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2011-01-27 00:46: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荆濮将军和他的红颜知己孙玉凤共同在新安镇袭击日军军警的战绩。 第二部分,首页采用了周保中将军的头像 因为日方的记载中,周保中将军的名字屡屡出现,当然,还有杨靖宇,王德泰,等等等等。 这一页,也有周保中 第三部分,是一个有趣的统计表,这些日军殖民官员,是抗联大量杀伤的敌方力量,但这份档案之前,日伪军警档案中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损失情况,因为他们既不是军队,也不是警察。 被抗联击毙的日军殖民官员(部分) 第二份礼物是放大后的一部东北抗日联军相关照片集,共计78张照片。 这本是日本军官铃木自己拍摄的照片集《在满纪念》的一部分,原照片册于2010年在大阪被我方购买收集,其中有一百余张与抗联有关照片,这一次,张立宪先生协助我将这册照片全部扫描,选择与抗联有关图片放大冲洗,制成了这部照片集。 照片集中,铃木拍摄的一名战死的东北抗日联军 1938年夏季大讨伐 三江省 (部分) 可见铃木在袭击抗联密营时被击毙的战马 1941年一次突袭抗联秘密人员的行动,一名抗联人员在敌人追击下顽强地跋涉十余公里后,不幸最终被俘 相册全貌 但是,第一个相册装不下全部相关照片,于是,又装满了第二个。这就是第三件 -- 依然是抗联相关图片,但增加了一些日军讨伐队,慰安妇等的图片,共计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荆濮将军和他的红颜知己孙玉凤共同在新安镇袭击日军军警的战绩。 第二部分,首页采用了周保中将军的头像 因为日方的记载中,周保中将军的名字屡屡出现,当然,还有杨靖宇,王德泰,等等等等。 这一页,也有周保中 第三部分,是一个有趣的统计表,这些日军殖民官员,是抗联大量杀伤的敌方力量,但这份档案之前,日伪军警档案中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损失情况,因为他们既不是军队,也不是警察。 被抗联击毙的日军殖民官员(部分) 第二份礼物是放大后的一部东北抗日联军相关照片集,共计78张照片。 这本是日本军官铃木自己拍摄的照片集《在满纪念》的一部分,原照片册于2010年在大阪被我方购买收集,其中有一百余张与抗联有关照片,这一次,张立宪先生协助我将这册照片全部扫描,选择与抗联有关图片放大冲洗,制成了这部照片集。 照片集中,铃木拍摄的一名战死的东北抗日联军 1938年夏季大讨伐 三江省 (部分) 可见铃木在袭击抗联密营时被击毙的战马 1941年一次突袭抗联秘密人员的行动,一名抗联人员在敌人追击下顽强地跋涉十余公里后,不幸最终被俘 相册全貌 但是,第一个相册装不下全部相关照片,于是,又装满了第二个。这就是第三件 -- 依然是抗联相关图片,但增加了一些日军讨伐队,慰安妇等的图片,共计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荆濮将军和他的红颜知己孙玉凤共同在新安镇袭击日军军警的战绩。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第二部分,首页采用了周保中将军的头像
荆濮将军和他的红颜知己孙玉凤共同在新安镇袭击日军军警的战绩。 第二部分,首页采用了周保中将军的头像 因为日方的记载中,周保中将军的名字屡屡出现,当然,还有杨靖宇,王德泰,等等等等。 这一页,也有周保中 第三部分,是一个有趣的统计表,这些日军殖民官员,是抗联大量杀伤的敌方力量,但这份档案之前,日伪军警档案中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损失情况,因为他们既不是军队,也不是警察。 被抗联击毙的日军殖民官员(部分) 第二份礼物是放大后的一部东北抗日联军相关照片集,共计78张照片。 这本是日本军官铃木自己拍摄的照片集《在满纪念》的一部分,原照片册于2010年在大阪被我方购买收集,其中有一百余张与抗联有关照片,这一次,张立宪先生协助我将这册照片全部扫描,选择与抗联有关图片放大冲洗,制成了这部照片集。 照片集中,铃木拍摄的一名战死的东北抗日联军 1938年夏季大讨伐 三江省 (部分) 可见铃木在袭击抗联密营时被击毙的战马 1941年一次突袭抗联秘密人员的行动,一名抗联人员在敌人追击下顽强地跋涉十余公里后,不幸最终被俘 相册全貌 但是,第一个相册装不下全部相关照片,于是,又装满了第二个。这就是第三件 -- 依然是抗联相关图片,但增加了一些日军讨伐队,慰安妇等的图片,共计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因为日方的记载中,周保中将军的名字屡屡出现,当然,还有杨靖宇,王德泰,等等等等。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
这一页,也有周保中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第三部分,是一个有趣的统计表,这些日军殖民官员,是抗联大量杀伤的敌方力量,但这份档案之前,日伪军警档案中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损失情况,因为他们既不是军队,也不是警察。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
被抗联击毙的日军殖民官员(部分)

第二份礼物是放大后的一部东北抗日联军相关照片集,共计78张照片。荆濮将军和他的红颜知己孙玉凤共同在新安镇袭击日军军警的战绩。 第二部分,首页采用了周保中将军的头像 因为日方的记载中,周保中将军的名字屡屡出现,当然,还有杨靖宇,王德泰,等等等等。 这一页,也有周保中 第三部分,是一个有趣的统计表,这些日军殖民官员,是抗联大量杀伤的敌方力量,但这份档案之前,日伪军警档案中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损失情况,因为他们既不是军队,也不是警察。 被抗联击毙的日军殖民官员(部分) 第二份礼物是放大后的一部东北抗日联军相关照片集,共计78张照片。 这本是日本军官铃木自己拍摄的照片集《在满纪念》的一部分,原照片册于2010年在大阪被我方购买收集,其中有一百余张与抗联有关照片,这一次,张立宪先生协助我将这册照片全部扫描,选择与抗联有关图片放大冲洗,制成了这部照片集。 照片集中,铃木拍摄的一名战死的东北抗日联军 1938年夏季大讨伐 三江省 (部分) 可见铃木在袭击抗联密营时被击毙的战马 1941年一次突袭抗联秘密人员的行动,一名抗联人员在敌人追击下顽强地跋涉十余公里后,不幸最终被俘 相册全貌 但是,第一个相册装不下全部相关照片,于是,又装满了第二个。这就是第三件 -- 依然是抗联相关图片,但增加了一些日军讨伐队,慰安妇等的图片,共计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这本是日本军官铃木自己拍摄的照片集《在满纪念》的一部分,原照片册于2010年在大阪被我方购买收集,其中有一百余张与抗联有关照片,这一次,张立宪先生协助我将这册照片全部扫描,选择与抗联有关图片放大冲洗,制成了这部照片集。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照片集中,铃木拍摄的一名战死的东北抗日联军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1938年夏季大讨伐 三江省 (部分) 可见铃木在袭击抗联密营时被击毙的战马
荆濮将军和他的红颜知己孙玉凤共同在新安镇袭击日军军警的战绩。 第二部分,首页采用了周保中将军的头像 因为日方的记载中,周保中将军的名字屡屡出现,当然,还有杨靖宇,王德泰,等等等等。 这一页,也有周保中 第三部分,是一个有趣的统计表,这些日军殖民官员,是抗联大量杀伤的敌方力量,但这份档案之前,日伪军警档案中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损失情况,因为他们既不是军队,也不是警察。 被抗联击毙的日军殖民官员(部分) 第二份礼物是放大后的一部东北抗日联军相关照片集,共计78张照片。 这本是日本军官铃木自己拍摄的照片集《在满纪念》的一部分,原照片册于2010年在大阪被我方购买收集,其中有一百余张与抗联有关照片,这一次,张立宪先生协助我将这册照片全部扫描,选择与抗联有关图片放大冲洗,制成了这部照片集。 照片集中,铃木拍摄的一名战死的东北抗日联军 1938年夏季大讨伐 三江省 (部分) 可见铃木在袭击抗联密营时被击毙的战马 1941年一次突袭抗联秘密人员的行动,一名抗联人员在敌人追击下顽强地跋涉十余公里后,不幸最终被俘 相册全貌 但是,第一个相册装不下全部相关照片,于是,又装满了第二个。这就是第三件 -- 依然是抗联相关图片,但增加了一些日军讨伐队,慰安妇等的图片,共计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1941年一次突袭抗联秘密人员的行动,一名抗联人员在敌人追击下顽强地跋涉十余公里后,不幸最终被俘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相册全貌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

但是,第一个相册装不下全部相关照片,于是,又装满了第二个。这就是第三件 -- 依然是抗联相关图片,但增加了一些日军讨伐队,慰安妇等的图片,共计72张
荆濮将军和他的红颜知己孙玉凤共同在新安镇袭击日军军警的战绩。 第二部分,首页采用了周保中将军的头像 因为日方的记载中,周保中将军的名字屡屡出现,当然,还有杨靖宇,王德泰,等等等等。 这一页,也有周保中 第三部分,是一个有趣的统计表,这些日军殖民官员,是抗联大量杀伤的敌方力量,但这份档案之前,日伪军警档案中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损失情况,因为他们既不是军队,也不是警察。 被抗联击毙的日军殖民官员(部分) 第二份礼物是放大后的一部东北抗日联军相关照片集,共计78张照片。 这本是日本军官铃木自己拍摄的照片集《在满纪念》的一部分,原照片册于2010年在大阪被我方购买收集,其中有一百余张与抗联有关照片,这一次,张立宪先生协助我将这册照片全部扫描,选择与抗联有关图片放大冲洗,制成了这部照片集。 照片集中,铃木拍摄的一名战死的东北抗日联军 1938年夏季大讨伐 三江省 (部分) 可见铃木在袭击抗联密营时被击毙的战马 1941年一次突袭抗联秘密人员的行动,一名抗联人员在敌人追击下顽强地跋涉十余公里后,不幸最终被俘 相册全貌 但是,第一个相册装不下全部相关照片,于是,又装满了第二个。这就是第三件 -- 依然是抗联相关图片,但增加了一些日军讨伐队,慰安妇等的图片,共计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萨的一份薄礼 时钟走过一点,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为明天(或者说今天)准备的薄礼,总算是完成了。 明天,萨会在北京与东北抗联烈士纪念馆的刘馆长会面,并向他捐赠一批与抗联有关的图片和资料。这批图片和资料都来自于日本,且在国内属于首次披露。我想,通过纪念馆,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当年东北抗日联军进行了怎样艰苦卓绝而不屈不挠的抵抗,以及依靠这些资料对这段历史进行进一步的铨叙,将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尽管东西是微不足道的,但每一件都经过我自己的手,我知道在其中投了多少心血。 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这份礼物由三件组成。 第一件是2010年在日本发现的一批“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材料,其原本已被所有者捐赠日本防卫厅,所有者保留副本,并拒绝出售。但经过做工作,对方同意我进行翻拍。 这批档案中保留了大量日本外务省警察在东北和抗联的交战,以及其对抗联的情报工作成果,我已完成约一千五百页档案的翻拍工作,本次捐赠的,是已经整理完毕的部分档案,共分三部,仅占全部内容的很少部分。 整理完毕,装订成册后的档案材料扉页 第一部分,图中的李荆濮将军在抗联中有个著名的报号 -- 平南洋 之所以这部分开头用了他的头像,因为在这页敌方档案中,就有“平南洋”的描述。日文档案中也侧面证实了李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薄礼 -- 写在向抗联纪念馆提供捐赠之前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照片集全貌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72张 铃木拍摄的抗联密营照片有数十张,似乎其对这种独特的抗战手段十分欣赏 以上两张都是抗联密营的照片 慰安妇们的照片,其中,一半为日本人,一半为朝鲜人,当时,日军尚未普遍就地征集慰安妇 照片集全貌 明天还要早起工作,但完成了这样一件事情,心中快慰难言。 拿着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相册,想着明天就要和其告别,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想到它们或能有比较好的价值,又颇为欣慰。 [完] (同时,也深切地向催稿及约稿的朋友请求宽限 -- 为了能够及时向抗联纪念馆提供,这几天整理《日本外务省警察在满活动档案》每日都到深夜,加上还有衣食工作在身,萨虽然自负能熬夜,这几天也实在吃不消了,恐难如往常快速及时提供稿件,若是可能宽限的,请帮忙一下,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