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可怜的将军 -- 日本幕府时代趣话之二十  

2011-11-11 22:15: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她的同案犯不是都放了吗?不杀,也不放,吉宗将军这是因为什么呢? 对绘岛这种古怪的待遇,高远藩的藩主大概也很好奇,于是示意手下偷偷做了些调查。根据铃木由纪子在《大奥之奥》中描述,这个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但似乎指向“担心其作为知情者泄露一些内部的隐情”。 中央政府“内部的隐情”,他一个不入流的小地主敢捅马蜂窝吗?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那么,到底是怎样的隐情,让绘岛落到了这样一个下场呢? 如果我们做一点历史福尔摩斯的工作, 那么,在绘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的前提下,也许可以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推测 – 月光院和间部诠房,或许真是有奸情的。 这简直是类似珍妃私通李鸿章的不可思议的结论 -- 天英院的地位则类似慈禧太后。 然而,这要是真情,那一切就都好解释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ndash
绘岛在高远藩被软禁的地方
; 她的同案犯不是都放了吗?不杀,也不放,吉宗将军这是因为什么呢? 对绘岛这种古怪的待遇,高远藩的藩主大概也很好奇,于是示意手下偷偷做了些调查。根据铃木由纪子在《大奥之奥》中描述,这个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但似乎指向“担心其作为知情者泄露一些内部的隐情”。 中央政府“内部的隐情”,他一个不入流的小地主敢捅马蜂窝吗?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那么,到底是怎样的隐情,让绘岛落到了这样一个下场呢? 如果我们做一点历史福尔摩斯的工作, 那么,在绘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的前提下,也许可以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推测 – 月光院和间部诠房,或许真是有奸情的。 这简直是类似珍妃私通李鸿章的不可思议的结论 -- 天英院的地位则类似慈禧太后。 然而,这要是真情,那一切就都好解释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绘岛出事儿以后,事态迅速扩大,跟着被抓被关的不少,还有因此被砍了脑袋的。绘岛最初也被判处死刑 -- 当然不是因为误了门禁,而是因为一旦被抓,所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会被翻出来,加上墙倒众人推,很容易证明某个人十恶不赦。

不承认和男演员有私情不要紧,按照当时法律程序审理的结果,绘岛的“罪行”主要是接受商人的巨额贿赂 – 看来要处死绘岛是为了让贪官以儆效尤,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对绘岛抵死不肯招认月光院和间部诠房之间有奸情的惩罚。如果她肯招供,天英院一系的势力,就可以对月光院一系发起雷霆一击,现在拿不到口供,月光院自然是打而不倒了。而此后正是因为月光院努力营救,才使绘岛从死刑改为被发配高远藩。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ndash

间部诠房是当时有名的贤臣,据说他始终在江户城中起居,每年回到自己家中的时间,不过是四五天而已,其忠于职守,勤于政务简直如同周公吐哺。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在他执政时期,日本出现了“正德之治”。他在绘岛事件后失势,是个在民间颇受同情的人物。

看起来,是一个讲义气的女秘书不肯受强权压迫冤枉女主人,又受到女主人营救的有情有义的故事,尽管这营救不太彻底。

但是,到了吉宗当政的时期,此案活着的犯人基本都被赦免了。只有绘岛一个,始终被圈禁着。

说圈禁从名义上可能不准确,因为在被监禁了五年之后,吉宗还是给绘岛改善了一下待遇,把监禁改成了软禁,下令为其在高远城城郊的花佃修一处房子,还给她派了一名下女照顾生活。
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ndash
可是,假如去看看这所房子,就会明白所谓的改善是多么的有限。《大奥之奥》的作者铃木由纪子曾到后来复原完成的绘岛被软禁宅第参观。这座建筑的三面都是用木板围起来,,有着高度很高的板壁。绘岛的卧室不过八帖大小,朝南向开门,外面也面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高远藩被软禁的地方 绘岛出事儿以后,事态迅速扩大,跟着被抓被关的不少,还有因此被砍了脑袋的。绘岛最初也被判处死刑 -- 当然不是因为误了门禁,而是因为一旦被抓,所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会被翻出来,加上墙倒众人推,很容易证明某个人十恶不赦。 不承认和男演员有私情不要紧,按照当时法律程序审理的结果,绘岛的“罪行”主要是接受商人的巨额贿赂 – 看来要处死绘岛是为了让贪官以儆效尤,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对绘岛抵死不肯招认月光院和间部诠房之间有奸情的惩罚。如果她肯招供,天英院一系的势力,就可以对月光院一系发起雷霆一击,现在拿不到口供,月光院自然是打而不倒了。而此后正是因为月光院努力营救,才使绘岛从死刑改为被发配高远藩。 间部诠房是当时有名的贤臣,据说他始终在江户城中起居,每年回到自己家中的时间,不过是四五天而已,其忠于职守,勤于政务简直如同周公吐哺。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在他执政时期,日本出现了“正德之治”。他在绘岛事件后失势,是个在民间颇受同情的人物。 看起来,是一个讲义气的女秘书不肯受强权压迫冤枉女主人,又受到女主人营救的有情有义的故事,尽管这营救不太彻底。 但是,到了吉宗当政的时期,此案活着的犯人基本都被赦免了。只有绘岛一个,始终被圈禁着。 说圈禁从名义上可能不准确,因为在被监禁了五年之后,吉宗还是给绘岛改善了一下待遇,把监禁改成了软禁,下令为其在高远城城郊的花佃修一处房子,还给她派了一名下女照顾生活。 可是,假如去看看这所房子,就会明白所谓的改善是多么的有限。《大奥之奥》的作者铃木由纪子曾到后来复原完成的绘岛被软禁宅第参观。这座建筑的三面都是用木板围起来,,有着高度很高的板壁。绘岛的卧室不过八帖大小,朝南向开门,外面也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绘岛在高远藩被软禁的地方 绘岛出事儿以后,事态迅速扩大,跟着被抓被关的不少,还有因此被砍了脑袋的。绘岛最初也被判处死刑 -- 当然不是因为误了门禁,而是因为一旦被抓,所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会被翻出来,加上墙倒众人推,很容易证明某个人十恶不赦。 不承认和男演员有私情不要紧,按照当时法律程序审理的结果,绘岛的“罪行”主要是接受商人的巨额贿赂 – 看来要处死绘岛是为了让贪官以儆效尤,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对绘岛抵死不肯招认月光院和间部诠房之间有奸情的惩罚。如果她肯招供,天英院一系的势力,就可以对月光院一系发起雷霆一击,现在拿不到口供,月光院自然是打而不倒了。而此后正是因为月光院努力营救,才使绘岛从死刑改为被发配高远藩。 间部诠房是当时有名的贤臣,据说他始终在江户城中起居,每年回到自己家中的时间,不过是四五天而已,其忠于职守,勤于政务简直如同周公吐哺。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在他执政时期,日本出现了“正德之治”。他在绘岛事件后失势,是个在民间颇受同情的人物。 看起来,是一个讲义气的女秘书不肯受强权压迫冤枉女主人,又受到女主人营救的有情有义的故事,尽管这营救不太彻底。 但是,到了吉宗当政的时期,此案活着的犯人基本都被赦免了。只有绘岛一个,始终被圈禁着。 说圈禁从名义上可能不准确,因为在被监禁了五年之后,吉宗还是给绘岛改善了一下待遇,把监禁改成了软禁,下令为其在高远城城郊的花佃修一处房子,还给她派了一名下女照顾生活。 可是,假如去看看这所房子,就会明白所谓的改善是多么的有限。《大奥之奥》的作者铃木由纪子曾到后来复原完成的绘岛被软禁宅第参观。这座建筑的三面都是用木板围起来,,有着高度很高的板壁。绘岛的卧室不过八帖大小,朝南向开门,外面也面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ndash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 她的同案犯不是都放了吗?不杀,也不放,吉宗将军这是因为什么呢?

对绘岛这种古怪的待遇,高远藩的藩主大概也很好奇,于是示意手下偷偷做了些调查。根据铃木由纪子在《大奥之奥》中描述,这个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但似乎指向“担心其作为知情者泄露一些内部的隐情”。

中央政府“内部的隐情”,他一个不入流的小地主敢捅马蜂窝吗?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那么,到底是怎样的隐情,让绘岛落到了这样一个下场呢?

如果我们做一点历史福尔摩斯的工作, 那么,在绘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的前提下,也许可以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推测 – 月光院和间部诠房,或许真是有奸情的。
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ndash
这简直是类似珍妃私通李鸿章的不可思议的结论 -- 天英院的地位则类似慈禧太后。

然而,这要是真情,那一切就都好解释了。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ndash

[待续]

; 她的同案犯不是都放了吗?不杀,也不放,吉宗将军这是因为什么呢? 对绘岛这种古怪的待遇,高远藩的藩主大概也很好奇,于是示意手下偷偷做了些调查。根据铃木由纪子在《大奥之奥》中描述,这个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但似乎指向“担心其作为知情者泄露一些内部的隐情”。 中央政府“内部的隐情”,他一个不入流的小地主敢捅马蜂窝吗?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那么,到底是怎样的隐情,让绘岛落到了这样一个下场呢? 如果我们做一点历史福尔摩斯的工作, 那么,在绘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的前提下,也许可以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推测 – 月光院和间部诠房,或许真是有奸情的。 这简直是类似珍妃私通李鸿章的不可思议的结论 -- 天英院的地位则类似慈禧太后。 然而,这要是真情,那一切就都好解释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绘岛在高远藩被软禁的地方 绘岛出事儿以后,事态迅速扩大,跟着被抓被关的不少,还有因此被砍了脑袋的。绘岛最初也被判处死刑 -- 当然不是因为误了门禁,而是因为一旦被抓,所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会被翻出来,加上墙倒众人推,很容易证明某个人十恶不赦。 不承认和男演员有私情不要紧,按照当时法律程序审理的结果,绘岛的“罪行”主要是接受商人的巨额贿赂 – 看来要处死绘岛是为了让贪官以儆效尤,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对绘岛抵死不肯招认月光院和间部诠房之间有奸情的惩罚。如果她肯招供,天英院一系的势力,就可以对月光院一系发起雷霆一击,现在拿不到口供,月光院自然是打而不倒了。而此后正是因为月光院努力营救,才使绘岛从死刑改为被发配高远藩。 间部诠房是当时有名的贤臣,据说他始终在江户城中起居,每年回到自己家中的时间,不过是四五天而已,其忠于职守,勤于政务简直如同周公吐哺。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在他执政时期,日本出现了“正德之治”。他在绘岛事件后失势,是个在民间颇受同情的人物。 看起来,是一个讲义气的女秘书不肯受强权压迫冤枉女主人,又受到女主人营救的有情有义的故事,尽管这营救不太彻底。 但是,到了吉宗当政的时期,此案活着的犯人基本都被赦免了。只有绘岛一个,始终被圈禁着。 说圈禁从名义上可能不准确,因为在被监禁了五年之后,吉宗还是给绘岛改善了一下待遇,把监禁改成了软禁,下令为其在高远城城郊的花佃修一处房子,还给她派了一名下女照顾生活。 可是,假如去看看这所房子,就会明白所谓的改善是多么的有限。《大奥之奥》的作者铃木由纪子曾到后来复原完成的绘岛被软禁宅第参观。这座建筑的三面都是用木板围起来,,有着高度很高的板壁。绘岛的卧室不过八帖大小,朝南向开门,外面也面  绘岛在高远藩被软禁的地方 绘岛出事儿以后,事态迅速扩大,跟着被抓被关的不少,还有因此被砍了脑袋的。绘岛最初也被判处死刑 -- 当然不是因为误了门禁,而是因为一旦被抓,所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会被翻出来,加上墙倒众人推,很容易证明某个人十恶不赦。 不承认和男演员有私情不要紧,按照当时法律程序审理的结果,绘岛的“罪行”主要是接受商人的巨额贿赂 – 看来要处死绘岛是为了让贪官以儆效尤,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对绘岛抵死不肯招认月光院和间部诠房之间有奸情的惩罚。如果她肯招供,天英院一系的势力,就可以对月光院一系发起雷霆一击,现在拿不到口供,月光院自然是打而不倒了。而此后正是因为月光院努力营救,才使绘岛从死刑改为被发配高远藩。 间部诠房是当时有名的贤臣,据说他始终在江户城中起居,每年回到自己家中的时间,不过是四五天而已,其忠于职守,勤于政务简直如同周公吐哺。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在他执政时期,日本出现了“正德之治”。他在绘岛事件后失势,是个在民间颇受同情的人物。 看起来,是一个讲义气的女秘书不肯受强权压迫冤枉女主人,又受到女主人营救的有情有义的故事,尽管这营救不太彻底。 但是,到了吉宗当政的时期,此案活着的犯人基本都被赦免了。只有绘岛一个,始终被圈禁着。 说圈禁从名义上可能不准确,因为在被监禁了五年之后,吉宗还是给绘岛改善了一下待遇,把监禁改成了软禁,下令为其在高远城城郊的花佃修一处房子,还给她派了一名下女照顾生活。 可是,假如去看看这所房子,就会明白所谓的改善是多么的有限。《大奥之奥》的作者铃木由纪子曾到后来复原完成的绘岛被软禁宅第参观。这座建筑的三面都是用木板围起来,,有着高度很高的板壁。绘岛的卧室不过八帖大小,朝南向开门,外面也面; 她的同案犯不是都放了吗?不杀,也不放,吉宗将军这是因为什么呢? 对绘岛这种古怪的待遇,高远藩的藩主大概也很好奇,于是示意手下偷偷做了些调查。根据铃木由纪子在《大奥之奥》中描述,这个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但似乎指向“担心其作为知情者泄露一些内部的隐情”。 中央政府“内部的隐情”,他一个不入流的小地主敢捅马蜂窝吗?调查没有最终结果,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那么,到底是怎样的隐情,让绘岛落到了这样一个下场呢? 如果我们做一点历史福尔摩斯的工作, 那么,在绘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的前提下,也许可以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推测 – 月光院和间部诠房,或许真是有奸情的。 这简直是类似珍妃私通李鸿章的不可思议的结论 -- 天英院的地位则类似慈禧太后。 然而,这要是真情,那一切就都好解释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 绘岛在高远藩被软禁的地方 绘岛出事儿以后,事态迅速扩大,跟着被抓被关的不少,还有因此被砍了脑袋的。绘岛最初也被判处死刑 -- 当然不是因为误了门禁,而是因为一旦被抓,所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会被翻出来,加上墙倒众人推,很容易证明某个人十恶不赦。 不承认和男演员有私情不要紧,按照当时法律程序审理的结果,绘岛的“罪行”主要是接受商人的巨额贿赂 – 看来要处死绘岛是为了让贪官以儆效尤,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对绘岛抵死不肯招认月光院和间部诠房之间有奸情的惩罚。如果她肯招供,天英院一系的势力,就可以对月光院一系发起雷霆一击,现在拿不到口供,月光院自然是打而不倒了。而此后正是因为月光院努力营救,才使绘岛从死刑改为被发配高远藩。 间部诠房是当时有名的贤臣,据说他始终在江户城中起居,每年回到自己家中的时间,不过是四五天而已,其忠于职守,勤于政务简直如同周公吐哺。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在他执政时期,日本出现了“正德之治”。他在绘岛事件后失势,是个在民间颇受同情的人物。 看起来,是一个讲义气的女秘书不肯受强权压迫冤枉女主人,又受到女主人营救的有情有义的故事,尽管这营救不太彻底。 但是,到了吉宗当政的时期,此案活着的犯人基本都被赦免了。只有绘岛一个,始终被圈禁着。 说圈禁从名义上可能不准确,因为在被监禁了五年之后,吉宗还是给绘岛改善了一下待遇,把监禁改成了软禁,下令为其在高远城城郊的花佃修一处房子,还给她派了一名下女照顾生活。 可是,假如去看看这所房子,就会明白所谓的改善是多么的有限。《大奥之奥》的作者铃木由纪子曾到后来复原完成的绘岛被软禁宅第参观。这座建筑的三面都是用木板围起来,,有着高度很高的板壁。绘岛的卧室不过八帖大小,朝南向开门,外面也面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ndash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ndash家有小女初长成对着高高的板壁,板壁外面还有一道将宅第与周围隔开的围墙。所以,绘岛在里面,是不可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的。 院子里满是樱花,似乎颇为宜人。然而,解说的人讲道,这些树栽下的时候,绘岛早已死去。所以,今天游人看到的花,绘岛是无缘见到的。历史的遗迹变成旅游景点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味,绘岛的囚禁地改变算是轻的,我记得还有朋友跟我说去了白公馆后,觉得要能住到那地方真是给个县委书记都不换。 绘岛在此处的生活是一日两餐,每餐一汤一菜而已。只允许穿木棉制的裙服,而且一举一动都被差役监视着。在这里,书是不允许读的,曾经以才女著称的绘岛更不被允许接触笔墨纸砚。唯一能够伴随其渡过无聊孤独时光的事情,只能是凭记忆逐条默背《法华经》而已。 铃木由纪子叹息,如果不到当地看看,也许不知道将军吉宗的慈悲到下面执行时会走样到这种程度。 其实负责囚禁绘岛的高远藩并没有故意难为她的意思,这种严格的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出纰漏 – 那是要连累到自己的。随着因为绘岛事件被处罚的判刑者陆陆续续得到赦免,高远藩的藩主甚至曾再三向幕府提出对她的赦免,但都没有得到批准。最终,绘岛在监禁地离开了人世。绘岛病死的时间是宽保元年(一七四一年)四月十日。从三十三岁被流放高远到死去,整整在这里呆了二十八年。 二十八年间不让读书,不让写字,关在尺寸之间的宅子里,这种惩罚,残酷到何种地步呢?我们可以看到,在二十世纪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很多曾经很坚强的人受到类似的惩罚,用不了二十八年,连八年都撑不过去就或死或疯了。 绘岛可能是日本后宫中命运最悲惨的美女了。 吉宗既然有意改善绘岛的待遇,说明他对绘岛并无特殊的仇恨,也许还有点儿同情。那么,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干脆把这个倒霉的女官放出来呢 &ndash 绘岛在高远藩被软禁的地方 绘岛出事儿以后,事态迅速扩大,跟着被抓被关的不少,还有因此被砍了脑袋的。绘岛最初也被判处死刑 -- 当然不是因为误了门禁,而是因为一旦被抓,所有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会被翻出来,加上墙倒众人推,很容易证明某个人十恶不赦。 不承认和男演员有私情不要紧,按照当时法律程序审理的结果,绘岛的“罪行”主要是接受商人的巨额贿赂 – 看来要处死绘岛是为了让贪官以儆效尤,然而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对绘岛抵死不肯招认月光院和间部诠房之间有奸情的惩罚。如果她肯招供,天英院一系的势力,就可以对月光院一系发起雷霆一击,现在拿不到口供,月光院自然是打而不倒了。而此后正是因为月光院努力营救,才使绘岛从死刑改为被发配高远藩。 间部诠房是当时有名的贤臣,据说他始终在江户城中起居,每年回到自己家中的时间,不过是四五天而已,其忠于职守,勤于政务简直如同周公吐哺。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在他执政时期,日本出现了“正德之治”。他在绘岛事件后失势,是个在民间颇受同情的人物。 看起来,是一个讲义气的女秘书不肯受强权压迫冤枉女主人,又受到女主人营救的有情有义的故事,尽管这营救不太彻底。 但是,到了吉宗当政的时期,此案活着的犯人基本都被赦免了。只有绘岛一个,始终被圈禁着。 说圈禁从名义上可能不准确,因为在被监禁了五年之后,吉宗还是给绘岛改善了一下待遇,把监禁改成了软禁,下令为其在高远城城郊的花佃修一处房子,还给她派了一名下女照顾生活。 可是,假如去看看这所房子,就会明白所谓的改善是多么的有限。《大奥之奥》的作者铃木由纪子曾到后来复原完成的绘岛被软禁宅第参观。这座建筑的三面都是用木板围起来,,有着高度很高的板壁。绘岛的卧室不过八帖大小,朝南向开门,外面也面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