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可怜的将军 -- 日本幕府时代趣话之二十一  

2011-11-14 00:46: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力救她,来保证绘岛不会开口。 参阅日本史料之后会发现,间部与月光院的关系的确不正常。他们两人在家宣死后有多次在后宫的密会(当然,这种密会也可能是为了巩固政治权利的盟友间北戴河会议)。而间部在宫中的表现,让童言无忌的小将军家继对乳母说出了“间部看上去才是真将军啊”的话。间部早年是一名为将军家宣唱戏的演员,因为俊秀而被将军家宣看中,后来又发现他有才华,于是延入幕府,逐渐提拔成重臣。而月光院此时正是家宣的宠妾。两人早就是老相识,俊男美女之间发生点儿什么绝非意外。甚至有人认为,在家宣身后之争中,为何月光院的儿子锅松以外,家宣的其他儿子个个死得意外,死得年轻,间部诠房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野史中更记载德川家继很可能是间部和月光院之间的结晶。间部本姓“间锅”,家继让月光院给儿子起名时,月光院用了“锅松”的名字,就意在影射其父为间部,而不是将军家宣。 野史毕竟是野史,想象一下即便月光院与间部有染,当时又没有DNA鉴定技术,也时时为将军侍寝的月光院又怎么能判断孩子是谁的呢?这不是一个和韦爵爷的身世一样混乱的问题吗? 然而,如果绘岛真的掌握两人的秘密,并且可以以此推论出 – 只要推论出 – 家继的血统有问题,月光院和间部就死无葬身之地。 只要绘岛不招,事情就有缓和的余地,因此月光院在面对天英院强悍的攻势时,放弃其他边角,死守绘岛这个关键的棋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绘岛不招,天英院是不是很生气呢? 我的感觉不一定,说不定这正中天英院的下怀。 要知道,一旦绘岛招供,固然有了把月光院彻底打垮的棋着,但没有了退路的月光院势必鱼死网破,她和间部掌握的权利如果全部发挥出来,双方一场决战是免不了的。 但绘岛不招供,月光院一派在总还有退路的情况下,难免放弃一些非致命利益,这种不动声色的蚕食,正是天英院所最期待的。黑社会都知道,一个人有一百万,你一下子勒索过来固然痛快,但对方会跟你拼命的,如果你一个月勒索他一万两万的,他会因为你要的对
绘岛的秘密被她带进了棺材里,我们永远得不到她的亲口证实了留给我们的,只有推理的自由 绘岛的秘密被她带进了棺材里,我们永远得不到她的亲口证实了,留给我们的,只有推理的自由 从福尔摩斯的角度来看,女官绘岛被监禁致死的案情中,有两点十分可疑的地方。 第一, 既然绘岛事件是天英院等在野党对间部诠房和月光院的执政党发动进攻,月光院一方为何没有做出有力的反击呢?本来应该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月光院一方基本是一路败退。以泼辣著称的月光院在八代将军吉宗执政期间基本默默无闻,隐居林下,直到吉宗引退的时候,才在九代将军的继位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这说明即便二十多年之后,月光院仍握有较大的权力和影响力,从吉宗接受她在继嗣问题上的建议,说明她甚至与这位将军关系颇为密切。 问题是,吉宗可是月光院的死对头天英院拥立的! 第二, 关押绘岛派遣了七八个看守监视,还要修房子,还要防她逃跑,即便事情平息也还不放松。幕府为何要花这样巨额的资金来监禁一个小女子呢?要知道关她花的钱决不在养她之下啊。而天英院如果真的恨绘岛不招供,何不干脆夺其性命?人只要活着,就可能翻盘报仇的啊。 干嘛不杀了她,或者放了她呢? 考虑到有一位善弄阴谋的将军吉宗,推断的结果是 – 绘岛身上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让月光院十分忌讳。以至于她宁可退让,也不敢承受这个秘密公开的后果。而只要绘岛活着一天,掌握这个秘密的人,就可以让月光院一系的势力俯首帖耳。 那么,这会是怎样的一个秘密呢? 答案是明摆着的 – 天英院要绘岛招供的,不就是间部诠房与月光院有无瓜葛吗?那么,间部诠房与月光院到底有没有奸情呢 绘岛是咬死了没招。但笔者的推测是 – 有。 绘岛不招供,并不代表此事没有,但绘岛一招供,势必立刻失去月光院的庇护,而要将月光院势力连根拔起的天英院又怎么会饶了她这个始作俑者?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假如间部和月光院真有奸情,聪明如绘岛当知道,在无法杀人灭口的前提下,她唯一的活路就是抵死不招,而只要她活着而且不招,月光院就要下

从福尔摩斯的角度来看,女官绘岛被监禁致死的案情中,有两点十分可疑的地方。
绘岛的秘密被她带进了棺材里,我们永远得不到她的亲口证实了,留给我们的,只有推理的自由 从福尔摩斯的角度来看,女官绘岛被监禁致死的案情中,有两点十分可疑的地方。 第一, 既然绘岛事件是天英院等在野党对间部诠房和月光院的执政党发动进攻,月光院一方为何没有做出有力的反击呢?本来应该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月光院一方基本是一路败退。以泼辣著称的月光院在八代将军吉宗执政期间基本默默无闻,隐居林下,直到吉宗引退的时候,才在九代将军的继位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这说明即便二十多年之后,月光院仍握有较大的权力和影响力,从吉宗接受她在继嗣问题上的建议,说明她甚至与这位将军关系颇为密切。 问题是,吉宗可是月光院的死对头天英院拥立的! 第二, 关押绘岛派遣了七八个看守监视,还要修房子,还要防她逃跑,即便事情平息也还不放松。幕府为何要花这样巨额的资金来监禁一个小女子呢?要知道关她花的钱决不在养她之下啊。而天英院如果真的恨绘岛不招供,何不干脆夺其性命?人只要活着,就可能翻盘报仇的啊。 干嘛不杀了她,或者放了她呢? 考虑到有一位善弄阴谋的将军吉宗,推断的结果是 – 绘岛身上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让月光院十分忌讳。以至于她宁可退让,也不敢承受这个秘密公开的后果。而只要绘岛活着一天,掌握这个秘密的人,就可以让月光院一系的势力俯首帖耳。 那么,这会是怎样的一个秘密呢? 答案是明摆着的 – 天英院要绘岛招供的,不就是间部诠房与月光院有无瓜葛吗?那么,间部诠房与月光院到底有没有奸情呢 绘岛是咬死了没招。但笔者的推测是 – 有。 绘岛不招供,并不代表此事没有,但绘岛一招供,势必立刻失去月光院的庇护,而要将月光院势力连根拔起的天英院又怎么会饶了她这个始作俑者?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假如间部和月光院真有奸情,聪明如绘岛当知道,在无法杀人灭口的前提下,她唯一的活路就是抵死不招,而只要她活着而且不招,月光院就要下
第一,    既然绘岛事件是天英院等在野党对间部诠房和月光院的执政党发动进攻,月光院一方为何没有做出有力的反击呢?本来应该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月光院一方基本是一路败退。以泼辣著称的月光院在八代将军吉宗执政期间基本默默无闻,隐居林下,直到吉宗引退的时候,才在九代将军的继位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这说明即便二十多年之后,月光院仍握有较大的权力和影响力,从吉宗接受她在继嗣问题上的建议,说明她甚至与这位将军关系颇为密切。

问题是,吉宗可是月光院的死对头天英院拥立的!死力救她,来保证绘岛不会开口。 参阅日本史料之后会发现,间部与月光院的关系的确不正常。他们两人在家宣死后有多次在后宫的密会(当然,这种密会也可能是为了巩固政治权利的盟友间北戴河会议)。而间部在宫中的表现,让童言无忌的小将军家继对乳母说出了“间部看上去才是真将军啊”的话。间部早年是一名为将军家宣唱戏的演员,因为俊秀而被将军家宣看中,后来又发现他有才华,于是延入幕府,逐渐提拔成重臣。而月光院此时正是家宣的宠妾。两人早就是老相识,俊男美女之间发生点儿什么绝非意外。甚至有人认为,在家宣身后之争中,为何月光院的儿子锅松以外,家宣的其他儿子个个死得意外,死得年轻,间部诠房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野史中更记载德川家继很可能是间部和月光院之间的结晶。间部本姓“间锅”,家继让月光院给儿子起名时,月光院用了“锅松”的名字,就意在影射其父为间部,而不是将军家宣。 野史毕竟是野史,想象一下即便月光院与间部有染,当时又没有DNA鉴定技术,也时时为将军侍寝的月光院又怎么能判断孩子是谁的呢?这不是一个和韦爵爷的身世一样混乱的问题吗? 然而,如果绘岛真的掌握两人的秘密,并且可以以此推论出 – 只要推论出 – 家继的血统有问题,月光院和间部就死无葬身之地。 只要绘岛不招,事情就有缓和的余地,因此月光院在面对天英院强悍的攻势时,放弃其他边角,死守绘岛这个关键的棋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绘岛不招,天英院是不是很生气呢? 我的感觉不一定,说不定这正中天英院的下怀。 要知道,一旦绘岛招供,固然有了把月光院彻底打垮的棋着,但没有了退路的月光院势必鱼死网破,她和间部掌握的权利如果全部发挥出来,双方一场决战是免不了的。 但绘岛不招供,月光院一派在总还有退路的情况下,难免放弃一些非致命利益,这种不动声色的蚕食,正是天英院所最期待的。黑社会都知道,一个人有一百万,你一下子勒索过来固然痛快,但对方会跟你拼命的,如果你一个月勒索他一万两万的,他会因为你要的对

第二,    关押绘岛派遣了七八个看守监视,还要修房子,还要防她逃跑,即便事情平息也还不放松。幕府为何要花这样巨额的资金来监禁一个小女子呢?要知道关她花的钱决不在养她之下啊。而天英院如果真的恨绘岛不招供,何不干脆夺其性命?人只要活着,就可能翻盘报仇的啊。

干嘛不杀了她,或者放了她呢?

考虑到有一位善弄阴谋的将军吉宗,推断的结果是 – 绘岛身上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让月光院十分忌讳。以至于她宁可退让,也不敢承受这个秘密公开的后果。而只要绘岛活着一天,掌握这个秘密的人,就可以让月光院一系的势力俯首帖耳。

那么,这会是怎样的一个秘密呢?
他伤害不算很大而容易妥协,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你决一死战,那,你就赢定了。 月光院再泼辣,间部诠房再能干,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还是没法和累世公卿的天英院比,人家那可是在政治漩涡里泡大的人物啊。 果然,结果是对天英院最有力的,步步退让的月光院和间部终于无力反击,而唯一的收获是-- 绘岛的命保住了,她的秘密也保住了。 这时候,月光院却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难道是天英院一时手软? 这种手软的事情,可不像政治世家的女人干的。 笔者的推测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对月光院说,我来帮帮你吧。 这个人,就是第八代将军吉宗。 虽然与天英院是盟友,但吉宗肯定不愿意天英院的势力在后宫一家独大,必须找一支力量来制衡她。月光院,正是最好的人选。 有说法吉宗和月光院有染,这简直是野兽与美女故事的翻版,想来属于搞笑。 但吉宗只要拿到一样有力的武器,就可以既让天英院停止赶尽杀绝,又让月光院俯首帖耳。 这个武器,就是绘岛。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答案是明摆着的 – 天英院要绘岛招供的,不就是间部诠房与月光院有无瓜葛吗?那么,间部诠房与月光院到底有没有奸情呢

绘岛是咬死了没招。但笔者的推测是 – 有。他伤害不算很大而容易妥协,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你决一死战,那,你就赢定了。 月光院再泼辣,间部诠房再能干,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还是没法和累世公卿的天英院比,人家那可是在政治漩涡里泡大的人物啊。 果然,结果是对天英院最有力的,步步退让的月光院和间部终于无力反击,而唯一的收获是-- 绘岛的命保住了,她的秘密也保住了。 这时候,月光院却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难道是天英院一时手软? 这种手软的事情,可不像政治世家的女人干的。 笔者的推测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对月光院说,我来帮帮你吧。 这个人,就是第八代将军吉宗。 虽然与天英院是盟友,但吉宗肯定不愿意天英院的势力在后宫一家独大,必须找一支力量来制衡她。月光院,正是最好的人选。 有说法吉宗和月光院有染,这简直是野兽与美女故事的翻版,想来属于搞笑。 但吉宗只要拿到一样有力的武器,就可以既让天英院停止赶尽杀绝,又让月光院俯首帖耳。 这个武器,就是绘岛。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绘岛不招供,并不代表此事没有,但绘岛一招供,势必立刻失去月光院的庇护,而要将月光院势力连根拔起的天英院又怎么会饶了她这个始作俑者?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假如间部和月光院真有奸情,聪明如绘岛当知道,在无法杀人灭口的前提下,她唯一的活路就是抵死不招,而只要她活着而且不招,月光院就要下死力救她,来保证绘岛不会开口。
绘岛的秘密被她带进了棺材里,我们永远得不到她的亲口证实了,留给我们的,只有推理的自由 从福尔摩斯的角度来看,女官绘岛被监禁致死的案情中,有两点十分可疑的地方。 第一, 既然绘岛事件是天英院等在野党对间部诠房和月光院的执政党发动进攻,月光院一方为何没有做出有力的反击呢?本来应该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月光院一方基本是一路败退。以泼辣著称的月光院在八代将军吉宗执政期间基本默默无闻,隐居林下,直到吉宗引退的时候,才在九代将军的继位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这说明即便二十多年之后,月光院仍握有较大的权力和影响力,从吉宗接受她在继嗣问题上的建议,说明她甚至与这位将军关系颇为密切。 问题是,吉宗可是月光院的死对头天英院拥立的! 第二, 关押绘岛派遣了七八个看守监视,还要修房子,还要防她逃跑,即便事情平息也还不放松。幕府为何要花这样巨额的资金来监禁一个小女子呢?要知道关她花的钱决不在养她之下啊。而天英院如果真的恨绘岛不招供,何不干脆夺其性命?人只要活着,就可能翻盘报仇的啊。 干嘛不杀了她,或者放了她呢? 考虑到有一位善弄阴谋的将军吉宗,推断的结果是 – 绘岛身上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让月光院十分忌讳。以至于她宁可退让,也不敢承受这个秘密公开的后果。而只要绘岛活着一天,掌握这个秘密的人,就可以让月光院一系的势力俯首帖耳。 那么,这会是怎样的一个秘密呢? 答案是明摆着的 – 天英院要绘岛招供的,不就是间部诠房与月光院有无瓜葛吗?那么,间部诠房与月光院到底有没有奸情呢 绘岛是咬死了没招。但笔者的推测是 – 有。 绘岛不招供,并不代表此事没有,但绘岛一招供,势必立刻失去月光院的庇护,而要将月光院势力连根拔起的天英院又怎么会饶了她这个始作俑者?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假如间部和月光院真有奸情,聪明如绘岛当知道,在无法杀人灭口的前提下,她唯一的活路就是抵死不招,而只要她活着而且不招,月光院就要下
参阅日本史料之后会发现,间部与月光院的关系的确不正常。他们两人在家宣死后有多次在后宫的密会(当然,这种密会也可能是为了巩固政治权利的盟友间北戴河会议)。而间部在宫中的表现,让童言无忌的小将军家继对乳母说出了“间部看上去才是真将军啊”的话。间部早年是一名为将军家宣唱戏的演员,因为俊秀而被将军家宣看中,后来又发现他有才华,于是延入幕府,逐渐提拔成重臣。而月光院此时正是家宣的宠妾。两人早就是老相识,俊男美女之间发生点儿什么绝非意外。甚至有人认为,在家宣身后之争中,为何月光院的儿子锅松以外,家宣的其他儿子个个死得意外,死得年轻,间部诠房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野史中更记载德川家继很可能是间部和月光院之间的结晶。间部本姓“间锅”,家继让月光院给儿子起名时,月光院用了“锅松”的名字,就意在影射其父为间部,而不是将军家宣。

野史毕竟是野史,想象一下即便月光院与间部有染,当时又没有DNA鉴定技术,也时时为将军侍寝的月光院又怎么能判断孩子是谁的呢?这不是一个和韦爵爷的身世一样混乱的问题吗?

然而,如果绘岛真的掌握两人的秘密,并且可以以此推论出 – 只要推论出 – 家继的血统有问题,月光院和间部就死无葬身之地。

只要绘岛不招,事情就有缓和的余地,因此月光院在面对天英院强悍的攻势时,放弃其他边角,死守绘岛这个关键的棋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绘岛不招,天英院是不是很生气呢?死力救她,来保证绘岛不会开口。 参阅日本史料之后会发现,间部与月光院的关系的确不正常。他们两人在家宣死后有多次在后宫的密会(当然,这种密会也可能是为了巩固政治权利的盟友间北戴河会议)。而间部在宫中的表现,让童言无忌的小将军家继对乳母说出了“间部看上去才是真将军啊”的话。间部早年是一名为将军家宣唱戏的演员,因为俊秀而被将军家宣看中,后来又发现他有才华,于是延入幕府,逐渐提拔成重臣。而月光院此时正是家宣的宠妾。两人早就是老相识,俊男美女之间发生点儿什么绝非意外。甚至有人认为,在家宣身后之争中,为何月光院的儿子锅松以外,家宣的其他儿子个个死得意外,死得年轻,间部诠房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野史中更记载德川家继很可能是间部和月光院之间的结晶。间部本姓“间锅”,家继让月光院给儿子起名时,月光院用了“锅松”的名字,就意在影射其父为间部,而不是将军家宣。 野史毕竟是野史,想象一下即便月光院与间部有染,当时又没有DNA鉴定技术,也时时为将军侍寝的月光院又怎么能判断孩子是谁的呢?这不是一个和韦爵爷的身世一样混乱的问题吗? 然而,如果绘岛真的掌握两人的秘密,并且可以以此推论出 – 只要推论出 – 家继的血统有问题,月光院和间部就死无葬身之地。 只要绘岛不招,事情就有缓和的余地,因此月光院在面对天英院强悍的攻势时,放弃其他边角,死守绘岛这个关键的棋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绘岛不招,天英院是不是很生气呢? 我的感觉不一定,说不定这正中天英院的下怀。 要知道,一旦绘岛招供,固然有了把月光院彻底打垮的棋着,但没有了退路的月光院势必鱼死网破,她和间部掌握的权利如果全部发挥出来,双方一场决战是免不了的。 但绘岛不招供,月光院一派在总还有退路的情况下,难免放弃一些非致命利益,这种不动声色的蚕食,正是天英院所最期待的。黑社会都知道,一个人有一百万,你一下子勒索过来固然痛快,但对方会跟你拼命的,如果你一个月勒索他一万两万的,他会因为你要的对

我的感觉不一定,说不定这正中天英院的下怀。
要知道,一旦绘岛招供,固然有了把月光院彻底打垮的棋着,但没有了退路的月光院势必鱼死网破,她和间部掌握的权利如果全部发挥出来,双方一场决战是免不了的。他伤害不算很大而容易妥协,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你决一死战,那,你就赢定了。 月光院再泼辣,间部诠房再能干,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还是没法和累世公卿的天英院比,人家那可是在政治漩涡里泡大的人物啊。 果然,结果是对天英院最有力的,步步退让的月光院和间部终于无力反击,而唯一的收获是-- 绘岛的命保住了,她的秘密也保住了。 这时候,月光院却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难道是天英院一时手软? 这种手软的事情,可不像政治世家的女人干的。 笔者的推测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对月光院说,我来帮帮你吧。 这个人,就是第八代将军吉宗。 虽然与天英院是盟友,但吉宗肯定不愿意天英院的势力在后宫一家独大,必须找一支力量来制衡她。月光院,正是最好的人选。 有说法吉宗和月光院有染,这简直是野兽与美女故事的翻版,想来属于搞笑。 但吉宗只要拿到一样有力的武器,就可以既让天英院停止赶尽杀绝,又让月光院俯首帖耳。 这个武器,就是绘岛。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但绘岛不招供,月光院一派在总还有退路的情况下,难免放弃一些非致命利益,这种不动声色的蚕食,正是天英院所最期待的。黑社会都知道,一个人有一百万,你一下子勒索过来固然痛快,但对方会跟你拼命的,如果你一个月勒索他一万两万的,他会因为你要的对他伤害不算很大而容易妥协,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你决一死战,那,你就赢定了。

月光院再泼辣,间部诠房再能干,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还是没法和累世公卿的天英院比,人家那可是在政治漩涡里泡大的人物啊。

果然,结果是对天英院最有力的,步步退让的月光院和间部终于无力反击,而唯一的收获是-- 绘岛的命保住了,她的秘密也保住了。他伤害不算很大而容易妥协,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你决一死战,那,你就赢定了。 月光院再泼辣,间部诠房再能干,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还是没法和累世公卿的天英院比,人家那可是在政治漩涡里泡大的人物啊。 果然,结果是对天英院最有力的,步步退让的月光院和间部终于无力反击,而唯一的收获是-- 绘岛的命保住了,她的秘密也保住了。 这时候,月光院却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难道是天英院一时手软? 这种手软的事情,可不像政治世家的女人干的。 笔者的推测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对月光院说,我来帮帮你吧。 这个人,就是第八代将军吉宗。 虽然与天英院是盟友,但吉宗肯定不愿意天英院的势力在后宫一家独大,必须找一支力量来制衡她。月光院,正是最好的人选。 有说法吉宗和月光院有染,这简直是野兽与美女故事的翻版,想来属于搞笑。 但吉宗只要拿到一样有力的武器,就可以既让天英院停止赶尽杀绝,又让月光院俯首帖耳。 这个武器,就是绘岛。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时候,月光院却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难道是天英院一时手软?

这种手软的事情,可不像政治世家的女人干的。

笔者的推测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对月光院说,我来帮帮你吧。 绘岛的秘密被她带进了棺材里,我们永远得不到她的亲口证实了,留给我们的,只有推理的自由 从福尔摩斯的角度来看,女官绘岛被监禁致死的案情中,有两点十分可疑的地方。 第一, 既然绘岛事件是天英院等在野党对间部诠房和月光院的执政党发动进攻,月光院一方为何没有做出有力的反击呢?本来应该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月光院一方基本是一路败退。以泼辣著称的月光院在八代将军吉宗执政期间基本默默无闻,隐居林下,直到吉宗引退的时候,才在九代将军的继位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这说明即便二十多年之后,月光院仍握有较大的权力和影响力,从吉宗接受她在继嗣问题上的建议,说明她甚至与这位将军关系颇为密切。 问题是,吉宗可是月光院的死对头天英院拥立的! 第二, 关押绘岛派遣了七八个看守监视,还要修房子,还要防她逃跑,即便事情平息也还不放松。幕府为何要花这样巨额的资金来监禁一个小女子呢?要知道关她花的钱决不在养她之下啊。而天英院如果真的恨绘岛不招供,何不干脆夺其性命?人只要活着,就可能翻盘报仇的啊。 干嘛不杀了她,或者放了她呢? 考虑到有一位善弄阴谋的将军吉宗,推断的结果是 – 绘岛身上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让月光院十分忌讳。以至于她宁可退让,也不敢承受这个秘密公开的后果。而只要绘岛活着一天,掌握这个秘密的人,就可以让月光院一系的势力俯首帖耳。 那么,这会是怎样的一个秘密呢? 答案是明摆着的 – 天英院要绘岛招供的,不就是间部诠房与月光院有无瓜葛吗?那么,间部诠房与月光院到底有没有奸情呢 绘岛是咬死了没招。但笔者的推测是 – 有。 绘岛不招供,并不代表此事没有,但绘岛一招供,势必立刻失去月光院的庇护,而要将月光院势力连根拔起的天英院又怎么会饶了她这个始作俑者?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假如间部和月光院真有奸情,聪明如绘岛当知道,在无法杀人灭口的前提下,她唯一的活路就是抵死不招,而只要她活着而且不招,月光院就要下

这个人,就是第八代将军吉宗。
他伤害不算很大而容易妥协,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你决一死战,那,你就赢定了。 月光院再泼辣,间部诠房再能干,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还是没法和累世公卿的天英院比,人家那可是在政治漩涡里泡大的人物啊。 果然,结果是对天英院最有力的,步步退让的月光院和间部终于无力反击,而唯一的收获是-- 绘岛的命保住了,她的秘密也保住了。 这时候,月光院却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难道是天英院一时手软? 这种手软的事情,可不像政治世家的女人干的。 笔者的推测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对月光院说,我来帮帮你吧。 这个人,就是第八代将军吉宗。 虽然与天英院是盟友,但吉宗肯定不愿意天英院的势力在后宫一家独大,必须找一支力量来制衡她。月光院,正是最好的人选。 有说法吉宗和月光院有染,这简直是野兽与美女故事的翻版,想来属于搞笑。 但吉宗只要拿到一样有力的武器,就可以既让天英院停止赶尽杀绝,又让月光院俯首帖耳。 这个武器,就是绘岛。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虽然与天英院是盟友,但吉宗肯定不愿意天英院的势力在后宫一家独大,必须找一支力量来制衡她。月光院,正是最好的人选。

有说法吉宗和月光院有染,这简直是野兽与美女故事的翻版,想来属于搞笑。

但吉宗只要拿到一样有力的武器,就可以既让天英院停止赶尽杀绝,又让月光院俯首帖耳。
绘岛的秘密被她带进了棺材里,我们永远得不到她的亲口证实了,留给我们的,只有推理的自由 从福尔摩斯的角度来看,女官绘岛被监禁致死的案情中,有两点十分可疑的地方。 第一, 既然绘岛事件是天英院等在野党对间部诠房和月光院的执政党发动进攻,月光院一方为何没有做出有力的反击呢?本来应该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月光院一方基本是一路败退。以泼辣著称的月光院在八代将军吉宗执政期间基本默默无闻,隐居林下,直到吉宗引退的时候,才在九代将军的继位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 这说明即便二十多年之后,月光院仍握有较大的权力和影响力,从吉宗接受她在继嗣问题上的建议,说明她甚至与这位将军关系颇为密切。 问题是,吉宗可是月光院的死对头天英院拥立的! 第二, 关押绘岛派遣了七八个看守监视,还要修房子,还要防她逃跑,即便事情平息也还不放松。幕府为何要花这样巨额的资金来监禁一个小女子呢?要知道关她花的钱决不在养她之下啊。而天英院如果真的恨绘岛不招供,何不干脆夺其性命?人只要活着,就可能翻盘报仇的啊。 干嘛不杀了她,或者放了她呢? 考虑到有一位善弄阴谋的将军吉宗,推断的结果是 – 绘岛身上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让月光院十分忌讳。以至于她宁可退让,也不敢承受这个秘密公开的后果。而只要绘岛活着一天,掌握这个秘密的人,就可以让月光院一系的势力俯首帖耳。 那么,这会是怎样的一个秘密呢? 答案是明摆着的 – 天英院要绘岛招供的,不就是间部诠房与月光院有无瓜葛吗?那么,间部诠房与月光院到底有没有奸情呢 绘岛是咬死了没招。但笔者的推测是 – 有。 绘岛不招供,并不代表此事没有,但绘岛一招供,势必立刻失去月光院的庇护,而要将月光院势力连根拔起的天英院又怎么会饶了她这个始作俑者?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假如间部和月光院真有奸情,聪明如绘岛当知道,在无法杀人灭口的前提下,她唯一的活路就是抵死不招,而只要她活着而且不招,月光院就要下
这个武器,就是绘岛。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死力救她,来保证绘岛不会开口。 参阅日本史料之后会发现,间部与月光院的关系的确不正常。他们两人在家宣死后有多次在后宫的密会(当然,这种密会也可能是为了巩固政治权利的盟友间北戴河会议)。而间部在宫中的表现,让童言无忌的小将军家继对乳母说出了“间部看上去才是真将军啊”的话。间部早年是一名为将军家宣唱戏的演员,因为俊秀而被将军家宣看中,后来又发现他有才华,于是延入幕府,逐渐提拔成重臣。而月光院此时正是家宣的宠妾。两人早就是老相识,俊男美女之间发生点儿什么绝非意外。甚至有人认为,在家宣身后之争中,为何月光院的儿子锅松以外,家宣的其他儿子个个死得意外,死得年轻,间部诠房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野史中更记载德川家继很可能是间部和月光院之间的结晶。间部本姓“间锅”,家继让月光院给儿子起名时,月光院用了“锅松”的名字,就意在影射其父为间部,而不是将军家宣。 野史毕竟是野史,想象一下即便月光院与间部有染,当时又没有DNA鉴定技术,也时时为将军侍寝的月光院又怎么能判断孩子是谁的呢?这不是一个和韦爵爷的身世一样混乱的问题吗? 然而,如果绘岛真的掌握两人的秘密,并且可以以此推论出 – 只要推论出 – 家继的血统有问题,月光院和间部就死无葬身之地。 只要绘岛不招,事情就有缓和的余地,因此月光院在面对天英院强悍的攻势时,放弃其他边角,死守绘岛这个关键的棋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绘岛不招,天英院是不是很生气呢? 我的感觉不一定,说不定这正中天英院的下怀。 要知道,一旦绘岛招供,固然有了把月光院彻底打垮的棋着,但没有了退路的月光院势必鱼死网破,她和间部掌握的权利如果全部发挥出来,双方一场决战是免不了的。 但绘岛不招供,月光院一派在总还有退路的情况下,难免放弃一些非致命利益,这种不动声色的蚕食,正是天英院所最期待的。黑社会都知道,一个人有一百万,你一下子勒索过来固然痛快,但对方会跟你拼命的,如果你一个月勒索他一万两万的,他会因为你要的对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死力救她,来保证绘岛不会开口。 参阅日本史料之后会发现,间部与月光院的关系的确不正常。他们两人在家宣死后有多次在后宫的密会(当然,这种密会也可能是为了巩固政治权利的盟友间北戴河会议)。而间部在宫中的表现,让童言无忌的小将军家继对乳母说出了“间部看上去才是真将军啊”的话。间部早年是一名为将军家宣唱戏的演员,因为俊秀而被将军家宣看中,后来又发现他有才华,于是延入幕府,逐渐提拔成重臣。而月光院此时正是家宣的宠妾。两人早就是老相识,俊男美女之间发生点儿什么绝非意外。甚至有人认为,在家宣身后之争中,为何月光院的儿子锅松以外,家宣的其他儿子个个死得意外,死得年轻,间部诠房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野史中更记载德川家继很可能是间部和月光院之间的结晶。间部本姓“间锅”,家继让月光院给儿子起名时,月光院用了“锅松”的名字,就意在影射其父为间部,而不是将军家宣。 野史毕竟是野史,想象一下即便月光院与间部有染,当时又没有DNA鉴定技术,也时时为将军侍寝的月光院又怎么能判断孩子是谁的呢?这不是一个和韦爵爷的身世一样混乱的问题吗? 然而,如果绘岛真的掌握两人的秘密,并且可以以此推论出 – 只要推论出 – 家继的血统有问题,月光院和间部就死无葬身之地。 只要绘岛不招,事情就有缓和的余地,因此月光院在面对天英院强悍的攻势时,放弃其他边角,死守绘岛这个关键的棋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绘岛不招,天英院是不是很生气呢? 我的感觉不一定,说不定这正中天英院的下怀。 要知道,一旦绘岛招供,固然有了把月光院彻底打垮的棋着,但没有了退路的月光院势必鱼死网破,她和间部掌握的权利如果全部发挥出来,双方一场决战是免不了的。 但绘岛不招供,月光院一派在总还有退路的情况下,难免放弃一些非致命利益,这种不动声色的蚕食,正是天英院所最期待的。黑社会都知道,一个人有一百万,你一下子勒索过来固然痛快,但对方会跟你拼命的,如果你一个月勒索他一万两万的,他会因为你要的对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他伤害不算很大而容易妥协,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你决一死战,那,你就赢定了。 月光院再泼辣,间部诠房再能干,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还是没法和累世公卿的天英院比,人家那可是在政治漩涡里泡大的人物啊。 果然,结果是对天英院最有力的,步步退让的月光院和间部终于无力反击,而唯一的收获是-- 绘岛的命保住了,她的秘密也保住了。 这时候,月光院却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难道是天英院一时手软? 这种手软的事情,可不像政治世家的女人干的。 笔者的推测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对月光院说,我来帮帮你吧。 这个人,就是第八代将军吉宗。 虽然与天英院是盟友,但吉宗肯定不愿意天英院的势力在后宫一家独大,必须找一支力量来制衡她。月光院,正是最好的人选。 有说法吉宗和月光院有染,这简直是野兽与美女故事的翻版,想来属于搞笑。 但吉宗只要拿到一样有力的武器,就可以既让天英院停止赶尽杀绝,又让月光院俯首帖耳。 这个武器,就是绘岛。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他伤害不算很大而容易妥协,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你决一死战,那,你就赢定了。 月光院再泼辣,间部诠房再能干,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还是没法和累世公卿的天英院比,人家那可是在政治漩涡里泡大的人物啊。 果然,结果是对天英院最有力的,步步退让的月光院和间部终于无力反击,而唯一的收获是-- 绘岛的命保住了,她的秘密也保住了。 这时候,月光院却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难道是天英院一时手软? 这种手软的事情,可不像政治世家的女人干的。 笔者的推测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对月光院说,我来帮帮你吧。 这个人,就是第八代将军吉宗。 虽然与天英院是盟友,但吉宗肯定不愿意天英院的势力在后宫一家独大,必须找一支力量来制衡她。月光院,正是最好的人选。 有说法吉宗和月光院有染,这简直是野兽与美女故事的翻版,想来属于搞笑。 但吉宗只要拿到一样有力的武器,就可以既让天英院停止赶尽杀绝,又让月光院俯首帖耳。 这个武器,就是绘岛。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他伤害不算很大而容易妥协,总是下不了决心和你决一死战,那,你就赢定了。 月光院再泼辣,间部诠房再能干,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还是没法和累世公卿的天英院比,人家那可是在政治漩涡里泡大的人物啊。 果然,结果是对天英院最有力的,步步退让的月光院和间部终于无力反击,而唯一的收获是-- 绘岛的命保住了,她的秘密也保住了。 这时候,月光院却没有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难道是天英院一时手软? 这种手软的事情,可不像政治世家的女人干的。 笔者的推测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人从幕后走了出来,对月光院说,我来帮帮你吧。 这个人,就是第八代将军吉宗。 虽然与天英院是盟友,但吉宗肯定不愿意天英院的势力在后宫一家独大,必须找一支力量来制衡她。月光院,正是最好的人选。 有说法吉宗和月光院有染,这简直是野兽与美女故事的翻版,想来属于搞笑。 但吉宗只要拿到一样有力的武器,就可以既让天英院停止赶尽杀绝,又让月光院俯首帖耳。 这个武器,就是绘岛。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