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魏拯民将军的最后一封信是写给谁的  

2011-11-13 22:40: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这里是朴和他预定的接头地点,因“李永云”的牺牲暴露,而导致朴德范的被俘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顺便说一下,携带这封信的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是一个不见于我方记载的人物,但1940年9月,抗联一路军在汪清托盘沟的确牺牲了一名十五团团团长 – 只是他的名字实在难以确定。 在《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中,他的名字是“李龙云”,并记载他是朝鲜族。1930年参加革命,1932年参加延吉县老区突击队,任小队长。1933年被编入延吉县游击队。1934年春随队编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任师警卫排排长。1938年任东北抗联第一路军三方面军十三团连长,1939年8月任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率6名同志辗转到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时遭敌袭击,中弹牺牲,时年25岁。 而此文标题中却又写道“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警卫排排长、东北抗联一路军第3方面军十五团团长李云龙烈士 ” – 东北抗日联军专家史义军先生也认为是“李云龙”,和《亮剑》里面那位独立团团长重名。 在日军缴获的这批魏拯民的信件中,有一封1940年4月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因当时东北抗日联军与延安的联系全被切断,惟一的组织联系途径只有试图通过莫斯科)的报告书,里面提到现存干部时,又提到“李龙吉(第十五团团长)”。《永不磨灭的记忆》里面,记载这名牺牲的十五团团长,也是用了“李龙吉”的名字。 这位烈士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为何衍生出如此众多的版本,恐怕也是东北抗日联军历史的又一个谜团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魏拯民将军的最后一封信是写给谁的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大讨伐中遭到日军破坏的一处抗联密营,里面的中国官兵在牺牲前曾进行了坚强的抵抗,这是战火未熄时日军即拍摄的所谓纪念照 -- 选自《在满纪念 -- 日本军官铃木照片集》 根据最近收集到的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战史》介绍,1940年9月6日,日军在汪清县托盘沟阵亡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15团团长李永云身上找到了一批文件,其中包括了一封第一路军政委魏拯民写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令信。这封签署日期为1940年6月29日的文件,似乎是目前所知魏拯民将军在1941年3月殉国之前完成而能将内容保存下来的最后一封信件。 这封信主要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杨靖宇司令员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个重大损失;第二,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变更工作安排;第三,关于越冬粮秣准备工作的安排批;第四,对难以继续坚持革命工作的人员今秋送往苏联。 从它的内容,可以看到抗联官兵在经过将近十年的苦战,特别是杨靖宇将军牺牲后,仍在顽强而有条不紊地继续着不屈的抵抗。 这封信原为朝语,由于并未见到魏拯民将军通晓朝鲜文的记录,推测这是魏拯民将军口述,由第一路军总部的参谋人员代为书写的。使用这种语言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收信人朴德范是鲜族,如此更方便其阅读。日军将这封信译成日语,目的如这部战史中所述:“是为窥知匪团弱点的贵重资料,希望可对讨匪工作提供参考。”(日军称抗日联军为“匪”或“共产匪”) 因为萨所涉猎的文史资料中未见此信件的记载,故尽力将其翻译过来,以资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参考之用。 全文如下: “朴参谋长同志:这一阶段尽管敌人残酷的讨伐接连不断,但我们排除了困难,安全而且仍在不断展开行动。由于联系断绝,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担心。 现在,我们面临着以下几个问题: 一,面对去年的冬季讨伐,我军部队为了获得粮食和展开斗争工作而蒙受了相当的损失。其中,最令人悲愤难抑的是杨司令的牺牲。这实在是我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 今年春天召开的南满省委会议上,对于各部队今年的行动问题和干部问题,做出了决议。 与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地区和干部改选问题相关内容如下。 活动区域为汪清,以罗子沟为中心,根据当地情况和环境灵活掌握展开活动。 关于干部改选问题,警卫旅由于李参谋今年叛变,今后由韩参谋(推测为韩仁和 – 译者注)领导。但实际上由于作战经验等原因,韩参谋不可能独立指挥如此大部队的行动。故此要求同志(日军推断此处的同志即指朴德范)兼警卫旅旅长的责任。 第十三团的政治委员一向从第三方面军派干部担任,但考虑到其活动地区现为警卫旅活动区域,故决定委任警卫旅第三团崔政委(日军推断此处的崔政委为崔春国,崔后来率部推入苏联,编入周保中担任旅长的抗联教导旅。崔后成为朝鲜人民军少将,在1950年7月的安东战役中阵亡)前往担任。
在大讨伐中遭到日军破坏的一处抗联密营,里面的中国官兵在牺牲前曾进行了坚强的抵抗,这是战火未熄时日军即拍摄的所谓"纪念照" -- 选自《在满纪念 -- 日本军官铃木照片集》


根据最近收集到的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战史》介绍,1940年9月6日,日军在汪清县托盘沟阵亡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15团团长李永云身上找到了一批文件,其中包括了一封第一路军政委魏拯民写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令信。这封签署日期为1940年6月29日的文件,似乎是目前所知魏拯民将军在1941年3月殉国之前完成而能将内容保存下来的最后一封信件。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
这封信主要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杨靖宇司令员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个重大损失;第二,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变更工作安排;第三,关于越冬粮秣准备工作的安排批;第四,对难以继续坚持革命工作的人员今秋送往苏联。

从它的内容,可以看到抗联官兵在经过将近十年的苦战,特别是杨靖宇将军牺牲后,仍在顽强而有条不紊地继续着不屈的抵抗。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

这封信原为朝语,由于并未见到魏拯民将军通晓朝鲜文的记录,推测这是魏拯民将军口述,由第一路军总部的参谋人员代为书写的。使用这种语言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收信人朴德范是鲜族,如此更方便其阅读。日军将这封信译成日语,目的如这部战史中所述:“是为窥知匪团弱点的贵重资料,希望可对讨匪工作提供参考。”(日军称抗日联军为“匪”或“共产匪”)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
因为萨所涉猎的文史资料中未见此信件的记载,故尽力将其翻译过来,以资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参考之用。

全文如下:

“朴参谋长同志:这一阶段尽管敌人残酷的讨伐接连不断,但我们排除了困难,安全而且仍在不断展开行动。由于联系断绝,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担心。

现在,我们面临着以下几个问题: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

一,面对去年的冬季讨伐,我军部队为了获得粮食和展开斗争工作而蒙受了相当的损失。其中,最令人悲愤难抑的是杨司令的牺牲。这实在是我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

今年春天召开的南满省委会议上,对于各部队今年的行动问题和干部问题,做出了决议。会这里是朴和他预定的接头地点,因“李永云”的牺牲暴露,而导致朴德范的被俘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顺便说一下,携带这封信的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是一个不见于我方记载的人物,但1940年9月,抗联一路军在汪清托盘沟的确牺牲了一名十五团团团长 – 只是他的名字实在难以确定。 在《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中,他的名字是“李龙云”,并记载他是朝鲜族。1930年参加革命,1932年参加延吉县老区突击队,任小队长。1933年被编入延吉县游击队。1934年春随队编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任师警卫排排长。1938年任东北抗联第一路军三方面军十三团连长,1939年8月任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率6名同志辗转到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时遭敌袭击,中弹牺牲,时年25岁。 而此文标题中却又写道“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警卫排排长、东北抗联一路军第3方面军十五团团长李云龙烈士 ” – 东北抗日联军专家史义军先生也认为是“李云龙”,和《亮剑》里面那位独立团团长重名。 在日军缴获的这批魏拯民的信件中,有一封1940年4月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因当时东北抗日联军与延安的联系全被切断,惟一的组织联系途径只有试图通过莫斯科)的报告书,里面提到现存干部时,又提到“李龙吉(第十五团团长)”。《永不磨灭的记忆》里面,记载这名牺牲的十五团团长,也是用了“李龙吉”的名字。 这位烈士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为何衍生出如此众多的版本,恐怕也是东北抗日联军历史的又一个谜团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与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地区和干部改选问题相关内容如下。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

活动区域为汪清,以罗子沟为中心,根据当地情况和环境灵活掌握展开活动。

关于干部改选问题,警卫旅由于李参谋今年叛变,今后由韩参谋(推测为韩仁和 – 译者注)领导。但实际上由于作战经验等原因,韩参谋不可能独立指挥如此大部队的行动。故此要求同志(日军推断此处的同志即指朴德范)兼警卫旅旅长的责任。

第十三团的政治委员一向从第三方面军派干部担任,但考虑到其活动地区现为警卫旅活动区域,故决定委任警卫旅第三团崔政委(日军推断此处的崔政委为崔春国,崔后来率部推入苏联,编入周保中担任旅长的抗联教导旅。崔后成为朝鲜人民军少将,在1950年7月的安东战役中阵亡)前往担任。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在大讨伐中遭到日军破坏的一处抗联密营,里面的中国官兵在牺牲前曾进行了坚强的抵抗,这是战火未熄时日军即拍摄的所谓纪念照 -- 选自《在满纪念 -- 日本军官铃木照片集》 根据最近收集到的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战史》介绍,1940年9月6日,日军在汪清县托盘沟阵亡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15团团长李永云身上找到了一批文件,其中包括了一封第一路军政委魏拯民写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令信。这封签署日期为1940年6月29日的文件,似乎是目前所知魏拯民将军在1941年3月殉国之前完成而能将内容保存下来的最后一封信件。 这封信主要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杨靖宇司令员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个重大损失;第二,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变更工作安排;第三,关于越冬粮秣准备工作的安排批;第四,对难以继续坚持革命工作的人员今秋送往苏联。 从它的内容,可以看到抗联官兵在经过将近十年的苦战,特别是杨靖宇将军牺牲后,仍在顽强而有条不紊地继续着不屈的抵抗。 这封信原为朝语,由于并未见到魏拯民将军通晓朝鲜文的记录,推测这是魏拯民将军口述,由第一路军总部的参谋人员代为书写的。使用这种语言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收信人朴德范是鲜族,如此更方便其阅读。日军将这封信译成日语,目的如这部战史中所述:“是为窥知匪团弱点的贵重资料,希望可对讨匪工作提供参考。”(日军称抗日联军为“匪”或“共产匪”) 因为萨所涉猎的文史资料中未见此信件的记载,故尽力将其翻译过来,以资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参考之用。 全文如下: “朴参谋长同志:这一阶段尽管敌人残酷的讨伐接连不断,但我们排除了困难,安全而且仍在不断展开行动。由于联系断绝,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担心。 现在,我们面临着以下几个问题: 一,面对去年的冬季讨伐,我军部队为了获得粮食和展开斗争工作而蒙受了相当的损失。其中,最令人悲愤难抑的是杨司令的牺牲。这实在是我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 今年春天召开的南满省委会议上,对于各部队今年的行动问题和干部问题,做出了决议。 与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地区和干部改选问题相关内容如下。 活动区域为汪清,以罗子沟为中心,根据当地情况和环境灵活掌握展开活动。 关于干部改选问题,警卫旅由于李参谋今年叛变,今后由韩参谋(推测为韩仁和 – 译者注)领导。但实际上由于作战经验等原因,韩参谋不可能独立指挥如此大部队的行动。故此要求同志(日军推断此处的同志即指朴德范)兼警卫旅旅长的责任。 第十三团的政治委员一向从第三方面军派干部担任,但考虑到其活动地区现为警卫旅活动区域,故决定委任警卫旅第三团崔政委(日军推断此处的崔政委为崔春国,崔后来率部推入苏联,编入周保中担任旅长的抗联教导旅。崔后成为朝鲜人民军少将,在1950年7月的安东战役中阵亡)前往担任。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在大讨伐中遭到日军破坏的一处抗联密营,里面的中国官兵在牺牲前曾进行了坚强的抵抗,这是战火未熄时日军即拍摄的所谓纪念照 -- 选自《在满纪念 -- 日本军官铃木照片集》 根据最近收集到的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战史》介绍,1940年9月6日,日军在汪清县托盘沟阵亡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15团团长李永云身上找到了一批文件,其中包括了一封第一路军政委魏拯民写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令信。这封签署日期为1940年6月29日的文件,似乎是目前所知魏拯民将军在1941年3月殉国之前完成而能将内容保存下来的最后一封信件。 这封信主要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杨靖宇司令员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个重大损失;第二,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变更工作安排;第三,关于越冬粮秣准备工作的安排批;第四,对难以继续坚持革命工作的人员今秋送往苏联。 从它的内容,可以看到抗联官兵在经过将近十年的苦战,特别是杨靖宇将军牺牲后,仍在顽强而有条不紊地继续着不屈的抵抗。 这封信原为朝语,由于并未见到魏拯民将军通晓朝鲜文的记录,推测这是魏拯民将军口述,由第一路军总部的参谋人员代为书写的。使用这种语言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收信人朴德范是鲜族,如此更方便其阅读。日军将这封信译成日语,目的如这部战史中所述:“是为窥知匪团弱点的贵重资料,希望可对讨匪工作提供参考。”(日军称抗日联军为“匪”或“共产匪”) 因为萨所涉猎的文史资料中未见此信件的记载,故尽力将其翻译过来,以资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参考之用。 全文如下: “朴参谋长同志:这一阶段尽管敌人残酷的讨伐接连不断,但我们排除了困难,安全而且仍在不断展开行动。由于联系断绝,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担心。 现在,我们面临着以下几个问题: 一,面对去年的冬季讨伐,我军部队为了获得粮食和展开斗争工作而蒙受了相当的损失。其中,最令人悲愤难抑的是杨司令的牺牲。这实在是我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 今年春天召开的南满省委会议上,对于各部队今年的行动问题和干部问题,做出了决议。 与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地区和干部改选问题相关内容如下。 活动区域为汪清,以罗子沟为中心,根据当地情况和环境灵活掌握展开活动。 关于干部改选问题,警卫旅由于李参谋今年叛变,今后由韩参谋(推测为韩仁和 – 译者注)领导。但实际上由于作战经验等原因,韩参谋不可能独立指挥如此大部队的行动。故此要求同志(日军推断此处的同志即指朴德范)兼警卫旅旅长的责任。 第十三团的政治委员一向从第三方面军派干部担任,但考虑到其活动地区现为警卫旅活动区域,故决定委任警卫旅第三团崔政委(日军推断此处的崔政委为崔春国,崔后来率部推入苏联,编入周保中担任旅长的抗联教导旅。崔后成为朝鲜人民军少将,在1950年7月的安东战役中阵亡)前往担任。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会这里是朴和他预定的接头地点,因“李永云”的牺牲暴露,而导致朴德范的被俘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顺便说一下,携带这封信的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是一个不见于我方记载的人物,但1940年9月,抗联一路军在汪清托盘沟的确牺牲了一名十五团团团长 – 只是他的名字实在难以确定。 在《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中,他的名字是“李龙云”,并记载他是朝鲜族。1930年参加革命,1932年参加延吉县老区突击队,任小队长。1933年被编入延吉县游击队。1934年春随队编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任师警卫排排长。1938年任东北抗联第一路军三方面军十三团连长,1939年8月任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率6名同志辗转到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时遭敌袭击,中弹牺牲,时年25岁。 而此文标题中却又写道“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警卫排排长、东北抗联一路军第3方面军十五团团长李云龙烈士 ” – 东北抗日联军专家史义军先生也认为是“李云龙”,和《亮剑》里面那位独立团团长重名。 在日军缴获的这批魏拯民的信件中,有一封1940年4月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因当时东北抗日联军与延安的联系全被切断,惟一的组织联系途径只有试图通过莫斯科)的报告书,里面提到现存干部时,又提到“李龙吉(第十五团团长)”。《永不磨灭的记忆》里面,记载这名牺牲的十五团团长,也是用了“李龙吉”的名字。 这位烈士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为何衍生出如此众多的版本,恐怕也是东北抗日联军历史的又一个谜团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会这里是朴和他预定的接头地点,因“李永云”的牺牲暴露,而导致朴德范的被俘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顺便说一下,携带这封信的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是一个不见于我方记载的人物,但1940年9月,抗联一路军在汪清托盘沟的确牺牲了一名十五团团团长 – 只是他的名字实在难以确定。

在《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中,他的名字是“李龙云”,并记载他是朝鲜族。1930年参加革命,1932年参加延吉县老区突击队,任小队长。1933年被编入延吉县游击队。1934年春随队编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任师警卫排排长。1938年任东北抗联第一路军三方面军十三团连长,1939年8月任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率6名同志辗转到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时遭敌袭击,中弹牺牲,时年25岁。

而此文标题中却又写道“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警卫排排长、东北抗联一路军第3方面军十五团团长李云龙烈士 ” – 东北抗日联军专家史义军先生也认为是“李云龙”,和《亮剑》里面那位独立团团长重名。
在大讨伐中遭到日军破坏的一处抗联密营,里面的中国官兵在牺牲前曾进行了坚强的抵抗,这是战火未熄时日军即拍摄的所谓纪念照 -- 选自《在满纪念 -- 日本军官铃木照片集》 根据最近收集到的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战史》介绍,1940年9月6日,日军在汪清县托盘沟阵亡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15团团长李永云身上找到了一批文件,其中包括了一封第一路军政委魏拯民写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令信。这封签署日期为1940年6月29日的文件,似乎是目前所知魏拯民将军在1941年3月殉国之前完成而能将内容保存下来的最后一封信件。 这封信主要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杨靖宇司令员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个重大损失;第二,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变更工作安排;第三,关于越冬粮秣准备工作的安排批;第四,对难以继续坚持革命工作的人员今秋送往苏联。 从它的内容,可以看到抗联官兵在经过将近十年的苦战,特别是杨靖宇将军牺牲后,仍在顽强而有条不紊地继续着不屈的抵抗。 这封信原为朝语,由于并未见到魏拯民将军通晓朝鲜文的记录,推测这是魏拯民将军口述,由第一路军总部的参谋人员代为书写的。使用这种语言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收信人朴德范是鲜族,如此更方便其阅读。日军将这封信译成日语,目的如这部战史中所述:“是为窥知匪团弱点的贵重资料,希望可对讨匪工作提供参考。”(日军称抗日联军为“匪”或“共产匪”) 因为萨所涉猎的文史资料中未见此信件的记载,故尽力将其翻译过来,以资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参考之用。 全文如下: “朴参谋长同志:这一阶段尽管敌人残酷的讨伐接连不断,但我们排除了困难,安全而且仍在不断展开行动。由于联系断绝,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担心。 现在,我们面临着以下几个问题: 一,面对去年的冬季讨伐,我军部队为了获得粮食和展开斗争工作而蒙受了相当的损失。其中,最令人悲愤难抑的是杨司令的牺牲。这实在是我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 今年春天召开的南满省委会议上,对于各部队今年的行动问题和干部问题,做出了决议。 与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地区和干部改选问题相关内容如下。 活动区域为汪清,以罗子沟为中心,根据当地情况和环境灵活掌握展开活动。 关于干部改选问题,警卫旅由于李参谋今年叛变,今后由韩参谋(推测为韩仁和 – 译者注)领导。但实际上由于作战经验等原因,韩参谋不可能独立指挥如此大部队的行动。故此要求同志(日军推断此处的同志即指朴德范)兼警卫旅旅长的责任。 第十三团的政治委员一向从第三方面军派干部担任,但考虑到其活动地区现为警卫旅活动区域,故决定委任警卫旅第三团崔政委(日军推断此处的崔政委为崔春国,崔后来率部推入苏联,编入周保中担任旅长的抗联教导旅。崔后成为朝鲜人民军少将,在1950年7月的安东战役中阵亡)前往担任。
在日军缴获的这批魏拯民的信件中,有一封1940年4月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因当时东北抗日联军与延安的联系全被切断,惟一的组织联系途径只有试图通过莫斯科)的报告书,里面提到现存干部时,又提到“李龙吉(第十五团团长)”。《永不磨灭的记忆》里面,记载这名牺牲的十五团团长,也是用了“李龙吉”的名字。

这位烈士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为何衍生出如此众多的版本,恐怕也是东北抗日联军历史的又一个谜团了。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

[完]
在大讨伐中遭到日军破坏的一处抗联密营,里面的中国官兵在牺牲前曾进行了坚强的抵抗,这是战火未熄时日军即拍摄的所谓纪念照 -- 选自《在满纪念 -- 日本军官铃木照片集》 根据最近收集到的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战史》介绍,1940年9月6日,日军在汪清县托盘沟阵亡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15团团长李永云身上找到了一批文件,其中包括了一封第一路军政委魏拯民写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令信。这封签署日期为1940年6月29日的文件,似乎是目前所知魏拯民将军在1941年3月殉国之前完成而能将内容保存下来的最后一封信件。 这封信主要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杨靖宇司令员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个重大损失;第二,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变更工作安排;第三,关于越冬粮秣准备工作的安排批;第四,对难以继续坚持革命工作的人员今秋送往苏联。 从它的内容,可以看到抗联官兵在经过将近十年的苦战,特别是杨靖宇将军牺牲后,仍在顽强而有条不紊地继续着不屈的抵抗。 这封信原为朝语,由于并未见到魏拯民将军通晓朝鲜文的记录,推测这是魏拯民将军口述,由第一路军总部的参谋人员代为书写的。使用这种语言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收信人朴德范是鲜族,如此更方便其阅读。日军将这封信译成日语,目的如这部战史中所述:“是为窥知匪团弱点的贵重资料,希望可对讨匪工作提供参考。”(日军称抗日联军为“匪”或“共产匪”) 因为萨所涉猎的文史资料中未见此信件的记载,故尽力将其翻译过来,以资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参考之用。 全文如下: “朴参谋长同志:这一阶段尽管敌人残酷的讨伐接连不断,但我们排除了困难,安全而且仍在不断展开行动。由于联系断绝,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担心。 现在,我们面临着以下几个问题: 一,面对去年的冬季讨伐,我军部队为了获得粮食和展开斗争工作而蒙受了相当的损失。其中,最令人悲愤难抑的是杨司令的牺牲。这实在是我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 今年春天召开的南满省委会议上,对于各部队今年的行动问题和干部问题,做出了决议。 与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地区和干部改选问题相关内容如下。 活动区域为汪清,以罗子沟为中心,根据当地情况和环境灵活掌握展开活动。 关于干部改选问题,警卫旅由于李参谋今年叛变,今后由韩参谋(推测为韩仁和 – 译者注)领导。但实际上由于作战经验等原因,韩参谋不可能独立指挥如此大部队的行动。故此要求同志(日军推断此处的同志即指朴德范)兼警卫旅旅长的责任。 第十三团的政治委员一向从第三方面军派干部担任,但考虑到其活动地区现为警卫旅活动区域,故决定委任警卫旅第三团崔政委(日军推断此处的崔政委为崔春国,崔后来率部推入苏联,编入周保中担任旅长的抗联教导旅。崔后成为朝鲜人民军少将,在1950年7月的安东战役中阵亡)前往担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在大讨伐中遭到日军破坏的一处抗联密营,里面的中国官兵在牺牲前曾进行了坚强的抵抗,这是战火未熄时日军即拍摄的所谓纪念照 -- 选自《在满纪念 -- 日本军官铃木照片集》 根据最近收集到的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战史》介绍,1940年9月6日,日军在汪清县托盘沟阵亡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15团团长李永云身上找到了一批文件,其中包括了一封第一路军政委魏拯民写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令信。这封签署日期为1940年6月29日的文件,似乎是目前所知魏拯民将军在1941年3月殉国之前完成而能将内容保存下来的最后一封信件。 这封信主要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杨靖宇司令员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个重大损失;第二,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变更工作安排;第三,关于越冬粮秣准备工作的安排批;第四,对难以继续坚持革命工作的人员今秋送往苏联。 从它的内容,可以看到抗联官兵在经过将近十年的苦战,特别是杨靖宇将军牺牲后,仍在顽强而有条不紊地继续着不屈的抵抗。 这封信原为朝语,由于并未见到魏拯民将军通晓朝鲜文的记录,推测这是魏拯民将军口述,由第一路军总部的参谋人员代为书写的。使用这种语言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收信人朴德范是鲜族,如此更方便其阅读。日军将这封信译成日语,目的如这部战史中所述:“是为窥知匪团弱点的贵重资料,希望可对讨匪工作提供参考。”(日军称抗日联军为“匪”或“共产匪”) 因为萨所涉猎的文史资料中未见此信件的记载,故尽力将其翻译过来,以资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参考之用。 全文如下: “朴参谋长同志:这一阶段尽管敌人残酷的讨伐接连不断,但我们排除了困难,安全而且仍在不断展开行动。由于联系断绝,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担心。 现在,我们面临着以下几个问题: 一,面对去年的冬季讨伐,我军部队为了获得粮食和展开斗争工作而蒙受了相当的损失。其中,最令人悲愤难抑的是杨司令的牺牲。这实在是我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 今年春天召开的南满省委会议上,对于各部队今年的行动问题和干部问题,做出了决议。 与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地区和干部改选问题相关内容如下。 活动区域为汪清,以罗子沟为中心,根据当地情况和环境灵活掌握展开活动。 关于干部改选问题,警卫旅由于李参谋今年叛变,今后由韩参谋(推测为韩仁和 – 译者注)领导。但实际上由于作战经验等原因,韩参谋不可能独立指挥如此大部队的行动。故此要求同志(日军推断此处的同志即指朴德范)兼警卫旅旅长的责任。 第十三团的政治委员一向从第三方面军派干部担任,但考虑到其活动地区现为警卫旅活动区域,故决定委任警卫旅第三团崔政委(日军推断此处的崔政委为崔春国,崔后来率部推入苏联,编入周保中担任旅长的抗联教导旅。崔后成为朝鲜人民军少将,在1950年7月的安东战役中阵亡)前往担任。:会这里是朴和他预定的接头地点,因“李永云”的牺牲暴露,而导致朴德范的被俘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顺便说一下,携带这封信的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是一个不见于我方记载的人物,但1940年9月,抗联一路军在汪清托盘沟的确牺牲了一名十五团团团长 – 只是他的名字实在难以确定。 在《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中,他的名字是“李龙云”,并记载他是朝鲜族。1930年参加革命,1932年参加延吉县老区突击队,任小队长。1933年被编入延吉县游击队。1934年春随队编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任师警卫排排长。1938年任东北抗联第一路军三方面军十三团连长,1939年8月任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率6名同志辗转到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时遭敌袭击,中弹牺牲,时年25岁。 而此文标题中却又写道“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警卫排排长、东北抗联一路军第3方面军十五团团长李云龙烈士 ” – 东北抗日联军专家史义军先生也认为是“李云龙”,和《亮剑》里面那位独立团团长重名。 在日军缴获的这批魏拯民的信件中,有一封1940年4月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因当时东北抗日联军与延安的联系全被切断,惟一的组织联系途径只有试图通过莫斯科)的报告书,里面提到现存干部时,又提到“李龙吉(第十五团团长)”。《永不磨灭的记忆》里面,记载这名牺牲的十五团团长,也是用了“李龙吉”的名字。 这位烈士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为何衍生出如此众多的版本,恐怕也是东北抗日联军历史的又一个谜团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会这里是朴和他预定的接头地点,因“李永云”的牺牲暴露,而导致朴德范的被俘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顺便说一下,携带这封信的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是一个不见于我方记载的人物,但1940年9月,抗联一路军在汪清托盘沟的确牺牲了一名十五团团团长 – 只是他的名字实在难以确定。 在《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中,他的名字是“李龙云”,并记载他是朝鲜族。1930年参加革命,1932年参加延吉县老区突击队,任小队长。1933年被编入延吉县游击队。1934年春随队编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任师警卫排排长。1938年任东北抗联第一路军三方面军十三团连长,1939年8月任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率6名同志辗转到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时遭敌袭击,中弹牺牲,时年25岁。 而此文标题中却又写道“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警卫排排长、东北抗联一路军第3方面军十五团团长李云龙烈士 ” – 东北抗日联军专家史义军先生也认为是“李云龙”,和《亮剑》里面那位独立团团长重名。 在日军缴获的这批魏拯民的信件中,有一封1940年4月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因当时东北抗日联军与延安的联系全被切断,惟一的组织联系途径只有试图通过莫斯科)的报告书,里面提到现存干部时,又提到“李龙吉(第十五团团长)”。《永不磨灭的记忆》里面,记载这名牺牲的十五团团长,也是用了“李龙吉”的名字。 这位烈士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为何衍生出如此众多的版本,恐怕也是东北抗日联军历史的又一个谜团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 目前已决定任命安政委(推测为后来担任抗联教导旅1营政委,1947年病逝的安吉,当时他担任第三方面军14团政委)担任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但是,同志在赴任警卫旅旅长之前,请务必与安参谋(安政委)将当前各问题的对应办法研究清楚,将工作完满交接,不留后患。 警卫旅面对的问题,领导上认为,在越冬准备工作紧迫的情况下,大部队的行动应绝对禁止。初步预定韩参谋随一团一起行动,同志随三团一起行动。 二.关于今年的越冬准备问题,请参照既往经验并在详查环境情况的基础上,传达将各部队分散成小队,各自解决粮食问题的命令。于此同时,应着眼于加强各小部队的责任性和推进积极的行动。 另外,对于目前队内政治上存在危险性者,因病或年老目前不能继续坚持革命工作者,请均利用本次秋季派往苏联,以期使准备工作的努力不受影响。关于将有关人员派往苏联的方法,同志等可直接指挥派送的责任人员,以小部队活动的方式前进越境。若有渡苏之可能,请从此前的派送人员中选择人选,尽速派送。本函另附介绍信一并送交于你。另外,如果人数较多,可分多次派送。 三.与陈指挥(日军分析为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仍未能取得联系。 四.机关枪在携带困难的情况下,可于无危险的地点藏匿(但应在不影响攻击守备的范围之内) 五.联络接关系时间为七月十五,十六日,八月十五,十六日,联络地点和详情由十五团通信员告知。 最后,祝同志们英勇奋斗! 六月二十九日 魏指导员书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东北抗日联军顽强的生命力,即便在承受了空前的野副大讨伐和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沉重打击,各部队之间联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以魏拯民为首的一路军总部仍有全盘的工作考虑,仍在积极组织部队坚持抵抗斗争,而没有成为日军期待的“丧家之犬”。 可惜的是,魏拯民寄予厚望的这位朴德范参谋长,却未能坚持抗战到底。 应该说,朴德范在抗联中曾经是一员悍将,他1932年入党,1934年担任第二军独立师第一团连长,指导员。1936年3月任第二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参谋长。1939年7月任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参谋长。他是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最得力的部下和战友之一,因作战凶狠刁钻,被日军赋予“狼”的代号,与称为“虎”的陈翰章,“熊”的金日成并列,并在大讨伐中专门派遣第八守备队第四中队针对其本人穷追不舍(第一中队追陈翰章,第三中队追金日成)。魏拯民调他担任警卫旅的旅长,应该是看中了他的军事才干(抗联一路军编制中,警卫旅和第三方面军都是下辖三个团,但随总部行动的警卫旅显然更重要)。可惜的是,朴德范辜负了魏拯民的期待,他在1940年9月29日被俘叛变,后来成为伪间岛省特殊警察突击队队长。 “八•一五”东北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其后下落不明。 朴德范被俘的地点和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的地点很接近,我们甚至推测,会不会这里是朴和他预定的接头地点,因“李永云”的牺牲暴露,而导致朴德范的被俘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顺便说一下,携带这封信的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是一个不见于我方记载的人物,但1940年9月,抗联一路军在汪清托盘沟的确牺牲了一名十五团团团长 – 只是他的名字实在难以确定。 在《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中,他的名字是“李龙云”,并记载他是朝鲜族。1930年参加革命,1932年参加延吉县老区突击队,任小队长。1933年被编入延吉县游击队。1934年春随队编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任师警卫排排长。1938年任东北抗联第一路军三方面军十三团连长,1939年8月任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率6名同志辗转到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时遭敌袭击,中弹牺牲,时年25岁。 而此文标题中却又写道“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独立师警卫排排长、东北抗联一路军第3方面军十五团团长李云龙烈士 ” – 东北抗日联军专家史义军先生也认为是“李云龙”,和《亮剑》里面那位独立团团长重名。 在日军缴获的这批魏拯民的信件中,有一封1940年4月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因当时东北抗日联军与延安的联系全被切断,惟一的组织联系途径只有试图通过莫斯科)的报告书,里面提到现存干部时,又提到“李龙吉(第十五团团长)”。《永不磨灭的记忆》里面,记载这名牺牲的十五团团长,也是用了“李龙吉”的名字。 这位烈士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为何衍生出如此众多的版本,恐怕也是东北抗日联军历史的又一个谜团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在大讨伐中遭到日军破坏的一处抗联密营,里面的中国官兵在牺牲前曾进行了坚强的抵抗,这是战火未熄时日军即拍摄的所谓纪念照 -- 选自《在满纪念 -- 日本军官铃木照片集》 根据最近收集到的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战史》介绍,1940年9月6日,日军在汪清县托盘沟阵亡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15团团长李永云身上找到了一批文件,其中包括了一封第一路军政委魏拯民写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令信。这封签署日期为1940年6月29日的文件,似乎是目前所知魏拯民将军在1941年3月殉国之前完成而能将内容保存下来的最后一封信件。 这封信主要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杨靖宇司令员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个重大损失;第二,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变更工作安排;第三,关于越冬粮秣准备工作的安排批;第四,对难以继续坚持革命工作的人员今秋送往苏联。 从它的内容,可以看到抗联官兵在经过将近十年的苦战,特别是杨靖宇将军牺牲后,仍在顽强而有条不紊地继续着不屈的抵抗。 这封信原为朝语,由于并未见到魏拯民将军通晓朝鲜文的记录,推测这是魏拯民将军口述,由第一路军总部的参谋人员代为书写的。使用这种语言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收信人朴德范是鲜族,如此更方便其阅读。日军将这封信译成日语,目的如这部战史中所述:“是为窥知匪团弱点的贵重资料,希望可对讨匪工作提供参考。”(日军称抗日联军为“匪”或“共产匪”) 因为萨所涉猎的文史资料中未见此信件的记载,故尽力将其翻译过来,以资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参考之用。 全文如下: “朴参谋长同志:这一阶段尽管敌人残酷的讨伐接连不断,但我们排除了困难,安全而且仍在不断展开行动。由于联系断绝,我们一直在为你们担心。 现在,我们面临着以下几个问题: 一,面对去年的冬季讨伐,我军部队为了获得粮食和展开斗争工作而蒙受了相当的损失。其中,最令人悲愤难抑的是杨司令的牺牲。这实在是我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 今年春天召开的南满省委会议上,对于各部队今年的行动问题和干部问题,做出了决议。 与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地区和干部改选问题相关内容如下。 活动区域为汪清,以罗子沟为中心,根据当地情况和环境灵活掌握展开活动。 关于干部改选问题,警卫旅由于李参谋今年叛变,今后由韩参谋(推测为韩仁和 – 译者注)领导。但实际上由于作战经验等原因,韩参谋不可能独立指挥如此大部队的行动。故此要求同志(日军推断此处的同志即指朴德范)兼警卫旅旅长的责任。 第十三团的政治委员一向从第三方面军派干部担任,但考虑到其活动地区现为警卫旅活动区域,故决定委任警卫旅第三团崔政委(日军推断此处的崔政委为崔春国,崔后来率部推入苏联,编入周保中担任旅长的抗联教导旅。崔后成为朝鲜人民军少将,在1950年7月的安东战役中阵亡)前往担任。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