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南京机场趣话四则  

2011-01-17 23:02:00|  分类: 休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一两条,这些东西体积不小,不得不办托运。 又走了一遍,检察员皱着眉看半天,忽作恍然大悟状,放行。 不解之下问之,对方随口答道:“前些天有人走私猎隼……” 老萨点头,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某友要去浙江出差,我得提醒他一下 – 行李中不要带金华火腿,否则没准被当碎尸嫌疑犯给抓了。 其三 老萨饕餮之徒,到南京拜访抗战博物馆的吴先斌先生,获赠咸水鸭四头,大喜。 有朋友说老萨你最好上飞机前吃掉一只,否则四只的话,数字不太吉利的干活。 老萨对这个素无讲究,也未当真。出发前,有位南艺的朋友相送,携来礼物,一看,又是咸水鸭四头 – 好,这回二四得八,大吉大利,想来是没有问题了。 听说南京人一天要吃两万只鸭子,领教了。 其四 南艺的朋友看我行李良多,拎着
到南京公干返回,航班却在最后一刻取消。看看天气很好,什么原因呢?好奇之下内部打听,原来飞机滑出跑道前发现机械故障。

同行友人额手相庆,说幸好检查出来,否则飞机中途出了故障,那可就倒霉了。鸭子把老萨送到机场。在航空公司柜台前排队的时候,老萨和他开玩笑,说别人送咸水鸭这样包装好的就行,你们善搞行为艺术,却可以送得更新鲜一些。 怎样新鲜?朋友问。 可送活鸭一只,咸水鸭制法一套,全套调料一包,让人家到了地方自己烹制,岂不是最新鲜的咸水鸭? 南艺的朋友大笑,随即若有所思,问航空公司的小姐:“活鸭子可能上飞机?” 小姐反问:“确认是活的?” 点头。 “当然可以,”小姐微笑道,“请给它也买一张机票,经济舱的就行。” [完]

众人纷纷点头,唯独一人摇头,道:“不然。”

大家不解其意,此人解释道:“中途出故障怕什么,老萨当年第一份工作就是修飞机的,给他个扳子让他爬出去修嘛。”

萨—……¥#·····!·*—……#¥¥#

其二

南京机场,老萨办托运,箱子在传送带上走了一次,检察员皱眉道:“拿回来,换个角度重走。”
鸭子把老萨送到机场。在航空公司柜台前排队的时候,老萨和他开玩笑,说别人送咸水鸭这样包装好的就行,你们善搞行为艺术,却可以送得更新鲜一些。 怎样新鲜?朋友问。 可送活鸭一只,咸水鸭制法一套,全套调料一包,让人家到了地方自己烹制,岂不是最新鲜的咸水鸭? 南艺的朋友大笑,随即若有所思,问航空公司的小姐:“活鸭子可能上飞机?” 小姐反问:“确认是活的?” 点头。 “当然可以,”小姐微笑道,“请给它也买一张机票,经济舱的就行。” [完]
嗯?老萨的行李里头,没有危险品吧。

本来,萨平时出门,行李简单。然而,“有朋自远方来,不宜乐乎。”南京朋友极热情,临别赠我咸水鸭数只,风干大鱼两条,这些东西体积不小,不得不办托运。

又走了一遍,检察员皱着眉看半天,忽作恍然大悟状,放行。
鸭子把老萨送到机场。在航空公司柜台前排队的时候,老萨和他开玩笑,说别人送咸水鸭这样包装好的就行,你们善搞行为艺术,却可以送得更新鲜一些。 怎样新鲜?朋友问。 可送活鸭一只,咸水鸭制法一套,全套调料一包,让人家到了地方自己烹制,岂不是最新鲜的咸水鸭? 南艺的朋友大笑,随即若有所思,问航空公司的小姐:“活鸭子可能上飞机?” 小姐反问:“确认是活的?” 点头。 “当然可以,”小姐微笑道,“请给它也买一张机票,经济舱的就行。” [完]
不解之下问之,对方随口答道:“前些天有人走私猎隼……”

老萨点头,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某友要去浙江出差,我得提醒他一下 – 行李中不要带金华火腿,否则没准被当碎尸嫌疑犯给抓了。鸭子把老萨送到机场。在航空公司柜台前排队的时候,老萨和他开玩笑,说别人送咸水鸭这样包装好的就行,你们善搞行为艺术,却可以送得更新鲜一些。 怎样新鲜?朋友问。 可送活鸭一只,咸水鸭制法一套,全套调料一包,让人家到了地方自己烹制,岂不是最新鲜的咸水鸭? 南艺的朋友大笑,随即若有所思,问航空公司的小姐:“活鸭子可能上飞机?” 小姐反问:“确认是活的?” 点头。 “当然可以,”小姐微笑道,“请给它也买一张机票,经济舱的就行。” [完]

其三

老萨饕餮之徒,到南京拜访抗战博物馆的吴先斌先生,获赠咸水鸭四头,大喜。

有朋友说老萨你最好上飞机前吃掉一只,否则四只的话,数字不太吉利的干活。

老萨对这个素无讲究,也未当真。出发前,有位南艺的朋友相送,携来礼物,一看,又是咸水鸭四头 – 好,这回二四得八,大吉大利,想来是没有问题了。两条,这些东西体积不小,不得不办托运。 又走了一遍,检察员皱着眉看半天,忽作恍然大悟状,放行。 不解之下问之,对方随口答道:“前些天有人走私猎隼……” 老萨点头,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某友要去浙江出差,我得提醒他一下 – 行李中不要带金华火腿,否则没准被当碎尸嫌疑犯给抓了。 其三 老萨饕餮之徒,到南京拜访抗战博物馆的吴先斌先生,获赠咸水鸭四头,大喜。 有朋友说老萨你最好上飞机前吃掉一只,否则四只的话,数字不太吉利的干活。 老萨对这个素无讲究,也未当真。出发前,有位南艺的朋友相送,携来礼物,一看,又是咸水鸭四头 – 好,这回二四得八,大吉大利,想来是没有问题了。 听说南京人一天要吃两万只鸭子,领教了。 其四 南艺的朋友看我行李良多,拎着

听说南京人一天要吃两万只鸭子,领教了。
鸭子把老萨送到机场。在航空公司柜台前排队的时候,老萨和他开玩笑,说别人送咸水鸭这样包装好的就行,你们善搞行为艺术,却可以送得更新鲜一些。 怎样新鲜?朋友问。 可送活鸭一只,咸水鸭制法一套,全套调料一包,让人家到了地方自己烹制,岂不是最新鲜的咸水鸭? 南艺的朋友大笑,随即若有所思,问航空公司的小姐:“活鸭子可能上飞机?” 小姐反问:“确认是活的?” 点头。 “当然可以,”小姐微笑道,“请给它也买一张机票,经济舱的就行。” [完]
其四
两条,这些东西体积不小,不得不办托运。 又走了一遍,检察员皱着眉看半天,忽作恍然大悟状,放行。 不解之下问之,对方随口答道:“前些天有人走私猎隼……” 老萨点头,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某友要去浙江出差,我得提醒他一下 – 行李中不要带金华火腿,否则没准被当碎尸嫌疑犯给抓了。 其三 老萨饕餮之徒,到南京拜访抗战博物馆的吴先斌先生,获赠咸水鸭四头,大喜。 有朋友说老萨你最好上飞机前吃掉一只,否则四只的话,数字不太吉利的干活。 老萨对这个素无讲究,也未当真。出发前,有位南艺的朋友相送,携来礼物,一看,又是咸水鸭四头 – 好,这回二四得八,大吉大利,想来是没有问题了。 听说南京人一天要吃两万只鸭子,领教了。 其四 南艺的朋友看我行李良多,拎着
南艺的朋友看我行李良多,拎着鸭子把老萨送到机场。在航空公司柜台前排队的时候,老萨和他开玩笑,说别人送咸水鸭这样包装好的就行,你们善搞行为艺术,却可以送得更新鲜一些。

怎样新鲜?朋友问。其一 到南京公干返回,航班却在最后一刻取消。看看天气很好,什么原因呢?好奇之下内部打听,原来飞机滑出跑道前发现机械故障。 同行友人额手相庆,说幸好检查出来,否则飞机中途出了故障,那可就倒霉了。 众人纷纷点头,唯独一人摇头,道:“不然。” 大家不解其意,此人解释道:“中途出故障怕什么,老萨当年第一份工作就是修飞机的,给他个扳子让他爬出去修嘛。” 萨—……¥#·····!·*—……#¥¥# 其二 南京机场,老萨办托运,箱子在传送带上走了一次,检察员皱眉道:“拿回来,换个角度重走。” 嗯?老萨的行李里头,没有危险品吧。 本来,萨平时出门,行李简单。然而,“有朋自远方来,不宜乐乎。”南京朋友极热情,临别赠我咸水鸭数只,风干大鱼

可送活鸭一只,咸水鸭制法一套,全套调料一包,让人家到了地方自己烹制,岂不是最新鲜的咸水鸭?
其一 到南京公干返回,航班却在最后一刻取消。看看天气很好,什么原因呢?好奇之下内部打听,原来飞机滑出跑道前发现机械故障。 同行友人额手相庆,说幸好检查出来,否则飞机中途出了故障,那可就倒霉了。 众人纷纷点头,唯独一人摇头,道:“不然。” 大家不解其意,此人解释道:“中途出故障怕什么,老萨当年第一份工作就是修飞机的,给他个扳子让他爬出去修嘛。” 萨—……¥#·····!·*—……#¥¥# 其二 南京机场,老萨办托运,箱子在传送带上走了一次,检察员皱眉道:“拿回来,换个角度重走。” 嗯?老萨的行李里头,没有危险品吧。 本来,萨平时出门,行李简单。然而,“有朋自远方来,不宜乐乎。”南京朋友极热情,临别赠我咸水鸭数只,风干大鱼
南艺的朋友大笑,随即若有所思,问航空公司的小姐:“活鸭子可能上飞机?”

小姐反问:“确认是活的?”其一 到南京公干返回,航班却在最后一刻取消。看看天气很好,什么原因呢?好奇之下内部打听,原来飞机滑出跑道前发现机械故障。 同行友人额手相庆,说幸好检查出来,否则飞机中途出了故障,那可就倒霉了。 众人纷纷点头,唯独一人摇头,道:“不然。” 大家不解其意,此人解释道:“中途出故障怕什么,老萨当年第一份工作就是修飞机的,给他个扳子让他爬出去修嘛。” 萨—……¥#·····!·*—……#¥¥# 其二 南京机场,老萨办托运,箱子在传送带上走了一次,检察员皱眉道:“拿回来,换个角度重走。” 嗯?老萨的行李里头,没有危险品吧。 本来,萨平时出门,行李简单。然而,“有朋自远方来,不宜乐乎。”南京朋友极热情,临别赠我咸水鸭数只,风干大鱼

点头。

“当然可以,”小姐微笑道,“请给它也买一张机票,经济舱的就行。”

[完]其一 到南京公干返回,航班却在最后一刻取消。看看天气很好,什么原因呢?好奇之下内部打听,原来飞机滑出跑道前发现机械故障。 同行友人额手相庆,说幸好检查出来,否则飞机中途出了故障,那可就倒霉了。 众人纷纷点头,唯独一人摇头,道:“不然。” 大家不解其意,此人解释道:“中途出故障怕什么,老萨当年第一份工作就是修飞机的,给他个扳子让他爬出去修嘛。” 萨—……¥#·····!·*—……#¥¥# 其二 南京机场,老萨办托运,箱子在传送带上走了一次,检察员皱眉道:“拿回来,换个角度重走。” 嗯?老萨的行李里头,没有危险品吧。 本来,萨平时出门,行李简单。然而,“有朋自远方来,不宜乐乎。”南京朋友极热情,临别赠我咸水鸭数只,风干大鱼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