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新书:《家国何处不入梦》 -- 两个普通人跨越海峡的信  

2010-10-19 19:19: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两天,北宸来信,说“最近在讀王鼎鈞先生的回憶錄,王鼎鈞先生抗戰時是流亡學生,他回憶一位教官愛集合、愛訓話、愛跑步、愛罵人,他罵戴近視眼的學生:"廢物,不能當空軍" 他罵駝背的學生:"不中用,沒辦法打敵人的飛機" 他罵麻子:"簡直殘廢,不能當外交官" 他恨不得所有的學生天地造化,他罵人,卻不招人恨。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

這位教官人高馬大,木馬单杠虎虎生風,撐竿跳亦矫如遊龍,他的妻子生得卻是嬌小玲瓏,她常來操場看丈夫向學生示範機械操 ,一面看, 一面是滿臉傾倒的神情。”

忍俊不禁,王先生的样子,竟和少年时某位恨不得每个学生都上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重合了。

我们之间的通信,大体如此。陆人怎样想,大陆是什么样子,也是最普通的台湾人,在告诉你台湾人怎样想,台湾是什么样子。 不过,北宸也会告诉萨苏,台湾人对大陆的事情,是怎么想的,反过来,萨苏也会告诉北宸,大陆人对台湾的事情,有怎样的理解。 那真是有时会笑,有时会哭的理解。 在北京的萨苏和北宸,还有出版社的朋友们。在恭王府的毛主席语录下这张合影,似乎倒是照得最好的 我们只是灵机一动,觉得如果把我们的书信,和因为书信引出的文章做成一本书,也许可以 – 让大陆人,从一个台湾人的眼睛里,看到那个岛屿上,究竟住着怎样的一群人。 让台湾人,从一个大陆人的眼睛里,重新阅读这片土地上的真实。 让大陆人明白,台湾人怎样想。 让台湾人明白,大陆人怎样想。 虽然我们都只能代表这块土地的一部分,但希望我们的努力至少能够给对方一个更真实的自己。 我们有的,只是坦诚,友善和相互的尊重。 如果用一幅画来形容这本书,会是怎样的呢? 我想,这是两个普通台湾人和大陆人,在打开窗户,好奇地审视对方的世界。 [完]

                                                                                         --- 萨苏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

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新书:《家国何处不入梦》 -- 两个普通人跨越海峡的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家国何处不入梦》 作者 萨苏 北宸 文汇出版社 2010,当当上应已有销售前两天,北宸来信,说“最近在讀王鼎鈞先生的回憶錄,王鼎鈞先生抗戰時是流亡學生,他回憶一位教官愛集合、愛訓話、愛跑步、愛罵人,他罵戴近視眼的學生:廢物,不能當空軍 他罵駝背的學生:不中用,沒辦法打敵人的飛機 他罵麻子:簡直殘廢,不能當外交官 他恨不得所有的學生天地造化,他罵人,卻不招人恨。 這位教官人高馬大,木馬单杠虎虎生風,撐竿跳亦矫如遊龍,他的妻子生得卻是嬌小玲瓏,她常來操場看丈夫向學生示範機械操 ,一面看, 一面是滿臉傾倒的神情。” 忍俊不禁,王先生的样子,竟和少年时某位恨不得每个学生都上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重合了。 我们之间的通信,大体如此。 --- 萨苏 《家国何处不入梦》 作者 萨苏 北宸 文汇出版社 2010,当当上应已有销售 凤凰网上的部分连载 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10182815715_0.shtml 《家国何处不入梦》这本书,是我和北宸一百余封通信的选辑,这些年来,台湾人写台湾的书,大陆人写大陆的书都有了,一个大陆人和一个台湾人合伙来写一本书,写他们各自眼里的大陆台湾,前世今生,好像还是第一次 开始整理这本书时,还是2008年,我和北宸的通信,刚好是一年半的时间。 我出生于北京,而北宸出生于台北,两个IT工程师,一样的对故乡的怀恋。 所以,这本书,写的是两岸。 我们在封面上写了自己对这本书的理解 -- “你懂大陆吗?你懂台湾吗?分开七十年,只有懂得才有爱。” 所以,这是一本写爱的书。 我试图给北宸讲述大陆是怎么回事儿,北宸试图给我讲台湾是怎么回事儿,有时候我们也会争起来。但是,更多

凤凰网上的部分连载
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10/18/2815715_0.shtml
《家国何处不入梦》这本书,是我和北宸一百余封通信的选辑,这些年来,台湾人写台湾的书,大陆人写大陆的书都有了,一个大陆人和一个台湾人合伙来写一本书,写他们各自眼里的大陆台湾,前世今生,好像还是第一次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

开始整理这本书时,还是2008年,我和北宸的通信,刚好是一年半的时间。
前两天,北宸来信,说“最近在讀王鼎鈞先生的回憶錄,王鼎鈞先生抗戰時是流亡學生,他回憶一位教官愛集合、愛訓話、愛跑步、愛罵人,他罵戴近視眼的學生:廢物,不能當空軍 他罵駝背的學生:不中用,沒辦法打敵人的飛機 他罵麻子:簡直殘廢,不能當外交官 他恨不得所有的學生天地造化,他罵人,卻不招人恨。 這位教官人高馬大,木馬单杠虎虎生風,撐竿跳亦矫如遊龍,他的妻子生得卻是嬌小玲瓏,她常來操場看丈夫向學生示範機械操 ,一面看, 一面是滿臉傾倒的神情。” 忍俊不禁,王先生的样子,竟和少年时某位恨不得每个学生都上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重合了。 我们之间的通信,大体如此。 --- 萨苏 《家国何处不入梦》 作者 萨苏 北宸 文汇出版社 2010,当当上应已有销售 凤凰网上的部分连载 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10182815715_0.shtml 《家国何处不入梦》这本书,是我和北宸一百余封通信的选辑,这些年来,台湾人写台湾的书,大陆人写大陆的书都有了,一个大陆人和一个台湾人合伙来写一本书,写他们各自眼里的大陆台湾,前世今生,好像还是第一次 开始整理这本书时,还是2008年,我和北宸的通信,刚好是一年半的时间。 我出生于北京,而北宸出生于台北,两个IT工程师,一样的对故乡的怀恋。 所以,这本书,写的是两岸。 我们在封面上写了自己对这本书的理解 -- “你懂大陆吗?你懂台湾吗?分开七十年,只有懂得才有爱。” 所以,这是一本写爱的书。 我试图给北宸讲述大陆是怎么回事儿,北宸试图给我讲台湾是怎么回事儿,有时候我们也会争起来。但是,更多
我出生于北京,而北宸出生于台北,两个IT工程师,一样的对故乡的怀恋。

所以,这本书,写的是两岸。

我们在封面上写了自己对这本书的理解 -- “你懂大陆吗?你懂台湾吗?分开七十年,只有懂得才有爱。”
前两天,北宸来信,说“最近在讀王鼎鈞先生的回憶錄,王鼎鈞先生抗戰時是流亡學生,他回憶一位教官愛集合、愛訓話、愛跑步、愛罵人,他罵戴近視眼的學生:廢物,不能當空軍 他罵駝背的學生:不中用,沒辦法打敵人的飛機 他罵麻子:簡直殘廢,不能當外交官 他恨不得所有的學生天地造化,他罵人,卻不招人恨。 這位教官人高馬大,木馬单杠虎虎生風,撐竿跳亦矫如遊龍,他的妻子生得卻是嬌小玲瓏,她常來操場看丈夫向學生示範機械操 ,一面看, 一面是滿臉傾倒的神情。” 忍俊不禁,王先生的样子,竟和少年时某位恨不得每个学生都上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重合了。 我们之间的通信,大体如此。 --- 萨苏 《家国何处不入梦》 作者 萨苏 北宸 文汇出版社 2010,当当上应已有销售 凤凰网上的部分连载 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10182815715_0.shtml 《家国何处不入梦》这本书,是我和北宸一百余封通信的选辑,这些年来,台湾人写台湾的书,大陆人写大陆的书都有了,一个大陆人和一个台湾人合伙来写一本书,写他们各自眼里的大陆台湾,前世今生,好像还是第一次 开始整理这本书时,还是2008年,我和北宸的通信,刚好是一年半的时间。 我出生于北京,而北宸出生于台北,两个IT工程师,一样的对故乡的怀恋。 所以,这本书,写的是两岸。 我们在封面上写了自己对这本书的理解 -- “你懂大陆吗?你懂台湾吗?分开七十年,只有懂得才有爱。” 所以,这是一本写爱的书。 我试图给北宸讲述大陆是怎么回事儿,北宸试图给我讲台湾是怎么回事儿,有时候我们也会争起来。但是,更多
所以,这是一本写爱的书。

我试图给北宸讲述大陆是怎么回事儿,北宸试图给我讲台湾是怎么回事儿,有时候我们也会争起来。但是,更多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前两天,北宸来信,说“最近在讀王鼎鈞先生的回憶錄,王鼎鈞先生抗戰時是流亡學生,他回憶一位教官愛集合、愛訓話、愛跑步、愛罵人,他罵戴近視眼的學生:廢物,不能當空軍 他罵駝背的學生:不中用,沒辦法打敵人的飛機 他罵麻子:簡直殘廢,不能當外交官 他恨不得所有的學生天地造化,他罵人,卻不招人恨。 這位教官人高馬大,木馬单杠虎虎生風,撐竿跳亦矫如遊龍,他的妻子生得卻是嬌小玲瓏,她常來操場看丈夫向學生示範機械操 ,一面看, 一面是滿臉傾倒的神情。” 忍俊不禁,王先生的样子,竟和少年时某位恨不得每个学生都上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重合了。 我们之间的通信,大体如此。 --- 萨苏 《家国何处不入梦》 作者 萨苏 北宸 文汇出版社 2010,当当上应已有销售 凤凰网上的部分连载 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10182815715_0.shtml 《家国何处不入梦》这本书,是我和北宸一百余封通信的选辑,这些年来,台湾人写台湾的书,大陆人写大陆的书都有了,一个大陆人和一个台湾人合伙来写一本书,写他们各自眼里的大陆台湾,前世今生,好像还是第一次 开始整理这本书时,还是2008年,我和北宸的通信,刚好是一年半的时间。 我出生于北京,而北宸出生于台北,两个IT工程师,一样的对故乡的怀恋。 所以,这本书,写的是两岸。 我们在封面上写了自己对这本书的理解 -- “你懂大陆吗?你懂台湾吗?分开七十年,只有懂得才有爱。” 所以,这是一本写爱的书。 我试图给北宸讲述大陆是怎么回事儿,北宸试图给我讲台湾是怎么回事儿,有时候我们也会争起来。但是,更多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前两天,北宸来信,说“最近在讀王鼎鈞先生的回憶錄,王鼎鈞先生抗戰時是流亡學生,他回憶一位教官愛集合、愛訓話、愛跑步、愛罵人,他罵戴近視眼的學生:廢物,不能當空軍 他罵駝背的學生:不中用,沒辦法打敵人的飛機 他罵麻子:簡直殘廢,不能當外交官 他恨不得所有的學生天地造化,他罵人,卻不招人恨。 這位教官人高馬大,木馬单杠虎虎生風,撐竿跳亦矫如遊龍,他的妻子生得卻是嬌小玲瓏,她常來操場看丈夫向學生示範機械操 ,一面看, 一面是滿臉傾倒的神情。” 忍俊不禁,王先生的样子,竟和少年时某位恨不得每个学生都上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重合了。 我们之间的通信,大体如此。 --- 萨苏 《家国何处不入梦》 作者 萨苏 北宸 文汇出版社 2010,当当上应已有销售 凤凰网上的部分连载 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10182815715_0.shtml 《家国何处不入梦》这本书,是我和北宸一百余封通信的选辑,这些年来,台湾人写台湾的书,大陆人写大陆的书都有了,一个大陆人和一个台湾人合伙来写一本书,写他们各自眼里的大陆台湾,前世今生,好像还是第一次 开始整理这本书时,还是2008年,我和北宸的通信,刚好是一年半的时间。 我出生于北京,而北宸出生于台北,两个IT工程师,一样的对故乡的怀恋。 所以,这本书,写的是两岸。 我们在封面上写了自己对这本书的理解 -- “你懂大陆吗?你懂台湾吗?分开七十年,只有懂得才有爱。” 所以,这是一本写爱的书。 我试图给北宸讲述大陆是怎么回事儿,北宸试图给我讲台湾是怎么回事儿,有时候我们也会争起来。但是,更多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前两天,北宸来信,说“最近在讀王鼎鈞先生的回憶錄,王鼎鈞先生抗戰時是流亡學生,他回憶一位教官愛集合、愛訓話、愛跑步、愛罵人,他罵戴近視眼的學生:廢物,不能當空軍 他罵駝背的學生:不中用,沒辦法打敵人的飛機 他罵麻子:簡直殘廢,不能當外交官 他恨不得所有的學生天地造化,他罵人,卻不招人恨。 這位教官人高馬大,木馬单杠虎虎生風,撐竿跳亦矫如遊龍,他的妻子生得卻是嬌小玲瓏,她常來操場看丈夫向學生示範機械操 ,一面看, 一面是滿臉傾倒的神情。” 忍俊不禁,王先生的样子,竟和少年时某位恨不得每个学生都上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重合了。 我们之间的通信,大体如此。 --- 萨苏 《家国何处不入梦》 作者 萨苏 北宸 文汇出版社 2010,当当上应已有销售 凤凰网上的部分连载 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10182815715_0.shtml 《家国何处不入梦》这本书,是我和北宸一百余封通信的选辑,这些年来,台湾人写台湾的书,大陆人写大陆的书都有了,一个大陆人和一个台湾人合伙来写一本书,写他们各自眼里的大陆台湾,前世今生,好像还是第一次 开始整理这本书时,还是2008年,我和北宸的通信,刚好是一年半的时间。 我出生于北京,而北宸出生于台北,两个IT工程师,一样的对故乡的怀恋。 所以,这本书,写的是两岸。 我们在封面上写了自己对这本书的理解 -- “你懂大陆吗?你懂台湾吗?分开七十年,只有懂得才有爱。” 所以,这是一本写爱的书。 我试图给北宸讲述大陆是怎么回事儿,北宸试图给我讲台湾是怎么回事儿,有时候我们也会争起来。但是,更多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陆人怎样想,大陆是什么样子,也是最普通的台湾人,在告诉你台湾人怎样想,台湾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

不过,北宸也会告诉萨苏,台湾人对大陆的事情,是怎么想的,反过来,萨苏也会告诉北宸,大陆人对台湾的事情,有怎样的理解。

那真是有时会笑,有时会哭的理解。
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新书:《家国何处不入梦》 -- 两个普通人跨越海峡的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北京的萨苏和北宸,还有出版社的朋友们。在恭王府的毛主席语录下这张合影,似乎倒是照得最好的

我们只是灵机一动,觉得如果把我们的书信,和因为书信引出的文章做成一本书,也许可以 –的时候是被一种浓浓的牵系所感染。 我们发现,原来马英九在大学原来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干部一样,也要去纠男女同学的风纪,原来台北和北京用的电话报时号码都是112,只是,这边是“北京时间”,那边是“中原时间”。 看到北宸们小学的时候居然会挨先生打,不仅大大赞赏侯宝林先生说的“我记得解放以后不许随便打人了”。。。。。。可是,北宸说到先生躲在教研室,用竹鞭抽打自己的手掌,来看哪一支打起来比较吓人又不是很疼,又有会心的微笑,难道我的老师,不是这样的么? 在我们通信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眼看着两岸关系发生了很多变化。从对和平几乎绝望,到海峡终于走向平静,从台独与公投并行到直航三通,两岸的人用自己的理智和勇气,走出了台海今天的局面。 至少,我们在相互探看和了解,战争的烟云留在了太平洋的远方。 当台海危机最为深重的时候,有大陆的朋友在失望之余写道:海峡对岸再无可信之人。 我能够理解北宸看到这句话时的困惑,但我更钦佩她在随后的回复——如果一直攥紧双拳,又怎能双手相握。 我呢,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走进台湾的朋友中间,告诉他们大陆人追求的,和北宸描述的台湾人一样,不过也是有一个家,有一所房,有一份辛苦的工作,骈手骈足地努力着,并为自己的勤奋而自豪。 实际上,这是需要双方相互告诉的话。 只是,作为一个曾经饱受欺凌的大国的子孙,我们还有一份维护这个国家的责任,这和党派、观点毫无关系,只是一个中国人最纯朴的思想。 我们在通信中尽力相互了解彼此认知中不同的两岸。 这不是一本谁比谁更高明的书,这也不是一本探索哲学和主义的书,这甚至不是一本探讨时局的书。 这是最普通的大陆人,在告诉你大

让大陆人,从一个台湾人的眼睛里,看到那个岛屿上,究竟住着怎样的一群人。

让台湾人,从一个大陆人的眼睛里,重新阅读这片土地上的真实。

让大陆人明白,台湾人怎样想。陆人怎样想,大陆是什么样子,也是最普通的台湾人,在告诉你台湾人怎样想,台湾是什么样子。 不过,北宸也会告诉萨苏,台湾人对大陆的事情,是怎么想的,反过来,萨苏也会告诉北宸,大陆人对台湾的事情,有怎样的理解。 那真是有时会笑,有时会哭的理解。 在北京的萨苏和北宸,还有出版社的朋友们。在恭王府的毛主席语录下这张合影,似乎倒是照得最好的 我们只是灵机一动,觉得如果把我们的书信,和因为书信引出的文章做成一本书,也许可以 – 让大陆人,从一个台湾人的眼睛里,看到那个岛屿上,究竟住着怎样的一群人。 让台湾人,从一个大陆人的眼睛里,重新阅读这片土地上的真实。 让大陆人明白,台湾人怎样想。 让台湾人明白,大陆人怎样想。 虽然我们都只能代表这块土地的一部分,但希望我们的努力至少能够给对方一个更真实的自己。 我们有的,只是坦诚,友善和相互的尊重。 如果用一幅画来形容这本书,会是怎样的呢? 我想,这是两个普通台湾人和大陆人,在打开窗户,好奇地审视对方的世界。 [完]

让台湾人明白,大陆人怎样想。
前两天,北宸来信,说“最近在讀王鼎鈞先生的回憶錄,王鼎鈞先生抗戰時是流亡學生,他回憶一位教官愛集合、愛訓話、愛跑步、愛罵人,他罵戴近視眼的學生:廢物,不能當空軍 他罵駝背的學生:不中用,沒辦法打敵人的飛機 他罵麻子:簡直殘廢,不能當外交官 他恨不得所有的學生天地造化,他罵人,卻不招人恨。 這位教官人高馬大,木馬单杠虎虎生風,撐竿跳亦矫如遊龍,他的妻子生得卻是嬌小玲瓏,她常來操場看丈夫向學生示範機械操 ,一面看, 一面是滿臉傾倒的神情。” 忍俊不禁,王先生的样子,竟和少年时某位恨不得每个学生都上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重合了。 我们之间的通信,大体如此。 --- 萨苏 《家国何处不入梦》 作者 萨苏 北宸 文汇出版社 2010,当当上应已有销售 凤凰网上的部分连载 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0_10182815715_0.shtml 《家国何处不入梦》这本书,是我和北宸一百余封通信的选辑,这些年来,台湾人写台湾的书,大陆人写大陆的书都有了,一个大陆人和一个台湾人合伙来写一本书,写他们各自眼里的大陆台湾,前世今生,好像还是第一次 开始整理这本书时,还是2008年,我和北宸的通信,刚好是一年半的时间。 我出生于北京,而北宸出生于台北,两个IT工程师,一样的对故乡的怀恋。 所以,这本书,写的是两岸。 我们在封面上写了自己对这本书的理解 -- “你懂大陆吗?你懂台湾吗?分开七十年,只有懂得才有爱。” 所以,这是一本写爱的书。 我试图给北宸讲述大陆是怎么回事儿,北宸试图给我讲台湾是怎么回事儿,有时候我们也会争起来。但是,更多
虽然我们都只能代表这块土地的一部分,但希望我们的努力至少能够给对方一个更真实的自己。

我们有的,只是坦诚,友善和相互的尊重。

如果用一幅画来形容这本书,会是怎样的呢?
陆人怎样想,大陆是什么样子,也是最普通的台湾人,在告诉你台湾人怎样想,台湾是什么样子。 不过,北宸也会告诉萨苏,台湾人对大陆的事情,是怎么想的,反过来,萨苏也会告诉北宸,大陆人对台湾的事情,有怎样的理解。 那真是有时会笑,有时会哭的理解。 在北京的萨苏和北宸,还有出版社的朋友们。在恭王府的毛主席语录下这张合影,似乎倒是照得最好的 我们只是灵机一动,觉得如果把我们的书信,和因为书信引出的文章做成一本书,也许可以 – 让大陆人,从一个台湾人的眼睛里,看到那个岛屿上,究竟住着怎样的一群人。 让台湾人,从一个大陆人的眼睛里,重新阅读这片土地上的真实。 让大陆人明白,台湾人怎样想。 让台湾人明白,大陆人怎样想。 虽然我们都只能代表这块土地的一部分,但希望我们的努力至少能够给对方一个更真实的自己。 我们有的,只是坦诚,友善和相互的尊重。 如果用一幅画来形容这本书,会是怎样的呢? 我想,这是两个普通台湾人和大陆人,在打开窗户,好奇地审视对方的世界。 [完]
我想,这是两个普通台湾人和大陆人,在打开窗户,好奇地审视对方的世界。

[完]陆人怎样想,大陆是什么样子,也是最普通的台湾人,在告诉你台湾人怎样想,台湾是什么样子。 不过,北宸也会告诉萨苏,台湾人对大陆的事情,是怎么想的,反过来,萨苏也会告诉北宸,大陆人对台湾的事情,有怎样的理解。 那真是有时会笑,有时会哭的理解。 在北京的萨苏和北宸,还有出版社的朋友们。在恭王府的毛主席语录下这张合影,似乎倒是照得最好的 我们只是灵机一动,觉得如果把我们的书信,和因为书信引出的文章做成一本书,也许可以 – 让大陆人,从一个台湾人的眼睛里,看到那个岛屿上,究竟住着怎样的一群人。 让台湾人,从一个大陆人的眼睛里,重新阅读这片土地上的真实。 让大陆人明白,台湾人怎样想。 让台湾人明白,大陆人怎样想。 虽然我们都只能代表这块土地的一部分,但希望我们的努力至少能够给对方一个更真实的自己。 我们有的,只是坦诚,友善和相互的尊重。 如果用一幅画来形容这本书,会是怎样的呢? 我想,这是两个普通台湾人和大陆人,在打开窗户,好奇地审视对方的世界。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