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小魔女遇鬼记 下  

2010-09-29 09:48:00|  分类: 休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天气,看来设计上还是有问题的。 按说,这种经历很值得纪念,不过,我看小魔总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很纠结,就问了问。 再三打问之下,小魔才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原委。 原来,那个三代贞子,通常情况下被认出是妖精的时间是五分四十七秒,而小魔居然用了十五分半,要不是研究人员大意把书放反了,只怕她会开始和机器人讨论化妆品问题! “萨,这是不是说我情商或者智商有问题啊?”小魔认认真真地问我,表情竟是有些苦恼。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啊,太座。。。 老萨只好岔开话题,问问她什么人识别得最快。 答案有些让人想不到 – 男人总是比女人更快地发现“贞子”是个妖精,大概因为男人总会更细致地观察女性。 当然,小魔女是去办公事的,所以双方的话题,最后还是落在接待中国代表团上。 “对中国学生,怎么能把他们搞晕呢?”小岛若有所思地问,“让她说‘你吃了吗?’还是‘你有女朋友吗?’” [完]

小魔女遇鬼记上 看到小魔女注意自己,那女的马上转身,微微点头,问小魔女认为这两天会不会下雨。 这下小魔更觉得不对了,因为这问题两人刚刚讨论过好几分钟,怎么又聊起来了?而且,看她那个眼神儿,一本正经的,好像刚才那句“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根本不是她说的。。。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小魔女脑子里觉得不对劲,嘴里还是习惯成自然地按照日本的“挨拶(寒暄)”程序,和对方一来一回地讨论天气问题。 “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那个女人转头看着窗外,气定神闲地说,又低头去看那本倒着放的书。 连语气都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 嗯…… 贞子,一定是贞子跑出来了,小魔女毛骨悚然地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报警。 让小魔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 那个女的回身一笑,忽然换了一种腔调,抑扬顿挫地说了起来 – “给您添了麻烦,非常抱歉,我是大阪大学XX研究室的产品,机器人理莎,随时为您服务。” …… 事后,小魔女回忆,那个“贞子”也不是全然无懈可击,她的皮肤有一点儿像凝固的橡胶,两眼看人的时候有些发直,呆了十几分钟,腿也没有动过一下。。。可是 这样的日本人,在街上也很多阿。你碰上一个会说会笑会眨眼睛,身上有香水味,还能跟你讨论天气问题的家伙,你会想到她是一个机器人吗?! 这件事,负责和小魔女联系的研究助手小岛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每次有客人来访,他们都把“贞子”搬出去,看看要多少时间才会被识破,这是请大家帮助试验的一种方式,事先不好通知,请原谅,等。这次中国学生来,“理莎”也是表演的主角,不知魔女大小魔女遇鬼记 上 小魔女遇鬼记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看到小魔女注意自己,那女的马上转身,微微点头,问小魔女认为这两天会不会下雨。

这下小魔更觉得不对了,因为这问题两人刚刚讨论过好几分钟,怎么又聊起来了?而且,看她那个眼神儿,一本正经的,好像刚才那句“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根本不是她说的。。。了天气,看来设计上还是有问题的。 按说,这种经历很值得纪念,不过,我看小魔总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很纠结,就问了问。 再三打问之下,小魔才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原委。 原来,那个三代贞子,通常情况下被认出是妖精的时间是五分四十七秒,而小魔居然用了十五分半,要不是研究人员大意把书放反了,只怕她会开始和机器人讨论化妆品问题! “萨,这是不是说我情商或者智商有问题啊?”小魔认认真真地问我,表情竟是有些苦恼。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啊,太座。。。 老萨只好岔开话题,问问她什么人识别得最快。 答案有些让人想不到 – 男人总是比女人更快地发现“贞子”是个妖精,大概因为男人总会更细致地观察女性。 当然,小魔女是去办公事的,所以双方的话题,最后还是落在接待中国代表团上。 “对中国学生,怎么能把他们搞晕呢?”小岛若有所思地问,“让她说‘你吃了吗?’还是‘你有女朋友吗?’” [完]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小魔女脑子里觉得不对劲,嘴里还是习惯成自然地按照日本的“挨拶(寒暄)”程序,和对方一来一回地讨论天气问题。

“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那个女人转头看着窗外,气定神闲地说,又低头去看那本倒着放的书。小魔女遇鬼记上 看到小魔女注意自己,那女的马上转身,微微点头,问小魔女认为这两天会不会下雨。 这下小魔更觉得不对了,因为这问题两人刚刚讨论过好几分钟,怎么又聊起来了?而且,看她那个眼神儿,一本正经的,好像刚才那句“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根本不是她说的。。。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小魔女脑子里觉得不对劲,嘴里还是习惯成自然地按照日本的“挨拶(寒暄)”程序,和对方一来一回地讨论天气问题。 “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那个女人转头看着窗外,气定神闲地说,又低头去看那本倒着放的书。 连语气都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 嗯…… 贞子,一定是贞子跑出来了,小魔女毛骨悚然地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报警。 让小魔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 那个女的回身一笑,忽然换了一种腔调,抑扬顿挫地说了起来 – “给您添了麻烦,非常抱歉,我是大阪大学XX研究室的产品,机器人理莎,随时为您服务。” …… 事后,小魔女回忆,那个“贞子”也不是全然无懈可击,她的皮肤有一点儿像凝固的橡胶,两眼看人的时候有些发直,呆了十几分钟,腿也没有动过一下。。。可是 这样的日本人,在街上也很多阿。你碰上一个会说会笑会眨眼睛,身上有香水味,还能跟你讨论天气问题的家伙,你会想到她是一个机器人吗?! 这件事,负责和小魔女联系的研究助手小岛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每次有客人来访,他们都把“贞子”搬出去,看看要多少时间才会被识破,这是请大家帮助试验的一种方式,事先不好通知,请原谅,等。这次中国学生来,“理莎”也是表演的主角,不知魔女大

连语气都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

嗯…… 贞子,一定是贞子跑出来了,小魔女毛骨悚然地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报警。

让小魔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 那个女的回身一笑,忽然换了一种腔调,抑扬顿挫地说了起来 – “给您添了麻烦,非常抱歉,我是大阪大学XX研究室的产品,机器人理莎,随时为您服务。”小魔女遇鬼记上 看到小魔女注意自己,那女的马上转身,微微点头,问小魔女认为这两天会不会下雨。 这下小魔更觉得不对了,因为这问题两人刚刚讨论过好几分钟,怎么又聊起来了?而且,看她那个眼神儿,一本正经的,好像刚才那句“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根本不是她说的。。。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小魔女脑子里觉得不对劲,嘴里还是习惯成自然地按照日本的“挨拶(寒暄)”程序,和对方一来一回地讨论天气问题。 “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那个女人转头看着窗外,气定神闲地说,又低头去看那本倒着放的书。 连语气都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 嗯…… 贞子,一定是贞子跑出来了,小魔女毛骨悚然地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报警。 让小魔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 那个女的回身一笑,忽然换了一种腔调,抑扬顿挫地说了起来 – “给您添了麻烦,非常抱歉,我是大阪大学XX研究室的产品,机器人理莎,随时为您服务。” …… 事后,小魔女回忆,那个“贞子”也不是全然无懈可击,她的皮肤有一点儿像凝固的橡胶,两眼看人的时候有些发直,呆了十几分钟,腿也没有动过一下。。。可是 这样的日本人,在街上也很多阿。你碰上一个会说会笑会眨眼睛,身上有香水味,还能跟你讨论天气问题的家伙,你会想到她是一个机器人吗?! 这件事,负责和小魔女联系的研究助手小岛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每次有客人来访,他们都把“贞子”搬出去,看看要多少时间才会被识破,这是请大家帮助试验的一种方式,事先不好通知,请原谅,等。这次中国学生来,“理莎”也是表演的主角,不知魔女大

……

事后,小魔女回忆,那个“贞子”也不是全然无懈可击,她的皮肤有一点儿像凝固的橡胶,两眼看人的时候有些发直,呆了十几分钟,腿也没有动过一下。。。可是 这样的日本人,在街上也很多阿。你碰上一个会说会笑会眨眼睛,身上有香水味,还能跟你讨论天气问题的家伙,你会想到她是一个机器人吗?!

这件事,负责和小魔女联系的研究助手小岛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每次有客人来访,他们都把“贞子”搬出去,看看要多少时间才会被识破,这是请大家帮助试验的一种方式,事先不好通知,请原谅,等。这次中国学生来,“理莎”也是表演的主角,不知魔女大人是否满意,云云。了天气,看来设计上还是有问题的。 按说,这种经历很值得纪念,不过,我看小魔总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很纠结,就问了问。 再三打问之下,小魔才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原委。 原来,那个三代贞子,通常情况下被认出是妖精的时间是五分四十七秒,而小魔居然用了十五分半,要不是研究人员大意把书放反了,只怕她会开始和机器人讨论化妆品问题! “萨,这是不是说我情商或者智商有问题啊?”小魔认认真真地问我,表情竟是有些苦恼。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啊,太座。。。 老萨只好岔开话题,问问她什么人识别得最快。 答案有些让人想不到 – 男人总是比女人更快地发现“贞子”是个妖精,大概因为男人总会更细致地观察女性。 当然,小魔女是去办公事的,所以双方的话题,最后还是落在接待中国代表团上。 “对中国学生,怎么能把他们搞晕呢?”小岛若有所思地问,“让她说‘你吃了吗?’还是‘你有女朋友吗?’” [完]

据说,这已经是第三代“贞子”,前面两代,一个可以带九种表情,一个可以带十三种。“这个理莎呢,”小岛说,“还是十三种,但是每种可以与另外两种组合了,能表达更复杂的感情,看起来也更真实些。”
人是否满意,云云。 据说,这已经是第三代“贞子”,前面两代,一个可以带九种表情,一个可以带十三种。“这个理莎呢,”小岛说,“还是十三种,但是每种可以与另外两种组合了,能表达更复杂的感情,看起来也更真实些。” 一代贞子和她的原型,要分出哪个是活的已经不太容易。可惜这次小魔只照了一张合影,而且自觉不如机器有魅力,不让放上来,只好等下次交流结束了放现场照片 虽然道歉的话说了很多,看他的表情,却是恶作剧的快活居多,道歉的成分颇为有限。看来,干这种事情,该研究室肯定已经不是第一回了。(这个分析被证明是有道理的,因为后来发现那个黑教授还作了一个外观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只是限于经费,没有贞子那么大的能耐罢了) 不过,小魔也没有深究,只是好奇地表示要仔细看看那个“贞子”。 你别说,小魔回来说,假如“贞子”躺在那儿睡觉,你很容易会把她当成一个活人的。这个“理莎”真有原型,据说那位当原型的姑娘看到“理莎”一代的时候,就 说她活象自己的妹妹了。如今,贞子三代神通更加广大,当小魔伸手去捏她的脸,看看是什么材料作的,“贞子”居然会伸手挡开,略带无奈地摇摇头,说:“真不 好意思,怎么大家都要这样干啊?” 这句话,把小魔女逗乐了。 根据介绍,“贞子”脑袋里存着三千多句会话,能够智能地跟你讨论问题,实在搞不懂的话题,她也会作出一副莫测高深的表情看着你点头,足以把人搞糊涂。研究人员曾经尝试让她行走,但动作始终不自然,所以展出的时候始终让她坐在那儿(估计走起来如同跳大神)。 她的传感器带有影像分析能力,假如发现你一直对着她看,就会主动挑起话题,随机从四十七个话题中挑一个和你谈天,这回,随机挑选话题居然两次都挑
了天气,看来设计上还是有问题的。 按说,这种经历很值得纪念,不过,我看小魔总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很纠结,就问了问。 再三打问之下,小魔才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原委。 原来,那个三代贞子,通常情况下被认出是妖精的时间是五分四十七秒,而小魔居然用了十五分半,要不是研究人员大意把书放反了,只怕她会开始和机器人讨论化妆品问题! “萨,这是不是说我情商或者智商有问题啊?”小魔认认真真地问我,表情竟是有些苦恼。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啊,太座。。。 老萨只好岔开话题,问问她什么人识别得最快。 答案有些让人想不到 – 男人总是比女人更快地发现“贞子”是个妖精,大概因为男人总会更细致地观察女性。 当然,小魔女是去办公事的,所以双方的话题,最后还是落在接待中国代表团上。 “对中国学生,怎么能把他们搞晕呢?”小岛若有所思地问,“让她说‘你吃了吗?’还是‘你有女朋友吗?’” [完] 小魔女遇鬼记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一代贞子和她的原型,要分出哪个是活的已经不太容易。可惜这次小魔只照了一张合影,而且自觉不如机器有魅力,不让放上来,只好等下次交流结束了放现场照片

虽然道歉的话说了很多,看他的表情,却是恶作剧的快活居多,道歉的成分颇为有限。看来,干这种事情,该研究室肯定已经不是第一回了。(这个分析被证明是有道理的,因为后来发现那个黑教授还作了一个外观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只是限于经费,没有贞子那么大的能耐罢了)

不过,小魔也没有深究,只是好奇地表示要仔细看看那个“贞子”。
小魔女遇鬼记上 看到小魔女注意自己,那女的马上转身,微微点头,问小魔女认为这两天会不会下雨。 这下小魔更觉得不对了,因为这问题两人刚刚讨论过好几分钟,怎么又聊起来了?而且,看她那个眼神儿,一本正经的,好像刚才那句“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根本不是她说的。。。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小魔女脑子里觉得不对劲,嘴里还是习惯成自然地按照日本的“挨拶(寒暄)”程序,和对方一来一回地讨论天气问题。 “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那个女人转头看着窗外,气定神闲地说,又低头去看那本倒着放的书。 连语气都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 嗯…… 贞子,一定是贞子跑出来了,小魔女毛骨悚然地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报警。 让小魔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 那个女的回身一笑,忽然换了一种腔调,抑扬顿挫地说了起来 – “给您添了麻烦,非常抱歉,我是大阪大学XX研究室的产品,机器人理莎,随时为您服务。” …… 事后,小魔女回忆,那个“贞子”也不是全然无懈可击,她的皮肤有一点儿像凝固的橡胶,两眼看人的时候有些发直,呆了十几分钟,腿也没有动过一下。。。可是 这样的日本人,在街上也很多阿。你碰上一个会说会笑会眨眼睛,身上有香水味,还能跟你讨论天气问题的家伙,你会想到她是一个机器人吗?! 这件事,负责和小魔女联系的研究助手小岛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每次有客人来访,他们都把“贞子”搬出去,看看要多少时间才会被识破,这是请大家帮助试验的一种方式,事先不好通知,请原谅,等。这次中国学生来,“理莎”也是表演的主角,不知魔女大
你别说,小魔回来说,假如“贞子”躺在那儿睡觉,你很容易会把她当成一个活人的。这个“理莎”真有原型,据说那位当原型的姑娘看到“理莎”一代的时候,就 说她活象自己的妹妹了。如今,贞子三代神通更加广大,当小魔伸手去捏她的脸,看看是什么材料作的,“贞子”居然会伸手挡开,略带无奈地摇摇头,说:“真不 好意思,怎么大家都要这样干啊?”

这句话,把小魔女逗乐了。小魔女遇鬼记上 看到小魔女注意自己,那女的马上转身,微微点头,问小魔女认为这两天会不会下雨。 这下小魔更觉得不对了,因为这问题两人刚刚讨论过好几分钟,怎么又聊起来了?而且,看她那个眼神儿,一本正经的,好像刚才那句“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根本不是她说的。。。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小魔女脑子里觉得不对劲,嘴里还是习惯成自然地按照日本的“挨拶(寒暄)”程序,和对方一来一回地讨论天气问题。 “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那个女人转头看着窗外,气定神闲地说,又低头去看那本倒着放的书。 连语气都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 嗯…… 贞子,一定是贞子跑出来了,小魔女毛骨悚然地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报警。 让小魔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 那个女的回身一笑,忽然换了一种腔调,抑扬顿挫地说了起来 – “给您添了麻烦,非常抱歉,我是大阪大学XX研究室的产品,机器人理莎,随时为您服务。” …… 事后,小魔女回忆,那个“贞子”也不是全然无懈可击,她的皮肤有一点儿像凝固的橡胶,两眼看人的时候有些发直,呆了十几分钟,腿也没有动过一下。。。可是 这样的日本人,在街上也很多阿。你碰上一个会说会笑会眨眼睛,身上有香水味,还能跟你讨论天气问题的家伙,你会想到她是一个机器人吗?! 这件事,负责和小魔女联系的研究助手小岛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每次有客人来访,他们都把“贞子”搬出去,看看要多少时间才会被识破,这是请大家帮助试验的一种方式,事先不好通知,请原谅,等。这次中国学生来,“理莎”也是表演的主角,不知魔女大

根据介绍,“贞子”脑袋里存着三千多句会话,能够智能地跟你讨论问题,实在搞不懂的话题,她也会作出一副莫测高深的表情看着你点头,足以把人搞糊涂。研究人员曾经尝试让她行走,但动作始终不自然,所以展出的时候始终让她坐在那儿(估计走起来如同跳大神)。
小魔女遇鬼记上 看到小魔女注意自己,那女的马上转身,微微点头,问小魔女认为这两天会不会下雨。 这下小魔更觉得不对了,因为这问题两人刚刚讨论过好几分钟,怎么又聊起来了?而且,看她那个眼神儿,一本正经的,好像刚才那句“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根本不是她说的。。。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小魔女脑子里觉得不对劲,嘴里还是习惯成自然地按照日本的“挨拶(寒暄)”程序,和对方一来一回地讨论天气问题。 “大阪啊,这几天恐怕一直要下雨,小孩子,又要天天带雨伞了。”那个女人转头看着窗外,气定神闲地说,又低头去看那本倒着放的书。 连语气都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 嗯…… 贞子,一定是贞子跑出来了,小魔女毛骨悚然地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人,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报警。 让小魔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 那个女的回身一笑,忽然换了一种腔调,抑扬顿挫地说了起来 – “给您添了麻烦,非常抱歉,我是大阪大学XX研究室的产品,机器人理莎,随时为您服务。” …… 事后,小魔女回忆,那个“贞子”也不是全然无懈可击,她的皮肤有一点儿像凝固的橡胶,两眼看人的时候有些发直,呆了十几分钟,腿也没有动过一下。。。可是 这样的日本人,在街上也很多阿。你碰上一个会说会笑会眨眼睛,身上有香水味,还能跟你讨论天气问题的家伙,你会想到她是一个机器人吗?! 这件事,负责和小魔女联系的研究助手小岛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每次有客人来访,他们都把“贞子”搬出去,看看要多少时间才会被识破,这是请大家帮助试验的一种方式,事先不好通知,请原谅,等。这次中国学生来,“理莎”也是表演的主角,不知魔女大
她的传感器带有影像分析能力,假如发现你一直对着她看,就会主动挑起话题,随机从四十七个话题中挑一个和你谈天,这回,随机挑选话题居然两次都挑了天气,看来设计上还是有问题的。

按说,这种经历很值得纪念,不过,我看小魔总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很纠结,就问了问。了天气,看来设计上还是有问题的。 按说,这种经历很值得纪念,不过,我看小魔总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很纠结,就问了问。 再三打问之下,小魔才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原委。 原来,那个三代贞子,通常情况下被认出是妖精的时间是五分四十七秒,而小魔居然用了十五分半,要不是研究人员大意把书放反了,只怕她会开始和机器人讨论化妆品问题! “萨,这是不是说我情商或者智商有问题啊?”小魔认认真真地问我,表情竟是有些苦恼。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啊,太座。。。 老萨只好岔开话题,问问她什么人识别得最快。 答案有些让人想不到 – 男人总是比女人更快地发现“贞子”是个妖精,大概因为男人总会更细致地观察女性。 当然,小魔女是去办公事的,所以双方的话题,最后还是落在接待中国代表团上。 “对中国学生,怎么能把他们搞晕呢?”小岛若有所思地问,“让她说‘你吃了吗?’还是‘你有女朋友吗?’” [完]

再三打问之下,小魔才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原委。

原来,那个三代贞子,通常情况下被认出是妖精的时间是五分四十七秒,而小魔居然用了十五分半,要不是研究人员大意把书放反了,只怕她会开始和机器人讨论化妆品问题!

“萨,这是不是说我情商或者智商有问题啊?”小魔认认真真地问我,表情竟是有些苦恼。人是否满意,云云。 据说,这已经是第三代“贞子”,前面两代,一个可以带九种表情,一个可以带十三种。“这个理莎呢,”小岛说,“还是十三种,但是每种可以与另外两种组合了,能表达更复杂的感情,看起来也更真实些。” 一代贞子和她的原型,要分出哪个是活的已经不太容易。可惜这次小魔只照了一张合影,而且自觉不如机器有魅力,不让放上来,只好等下次交流结束了放现场照片 虽然道歉的话说了很多,看他的表情,却是恶作剧的快活居多,道歉的成分颇为有限。看来,干这种事情,该研究室肯定已经不是第一回了。(这个分析被证明是有道理的,因为后来发现那个黑教授还作了一个外观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只是限于经费,没有贞子那么大的能耐罢了) 不过,小魔也没有深究,只是好奇地表示要仔细看看那个“贞子”。 你别说,小魔回来说,假如“贞子”躺在那儿睡觉,你很容易会把她当成一个活人的。这个“理莎”真有原型,据说那位当原型的姑娘看到“理莎”一代的时候,就 说她活象自己的妹妹了。如今,贞子三代神通更加广大,当小魔伸手去捏她的脸,看看是什么材料作的,“贞子”居然会伸手挡开,略带无奈地摇摇头,说:“真不 好意思,怎么大家都要这样干啊?” 这句话,把小魔女逗乐了。 根据介绍,“贞子”脑袋里存着三千多句会话,能够智能地跟你讨论问题,实在搞不懂的话题,她也会作出一副莫测高深的表情看着你点头,足以把人搞糊涂。研究人员曾经尝试让她行走,但动作始终不自然,所以展出的时候始终让她坐在那儿(估计走起来如同跳大神)。 她的传感器带有影像分析能力,假如发现你一直对着她看,就会主动挑起话题,随机从四十七个话题中挑一个和你谈天,这回,随机挑选话题居然两次都挑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啊,太座。。。

老萨只好岔开话题,问问她什么人识别得最快。

答案有些让人想不到 – 男人总是比女人更快地发现“贞子”是个妖精,大概因为男人总会更细致地观察女性。人是否满意,云云。 据说,这已经是第三代“贞子”,前面两代,一个可以带九种表情,一个可以带十三种。“这个理莎呢,”小岛说,“还是十三种,但是每种可以与另外两种组合了,能表达更复杂的感情,看起来也更真实些。” 一代贞子和她的原型,要分出哪个是活的已经不太容易。可惜这次小魔只照了一张合影,而且自觉不如机器有魅力,不让放上来,只好等下次交流结束了放现场照片 虽然道歉的话说了很多,看他的表情,却是恶作剧的快活居多,道歉的成分颇为有限。看来,干这种事情,该研究室肯定已经不是第一回了。(这个分析被证明是有道理的,因为后来发现那个黑教授还作了一个外观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只是限于经费,没有贞子那么大的能耐罢了) 不过,小魔也没有深究,只是好奇地表示要仔细看看那个“贞子”。 你别说,小魔回来说,假如“贞子”躺在那儿睡觉,你很容易会把她当成一个活人的。这个“理莎”真有原型,据说那位当原型的姑娘看到“理莎”一代的时候,就 说她活象自己的妹妹了。如今,贞子三代神通更加广大,当小魔伸手去捏她的脸,看看是什么材料作的,“贞子”居然会伸手挡开,略带无奈地摇摇头,说:“真不 好意思,怎么大家都要这样干啊?” 这句话,把小魔女逗乐了。 根据介绍,“贞子”脑袋里存着三千多句会话,能够智能地跟你讨论问题,实在搞不懂的话题,她也会作出一副莫测高深的表情看着你点头,足以把人搞糊涂。研究人员曾经尝试让她行走,但动作始终不自然,所以展出的时候始终让她坐在那儿(估计走起来如同跳大神)。 她的传感器带有影像分析能力,假如发现你一直对着她看,就会主动挑起话题,随机从四十七个话题中挑一个和你谈天,这回,随机挑选话题居然两次都挑

当然,小魔女是去办公事的,所以双方的话题,最后还是落在接待中国代表团上。
了天气,看来设计上还是有问题的。 按说,这种经历很值得纪念,不过,我看小魔总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很纠结,就问了问。 再三打问之下,小魔才不好意思地说出了原委。 原来,那个三代贞子,通常情况下被认出是妖精的时间是五分四十七秒,而小魔居然用了十五分半,要不是研究人员大意把书放反了,只怕她会开始和机器人讨论化妆品问题! “萨,这是不是说我情商或者智商有问题啊?”小魔认认真真地问我,表情竟是有些苦恼。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啊,太座。。。 老萨只好岔开话题,问问她什么人识别得最快。 答案有些让人想不到 – 男人总是比女人更快地发现“贞子”是个妖精,大概因为男人总会更细致地观察女性。 当然,小魔女是去办公事的,所以双方的话题,最后还是落在接待中国代表团上。 “对中国学生,怎么能把他们搞晕呢?”小岛若有所思地问,“让她说‘你吃了吗?’还是‘你有女朋友吗?’” [完]
“对中国学生,怎么能把他们搞晕呢?”小岛若有所思地问,“让她说‘你吃了吗?’还是‘你有女朋友吗?’”

[完]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