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法院能杀死“平成之妖”? – 日本政坛强人小泽一郎被起诉纪事  

2010-10-15 19:2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面媒体用稿】
二零一零年进入十月以来,在日本各电视台和报刊上理所当然最为红火的首相菅直人,却不得不让位给了另一张面孔,这就是民主党原干事长小泽一郎。茶余饭后谈天,日本人常会忍不住互相询问 -- 怎么样,这一次,“平成之妖”怕是真的要销声匿迹了吧?
法院能杀死“平成之妖”? ndash; 日本政坛强人小泽一郎被起诉纪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平成之妖”,就是小泽一郎的外号。
民主党后,固然帮助民主党完成了政权更替,但也大肆扶植自己的势力,以至于一度门下拥有一百六十多名议员,对民主党原来的领袖菅直人,鸠山由纪夫,冈田克也等的势力构成了压倒优势,也引来了民主党旧人的不满与疑虑。这一切都导致小泽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的多,拔刀相助的少。甚至有人认为,小泽的被起诉,与民主党内部菅直人的“脱小泽”路线暗合,小泽很可能是受到了自民党和民主党联合的默契打压。这可能宣告他政治生命的结束。 天啊,人人都和我作对。。。。。。 实际上,这种说法可能有失偏颇。尽管小泽在日本政坛素有声望,但是日本民间舆论对于政坛已经产生了新的变化。由于对过去的政治家普遍失望,日本民间迫切期待与传统政治门阀没有太多关系的“单纯”的政治家。自己没有房住只能赁屋度日的菅直人正是日本普通百姓理想的新首相人选。因此,在三个星期前,菅直人在党内击败了竞选党首的小泽一郎,成为新的党首,显示在新的时代,小泽很难对菅直人为首的新生代政治家构成威胁。认为民主党方面会担心小泽夺权而与自民党对其进行联手暗算证据不足。 而一般日本舆论认为,小泽的政治生命,也未必就此终结。日本前首相鸠山一郎也曾被剥夺公职多年,仍然能够返回政坛东山再起。由于民主党骤然登位,人才匮乏,特别是几名旧民主党领袖,包括菅直人,对于处理复杂的内政外交问题都缺乏经验。小泽是民主党内唯一具备丰富执政经验的政治家,也是民主党制定政策时世纪最有发言权的人物。所以,小泽能否逃过此劫,实际要看民主党内部,对于小泽的价值抱怎样的认识和期待。 尽管提出要进行起诉,但NHK电视台推测,起诉的准备工作可能就要拖到明年,而判决,只怕要到下半年了。小泽已经表示自己将按照“无罪推定”继续工作。如此漫长的审判时间,中间恐怕还要经历很多变数。 [完]法院能杀死“平成之妖”? ndash; 日本政坛强人小泽一郎被起诉纪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杀死老妖我?没那么容易民主党后,固然帮助民主党完成了政权更替,但也大肆扶植自己的势力,以至于一度门下拥有一百六十多名议员,对民主党原来的领袖菅直人,鸠山由纪夫,冈田克也等的势力构成了压倒优势,也引来了民主党旧人的不满与疑虑。这一切都导致小泽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的多,拔刀相助的少。甚至有人认为,小泽的被起诉,与民主党内部菅直人的“脱小泽”路线暗合,小泽很可能是受到了自民党和民主党联合的默契打压。这可能宣告他政治生命的结束。 天啊,人人都和我作对。。。。。。 实际上,这种说法可能有失偏颇。尽管小泽在日本政坛素有声望,但是日本民间舆论对于政坛已经产生了新的变化。由于对过去的政治家普遍失望,日本民间迫切期待与传统政治门阀没有太多关系的“单纯”的政治家。自己没有房住只能赁屋度日的菅直人正是日本普通百姓理想的新首相人选。因此,在三个星期前,菅直人在党内击败了竞选党首的小泽一郎,成为新的党首,显示在新的时代,小泽很难对菅直人为首的新生代政治家构成威胁。认为民主党方面会担心小泽夺权而与自民党对其进行联手暗算证据不足。 而一般日本舆论认为,小泽的政治生命,也未必就此终结。日本前首相鸠山一郎也曾被剥夺公职多年,仍然能够返回政坛东山再起。由于民主党骤然登位,人才匮乏,特别是几名旧民主党领袖,包括菅直人,对于处理复杂的内政外交问题都缺乏经验。小泽是民主党内唯一具备丰富执政经验的政治家,也是民主党制定政策时世纪最有发言权的人物。所以,小泽能否逃过此劫,实际要看民主党内部,对于小泽的价值抱怎样的认识和期待。 尽管提出要进行起诉,但NHK电视台推测,起诉的准备工作可能就要拖到明年,而判决,只怕要到下半年了。小泽已经表示自己将按照“无罪推定”继续工作。如此漫长的审判时间,中间恐怕还要经历很多变数。 [完]
小泽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以致弄到销声匿迹的地步呢?原来,10月4日,日本检察机关宣布,将对政坛强人小泽一郎提出强行起诉,嫌疑罪名是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负责相关案件的东京第五检察审查会指出,通过对政治团体“陆山会”收支报告进行审查,认定2004年至2005年的报告存在作假。“陆山会”是为小泽政治资金进行管理的组织,因此,小泽一郎涉嫌在政治资金的管理和使用上违规,有参与“黑金政治”的嫌疑,问题已经上升到承担刑事责任的程度,故此,作出这一起诉决定。在日本,政坛人物一旦遭到起诉,往往就是宣告其政治生命的结束,小泽今后的命运,显然也是危机四伏。

这起政治资金帐目问题引发的事件,根据报道其情况大致如下 – “陆山会”曾经在2004年于日本东京最繁华的地区之一世田谷购买了一块房产,耗资约三亿五千万日元,但是,在2004年至2005年的帐目之中,并没有这笔开支的纪录。这一情况被东京检方专门针对政界高层人物的特搜班掌握后,怀疑“陆山会”这笔资金来源于某些企业或团体给小泽提供的不当政治献金。日本政界人物可以通过合法渠道获得捐款资金,但是其来源必须公开。因为“陆山会”是小泽麾下的机构,仅仅这一条就足以认为他有违法嫌疑,而根据东京特搜部门的调查,“陆山会”还有接受水谷建设公司不正当捐款等嫌疑。证质询,民主党方面虽然拒绝了这一把小泽置于靶心的建议,但却采取了“静观”的决定,而没有作出支持的表示,相反党内已经有人在讨论对小泽进行处分的问题,由冈田克也主持的民主党执行部召开的研讨会议上,差一点就通过了劝说小泽辞去议员职务的建议,只是因为与小泽关系密切的石井一坚持认为当不当议员是个人问题才作罢。国土相前原诚司表示小泽的问题是“政治与金钱的问题”,法务相柳田稔表示“在我们中间出了这样的事情非常遗憾。” 小泽一郎是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七弟子”之一,在自民党担任干事长的时候,曾主动放弃当首相的机会,“面试”年龄、资历都超过他的宫泽喜一,然后推举宫泽喜一出任首相。在鸠山内阁岌岌可危的时代,曾有评论大声疾呼日本政坛需要小泽这样的铁腕人物来挽救局面。作为这样一位在日本政坛呼风唤雨多年的人物,何以如今被起诉,却很少听到同情的声音呢?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小泽其人在日本政坛,素以长反脑骨,朝秦暮楚而著称,依靠其能力和影响掀起一次又一次政治地震,获得“平成之妖”的美名,大有“庆父不死,鲁难不已”的风度。他的政治才华出色,以至几乎所有日本的政治派别都曾爱其奇才,向他抛过橄榄枝,而小泽也来者不拒,但这些合作,无一不是以小泽帮助该党派解套开始,以小泽把这个党派搞分裂垮掉,双方一拍两散结束。 小泽初入政坛是自民党田中派的一员。田中角荣视小泽如子。在田中的栽培下,小泽成为自民党历史上最年轻的干事长。1985年,小泽与金丸信,竹下登利用田中受困于洛克希德事件,联手反出田中门下,建立竹下派。面对内乱苦斗的田中角荣脑血栓发作,田中派的一百多位议员都被三员叛变大将拉走,成立了新的“竹下派”。 在竹下派中,小泽被竹下登视为左右手,成为“竹下七奉行”中最红的人物。而且,小泽与竹下为姻亲关系,虽然这关系有点儿绕 – 小泽与竹下的弟弟是连襟。在竹下支持下小泽一度代理竹下派会长。1992年,为争夺派阀掌门人地位,小泽拥羽田孜挑战竹下的嫡系小渊惠三,失败后与竹下决裂,拉人马自立羽田派。至此,自民党内田中时代开始的一派独大局面不复存在。 1993年,在小泽筹划下促成自民党政权崩盘(255票对220票)。小泽等人反出自民党,组建“新生党”,小泽担任干事长。同年,在小泽的策划下在野党七党一派空前地团结在一起,一举在选举中击败1955年以来一直执政的自民党取得政权。但不久因为无法团结,各派分崩离析,自民党重新夺回政权。 小泽不愧是小泽,马上和羽田派的总司令羽田孜妥协,推出羽田担任首相,继续执掌政权。羽田和小泽是多年好友,为人和蔼温和。自民党智囊金丸信曾评价他们俩是“治世的羽田,乱世的小泽”,两人合作当是上选。遗憾的是小泽和羽田的矛盾升级,把这个政权变成了日本战后寿命最短的内阁(64天),然后,两人在1996年公开决裂,羽田从小泽拉动在野党重新组建的“新进党”中离开,羽田派不复存在。 。。。 因为小泽在与人合作时常常不按牌理出牌,以致小渊惠三死于任上时,其亲近的议员竟有揪住小渊胸口痛骂的情况。一次次倒戈让小泽在注重门阀关系的日本政坛变得让人敬而远之。听说他被起诉的消息,估计不少他的老朋友与老对手第一感觉就是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睡个安生觉。同时,小泽被鸠山拉入

尽管“陆山会”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但在日本却不是新闻。早在今年一月民主党党代表选举前夕,这一案件已经成为日本新闻报道的热点。当时,日本的检察机关也曾经考虑对小泽进行起诉。在政坛久经风浪的小泽曾与检方斗智斗勇,他一方面解释在世田谷买地的钱实际来自自己的积蓄,自己曾借给“陆山会”四亿日元,对方已经在2007年归还了自己,所以,“里面没有不干净的钱”;另一方面抛出了三名他原来的秘书,这三名秘书坚称买地的款项属于“忘记了”而没有入账,而小泽根本不曾与闻任何违法勾当。因为证据不足,日本司法部门一度在九月宣布对小泽的案件不予起诉。只是小泽此前就涉嫌西村建设公司献金案,并金蝉脱壳,如今再次表示与丑闻无关,令很多人不能相信。今年开始日本在试行陪审团制度,结果十一名陪审团中有七人不接受“不起诉”的结果,最终经过两轮调查,检方仍然作出了强行起诉的决定。
证质询,民主党方面虽然拒绝了这一把小泽置于靶心的建议,但却采取了“静观”的决定,而没有作出支持的表示,相反党内已经有人在讨论对小泽进行处分的问题,由冈田克也主持的民主党执行部召开的研讨会议上,差一点就通过了劝说小泽辞去议员职务的建议,只是因为与小泽关系密切的石井一坚持认为当不当议员是个人问题才作罢。国土相前原诚司表示小泽的问题是“政治与金钱的问题”,法务相柳田稔表示“在我们中间出了这样的事情非常遗憾。” 小泽一郎是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七弟子”之一,在自民党担任干事长的时候,曾主动放弃当首相的机会,“面试”年龄、资历都超过他的宫泽喜一,然后推举宫泽喜一出任首相。在鸠山内阁岌岌可危的时代,曾有评论大声疾呼日本政坛需要小泽这样的铁腕人物来挽救局面。作为这样一位在日本政坛呼风唤雨多年的人物,何以如今被起诉,却很少听到同情的声音呢?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小泽其人在日本政坛,素以长反脑骨,朝秦暮楚而著称,依靠其能力和影响掀起一次又一次政治地震,获得“平成之妖”的美名,大有“庆父不死,鲁难不已”的风度。他的政治才华出色,以至几乎所有日本的政治派别都曾爱其奇才,向他抛过橄榄枝,而小泽也来者不拒,但这些合作,无一不是以小泽帮助该党派解套开始,以小泽把这个党派搞分裂垮掉,双方一拍两散结束。 小泽初入政坛是自民党田中派的一员。田中角荣视小泽如子。在田中的栽培下,小泽成为自民党历史上最年轻的干事长。1985年,小泽与金丸信,竹下登利用田中受困于洛克希德事件,联手反出田中门下,建立竹下派。面对内乱苦斗的田中角荣脑血栓发作,田中派的一百多位议员都被三员叛变大将拉走,成立了新的“竹下派”。 在竹下派中,小泽被竹下登视为左右手,成为“竹下七奉行”中最红的人物。而且,小泽与竹下为姻亲关系,虽然这关系有点儿绕 – 小泽与竹下的弟弟是连襟。在竹下支持下小泽一度代理竹下派会长。1992年,为争夺派阀掌门人地位,小泽拥羽田孜挑战竹下的嫡系小渊惠三,失败后与竹下决裂,拉人马自立羽田派。至此,自民党内田中时代开始的一派独大局面不复存在。 1993年,在小泽筹划下促成自民党政权崩盘(255票对220票)。小泽等人反出自民党,组建“新生党”,小泽担任干事长。同年,在小泽的策划下在野党七党一派空前地团结在一起,一举在选举中击败1955年以来一直执政的自民党取得政权。但不久因为无法团结,各派分崩离析,自民党重新夺回政权。 小泽不愧是小泽,马上和羽田派的总司令羽田孜妥协,推出羽田担任首相,继续执掌政权。羽田和小泽是多年好友,为人和蔼温和。自民党智囊金丸信曾评价他们俩是“治世的羽田,乱世的小泽”,两人合作当是上选。遗憾的是小泽和羽田的矛盾升级,把这个政权变成了日本战后寿命最短的内阁(64天),然后,两人在1996年公开决裂,羽田从小泽拉动在野党重新组建的“新进党”中离开,羽田派不复存在。 。。。 因为小泽在与人合作时常常不按牌理出牌,以致小渊惠三死于任上时,其亲近的议员竟有揪住小渊胸口痛骂的情况。一次次倒戈让小泽在注重门阀关系的日本政坛变得让人敬而远之。听说他被起诉的消息,估计不少他的老朋友与老对手第一感觉就是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睡个安生觉。同时,小泽被鸠山拉入
这一决定,被不少人认为是日本司法的进步,表明在陪审团制度下,官官相护的情形可以受到较大程度的遏制。

然而,小泽一郎,却在第一时间对记者说:“这是权力斗争。”并流泪表示将应诉,在法庭上证明自己的“正当性”。证质询,民主党方面虽然拒绝了这一把小泽置于靶心的建议,但却采取了“静观”的决定,而没有作出支持的表示,相反党内已经有人在讨论对小泽进行处分的问题,由冈田克也主持的民主党执行部召开的研讨会议上,差一点就通过了劝说小泽辞去议员职务的建议,只是因为与小泽关系密切的石井一坚持认为当不当议员是个人问题才作罢。国土相前原诚司表示小泽的问题是“政治与金钱的问题”,法务相柳田稔表示“在我们中间出了这样的事情非常遗憾。” 小泽一郎是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七弟子”之一,在自民党担任干事长的时候,曾主动放弃当首相的机会,“面试”年龄、资历都超过他的宫泽喜一,然后推举宫泽喜一出任首相。在鸠山内阁岌岌可危的时代,曾有评论大声疾呼日本政坛需要小泽这样的铁腕人物来挽救局面。作为这样一位在日本政坛呼风唤雨多年的人物,何以如今被起诉,却很少听到同情的声音呢?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小泽其人在日本政坛,素以长反脑骨,朝秦暮楚而著称,依靠其能力和影响掀起一次又一次政治地震,获得“平成之妖”的美名,大有“庆父不死,鲁难不已”的风度。他的政治才华出色,以至几乎所有日本的政治派别都曾爱其奇才,向他抛过橄榄枝,而小泽也来者不拒,但这些合作,无一不是以小泽帮助该党派解套开始,以小泽把这个党派搞分裂垮掉,双方一拍两散结束。 小泽初入政坛是自民党田中派的一员。田中角荣视小泽如子。在田中的栽培下,小泽成为自民党历史上最年轻的干事长。1985年,小泽与金丸信,竹下登利用田中受困于洛克希德事件,联手反出田中门下,建立竹下派。面对内乱苦斗的田中角荣脑血栓发作,田中派的一百多位议员都被三员叛变大将拉走,成立了新的“竹下派”。 在竹下派中,小泽被竹下登视为左右手,成为“竹下七奉行”中最红的人物。而且,小泽与竹下为姻亲关系,虽然这关系有点儿绕 – 小泽与竹下的弟弟是连襟。在竹下支持下小泽一度代理竹下派会长。1992年,为争夺派阀掌门人地位,小泽拥羽田孜挑战竹下的嫡系小渊惠三,失败后与竹下决裂,拉人马自立羽田派。至此,自民党内田中时代开始的一派独大局面不复存在。 1993年,在小泽筹划下促成自民党政权崩盘(255票对220票)。小泽等人反出自民党,组建“新生党”,小泽担任干事长。同年,在小泽的策划下在野党七党一派空前地团结在一起,一举在选举中击败1955年以来一直执政的自民党取得政权。但不久因为无法团结,各派分崩离析,自民党重新夺回政权。 小泽不愧是小泽,马上和羽田派的总司令羽田孜妥协,推出羽田担任首相,继续执掌政权。羽田和小泽是多年好友,为人和蔼温和。自民党智囊金丸信曾评价他们俩是“治世的羽田,乱世的小泽”,两人合作当是上选。遗憾的是小泽和羽田的矛盾升级,把这个政权变成了日本战后寿命最短的内阁(64天),然后,两人在1996年公开决裂,羽田从小泽拉动在野党重新组建的“新进党”中离开,羽田派不复存在。 。。。 因为小泽在与人合作时常常不按牌理出牌,以致小渊惠三死于任上时,其亲近的议员竟有揪住小渊胸口痛骂的情况。一次次倒戈让小泽在注重门阀关系的日本政坛变得让人敬而远之。听说他被起诉的消息,估计不少他的老朋友与老对手第一感觉就是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睡个安生觉。同时,小泽被鸠山拉入

到底是权力斗争还是司法进步,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但是,小泽遭到起诉的消息传出,立刻在日本政坛引起了强烈震荡,各方人物纷纷表态,在野的自民党方面态度强硬,自民党前防卫相小池百合子讽刺小泽早早回岩手故乡是最佳选择,或还能东山再起。5日,六个在野党共同作出提案,要求小泽一郎到政治伦理委员会或者国对委员会接受作证质询,民主党方面虽然拒绝了这一把小泽置于靶心的建议,但却采取了“静观”的决定,而没有作出支持的表示,相反党内已经有人在讨论对小泽进行处分的问题,由冈田克也主持的民主党执行部召开的研讨会议上,差一点就通过了劝说小泽辞去议员职务的建议,只是因为与小泽关系密切的石井一坚持认为当不当议员是个人问题才作罢。国土相前原诚司表示小泽的问题是“政治与金钱的问题”,法务相柳田稔表示“在我们中间出了这样的事情非常遗憾。”
民主党后,固然帮助民主党完成了政权更替,但也大肆扶植自己的势力,以至于一度门下拥有一百六十多名议员,对民主党原来的领袖菅直人,鸠山由纪夫,冈田克也等的势力构成了压倒优势,也引来了民主党旧人的不满与疑虑。这一切都导致小泽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的多,拔刀相助的少。甚至有人认为,小泽的被起诉,与民主党内部菅直人的“脱小泽”路线暗合,小泽很可能是受到了自民党和民主党联合的默契打压。这可能宣告他政治生命的结束。 天啊,人人都和我作对。。。。。。 实际上,这种说法可能有失偏颇。尽管小泽在日本政坛素有声望,但是日本民间舆论对于政坛已经产生了新的变化。由于对过去的政治家普遍失望,日本民间迫切期待与传统政治门阀没有太多关系的“单纯”的政治家。自己没有房住只能赁屋度日的菅直人正是日本普通百姓理想的新首相人选。因此,在三个星期前,菅直人在党内击败了竞选党首的小泽一郎,成为新的党首,显示在新的时代,小泽很难对菅直人为首的新生代政治家构成威胁。认为民主党方面会担心小泽夺权而与自民党对其进行联手暗算证据不足。 而一般日本舆论认为,小泽的政治生命,也未必就此终结。日本前首相鸠山一郎也曾被剥夺公职多年,仍然能够返回政坛东山再起。由于民主党骤然登位,人才匮乏,特别是几名旧民主党领袖,包括菅直人,对于处理复杂的内政外交问题都缺乏经验。小泽是民主党内唯一具备丰富执政经验的政治家,也是民主党制定政策时世纪最有发言权的人物。所以,小泽能否逃过此劫,实际要看民主党内部,对于小泽的价值抱怎样的认识和期待。 尽管提出要进行起诉,但NHK电视台推测,起诉的准备工作可能就要拖到明年,而判决,只怕要到下半年了。小泽已经表示自己将按照“无罪推定”继续工作。如此漫长的审判时间,中间恐怕还要经历很多变数。 [完]
小泽一郎是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七弟子”之一,在自民党担任干事长的时候,曾主动放弃当首相的机会,“面试”年龄、资历都超过他的宫泽喜一,然后推举宫泽喜一出任首相。在鸠山内阁岌岌可危的时代,曾有评论大声疾呼日本政坛需要小泽这样的铁腕人物来挽救局面。作为这样一位在日本政坛呼风唤雨多年的人物,何以如今被起诉,却很少听到同情的声音呢?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小泽其人在日本政坛,素以长反脑骨,朝秦暮楚而著称,依靠其能力和影响掀起一次又一次政治地震,获得“平成之妖”的美名,大有“庆父不死,鲁难不已”的风度。他的政治才华出色,以至几乎所有日本的政治派别都曾爱其奇才,向他抛过橄榄枝,而小泽也来者不拒,但这些合作,无一不是以小泽帮助该党派解套开始,以小泽把这个党派搞分裂垮掉,双方一拍两散结束。

小泽初入政坛是自民党田中派的一员。田中角荣视小泽如子。在田中的栽培下,小泽成为自民党历史上最年轻的干事长。1985年,小泽与金丸信,竹下登利用田中受困于洛克希德事件,联手反出田中门下,建立竹下派。面对内乱苦斗的田中角荣脑血栓发作,田中派的一百多位议员都被三员叛变大将拉走,成立了新的“竹下派”。
【平面媒体用稿】 二零一零年进入十月以来,在日本各电视台和报刊上理所当然最为红火的首相菅直人,却不得不让位给了另一张面孔,这就是民主党原干事长小泽一郎。茶余饭后谈天,日本人常会忍不住互相询问 -- 怎么样,这一次,“平成之妖”怕是真的要销声匿迹了吧? “平成之妖”,就是小泽一郎的外号。 杀死老妖我?没那么容易 小泽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以致弄到销声匿迹的地步呢?原来,10月4日,日本检察机关宣布,将对政坛强人小泽一郎提出强行起诉,嫌疑罪名是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负责相关案件的东京第五检察审查会指出,通过对政治团体“陆山会”收支报告进行审查,认定2004年至2005年的报告存在作假。“陆山会”是为小泽政治资金进行管理的组织,因此,小泽一郎涉嫌在政治资金的管理和使用上违规,有参与“黑金政治”的嫌疑,问题已经上升到承担刑事责任的程度,故此,作出这一起诉决定。在日本,政坛人物一旦遭到起诉,往往就是宣告其政治生命的结束,小泽今后的命运,显然也是危机四伏。 这起政治资金帐目问题引发的事件,根据报道其情况大致如下 – “陆山会”曾经在2004年于日本东京最繁华的地区之一世田谷购买了一块房产,耗资约三亿五千万日元,但是,在2004年至2005年的帐目之中,并没有这笔开支的纪录。这一情况被东京检方专门针对政界高层人物的特搜班掌握后,怀疑“陆山会”这笔资金来源于某些企业或团体给小泽提供的不当政治献金。日本政界人物可以通过合法渠道获得捐款资金,但是其来源必须公开。因为“陆山会”是小泽麾下的机构,仅仅这一条就足以认为他有违法嫌疑,而根据东京特搜部门的调查,“陆山会”还有接受水谷建设公司不正当捐款等嫌疑。 尽管“陆山会”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但在日本却不是新闻。早在今年一月民主党党代表选举前夕,这一案件已经成为日本新闻报道的热点。当时,日本的检察机关也曾经考虑对小泽进行起诉。在政坛久经风浪的小泽曾与检方斗智斗勇,他一方面解释在世田谷买地的钱实际来自自己的积蓄,自己曾借给“陆山会”四亿日元,对方已经在2007年归还了自己,所以,“里面没有不干净的钱”;另一方面抛出了三名他原来的秘书,这三名秘书坚称买地的款项属于“忘记了”而没有入账,而小泽根本不曾与闻任何违法勾当。因为证据不足,日本司法部门一度在九月宣布对小泽的案件不予起诉。只是小泽此前就涉嫌西村建设公司献金案,并金蝉脱壳,如今再次表示与丑闻无关,令很多人不能相信。今年开始日本在试行陪审团制度,结果十一名陪审团中有七人不接受“不起诉”的结果,最终经过两轮调查,检方仍然作出了强行起诉的决定。 这一决定,被不少人认为是日本司法的进步,表明在陪审团制度下,官官相护的情形可以受到较大程度的遏制。 然而,小泽一郎,却在第一时间对记者说:“这是权力斗争。”并流泪表示将应诉,在法庭上证明自己的“正当性”。 到底是权力斗争还是司法进步,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但是,小泽遭到起诉的消息传出,立刻在日本政坛引起了强烈震荡,各方人物纷纷表态,在野的自民党方面态度强硬,自民党前防卫相小池百合子讽刺小泽早早回岩手故乡是最佳选择,或还能东山再起。5日,六个在野党共同作出提案,要求小泽一郎到政治伦理委员会或者国对委员会接受作
在竹下派中,小泽被竹下登视为左右手,成为“竹下七奉行”中最红的人物。而且,小泽与竹下为姻亲关系,虽然这关系有点儿绕 – 小泽与竹下的弟弟是连襟。在竹下支持下小泽一度代理竹下派会长。1992年,为争夺派阀掌门人地位,小泽拥羽田孜挑战竹下的嫡系小渊惠三,失败后与竹下决裂,拉人马自立羽田派。至此,自民党内田中时代开始的一派独大局面不复存在。

1993年,在小泽筹划下促成自民党政权崩盘(255票对220票)。小泽等人反出自民党,组建“新生党”,小泽担任干事长。同年,在小泽的策划下在野党七党一派空前地团结在一起,一举在选举中击败1955年以来一直执政的自民党取得政权。但不久因为无法团结,各派分崩离析,自民党重新夺回政权。证质询,民主党方面虽然拒绝了这一把小泽置于靶心的建议,但却采取了“静观”的决定,而没有作出支持的表示,相反党内已经有人在讨论对小泽进行处分的问题,由冈田克也主持的民主党执行部召开的研讨会议上,差一点就通过了劝说小泽辞去议员职务的建议,只是因为与小泽关系密切的石井一坚持认为当不当议员是个人问题才作罢。国土相前原诚司表示小泽的问题是“政治与金钱的问题”,法务相柳田稔表示“在我们中间出了这样的事情非常遗憾。” 小泽一郎是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的“七弟子”之一,在自民党担任干事长的时候,曾主动放弃当首相的机会,“面试”年龄、资历都超过他的宫泽喜一,然后推举宫泽喜一出任首相。在鸠山内阁岌岌可危的时代,曾有评论大声疾呼日本政坛需要小泽这样的铁腕人物来挽救局面。作为这样一位在日本政坛呼风唤雨多年的人物,何以如今被起诉,却很少听到同情的声音呢?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小泽其人在日本政坛,素以长反脑骨,朝秦暮楚而著称,依靠其能力和影响掀起一次又一次政治地震,获得“平成之妖”的美名,大有“庆父不死,鲁难不已”的风度。他的政治才华出色,以至几乎所有日本的政治派别都曾爱其奇才,向他抛过橄榄枝,而小泽也来者不拒,但这些合作,无一不是以小泽帮助该党派解套开始,以小泽把这个党派搞分裂垮掉,双方一拍两散结束。 小泽初入政坛是自民党田中派的一员。田中角荣视小泽如子。在田中的栽培下,小泽成为自民党历史上最年轻的干事长。1985年,小泽与金丸信,竹下登利用田中受困于洛克希德事件,联手反出田中门下,建立竹下派。面对内乱苦斗的田中角荣脑血栓发作,田中派的一百多位议员都被三员叛变大将拉走,成立了新的“竹下派”。 在竹下派中,小泽被竹下登视为左右手,成为“竹下七奉行”中最红的人物。而且,小泽与竹下为姻亲关系,虽然这关系有点儿绕 – 小泽与竹下的弟弟是连襟。在竹下支持下小泽一度代理竹下派会长。1992年,为争夺派阀掌门人地位,小泽拥羽田孜挑战竹下的嫡系小渊惠三,失败后与竹下决裂,拉人马自立羽田派。至此,自民党内田中时代开始的一派独大局面不复存在。 1993年,在小泽筹划下促成自民党政权崩盘(255票对220票)。小泽等人反出自民党,组建“新生党”,小泽担任干事长。同年,在小泽的策划下在野党七党一派空前地团结在一起,一举在选举中击败1955年以来一直执政的自民党取得政权。但不久因为无法团结,各派分崩离析,自民党重新夺回政权。 小泽不愧是小泽,马上和羽田派的总司令羽田孜妥协,推出羽田担任首相,继续执掌政权。羽田和小泽是多年好友,为人和蔼温和。自民党智囊金丸信曾评价他们俩是“治世的羽田,乱世的小泽”,两人合作当是上选。遗憾的是小泽和羽田的矛盾升级,把这个政权变成了日本战后寿命最短的内阁(64天),然后,两人在1996年公开决裂,羽田从小泽拉动在野党重新组建的“新进党”中离开,羽田派不复存在。 。。。 因为小泽在与人合作时常常不按牌理出牌,以致小渊惠三死于任上时,其亲近的议员竟有揪住小渊胸口痛骂的情况。一次次倒戈让小泽在注重门阀关系的日本政坛变得让人敬而远之。听说他被起诉的消息,估计不少他的老朋友与老对手第一感觉就是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睡个安生觉。同时,小泽被鸠山拉入

小泽不愧是小泽,马上和羽田派的总司令羽田孜妥协,推出羽田担任首相,继续执掌政权。羽田和小泽是多年好友,为人和蔼温和。自民党智囊金丸信曾评价他们俩是“治世的羽田,乱世的小泽”,两人合作当是上选。遗憾的是小泽和羽田的矛盾升级,把这个政权变成了日本战后寿命最短的内阁(64天),然后,两人在1996年公开决裂,羽田从小泽拉动在野党重新组建的“新进党”中离开,羽田派不复存在。

。。。

因为小泽在与人合作时常常不按牌理出牌,以致小渊惠三死于任上时,其亲近的议员竟有揪住小渊胸口痛骂的情况。一次次倒戈让小泽在注重门阀关系的日本政坛变得让人敬而远之。听说他被起诉的消息,估计不少他的老朋友与老对手第一感觉就是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睡个安生觉。同时,小泽被鸠山拉入民主党后,固然帮助民主党完成了政权更替,但也大肆扶植自己的势力,以至于一度门下拥有一百六十多名议员,对民主党原来的领袖菅直人,鸠山由纪夫,冈田克也等的势力构成了压倒优势,也引来了民主党旧人的不满与疑虑。这一切都导致小泽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的多,拔刀相助的少。甚至有人认为,小泽的被起诉,与民主党内部菅直人的“脱小泽”路线暗合,小泽很可能是受到了自民党和民主党联合的默契打压。这可能宣告他政治生命的结束。民主党后,固然帮助民主党完成了政权更替,但也大肆扶植自己的势力,以至于一度门下拥有一百六十多名议员,对民主党原来的领袖菅直人,鸠山由纪夫,冈田克也等的势力构成了压倒优势,也引来了民主党旧人的不满与疑虑。这一切都导致小泽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的多,拔刀相助的少。甚至有人认为,小泽的被起诉,与民主党内部菅直人的“脱小泽”路线暗合,小泽很可能是受到了自民党和民主党联合的默契打压。这可能宣告他政治生命的结束。 天啊,人人都和我作对。。。。。。 实际上,这种说法可能有失偏颇。尽管小泽在日本政坛素有声望,但是日本民间舆论对于政坛已经产生了新的变化。由于对过去的政治家普遍失望,日本民间迫切期待与传统政治门阀没有太多关系的“单纯”的政治家。自己没有房住只能赁屋度日的菅直人正是日本普通百姓理想的新首相人选。因此,在三个星期前,菅直人在党内击败了竞选党首的小泽一郎,成为新的党首,显示在新的时代,小泽很难对菅直人为首的新生代政治家构成威胁。认为民主党方面会担心小泽夺权而与自民党对其进行联手暗算证据不足。 而一般日本舆论认为,小泽的政治生命,也未必就此终结。日本前首相鸠山一郎也曾被剥夺公职多年,仍然能够返回政坛东山再起。由于民主党骤然登位,人才匮乏,特别是几名旧民主党领袖,包括菅直人,对于处理复杂的内政外交问题都缺乏经验。小泽是民主党内唯一具备丰富执政经验的政治家,也是民主党制定政策时世纪最有发言权的人物。所以,小泽能否逃过此劫,实际要看民主党内部,对于小泽的价值抱怎样的认识和期待。 尽管提出要进行起诉,但NHK电视台推测,起诉的准备工作可能就要拖到明年,而判决,只怕要到下半年了。小泽已经表示自己将按照“无罪推定”继续工作。如此漫长的审判时间,中间恐怕还要经历很多变数。 [完]
法院能杀死“平成之妖”? ndash; 日本政坛强人小泽一郎被起诉纪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民主党后,固然帮助民主党完成了政权更替,但也大肆扶植自己的势力,以至于一度门下拥有一百六十多名议员,对民主党原来的领袖菅直人,鸠山由纪夫,冈田克也等的势力构成了压倒优势,也引来了民主党旧人的不满与疑虑。这一切都导致小泽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的多,拔刀相助的少。甚至有人认为,小泽的被起诉,与民主党内部菅直人的“脱小泽”路线暗合,小泽很可能是受到了自民党和民主党联合的默契打压。这可能宣告他政治生命的结束。 天啊,人人都和我作对。。。。。。 实际上,这种说法可能有失偏颇。尽管小泽在日本政坛素有声望,但是日本民间舆论对于政坛已经产生了新的变化。由于对过去的政治家普遍失望,日本民间迫切期待与传统政治门阀没有太多关系的“单纯”的政治家。自己没有房住只能赁屋度日的菅直人正是日本普通百姓理想的新首相人选。因此,在三个星期前,菅直人在党内击败了竞选党首的小泽一郎,成为新的党首,显示在新的时代,小泽很难对菅直人为首的新生代政治家构成威胁。认为民主党方面会担心小泽夺权而与自民党对其进行联手暗算证据不足。 而一般日本舆论认为,小泽的政治生命,也未必就此终结。日本前首相鸠山一郎也曾被剥夺公职多年,仍然能够返回政坛东山再起。由于民主党骤然登位,人才匮乏,特别是几名旧民主党领袖,包括菅直人,对于处理复杂的内政外交问题都缺乏经验。小泽是民主党内唯一具备丰富执政经验的政治家,也是民主党制定政策时世纪最有发言权的人物。所以,小泽能否逃过此劫,实际要看民主党内部,对于小泽的价值抱怎样的认识和期待。 尽管提出要进行起诉,但NHK电视台推测,起诉的准备工作可能就要拖到明年,而判决,只怕要到下半年了。小泽已经表示自己将按照“无罪推定”继续工作。如此漫长的审判时间,中间恐怕还要经历很多变数。 [完]
天啊,人人都和我作对。。。。。。
实际上,这种说法可能有失偏颇。尽管小泽在日本政坛素有声望,但是日本民间舆论对于政坛已经产生了新的变化。由于对过去的政治家普遍失望,日本民间迫切期待与传统政治门阀没有太多关系的“单纯”的政治家。自己没有房住只能赁屋度日的菅直人正是日本普通百姓理想的新首相人选。因此,在三个星期前,菅直人在党内击败了竞选党首的小泽一郎,成为新的党首,显示在新的时代,小泽很难对菅直人为首的新生代政治家构成威胁。认为民主党方面会担心小泽夺权而与自民党对其进行联手暗算证据不足。

而一般日本舆论认为,小泽的政治生命,也未必就此终结。日本前首相鸠山一郎也曾被剥夺公职多年,仍然能够返回政坛东山再起。由于民主党骤然登位,人才匮乏,特别是几名旧民主党领袖,包括菅直人,对于处理复杂的内政外交问题都缺乏经验。小泽是民主党内唯一具备丰富执政经验的政治家,也是民主党制定政策时世纪最有发言权的人物。所以,小泽能否逃过此劫,实际要看民主党内部,对于小泽的价值抱怎样的认识和期待。

尽管提出要进行起诉,但NHK电视台推测,起诉的准备工作可能就要拖到明年,而判决,只怕要到下半年了。小泽已经表示自己将按照“无罪推定”继续工作。如此漫长的审判时间,中间恐怕还要经历很多变数。

[完]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