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是谁打了日伪的国际列车 上  

2011-11-19 12:41: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日画报》 1934年10月号上刊登的双城列车袭击现场照片 在东北战场,袭击日军列车是抗日抵抗力量的一种重要作战方式,但是,得以明确在现场留下影像的并不太多 – 所幸,日本的摄影记者给其国内刊物提供的照片,如今成了中国军民抗击入侵者的证据。 对日伪军来说,哈尔滨周围的铁路沿线实在是个不安稳的地方,日军进攻哈尔滨时,其军列在双城遇袭,长谷部旅团长险些被摔死;在和一面坡方向义勇军交战的时候,运兵车又在成高子被颠覆,人员死伤惨重。1934年8月30日夜,平地一声雷,哈尔滨以南四十二公里的铁道线上,日伪11次快速列车行进间又突遭袭击。 大约因为这次战斗并非发生在全面抗战之后,在我国,知道这次袭击的人不多。但是,当笔者翻阅当年的日方记载时,才发现这一事件在日本舆论中引发的震动,其报道宛若一个东北版的“临城火车大劫案”。可惜的是,我们知道此战的重大影响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 所谓墙里开花墙外香,也许指的就是这种现象。 日本《朝日画报》杂志在1934年10月号上用整整一页,以照片新闻的方式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标题为《“匪贼”袭击列车 -- 北铁南部线上的大难》。文中这样描述此次事件: “八月三十日夜晚九点五十分从哈尔滨发前往新京的北铁南部线特快旅客列车,在同夜零时四十五分左右,于五家和双城壁之间的‘安西店’紧急停车站附近行进之时,由于‘匪贼’破坏轨道,导致车辆出轨倾覆。火车机车和其后的四节四等客车被毁。与此同时,预先设伏的‘匪贼’立即向停止的列车发起了猛烈攻击,与押车的日本警乘兵发生激战,双方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 在这次袭击中,日方当场有十人死亡,十数名重伤。日本资源调查局的专员藤泽技师,事务官内田,(伪)吉林省公署驻哈尔滨官员村上条太郎等被‘匪贼’作为人质抓去。‘ 值得注意的是,事件发生后,驻哈尔滨的日伪军紧急出动,搜寻袭击了列车的抗日抵抗部队 – 这本身并不奇怪,问题是日伪军出动的部队不但有普通军警,而且包括了驻哈尔滨的飞行队,甚至还动用了“广
《朝日画报》 1934年10月号上刊登的双城列车袭击现场照片

在东北战场,袭击日军列车是抗日抵抗力量的一种重要作战方式,但是,得以明确在现场留下影像的并不太多 – 所幸,日本的摄影记者给其国内刊物提供的照片,如今成了中国军民抗击入侵者的证据。全部被中国抵抗力量俘虏抓走。 本来,进入1934年之后,至少在哈尔滨等大城市近郊日军感到自己已经逐渐控制住了局面。这是因为随着最后一块根据地呼伦贝尔的沦陷,李杜,丁超等高级将领或走或降,吉黑两省的义勇军力量大大削弱。在平坦宽阔的松嫩平原上,日军的机械化,重武器优势明显,义勇军部队难以对抗,残军开始转入边远的下江等地区坚持抗战。战斗似乎在远离各个大城市。哈尔滨市国际城市,而新京(长春)则是伪满的“国都”。抓了数量如此之大的外国人和日本考察团员,这次事件的影响可想而知。考虑到其在国际国内必将引发的巨大震撼,难怪日军在哈尔滨的军政大员们惊恐万状,把所有能使用的部队都派出去了。 这个时候,是谁这样胆大包天,竟敢在这两个伪满统治的中心之间干出这样一次震惊中外的行动呢? 用我们河北老家的话说,这是猴嘴里掏枣的活计阿。 当时在这一带坚持抗日的若是笼统来算,都是义勇军,然而,这支“义勇军”在作战的时候却颇有些古怪,若是仔细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会让我们有似曾相识之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对日伪军来说,哈尔滨周围的铁路沿线实在是个不安稳的地方,日军进攻哈尔滨时,其军列在双城遇袭,长谷部旅团长险些被摔死;在和一面坡方向义勇军交战的时候,运兵车又在成高子被颠覆,人员死伤惨重。1934年8月30日夜,平地一声雷,哈尔滨以南四十二公里的铁道线上,日伪11次快速列车行进间又突遭袭击。
全部被中国抵抗力量俘虏抓走。 本来,进入1934年之后,至少在哈尔滨等大城市近郊日军感到自己已经逐渐控制住了局面。这是因为随着最后一块根据地呼伦贝尔的沦陷,李杜,丁超等高级将领或走或降,吉黑两省的义勇军力量大大削弱。在平坦宽阔的松嫩平原上,日军的机械化,重武器优势明显,义勇军部队难以对抗,残军开始转入边远的下江等地区坚持抗战。战斗似乎在远离各个大城市。哈尔滨市国际城市,而新京(长春)则是伪满的“国都”。抓了数量如此之大的外国人和日本考察团员,这次事件的影响可想而知。考虑到其在国际国内必将引发的巨大震撼,难怪日军在哈尔滨的军政大员们惊恐万状,把所有能使用的部队都派出去了。 这个时候,是谁这样胆大包天,竟敢在这两个伪满统治的中心之间干出这样一次震惊中外的行动呢? 用我们河北老家的话说,这是猴嘴里掏枣的活计阿。 当时在这一带坚持抗日的若是笼统来算,都是义勇军,然而,这支“义勇军”在作战的时候却颇有些古怪,若是仔细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会让我们有似曾相识之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大约因为这次战斗并非发生在全面抗战之后,在我国,知道这次袭击的人不多。但是,当笔者翻阅当年的日方记载时,才发现这一事件在日本舆论中引发的震动,其报道宛若一个东北版的“临城火车大劫案”。可惜的是,我们知道此战的重大影响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

所谓墙里开花墙外香,也许指的就是这种现象。

日本《朝日画报》杂志在1934年10月号上用整整一页,以照片新闻的方式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标题为《“匪贼”袭击列车 -- 北铁南部线上的大难》。文中这样描述此次事件:

“八月三十日夜晚九点五十分从哈尔滨发前往新京的北铁南部线特快旅客列车,在同夜零时四十五分左右,于五家和双城壁之间的‘安西店’紧急停车站附近行进之时,由于‘匪贼’破坏轨道,导致车辆出轨倾覆。火车机车和其后的四节四等客车被毁。与此同时,预先设伏的‘匪贼’立即向停止的列车发起了猛烈攻击,与押车的日本警乘兵发生激战,双方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 在这次袭击中,日方当场有十人死亡,十数名重伤。日本资源调查局的专员藤泽技师,事务官内田,(伪)吉林省公署驻哈尔滨官员村上条太郎等被‘匪贼’作为人质抓去。‘
《朝日画报》 1934年10月号上刊登的双城列车袭击现场照片 在东北战场,袭击日军列车是抗日抵抗力量的一种重要作战方式,但是,得以明确在现场留下影像的并不太多 – 所幸,日本的摄影记者给其国内刊物提供的照片,如今成了中国军民抗击入侵者的证据。 对日伪军来说,哈尔滨周围的铁路沿线实在是个不安稳的地方,日军进攻哈尔滨时,其军列在双城遇袭,长谷部旅团长险些被摔死;在和一面坡方向义勇军交战的时候,运兵车又在成高子被颠覆,人员死伤惨重。1934年8月30日夜,平地一声雷,哈尔滨以南四十二公里的铁道线上,日伪11次快速列车行进间又突遭袭击。 大约因为这次战斗并非发生在全面抗战之后,在我国,知道这次袭击的人不多。但是,当笔者翻阅当年的日方记载时,才发现这一事件在日本舆论中引发的震动,其报道宛若一个东北版的“临城火车大劫案”。可惜的是,我们知道此战的重大影响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 所谓墙里开花墙外香,也许指的就是这种现象。 日本《朝日画报》杂志在1934年10月号上用整整一页,以照片新闻的方式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标题为《“匪贼”袭击列车 -- 北铁南部线上的大难》。文中这样描述此次事件: “八月三十日夜晚九点五十分从哈尔滨发前往新京的北铁南部线特快旅客列车,在同夜零时四十五分左右,于五家和双城壁之间的‘安西店’紧急停车站附近行进之时,由于‘匪贼’破坏轨道,导致车辆出轨倾覆。火车机车和其后的四节四等客车被毁。与此同时,预先设伏的‘匪贼’立即向停止的列车发起了猛烈攻击,与押车的日本警乘兵发生激战,双方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 在这次袭击中,日方当场有十人死亡,十数名重伤。日本资源调查局的专员藤泽技师,事务官内田,(伪)吉林省公署驻哈尔滨官员村上条太郎等被‘匪贼’作为人质抓去。‘ 值得注意的是,事件发生后,驻哈尔滨的日伪军紧急出动,搜寻袭击了列车的抗日抵抗部队 – 这本身并不奇怪,问题是日伪军出动的部队不但有普通军警,而且包括了驻哈尔滨的飞行队,甚至还动用了“广
值得注意的是,事件发生后,驻哈尔滨的日伪军紧急出动,搜寻袭击了列车的抗日抵抗部队 – 这本身并不奇怪,问题是日伪军出动的部队不但有普通军警,而且包括了驻哈尔滨的飞行队,甚至还动用了“广庆”“江宁”两艘军舰。

海陆空三军一齐出动,这样的阵仗可谓如临大敌,出动如此豪华的阵容应对一起袭击列车事件,其中是否有些特别的原因?庆”“江宁”两艘军舰。 海陆空三军一齐出动,这样的阵仗可谓如临大敌,出动如此豪华的阵容应对一起袭击列车事件,其中是否有些特别的原因? 这是因为当时袭击日伪列车事件颇为频繁。伪《大同报》曾报道:铁路沿线1934年3-9月遇“匪”180次,10月,增加到534 次,受影响者61,350人,其中哈尔滨附近竟达127次,受影响者16,900人。甚至就在这起事件之前一个月,还有义勇军在哈尔滨和一面坡之间打了一列火车。根据1934年7月30日伪满《大同报》报道:“28日上午8时40分,北铁东部线由一面坡开往哈尔滨之第三旅客列车,行至乌吉密河东方一公里附近,线路被‘匪’破坏,机车、行李车、邮车、三等客车各颠履一辆,二等车幸免……” 如果每次都是这样海陆空一起上阵,日伪军根本没有足够兵力应付义勇军对列车的袭击。 从《朝日画报》的报道不甚容易看出究竟,但查阅《满洲国警察小史》和《满洲事变忠勇录》后,我们发现,这次被袭击的第十一次列车,有点儿特别。 文中的“北铁南部线”,实际指的是原俄属中长铁路哈尔滨至长春段。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军控制了长春以南的铁路系统,称为“南满铁路”。但长春以北的铁路仍为俄罗斯(一战后为苏联)所控制。日军侵占东北后,苏联同意与伪满共同经营这段铁路,日伪将其称为“北满铁路”,这部分铁路的主干状似“丁”字,一横从满洲里横贯东北至绥芬河,以哈尔滨为界,东侧被称为“北铁东部线”,西侧被称为“北铁西部线”,一竖从哈尔滨至长春,被称为“北铁南部线”。这列十一次列车从哈尔滨发车,其第六节以后的车厢,是从自满洲里入境的104次国际列车直接转挂的,因此其车上有大量外国乘客,这列全线在伪满内部的列车也有了国际列车的性质。同时,还有一个来自日本的“爱媛县北满考察团”从哈尔滨上车,正准备到新京 – 也就是长春去谒见伪满皇帝溥仪。正是因为有这个考察团的警卫人员,日军押车的警乘部队实力大涨,才能和抵抗部队交战一小时之久。 结果还是没能顶住,这些外国乘客和来自日本的考察团员共计八十余人,

这是因为当时袭击日伪列车事件颇为频繁。伪《大同报》曾报道:铁路沿线1934年3-9月遇“匪”180次,10月,增加到534 次,受影响者61,350人,其中哈尔滨附近竟达127次,受影响者16,900人。甚至就在这起事件之前一个月,还有义勇军在哈尔滨和一面坡之间打了一列火车。根据1934年7月30日伪满《大同报》报道:“28日上午8时40分,北铁东部线由一面坡开往哈尔滨之第三旅客列车,行至乌吉密河东方一公里附近,线路被‘匪’破坏,机车、行李车、邮车、三等客车各颠履一辆,二等车幸免……”

如果每次都是这样海陆空一起上阵,日伪军根本没有足够兵力应付义勇军对列车的袭击。

从《朝日画报》的报道不甚容易看出究竟,但查阅《满洲国警察小史》和《满洲事变忠勇录》后,我们发现,这次被袭击的第十一次列车,有点儿特别。庆”“江宁”两艘军舰。 海陆空三军一齐出动,这样的阵仗可谓如临大敌,出动如此豪华的阵容应对一起袭击列车事件,其中是否有些特别的原因? 这是因为当时袭击日伪列车事件颇为频繁。伪《大同报》曾报道:铁路沿线1934年3-9月遇“匪”180次,10月,增加到534 次,受影响者61,350人,其中哈尔滨附近竟达127次,受影响者16,900人。甚至就在这起事件之前一个月,还有义勇军在哈尔滨和一面坡之间打了一列火车。根据1934年7月30日伪满《大同报》报道:“28日上午8时40分,北铁东部线由一面坡开往哈尔滨之第三旅客列车,行至乌吉密河东方一公里附近,线路被‘匪’破坏,机车、行李车、邮车、三等客车各颠履一辆,二等车幸免……” 如果每次都是这样海陆空一起上阵,日伪军根本没有足够兵力应付义勇军对列车的袭击。 从《朝日画报》的报道不甚容易看出究竟,但查阅《满洲国警察小史》和《满洲事变忠勇录》后,我们发现,这次被袭击的第十一次列车,有点儿特别。 文中的“北铁南部线”,实际指的是原俄属中长铁路哈尔滨至长春段。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军控制了长春以南的铁路系统,称为“南满铁路”。但长春以北的铁路仍为俄罗斯(一战后为苏联)所控制。日军侵占东北后,苏联同意与伪满共同经营这段铁路,日伪将其称为“北满铁路”,这部分铁路的主干状似“丁”字,一横从满洲里横贯东北至绥芬河,以哈尔滨为界,东侧被称为“北铁东部线”,西侧被称为“北铁西部线”,一竖从哈尔滨至长春,被称为“北铁南部线”。这列十一次列车从哈尔滨发车,其第六节以后的车厢,是从自满洲里入境的104次国际列车直接转挂的,因此其车上有大量外国乘客,这列全线在伪满内部的列车也有了国际列车的性质。同时,还有一个来自日本的“爱媛县北满考察团”从哈尔滨上车,正准备到新京 – 也就是长春去谒见伪满皇帝溥仪。正是因为有这个考察团的警卫人员,日军押车的警乘部队实力大涨,才能和抵抗部队交战一小时之久。 结果还是没能顶住,这些外国乘客和来自日本的考察团员共计八十余人,

文中的“北铁南部线”,实际指的是原俄属中长铁路哈尔滨至长春段。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军控制了长春以南的铁路系统,称为“南满铁路”。但长春以北的铁路仍为俄罗斯(一战后为苏联)所控制。日军侵占东北后,苏联同意与伪满共同经营这段铁路,日伪将其称为“北满铁路”,这部分铁路的主干状似“丁”字,一横从满洲里横贯东北至绥芬河,以哈尔滨为界,东侧被称为“北铁东部线”,西侧被称为“北铁西部线”,一竖从哈尔滨至长春,被称为“北铁南部线”。这列十一次列车从哈尔滨发车,其第六节以后的车厢,是从自满洲里入境的104次国际列车直接转挂的,因此其车上有大量外国乘客,这列全线在伪满内部的列车也有了国际列车的性质。同时,还有一个来自日本的“爱媛县北满考察团”从哈尔滨上车,正准备到新京 – 也就是长春去谒见伪满皇帝溥仪。正是因为有这个考察团的警卫人员,日军押车的警乘部队实力大涨,才能和抵抗部队交战一小时之久。
庆”“江宁”两艘军舰。 海陆空三军一齐出动,这样的阵仗可谓如临大敌,出动如此豪华的阵容应对一起袭击列车事件,其中是否有些特别的原因? 这是因为当时袭击日伪列车事件颇为频繁。伪《大同报》曾报道:铁路沿线1934年3-9月遇“匪”180次,10月,增加到534 次,受影响者61,350人,其中哈尔滨附近竟达127次,受影响者16,900人。甚至就在这起事件之前一个月,还有义勇军在哈尔滨和一面坡之间打了一列火车。根据1934年7月30日伪满《大同报》报道:“28日上午8时40分,北铁东部线由一面坡开往哈尔滨之第三旅客列车,行至乌吉密河东方一公里附近,线路被‘匪’破坏,机车、行李车、邮车、三等客车各颠履一辆,二等车幸免……” 如果每次都是这样海陆空一起上阵,日伪军根本没有足够兵力应付义勇军对列车的袭击。 从《朝日画报》的报道不甚容易看出究竟,但查阅《满洲国警察小史》和《满洲事变忠勇录》后,我们发现,这次被袭击的第十一次列车,有点儿特别。 文中的“北铁南部线”,实际指的是原俄属中长铁路哈尔滨至长春段。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军控制了长春以南的铁路系统,称为“南满铁路”。但长春以北的铁路仍为俄罗斯(一战后为苏联)所控制。日军侵占东北后,苏联同意与伪满共同经营这段铁路,日伪将其称为“北满铁路”,这部分铁路的主干状似“丁”字,一横从满洲里横贯东北至绥芬河,以哈尔滨为界,东侧被称为“北铁东部线”,西侧被称为“北铁西部线”,一竖从哈尔滨至长春,被称为“北铁南部线”。这列十一次列车从哈尔滨发车,其第六节以后的车厢,是从自满洲里入境的104次国际列车直接转挂的,因此其车上有大量外国乘客,这列全线在伪满内部的列车也有了国际列车的性质。同时,还有一个来自日本的“爱媛县北满考察团”从哈尔滨上车,正准备到新京 – 也就是长春去谒见伪满皇帝溥仪。正是因为有这个考察团的警卫人员,日军押车的警乘部队实力大涨,才能和抵抗部队交战一小时之久。 结果还是没能顶住,这些外国乘客和来自日本的考察团员共计八十余人,
结果还是没能顶住,这些外国乘客和来自日本的考察团员共计八十余人,全部被中国抵抗力量俘虏抓走。

本来,进入1934年之后,至少在哈尔滨等大城市近郊日军感到自己已经逐渐控制住了局面。这是因为随着最后一块根据地呼伦贝尔的沦陷,李杜,丁超等高级将领或走或降,吉黑两省的义勇军力量大大削弱。在平坦宽阔的松嫩平原上,日军的机械化,重武器优势明显,义勇军部队难以对抗,残军开始转入边远的下江等地区坚持抗战。战斗似乎在远离各个大城市。哈尔滨市国际城市,而新京(长春)则是伪满的“国都”。抓了数量如此之大的外国人和日本考察团员,这次事件的影响可想而知。考虑到其在国际国内必将引发的巨大震撼,难怪日军在哈尔滨的军政大员们惊恐万状,把所有能使用的部队都派出去了。

这个时候,是谁这样胆大包天,竟敢在这两个伪满统治的中心之间干出这样一次震惊中外的行动呢?
全部被中国抵抗力量俘虏抓走。 本来,进入1934年之后,至少在哈尔滨等大城市近郊日军感到自己已经逐渐控制住了局面。这是因为随着最后一块根据地呼伦贝尔的沦陷,李杜,丁超等高级将领或走或降,吉黑两省的义勇军力量大大削弱。在平坦宽阔的松嫩平原上,日军的机械化,重武器优势明显,义勇军部队难以对抗,残军开始转入边远的下江等地区坚持抗战。战斗似乎在远离各个大城市。哈尔滨市国际城市,而新京(长春)则是伪满的“国都”。抓了数量如此之大的外国人和日本考察团员,这次事件的影响可想而知。考虑到其在国际国内必将引发的巨大震撼,难怪日军在哈尔滨的军政大员们惊恐万状,把所有能使用的部队都派出去了。 这个时候,是谁这样胆大包天,竟敢在这两个伪满统治的中心之间干出这样一次震惊中外的行动呢? 用我们河北老家的话说,这是猴嘴里掏枣的活计阿。 当时在这一带坚持抗日的若是笼统来算,都是义勇军,然而,这支“义勇军”在作战的时候却颇有些古怪,若是仔细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会让我们有似曾相识之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用我们河北老家的话说,这是猴嘴里掏枣的活计阿。

当时在这一带坚持抗日的若是笼统来算,都是义勇军,然而,这支“义勇军”在作战的时候却颇有些古怪,若是仔细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会让我们有似曾相识之感。庆”“江宁”两艘军舰。 海陆空三军一齐出动,这样的阵仗可谓如临大敌,出动如此豪华的阵容应对一起袭击列车事件,其中是否有些特别的原因? 这是因为当时袭击日伪列车事件颇为频繁。伪《大同报》曾报道:铁路沿线1934年3-9月遇“匪”180次,10月,增加到534 次,受影响者61,350人,其中哈尔滨附近竟达127次,受影响者16,900人。甚至就在这起事件之前一个月,还有义勇军在哈尔滨和一面坡之间打了一列火车。根据1934年7月30日伪满《大同报》报道:“28日上午8时40分,北铁东部线由一面坡开往哈尔滨之第三旅客列车,行至乌吉密河东方一公里附近,线路被‘匪’破坏,机车、行李车、邮车、三等客车各颠履一辆,二等车幸免……” 如果每次都是这样海陆空一起上阵,日伪军根本没有足够兵力应付义勇军对列车的袭击。 从《朝日画报》的报道不甚容易看出究竟,但查阅《满洲国警察小史》和《满洲事变忠勇录》后,我们发现,这次被袭击的第十一次列车,有点儿特别。 文中的“北铁南部线”,实际指的是原俄属中长铁路哈尔滨至长春段。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军控制了长春以南的铁路系统,称为“南满铁路”。但长春以北的铁路仍为俄罗斯(一战后为苏联)所控制。日军侵占东北后,苏联同意与伪满共同经营这段铁路,日伪将其称为“北满铁路”,这部分铁路的主干状似“丁”字,一横从满洲里横贯东北至绥芬河,以哈尔滨为界,东侧被称为“北铁东部线”,西侧被称为“北铁西部线”,一竖从哈尔滨至长春,被称为“北铁南部线”。这列十一次列车从哈尔滨发车,其第六节以后的车厢,是从自满洲里入境的104次国际列车直接转挂的,因此其车上有大量外国乘客,这列全线在伪满内部的列车也有了国际列车的性质。同时,还有一个来自日本的“爱媛县北满考察团”从哈尔滨上车,正准备到新京 – 也就是长春去谒见伪满皇帝溥仪。正是因为有这个考察团的警卫人员,日军押车的警乘部队实力大涨,才能和抵抗部队交战一小时之久。 结果还是没能顶住,这些外国乘客和来自日本的考察团员共计八十余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庆”“江宁”两艘军舰。 海陆空三军一齐出动,这样的阵仗可谓如临大敌,出动如此豪华的阵容应对一起袭击列车事件,其中是否有些特别的原因? 这是因为当时袭击日伪列车事件颇为频繁。伪《大同报》曾报道:铁路沿线1934年3-9月遇“匪”180次,10月,增加到534 次,受影响者61,350人,其中哈尔滨附近竟达127次,受影响者16,900人。甚至就在这起事件之前一个月,还有义勇军在哈尔滨和一面坡之间打了一列火车。根据1934年7月30日伪满《大同报》报道:“28日上午8时40分,北铁东部线由一面坡开往哈尔滨之第三旅客列车,行至乌吉密河东方一公里附近,线路被‘匪’破坏,机车、行李车、邮车、三等客车各颠履一辆,二等车幸免……” 如果每次都是这样海陆空一起上阵,日伪军根本没有足够兵力应付义勇军对列车的袭击。 从《朝日画报》的报道不甚容易看出究竟,但查阅《满洲国警察小史》和《满洲事变忠勇录》后,我们发现,这次被袭击的第十一次列车,有点儿特别。 文中的“北铁南部线”,实际指的是原俄属中长铁路哈尔滨至长春段。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军控制了长春以南的铁路系统,称为“南满铁路”。但长春以北的铁路仍为俄罗斯(一战后为苏联)所控制。日军侵占东北后,苏联同意与伪满共同经营这段铁路,日伪将其称为“北满铁路”,这部分铁路的主干状似“丁”字,一横从满洲里横贯东北至绥芬河,以哈尔滨为界,东侧被称为“北铁东部线”,西侧被称为“北铁西部线”,一竖从哈尔滨至长春,被称为“北铁南部线”。这列十一次列车从哈尔滨发车,其第六节以后的车厢,是从自满洲里入境的104次国际列车直接转挂的,因此其车上有大量外国乘客,这列全线在伪满内部的列车也有了国际列车的性质。同时,还有一个来自日本的“爱媛县北满考察团”从哈尔滨上车,正准备到新京 – 也就是长春去谒见伪满皇帝溥仪。正是因为有这个考察团的警卫人员,日军押车的警乘部队实力大涨,才能和抵抗部队交战一小时之久。 结果还是没能顶住,这些外国乘客和来自日本的考察团员共计八十余人,:  《朝日画报》 1934年10月号上刊登的双城列车袭击现场照片 在东北战场,袭击日军列车是抗日抵抗力量的一种重要作战方式,但是,得以明确在现场留下影像的并不太多 – 所幸,日本的摄影记者给其国内刊物提供的照片,如今成了中国军民抗击入侵者的证据。 对日伪军来说,哈尔滨周围的铁路沿线实在是个不安稳的地方,日军进攻哈尔滨时,其军列在双城遇袭,长谷部旅团长险些被摔死;在和一面坡方向义勇军交战的时候,运兵车又在成高子被颠覆,人员死伤惨重。1934年8月30日夜,平地一声雷,哈尔滨以南四十二公里的铁道线上,日伪11次快速列车行进间又突遭袭击。 大约因为这次战斗并非发生在全面抗战之后,在我国,知道这次袭击的人不多。但是,当笔者翻阅当年的日方记载时,才发现这一事件在日本舆论中引发的震动,其报道宛若一个东北版的“临城火车大劫案”。可惜的是,我们知道此战的重大影响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十多年。 所谓墙里开花墙外香,也许指的就是这种现象。 日本《朝日画报》杂志在1934年10月号上用整整一页,以照片新闻的方式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标题为《“匪贼”袭击列车 -- 北铁南部线上的大难》。文中这样描述此次事件: “八月三十日夜晚九点五十分从哈尔滨发前往新京的北铁南部线特快旅客列车,在同夜零时四十五分左右,于五家和双城壁之间的‘安西店’紧急停车站附近行进之时,由于‘匪贼’破坏轨道,导致车辆出轨倾覆。火车机车和其后的四节四等客车被毁。与此同时,预先设伏的‘匪贼’立即向停止的列车发起了猛烈攻击,与押车的日本警乘兵发生激战,双方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 在这次袭击中,日方当场有十人死亡,十数名重伤。日本资源调查局的专员藤泽技师,事务官内田,(伪)吉林省公署驻哈尔滨官员村上条太郎等被‘匪贼’作为人质抓去。‘ 值得注意的是,事件发生后,驻哈尔滨的日伪军紧急出动,搜寻袭击了列车的抗日抵抗部队 – 这本身并不奇怪,问题是日伪军出动的部队不但有普通军警,而且包括了驻哈尔滨的飞行队,甚至还动用了“广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全部被中国抵抗力量俘虏抓走。 本来,进入1934年之后,至少在哈尔滨等大城市近郊日军感到自己已经逐渐控制住了局面。这是因为随着最后一块根据地呼伦贝尔的沦陷,李杜,丁超等高级将领或走或降,吉黑两省的义勇军力量大大削弱。在平坦宽阔的松嫩平原上,日军的机械化,重武器优势明显,义勇军部队难以对抗,残军开始转入边远的下江等地区坚持抗战。战斗似乎在远离各个大城市。哈尔滨市国际城市,而新京(长春)则是伪满的“国都”。抓了数量如此之大的外国人和日本考察团员,这次事件的影响可想而知。考虑到其在国际国内必将引发的巨大震撼,难怪日军在哈尔滨的军政大员们惊恐万状,把所有能使用的部队都派出去了。 这个时候,是谁这样胆大包天,竟敢在这两个伪满统治的中心之间干出这样一次震惊中外的行动呢? 用我们河北老家的话说,这是猴嘴里掏枣的活计阿。 当时在这一带坚持抗日的若是笼统来算,都是义勇军,然而,这支“义勇军”在作战的时候却颇有些古怪,若是仔细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会让我们有似曾相识之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