17号公路的一个大拐弯。只要控制了种子山,志愿军即便只用轻武器,也可以打到公路上行进的美军车辆 和人员。 此时,涟川-铁原一带刚刚发生了一次连续三天的降雨。这次降雨成了后来李奇微解释美军无法完成对志愿军主力拦截的主要理由。然而,从当时战场拍摄的照片来 看,这场雨的影响远没有这样大。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 – 如果这场雨大到令美军无法行动,志愿军难道比美军的交通手段还好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二 566团在种子山的对手--加拿大步兵第25旅(1951年5月攻击种子山作战前夕) 那次从神户采访回来,和一个解放军某报社的编辑谈起这件事。他淡淡一笑,说这样的事儿多了,总是被日本兵追着跑的,他这是羡慕。 换了别人,我可能会责怪他过于张扬和狂傲 – 那是跟日本侵略军死拼过的老前辈啊。但是对这位编辑,我能够理解他的自豪。 这位编辑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中新闻工作者,是在朝鲜停战之后,误触地雷牺牲的。 他说,我父亲这个兵当得值,50年入朝,看着美国人从鸭绿江被我们用刺刀赶回三八线,还看到美国人签了字。 这话也曾经让我怀疑他对自己父亲的感情 -- 我能看到他的自豪,而没有丝毫的悲伤。直到我听说赤瓜礁海战打响的时候,刚为人父的他写了血书要做战地记者,而且如果登陆作战,要随第一波部队冲滩! 虎父无犬子。 羌人以战死为吉利。 这是知道此事后,冲入我脑海最初的两句话。 此人,就是中国军人里面那种被称作鹰派的。 我曾和一位老军人谈过他们。老军人的看法是,在和平的日子里,鹰派多少给人不合时宜的感觉,但一个国家要是没了鹰派,那就不是一个合不合时宜的问题了。 那是一个中国独眼元帅刘伯承所说,有没有卵子的问题了。 回到前面的采访。 抗日战争胜利的时候,国民党军的中国军人大半被挤到了国土的一角,我们是苦胜而已。 我们胜了,可敌人并不怕我们,或许是那位出身桂系的老军人心中最深处的隐痛。 采访志愿军老兵的时候,有一个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他们出国时候有一种信念,就叫做 -- “保家卫国”。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这是当时给志愿军烈士家属的通知书  “保家卫国”在他们看来,有非常具体的理由,虽然任何当时认为天经地义的理由可能今天都会引发争议。老兵杨恩起说他老家在营口,东北打了多少年,最知道打 仗有多苦。好容易安定下来,有仗到外边打,可不能再放家里来。老兵王连生说 – 当时就想美国和老蒋是穿一条裤子的。家里刚刚分了田,如果让他们打下了朝鲜,老蒋就会回来 -- 难怪老蒋到了台湾赶紧搞土改,看来,是终于明白自己败在哪儿了。 他们的理由似相同,又似不同,各有各的理解。 听着,听着,听得多了,忽然感到自己仿佛明白了一点志愿军普通战士心底对“保家卫国”真正的理解 – 对中国人来说,朝鲜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退后一步是家园的地方。 这一句话,就说明了“保家卫国”的真正含义。 自己的家被战争祸害了几十年,那是些国破家亡,膏涂遍野,最惨痛的日子。中国人真的被祸害怕了,以至于一旦硝烟再次逼近我们的家园,这些中国最纯朴的汉子们,第 一个想法就是扑过去,把这个恶魔赶开,再也不让它靠近自己的国,自己的家 – 哪怕,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志愿军能在铁原打出“飞舞的链条”,指挥官的战术固然重要,如果下层官兵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没有“保家卫国”这条信念,依然不可能顶住美军的进攻。近代 军队与现代军队的区别,在于近代军队最好的士兵是服从命令的木偶,而现代军队的士兵需要很清楚自己为何而战,即便没有人指挥,自己也会继续奋战到底。 很多志愿军的阵地,就是这样打到了最后一个人。 尽管从装备上说,志愿军在近代军队中很难能算先进,但从这一点来说,却是一支地地道道的现代军队。 中国陆军至今威名远震,或正是得益于此。 189师的防御体系,是以点的形式分布在一块长宽各二十余公里的囊形阵地上,美军后勤所依赖的17号公路蜿蜒其间,丢失某一个阵地并不会造成全局的崩溃, 但拿不下任何一个阵地,美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竟然能在这样的大雨中完成撤退任务? 这场大雨的真正影响是大大降低了美军的机动能力,迫使其更加依赖公路来完成负担沉重的后勤补给。 如此,志愿军在种子山这个17号公路的拐弯处钉上一颗钉子,就成为美军无法容忍的事情了。 因此,蔡长元师长给566团的任务,不仅是反攻,而且要坚决地拿下这个阵地,然后守在这里。 此前,189师防御的奥妙就在于尽量在运动中和美军作战,而不给美军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这种针对美军特点的打法堪称蔡长元师长的神来之笔。要知道,第二 次海湾战争中直到伊拉克军队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有一些军事家才对这个问题若有所悟。蔡长元深知在美军的猛烈炮火之下,想守住一个临时建立的防御阵地几乎 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现在给朱彪的这个任务却与此背道而驰,蔡长元师长肯定知道566团将为此付出怎样惨烈的代价。但是,蔡长元师长更知道,只要在种子山阵地上还有一个活着的 中国兵,美军就不敢放手向志愿军的纵深追击,而566团是63军唯一的红军团,是他手中最好的一个团。 也许,这就是慈不掌兵的真正含义。 接到命令的566团团长朱彪倒没有过多的想法,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清自己还有多少部队可用。这一清点倒让朱彪吓了一跳。 他身边的主力一营,加上铁原之战前补充的一批新兵,三个连竟然还各有六十到七十人的兵力可以使用! 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第五次战役后半段是一场惨烈的恶战,而566团从洪川江一路杀回来,不算伤员,还能有一半左右的战斗兵员可用,到底是冀中野战兵团 的老底子阿。 朱彪明白,其他阵地上的566团部队也在试图向种子山方面集结,但是因为和美军进攻部队粘得太紧,当天的进攻是指望不上了。这一仗,只能依靠一营来打。 但是,仅仅靠一营,能不能打下种子山呢? 尽管时间已经很紧,但朱彪依然亲自做了一次战地侦查。唐满洋回忆,借助落日的余晖,这位中国陆军未来的天津警备司令久久地用望远镜眺望着种子山上的美军(当时并不 知道山上守军为加拿大25旅),特别是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对手的工事。 当朱彪放下望远镜的时候,黑脸上绽出了一丝冷笑 – “一帮新兵蛋子而已,这个种子山,老子拿定了!” [待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四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之血斗种子山 四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