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  

2010-08-14 09:42: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京丸的260主炮炮弹。 清军马军统带刘汉中在甲午战争中负伤被俘,因伤重死于日本大阪陆军医院,他的墓至今仍在真田山陆军墓地。我们为其墓碑作了拓片 拍摄大东沟海战中,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但没有爆炸的主炮炮弹 此时,一行人正赶往位于佐世保军港的日本旧海军军人墓地,据说,四枚中国北洋水师战舰使用的大口径炮弹,一直摆在这个墓地作为装饰品,但从那场战争结束至今,似乎还没有中国人专程到那里进行过考察。 事实上,这样环绕日本各地,对北洋水师和甲午战争在这里残存的文物进行如此全面的考察,对大陆学者来说,也应该是百年来的第一次。有些文物甚至是第一次被发现。 例如,当我们在福冈太宰府对定远馆进行考察的那一天,在别人的指点之下,我们又在定远馆旁的光明禅寺发现了原定远舰上使用过的一张办公桌,根据其造型,这个桌子很可能属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禅寺的和尚是从定远馆得到这一赠品的,并将其四条桌腿截断,于是成了寺庙里捐款箱的底座。 禅寺中的木台,疑为北洋水师名将刘步蟾办公桌改成 不过,由于要去的地点太多,我们的行程不免有些紧张。在长崎,经过总领事馆的协助,我们最终得以一见存放在格拉巴公园的定远号装甲舰舵轮。这个刻有“鹏程万里由之安”字样的舵轮,已经被改建为一个咖啡桌,但是其巨大的尺寸和完好的保存状态,依然让我们十分吃惊。面对这个庞然大物,考察人员不免有些激动,结果,我们从长崎出发前往佐世保的时间,比预定晚了两个小时。 由于佐世保的旧日本海军军人墓地位于军港之中,我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前赶到才能进行考察。这样一来,从长崎赶往佐世保的行程,就变得十分紧张。也引发了文章开头所见的一幕。 作为驾驶员,笔者一向开车较为谨慎,这一天开出如此时速实属无奈,在一面是山,一面是悬崖的道路上高速行驶,特别是与对面来车交会的时候,自己也不免心惊胆战。但是,全车人中只有笔者一人持有日本驾照,虽然无奈,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 和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在定远号装甲舰残骸改建的定远馆 参加这
西京丸的260主炮炮弹。 清军马军统带刘汉中在甲午战争中负伤被俘,因伤重死于日本大阪陆军医院,他的墓至今仍在真田山陆军墓地。我们为其墓碑作了拓片 拍摄大东沟海战中,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但没有爆炸的主炮炮弹 此时,一行人正赶往位于佐世保军港的日本旧海军军人墓地,据说,四枚中国北洋水师战舰使用的大口径炮弹,一直摆在这个墓地作为装饰品,但从那场战争结束至今,似乎还没有中国人专程到那里进行过考察。 事实上,这样环绕日本各地,对北洋水师和甲午战争在这里残存的文物进行如此全面的考察,对大陆学者来说,也应该是百年来的第一次。有些文物甚至是第一次被发现。 例如,当我们在福冈太宰府对定远馆进行考察的那一天,在别人的指点之下,我们又在定远馆旁的光明禅寺发现了原定远舰上使用过的一张办公桌,根据其造型,这个桌子很可能属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禅寺的和尚是从定远馆得到这一赠品的,并将其四条桌腿截断,于是成了寺庙里捐款箱的底座。 禅寺中的木台,疑为北洋水师名将刘步蟾办公桌改成 不过,由于要去的地点太多,我们的行程不免有些紧张。在长崎,经过总领事馆的协助,我们最终得以一见存放在格拉巴公园的定远号装甲舰舵轮。这个刻有“鹏程万里由之安”字样的舵轮,已经被改建为一个咖啡桌,但是其巨大的尺寸和完好的保存状态,依然让我们十分吃惊。面对这个庞然大物,考察人员不免有些激动,结果,我们从长崎出发前往佐世保的时间,比预定晚了两个小时。 由于佐世保的旧日本海军军人墓地位于军港之中,我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前赶到才能进行考察。这样一来,从长崎赶往佐世保的行程,就变得十分紧张。也引发了文章开头所见的一幕。 作为驾驶员,笔者一向开车较为谨慎,这一天开出如此时速实属无奈,在一面是山,一面是悬崖的道路上高速行驶,特别是与对面来车交会的时候,自己也不免心惊胆战。但是,全车人中只有笔者一人持有日本驾照,虽然无奈,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 和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在定远号装甲舰残骸改建的定远馆 参加这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今天中午13:05,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栏目,萨苏与张召忠老师同作嘉宾,谈在日本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及中国海权此节目明日也有重播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一幕。在这次战争中,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终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这次战争中,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队 – 北洋水师,也在激战后烟消云散。而北洋水师在抵抗外侮中的英勇奋战,则通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等影视作品嵌入了无数中国
人的记忆,至今谈来犹令人扼腕。
今天中午13:05,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栏目,萨苏与张召忠老师同作嘉宾,谈在日本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及中国海权,此节目明日也有重播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一幕。在这次战争中,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终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这次战争中,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队 – 北洋水师,也在激战后烟消云散。而北洋水师在抵抗外侮中的英勇奋战,则通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等影视作品嵌入了无数中国 人的记忆,至今谈来犹令人扼腕。 死战后壮烈沉没于威海卫的北洋水师靖远号巡洋舰,与邓世昌的致远舰为姊妹舰 鲜为人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有一部分舰艇的遗物被保存了下来,至今保存在日本的多处地方。 近日,笔者陪同海军史专家,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等国内友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行走日本七个府县,进行了甲午战争及海军相关遗物的考察。此次考察准备工作将近一年,收集的相关资料和实物达到数十公斤,也让我们在考察中感受了北洋水师那一代中国海军的英烈之魂。 就在这次考察中,曾经出现了一个颇有点儿惊心动魄的场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从日本长崎到佐世保军港的盘山公路上,有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在飞驰。虽然在这条道路上并无限速,但这辆时速平均在一百三十迈(实际最高速度达到一百六十迈),不断超车的汽车如果被我国交通警看到,一定会被当场抓获,作为安全驾驶的反面教材处理的。因为,在素以山势险峻著称的九州,如果道路不熟,这样的行驶速度颇有点儿罔顾性命的感觉。 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本文作者萨苏,车上一行五人,除了笔者之外,还有四名来自国内的海军学者和相关人员。这一天,是我们在日本实地进行对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遗物考察的第七天。 在此前的六天里,我们在大阪凭吊了甲午战争中清军因伤病死于日本的战俘墓地,在冈山搜寻到了镇远号装甲舰留下的铁锚,在福冈精密测量了定远号残骸建造的“定远馆”,在福田海触摸了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死战后壮烈沉没于威海卫的北洋水师靖远号巡洋舰,与邓世昌的致远舰为姊妹舰
今天中午13:05,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栏目,萨苏与张召忠老师同作嘉宾,谈在日本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及中国海权,此节目明日也有重播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一幕。在这次战争中,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终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这次战争中,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队 – 北洋水师,也在激战后烟消云散。而北洋水师在抵抗外侮中的英勇奋战,则通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等影视作品嵌入了无数中国 人的记忆,至今谈来犹令人扼腕。 死战后壮烈沉没于威海卫的北洋水师靖远号巡洋舰,与邓世昌的致远舰为姊妹舰 鲜为人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有一部分舰艇的遗物被保存了下来,至今保存在日本的多处地方。 近日,笔者陪同海军史专家,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等国内友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行走日本七个府县,进行了甲午战争及海军相关遗物的考察。此次考察准备工作将近一年,收集的相关资料和实物达到数十公斤,也让我们在考察中感受了北洋水师那一代中国海军的英烈之魂。 就在这次考察中,曾经出现了一个颇有点儿惊心动魄的场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从日本长崎到佐世保军港的盘山公路上,有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在飞驰。虽然在这条道路上并无限速,但这辆时速平均在一百三十迈(实际最高速度达到一百六十迈),不断超车的汽车如果被我国交通警看到,一定会被当场抓获,作为安全驾驶的反面教材处理的。因为,在素以山势险峻著称的九州,如果道路不熟,这样的行驶速度颇有点儿罔顾性命的感觉。 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本文作者萨苏,车上一行五人,除了笔者之外,还有四名来自国内的海军学者和相关人员。这一天,是我们在日本实地进行对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遗物考察的第七天。 在此前的六天里,我们在大阪凭吊了甲午战争中清军因伤病死于日本的战俘墓地,在冈山搜寻到了镇远号装甲舰留下的铁锚,在福冈精密测量了定远号残骸建造的“定远馆”,在福田海触摸了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
鲜为人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有一部分舰艇的遗物被保存了下来,至今保存在日本的多处地方。
西京丸的260主炮炮弹。 清军马军统带刘汉中在甲午战争中负伤被俘,因伤重死于日本大阪陆军医院,他的墓至今仍在真田山陆军墓地。我们为其墓碑作了拓片 拍摄大东沟海战中,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但没有爆炸的主炮炮弹 此时,一行人正赶往位于佐世保军港的日本旧海军军人墓地,据说,四枚中国北洋水师战舰使用的大口径炮弹,一直摆在这个墓地作为装饰品,但从那场战争结束至今,似乎还没有中国人专程到那里进行过考察。 事实上,这样环绕日本各地,对北洋水师和甲午战争在这里残存的文物进行如此全面的考察,对大陆学者来说,也应该是百年来的第一次。有些文物甚至是第一次被发现。 例如,当我们在福冈太宰府对定远馆进行考察的那一天,在别人的指点之下,我们又在定远馆旁的光明禅寺发现了原定远舰上使用过的一张办公桌,根据其造型,这个桌子很可能属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禅寺的和尚是从定远馆得到这一赠品的,并将其四条桌腿截断,于是成了寺庙里捐款箱的底座。 禅寺中的木台,疑为北洋水师名将刘步蟾办公桌改成 不过,由于要去的地点太多,我们的行程不免有些紧张。在长崎,经过总领事馆的协助,我们最终得以一见存放在格拉巴公园的定远号装甲舰舵轮。这个刻有“鹏程万里由之安”字样的舵轮,已经被改建为一个咖啡桌,但是其巨大的尺寸和完好的保存状态,依然让我们十分吃惊。面对这个庞然大物,考察人员不免有些激动,结果,我们从长崎出发前往佐世保的时间,比预定晚了两个小时。 由于佐世保的旧日本海军军人墓地位于军港之中,我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前赶到才能进行考察。这样一来,从长崎赶往佐世保的行程,就变得十分紧张。也引发了文章开头所见的一幕。 作为驾驶员,笔者一向开车较为谨慎,这一天开出如此时速实属无奈,在一面是山,一面是悬崖的道路上高速行驶,特别是与对面来车交会的时候,自己也不免心惊胆战。但是,全车人中只有笔者一人持有日本驾照,虽然无奈,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 和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在定远号装甲舰残骸改建的定远馆 参加这
近日,笔者陪同海军史专家,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等国内友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行走日本七个府县,进行了甲午战争及海军相关遗物的考察。此次考察准备工作将近一年,收集的相关资料和实物达到数十公斤,也让我们在考察中感受了北洋水师那一代中国海军的英烈之魂。

次考察的陈悦先生在他的博客中这样描述了此行 – “由于去长崎哥拉巴公园测量定远舵轮桌时耗费了过多的时间,直到下午4点才从长崎出发,为如期赶到佐世保,以写文著名的萨苏兄竟在山路间开出了150h的高车速,事后连他自己也觉不可思议。 路上,gps导航无法找到海军墓地所在(可能因为佐世保军港属于军事重地),日本交通工作人员也无法提供更多帮助,我们的车里处在一幕好玩的景象中。我拿着简易地图导航,萨苏兄保持车速同时仔细辨识各种路标,车内充满“沿XX号公路前进”、“现在是X时X分,距离佐世保还有XX公里”,“前面注意是否有铁路路口,看到路口立即左转”等等声音,颇有战时气象。在异国能有如此默契合作,真乃平生快事。“ 在佐世保旧海军墓地找到的北洋水师305毫米开花弹 最终,经过两个小时的疯狂奔行,我们终于如期赶到了目的地,在那里,不但发现了定远舰的四枚305毫米炮弹,而且意外发现了十几门清军在战斗中使用过的火炮,考察圆满完成。 开快车当然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但为了如此“平生快事”,我想,这一次的风险,或也可算物有所值了。 [完]
就在这次考察中,曾经出现了一个颇有点儿惊心动魄的场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从日本长崎到佐世保军港的盘山公路上,有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在飞驰。虽然在这条道路上并无限速,但这辆时速平均在一百三十迈(实际最高速度达到一百六十迈),不断超车的汽车如果被我国交通警看到,一定会被当场抓获,作为安全驾驶的反面教材处理的。因为,在素以山势险峻著称的九州,如果道路不熟,这样的行驶速度颇有点儿罔顾性命的感觉。 今天中午13:05,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栏目,萨苏与张召忠老师同作嘉宾,谈在日本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及中国海权,此节目明日也有重播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一幕。在这次战争中,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终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这次战争中,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队 – 北洋水师,也在激战后烟消云散。而北洋水师在抵抗外侮中的英勇奋战,则通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等影视作品嵌入了无数中国 人的记忆,至今谈来犹令人扼腕。 死战后壮烈沉没于威海卫的北洋水师靖远号巡洋舰,与邓世昌的致远舰为姊妹舰 鲜为人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有一部分舰艇的遗物被保存了下来,至今保存在日本的多处地方。 近日,笔者陪同海军史专家,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等国内友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行走日本七个府县,进行了甲午战争及海军相关遗物的考察。此次考察准备工作将近一年,收集的相关资料和实物达到数十公斤,也让我们在考察中感受了北洋水师那一代中国海军的英烈之魂。 就在这次考察中,曾经出现了一个颇有点儿惊心动魄的场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从日本长崎到佐世保军港的盘山公路上,有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在飞驰。虽然在这条道路上并无限速,但这辆时速平均在一百三十迈(实际最高速度达到一百六十迈),不断超车的汽车如果被我国交通警看到,一定会被当场抓获,作为安全驾驶的反面教材处理的。因为,在素以山势险峻著称的九州,如果道路不熟,这样的行驶速度颇有点儿罔顾性命的感觉。 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本文作者萨苏,车上一行五人,除了笔者之外,还有四名来自国内的海军学者和相关人员。这一天,是我们在日本实地进行对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遗物考察的第七天。 在此前的六天里,我们在大阪凭吊了甲午战争中清军因伤病死于日本的战俘墓地,在冈山搜寻到了镇远号装甲舰留下的铁锚,在福冈精密测量了定远号残骸建造的“定远馆”,在福田海触摸了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

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本文作者萨苏,车上一行五人,除了笔者之外,还有四名来自国内的海军学者和相关人员。这一天,是我们在日本实地进行对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遗物考察的第七天。
西京丸的260主炮炮弹。 清军马军统带刘汉中在甲午战争中负伤被俘,因伤重死于日本大阪陆军医院,他的墓至今仍在真田山陆军墓地。我们为其墓碑作了拓片 拍摄大东沟海战中,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但没有爆炸的主炮炮弹 此时,一行人正赶往位于佐世保军港的日本旧海军军人墓地,据说,四枚中国北洋水师战舰使用的大口径炮弹,一直摆在这个墓地作为装饰品,但从那场战争结束至今,似乎还没有中国人专程到那里进行过考察。 事实上,这样环绕日本各地,对北洋水师和甲午战争在这里残存的文物进行如此全面的考察,对大陆学者来说,也应该是百年来的第一次。有些文物甚至是第一次被发现。 例如,当我们在福冈太宰府对定远馆进行考察的那一天,在别人的指点之下,我们又在定远馆旁的光明禅寺发现了原定远舰上使用过的一张办公桌,根据其造型,这个桌子很可能属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禅寺的和尚是从定远馆得到这一赠品的,并将其四条桌腿截断,于是成了寺庙里捐款箱的底座。 禅寺中的木台,疑为北洋水师名将刘步蟾办公桌改成 不过,由于要去的地点太多,我们的行程不免有些紧张。在长崎,经过总领事馆的协助,我们最终得以一见存放在格拉巴公园的定远号装甲舰舵轮。这个刻有“鹏程万里由之安”字样的舵轮,已经被改建为一个咖啡桌,但是其巨大的尺寸和完好的保存状态,依然让我们十分吃惊。面对这个庞然大物,考察人员不免有些激动,结果,我们从长崎出发前往佐世保的时间,比预定晚了两个小时。 由于佐世保的旧日本海军军人墓地位于军港之中,我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前赶到才能进行考察。这样一来,从长崎赶往佐世保的行程,就变得十分紧张。也引发了文章开头所见的一幕。 作为驾驶员,笔者一向开车较为谨慎,这一天开出如此时速实属无奈,在一面是山,一面是悬崖的道路上高速行驶,特别是与对面来车交会的时候,自己也不免心惊胆战。但是,全车人中只有笔者一人持有日本驾照,虽然无奈,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 和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在定远号装甲舰残骸改建的定远馆 参加这
在此前的六天里,我们在大阪凭吊了甲午战争中清军因伤病死于日本的战俘墓地,在冈山搜寻到了镇远号装甲舰留下的铁锚,在福冈精密测量了定远号残骸建造的“定远馆”,在福田海触摸了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西京丸的260主炮炮弹。

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西京丸的260主炮炮弹。 清军马军统带刘汉中在甲午战争中负伤被俘,因伤重死于日本大阪陆军医院,他的墓至今仍在真田山陆军墓地。我们为其墓碑作了拓片 拍摄大东沟海战中,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但没有爆炸的主炮炮弹 此时,一行人正赶往位于佐世保军港的日本旧海军军人墓地,据说,四枚中国北洋水师战舰使用的大口径炮弹,一直摆在这个墓地作为装饰品,但从那场战争结束至今,似乎还没有中国人专程到那里进行过考察。 事实上,这样环绕日本各地,对北洋水师和甲午战争在这里残存的文物进行如此全面的考察,对大陆学者来说,也应该是百年来的第一次。有些文物甚至是第一次被发现。 例如,当我们在福冈太宰府对定远馆进行考察的那一天,在别人的指点之下,我们又在定远馆旁的光明禅寺发现了原定远舰上使用过的一张办公桌,根据其造型,这个桌子很可能属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禅寺的和尚是从定远馆得到这一赠品的,并将其四条桌腿截断,于是成了寺庙里捐款箱的底座。 禅寺中的木台,疑为北洋水师名将刘步蟾办公桌改成 不过,由于要去的地点太多,我们的行程不免有些紧张。在长崎,经过总领事馆的协助,我们最终得以一见存放在格拉巴公园的定远号装甲舰舵轮。这个刻有“鹏程万里由之安”字样的舵轮,已经被改建为一个咖啡桌,但是其巨大的尺寸和完好的保存状态,依然让我们十分吃惊。面对这个庞然大物,考察人员不免有些激动,结果,我们从长崎出发前往佐世保的时间,比预定晚了两个小时。 由于佐世保的旧日本海军军人墓地位于军港之中,我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前赶到才能进行考察。这样一来,从长崎赶往佐世保的行程,就变得十分紧张。也引发了文章开头所见的一幕。 作为驾驶员,笔者一向开车较为谨慎,这一天开出如此时速实属无奈,在一面是山,一面是悬崖的道路上高速行驶,特别是与对面来车交会的时候,自己也不免心惊胆战。但是,全车人中只有笔者一人持有日本驾照,虽然无奈,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 和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在定远号装甲舰残骸改建的定远馆 参加这
清军马军统带刘汉中在甲午战争中负伤被俘,因伤重死于日本大阪陆军医院,他的墓至今仍在真田山陆军墓地。我们为其墓碑作了拓片
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拍摄大东沟海战中,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但没有爆炸的主炮炮弹
今天中午13:05,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栏目,萨苏与张召忠老师同作嘉宾,谈在日本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及中国海权,此节目明日也有重播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一幕。在这次战争中,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终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这次战争中,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队 – 北洋水师,也在激战后烟消云散。而北洋水师在抵抗外侮中的英勇奋战,则通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等影视作品嵌入了无数中国 人的记忆,至今谈来犹令人扼腕。 死战后壮烈沉没于威海卫的北洋水师靖远号巡洋舰,与邓世昌的致远舰为姊妹舰 鲜为人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有一部分舰艇的遗物被保存了下来,至今保存在日本的多处地方。 近日,笔者陪同海军史专家,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等国内友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行走日本七个府县,进行了甲午战争及海军相关遗物的考察。此次考察准备工作将近一年,收集的相关资料和实物达到数十公斤,也让我们在考察中感受了北洋水师那一代中国海军的英烈之魂。 就在这次考察中,曾经出现了一个颇有点儿惊心动魄的场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从日本长崎到佐世保军港的盘山公路上,有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在飞驰。虽然在这条道路上并无限速,但这辆时速平均在一百三十迈(实际最高速度达到一百六十迈),不断超车的汽车如果被我国交通警看到,一定会被当场抓获,作为安全驾驶的反面教材处理的。因为,在素以山势险峻著称的九州,如果道路不熟,这样的行驶速度颇有点儿罔顾性命的感觉。 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本文作者萨苏,车上一行五人,除了笔者之外,还有四名来自国内的海军学者和相关人员。这一天,是我们在日本实地进行对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遗物考察的第七天。 在此前的六天里,我们在大阪凭吊了甲午战争中清军因伤病死于日本的战俘墓地,在冈山搜寻到了镇远号装甲舰留下的铁锚,在福冈精密测量了定远号残骸建造的“定远馆”,在福田海触摸了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
此时,一行人正赶往位于佐世保军港的日本旧海军军人墓地,据说,四枚中国北洋水师战舰使用的大口径炮弹,一直摆在这个墓地作为装饰品,但从那场战争结束至今,似乎还没有中国人专程到那里进行过考察。

事实上,这样环绕日本各地,对北洋水师和甲午战争在这里残存的文物进行如此全面的考察,对大陆学者来说,也应该是百年来的第一次。有些文物甚至是第一次被发现。

例如,当我们在福冈太宰府对定远馆进行考察的那一天,在别人的指点之下,我们又在定远馆旁的光明禅寺发现了原定远舰上使用过的一张办公桌,根据其造型,这个桌子很可能属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禅寺的和尚是从定远馆得到这一赠品的,并将其四条桌腿截断,于是成了寺庙里捐款箱的底座。 今天中午13:05,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栏目,萨苏与张召忠老师同作嘉宾,谈在日本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及中国海权,此节目明日也有重播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一幕。在这次战争中,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终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这次战争中,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队 – 北洋水师,也在激战后烟消云散。而北洋水师在抵抗外侮中的英勇奋战,则通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等影视作品嵌入了无数中国 人的记忆,至今谈来犹令人扼腕。 死战后壮烈沉没于威海卫的北洋水师靖远号巡洋舰,与邓世昌的致远舰为姊妹舰 鲜为人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有一部分舰艇的遗物被保存了下来,至今保存在日本的多处地方。 近日,笔者陪同海军史专家,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等国内友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行走日本七个府县,进行了甲午战争及海军相关遗物的考察。此次考察准备工作将近一年,收集的相关资料和实物达到数十公斤,也让我们在考察中感受了北洋水师那一代中国海军的英烈之魂。 就在这次考察中,曾经出现了一个颇有点儿惊心动魄的场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从日本长崎到佐世保军港的盘山公路上,有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在飞驰。虽然在这条道路上并无限速,但这辆时速平均在一百三十迈(实际最高速度达到一百六十迈),不断超车的汽车如果被我国交通警看到,一定会被当场抓获,作为安全驾驶的反面教材处理的。因为,在素以山势险峻著称的九州,如果道路不熟,这样的行驶速度颇有点儿罔顾性命的感觉。 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本文作者萨苏,车上一行五人,除了笔者之外,还有四名来自国内的海军学者和相关人员。这一天,是我们在日本实地进行对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遗物考察的第七天。 在此前的六天里,我们在大阪凭吊了甲午战争中清军因伤病死于日本的战俘墓地,在冈山搜寻到了镇远号装甲舰留下的铁锚,在福冈精密测量了定远号残骸建造的“定远馆”,在福田海触摸了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
西京丸的260主炮炮弹。 清军马军统带刘汉中在甲午战争中负伤被俘,因伤重死于日本大阪陆军医院,他的墓至今仍在真田山陆军墓地。我们为其墓碑作了拓片 拍摄大东沟海战中,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但没有爆炸的主炮炮弹 此时,一行人正赶往位于佐世保军港的日本旧海军军人墓地,据说,四枚中国北洋水师战舰使用的大口径炮弹,一直摆在这个墓地作为装饰品,但从那场战争结束至今,似乎还没有中国人专程到那里进行过考察。 事实上,这样环绕日本各地,对北洋水师和甲午战争在这里残存的文物进行如此全面的考察,对大陆学者来说,也应该是百年来的第一次。有些文物甚至是第一次被发现。 例如,当我们在福冈太宰府对定远馆进行考察的那一天,在别人的指点之下,我们又在定远馆旁的光明禅寺发现了原定远舰上使用过的一张办公桌,根据其造型,这个桌子很可能属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禅寺的和尚是从定远馆得到这一赠品的,并将其四条桌腿截断,于是成了寺庙里捐款箱的底座。 禅寺中的木台,疑为北洋水师名将刘步蟾办公桌改成 不过,由于要去的地点太多,我们的行程不免有些紧张。在长崎,经过总领事馆的协助,我们最终得以一见存放在格拉巴公园的定远号装甲舰舵轮。这个刻有“鹏程万里由之安”字样的舵轮,已经被改建为一个咖啡桌,但是其巨大的尺寸和完好的保存状态,依然让我们十分吃惊。面对这个庞然大物,考察人员不免有些激动,结果,我们从长崎出发前往佐世保的时间,比预定晚了两个小时。 由于佐世保的旧日本海军军人墓地位于军港之中,我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前赶到才能进行考察。这样一来,从长崎赶往佐世保的行程,就变得十分紧张。也引发了文章开头所见的一幕。 作为驾驶员,笔者一向开车较为谨慎,这一天开出如此时速实属无奈,在一面是山,一面是悬崖的道路上高速行驶,特别是与对面来车交会的时候,自己也不免心惊胆战。但是,全车人中只有笔者一人持有日本驾照,虽然无奈,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 和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在定远号装甲舰残骸改建的定远馆 参加这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禅寺中的木台,疑为北洋水师名将刘步蟾办公桌改成 今天中午13:05,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栏目,萨苏与张召忠老师同作嘉宾,谈在日本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及中国海权,此节目明日也有重播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一幕。在这次战争中,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终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这次战争中,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队 – 北洋水师,也在激战后烟消云散。而北洋水师在抵抗外侮中的英勇奋战,则通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等影视作品嵌入了无数中国 人的记忆,至今谈来犹令人扼腕。 死战后壮烈沉没于威海卫的北洋水师靖远号巡洋舰,与邓世昌的致远舰为姊妹舰 鲜为人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有一部分舰艇的遗物被保存了下来,至今保存在日本的多处地方。 近日,笔者陪同海军史专家,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等国内友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行走日本七个府县,进行了甲午战争及海军相关遗物的考察。此次考察准备工作将近一年,收集的相关资料和实物达到数十公斤,也让我们在考察中感受了北洋水师那一代中国海军的英烈之魂。 就在这次考察中,曾经出现了一个颇有点儿惊心动魄的场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从日本长崎到佐世保军港的盘山公路上,有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在飞驰。虽然在这条道路上并无限速,但这辆时速平均在一百三十迈(实际最高速度达到一百六十迈),不断超车的汽车如果被我国交通警看到,一定会被当场抓获,作为安全驾驶的反面教材处理的。因为,在素以山势险峻著称的九州,如果道路不熟,这样的行驶速度颇有点儿罔顾性命的感觉。 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本文作者萨苏,车上一行五人,除了笔者之外,还有四名来自国内的海军学者和相关人员。这一天,是我们在日本实地进行对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遗物考察的第七天。 在此前的六天里,我们在大阪凭吊了甲午战争中清军因伤病死于日本的战俘墓地,在冈山搜寻到了镇远号装甲舰留下的铁锚,在福冈精密测量了定远号残骸建造的“定远馆”,在福田海触摸了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
不过,由于要去的地点太多,我们的行程不免有些紧张。在长崎,经过总领事馆的协助,我们最终得以一见存放在格拉巴公园的定远号装甲舰舵轮。这个刻有“鹏程万里由之安”字样的舵轮,已经被改建为一个咖啡桌,但是其巨大的尺寸和完好的保存状态,依然让我们十分吃惊。面对这个庞然大物,考察人员不免有些激动,结果,我们从长崎出发前往佐世保的时间,比预定晚了两个小时。

由于佐世保的旧日本海军军人墓地位于军港之中,我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前赶到才能进行考察。这样一来,从长崎赶往佐世保的行程,就变得十分紧张。也引发了文章开头所见的一幕。

作为驾驶员,笔者一向开车较为谨慎,这一天开出如此时速实属无奈,在一面是山,一面是悬崖的道路上高速行驶,特别是与对面来车交会的时候,自己也不免心惊胆战。但是,全车人中只有笔者一人持有日本驾照,虽然无奈,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
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次考察的陈悦先生在他的博客中这样描述了此行 – “由于去长崎哥拉巴公园测量定远舵轮桌时耗费了过多的时间,直到下午4点才从长崎出发,为如期赶到佐世保,以写文著名的萨苏兄竟在山路间开出了150h的高车速,事后连他自己也觉不可思议。 路上,gps导航无法找到海军墓地所在(可能因为佐世保军港属于军事重地),日本交通工作人员也无法提供更多帮助,我们的车里处在一幕好玩的景象中。我拿着简易地图导航,萨苏兄保持车速同时仔细辨识各种路标,车内充满“沿XX号公路前进”、“现在是X时X分,距离佐世保还有XX公里”,“前面注意是否有铁路路口,看到路口立即左转”等等声音,颇有战时气象。在异国能有如此默契合作,真乃平生快事。“ 在佐世保旧海军墓地找到的北洋水师305毫米开花弹 最终,经过两个小时的疯狂奔行,我们终于如期赶到了目的地,在那里,不但发现了定远舰的四枚305毫米炮弹,而且意外发现了十几门清军在战斗中使用过的火炮,考察圆满完成。 开快车当然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但为了如此“平生快事”,我想,这一次的风险,或也可算物有所值了。 [完]
和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在定远号装甲舰残骸改建的定远馆
参加这次考察的陈悦先生在他的博客中这样描述了此行 – 今天中午13:05,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栏目,萨苏与张召忠老师同作嘉宾,谈在日本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及中国海权,此节目明日也有重播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一幕。在这次战争中,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终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这次战争中,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队 – 北洋水师,也在激战后烟消云散。而北洋水师在抵抗外侮中的英勇奋战,则通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等影视作品嵌入了无数中国 人的记忆,至今谈来犹令人扼腕。 死战后壮烈沉没于威海卫的北洋水师靖远号巡洋舰,与邓世昌的致远舰为姊妹舰 鲜为人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有一部分舰艇的遗物被保存了下来,至今保存在日本的多处地方。 近日,笔者陪同海军史专家,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等国内友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行走日本七个府县,进行了甲午战争及海军相关遗物的考察。此次考察准备工作将近一年,收集的相关资料和实物达到数十公斤,也让我们在考察中感受了北洋水师那一代中国海军的英烈之魂。 就在这次考察中,曾经出现了一个颇有点儿惊心动魄的场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从日本长崎到佐世保军港的盘山公路上,有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在飞驰。虽然在这条道路上并无限速,但这辆时速平均在一百三十迈(实际最高速度达到一百六十迈),不断超车的汽车如果被我国交通警看到,一定会被当场抓获,作为安全驾驶的反面教材处理的。因为,在素以山势险峻著称的九州,如果道路不熟,这样的行驶速度颇有点儿罔顾性命的感觉。 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本文作者萨苏,车上一行五人,除了笔者之外,还有四名来自国内的海军学者和相关人员。这一天,是我们在日本实地进行对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遗物考察的第七天。 在此前的六天里,我们在大阪凭吊了甲午战争中清军因伤病死于日本的战俘墓地,在冈山搜寻到了镇远号装甲舰留下的铁锚,在福冈精密测量了定远号残骸建造的“定远馆”,在福田海触摸了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

“由于去长崎哥拉巴公园测量定远舵轮桌时耗费了过多的时间,直到下午4点才从长崎出发,为如期赶到佐世保,以写文著名的萨苏兄竟在山路间开出了150/h的高车速,事后连他自己也觉不可思议。次考察的陈悦先生在他的博客中这样描述了此行 – “由于去长崎哥拉巴公园测量定远舵轮桌时耗费了过多的时间,直到下午4点才从长崎出发,为如期赶到佐世保,以写文著名的萨苏兄竟在山路间开出了150h的高车速,事后连他自己也觉不可思议。 路上,gps导航无法找到海军墓地所在(可能因为佐世保军港属于军事重地),日本交通工作人员也无法提供更多帮助,我们的车里处在一幕好玩的景象中。我拿着简易地图导航,萨苏兄保持车速同时仔细辨识各种路标,车内充满“沿XX号公路前进”、“现在是X时X分,距离佐世保还有XX公里”,“前面注意是否有铁路路口,看到路口立即左转”等等声音,颇有战时气象。在异国能有如此默契合作,真乃平生快事。“ 在佐世保旧海军墓地找到的北洋水师305毫米开花弹 最终,经过两个小时的疯狂奔行,我们终于如期赶到了目的地,在那里,不但发现了定远舰的四枚305毫米炮弹,而且意外发现了十几门清军在战斗中使用过的火炮,考察圆满完成。 开快车当然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但为了如此“平生快事”,我想,这一次的风险,或也可算物有所值了。 [完]

路上,gps导航无法找到海军墓地所在(可能因为佐世保军港属于军事重地),日本交通工作人员也无法提供更多帮助,我们的车里处在一幕好玩的景象中。我拿着简易地图导航,萨苏兄保持车速同时仔细辨识各种路标,车内充满“沿XX号公路前进”、“现在是X时X分,距离佐世保还有XX公里”,“前面注意是否有铁路路口,看到路口立即左转”等等声音,颇有战时气象。在异国能有如此默契合作,真乃平生快事。“ 今天中午13:05,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栏目,萨苏与张召忠老师同作嘉宾,谈在日本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及中国海权,此节目明日也有重播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八九五年的甲午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一幕。在这次战争中,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最终战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在这次战争中,曾经的东亚第一大舰队 – 北洋水师,也在激战后烟消云散。而北洋水师在抵抗外侮中的英勇奋战,则通过《甲午风云》,《北洋水师》等影视作品嵌入了无数中国 人的记忆,至今谈来犹令人扼腕。 死战后壮烈沉没于威海卫的北洋水师靖远号巡洋舰,与邓世昌的致远舰为姊妹舰 鲜为人知的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有一部分舰艇的遗物被保存了下来,至今保存在日本的多处地方。 近日,笔者陪同海军史专家,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等国内友人,以民间人士的身份行走日本七个府县,进行了甲午战争及海军相关遗物的考察。此次考察准备工作将近一年,收集的相关资料和实物达到数十公斤,也让我们在考察中感受了北洋水师那一代中国海军的英烈之魂。 就在这次考察中,曾经出现了一个颇有点儿惊心动魄的场面。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从日本长崎到佐世保军港的盘山公路上,有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在飞驰。虽然在这条道路上并无限速,但这辆时速平均在一百三十迈(实际最高速度达到一百六十迈),不断超车的汽车如果被我国交通警看到,一定会被当场抓获,作为安全驾驶的反面教材处理的。因为,在素以山势险峻著称的九州,如果道路不熟,这样的行驶速度颇有点儿罔顾性命的感觉。 驾驶这辆车的,就是本文作者萨苏,车上一行五人,除了笔者之外,还有四名来自国内的海军学者和相关人员。这一天,是我们在日本实地进行对北洋水师及甲午战争遗物考察的第七天。 在此前的六天里,我们在大阪凭吊了甲午战争中清军因伤病死于日本的战俘墓地,在冈山搜寻到了镇远号装甲舰留下的铁锚,在福冈精密测量了定远号残骸建造的“定远馆”,在福田海触摸了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
次考察的陈悦先生在他的博客中这样描述了此行 – “由于去长崎哥拉巴公园测量定远舵轮桌时耗费了过多的时间,直到下午4点才从长崎出发,为如期赶到佐世保,以写文著名的萨苏兄竟在山路间开出了150h的高车速,事后连他自己也觉不可思议。 路上,gps导航无法找到海军墓地所在(可能因为佐世保军港属于军事重地),日本交通工作人员也无法提供更多帮助,我们的车里处在一幕好玩的景象中。我拿着简易地图导航,萨苏兄保持车速同时仔细辨识各种路标,车内充满“沿XX号公路前进”、“现在是X时X分,距离佐世保还有XX公里”,“前面注意是否有铁路路口,看到路口立即左转”等等声音,颇有战时气象。在异国能有如此默契合作,真乃平生快事。“ 在佐世保旧海军墓地找到的北洋水师305毫米开花弹 最终,经过两个小时的疯狂奔行,我们终于如期赶到了目的地,在那里,不但发现了定远舰的四枚305毫米炮弹,而且意外发现了十几门清军在战斗中使用过的火炮,考察圆满完成。 开快车当然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但为了如此“平生快事”,我想,这一次的风险,或也可算物有所值了。 [完] 追寻北洋水师最后的踪迹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佐世保旧海军墓地找到的北洋水师305毫米开花弹次考察的陈悦先生在他的博客中这样描述了此行 – “由于去长崎哥拉巴公园测量定远舵轮桌时耗费了过多的时间,直到下午4点才从长崎出发,为如期赶到佐世保,以写文著名的萨苏兄竟在山路间开出了150h的高车速,事后连他自己也觉不可思议。 路上,gps导航无法找到海军墓地所在(可能因为佐世保军港属于军事重地),日本交通工作人员也无法提供更多帮助,我们的车里处在一幕好玩的景象中。我拿着简易地图导航,萨苏兄保持车速同时仔细辨识各种路标,车内充满“沿XX号公路前进”、“现在是X时X分,距离佐世保还有XX公里”,“前面注意是否有铁路路口,看到路口立即左转”等等声音,颇有战时气象。在异国能有如此默契合作,真乃平生快事。“ 在佐世保旧海军墓地找到的北洋水师305毫米开花弹 最终,经过两个小时的疯狂奔行,我们终于如期赶到了目的地,在那里,不但发现了定远舰的四枚305毫米炮弹,而且意外发现了十几门清军在战斗中使用过的火炮,考察圆满完成。 开快车当然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但为了如此“平生快事”,我想,这一次的风险,或也可算物有所值了。 [完]
最终,经过两个小时的疯狂奔行,我们终于如期赶到了目的地,在那里,不但发现了定远舰的四枚305毫米炮弹,而且意外发现了十几门清军在战斗中使用过的火炮,考察圆满完成。

开快车当然不是一种值得提倡的行为,但为了如此“平生快事”,我想,这一次的风险,或也可算物有所值了。

[完]
西京丸的260主炮炮弹。 清军马军统带刘汉中在甲午战争中负伤被俘,因伤重死于日本大阪陆军医院,他的墓至今仍在真田山陆军墓地。我们为其墓碑作了拓片 拍摄大东沟海战中,平远号巡洋舰击中日舰但没有爆炸的主炮炮弹 此时,一行人正赶往位于佐世保军港的日本旧海军军人墓地,据说,四枚中国北洋水师战舰使用的大口径炮弹,一直摆在这个墓地作为装饰品,但从那场战争结束至今,似乎还没有中国人专程到那里进行过考察。 事实上,这样环绕日本各地,对北洋水师和甲午战争在这里残存的文物进行如此全面的考察,对大陆学者来说,也应该是百年来的第一次。有些文物甚至是第一次被发现。 例如,当我们在福冈太宰府对定远馆进行考察的那一天,在别人的指点之下,我们又在定远馆旁的光明禅寺发现了原定远舰上使用过的一张办公桌,根据其造型,这个桌子很可能属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禅寺的和尚是从定远馆得到这一赠品的,并将其四条桌腿截断,于是成了寺庙里捐款箱的底座。 禅寺中的木台,疑为北洋水师名将刘步蟾办公桌改成 不过,由于要去的地点太多,我们的行程不免有些紧张。在长崎,经过总领事馆的协助,我们最终得以一见存放在格拉巴公园的定远号装甲舰舵轮。这个刻有“鹏程万里由之安”字样的舵轮,已经被改建为一个咖啡桌,但是其巨大的尺寸和完好的保存状态,依然让我们十分吃惊。面对这个庞然大物,考察人员不免有些激动,结果,我们从长崎出发前往佐世保的时间,比预定晚了两个小时。 由于佐世保的旧日本海军军人墓地位于军港之中,我方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前赶到才能进行考察。这样一来,从长崎赶往佐世保的行程,就变得十分紧张。也引发了文章开头所见的一幕。 作为驾驶员,笔者一向开车较为谨慎,这一天开出如此时速实属无奈,在一面是山,一面是悬崖的道路上高速行驶,特别是与对面来车交会的时候,自己也不免心惊胆战。但是,全车人中只有笔者一人持有日本驾照,虽然无奈,也只有赶鸭子上架了。 和北洋水师网站站长陈悦在定远号装甲舰残骸改建的定远馆 参加这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