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准备好了?那我们出发吧  

2010-09-15 12:59: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好的朋友共享 类似文献,我国似尚无出现。而这份报告中的很多遗物,也是此前从未在中方文献中见到过的,庶几可认为其有制作的价值,而其中花费的时间心血,便是只有自己知道了。 好在,觉得这份时间心血,是花得值的。 这份文件,也将成为指导我们这次寻访旅程的工具 -- 这样快地派上用场,倒是没有想到的。 因为最近中日关系紧张,特别是海权之争引发的对峙,使这一活动带有了一定的风险。《中国国家地理》方面今天特别通报我们注意安全。事实上,一个月前的寻访时,我们确实曾经有一次和日本右翼分子的对峙,双方只隔一段台阶,各持一方,可谓针锋相对,幸而最终有惊无险。这一次,我们有了经验,应该更不会出现问题。 在开始寻访后,由于不能实时上网,我会在每天晚上将考察情况在博客中发出,与大家分享。 准备好了吗?那我们出发吧。 [完]
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同好的朋友共享 类似文献,我国似尚无出现。而这份报告中的很多遗物,也是此前从未在中方文献中见到过的,庶几可认为其有制作的价值,而其中花费的时间心血,便是只有自己知道了。 好在,觉得这份时间心血,是花得值的。 这份文件,也将成为指导我们这次寻访旅程的工具 -- 这样快地派上用场,倒是没有想到的。 因为最近中日关系紧张,特别是海权之争引发的对峙,使这一活动带有了一定的风险。《中国国家地理》方面今天特别通报我们注意安全。事实上,一个月前的寻访时,我们确实曾经有一次和日本右翼分子的对峙,双方只隔一段台阶,各持一方,可谓针锋相对,幸而最终有惊无险。这一次,我们有了经验,应该更不会出现问题。 在开始寻访后,由于不能实时上网,我会在每天晚上将考察情况在博客中发出,与大家分享。 准备好了吗?那我们出发吧。 [完]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准备好了?那我们出发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同好的朋友共享 类似文献,我国似尚无出现。而这份报告中的很多遗物,也是此前从未在中方文献中见到过的,庶几可认为其有制作的价值,而其中花费的时间心血,便是只有自己知道了。 好在,觉得这份时间心血,是花得值的。 这份文件,也将成为指导我们这次寻访旅程的工具 -- 这样快地派上用场,倒是没有想到的。 因为最近中日关系紧张,特别是海权之争引发的对峙,使这一活动带有了一定的风险。《中国国家地理》方面今天特别通报我们注意安全。事实上,一个月前的寻访时,我们确实曾经有一次和日本右翼分子的对峙,双方只隔一段台阶,各持一方,可谓针锋相对,幸而最终有惊无险。这一次,我们有了经验,应该更不会出现问题。 在开始寻访后,由于不能实时上网,我会在每天晚上将考察情况在博客中发出,与大家分享。 准备好了吗?那我们出发吧。 [完]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赴七万里长途,同好的朋友共享 类似文献,我国似尚无出现。而这份报告中的很多遗物,也是此前从未在中方文献中见到过的,庶几可认为其有制作的价值,而其中花费的时间心血,便是只有自己知道了。 好在,觉得这份时间心血,是花得值的。 这份文件,也将成为指导我们这次寻访旅程的工具 -- 这样快地派上用场,倒是没有想到的。 因为最近中日关系紧张,特别是海权之争引发的对峙,使这一活动带有了一定的风险。《中国国家地理》方面今天特别通报我们注意安全。事实上,一个月前的寻访时,我们确实曾经有一次和日本右翼分子的对峙,双方只隔一段台阶,各持一方,可谓针锋相对,幸而最终有惊无险。这一次,我们有了经验,应该更不会出现问题。 在开始寻访后,由于不能实时上网,我会在每天晚上将考察情况在博客中发出,与大家分享。 准备好了吗?那我们出发吧。 [完]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次一次的苦难,如 同一节节阶梯,终于铸就这个坚强的民族。当国家不再等待每一个人“发出最后的吼声”,我们终于可以回头,寻访这些为了国家强大,献出了他们生命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努力最终归于失败,但复兴的浪潮此起彼伏,他们为下一次的涨潮打下了基础。所以,故国的人们,应该记得他们的努力。 每一件北洋遗物,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一个月前,我曾和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会长一同进行了一次类似的寻访,在考察中,每一件北洋水师的遗物,都在展示着那个时代的军人和战舰不同的性格,风貌,用我们未曾想到的信息铨叙着那一场惨烈的战争,让寻访者为之感动。 黄海大战,在日舰围攻中苦斗的定远舰和镇远舰 这一次,我们走访的范围将更大,而专业的摄影师,将更好地记录寻访中的每一个脚步。 这些日子里,我投入了极大的精力来追寻北洋水师在日本最后的踪迹,以至于耽误了一些业务和工作,当然,博客的荒芜,也引来不少朋友的疑虑。 实际上,自从寻访到定远馆,并看到定远舰曾经精美的海兽雕刻在风雨中剥蚀,萨已经欲罢不能。 既然上天让我此时在这个国度,总要为它们做些什么才好。 这些天我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主要是在制作《在日甲午战争北洋遗物调查报告》,其中主要内容是对那场战争中方遗物在日本的分布进行调查。这并不是给某个部门的报告,也无人委托,只是觉得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由于是自己出资出力来做,不免有些孤军奋战的痛苦,效率自然也不很高。但最终,这部报告还是顺利完成了。 报告中的一页,全文待确认修改后将发出与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一次一次的苦难,如 同一节节阶梯,终于铸就这个坚强的民族。当国家不再等待每一个人“发出最后的吼声”,我们终于可以回头,寻访这些为了国家强大,献出了他们生命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努力最终归于失败,但复兴的浪潮此起彼伏,他们为下一次的涨潮打下了基础。所以,故国的人们,应该记得他们的努力。 每一件北洋遗物,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一个月前,我曾和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会长一同进行了一次类似的寻访,在考察中,每一件北洋水师的遗物,都在展示着那个时代的军人和战舰不同的性格,风貌,用我们未曾想到的信息铨叙着那一场惨烈的战争,让寻访者为之感动。 黄海大战,在日舰围攻中苦斗的定远舰和镇远舰 这一次,我们走访的范围将更大,而专业的摄影师,将更好地记录寻访中的每一个脚步。 这些日子里,我投入了极大的精力来追寻北洋水师在日本最后的踪迹,以至于耽误了一些业务和工作,当然,博客的荒芜,也引来不少朋友的疑虑。 实际上,自从寻访到定远馆,并看到定远舰曾经精美的海兽雕刻在风雨中剥蚀,萨已经欲罢不能。 既然上天让我此时在这个国度,总要为它们做些什么才好。 这些天我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主要是在制作《在日甲午战争北洋遗物调查报告》,其中主要内容是对那场战争中方遗物在日本的分布进行调查。这并不是给某个部门的报告,也无人委托,只是觉得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由于是自己出资出力来做,不免有些孤军奋战的痛苦,效率自然也不很高。但最终,这部报告还是顺利完成了。 报告中的一页,全文待确认修改后将发出与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一次一次的苦难,如 同一节节阶梯,终于铸就这个坚强的民族。当国家不再等待每一个人“发出最后的吼声”,我们终于可以回头,寻访这些为了国家强大,献出了他们生命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努力最终归于失败,但复兴的浪潮此起彼伏,他们为下一次的涨潮打下了基础。所以,故国的人们,应该记得他们的努力。
一次一次的苦难,如 同一节节阶梯,终于铸就这个坚强的民族。当国家不再等待每一个人“发出最后的吼声”,我们终于可以回头,寻访这些为了国家强大,献出了他们生命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努力最终归于失败,但复兴的浪潮此起彼伏,他们为下一次的涨潮打下了基础。所以,故国的人们,应该记得他们的努力。 每一件北洋遗物,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一个月前,我曾和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会长一同进行了一次类似的寻访,在考察中,每一件北洋水师的遗物,都在展示着那个时代的军人和战舰不同的性格,风貌,用我们未曾想到的信息铨叙着那一场惨烈的战争,让寻访者为之感动。 黄海大战,在日舰围攻中苦斗的定远舰和镇远舰 这一次,我们走访的范围将更大,而专业的摄影师,将更好地记录寻访中的每一个脚步。 这些日子里,我投入了极大的精力来追寻北洋水师在日本最后的踪迹,以至于耽误了一些业务和工作,当然,博客的荒芜,也引来不少朋友的疑虑。 实际上,自从寻访到定远馆,并看到定远舰曾经精美的海兽雕刻在风雨中剥蚀,萨已经欲罢不能。 既然上天让我此时在这个国度,总要为它们做些什么才好。 这些天我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主要是在制作《在日甲午战争北洋遗物调查报告》,其中主要内容是对那场战争中方遗物在日本的分布进行调查。这并不是给某个部门的报告,也无人委托,只是觉得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由于是自己出资出力来做,不免有些孤军奋战的痛苦,效率自然也不很高。但最终,这部报告还是顺利完成了。 报告中的一页,全文待确认修改后将发出与
每一件北洋遗物,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一个月前,我曾和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会长一同进行了一次类似的寻访,在考察中,每一件北洋水师的遗物,都在展示着那个时代的军人和战舰不同的性格,风貌,用我们未曾想到的信息铨叙着那一场惨烈的战争,让寻访者为之感动。
准备好了?那我们出发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黄海大战,在日舰围攻中苦斗的定远舰和镇远舰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

这一次,我们走访的范围将更大,而专业的摄影师,将更好地记录寻访中的每一个脚步。
一次一次的苦难,如 同一节节阶梯,终于铸就这个坚强的民族。当国家不再等待每一个人“发出最后的吼声”,我们终于可以回头,寻访这些为了国家强大,献出了他们生命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努力最终归于失败,但复兴的浪潮此起彼伏,他们为下一次的涨潮打下了基础。所以,故国的人们,应该记得他们的努力。 每一件北洋遗物,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一个月前,我曾和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会长一同进行了一次类似的寻访,在考察中,每一件北洋水师的遗物,都在展示着那个时代的军人和战舰不同的性格,风貌,用我们未曾想到的信息铨叙着那一场惨烈的战争,让寻访者为之感动。 黄海大战,在日舰围攻中苦斗的定远舰和镇远舰 这一次,我们走访的范围将更大,而专业的摄影师,将更好地记录寻访中的每一个脚步。 这些日子里,我投入了极大的精力来追寻北洋水师在日本最后的踪迹,以至于耽误了一些业务和工作,当然,博客的荒芜,也引来不少朋友的疑虑。 实际上,自从寻访到定远馆,并看到定远舰曾经精美的海兽雕刻在风雨中剥蚀,萨已经欲罢不能。 既然上天让我此时在这个国度,总要为它们做些什么才好。 这些天我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主要是在制作《在日甲午战争北洋遗物调查报告》,其中主要内容是对那场战争中方遗物在日本的分布进行调查。这并不是给某个部门的报告,也无人委托,只是觉得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由于是自己出资出力来做,不免有些孤军奋战的痛苦,效率自然也不很高。但最终,这部报告还是顺利完成了。 报告中的一页,全文待确认修改后将发出与
这些日子里,我投入了极大的精力来追寻北洋水师在日本最后的踪迹,以至于耽误了一些业务和工作,当然,博客的荒芜,也引来不少朋友的疑虑。

实际上,自从寻访到定远馆,并看到定远舰曾经精美的海兽雕刻在风雨中剥蚀,萨已经欲罢不能。

既然上天让我此时在这个国度,总要为它们做些什么才好。
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
这些天我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主要是在制作《在日甲午战争北洋遗物调查报告》,其中主要内容是对那场战争中方遗物在日本的分布进行调查。这并不是给某个部门的报告,也无人委托,只是觉得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由于是自己出资出力来做,不免有些孤军奋战的痛苦,效率自然也不很高。但最终,这部报告还是顺利完成了。

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准备好了?那我们出发吧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同好的朋友共享 类似文献,我国似尚无出现。而这份报告中的很多遗物,也是此前从未在中方文献中见到过的,庶几可认为其有制作的价值,而其中花费的时间心血,便是只有自己知道了。 好在,觉得这份时间心血,是花得值的。 这份文件,也将成为指导我们这次寻访旅程的工具 -- 这样快地派上用场,倒是没有想到的。 因为最近中日关系紧张,特别是海权之争引发的对峙,使这一活动带有了一定的风险。《中国国家地理》方面今天特别通报我们注意安全。事实上,一个月前的寻访时,我们确实曾经有一次和日本右翼分子的对峙,双方只隔一段台阶,各持一方,可谓针锋相对,幸而最终有惊无险。这一次,我们有了经验,应该更不会出现问题。 在开始寻访后,由于不能实时上网,我会在每天晚上将考察情况在博客中发出,与大家分享。 准备好了吗?那我们出发吧。 [完]
报告中的一页,全文待确认修改后将发出与同好的朋友共享
同好的朋友共享 类似文献,我国似尚无出现。而这份报告中的很多遗物,也是此前从未在中方文献中见到过的,庶几可认为其有制作的价值,而其中花费的时间心血,便是只有自己知道了。 好在,觉得这份时间心血,是花得值的。 这份文件,也将成为指导我们这次寻访旅程的工具 -- 这样快地派上用场,倒是没有想到的。 因为最近中日关系紧张,特别是海权之争引发的对峙,使这一活动带有了一定的风险。《中国国家地理》方面今天特别通报我们注意安全。事实上,一个月前的寻访时,我们确实曾经有一次和日本右翼分子的对峙,双方只隔一段台阶,各持一方,可谓针锋相对,幸而最终有惊无险。这一次,我们有了经验,应该更不会出现问题。 在开始寻访后,由于不能实时上网,我会在每天晚上将考察情况在博客中发出,与大家分享。 准备好了吗?那我们出发吧。 [完]
类似文献,我国似尚无出现。而这份报告中的很多遗物,也是此前从未在中方文献中见到过的,庶几可认为其有制作的价值,而其中花费的时间心血,便是只有自己知道了。

好在,觉得这份时间心血,是花得值的。一次一次的苦难,如 同一节节阶梯,终于铸就这个坚强的民族。当国家不再等待每一个人“发出最后的吼声”,我们终于可以回头,寻访这些为了国家强大,献出了他们生命的人们。虽然他们的努力最终归于失败,但复兴的浪潮此起彼伏,他们为下一次的涨潮打下了基础。所以,故国的人们,应该记得他们的努力。 每一件北洋遗物,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一个月前,我曾和海军史研究会的陈悦会长一同进行了一次类似的寻访,在考察中,每一件北洋水师的遗物,都在展示着那个时代的军人和战舰不同的性格,风貌,用我们未曾想到的信息铨叙着那一场惨烈的战争,让寻访者为之感动。 黄海大战,在日舰围攻中苦斗的定远舰和镇远舰 这一次,我们走访的范围将更大,而专业的摄影师,将更好地记录寻访中的每一个脚步。 这些日子里,我投入了极大的精力来追寻北洋水师在日本最后的踪迹,以至于耽误了一些业务和工作,当然,博客的荒芜,也引来不少朋友的疑虑。 实际上,自从寻访到定远馆,并看到定远舰曾经精美的海兽雕刻在风雨中剥蚀,萨已经欲罢不能。 既然上天让我此时在这个国度,总要为它们做些什么才好。 这些天我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主要是在制作《在日甲午战争北洋遗物调查报告》,其中主要内容是对那场战争中方遗物在日本的分布进行调查。这并不是给某个部门的报告,也无人委托,只是觉得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由于是自己出资出力来做,不免有些孤军奋战的痛苦,效率自然也不很高。但最终,这部报告还是顺利完成了。 报告中的一页,全文待确认修改后将发出与

这份文件,也将成为指导我们这次寻访旅程的工具 -- 这样快地派上用场,倒是没有想到的。
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
因为最近中日关系紧张,特别是海权之争引发的对峙,使这一活动带有了一定的风险。《中国国家地理》方面今天特别通报我们注意安全。事实上,一个月前的寻访时,我们确实曾经有一次和日本右翼分子的对峙,双方只隔一段台阶,各持一方,可谓针锋相对,幸而最终有惊无险。这一次,我们有了经验,应该更不会出现问题。

在开始寻访后,由于不能实时上网,我会在每天晚上将考察情况在博客中发出,与大家分享。

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准备好了吗?那我们出发吧

[完]说完这句话,国内那边挂断了电话。 从明天开始,萨将和《中国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一起,开始踏上又一次在日本寻访北洋水师遗物的旅程。明天摄影师将与我在日本会合,我们将用七天的时间,走访日本各地,实地追寻这支消失了一百余年的舰队最后的踪迹。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会和国内专家保持实时热线联系,随时对新的发现进行分析和考证。 在出发前,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他会带两瓶二锅头来。 不是我们喝的,是因为,我们将去拜访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墓地,他们已经一百余年,没有尝到故国的酒了。 《中国国家地理》的易水编辑曾告诉我,他们派来的摄影师,是一个对这段历史充满热爱和感情的朋友。我相信了。 一百三十三年前,曾有一批年轻的中国人前往格林威治海军学院。他们在临别词中写道: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百一十五年前,他们中的林永升,刘步蟾,杨用霖,林泰曾,黄建勋,林履中...在战败之后选择了殉国的命运。 在那场战争中,被视为中国近代海军图腾的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成为海军历史上的一大恨事。中国几乎彻底退出了对周边海权的博弈,时达半个世纪之久。 但是,海军学校图书馆前“雪甲午耻”的木牌,从来没有摘下。 我们追寻的是流落在日本的北洋遗物,更是那个时代为富国强兵而努力的中国人的灵魂。他们虽然失败,但他们曾矢忠尽职,为了这个国家而奋战。这个东方古国的复兴,没有一个救世主可以依赖。一次一次的失败,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