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十六  

2010-08-01 22:4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原十五 后来教授评价,聪明反被聪明误,人在荆棘丛,越动,扎得越厉害。葛同心要是一直在林子里猫着,还真不好抓他,他这一个伪装修表的投石问路,给了我们机会。其实,这就是一个耐心的问题,警察这边要破案,案犯那边要躲藏,双方都有心理压力,都在看谁能扛得住。这种时候,专业干这个的警察常常会占上风,好多案子,就是这么破的。 其实,这种基于耐心的较量,不仅在中国如此,在外国也如此。 一友,在日本因故进了局子,放风的时候总见一位虎背熊腰的老大慢慢踱步。有意思的是警察们见了他都会微微鞠躬致意,他也泰然受之,神色冷漠。 好奇之下,找机会和这位老大套近乎(这在日本的拘留所要有点儿技巧,具体情节就不说了),才知道这位原来竟然是驰名日本的检察官,因为后来给黑社会当了摇羽毛扇的,被整肃逮捕 – 其实他有无犯罪是次要的,关键是有他这个熟悉警方的人物在,警察抓哪个黑社会头目他都有办法给弄出来。 既然被抓,当然有证据,而且是重案,却迟迟判不了。原因就是这位铁齿钢牙,警方对他的耐力无可奈何。每一个国家的警察都是熬人的专家,能从他们手里熬出来,那真得有江姐许云峰的本事 – 虽然这位检察官当然不是共产党。 而这位就这样愣是一天一天熬着,而且在日本警方千奇百怪的攻势面前执著如钢。 这简直不是人啊! 终于有一天,这位被保释了。临别的时候,友人问他 – 你怎么能熬下来?靠当年做检察官的经历,熟悉他们的做法? 这位老大温和地一笑,说,越是干过这一行的,越害怕他们的手段,因为只有我们知道自己人能做到多让人受不了。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做,每天早上,我都会在墙上写一遍我家人的名字,我母亲,我太太,我孩子,然后对他们发誓 – 为了让你们以后清清白白地生活,不以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十五


后来教授评价,聪明反被聪明误,人在荆棘丛,越动,扎得越厉害。葛同心要是一直在林子里猫着,还真不好抓他,他这一个伪装修表的投石问路,给了我们机会。其实,这就是一个耐心的问题,警察这边要破案,案犯那边要躲藏,双方都有心理压力,都在看谁能扛得住。这种时候,专业干这个的警察常常会占上风,好多案子,就是这么破的。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原十五 后来教授评价,聪明反被聪明误,人在荆棘丛,越动,扎得越厉害。葛同心要是一直在林子里猫着,还真不好抓他,他这一个伪装修表的投石问路,给了我们机会。其实,这就是一个耐心的问题,警察这边要破案,案犯那边要躲藏,双方都有心理压力,都在看谁能扛得住。这种时候,专业干这个的警察常常会占上风,好多案子,就是这么破的。 其实,这种基于耐心的较量,不仅在中国如此,在外国也如此。 一友,在日本因故进了局子,放风的时候总见一位虎背熊腰的老大慢慢踱步。有意思的是警察们见了他都会微微鞠躬致意,他也泰然受之,神色冷漠。 好奇之下,找机会和这位老大套近乎(这在日本的拘留所要有点儿技巧,具体情节就不说了),才知道这位原来竟然是驰名日本的检察官,因为后来给黑社会当了摇羽毛扇的,被整肃逮捕 – 其实他有无犯罪是次要的,关键是有他这个熟悉警方的人物在,警察抓哪个黑社会头目他都有办法给弄出来。 既然被抓,当然有证据,而且是重案,却迟迟判不了。原因就是这位铁齿钢牙,警方对他的耐力无可奈何。每一个国家的警察都是熬人的专家,能从他们手里熬出来,那真得有江姐许云峰的本事 – 虽然这位检察官当然不是共产党。 而这位就这样愣是一天一天熬着,而且在日本警方千奇百怪的攻势面前执著如钢。 这简直不是人啊! 终于有一天,这位被保释了。临别的时候,友人问他 – 你怎么能熬下来?靠当年做检察官的经历,熟悉他们的做法? 这位老大温和地一笑,说,越是干过这一行的,越害怕他们的手段,因为只有我们知道自己人能做到多让人受不了。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做,每天早上,我都会在墙上写一遍我家人的名字,我母亲,我太太,我孩子,然后对他们发誓 – 为了让你们以后清清白白地生活,不以

其实,这种基于耐心的较量,不仅在中国如此,在外国也如此。

一友,在日本因故进了局子,放风的时候总见一位虎背熊腰的老大慢慢踱步。有意思的是警察们见了他都会微微鞠躬致意,他也泰然受之,神色冷漠。

好奇之下,找机会和这位老大套近乎(这在日本的拘留所要有点儿技巧,具体情节就不说了),才知道这位原来竟然是驰名日本的检察官,因为后来给黑社会当了摇羽毛扇的,被整肃逮捕 – 其实他有无犯罪是次要的,关键是有他这个熟悉警方的人物在,警察抓哪个黑社会头目他都有办法给弄出来。

既然被抓,当然有证据,而且是重案,却迟迟判不了。原因就是这位铁齿钢牙,警方对他的耐力无可奈何。每一个国家的警察都是熬人的专家,能从他们手里熬出来,那真得有江姐许云峰的本事 – 虽然这位检察官当然不是共产党。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原十五 后来教授评价,聪明反被聪明误,人在荆棘丛,越动,扎得越厉害。葛同心要是一直在林子里猫着,还真不好抓他,他这一个伪装修表的投石问路,给了我们机会。其实,这就是一个耐心的问题,警察这边要破案,案犯那边要躲藏,双方都有心理压力,都在看谁能扛得住。这种时候,专业干这个的警察常常会占上风,好多案子,就是这么破的。 其实,这种基于耐心的较量,不仅在中国如此,在外国也如此。 一友,在日本因故进了局子,放风的时候总见一位虎背熊腰的老大慢慢踱步。有意思的是警察们见了他都会微微鞠躬致意,他也泰然受之,神色冷漠。 好奇之下,找机会和这位老大套近乎(这在日本的拘留所要有点儿技巧,具体情节就不说了),才知道这位原来竟然是驰名日本的检察官,因为后来给黑社会当了摇羽毛扇的,被整肃逮捕 – 其实他有无犯罪是次要的,关键是有他这个熟悉警方的人物在,警察抓哪个黑社会头目他都有办法给弄出来。 既然被抓,当然有证据,而且是重案,却迟迟判不了。原因就是这位铁齿钢牙,警方对他的耐力无可奈何。每一个国家的警察都是熬人的专家,能从他们手里熬出来,那真得有江姐许云峰的本事 – 虽然这位检察官当然不是共产党。 而这位就这样愣是一天一天熬着,而且在日本警方千奇百怪的攻势面前执著如钢。 这简直不是人啊! 终于有一天,这位被保释了。临别的时候,友人问他 – 你怎么能熬下来?靠当年做检察官的经历,熟悉他们的做法? 这位老大温和地一笑,说,越是干过这一行的,越害怕他们的手段,因为只有我们知道自己人能做到多让人受不了。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做,每天早上,我都会在墙上写一遍我家人的名字,我母亲,我太太,我孩子,然后对他们发誓 – 为了让你们以后清清白白地生活,不以
而这位就这样愣是一天一天熬着,而且在日本警方千奇百怪的攻势面前执著如钢。

这简直不是人啊!有我而耻辱,我今天什么也不会说。 每天重复这个誓言,就是我能扛下来的原因,没有别的,老弟。 这个死扛下来的家伙,叫田中森一,此人出身贫寒,曾经担任过日本政府最高检察机关特搜组的检察官,也曾经担任过山口组的法律顾问。他从拘留所出来,写了一本书叫《反转》,描述自己从警到黑的生涯,是2008年日本第一畅销书。 听说,最近田中又进去了,这一回,能不能扛下来,那可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了。 和教授谈起田中森一时,老爷子啧啧称奇,极望一见。他认为在警方专业化的审问过程中,能够出现这样的另类,这田中颇值得弄来做个研究。 可以肯定,隐藏在林海中的葛同心,齐亚仙,没有田中这样的意志。他们在极为渴望外界消息的情况下,越来越焦躁,终于忍不住走出了这一招错棋。 教授等的,就是这招错棋。 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坚信自己要比葛齐等人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是因为,警察们持续不断的搜捕活动,已经迫使齐葛二人进入远离人群的林海。人,是群居动物,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其心理的崩溃会来得更快。 文革期间,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入缅甸“参加革命”,最终却在世事的翻弄中成为当地的毒枭。其中一个绰号刘黑子的头目清洗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在当地几乎可闻名止小儿夜啼。他在失势的时候,被毒枭组织判处极刑 – 不是杀,而是被塞进荒野中一口深达数十米的土穴,任其慢慢死去。 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素以凶悍著称的刘黑子,咬自己手腕的动脉自杀。 记者请人将他吊入刘黑子死亡的土穴中体会这种感觉。被一寸一寸吊入漆黑的土穴中,在寂静无声,目不见物的世界里,他很快就开始试图自己弄出声音来,但自己弄出的声音,又让他感到更加恐惧和疯狂,仅仅两个小时,趋于崩溃的记者狂呼哀求将其拉出,并瘫倒在穴口,汗如雨下 – 他以为自

终于有一天,这位被保释了。临别的时候,友人问他 – 你怎么能熬下来?靠当年做检察官的经历,熟悉他们的做法?

这位老大温和地一笑,说,越是干过这一行的,越害怕他们的手段,因为只有我们知道自己人能做到多让人受不了。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做,每天早上,我都会在墙上写一遍我家人的名字,我母亲,我太太,我孩子,然后对他们发誓 – 为了让你们以后清清白白地生活,不以有我而耻辱,我今天什么也不会说。

每天重复这个誓言,就是我能扛下来的原因,没有别的,老弟。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原十五 后来教授评价,聪明反被聪明误,人在荆棘丛,越动,扎得越厉害。葛同心要是一直在林子里猫着,还真不好抓他,他这一个伪装修表的投石问路,给了我们机会。其实,这就是一个耐心的问题,警察这边要破案,案犯那边要躲藏,双方都有心理压力,都在看谁能扛得住。这种时候,专业干这个的警察常常会占上风,好多案子,就是这么破的。 其实,这种基于耐心的较量,不仅在中国如此,在外国也如此。 一友,在日本因故进了局子,放风的时候总见一位虎背熊腰的老大慢慢踱步。有意思的是警察们见了他都会微微鞠躬致意,他也泰然受之,神色冷漠。 好奇之下,找机会和这位老大套近乎(这在日本的拘留所要有点儿技巧,具体情节就不说了),才知道这位原来竟然是驰名日本的检察官,因为后来给黑社会当了摇羽毛扇的,被整肃逮捕 – 其实他有无犯罪是次要的,关键是有他这个熟悉警方的人物在,警察抓哪个黑社会头目他都有办法给弄出来。 既然被抓,当然有证据,而且是重案,却迟迟判不了。原因就是这位铁齿钢牙,警方对他的耐力无可奈何。每一个国家的警察都是熬人的专家,能从他们手里熬出来,那真得有江姐许云峰的本事 – 虽然这位检察官当然不是共产党。 而这位就这样愣是一天一天熬着,而且在日本警方千奇百怪的攻势面前执著如钢。 这简直不是人啊! 终于有一天,这位被保释了。临别的时候,友人问他 – 你怎么能熬下来?靠当年做检察官的经历,熟悉他们的做法? 这位老大温和地一笑,说,越是干过这一行的,越害怕他们的手段,因为只有我们知道自己人能做到多让人受不了。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做,每天早上,我都会在墙上写一遍我家人的名字,我母亲,我太太,我孩子,然后对他们发誓 – 为了让你们以后清清白白地生活,不以

这个死扛下来的家伙,叫田中森一,此人出身贫寒,曾经担任过日本政府最高检察机关特搜组的检察官,也曾经担任过山口组的法律顾问。他从拘留所出来,写了一本书叫《反转》,描述自己从警到黑的生涯,是2008年日本第一畅销书。
有我而耻辱,我今天什么也不会说。 每天重复这个誓言,就是我能扛下来的原因,没有别的,老弟。 这个死扛下来的家伙,叫田中森一,此人出身贫寒,曾经担任过日本政府最高检察机关特搜组的检察官,也曾经担任过山口组的法律顾问。他从拘留所出来,写了一本书叫《反转》,描述自己从警到黑的生涯,是2008年日本第一畅销书。 听说,最近田中又进去了,这一回,能不能扛下来,那可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了。 和教授谈起田中森一时,老爷子啧啧称奇,极望一见。他认为在警方专业化的审问过程中,能够出现这样的另类,这田中颇值得弄来做个研究。 可以肯定,隐藏在林海中的葛同心,齐亚仙,没有田中这样的意志。他们在极为渴望外界消息的情况下,越来越焦躁,终于忍不住走出了这一招错棋。 教授等的,就是这招错棋。 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坚信自己要比葛齐等人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是因为,警察们持续不断的搜捕活动,已经迫使齐葛二人进入远离人群的林海。人,是群居动物,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其心理的崩溃会来得更快。 文革期间,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入缅甸“参加革命”,最终却在世事的翻弄中成为当地的毒枭。其中一个绰号刘黑子的头目清洗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在当地几乎可闻名止小儿夜啼。他在失势的时候,被毒枭组织判处极刑 – 不是杀,而是被塞进荒野中一口深达数十米的土穴,任其慢慢死去。 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素以凶悍著称的刘黑子,咬自己手腕的动脉自杀。 记者请人将他吊入刘黑子死亡的土穴中体会这种感觉。被一寸一寸吊入漆黑的土穴中,在寂静无声,目不见物的世界里,他很快就开始试图自己弄出声音来,但自己弄出的声音,又让他感到更加恐惧和疯狂,仅仅两个小时,趋于崩溃的记者狂呼哀求将其拉出,并瘫倒在穴口,汗如雨下 – 他以为自
听说,最近田中又进去了,这一回,能不能扛下来,那可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了。

和教授谈起田中森一时,老爷子啧啧称奇,极望一见。他认为在警方专业化的审问过程中,能够出现这样的另类,这田中颇值得弄来做个研究。有我而耻辱,我今天什么也不会说。 每天重复这个誓言,就是我能扛下来的原因,没有别的,老弟。 这个死扛下来的家伙,叫田中森一,此人出身贫寒,曾经担任过日本政府最高检察机关特搜组的检察官,也曾经担任过山口组的法律顾问。他从拘留所出来,写了一本书叫《反转》,描述自己从警到黑的生涯,是2008年日本第一畅销书。 听说,最近田中又进去了,这一回,能不能扛下来,那可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了。 和教授谈起田中森一时,老爷子啧啧称奇,极望一见。他认为在警方专业化的审问过程中,能够出现这样的另类,这田中颇值得弄来做个研究。 可以肯定,隐藏在林海中的葛同心,齐亚仙,没有田中这样的意志。他们在极为渴望外界消息的情况下,越来越焦躁,终于忍不住走出了这一招错棋。 教授等的,就是这招错棋。 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坚信自己要比葛齐等人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是因为,警察们持续不断的搜捕活动,已经迫使齐葛二人进入远离人群的林海。人,是群居动物,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其心理的崩溃会来得更快。 文革期间,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入缅甸“参加革命”,最终却在世事的翻弄中成为当地的毒枭。其中一个绰号刘黑子的头目清洗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在当地几乎可闻名止小儿夜啼。他在失势的时候,被毒枭组织判处极刑 – 不是杀,而是被塞进荒野中一口深达数十米的土穴,任其慢慢死去。 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素以凶悍著称的刘黑子,咬自己手腕的动脉自杀。 记者请人将他吊入刘黑子死亡的土穴中体会这种感觉。被一寸一寸吊入漆黑的土穴中,在寂静无声,目不见物的世界里,他很快就开始试图自己弄出声音来,但自己弄出的声音,又让他感到更加恐惧和疯狂,仅仅两个小时,趋于崩溃的记者狂呼哀求将其拉出,并瘫倒在穴口,汗如雨下 – 他以为自

可以肯定,隐藏在林海中的葛同心,齐亚仙,没有田中这样的意志。他们在极为渴望外界消息的情况下,越来越焦躁,终于忍不住走出了这一招错棋。
有我而耻辱,我今天什么也不会说。 每天重复这个誓言,就是我能扛下来的原因,没有别的,老弟。 这个死扛下来的家伙,叫田中森一,此人出身贫寒,曾经担任过日本政府最高检察机关特搜组的检察官,也曾经担任过山口组的法律顾问。他从拘留所出来,写了一本书叫《反转》,描述自己从警到黑的生涯,是2008年日本第一畅销书。 听说,最近田中又进去了,这一回,能不能扛下来,那可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了。 和教授谈起田中森一时,老爷子啧啧称奇,极望一见。他认为在警方专业化的审问过程中,能够出现这样的另类,这田中颇值得弄来做个研究。 可以肯定,隐藏在林海中的葛同心,齐亚仙,没有田中这样的意志。他们在极为渴望外界消息的情况下,越来越焦躁,终于忍不住走出了这一招错棋。 教授等的,就是这招错棋。 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坚信自己要比葛齐等人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是因为,警察们持续不断的搜捕活动,已经迫使齐葛二人进入远离人群的林海。人,是群居动物,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其心理的崩溃会来得更快。 文革期间,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入缅甸“参加革命”,最终却在世事的翻弄中成为当地的毒枭。其中一个绰号刘黑子的头目清洗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在当地几乎可闻名止小儿夜啼。他在失势的时候,被毒枭组织判处极刑 – 不是杀,而是被塞进荒野中一口深达数十米的土穴,任其慢慢死去。 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素以凶悍著称的刘黑子,咬自己手腕的动脉自杀。 记者请人将他吊入刘黑子死亡的土穴中体会这种感觉。被一寸一寸吊入漆黑的土穴中,在寂静无声,目不见物的世界里,他很快就开始试图自己弄出声音来,但自己弄出的声音,又让他感到更加恐惧和疯狂,仅仅两个小时,趋于崩溃的记者狂呼哀求将其拉出,并瘫倒在穴口,汗如雨下 – 他以为自
教授等的,就是这招错棋。

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坚信自己要比葛齐等人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是因为,警察们持续不断的搜捕活动,已经迫使齐葛二人进入远离人群的林海。人,是群居动物,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其心理的崩溃会来得更快。

文革期间,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入缅甸“参加革命”,最终却在世事的翻弄中成为当地的毒枭。其中一个绰号刘黑子的头目清洗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在当地几乎可闻名止小儿夜啼。他在失势的时候,被毒枭组织判处极刑 – 不是杀,而是被塞进荒野中一口深达数十米的土穴,任其慢慢死去。

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素以凶悍著称的刘黑子,咬自己手腕的动脉自杀。有我而耻辱,我今天什么也不会说。 每天重复这个誓言,就是我能扛下来的原因,没有别的,老弟。 这个死扛下来的家伙,叫田中森一,此人出身贫寒,曾经担任过日本政府最高检察机关特搜组的检察官,也曾经担任过山口组的法律顾问。他从拘留所出来,写了一本书叫《反转》,描述自己从警到黑的生涯,是2008年日本第一畅销书。 听说,最近田中又进去了,这一回,能不能扛下来,那可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了。 和教授谈起田中森一时,老爷子啧啧称奇,极望一见。他认为在警方专业化的审问过程中,能够出现这样的另类,这田中颇值得弄来做个研究。 可以肯定,隐藏在林海中的葛同心,齐亚仙,没有田中这样的意志。他们在极为渴望外界消息的情况下,越来越焦躁,终于忍不住走出了这一招错棋。 教授等的,就是这招错棋。 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坚信自己要比葛齐等人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是因为,警察们持续不断的搜捕活动,已经迫使齐葛二人进入远离人群的林海。人,是群居动物,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其心理的崩溃会来得更快。 文革期间,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入缅甸“参加革命”,最终却在世事的翻弄中成为当地的毒枭。其中一个绰号刘黑子的头目清洗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在当地几乎可闻名止小儿夜啼。他在失势的时候,被毒枭组织判处极刑 – 不是杀,而是被塞进荒野中一口深达数十米的土穴,任其慢慢死去。 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素以凶悍著称的刘黑子,咬自己手腕的动脉自杀。 记者请人将他吊入刘黑子死亡的土穴中体会这种感觉。被一寸一寸吊入漆黑的土穴中,在寂静无声,目不见物的世界里,他很快就开始试图自己弄出声音来,但自己弄出的声音,又让他感到更加恐惧和疯狂,仅仅两个小时,趋于崩溃的记者狂呼哀求将其拉出,并瘫倒在穴口,汗如雨下 – 他以为自

记者请人将他吊入刘黑子死亡的土穴中体会这种感觉。被一寸一寸吊入漆黑的土穴中,在寂静无声,目不见物的世界里,他很快就开始试图自己弄出声音来,但自己弄出的声音,又让他感到更加恐惧和疯狂,仅仅两个小时,趋于崩溃的记者狂呼哀求将其拉出,并瘫倒在穴口,汗如雨下 – 他以为自己已经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

葛齐二人在深山老林中,大概感受也会与此相似。

在等待对手出错的时候,教授早已组织了一个精悍的小分队,包括自己和两名北京前来的优秀刑警,还有几名当地警方人员。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就是深入林海,到夹皮沟去追捕齐葛二人归案。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原十五 后来教授评价,聪明反被聪明误,人在荆棘丛,越动,扎得越厉害。葛同心要是一直在林子里猫着,还真不好抓他,他这一个伪装修表的投石问路,给了我们机会。其实,这就是一个耐心的问题,警察这边要破案,案犯那边要躲藏,双方都有心理压力,都在看谁能扛得住。这种时候,专业干这个的警察常常会占上风,好多案子,就是这么破的。 其实,这种基于耐心的较量,不仅在中国如此,在外国也如此。 一友,在日本因故进了局子,放风的时候总见一位虎背熊腰的老大慢慢踱步。有意思的是警察们见了他都会微微鞠躬致意,他也泰然受之,神色冷漠。 好奇之下,找机会和这位老大套近乎(这在日本的拘留所要有点儿技巧,具体情节就不说了),才知道这位原来竟然是驰名日本的检察官,因为后来给黑社会当了摇羽毛扇的,被整肃逮捕 – 其实他有无犯罪是次要的,关键是有他这个熟悉警方的人物在,警察抓哪个黑社会头目他都有办法给弄出来。 既然被抓,当然有证据,而且是重案,却迟迟判不了。原因就是这位铁齿钢牙,警方对他的耐力无可奈何。每一个国家的警察都是熬人的专家,能从他们手里熬出来,那真得有江姐许云峰的本事 – 虽然这位检察官当然不是共产党。 而这位就这样愣是一天一天熬着,而且在日本警方千奇百怪的攻势面前执著如钢。 这简直不是人啊! 终于有一天,这位被保释了。临别的时候,友人问他 – 你怎么能熬下来?靠当年做检察官的经历,熟悉他们的做法? 这位老大温和地一笑,说,越是干过这一行的,越害怕他们的手段,因为只有我们知道自己人能做到多让人受不了。可是,无论他们怎样做,每天早上,我都会在墙上写一遍我家人的名字,我母亲,我太太,我孩子,然后对他们发誓 – 为了让你们以后清清白白地生活,不以

卖狐狸的老李,就是他们的向导。
己已经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 葛齐二人在深山老林中,大概感受也会与此相似。 在等待对手出错的时候,教授早已组织了一个精悍的小分队,包括自己和两名北京前来的优秀刑警,还有几名当地警方人员。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就是深入林海,到夹皮沟去追捕齐葛二人归案。 卖狐狸的老李,就是他们的向导。 老李提出带路可以,但有一个要求。警察们对这位卖狐狸的李大爷颇有好感 -- 有啥要求,您说吧,我们尽量满足。 那位说了 – 别叫大爷就行,山里人,老相,俺还不到三十岁啊,这么叫俺折寿。。。 警察¥¥••#•#•#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直扑夹皮沟! 值得一提的是,齐葛二人的犯错,表面上似乎有偶然性,实际却和警方此前所作的一系列无效行动有关,无论是搜索还是路检,除了希望得到线索以外,也在为齐葛二人犯错制造机会,这是教授总结的所谓侦破十七诀中的“逼字诀”。 当年,北京曾经轰动一时的扎爱滋针案,也是以这种方式将其破获的。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原外一篇扎针案
老李提出带路可以,但有一个要求。警察们对这位卖狐狸的李大爷颇有好感 -- 有啥要求,您说吧,我们尽量满足。

那位说了 – 别叫大爷就行,山里人,老相,俺还不到三十岁啊,这么叫俺折寿。。。有我而耻辱,我今天什么也不会说。 每天重复这个誓言,就是我能扛下来的原因,没有别的,老弟。 这个死扛下来的家伙,叫田中森一,此人出身贫寒,曾经担任过日本政府最高检察机关特搜组的检察官,也曾经担任过山口组的法律顾问。他从拘留所出来,写了一本书叫《反转》,描述自己从警到黑的生涯,是2008年日本第一畅销书。 听说,最近田中又进去了,这一回,能不能扛下来,那可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了。 和教授谈起田中森一时,老爷子啧啧称奇,极望一见。他认为在警方专业化的审问过程中,能够出现这样的另类,这田中颇值得弄来做个研究。 可以肯定,隐藏在林海中的葛同心,齐亚仙,没有田中这样的意志。他们在极为渴望外界消息的情况下,越来越焦躁,终于忍不住走出了这一招错棋。 教授等的,就是这招错棋。 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坚信自己要比葛齐等人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是因为,警察们持续不断的搜捕活动,已经迫使齐葛二人进入远离人群的林海。人,是群居动物,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其心理的崩溃会来得更快。 文革期间,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入缅甸“参加革命”,最终却在世事的翻弄中成为当地的毒枭。其中一个绰号刘黑子的头目清洗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在当地几乎可闻名止小儿夜啼。他在失势的时候,被毒枭组织判处极刑 – 不是杀,而是被塞进荒野中一口深达数十米的土穴,任其慢慢死去。 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素以凶悍著称的刘黑子,咬自己手腕的动脉自杀。 记者请人将他吊入刘黑子死亡的土穴中体会这种感觉。被一寸一寸吊入漆黑的土穴中,在寂静无声,目不见物的世界里,他很快就开始试图自己弄出声音来,但自己弄出的声音,又让他感到更加恐惧和疯狂,仅仅两个小时,趋于崩溃的记者狂呼哀求将其拉出,并瘫倒在穴口,汗如雨下 – 他以为自

警察¥¥••#•#•#
己已经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 葛齐二人在深山老林中,大概感受也会与此相似。 在等待对手出错的时候,教授早已组织了一个精悍的小分队,包括自己和两名北京前来的优秀刑警,还有几名当地警方人员。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就是深入林海,到夹皮沟去追捕齐葛二人归案。 卖狐狸的老李,就是他们的向导。 老李提出带路可以,但有一个要求。警察们对这位卖狐狸的李大爷颇有好感 -- 有啥要求,您说吧,我们尽量满足。 那位说了 – 别叫大爷就行,山里人,老相,俺还不到三十岁啊,这么叫俺折寿。。。 警察¥¥••#•#•#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直扑夹皮沟! 值得一提的是,齐葛二人的犯错,表面上似乎有偶然性,实际却和警方此前所作的一系列无效行动有关,无论是搜索还是路检,除了希望得到线索以外,也在为齐葛二人犯错制造机会,这是教授总结的所谓侦破十七诀中的“逼字诀”。 当年,北京曾经轰动一时的扎爱滋针案,也是以这种方式将其破获的。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原外一篇扎针案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直扑夹皮沟!

值得一提的是,齐葛二人的犯错,表面上似乎有偶然性,实际却和警方此前所作的一系列无效行动有关,无论是搜索还是路检,除了希望得到线索以外,也在为齐葛二人犯错制造机会,这是教授总结的所谓侦破十七诀中的“逼字诀”。有我而耻辱,我今天什么也不会说。 每天重复这个誓言,就是我能扛下来的原因,没有别的,老弟。 这个死扛下来的家伙,叫田中森一,此人出身贫寒,曾经担任过日本政府最高检察机关特搜组的检察官,也曾经担任过山口组的法律顾问。他从拘留所出来,写了一本书叫《反转》,描述自己从警到黑的生涯,是2008年日本第一畅销书。 听说,最近田中又进去了,这一回,能不能扛下来,那可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了。 和教授谈起田中森一时,老爷子啧啧称奇,极望一见。他认为在警方专业化的审问过程中,能够出现这样的另类,这田中颇值得弄来做个研究。 可以肯定,隐藏在林海中的葛同心,齐亚仙,没有田中这样的意志。他们在极为渴望外界消息的情况下,越来越焦躁,终于忍不住走出了这一招错棋。 教授等的,就是这招错棋。 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坚信自己要比葛齐等人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是因为,警察们持续不断的搜捕活动,已经迫使齐葛二人进入远离人群的林海。人,是群居动物,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其心理的崩溃会来得更快。 文革期间,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入缅甸“参加革命”,最终却在世事的翻弄中成为当地的毒枭。其中一个绰号刘黑子的头目清洗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在当地几乎可闻名止小儿夜啼。他在失势的时候,被毒枭组织判处极刑 – 不是杀,而是被塞进荒野中一口深达数十米的土穴,任其慢慢死去。 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素以凶悍著称的刘黑子,咬自己手腕的动脉自杀。 记者请人将他吊入刘黑子死亡的土穴中体会这种感觉。被一寸一寸吊入漆黑的土穴中,在寂静无声,目不见物的世界里,他很快就开始试图自己弄出声音来,但自己弄出的声音,又让他感到更加恐惧和疯狂,仅仅两个小时,趋于崩溃的记者狂呼哀求将其拉出,并瘫倒在穴口,汗如雨下 – 他以为自

当年,北京曾经轰动一时的扎爱滋针案,也是以这种方式将其破获的。
有我而耻辱,我今天什么也不会说。 每天重复这个誓言,就是我能扛下来的原因,没有别的,老弟。 这个死扛下来的家伙,叫田中森一,此人出身贫寒,曾经担任过日本政府最高检察机关特搜组的检察官,也曾经担任过山口组的法律顾问。他从拘留所出来,写了一本书叫《反转》,描述自己从警到黑的生涯,是2008年日本第一畅销书。 听说,最近田中又进去了,这一回,能不能扛下来,那可就是谁也不知道的事儿了。 和教授谈起田中森一时,老爷子啧啧称奇,极望一见。他认为在警方专业化的审问过程中,能够出现这样的另类,这田中颇值得弄来做个研究。 可以肯定,隐藏在林海中的葛同心,齐亚仙,没有田中这样的意志。他们在极为渴望外界消息的情况下,越来越焦躁,终于忍不住走出了这一招错棋。 教授等的,就是这招错棋。 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坚信自己要比葛齐等人占有绝对的优势。 这是因为,警察们持续不断的搜捕活动,已经迫使齐葛二人进入远离人群的林海。人,是群居动物,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其心理的崩溃会来得更快。 文革期间,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入缅甸“参加革命”,最终却在世事的翻弄中成为当地的毒枭。其中一个绰号刘黑子的头目清洗手下手段极其毒辣,在当地几乎可闻名止小儿夜啼。他在失势的时候,被毒枭组织判处极刑 – 不是杀,而是被塞进荒野中一口深达数十米的土穴,任其慢慢死去。 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素以凶悍著称的刘黑子,咬自己手腕的动脉自杀。 记者请人将他吊入刘黑子死亡的土穴中体会这种感觉。被一寸一寸吊入漆黑的土穴中,在寂静无声,目不见物的世界里,他很快就开始试图自己弄出声音来,但自己弄出的声音,又让他感到更加恐惧和疯狂,仅仅两个小时,趋于崩溃的记者狂呼哀求将其拉出,并瘫倒在穴口,汗如雨下 – 他以为自
[待续]

己已经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 葛齐二人在深山老林中,大概感受也会与此相似。 在等待对手出错的时候,教授早已组织了一个精悍的小分队,包括自己和两名北京前来的优秀刑警,还有几名当地警方人员。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就是深入林海,到夹皮沟去追捕齐葛二人归案。 卖狐狸的老李,就是他们的向导。 老李提出带路可以,但有一个要求。警察们对这位卖狐狸的李大爷颇有好感 -- 有啥要求,您说吧,我们尽量满足。 那位说了 – 别叫大爷就行,山里人,老相,俺还不到三十岁啊,这么叫俺折寿。。。 警察¥¥••#•#•#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直扑夹皮沟! 值得一提的是,齐葛二人的犯错,表面上似乎有偶然性,实际却和警方此前所作的一系列无效行动有关,无论是搜索还是路检,除了希望得到线索以外,也在为齐葛二人犯错制造机会,这是教授总结的所谓侦破十七诀中的“逼字诀”。 当年,北京曾经轰动一时的扎爱滋针案,也是以这种方式将其破获的。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原外一篇扎针案 京城十案之五 林海雪原 外一篇 扎针案


己已经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 葛齐二人在深山老林中,大概感受也会与此相似。 在等待对手出错的时候,教授早已组织了一个精悍的小分队,包括自己和两名北京前来的优秀刑警,还有几名当地警方人员。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就是深入林海,到夹皮沟去追捕齐葛二人归案。 卖狐狸的老李,就是他们的向导。 老李提出带路可以,但有一个要求。警察们对这位卖狐狸的李大爷颇有好感 -- 有啥要求,您说吧,我们尽量满足。 那位说了 – 别叫大爷就行,山里人,老相,俺还不到三十岁啊,这么叫俺折寿。。。 警察¥¥••#•#•#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直扑夹皮沟! 值得一提的是,齐葛二人的犯错,表面上似乎有偶然性,实际却和警方此前所作的一系列无效行动有关,无论是搜索还是路检,除了希望得到线索以外,也在为齐葛二人犯错制造机会,这是教授总结的所谓侦破十七诀中的“逼字诀”。 当年,北京曾经轰动一时的扎爱滋针案,也是以这种方式将其破获的。 [待续] 京城十案之五林海雪原外一篇扎针案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