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老萨成了中箭虎 -- 逞能惹祸记  

2010-10-12 22:11:00|  分类: 体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较实在,滴里嘟噜说了一大串。末了,我差不多听明白了,说的是我这种整天坐办公室的,肌肉里自然会含有较多脂肪,于是呢,就会变得比较松软。我们这种家伙呢通常喜欢去健身房锻炼,把一部分肌肉变得柔韧性较好,较坚韧。但是如果锻炼不够得法,又会让你的肌肉变得不平衡。于是,一发力,不同质地肌肉的交界处就容易撕裂了。 多少是明白些了,这也让我想和同样坐办公室较多的朋友分享一下这次受伤的体会,第一不要逞能,第二办公室里的锻炼大约永远不能代替出去跑跑跳跳。 有断层的地方就容易地震,你明白吗?大夫问 – 日本这地方素来地震多,所以连大夫打比方都用地震,还挺专业。 这种专业的说法反而让我糊涂,萨想了想,从随身带的笔记本里找了张图片问他:“你是不是说我的肌肉基本是这个样子的?” 那位地震大夫扶扶眼镜,看了以后连连点头,对的,对的,就是这个样子。。。 哦,看来我的理解力还是蛮不错的。 高级火腿,肥瘦相间,一千九百日元一磅。。。。。。 [完] 早晨,老萨刚刚睁开眼,小魔女已经端着早餐盘子送到床头了,外加洗漱用具。老萨擦完脸随手把毛巾一丢,问小魔女 – 抹面包的黄油呢?去拿来,难道要你家夫君自己去……
比较实在,滴里嘟噜说了一大串。末了,我差不多听明白了,说的是我这种整天坐办公室的,肌肉里自然会含有较多脂肪,于是呢,就会变得比较松软。我们这种家伙呢通常喜欢去健身房锻炼,把一部分肌肉变得柔韧性较好,较坚韧。但是如果锻炼不够得法,又会让你的肌肉变得不平衡。于是,一发力,不同质地肌肉的交界处就容易撕裂了。 多少是明白些了,这也让我想和同样坐办公室较多的朋友分享一下这次受伤的体会,第一不要逞能,第二办公室里的锻炼大约永远不能代替出去跑跑跳跳。 有断层的地方就容易地震,你明白吗?大夫问 – 日本这地方素来地震多,所以连大夫打比方都用地震,还挺专业。 这种专业的说法反而让我糊涂,萨想了想,从随身带的笔记本里找了张图片问他:“你是不是说我的肌肉基本是这个样子的?” 那位地震大夫扶扶眼镜,看了以后连连点头,对的,对的,就是这个样子。。。 哦,看来我的理解力还是蛮不错的。 高级火腿,肥瘦相间,一千九百日元一磅。。。。。。 [完]
我去拿,我去拿。小魔连连点头,举着洗脸盆走去,一会儿回来,把黄油放在桌子上……

对于我等七十年代出生的男声来说,这幅场景是否有些怪异?何况俺家小魔虽然号称淑女,那是对外边人的,谁都知道,这淑女到了家里,那就是魔女的平方阿!

不过,这可不是梦里,这就是老萨家今天早上的真实场面。
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老萨成了中箭虎 -- 逞能惹祸记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按说,老萨在家里是小小魔坐骑那个级别的,不该有这个待遇啊

这都是因为老萨逞能的后果。
早晨,老萨刚刚睁开眼,小魔女已经端着早餐盘子送到床头了,外加洗漱用具。老萨擦完脸随手把毛巾一丢,问小魔女 – 抹面包的黄油呢?去拿来,难道要你家夫君自己去…… 我去拿,我去拿。小魔连连点头,举着洗脸盆走去,一会儿回来,把黄油放在桌子上…… 对于我等七十年代出生的男声来说,这幅场景是否有些怪异?何况俺家小魔虽然号称淑女,那是对外边人的,谁都知道,这淑女到了家里,那就是魔女的平方阿! 不过,这可不是梦里,这就是老萨家今天早上的真实场面。 按说,老萨在家里是小小魔坐骑那个级别的,不该有这个待遇啊 这都是因为老萨逞能的后果。 逞能的原因,是昨天伊丹市召开城市运动会。这种运动会虽然规模不小,但上场的都是“素人”,也就是说,只有业余选手参加。日本人据说二战后吃美国面粉吃出了名堂,发现吃面可以让人比吃米长得高,所以现在身材已经不能用“小日本”形容了。但是,小时候不穿开裆裤的结果是大多数日本人多少有点儿罗圈腿,这对长跑影响不大,短跑可就要命了。您想啊,咱们短跑朝后等腿,发力的方向是一条直线,日本人呢,一发力就是一个弹性与阻尼的复合方程式。 所以,老萨在这种运动会上一向可以欺负欺负他们。 今年也是一样,小魔帮老萨报名,参加一百米径赛。这个项目我在大学算是强项。 当年咱是学生干部,经常上草地去抓人家成双成对,情不自禁的。按规矩上去就是一拍肩膀:“同学,这样不文明。”然后呢?然后你就准备撒腿狂奔吧 – 兄弟曾经亲眼目睹一位东北老大被拍了肩膀以后抄起一辆自行车就冲过来的场面,活像一头他们老家的猛犸。 学生干部不是团委正式编制,人家可不给你算工伤。最多,给那打人的小子一个处分 -- 那只能助长对方的嚣张气焰。须知,为这个处分那女生八成
逞能的原因,是昨天伊丹市召开城市运动会。这种运动会虽然规模不小,但上场的都是“素人”,也就是说,只有业余选手参加。日本人据说二战后吃美国面粉吃出了名堂,发现吃面可以让人比吃米长得高,所以现在身材已经不能用“小日本”形容了。但是,小时候不穿开裆裤的结果是大多数日本人多少有点儿罗圈腿,这对长跑影响不大,短跑可就要命了。您想啊,咱们短跑朝后等腿,发力的方向是一条直线,日本人呢,一发力就是一个弹性与阻尼的复合方程式。

所以,老萨在这种运动会上一向可以欺负欺负他们。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今年也是一样,小魔帮老萨报名,参加一百米径赛。这个项目我在大学算是强项。
比较实在,滴里嘟噜说了一大串。末了,我差不多听明白了,说的是我这种整天坐办公室的,肌肉里自然会含有较多脂肪,于是呢,就会变得比较松软。我们这种家伙呢通常喜欢去健身房锻炼,把一部分肌肉变得柔韧性较好,较坚韧。但是如果锻炼不够得法,又会让你的肌肉变得不平衡。于是,一发力,不同质地肌肉的交界处就容易撕裂了。 多少是明白些了,这也让我想和同样坐办公室较多的朋友分享一下这次受伤的体会,第一不要逞能,第二办公室里的锻炼大约永远不能代替出去跑跑跳跳。 有断层的地方就容易地震,你明白吗?大夫问 – 日本这地方素来地震多,所以连大夫打比方都用地震,还挺专业。 这种专业的说法反而让我糊涂,萨想了想,从随身带的笔记本里找了张图片问他:“你是不是说我的肌肉基本是这个样子的?” 那位地震大夫扶扶眼镜,看了以后连连点头,对的,对的,就是这个样子。。。 哦,看来我的理解力还是蛮不错的。 高级火腿,肥瘦相间,一千九百日元一磅。。。。。。 [完]
当年咱是学生干部,经常上草地去抓人家成双成对,情不自禁的。按规矩上去就是一拍肩膀:“同学,这样不文明。”然后呢?然后你就准备撒腿狂奔吧 – 兄弟曾经亲眼目睹一位东北老大被拍了肩膀以后抄起一辆自行车就冲过来的场面,活像一头他们老家的猛犸。

学生干部不是团委正式编制,人家可不给你算工伤。最多,给那打人的小子一个处分 -- 那只能助长对方的嚣张气焰。须知,为这个处分那女生八成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比较实在,滴里嘟噜说了一大串。末了,我差不多听明白了,说的是我这种整天坐办公室的,肌肉里自然会含有较多脂肪,于是呢,就会变得比较松软。我们这种家伙呢通常喜欢去健身房锻炼,把一部分肌肉变得柔韧性较好,较坚韧。但是如果锻炼不够得法,又会让你的肌肉变得不平衡。于是,一发力,不同质地肌肉的交界处就容易撕裂了。 多少是明白些了,这也让我想和同样坐办公室较多的朋友分享一下这次受伤的体会,第一不要逞能,第二办公室里的锻炼大约永远不能代替出去跑跑跳跳。 有断层的地方就容易地震,你明白吗?大夫问 – 日本这地方素来地震多,所以连大夫打比方都用地震,还挺专业。 这种专业的说法反而让我糊涂,萨想了想,从随身带的笔记本里找了张图片问他:“你是不是说我的肌肉基本是这个样子的?” 那位地震大夫扶扶眼镜,看了以后连连点头,对的,对的,就是这个样子。。。 哦,看来我的理解力还是蛮不错的。 高级火腿,肥瘦相间,一千九百日元一磅。。。。。。 [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老萨成了中箭虎 -- 逞能惹祸记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早晨,老萨刚刚睁开眼,小魔女已经端着早餐盘子送到床头了,外加洗漱用具。老萨擦完脸随手把毛巾一丢,问小魔女 – 抹面包的黄油呢?去拿来,难道要你家夫君自己去…… 我去拿,我去拿。小魔连连点头,举着洗脸盆走去,一会儿回来,把黄油放在桌子上…… 对于我等七十年代出生的男声来说,这幅场景是否有些怪异?何况俺家小魔虽然号称淑女,那是对外边人的,谁都知道,这淑女到了家里,那就是魔女的平方阿! 不过,这可不是梦里,这就是老萨家今天早上的真实场面。 按说,老萨在家里是小小魔坐骑那个级别的,不该有这个待遇啊 这都是因为老萨逞能的后果。 逞能的原因,是昨天伊丹市召开城市运动会。这种运动会虽然规模不小,但上场的都是“素人”,也就是说,只有业余选手参加。日本人据说二战后吃美国面粉吃出了名堂,发现吃面可以让人比吃米长得高,所以现在身材已经不能用“小日本”形容了。但是,小时候不穿开裆裤的结果是大多数日本人多少有点儿罗圈腿,这对长跑影响不大,短跑可就要命了。您想啊,咱们短跑朝后等腿,发力的方向是一条直线,日本人呢,一发力就是一个弹性与阻尼的复合方程式。 所以,老萨在这种运动会上一向可以欺负欺负他们。 今年也是一样,小魔帮老萨报名,参加一百米径赛。这个项目我在大学算是强项。 当年咱是学生干部,经常上草地去抓人家成双成对,情不自禁的。按规矩上去就是一拍肩膀:“同学,这样不文明。”然后呢?然后你就准备撒腿狂奔吧 – 兄弟曾经亲眼目睹一位东北老大被拍了肩膀以后抄起一辆自行车就冲过来的场面,活像一头他们老家的猛犸。 学生干部不是团委正式编制,人家可不给你算工伤。最多,给那打人的小子一个处分 -- 那只能助长对方的嚣张气焰。须知,为这个处分那女生八成老萨成了中箭虎 -- 逞能惹祸记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比较实在,滴里嘟噜说了一大串。末了,我差不多听明白了,说的是我这种整天坐办公室的,肌肉里自然会含有较多脂肪,于是呢,就会变得比较松软。我们这种家伙呢通常喜欢去健身房锻炼,把一部分肌肉变得柔韧性较好,较坚韧。但是如果锻炼不够得法,又会让你的肌肉变得不平衡。于是,一发力,不同质地肌肉的交界处就容易撕裂了。 多少是明白些了,这也让我想和同样坐办公室较多的朋友分享一下这次受伤的体会,第一不要逞能,第二办公室里的锻炼大约永远不能代替出去跑跑跳跳。 有断层的地方就容易地震,你明白吗?大夫问 – 日本这地方素来地震多,所以连大夫打比方都用地震,还挺专业。 这种专业的说法反而让我糊涂,萨想了想,从随身带的笔记本里找了张图片问他:“你是不是说我的肌肉基本是这个样子的?” 那位地震大夫扶扶眼镜,看了以后连连点头,对的,对的,就是这个样子。。。 哦,看来我的理解力还是蛮不错的。 高级火腿,肥瘦相间,一千九百日元一磅。。。。。。 [完]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比较实在,滴里嘟噜说了一大串。末了,我差不多听明白了,说的是我这种整天坐办公室的,肌肉里自然会含有较多脂肪,于是呢,就会变得比较松软。我们这种家伙呢通常喜欢去健身房锻炼,把一部分肌肉变得柔韧性较好,较坚韧。但是如果锻炼不够得法,又会让你的肌肉变得不平衡。于是,一发力,不同质地肌肉的交界处就容易撕裂了。

多少是明白些了,这也让我想和同样坐办公室较多的朋友分享一下这次受伤的体会,第一不要逞能,第二办公室里的锻炼大约永远不能代替出去跑跑跳跳。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有断层的地方就容易地震,你明白吗?大夫问 – 日本这地方素来地震多,所以连大夫打比方都用地震,还挺专业。
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这种专业的说法反而让我糊涂,萨想了想,从随身带的笔记本里找了张图片问他:“你是不是说我的肌肉基本是这个样子的?”

那位地震大夫扶扶眼镜,看了以后连连点头,对的,对的,就是这个样子。。。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哦,看来我的理解力还是蛮不错的。
比较实在,滴里嘟噜说了一大串。末了,我差不多听明白了,说的是我这种整天坐办公室的,肌肉里自然会含有较多脂肪,于是呢,就会变得比较松软。我们这种家伙呢通常喜欢去健身房锻炼,把一部分肌肉变得柔韧性较好,较坚韧。但是如果锻炼不够得法,又会让你的肌肉变得不平衡。于是,一发力,不同质地肌肉的交界处就容易撕裂了。 多少是明白些了,这也让我想和同样坐办公室较多的朋友分享一下这次受伤的体会,第一不要逞能,第二办公室里的锻炼大约永远不能代替出去跑跑跳跳。 有断层的地方就容易地震,你明白吗?大夫问 – 日本这地方素来地震多,所以连大夫打比方都用地震,还挺专业。 这种专业的说法反而让我糊涂,萨想了想,从随身带的笔记本里找了张图片问他:“你是不是说我的肌肉基本是这个样子的?” 那位地震大夫扶扶眼镜,看了以后连连点头,对的,对的,就是这个样子。。。 哦,看来我的理解力还是蛮不错的。 高级火腿,肥瘦相间,一千九百日元一磅。。。。。。 [完]
老萨成了中箭虎 -- 逞能惹祸记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高级火腿,肥瘦相间,一千九百日元一磅。。。。。。

[完]会死心塌地跟了那小子,老婆和处分,孰轻孰重,只要不缺心眼谁都明白。 就这么练的,北师大的学生干部,个个都是短跑好手。现在老萨虽然胖了点,底子还在,所以,这个项目每次老萨报名,不是金牌也是银牌,他们市长发奖发得都认识我了,但就是琢磨不清楚这人在哪儿练出来的。 结果,这次也不出所料,拿了冠军。 拿了块金牌,让老萨有点儿趾高气扬,偏巧小魔跑来,说他们部门出战二百米折返跑接力,有一个出场的路上出了事故,至今没到,他们课长问我能不能补补台。 行啊,老萨没细想,顺口就答应了。 做准备活动的时候,觉得左腿有一点发涩,好像有一点轻度拉伤,当时也没在意。 老萨忘了,平时总是坐办公室,运动少了,一点儿小问题当年不算什么,到今天这个身体上,就不一样了。 估计穿越过去的,多有这样体验。 结果,到出场的时候,前二百米一切顺利,转身的时候,刚一蹬腿发力,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我大腿后面,就是刚才觉得有点儿拉伤的地方狠狠打了一棍子。当时就不成了,强行试了几步,感到疼痛难耐,而且这条腿完全不给劲。 水浒里有个中箭虎丁得孙,估计这位老兄每天都是这个感觉 示意裁判退出,勉强蹦到旁边草地上,已经满头大汗。组委会的医生匆忙跑来,一看就说不要乱动了,放了一个冰袋。让老萨贴在腿后,这样总算好了些。 事后,医院确认是左大腿后侧肌肉群拉伤,可能还有韧带损伤,估计要柱一个星期的拐杖,每天敷药按摩,问题倒是不大。 萨苏非典型性标准照 这您就明白小魔女干吗那样贤妻良母了 ----她有责任啊。这事儿固然是老萨逞能,但若不是她好大喜功,老萨想逞能也没机会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老萨这两天腿脚也的确不灵活。 在医院,我问那位大夫怎么这样轻易就伤了。那日本大夫不像是给霍元甲看病的那种,还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