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科学院的故事之华罗庚和馒头 上  

2011-01-12 23:46: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怪,僵持片刻,终于哎呀一声叫了出来。 萨爹放开手,无辜而略带莫名其妙地看过去,让甩着手的对方哭笑不得。 萨爹曾是北大篮球队的队长,那份手劲,我是领教过的...... 所以,萨爹的同事有人笑说他“蔫坏”。 萨爹的同事中有很多人是有趣的家伙。甚至,面对生死这样的问题也不例外。 萨爹的一位老友,一位我国卫星用太阳能电池的权威专家得了和他一样的病,而且影响到脑部,医生说需要做开颅手术。 这手术十分危险,能不能下来实难预料,于是,上手术台前,这位研究员拍照散发亲朋好友,作为万一的留念。 照片上的他穿着条格的病号服,头发已经剃光,环绕头部,颅骨上拧进了四颗螺栓,用头箍固定着,状甚安详。 那是曾经风流倜傥的上海帅哥阿。这幅情景不禁让人有些伤情。 但他给自己照片的注释几乎让每一个人随后喷饭,忘掉他的处境。 那注释是 -- “塔利班”。 想来,他写下这注释时,自己一定也在笑。 因为要赶一个稿子,今天留在家中,正写着,有人敲门。迎出去一看,是父亲当年的老友来看望。
因为要赶一个稿子,今天留在家中,正写着,有人敲门。迎出去一看,是父亲当年的老友来看望。 他的朋友们是带着花来的,萨娘分了一半摆在萨爹的案头,另一半,放在了门厅的书桌上 父亲的老友送给他的花,被工科的萨娘一摆弄,就仿佛从农机学院的试验田里拔出来的一样了 恍然,父亲离去马上就到两年了。 这样的拜访,我曾担心会有伤感弥漫。 然而,在相见都不禁落泪之后,不一会儿,伤感就被平和的话题代替了。他们是来看望母亲的,父亲的老友们眼里,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他们笑着争论,说着趣话,担忧着搞理论数学的没饭吃...... 恍惚,父亲就在他们中间,依然是那样不多说话,只是微微笑着点头 -- 不要以为他木讷,曾经有人带了一个不了解科学院人的朋友来家,这位和每个人见面都要大拍肩膀,显得十分豪迈。轮到萨爹,仍是微笑着自我介绍,表情温文尔 雅。两人伸手相握,那位抬起另一支手来,却无论如何拍不下去,只是表情
他的朋友们是带着花来的,萨娘分了一半摆在萨爹的案头,另一半,放在了门厅的书桌上
能把塔利班和开颅手术联系起来的,实在......非科学院人莫属 这位叔叔今天还惬意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五年了,曾经肆虐的癌细胞竟然在一次次复发后被他和医生联手顶了回去。 我太喜欢他了,以至于很想把他的“塔利班”照片和名字放在这里 ,但是,正因为太喜欢他,又知道自己决不能这样做-- 那会打搅他的安宁。而这位叔叔日前来电,说正准备出国去看望女儿。 生命之树常青,愿他此行一切顺利。 他们在谈天的时候,可能因为最近所里在纪念华罗庚,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华罗庚先生身上。 [待续]科学院的故事之华罗庚和馒头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父亲的老友送给他的花,被工科的萨娘一摆弄,就仿佛从农机学院的试验田里拔出来的一样了
古怪,僵持片刻,终于哎呀一声叫了出来。 萨爹放开手,无辜而略带莫名其妙地看过去,让甩着手的对方哭笑不得。 萨爹曾是北大篮球队的队长,那份手劲,我是领教过的...... 所以,萨爹的同事有人笑说他“蔫坏”。 萨爹的同事中有很多人是有趣的家伙。甚至,面对生死这样的问题也不例外。 萨爹的一位老友,一位我国卫星用太阳能电池的权威专家得了和他一样的病,而且影响到脑部,医生说需要做开颅手术。 这手术十分危险,能不能下来实难预料,于是,上手术台前,这位研究员拍照散发亲朋好友,作为万一的留念。 照片上的他穿着条格的病号服,头发已经剃光,环绕头部,颅骨上拧进了四颗螺栓,用头箍固定着,状甚安详。 那是曾经风流倜傥的上海帅哥阿。这幅情景不禁让人有些伤情。 但他给自己照片的注释几乎让每一个人随后喷饭,忘掉他的处境。 那注释是 -- “塔利班”。 想来,他写下这注释时,自己一定也在笑。
恍然,父亲离去马上就到两年了。

这样的拜访,我曾担心会有伤感弥漫。

然而,在相见都不禁落泪之后,不一会儿,伤感就被平和的话题代替了。他们是来看望母亲的,父亲的老友们眼里,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他们笑着争论,说着趣话,担忧着搞理论数学的没饭吃......
古怪,僵持片刻,终于哎呀一声叫了出来。 萨爹放开手,无辜而略带莫名其妙地看过去,让甩着手的对方哭笑不得。 萨爹曾是北大篮球队的队长,那份手劲,我是领教过的...... 所以,萨爹的同事有人笑说他“蔫坏”。 萨爹的同事中有很多人是有趣的家伙。甚至,面对生死这样的问题也不例外。 萨爹的一位老友,一位我国卫星用太阳能电池的权威专家得了和他一样的病,而且影响到脑部,医生说需要做开颅手术。 这手术十分危险,能不能下来实难预料,于是,上手术台前,这位研究员拍照散发亲朋好友,作为万一的留念。 照片上的他穿着条格的病号服,头发已经剃光,环绕头部,颅骨上拧进了四颗螺栓,用头箍固定着,状甚安详。 那是曾经风流倜傥的上海帅哥阿。这幅情景不禁让人有些伤情。 但他给自己照片的注释几乎让每一个人随后喷饭,忘掉他的处境。 那注释是 -- “塔利班”。 想来,他写下这注释时,自己一定也在笑。
恍惚,父亲就在他们中间,依然是那样不多说话,只是微微笑着点头 -- 不要以为他木讷,曾经有人带了一个不了解科学院人的朋友来家,这位和每个人见面都要大拍肩膀,显得十分豪迈。轮到萨爹,仍是微笑着自我介绍,表情温文尔 雅。两人伸手相握,那位抬起另一支手来,却无论如何拍不下去,只是表情古怪,僵持片刻,终于哎呀一声叫了出来。

萨爹放开手,无辜而略带莫名其妙地看过去,让甩着手的对方哭笑不得。因为要赶一个稿子,今天留在家中,正写着,有人敲门。迎出去一看,是父亲当年的老友来看望。 他的朋友们是带着花来的,萨娘分了一半摆在萨爹的案头,另一半,放在了门厅的书桌上 父亲的老友送给他的花,被工科的萨娘一摆弄,就仿佛从农机学院的试验田里拔出来的一样了 恍然,父亲离去马上就到两年了。 这样的拜访,我曾担心会有伤感弥漫。 然而,在相见都不禁落泪之后,不一会儿,伤感就被平和的话题代替了。他们是来看望母亲的,父亲的老友们眼里,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他们笑着争论,说着趣话,担忧着搞理论数学的没饭吃...... 恍惚,父亲就在他们中间,依然是那样不多说话,只是微微笑着点头 -- 不要以为他木讷,曾经有人带了一个不了解科学院人的朋友来家,这位和每个人见面都要大拍肩膀,显得十分豪迈。轮到萨爹,仍是微笑着自我介绍,表情温文尔 雅。两人伸手相握,那位抬起另一支手来,却无论如何拍不下去,只是表情

萨爹曾是北大篮球队的队长,那份手劲,我是领教过的......

所以,萨爹的同事有人笑说他“蔫坏”。

萨爹的同事中有很多人是有趣的家伙。甚至,面对生死这样的问题也不例外。能把塔利班和开颅手术联系起来的,实在......非科学院人莫属 这位叔叔今天还惬意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五年了,曾经肆虐的癌细胞竟然在一次次复发后被他和医生联手顶了回去。 我太喜欢他了,以至于很想把他的“塔利班”照片和名字放在这里 ,但是,正因为太喜欢他,又知道自己决不能这样做-- 那会打搅他的安宁。而这位叔叔日前来电,说正准备出国去看望女儿。 生命之树常青,愿他此行一切顺利。 他们在谈天的时候,可能因为最近所里在纪念华罗庚,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华罗庚先生身上。 [待续]

萨爹的一位老友,一位我国卫星用太阳能电池的权威专家得了和他一样的病,而且影响到脑部,医生说需要做开颅手术。
因为要赶一个稿子,今天留在家中,正写着,有人敲门。迎出去一看,是父亲当年的老友来看望。 他的朋友们是带着花来的,萨娘分了一半摆在萨爹的案头,另一半,放在了门厅的书桌上 父亲的老友送给他的花,被工科的萨娘一摆弄,就仿佛从农机学院的试验田里拔出来的一样了 恍然,父亲离去马上就到两年了。 这样的拜访,我曾担心会有伤感弥漫。 然而,在相见都不禁落泪之后,不一会儿,伤感就被平和的话题代替了。他们是来看望母亲的,父亲的老友们眼里,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他们笑着争论,说着趣话,担忧着搞理论数学的没饭吃...... 恍惚,父亲就在他们中间,依然是那样不多说话,只是微微笑着点头 -- 不要以为他木讷,曾经有人带了一个不了解科学院人的朋友来家,这位和每个人见面都要大拍肩膀,显得十分豪迈。轮到萨爹,仍是微笑着自我介绍,表情温文尔 雅。两人伸手相握,那位抬起另一支手来,却无论如何拍不下去,只是表情
这手术十分危险,能不能下来实难预料,于是,上手术台前,这位研究员拍照散发亲朋好友,作为万一的留念。

照片上的他穿着条格的病号服,头发已经剃光,环绕头部,颅骨上拧进了四颗螺栓,用头箍固定着,状甚安详。能把塔利班和开颅手术联系起来的,实在......非科学院人莫属 这位叔叔今天还惬意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五年了,曾经肆虐的癌细胞竟然在一次次复发后被他和医生联手顶了回去。 我太喜欢他了,以至于很想把他的“塔利班”照片和名字放在这里 ,但是,正因为太喜欢他,又知道自己决不能这样做-- 那会打搅他的安宁。而这位叔叔日前来电,说正准备出国去看望女儿。 生命之树常青,愿他此行一切顺利。 他们在谈天的时候,可能因为最近所里在纪念华罗庚,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华罗庚先生身上。 [待续]

那是曾经风流倜傥的上海帅哥阿。这幅情景不禁让人有些伤情。
能把塔利班和开颅手术联系起来的,实在......非科学院人莫属 这位叔叔今天还惬意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五年了,曾经肆虐的癌细胞竟然在一次次复发后被他和医生联手顶了回去。 我太喜欢他了,以至于很想把他的“塔利班”照片和名字放在这里 ,但是,正因为太喜欢他,又知道自己决不能这样做-- 那会打搅他的安宁。而这位叔叔日前来电,说正准备出国去看望女儿。 生命之树常青,愿他此行一切顺利。 他们在谈天的时候,可能因为最近所里在纪念华罗庚,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华罗庚先生身上。 [待续]
但他给自己照片的注释几乎让每一个人随后喷饭,忘掉他的处境。

那注释是 -- “塔利班”。能把塔利班和开颅手术联系起来的,实在......非科学院人莫属 这位叔叔今天还惬意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五年了,曾经肆虐的癌细胞竟然在一次次复发后被他和医生联手顶了回去。 我太喜欢他了,以至于很想把他的“塔利班”照片和名字放在这里 ,但是,正因为太喜欢他,又知道自己决不能这样做-- 那会打搅他的安宁。而这位叔叔日前来电,说正准备出国去看望女儿。 生命之树常青,愿他此行一切顺利。 他们在谈天的时候,可能因为最近所里在纪念华罗庚,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华罗庚先生身上。 [待续]

想来,他写下这注释时,自己一定也在笑。
科学院的故事之华罗庚和馒头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因为要赶一个稿子,今天留在家中,正写着,有人敲门。迎出去一看,是父亲当年的老友来看望。 他的朋友们是带着花来的,萨娘分了一半摆在萨爹的案头,另一半,放在了门厅的书桌上 父亲的老友送给他的花,被工科的萨娘一摆弄,就仿佛从农机学院的试验田里拔出来的一样了 恍然,父亲离去马上就到两年了。 这样的拜访,我曾担心会有伤感弥漫。 然而,在相见都不禁落泪之后,不一会儿,伤感就被平和的话题代替了。他们是来看望母亲的,父亲的老友们眼里,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他们笑着争论,说着趣话,担忧着搞理论数学的没饭吃...... 恍惚,父亲就在他们中间,依然是那样不多说话,只是微微笑着点头 -- 不要以为他木讷,曾经有人带了一个不了解科学院人的朋友来家,这位和每个人见面都要大拍肩膀,显得十分豪迈。轮到萨爹,仍是微笑着自我介绍,表情温文尔 雅。两人伸手相握,那位抬起另一支手来,却无论如何拍不下去,只是表情
能把塔利班和开颅手术联系起来的,实在......非科学院人莫属
这位叔叔今天还惬意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五年了,曾经肆虐的癌细胞竟然在一次次复发后被他和医生联手顶了回去。因为要赶一个稿子,今天留在家中,正写着,有人敲门。迎出去一看,是父亲当年的老友来看望。 他的朋友们是带着花来的,萨娘分了一半摆在萨爹的案头,另一半,放在了门厅的书桌上 父亲的老友送给他的花,被工科的萨娘一摆弄,就仿佛从农机学院的试验田里拔出来的一样了 恍然,父亲离去马上就到两年了。 这样的拜访,我曾担心会有伤感弥漫。 然而,在相见都不禁落泪之后,不一会儿,伤感就被平和的话题代替了。他们是来看望母亲的,父亲的老友们眼里,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他们笑着争论,说着趣话,担忧着搞理论数学的没饭吃...... 恍惚,父亲就在他们中间,依然是那样不多说话,只是微微笑着点头 -- 不要以为他木讷,曾经有人带了一个不了解科学院人的朋友来家,这位和每个人见面都要大拍肩膀,显得十分豪迈。轮到萨爹,仍是微笑着自我介绍,表情温文尔 雅。两人伸手相握,那位抬起另一支手来,却无论如何拍不下去,只是表情

我太喜欢他了,以至于很想把他的“塔利班”照片和名字放在这里 ,但是,正因为太喜欢他,又知道自己决不能这样做-- 那会打搅他的安宁。而这位叔叔日前来电,说正准备出国去看望女儿。

生命之树常青,愿他此行一切顺利。

他们在谈天的时候,可能因为最近所里在纪念华罗庚,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华罗庚先生身上。能把塔利班和开颅手术联系起来的,实在......非科学院人莫属 这位叔叔今天还惬意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五年了,曾经肆虐的癌细胞竟然在一次次复发后被他和医生联手顶了回去。 我太喜欢他了,以至于很想把他的“塔利班”照片和名字放在这里 ,但是,正因为太喜欢他,又知道自己决不能这样做-- 那会打搅他的安宁。而这位叔叔日前来电,说正准备出国去看望女儿。 生命之树常青,愿他此行一切顺利。 他们在谈天的时候,可能因为最近所里在纪念华罗庚,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华罗庚先生身上。 [待续]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