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二十三万百岁老人在日本游荡  

2010-09-30 12:5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义,6日,法务省在调查中已经给各地下达通知,称“按照常识考虑,一百二十岁以上的高龄者可以算作已经不 在人世”,所以要求各地即便不能确认其生死,也无须继续确认,可直接将其户籍消除,以保证户籍的可靠性和正确性。对于一百岁以上,一百一十九岁以下的老 人,则需要充分确证其生存情况才可保留户籍。 日本为何会出现如此众多“失踪”的百岁老人呢? 说来,其原因相当复杂,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日本政府工作不认真造成的。调查中有些户籍的更新甚至停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其主人可能在战争中就因为各 种原因死亡,但没有家人向有关部门呈交“死亡届”,其户口就一直不曾注销。还有一些人是因为移居国外,日本政府失去对其掌握而始终保留其户口的。结果,造 成这些“活在户籍上的人”长命百岁。 不过,也有些原因令人黯然。 今年一月,根据户籍统计,居住在东京都足立区的一名一百一十一岁男子,已经成为该区最高龄者。为此,在该区担任民生委员的一名女工作人员特地前往探访,表 示要向其转交足立区提供的祝贺礼物,却被其家属推三阻四。家属先称老人“不愿意出来见面”,接着又说老人已经被送往岐阜的一家老人中心。这位女工作人员从 九十年代开始,每年都去看望该老人一次,为他提供免费的地铁和公共汽车年票。后来,日本开始奉行新的政策,所有七十五岁的老人都可以免费乘车,而不再需要 特殊的车票。这样,政府工作人员从此未见老人的身影。只是老人的女儿代替出面,称“我父亲身体很好。” 这一次时隔多年,女工作人员再次前去拜访,依然吃闭门羹,引发了她的担忧。于是通过电话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这一次,老人的家人声称“没有把他送到老人之 家,他现在自己家中””身体很不好“等。而向邻居调查的结果是大家也很久没有见到这位老人了,怀疑他不在自己家中。 如此情况下,这位女士选择为此报警,请警察协助调查老[平面媒体用稿]
二十三万百岁老人在日本游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我爷爷今儿跑哪儿去了?
人的生死。警方在那位老人的家中发现了他已经白骨化的尸体。 日本普通民众为此感到十分震惊,并促成了法务省这次人口普查的进行。 根据日本舆论分析,老人死亡之后仍被家属隐瞒,其原因主要是为了冒领老人的养老金,人称“幽灵户籍为子孙造福”。作为老龄国家,日本对老人实施养老金制 度,每人每月可以获得从六万到三十万日元不等的生活费。如果老人死亡而消息不被传到外界,其家属依然可以按月领取这笔钱,这次查不出下落的百岁老人中,有 很多属于依靠政府救济金的的贫民家庭。其中有的老人被查出已经死亡多年,其账户上只有几百日元,每月的养老金都被子女拿去花用。 而另一些“失踪”老人属于自己独自居住的,子女很少去探望,从政府角度,也很少去关心,因此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死存亡。 抛开新闻价值,无论因为死后子女冒领养老金,还是离群索居,生死不知的老人,都反映了老龄化社会中的老年人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二十余万百岁老人的 “失踪”问题,值得所有面临老龄化社会的国家引以为鉴。 [完]
銚子市,在日本是个不知名的小地方,但假如对这里进行一次人口普查,只怕这里马上就会引来世界瞩目。这是因为,根据2010年8月日本法务省进行的人口调 查,该市竟然有三百七十九名一百二十岁以上的老人,最高龄的汤浅秀夫生于江户时代,已经一百五十一岁了!

按照这一统计,只有四万人口的銚子市,只怕要成为新的“人瑞之乡”。人的生死。警方在那位老人的家中发现了他已经白骨化的尸体。 日本普通民众为此感到十分震惊,并促成了法务省这次人口普查的进行。 根据日本舆论分析,老人死亡之后仍被家属隐瞒,其原因主要是为了冒领老人的养老金,人称“幽灵户籍为子孙造福”。作为老龄国家,日本对老人实施养老金制 度,每人每月可以获得从六万到三十万日元不等的生活费。如果老人死亡而消息不被传到外界,其家属依然可以按月领取这笔钱,这次查不出下落的百岁老人中,有 很多属于依靠政府救济金的的贫民家庭。其中有的老人被查出已经死亡多年,其账户上只有几百日元,每月的养老金都被子女拿去花用。 而另一些“失踪”老人属于自己独自居住的,子女很少去探望,从政府角度,也很少去关心,因此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死存亡。 抛开新闻价值,无论因为死后子女冒领养老金,还是离群索居,生死不知的老人,都反映了老龄化社会中的老年人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二十余万百岁老人的 “失踪”问题,值得所有面临老龄化社会的国家引以为鉴。 [完]

不过,跟銚子市竞争这一名誉的,在日本恐怕会有不少地方。按照这次统计调查结果,在日本一百二十岁以上的老人竟然有七万七千一百一十八人,一百五十岁以上 的,也足有八百八十四人。
义,6日,法务省在调查中已经给各地下达通知,称“按照常识考虑,一百二十岁以上的高龄者可以算作已经不 在人世”,所以要求各地即便不能确认其生死,也无须继续确认,可直接将其户籍消除,以保证户籍的可靠性和正确性。对于一百岁以上,一百一十九岁以下的老 人,则需要充分确证其生存情况才可保留户籍。 日本为何会出现如此众多“失踪”的百岁老人呢? 说来,其原因相当复杂,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日本政府工作不认真造成的。调查中有些户籍的更新甚至停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其主人可能在战争中就因为各 种原因死亡,但没有家人向有关部门呈交“死亡届”,其户口就一直不曾注销。还有一些人是因为移居国外,日本政府失去对其掌握而始终保留其户口的。结果,造 成这些“活在户籍上的人”长命百岁。 不过,也有些原因令人黯然。 今年一月,根据户籍统计,居住在东京都足立区的一名一百一十一岁男子,已经成为该区最高龄者。为此,在该区担任民生委员的一名女工作人员特地前往探访,表 示要向其转交足立区提供的祝贺礼物,却被其家属推三阻四。家属先称老人“不愿意出来见面”,接着又说老人已经被送往岐阜的一家老人中心。这位女工作人员从 九十年代开始,每年都去看望该老人一次,为他提供免费的地铁和公共汽车年票。后来,日本开始奉行新的政策,所有七十五岁的老人都可以免费乘车,而不再需要 特殊的车票。这样,政府工作人员从此未见老人的身影。只是老人的女儿代替出面,称“我父亲身体很好。” 这一次时隔多年,女工作人员再次前去拜访,依然吃闭门羹,引发了她的担忧。于是通过电话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这一次,老人的家人声称“没有把他送到老人之 家,他现在自己家中””身体很不好“等。而向邻居调查的结果是大家也很久没有见到这位老人了,怀疑他不在自己家中。 如此情况下,这位女士选择为此报警,请警察协助调查老
虽然日本被称作长寿之国,但居然有这样多的高龄老人,还是让人难以置信,特别是八百多名一百五十岁以上老人的存在,简直是在挑战常识 -- 人类的医学事业,何时进步到了如此程度?

非常遗憾的是,人们的常识比统计更接近事实。这数万名一百二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只是“活”在户籍本上,人们已经多年不曾见过他们的踪迹。9月10日,日本 法务省对这次统计结果进行了披露,称这次人口调查对约四千八百四十四万户进行了普查,占日本总户籍数的90%,而且采用了入户调查等切实手段,因此数字较 为权威。共计有二十三万四千三百五十四名户籍中的百岁老人被发现“行方不明” – 即失踪,汤浅秀夫等一百五十岁以上的“人瑞”都是其中成员。考虑到日本只有一亿多人口,这意味着每五百个日本人中就有一名“失踪”的百岁老人。义,6日,法务省在调查中已经给各地下达通知,称“按照常识考虑,一百二十岁以上的高龄者可以算作已经不 在人世”,所以要求各地即便不能确认其生死,也无须继续确认,可直接将其户籍消除,以保证户籍的可靠性和正确性。对于一百岁以上,一百一十九岁以下的老 人,则需要充分确证其生存情况才可保留户籍。 日本为何会出现如此众多“失踪”的百岁老人呢? 说来,其原因相当复杂,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日本政府工作不认真造成的。调查中有些户籍的更新甚至停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其主人可能在战争中就因为各 种原因死亡,但没有家人向有关部门呈交“死亡届”,其户口就一直不曾注销。还有一些人是因为移居国外,日本政府失去对其掌握而始终保留其户口的。结果,造 成这些“活在户籍上的人”长命百岁。 不过,也有些原因令人黯然。 今年一月,根据户籍统计,居住在东京都足立区的一名一百一十一岁男子,已经成为该区最高龄者。为此,在该区担任民生委员的一名女工作人员特地前往探访,表 示要向其转交足立区提供的祝贺礼物,却被其家属推三阻四。家属先称老人“不愿意出来见面”,接着又说老人已经被送往岐阜的一家老人中心。这位女工作人员从 九十年代开始,每年都去看望该老人一次,为他提供免费的地铁和公共汽车年票。后来,日本开始奉行新的政策,所有七十五岁的老人都可以免费乘车,而不再需要 特殊的车票。这样,政府工作人员从此未见老人的身影。只是老人的女儿代替出面,称“我父亲身体很好。” 这一次时隔多年,女工作人员再次前去拜访,依然吃闭门羹,引发了她的担忧。于是通过电话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这一次,老人的家人声称“没有把他送到老人之 家,他现在自己家中””身体很不好“等。而向邻居调查的结果是大家也很久没有见到这位老人了,怀疑他不在自己家中。 如此情况下,这位女士选择为此报警,请警察协助调查老

得知这个统计结果的日本普通民众啼笑皆非,有人在评论中写道:

“我还以为街头的无家可归者都是看起来比较老气的,原来他们都超过了一百岁!”

“二十三万失踪的百岁者中,有多少是因为警察通缉而不敢露面的?”

“难得的活证人阿,应该立即请他们出来,重写日本历史”。
人的生死。警方在那位老人的家中发现了他已经白骨化的尸体。 日本普通民众为此感到十分震惊,并促成了法务省这次人口普查的进行。 根据日本舆论分析,老人死亡之后仍被家属隐瞒,其原因主要是为了冒领老人的养老金,人称“幽灵户籍为子孙造福”。作为老龄国家,日本对老人实施养老金制 度,每人每月可以获得从六万到三十万日元不等的生活费。如果老人死亡而消息不被传到外界,其家属依然可以按月领取这笔钱,这次查不出下落的百岁老人中,有 很多属于依靠政府救济金的的贫民家庭。其中有的老人被查出已经死亡多年,其账户上只有几百日元,每月的养老金都被子女拿去花用。 而另一些“失踪”老人属于自己独自居住的,子女很少去探望,从政府角度,也很少去关心,因此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死存亡。 抛开新闻价值,无论因为死后子女冒领养老金,还是离群索居,生死不知的老人,都反映了老龄化社会中的老年人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二十余万百岁老人的 “失踪”问题,值得所有面临老龄化社会的国家引以为鉴。 [完]
实际上,日本政府也明白这些老人“失踪”的真实含义,6日,法务省在调查中已经给各地下达通知,称“按照常识考虑,一百二十岁以上的高龄者可以算作已经不 在人世”,所以要求各地即便不能确认其生死,也无须继续确认,可直接将其户籍消除,以保证户籍的可靠性和正确性。对于一百岁以上,一百一十九岁以下的老 人,则需要充分确证其生存情况才可保留户籍。

日本为何会出现如此众多“失踪”的百岁老人呢?[平面媒体用稿] 我爷爷今儿跑哪儿去了? 銚子市,在日本是个不知名的小地方,但假如对这里进行一次人口普查,只怕这里马上就会引来世界瞩目。这是因为,根据2010年8月日本法务省进行的人口调 查,该市竟然有三百七十九名一百二十岁以上的老人,最高龄的汤浅秀夫生于江户时代,已经一百五十一岁了! 按照这一统计,只有四万人口的銚子市,只怕要成为新的“人瑞之乡”。 不过,跟銚子市竞争这一名誉的,在日本恐怕会有不少地方。按照这次统计调查结果,在日本一百二十岁以上的老人竟然有七万七千一百一十八人,一百五十岁以上 的,也足有八百八十四人。 虽然日本被称作长寿之国,但居然有这样多的高龄老人,还是让人难以置信,特别是八百多名一百五十岁以上老人的存在,简直是在挑战常识 -- 人类的医学事业,何时进步到了如此程度? 非常遗憾的是,人们的常识比统计更接近事实。这数万名一百二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只是“活”在户籍本上,人们已经多年不曾见过他们的踪迹。9月10日,日本 法务省对这次统计结果进行了披露,称这次人口调查对约四千八百四十四万户进行了普查,占日本总户籍数的90%,而且采用了入户调查等切实手段,因此数字较 为权威。共计有二十三万四千三百五十四名户籍中的百岁老人被发现“行方不明” – 即失踪,汤浅秀夫等一百五十岁以上的“人瑞”都是其中成员。考虑到日本只有一亿多人口,这意味着每五百个日本人中就有一名“失踪”的百岁老人。 得知这个统计结果的日本普通民众啼笑皆非,有人在评论中写道: “我还以为街头的无家可归者都是看起来比较老气的,原来他们都超过了一百岁!” “二十三万失踪的百岁者中,有多少是因为警察通缉而不敢露面的?” “难得的活证人阿,应该立即请他们出来,重写日本历史”。 实际上,日本政府也明白这些老人“失踪”的真实含

说来,其原因相当复杂,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日本政府工作不认真造成的。调查中有些户籍的更新甚至停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其主人可能在战争中就因为各 种原因死亡,但没有家人向有关部门呈交“死亡届”,其户口就一直不曾注销。还有一些人是因为移居国外,日本政府失去对其掌握而始终保留其户口的。结果,造 成这些“活在户籍上的人”长命百岁。

不过,也有些原因令人黯然。

今年一月,根据户籍统计,居住在东京都足立区的一名一百一十一岁男子,已经成为该区最高龄者。为此,在该区担任民生委员的一名女工作人员特地前往探访,表 示要向其转交足立区提供的祝贺礼物,却被其家属推三阻四。家属先称老人“不愿意出来见面”,接着又说老人已经被送往岐阜的一家老人中心。这位女工作人员从 九十年代开始,每年都去看望该老人一次,为他提供免费的地铁和公共汽车年票。后来,日本开始奉行新的政策,所有七十五岁的老人都可以免费乘车,而不再需要 特殊的车票。这样,政府工作人员从此未见老人的身影。只是老人的女儿代替出面,称“我父亲身体很好。”义,6日,法务省在调查中已经给各地下达通知,称“按照常识考虑,一百二十岁以上的高龄者可以算作已经不 在人世”,所以要求各地即便不能确认其生死,也无须继续确认,可直接将其户籍消除,以保证户籍的可靠性和正确性。对于一百岁以上,一百一十九岁以下的老 人,则需要充分确证其生存情况才可保留户籍。 日本为何会出现如此众多“失踪”的百岁老人呢? 说来,其原因相当复杂,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日本政府工作不认真造成的。调查中有些户籍的更新甚至停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其主人可能在战争中就因为各 种原因死亡,但没有家人向有关部门呈交“死亡届”,其户口就一直不曾注销。还有一些人是因为移居国外,日本政府失去对其掌握而始终保留其户口的。结果,造 成这些“活在户籍上的人”长命百岁。 不过,也有些原因令人黯然。 今年一月,根据户籍统计,居住在东京都足立区的一名一百一十一岁男子,已经成为该区最高龄者。为此,在该区担任民生委员的一名女工作人员特地前往探访,表 示要向其转交足立区提供的祝贺礼物,却被其家属推三阻四。家属先称老人“不愿意出来见面”,接着又说老人已经被送往岐阜的一家老人中心。这位女工作人员从 九十年代开始,每年都去看望该老人一次,为他提供免费的地铁和公共汽车年票。后来,日本开始奉行新的政策,所有七十五岁的老人都可以免费乘车,而不再需要 特殊的车票。这样,政府工作人员从此未见老人的身影。只是老人的女儿代替出面,称“我父亲身体很好。” 这一次时隔多年,女工作人员再次前去拜访,依然吃闭门羹,引发了她的担忧。于是通过电话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这一次,老人的家人声称“没有把他送到老人之 家,他现在自己家中””身体很不好“等。而向邻居调查的结果是大家也很久没有见到这位老人了,怀疑他不在自己家中。 如此情况下,这位女士选择为此报警,请警察协助调查老

这一次时隔多年,女工作人员再次前去拜访,依然吃闭门羹,引发了她的担忧。于是通过电话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这一次,老人的家人声称“没有把他送到老人之 家,他现在自己家中””身体很不好“等。而向邻居调查的结果是大家也很久没有见到这位老人了,怀疑他不在自己家中。
人的生死。警方在那位老人的家中发现了他已经白骨化的尸体。 日本普通民众为此感到十分震惊,并促成了法务省这次人口普查的进行。 根据日本舆论分析,老人死亡之后仍被家属隐瞒,其原因主要是为了冒领老人的养老金,人称“幽灵户籍为子孙造福”。作为老龄国家,日本对老人实施养老金制 度,每人每月可以获得从六万到三十万日元不等的生活费。如果老人死亡而消息不被传到外界,其家属依然可以按月领取这笔钱,这次查不出下落的百岁老人中,有 很多属于依靠政府救济金的的贫民家庭。其中有的老人被查出已经死亡多年,其账户上只有几百日元,每月的养老金都被子女拿去花用。 而另一些“失踪”老人属于自己独自居住的,子女很少去探望,从政府角度,也很少去关心,因此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死存亡。 抛开新闻价值,无论因为死后子女冒领养老金,还是离群索居,生死不知的老人,都反映了老龄化社会中的老年人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二十余万百岁老人的 “失踪”问题,值得所有面临老龄化社会的国家引以为鉴。 [完]
如此情况下,这位女士选择为此报警,请警察协助调查老人的生死。警方在那位老人的家中发现了他已经白骨化的尸体。

日本普通民众为此感到十分震惊,并促成了法务省这次人口普查的进行。义,6日,法务省在调查中已经给各地下达通知,称“按照常识考虑,一百二十岁以上的高龄者可以算作已经不 在人世”,所以要求各地即便不能确认其生死,也无须继续确认,可直接将其户籍消除,以保证户籍的可靠性和正确性。对于一百岁以上,一百一十九岁以下的老 人,则需要充分确证其生存情况才可保留户籍。 日本为何会出现如此众多“失踪”的百岁老人呢? 说来,其原因相当复杂,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日本政府工作不认真造成的。调查中有些户籍的更新甚至停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其主人可能在战争中就因为各 种原因死亡,但没有家人向有关部门呈交“死亡届”,其户口就一直不曾注销。还有一些人是因为移居国外,日本政府失去对其掌握而始终保留其户口的。结果,造 成这些“活在户籍上的人”长命百岁。 不过,也有些原因令人黯然。 今年一月,根据户籍统计,居住在东京都足立区的一名一百一十一岁男子,已经成为该区最高龄者。为此,在该区担任民生委员的一名女工作人员特地前往探访,表 示要向其转交足立区提供的祝贺礼物,却被其家属推三阻四。家属先称老人“不愿意出来见面”,接着又说老人已经被送往岐阜的一家老人中心。这位女工作人员从 九十年代开始,每年都去看望该老人一次,为他提供免费的地铁和公共汽车年票。后来,日本开始奉行新的政策,所有七十五岁的老人都可以免费乘车,而不再需要 特殊的车票。这样,政府工作人员从此未见老人的身影。只是老人的女儿代替出面,称“我父亲身体很好。” 这一次时隔多年,女工作人员再次前去拜访,依然吃闭门羹,引发了她的担忧。于是通过电话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这一次,老人的家人声称“没有把他送到老人之 家,他现在自己家中””身体很不好“等。而向邻居调查的结果是大家也很久没有见到这位老人了,怀疑他不在自己家中。 如此情况下,这位女士选择为此报警,请警察协助调查老

根据日本舆论分析,老人死亡之后仍被家属隐瞒,其原因主要是为了冒领老人的养老金,人称“幽灵户籍为子孙造福”。作为老龄国家,日本对老人实施养老金制 度,每人每月可以获得从六万到三十万日元不等的生活费。如果老人死亡而消息不被传到外界,其家属依然可以按月领取这笔钱,这次查不出下落的百岁老人中,有 很多属于依靠政府救济金的的贫民家庭。其中有的老人被查出已经死亡多年,其账户上只有几百日元,每月的养老金都被子女拿去花用。

而另一些“失踪”老人属于自己独自居住的,子女很少去探望,从政府角度,也很少去关心,因此也不知道他们的生死存亡。

抛开新闻价值,无论因为死后子女冒领养老金,还是离群索居,生死不知的老人,都反映了老龄化社会中的老年人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二十余万百岁老人的 “失踪”问题,值得所有面临老龄化社会的国家引以为鉴。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