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北洋水师轶事之炮毙日本牛  

2010-08-24 00:53: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呢? 不过,如今就算为邓大人辩驳,又有谁会去听呢?始作俑者亦无须负责,反正邓大人不能来与他理论,就理论,也不过是一个敢于直言中的错误,精神可嘉。反而是邓大人气量不够。浮躁的时代,责人唯恐不深,很多人更愿意听到“秘闻”,证明邓世昌这样的民族英雄实际是混蛋一个。所以,错误的信息竟是比正确的传得远。 毁掉一个英雄,何其容易。 这恐怕不是邓世昌的悲哀了。 老萨性子急躁,对这种事不免有些微词,而陈悦这家伙厚道得多,倒是不会多所责难。 大约是为了疏散老萨的心情,陈兄摇摇手中书(有空调,用不着羽毛扇),道,老萨,邓大人船上养狗自不稀奇,还有养更奇特动物的,你可知道? -- 甲午海战中日本海军旗舰松岛号上养的,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动物?老萨疑惑,心想日本人难道养上一头驴?不然何称奇特呢? 他们啊,养了一头大黄牛,而且在黄海海战中被北洋水师给击毙了. 啊?老萨瞠目结舌又忍不住大笑,日军居然在军舰上养牛,这可真是需要一点想象力的。 笑是笑了,过后想想,老陈不会是忽悠我呢吧? 结果,真的在日本的资料中找到了记载 -- 海战到下午两点三十分,中国自制的巡洋舰平远号逼近松岛,用260毫米主炮直接命中其左舷,击中医疗室和主炮之间,当场击毙战位上井手少尉等四名日军 -- 甲板上关在笼子里的大黄牛也被当场炮毙! 还有图为证 -- 平远舰炮毙日军大黄牛 根据日军说明才知道,日军饲养大黄牛不仅仅是当吉祥物,还有一旦断粮可以吃牛肉的考虑。。。 甲午海战中的日军旗舰松岛,其前方右侧被镇远击总有朋友问老萨你有坑不填是何道理。看老萨上网的时间也会明白,都一点了才开始写博,这人如果不是夜猫子就是忙得一塌糊涂了。

那,老萨属于哪种呢?

自己觉着是夜猫子加忙得一塌糊涂,所谓“夜盲”是也 -- 都夜盲了,就先别填坑了,那样真吃不消,只能先写点儿轻松的舒散一下。总有朋友问老萨你有坑不填是何道理。看老萨上网的时间也会明白,都一点了才开始写博,这人如果不是夜猫子就是忙得一塌糊涂了。 那,老萨属于哪种呢? 自己觉着是夜猫子加忙得一塌糊涂,所谓“夜盲”是也 -- 都夜盲了,就先别填坑了,那样真吃不消,只能先写点儿轻松的舒散一下。 有朋友问了,那你整天忙什么呢?至于到这个点儿吗? 可以透露一点。第一,过几天老萨准备发一个串贴,把最近出的书公布一下,一天一本,能凑几天。。。那就到时候再看吧;第二,近来在和北洋水师站长,海军史老狡陈悦兄合作一本书,这几天正在一起对稿,比较紧张。再说,还得养家糊口不是?一忙,就到了这个时候。 提前披露,新书《萨书场》封面 陈悦这家伙人如其名,写东西带了一个“悦”字,果然是妙语连珠,趣事连篇。如此,老萨不努力一点,面子上恐不好看,所以只好抖擞精神,勉力为之了。 不过,写书的过程倒是蛮有意思。 一次,边对稿边聊,为了邓世昌大人的狗,两人探讨起来。据记载,邓世昌阵亡时所养太阳犬曾拼死相救,邓“扼犬浩叹”,与舰同沉。然而,这段佳话今天却引来了板砖一片,主要观点是“邓世昌居然在军舰上养狗!“所以要剥下邓世昌虚伪的画皮“。 说这话的显然是不懂海军传统,海军历来不禁宠物上船,若没有还常常要弄一只猫或狗作吉祥物上船,给全船座公共宠物呢。《北洋水师章程》中当然也找不到相关禁令条文。今天刘公岛上最多的动物就是猫,此即历年海军船猫所遗后裔,不乏当年北洋水师的作品。邓世昌带犬上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指责何来?又何由上纲上线

有朋友问了,那你整天忙什么呢?至于到这个点儿吗?

可以透露一点。第一,过几天老萨准备发一个串贴,把最近出的书公布一下,一天一本,能凑几天。。。那就到时候再看吧;第二,近来在和北洋水师站长,海军史老狡陈悦兄合作一本书,这几天正在一起对稿,比较紧张。再说,还得养家糊口不是?一忙,就到了这个时候。
呢? 不过,如今就算为邓大人辩驳,又有谁会去听呢?始作俑者亦无须负责,反正邓大人不能来与他理论,就理论,也不过是一个敢于直言中的错误,精神可嘉。反而是邓大人气量不够。浮躁的时代,责人唯恐不深,很多人更愿意听到“秘闻”,证明邓世昌这样的民族英雄实际是混蛋一个。所以,错误的信息竟是比正确的传得远。 毁掉一个英雄,何其容易。 这恐怕不是邓世昌的悲哀了。 老萨性子急躁,对这种事不免有些微词,而陈悦这家伙厚道得多,倒是不会多所责难。 大约是为了疏散老萨的心情,陈兄摇摇手中书(有空调,用不着羽毛扇),道,老萨,邓大人船上养狗自不稀奇,还有养更奇特动物的,你可知道? -- 甲午海战中日本海军旗舰松岛号上养的,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动物?老萨疑惑,心想日本人难道养上一头驴?不然何称奇特呢? 他们啊,养了一头大黄牛,而且在黄海海战中被北洋水师给击毙了. 啊?老萨瞠目结舌又忍不住大笑,日军居然在军舰上养牛,这可真是需要一点想象力的。 笑是笑了,过后想想,老陈不会是忽悠我呢吧? 结果,真的在日本的资料中找到了记载 -- 海战到下午两点三十分,中国自制的巡洋舰平远号逼近松岛,用260毫米主炮直接命中其左舷,击中医疗室和主炮之间,当场击毙战位上井手少尉等四名日军 -- 甲板上关在笼子里的大黄牛也被当场炮毙! 还有图为证 -- 平远舰炮毙日军大黄牛 根据日军说明才知道,日军饲养大黄牛不仅仅是当吉祥物,还有一旦断粮可以吃牛肉的考虑。。。 甲午海战中的日军旗舰松岛,其前方右侧被镇远击北洋水师轶事之炮毙日本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穿的弹洞依然清晰可辨 北洋水师平远巡洋舰 看来,陈悦这家伙还真是言之有据啊。 笑过之后,谈起邓世昌的殉难,当时传闻甚多,他“扼犬浩叹”的举动,会不会是后世人的编造呢? 我们的看法这恐怕是真的。因为这个情节可以找到合理的佐证 -- 邓的女儿曾经回忆当年常常倚门而望,父亲每次回家总是带着他的大狗,一人一犬,感情甚笃。邓平时住在舰上,不在当地置房,但似乎给妻女还有赁屋,并没有到“有家不回“,“无家可归”的地步。中法战争中,邓世昌在前线备战,其父丧消息传来,邓不离职守,却在舱中反复书写 -- 不孝,不孝,不孝。。。 其人性格,可见一斑。 这似乎能够说明,邓养犬并非传闻,犬有感情而抢救主人也是有可能的,假如编造,这两段事情不大容易如此合榫。 忽然觉得,邓的女儿那段倚门而望的回忆竟然颇带温馨。 这却是以前看关于邓世昌的文字,少有的感觉。 [完] 提前披露,新书《萨书场》封面

陈悦这家伙人如其名,写东西带了一个“悦”字,果然是妙语连珠,趣事连篇。如此,老萨不努力一点,面子上恐不好看,所以只好抖擞精神,勉力为之了。

不过,写书的过程倒是蛮有意思。

一次,边对稿边聊,为了邓世昌大人的狗,两人探讨起来。据记载,邓世昌阵亡时所养太阳犬曾拼死相救,邓“扼犬浩叹”,与舰同沉。然而,这段佳话今天却引来了板砖一片,主要观点是“邓世昌居然在军舰上养狗!“所以要"剥下邓世昌虚伪的画皮“。

说这话的显然是不懂海军传统,海军历来不禁宠物上船,若没有还常常要弄一只猫或狗作吉祥物上船,给全船座公共宠物呢。《北洋水师章程》中当然也找不到相关禁令条文。今天刘公岛上最多的动物就是猫,此即历年海军船猫所遗后裔,不乏当年北洋水师的作品。邓世昌带犬上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指责何来?又何由上纲上线呢?

不过,如今就算为邓大人辩驳,又有谁会去听呢?始作俑者亦无须负责,反正邓大人不能来与他理论,就理论,也不过是一个敢于直言中的错误,精神可嘉。反而是邓大人气量不够。浮躁的时代,责人唯恐不深,很多人更愿意听到“秘闻”,证明邓世昌这样的民族英雄实际是混蛋一个。所以,错误的信息竟是比正确的传得远。
总有朋友问老萨你有坑不填是何道理。看老萨上网的时间也会明白,都一点了才开始写博,这人如果不是夜猫子就是忙得一塌糊涂了。 那,老萨属于哪种呢? 自己觉着是夜猫子加忙得一塌糊涂,所谓“夜盲”是也 -- 都夜盲了,就先别填坑了,那样真吃不消,只能先写点儿轻松的舒散一下。 有朋友问了,那你整天忙什么呢?至于到这个点儿吗? 可以透露一点。第一,过几天老萨准备发一个串贴,把最近出的书公布一下,一天一本,能凑几天。。。那就到时候再看吧;第二,近来在和北洋水师站长,海军史老狡陈悦兄合作一本书,这几天正在一起对稿,比较紧张。再说,还得养家糊口不是?一忙,就到了这个时候。 提前披露,新书《萨书场》封面 陈悦这家伙人如其名,写东西带了一个“悦”字,果然是妙语连珠,趣事连篇。如此,老萨不努力一点,面子上恐不好看,所以只好抖擞精神,勉力为之了。 不过,写书的过程倒是蛮有意思。 一次,边对稿边聊,为了邓世昌大人的狗,两人探讨起来。据记载,邓世昌阵亡时所养太阳犬曾拼死相救,邓“扼犬浩叹”,与舰同沉。然而,这段佳话今天却引来了板砖一片,主要观点是“邓世昌居然在军舰上养狗!“所以要剥下邓世昌虚伪的画皮“。 说这话的显然是不懂海军传统,海军历来不禁宠物上船,若没有还常常要弄一只猫或狗作吉祥物上船,给全船座公共宠物呢。《北洋水师章程》中当然也找不到相关禁令条文。今天刘公岛上最多的动物就是猫,此即历年海军船猫所遗后裔,不乏当年北洋水师的作品。邓世昌带犬上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指责何来?又何由上纲上线
毁掉一个英雄,何其容易。

这恐怕不是邓世昌的悲哀了。

老萨性子急躁,对这种事不免有些微词,而陈悦这家伙厚道得多,倒是不会多所责难。

大约是为了疏散老萨的心情,陈兄摇摇手中书(有空调,用不着羽毛扇),道,老萨,邓大人船上养狗自不稀奇,还有养更奇特动物的,你可知道? -- 甲午海战中日本海军旗舰松岛号上养的,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动物?老萨疑惑,心想日本人难道养上一头驴?不然何称奇特呢?穿的弹洞依然清晰可辨 北洋水师平远巡洋舰 看来,陈悦这家伙还真是言之有据啊。 笑过之后,谈起邓世昌的殉难,当时传闻甚多,他“扼犬浩叹”的举动,会不会是后世人的编造呢? 我们的看法这恐怕是真的。因为这个情节可以找到合理的佐证 -- 邓的女儿曾经回忆当年常常倚门而望,父亲每次回家总是带着他的大狗,一人一犬,感情甚笃。邓平时住在舰上,不在当地置房,但似乎给妻女还有赁屋,并没有到“有家不回“,“无家可归”的地步。中法战争中,邓世昌在前线备战,其父丧消息传来,邓不离职守,却在舱中反复书写 -- 不孝,不孝,不孝。。。 其人性格,可见一斑。 这似乎能够说明,邓养犬并非传闻,犬有感情而抢救主人也是有可能的,假如编造,这两段事情不大容易如此合榫。 忽然觉得,邓的女儿那段倚门而望的回忆竟然颇带温馨。 这却是以前看关于邓世昌的文字,少有的感觉。 [完]

他们啊,养了一头大黄牛,而且在黄海海战中被北洋水师给击毙了.
穿的弹洞依然清晰可辨 北洋水师平远巡洋舰 看来,陈悦这家伙还真是言之有据啊。 笑过之后,谈起邓世昌的殉难,当时传闻甚多,他“扼犬浩叹”的举动,会不会是后世人的编造呢? 我们的看法这恐怕是真的。因为这个情节可以找到合理的佐证 -- 邓的女儿曾经回忆当年常常倚门而望,父亲每次回家总是带着他的大狗,一人一犬,感情甚笃。邓平时住在舰上,不在当地置房,但似乎给妻女还有赁屋,并没有到“有家不回“,“无家可归”的地步。中法战争中,邓世昌在前线备战,其父丧消息传来,邓不离职守,却在舱中反复书写 -- 不孝,不孝,不孝。。。 其人性格,可见一斑。 这似乎能够说明,邓养犬并非传闻,犬有感情而抢救主人也是有可能的,假如编造,这两段事情不大容易如此合榫。 忽然觉得,邓的女儿那段倚门而望的回忆竟然颇带温馨。 这却是以前看关于邓世昌的文字,少有的感觉。 [完]
啊?老萨瞠目结舌又忍不住大笑,日军居然在军舰上养牛,这可真是需要一点想象力的。

笑是笑了,过后想想,老陈不会是忽悠我呢吧?穿的弹洞依然清晰可辨 北洋水师平远巡洋舰 看来,陈悦这家伙还真是言之有据啊。 笑过之后,谈起邓世昌的殉难,当时传闻甚多,他“扼犬浩叹”的举动,会不会是后世人的编造呢? 我们的看法这恐怕是真的。因为这个情节可以找到合理的佐证 -- 邓的女儿曾经回忆当年常常倚门而望,父亲每次回家总是带着他的大狗,一人一犬,感情甚笃。邓平时住在舰上,不在当地置房,但似乎给妻女还有赁屋,并没有到“有家不回“,“无家可归”的地步。中法战争中,邓世昌在前线备战,其父丧消息传来,邓不离职守,却在舱中反复书写 -- 不孝,不孝,不孝。。。 其人性格,可见一斑。 这似乎能够说明,邓养犬并非传闻,犬有感情而抢救主人也是有可能的,假如编造,这两段事情不大容易如此合榫。 忽然觉得,邓的女儿那段倚门而望的回忆竟然颇带温馨。 这却是以前看关于邓世昌的文字,少有的感觉。 [完]

结果,真的在日本的资料中找到了记载 -- 海战到下午两点三十分,中国自制的巡洋舰平远号逼近松岛,用260毫米主炮直接命中其左舷,击中医疗室和主炮之间,当场击毙战位上井手少尉等四名日军 -- 甲板上关在笼子里的大黄牛也被当场炮毙!

还有图为证 --

总有朋友问老萨你有坑不填是何道理。看老萨上网的时间也会明白,都一点了才开始写博,这人如果不是夜猫子就是忙得一塌糊涂了。 那,老萨属于哪种呢? 自己觉着是夜猫子加忙得一塌糊涂,所谓“夜盲”是也 -- 都夜盲了,就先别填坑了,那样真吃不消,只能先写点儿轻松的舒散一下。 有朋友问了,那你整天忙什么呢?至于到这个点儿吗? 可以透露一点。第一,过几天老萨准备发一个串贴,把最近出的书公布一下,一天一本,能凑几天。。。那就到时候再看吧;第二,近来在和北洋水师站长,海军史老狡陈悦兄合作一本书,这几天正在一起对稿,比较紧张。再说,还得养家糊口不是?一忙,就到了这个时候。 提前披露,新书《萨书场》封面 陈悦这家伙人如其名,写东西带了一个“悦”字,果然是妙语连珠,趣事连篇。如此,老萨不努力一点,面子上恐不好看,所以只好抖擞精神,勉力为之了。 不过,写书的过程倒是蛮有意思。 一次,边对稿边聊,为了邓世昌大人的狗,两人探讨起来。据记载,邓世昌阵亡时所养太阳犬曾拼死相救,邓“扼犬浩叹”,与舰同沉。然而,这段佳话今天却引来了板砖一片,主要观点是“邓世昌居然在军舰上养狗!“所以要剥下邓世昌虚伪的画皮“。 说这话的显然是不懂海军传统,海军历来不禁宠物上船,若没有还常常要弄一只猫或狗作吉祥物上船,给全船座公共宠物呢。《北洋水师章程》中当然也找不到相关禁令条文。今天刘公岛上最多的动物就是猫,此即历年海军船猫所遗后裔,不乏当年北洋水师的作品。邓世昌带犬上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指责何来?又何由上纲上线
北洋水师轶事之炮毙日本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平远舰炮毙日军大黄牛
呢? 不过,如今就算为邓大人辩驳,又有谁会去听呢?始作俑者亦无须负责,反正邓大人不能来与他理论,就理论,也不过是一个敢于直言中的错误,精神可嘉。反而是邓大人气量不够。浮躁的时代,责人唯恐不深,很多人更愿意听到“秘闻”,证明邓世昌这样的民族英雄实际是混蛋一个。所以,错误的信息竟是比正确的传得远。 毁掉一个英雄,何其容易。 这恐怕不是邓世昌的悲哀了。 老萨性子急躁,对这种事不免有些微词,而陈悦这家伙厚道得多,倒是不会多所责难。 大约是为了疏散老萨的心情,陈兄摇摇手中书(有空调,用不着羽毛扇),道,老萨,邓大人船上养狗自不稀奇,还有养更奇特动物的,你可知道? -- 甲午海战中日本海军旗舰松岛号上养的,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动物?老萨疑惑,心想日本人难道养上一头驴?不然何称奇特呢? 他们啊,养了一头大黄牛,而且在黄海海战中被北洋水师给击毙了. 啊?老萨瞠目结舌又忍不住大笑,日军居然在军舰上养牛,这可真是需要一点想象力的。 笑是笑了,过后想想,老陈不会是忽悠我呢吧? 结果,真的在日本的资料中找到了记载 -- 海战到下午两点三十分,中国自制的巡洋舰平远号逼近松岛,用260毫米主炮直接命中其左舷,击中医疗室和主炮之间,当场击毙战位上井手少尉等四名日军 -- 甲板上关在笼子里的大黄牛也被当场炮毙! 还有图为证 -- 平远舰炮毙日军大黄牛 根据日军说明才知道,日军饲养大黄牛不仅仅是当吉祥物,还有一旦断粮可以吃牛肉的考虑。。。 甲午海战中的日军旗舰松岛,其前方右侧被镇远击
根据日军说明才知道,日军饲养大黄牛不仅仅是当吉祥物,还有一旦断粮可以吃牛肉的考虑。。。
呢? 不过,如今就算为邓大人辩驳,又有谁会去听呢?始作俑者亦无须负责,反正邓大人不能来与他理论,就理论,也不过是一个敢于直言中的错误,精神可嘉。反而是邓大人气量不够。浮躁的时代,责人唯恐不深,很多人更愿意听到“秘闻”,证明邓世昌这样的民族英雄实际是混蛋一个。所以,错误的信息竟是比正确的传得远。 毁掉一个英雄,何其容易。 这恐怕不是邓世昌的悲哀了。 老萨性子急躁,对这种事不免有些微词,而陈悦这家伙厚道得多,倒是不会多所责难。 大约是为了疏散老萨的心情,陈兄摇摇手中书(有空调,用不着羽毛扇),道,老萨,邓大人船上养狗自不稀奇,还有养更奇特动物的,你可知道? -- 甲午海战中日本海军旗舰松岛号上养的,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动物?老萨疑惑,心想日本人难道养上一头驴?不然何称奇特呢? 他们啊,养了一头大黄牛,而且在黄海海战中被北洋水师给击毙了. 啊?老萨瞠目结舌又忍不住大笑,日军居然在军舰上养牛,这可真是需要一点想象力的。 笑是笑了,过后想想,老陈不会是忽悠我呢吧? 结果,真的在日本的资料中找到了记载 -- 海战到下午两点三十分,中国自制的巡洋舰平远号逼近松岛,用260毫米主炮直接命中其左舷,击中医疗室和主炮之间,当场击毙战位上井手少尉等四名日军 -- 甲板上关在笼子里的大黄牛也被当场炮毙! 还有图为证 -- 平远舰炮毙日军大黄牛 根据日军说明才知道,日军饲养大黄牛不仅仅是当吉祥物,还有一旦断粮可以吃牛肉的考虑。。。 甲午海战中的日军旗舰松岛,其前方右侧被镇远击北洋水师轶事之炮毙日本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甲午海战中的日军旗舰松岛,其前方右侧被镇远击穿的弹洞依然清晰可辨
呢? 不过,如今就算为邓大人辩驳,又有谁会去听呢?始作俑者亦无须负责,反正邓大人不能来与他理论,就理论,也不过是一个敢于直言中的错误,精神可嘉。反而是邓大人气量不够。浮躁的时代,责人唯恐不深,很多人更愿意听到“秘闻”,证明邓世昌这样的民族英雄实际是混蛋一个。所以,错误的信息竟是比正确的传得远。 毁掉一个英雄,何其容易。 这恐怕不是邓世昌的悲哀了。 老萨性子急躁,对这种事不免有些微词,而陈悦这家伙厚道得多,倒是不会多所责难。 大约是为了疏散老萨的心情,陈兄摇摇手中书(有空调,用不着羽毛扇),道,老萨,邓大人船上养狗自不稀奇,还有养更奇特动物的,你可知道? -- 甲午海战中日本海军旗舰松岛号上养的,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动物?老萨疑惑,心想日本人难道养上一头驴?不然何称奇特呢? 他们啊,养了一头大黄牛,而且在黄海海战中被北洋水师给击毙了. 啊?老萨瞠目结舌又忍不住大笑,日军居然在军舰上养牛,这可真是需要一点想象力的。 笑是笑了,过后想想,老陈不会是忽悠我呢吧? 结果,真的在日本的资料中找到了记载 -- 海战到下午两点三十分,中国自制的巡洋舰平远号逼近松岛,用260毫米主炮直接命中其左舷,击中医疗室和主炮之间,当场击毙战位上井手少尉等四名日军 -- 甲板上关在笼子里的大黄牛也被当场炮毙! 还有图为证 -- 平远舰炮毙日军大黄牛 根据日军说明才知道,日军饲养大黄牛不仅仅是当吉祥物,还有一旦断粮可以吃牛肉的考虑。。。 甲午海战中的日军旗舰松岛,其前方右侧被镇远击北洋水师轶事之炮毙日本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北洋水师平远巡洋舰
总有朋友问老萨你有坑不填是何道理。看老萨上网的时间也会明白,都一点了才开始写博,这人如果不是夜猫子就是忙得一塌糊涂了。 那,老萨属于哪种呢? 自己觉着是夜猫子加忙得一塌糊涂,所谓“夜盲”是也 -- 都夜盲了,就先别填坑了,那样真吃不消,只能先写点儿轻松的舒散一下。 有朋友问了,那你整天忙什么呢?至于到这个点儿吗? 可以透露一点。第一,过几天老萨准备发一个串贴,把最近出的书公布一下,一天一本,能凑几天。。。那就到时候再看吧;第二,近来在和北洋水师站长,海军史老狡陈悦兄合作一本书,这几天正在一起对稿,比较紧张。再说,还得养家糊口不是?一忙,就到了这个时候。 提前披露,新书《萨书场》封面 陈悦这家伙人如其名,写东西带了一个“悦”字,果然是妙语连珠,趣事连篇。如此,老萨不努力一点,面子上恐不好看,所以只好抖擞精神,勉力为之了。 不过,写书的过程倒是蛮有意思。 一次,边对稿边聊,为了邓世昌大人的狗,两人探讨起来。据记载,邓世昌阵亡时所养太阳犬曾拼死相救,邓“扼犬浩叹”,与舰同沉。然而,这段佳话今天却引来了板砖一片,主要观点是“邓世昌居然在军舰上养狗!“所以要剥下邓世昌虚伪的画皮“。 说这话的显然是不懂海军传统,海军历来不禁宠物上船,若没有还常常要弄一只猫或狗作吉祥物上船,给全船座公共宠物呢。《北洋水师章程》中当然也找不到相关禁令条文。今天刘公岛上最多的动物就是猫,此即历年海军船猫所遗后裔,不乏当年北洋水师的作品。邓世昌带犬上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指责何来?又何由上纲上线
看来,陈悦这家伙还真是言之有据啊。

笑过之后,谈起邓世昌的殉难,当时传闻甚多,他“扼犬浩叹”的举动,会不会是后世人的编造呢?

我们的看法这恐怕是真的。因为这个情节可以找到合理的佐证 -- 邓的女儿曾经回忆当年常常倚门而望,父亲每次回家总是带着他的大狗,一人一犬,感情甚笃。邓平时住在舰上,不在当地置房,但似乎给妻女还有赁屋,并没有到“有家不回“,“无家可归”的地步。中法战争中,邓世昌在前线备战,其父丧消息传来,邓不离职守,却在舱中反复书写 -- 不孝,不孝,不孝。。。 其人性格,可见一斑。
呢? 不过,如今就算为邓大人辩驳,又有谁会去听呢?始作俑者亦无须负责,反正邓大人不能来与他理论,就理论,也不过是一个敢于直言中的错误,精神可嘉。反而是邓大人气量不够。浮躁的时代,责人唯恐不深,很多人更愿意听到“秘闻”,证明邓世昌这样的民族英雄实际是混蛋一个。所以,错误的信息竟是比正确的传得远。 毁掉一个英雄,何其容易。 这恐怕不是邓世昌的悲哀了。 老萨性子急躁,对这种事不免有些微词,而陈悦这家伙厚道得多,倒是不会多所责难。 大约是为了疏散老萨的心情,陈兄摇摇手中书(有空调,用不着羽毛扇),道,老萨,邓大人船上养狗自不稀奇,还有养更奇特动物的,你可知道? -- 甲午海战中日本海军旗舰松岛号上养的,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动物?老萨疑惑,心想日本人难道养上一头驴?不然何称奇特呢? 他们啊,养了一头大黄牛,而且在黄海海战中被北洋水师给击毙了. 啊?老萨瞠目结舌又忍不住大笑,日军居然在军舰上养牛,这可真是需要一点想象力的。 笑是笑了,过后想想,老陈不会是忽悠我呢吧? 结果,真的在日本的资料中找到了记载 -- 海战到下午两点三十分,中国自制的巡洋舰平远号逼近松岛,用260毫米主炮直接命中其左舷,击中医疗室和主炮之间,当场击毙战位上井手少尉等四名日军 -- 甲板上关在笼子里的大黄牛也被当场炮毙! 还有图为证 -- 平远舰炮毙日军大黄牛 根据日军说明才知道,日军饲养大黄牛不仅仅是当吉祥物,还有一旦断粮可以吃牛肉的考虑。。。 甲午海战中的日军旗舰松岛,其前方右侧被镇远击
这似乎能够说明,邓养犬并非传闻,犬有感情而抢救主人也是有可能的,假如编造,这两段事情不大容易如此合榫。

忽然觉得,邓的女儿那段倚门而望的回忆竟然颇带温馨。

这却是以前看关于邓世昌的文字,少有的感觉。

[完]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