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军战史中魏拯民将军的六封信  

2011-11-04 06:12: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在日本收集东北抗联相关史料的时候,于日本关东军独立步兵守备第八大队老兵会编制的部队战史《从创立到终焉》(内部文献,1978年出版)中,意外发现了六封魏拯民将军的信件。
密营中的文件有可能是魏拯民留下的信件底稿。 以上三封信件由于其内容已经译出,此处不再赘述。但除此之外,还有三份文件,则似乎是此前国内学者不曾见过的,有可能是魏拯民将军殉国七十年后的一批新发现。 新发现的第一封信,是《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为从优待遇部下干部,战士事,为派遣前往苏联者提供致远东红军总司令部相关干部的介绍信》,此信,魏拯民为抗联老弱伤员退往苏联准备的介绍信,原文为中文(日军写作“满文”。其内容翻译如下 – “致苏联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远东红军部司令部诸负责同志: 本人谨代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全体将士,向各位在巩固我们共同的革命大本营 – 苏联的建设中所做的一切工作和火热的革命精神表示敬意。 我等在此前的数年间,于东南满地区坚持与日满匪众作战的详细情况,想来你们已经清楚地了解了,在这里且容我做一些重复的说明。 由于中朝民众对日贼巨大的义愤和抗日联军大部队的活动,使日贼不断遭到打击。狼狈而恼羞成怒的日贼,多次进行野蛮的归屯并户(即将我等活动的森林周围地区小村庄毁坏,民众全部移入大村,并设有重兵驻扎),并对一切经济用品进行统一管理(民众一年艰苦劳作所得收获粮食尽数被没收,对其他一切物资则为防为我所用采用票证制度)。这一行动持续之下,使我方用品补给遇到难以克服的困难。同时,狡猾的日贼一面使用这种经济手段,一面阴险地施展其诱降手段,结果,使我部队内若干意志薄弱,政治上幼稚的人员归顺日贼,落入其陷阱被杀者有之,也有一些为敌奸计所惑,在日贼的威逼利诱下专门针对一切革命事业实施破坏。而在我们这一方面,几年的工作中,为敌弹所伤的同志,因身体原因无法随武装部队行动的人员,以及老年的同志,目前虽隐藏在森林中休整,但敌人却在前面提到的所谓‘狗’的带领下,不但捕捉和残害我同志,而且通过经济封锁,完成交通网等手段,对我方残留的同志构成重大威胁。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将他们送往贵方,希望(贵方)能站在中朝人民的朋友的立场上,对他们进行接受。此处是对他们身份的证明。 特将他们参加革命的经过,以及加入部队的履历记录如下: 某某姓名 X X 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 魏 一九四零年 月 日“ 杨靖宇牺牲后,鉴于第一路军面临的严峻处境,抗联上层已经在考虑将其残余人员撤入苏联境内,并曾派出人员入境专门寻找在当地坚持的魏拯民。但直到魏拯民的牺牲,双方一直没能接上头。从这篇文字来看,从1935年就失去了和上级联系的魏拯民,依据自己的判断,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并身体力行予以实施,其才能和对指战员的爱护令人惊叹。 另外两篇文字,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魏拯民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示 一九四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原文为朝鲜文,内容包
日军战史中魏拯民将军的六封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魏拯民(1909-1941),东北抗日联军重要将领,原名关有维,山西省屯留人。“九一八”事变后,被派到东北工作,任中共哈尔滨市市委书记。1934年冬到达东满参加游击战,后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的缔造者之一,曾任第二军政委。后担任东南满省委书记兼抗联第一路军党委书记,抗联第一路军副总司令等职务。1940年3月,杨靖宇牺牲后,重病的魏拯民接替杨靖宇全面统帅第一路军,继续在日军重围中孤军转战达一年之久。1941年3月病逝于桦甸县四道沟密营。
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魏拯民曾作为东北抗日游击武装的唯一党代表,1935年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

这样一位坚贞勇敢的抗日将领,他的信件怎么会出现在日军的文献中呢?

按照这部日军战史的记载,这六封信是抗联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后,从其遗物中发现的。六封信件均已被译成日文,日军记载这是为了解抗联一路军的情况和分析抗联队伍优缺点而试图将其作为参考材料。其对这批文献的来历介绍如下 – “杨靖宇司令阵亡之后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根据被捕和投降‘匪’[译者注:日军文献中对抗日联军的称呼]情况和讨伐成果来看,当处于更加艰难的状况。(一九四零年)八月十五日,安图县神撰讨伐队在安图县小柳树河子附近袭击了第一路军司令魏拯民指挥的第一路军总指挥部,缴获一批文件。九月六日,汪清县春阳特搜班部队,协和会宣化班自卫团,警察等合力之下,在汪清县屯磐沟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的战斗中射杀其团长李永云,亦缴获一批文件。由此,可了解中共南满省委以及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的实态。”

这六封信中,笔者注意到此前已经有三封曾经作为伪满档案馆存件,在日军投降后被翻译回中文得以发表。包括 –

《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关内第八路军的联络关系信》,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第八路军的通信》(推定 一九四○年)。密营中的文件有可能是魏拯民留下的信件底稿。 以上三封信件由于其内容已经译出,此处不再赘述。但除此之外,还有三份文件,则似乎是此前国内学者不曾见过的,有可能是魏拯民将军殉国七十年后的一批新发现。 新发现的第一封信,是《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为从优待遇部下干部,战士事,为派遣前往苏联者提供致远东红军总司令部相关干部的介绍信》,此信,魏拯民为抗联老弱伤员退往苏联准备的介绍信,原文为中文(日军写作“满文”。其内容翻译如下 – “致苏联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远东红军部司令部诸负责同志: 本人谨代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全体将士,向各位在巩固我们共同的革命大本营 – 苏联的建设中所做的一切工作和火热的革命精神表示敬意。 我等在此前的数年间,于东南满地区坚持与日满匪众作战的详细情况,想来你们已经清楚地了解了,在这里且容我做一些重复的说明。 由于中朝民众对日贼巨大的义愤和抗日联军大部队的活动,使日贼不断遭到打击。狼狈而恼羞成怒的日贼,多次进行野蛮的归屯并户(即将我等活动的森林周围地区小村庄毁坏,民众全部移入大村,并设有重兵驻扎),并对一切经济用品进行统一管理(民众一年艰苦劳作所得收获粮食尽数被没收,对其他一切物资则为防为我所用采用票证制度)。这一行动持续之下,使我方用品补给遇到难以克服的困难。同时,狡猾的日贼一面使用这种经济手段,一面阴险地施展其诱降手段,结果,使我部队内若干意志薄弱,政治上幼稚的人员归顺日贼,落入其陷阱被杀者有之,也有一些为敌奸计所惑,在日贼的威逼利诱下专门针对一切革命事业实施破坏。而在我们这一方面,几年的工作中,为敌弹所伤的同志,因身体原因无法随武装部队行动的人员,以及老年的同志,目前虽隐藏在森林中休整,但敌人却在前面提到的所谓‘狗’的带领下,不但捕捉和残害我同志,而且通过经济封锁,完成交通网等手段,对我方残留的同志构成重大威胁。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将他们送往贵方,希望(贵方)能站在中朝人民的朋友的立场上,对他们进行接受。此处是对他们身份的证明。 特将他们参加革命的经过,以及加入部队的履历记录如下: 某某姓名 X X 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 魏 一九四零年 月 日“ 杨靖宇牺牲后,鉴于第一路军面临的严峻处境,抗联上层已经在考虑将其残余人员撤入苏联境内,并曾派出人员入境专门寻找在当地坚持的魏拯民。但直到魏拯民的牺牲,双方一直没能接上头。从这篇文字来看,从1935年就失去了和上级联系的魏拯民,依据自己的判断,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并身体力行予以实施,其才能和对指战员的爱护令人惊叹。 另外两篇文字,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魏拯民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示 一九四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原文为朝鲜文,内容包

《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给中共代表的报告》,此信日方题名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 启 给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的状况报告书(一九四零年四月)》。
在日本收集东北抗联相关史料的时候,于日本关东军独立步兵守备第八大队老兵会编制的部队战史《从创立到终焉》(内部文献,1978年出版)中,意外发现了六封魏拯民将军的信件。 魏拯民(1909-1941),东北抗日联军重要将领,原名关有维,山西省屯留人。“九一八”事变后,被派到东北工作,任中共哈尔滨市市委书记。1934年冬到达东满参加游击战,后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的缔造者之一,曾任第二军政委。后担任东南满省委书记兼抗联第一路军党委书记,抗联第一路军副总司令等职务。1940年3月,杨靖宇牺牲后,重病的魏拯民接替杨靖宇全面统帅第一路军,继续在日军重围中孤军转战达一年之久。1941年3月病逝于桦甸县四道沟密营。 魏拯民曾作为东北抗日游击武装的唯一党代表,1935年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 这样一位坚贞勇敢的抗日将领,他的信件怎么会出现在日军的文献中呢? 按照这部日军战史的记载,这六封信是抗联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后,从其遗物中发现的。六封信件均已被译成日文,日军记载这是为了解抗联一路军的情况和分析抗联队伍优缺点而试图将其作为参考材料。其对这批文献的来历介绍如下 – “杨靖宇司令阵亡之后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根据被捕和投降‘匪’[译者注:日军文献中对抗日联军的称呼]情况和讨伐成果来看,当处于更加艰难的状况。(一九四零年)八月十五日,安图县神撰讨伐队在安图县小柳树河子附近袭击了第一路军司令魏拯民指挥的第一路军总指挥部,缴获一批文件。九月六日,汪清县春阳特搜班部队,协和会宣化班自卫团,警察等合力之下,在汪清县屯磐沟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的战斗中射杀其团长李永云,亦缴获一批文件。由此,可了解中共南满省委以及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的实态。” 这六封信中,笔者注意到此前已经有三封曾经作为伪满档案馆存件,在日军投降后被翻译回中文得以发表。包括 – 《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关内第八路军的联络关系信》,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第八路军的通信》(推定 一九四○年)。 《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给中共代表的报告》,此信日方题名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 启 给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的状况报告书(一九四零年四月)》。 《中共党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康生同志》,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康生的信(一九四○年七月一日)》 只是我方翻译此三封信的时候提到,这些信件是作为抗联文件,在魏拯民牺牲后,日军袭击其曾经居住的密营时缴获的。与史义军先生讨论后,推测如果此说为实,则在
《中共党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康生同志》,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康生的信(一九四○年七月一日)》

只是我方翻译此三封信的时候提到,这些信件是作为抗联文件,在魏拯民牺牲后,日军袭击其曾经居住的密营时缴获的。与史义军先生讨论后,推测如果此说为实,则在密营中的文件有可能是魏拯民留下的信件底稿。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以上三封信件由于其内容已经译出,此处不再赘述。但除此之外,还有三份文件,则似乎是此前国内学者不曾见过的,有可能是魏拯民将军殉国七十年后的一批新发现。
在日本收集东北抗联相关史料的时候,于日本关东军独立步兵守备第八大队老兵会编制的部队战史《从创立到终焉》(内部文献,1978年出版)中,意外发现了六封魏拯民将军的信件。 魏拯民(1909-1941),东北抗日联军重要将领,原名关有维,山西省屯留人。“九一八”事变后,被派到东北工作,任中共哈尔滨市市委书记。1934年冬到达东满参加游击战,后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的缔造者之一,曾任第二军政委。后担任东南满省委书记兼抗联第一路军党委书记,抗联第一路军副总司令等职务。1940年3月,杨靖宇牺牲后,重病的魏拯民接替杨靖宇全面统帅第一路军,继续在日军重围中孤军转战达一年之久。1941年3月病逝于桦甸县四道沟密营。 魏拯民曾作为东北抗日游击武装的唯一党代表,1935年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 这样一位坚贞勇敢的抗日将领,他的信件怎么会出现在日军的文献中呢? 按照这部日军战史的记载,这六封信是抗联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后,从其遗物中发现的。六封信件均已被译成日文,日军记载这是为了解抗联一路军的情况和分析抗联队伍优缺点而试图将其作为参考材料。其对这批文献的来历介绍如下 – “杨靖宇司令阵亡之后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根据被捕和投降‘匪’[译者注:日军文献中对抗日联军的称呼]情况和讨伐成果来看,当处于更加艰难的状况。(一九四零年)八月十五日,安图县神撰讨伐队在安图县小柳树河子附近袭击了第一路军司令魏拯民指挥的第一路军总指挥部,缴获一批文件。九月六日,汪清县春阳特搜班部队,协和会宣化班自卫团,警察等合力之下,在汪清县屯磐沟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的战斗中射杀其团长李永云,亦缴获一批文件。由此,可了解中共南满省委以及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的实态。” 这六封信中,笔者注意到此前已经有三封曾经作为伪满档案馆存件,在日军投降后被翻译回中文得以发表。包括 – 《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关内第八路军的联络关系信》,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第八路军的通信》(推定 一九四○年)。 《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给中共代表的报告》,此信日方题名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 启 给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的状况报告书(一九四零年四月)》。 《中共党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康生同志》,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康生的信(一九四○年七月一日)》 只是我方翻译此三封信的时候提到,这些信件是作为抗联文件,在魏拯民牺牲后,日军袭击其曾经居住的密营时缴获的。与史义军先生讨论后,推测如果此说为实,则在
新发现的第一封信,是《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为从优待遇部下干部,战士事,为派遣前往苏联者提供致远东红军总司令部相关干部的介绍信》,此信,魏拯民为抗联老弱伤员退往苏联准备的介绍信,原文为中文(日军写作“满文”。其内容翻译如下 –

“致苏联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远东红军部司令部诸负责同志:
本人谨代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全体将士,向各位在巩固我们共同的革命大本营 – 苏联的建设中所做的一切工作和火热的革命精神表示敬意。

我等在此前的数年间,于东南满地区坚持与日满匪众作战的详细情况,想来你们已经清楚地了解了,在这里且容我做一些重复的说明。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由于中朝民众对日贼巨大的义愤和抗日联军大部队的活动,使日贼不断遭到打击。狼狈而恼羞成怒的日贼,多次进行野蛮的归屯并户(即将我等活动的森林周围地区小村庄毁坏,民众全部移入大村,并设有重兵驻扎),并对一切经济用品进行统一管理(民众一年艰苦劳作所得收获粮食尽数被没收,对其他一切物资则为防为我所用采用票证制度)。这一行动持续之下,使我方用品补给遇到难以克服的困难。同时,狡猾的日贼一面使用这种经济手段,一面阴险地施展其诱降手段,结果,使我部队内若干意志薄弱,政治上幼稚的人员归顺日贼,落入其陷阱被杀者有之,也有一些为敌奸计所惑,在日贼的威逼利诱下专门针对一切革命事业实施破坏。而在我们这一方面,几年的工作中,为敌弹所伤的同志,因身体原因无法随武装部队行动的人员,以及老年的同志,目前虽隐藏在森林中休整,但敌人却在前面提到的所谓‘狗’的带领下,不但捕捉和残害我同志,而且通过经济封锁,完成交通网等手段,对我方残留的同志构成重大威胁。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将他们送往贵方,希望(贵方)能站在中朝人民的朋友的立场上,对他们进行接受。此处是对他们身份的证明。密营中的文件有可能是魏拯民留下的信件底稿。 以上三封信件由于其内容已经译出,此处不再赘述。但除此之外,还有三份文件,则似乎是此前国内学者不曾见过的,有可能是魏拯民将军殉国七十年后的一批新发现。 新发现的第一封信,是《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为从优待遇部下干部,战士事,为派遣前往苏联者提供致远东红军总司令部相关干部的介绍信》,此信,魏拯民为抗联老弱伤员退往苏联准备的介绍信,原文为中文(日军写作“满文”。其内容翻译如下 – “致苏联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远东红军部司令部诸负责同志: 本人谨代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全体将士,向各位在巩固我们共同的革命大本营 – 苏联的建设中所做的一切工作和火热的革命精神表示敬意。 我等在此前的数年间,于东南满地区坚持与日满匪众作战的详细情况,想来你们已经清楚地了解了,在这里且容我做一些重复的说明。 由于中朝民众对日贼巨大的义愤和抗日联军大部队的活动,使日贼不断遭到打击。狼狈而恼羞成怒的日贼,多次进行野蛮的归屯并户(即将我等活动的森林周围地区小村庄毁坏,民众全部移入大村,并设有重兵驻扎),并对一切经济用品进行统一管理(民众一年艰苦劳作所得收获粮食尽数被没收,对其他一切物资则为防为我所用采用票证制度)。这一行动持续之下,使我方用品补给遇到难以克服的困难。同时,狡猾的日贼一面使用这种经济手段,一面阴险地施展其诱降手段,结果,使我部队内若干意志薄弱,政治上幼稚的人员归顺日贼,落入其陷阱被杀者有之,也有一些为敌奸计所惑,在日贼的威逼利诱下专门针对一切革命事业实施破坏。而在我们这一方面,几年的工作中,为敌弹所伤的同志,因身体原因无法随武装部队行动的人员,以及老年的同志,目前虽隐藏在森林中休整,但敌人却在前面提到的所谓‘狗’的带领下,不但捕捉和残害我同志,而且通过经济封锁,完成交通网等手段,对我方残留的同志构成重大威胁。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将他们送往贵方,希望(贵方)能站在中朝人民的朋友的立场上,对他们进行接受。此处是对他们身份的证明。 特将他们参加革命的经过,以及加入部队的履历记录如下: 某某姓名 X X 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 魏 一九四零年 月 日“ 杨靖宇牺牲后,鉴于第一路军面临的严峻处境,抗联上层已经在考虑将其残余人员撤入苏联境内,并曾派出人员入境专门寻找在当地坚持的魏拯民。但直到魏拯民的牺牲,双方一直没能接上头。从这篇文字来看,从1935年就失去了和上级联系的魏拯民,依据自己的判断,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并身体力行予以实施,其才能和对指战员的爱护令人惊叹。 另外两篇文字,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魏拯民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示 一九四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原文为朝鲜文,内容包

特将他们参加革命的经过,以及加入部队的履历记录如下:密营中的文件有可能是魏拯民留下的信件底稿。 以上三封信件由于其内容已经译出,此处不再赘述。但除此之外,还有三份文件,则似乎是此前国内学者不曾见过的,有可能是魏拯民将军殉国七十年后的一批新发现。 新发现的第一封信,是《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为从优待遇部下干部,战士事,为派遣前往苏联者提供致远东红军总司令部相关干部的介绍信》,此信,魏拯民为抗联老弱伤员退往苏联准备的介绍信,原文为中文(日军写作“满文”。其内容翻译如下 – “致苏联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远东红军部司令部诸负责同志: 本人谨代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全体将士,向各位在巩固我们共同的革命大本营 – 苏联的建设中所做的一切工作和火热的革命精神表示敬意。 我等在此前的数年间,于东南满地区坚持与日满匪众作战的详细情况,想来你们已经清楚地了解了,在这里且容我做一些重复的说明。 由于中朝民众对日贼巨大的义愤和抗日联军大部队的活动,使日贼不断遭到打击。狼狈而恼羞成怒的日贼,多次进行野蛮的归屯并户(即将我等活动的森林周围地区小村庄毁坏,民众全部移入大村,并设有重兵驻扎),并对一切经济用品进行统一管理(民众一年艰苦劳作所得收获粮食尽数被没收,对其他一切物资则为防为我所用采用票证制度)。这一行动持续之下,使我方用品补给遇到难以克服的困难。同时,狡猾的日贼一面使用这种经济手段,一面阴险地施展其诱降手段,结果,使我部队内若干意志薄弱,政治上幼稚的人员归顺日贼,落入其陷阱被杀者有之,也有一些为敌奸计所惑,在日贼的威逼利诱下专门针对一切革命事业实施破坏。而在我们这一方面,几年的工作中,为敌弹所伤的同志,因身体原因无法随武装部队行动的人员,以及老年的同志,目前虽隐藏在森林中休整,但敌人却在前面提到的所谓‘狗’的带领下,不但捕捉和残害我同志,而且通过经济封锁,完成交通网等手段,对我方残留的同志构成重大威胁。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将他们送往贵方,希望(贵方)能站在中朝人民的朋友的立场上,对他们进行接受。此处是对他们身份的证明。 特将他们参加革命的经过,以及加入部队的履历记录如下: 某某姓名 X X 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 魏 一九四零年 月 日“ 杨靖宇牺牲后,鉴于第一路军面临的严峻处境,抗联上层已经在考虑将其残余人员撤入苏联境内,并曾派出人员入境专门寻找在当地坚持的魏拯民。但直到魏拯民的牺牲,双方一直没能接上头。从这篇文字来看,从1935年就失去了和上级联系的魏拯民,依据自己的判断,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并身体力行予以实施,其才能和对指战员的爱护令人惊叹。 另外两篇文字,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魏拯民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示 一九四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原文为朝鲜文,内容包

某某姓名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X
X

在日本收集东北抗联相关史料的时候,于日本关东军独立步兵守备第八大队老兵会编制的部队战史《从创立到终焉》(内部文献,1978年出版)中,意外发现了六封魏拯民将军的信件。 魏拯民(1909-1941),东北抗日联军重要将领,原名关有维,山西省屯留人。“九一八”事变后,被派到东北工作,任中共哈尔滨市市委书记。1934年冬到达东满参加游击战,后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的缔造者之一,曾任第二军政委。后担任东南满省委书记兼抗联第一路军党委书记,抗联第一路军副总司令等职务。1940年3月,杨靖宇牺牲后,重病的魏拯民接替杨靖宇全面统帅第一路军,继续在日军重围中孤军转战达一年之久。1941年3月病逝于桦甸县四道沟密营。 魏拯民曾作为东北抗日游击武装的唯一党代表,1935年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 这样一位坚贞勇敢的抗日将领,他的信件怎么会出现在日军的文献中呢? 按照这部日军战史的记载,这六封信是抗联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后,从其遗物中发现的。六封信件均已被译成日文,日军记载这是为了解抗联一路军的情况和分析抗联队伍优缺点而试图将其作为参考材料。其对这批文献的来历介绍如下 – “杨靖宇司令阵亡之后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根据被捕和投降‘匪’[译者注:日军文献中对抗日联军的称呼]情况和讨伐成果来看,当处于更加艰难的状况。(一九四零年)八月十五日,安图县神撰讨伐队在安图县小柳树河子附近袭击了第一路军司令魏拯民指挥的第一路军总指挥部,缴获一批文件。九月六日,汪清县春阳特搜班部队,协和会宣化班自卫团,警察等合力之下,在汪清县屯磐沟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的战斗中射杀其团长李永云,亦缴获一批文件。由此,可了解中共南满省委以及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的实态。” 这六封信中,笔者注意到此前已经有三封曾经作为伪满档案馆存件,在日军投降后被翻译回中文得以发表。包括 – 《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关内第八路军的联络关系信》,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第八路军的通信》(推定 一九四○年)。 《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给中共代表的报告》,此信日方题名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 启 给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的状况报告书(一九四零年四月)》。 《中共党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康生同志》,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康生的信(一九四○年七月一日)》 只是我方翻译此三封信的时候提到,这些信件是作为抗联文件,在魏拯民牺牲后,日军袭击其曾经居住的密营时缴获的。与史义军先生讨论后,推测如果此说为实,则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 魏

在日本收集东北抗联相关史料的时候,于日本关东军独立步兵守备第八大队老兵会编制的部队战史《从创立到终焉》(内部文献,1978年出版)中,意外发现了六封魏拯民将军的信件。 魏拯民(1909-1941),东北抗日联军重要将领,原名关有维,山西省屯留人。“九一八”事变后,被派到东北工作,任中共哈尔滨市市委书记。1934年冬到达东满参加游击战,后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的缔造者之一,曾任第二军政委。后担任东南满省委书记兼抗联第一路军党委书记,抗联第一路军副总司令等职务。1940年3月,杨靖宇牺牲后,重病的魏拯民接替杨靖宇全面统帅第一路军,继续在日军重围中孤军转战达一年之久。1941年3月病逝于桦甸县四道沟密营。 魏拯民曾作为东北抗日游击武装的唯一党代表,1935年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 这样一位坚贞勇敢的抗日将领,他的信件怎么会出现在日军的文献中呢? 按照这部日军战史的记载,这六封信是抗联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后,从其遗物中发现的。六封信件均已被译成日文,日军记载这是为了解抗联一路军的情况和分析抗联队伍优缺点而试图将其作为参考材料。其对这批文献的来历介绍如下 – “杨靖宇司令阵亡之后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根据被捕和投降‘匪’[译者注:日军文献中对抗日联军的称呼]情况和讨伐成果来看,当处于更加艰难的状况。(一九四零年)八月十五日,安图县神撰讨伐队在安图县小柳树河子附近袭击了第一路军司令魏拯民指挥的第一路军总指挥部,缴获一批文件。九月六日,汪清县春阳特搜班部队,协和会宣化班自卫团,警察等合力之下,在汪清县屯磐沟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的战斗中射杀其团长李永云,亦缴获一批文件。由此,可了解中共南满省委以及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的实态。” 这六封信中,笔者注意到此前已经有三封曾经作为伪满档案馆存件,在日军投降后被翻译回中文得以发表。包括 – 《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关内第八路军的联络关系信》,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第八路军的通信》(推定 一九四○年)。 《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给中共代表的报告》,此信日方题名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 启 给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的状况报告书(一九四零年四月)》。 《中共党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康生同志》,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康生的信(一九四○年七月一日)》 只是我方翻译此三封信的时候提到,这些信件是作为抗联文件,在魏拯民牺牲后,日军袭击其曾经居住的密营时缴获的。与史义军先生讨论后,推测如果此说为实,则在一九四零年  月   日“

杨靖宇牺牲后,鉴于第一路军面临的严峻处境,抗联上层已经在考虑将其残余人员撤入苏联境内,并曾派出人员入境专门寻找在当地坚持的魏拯民。但直到魏拯民的牺牲,双方一直没能接上头。从这篇文字来看,从1935年就失去了和上级联系的魏拯民,依据自己的判断,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并身体力行予以实施,其才能和对指战员的爱护令人惊叹。

另外两篇文字,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魏拯民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示 一九四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原文为朝鲜文,内容包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在日本收集东北抗联相关史料的时候,于日本关东军独立步兵守备第八大队老兵会编制的部队战史《从创立到终焉》(内部文献,1978年出版)中,意外发现了六封魏拯民将军的信件。 魏拯民(1909-1941),东北抗日联军重要将领,原名关有维,山西省屯留人。“九一八”事变后,被派到东北工作,任中共哈尔滨市市委书记。1934年冬到达东满参加游击战,后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的缔造者之一,曾任第二军政委。后担任东南满省委书记兼抗联第一路军党委书记,抗联第一路军副总司令等职务。1940年3月,杨靖宇牺牲后,重病的魏拯民接替杨靖宇全面统帅第一路军,继续在日军重围中孤军转战达一年之久。1941年3月病逝于桦甸县四道沟密营。 魏拯民曾作为东北抗日游击武装的唯一党代表,1935年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 这样一位坚贞勇敢的抗日将领,他的信件怎么会出现在日军的文献中呢? 按照这部日军战史的记载,这六封信是抗联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后,从其遗物中发现的。六封信件均已被译成日文,日军记载这是为了解抗联一路军的情况和分析抗联队伍优缺点而试图将其作为参考材料。其对这批文献的来历介绍如下 – “杨靖宇司令阵亡之后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根据被捕和投降‘匪’[译者注:日军文献中对抗日联军的称呼]情况和讨伐成果来看,当处于更加艰难的状况。(一九四零年)八月十五日,安图县神撰讨伐队在安图县小柳树河子附近袭击了第一路军司令魏拯民指挥的第一路军总指挥部,缴获一批文件。九月六日,汪清县春阳特搜班部队,协和会宣化班自卫团,警察等合力之下,在汪清县屯磐沟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的战斗中射杀其团长李永云,亦缴获一批文件。由此,可了解中共南满省委以及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的实态。” 这六封信中,笔者注意到此前已经有三封曾经作为伪满档案馆存件,在日军投降后被翻译回中文得以发表。包括 – 《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关内第八路军的联络关系信》,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第八路军的通信》(推定 一九四○年)。 《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给中共代表的报告》,此信日方题名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 启 给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的状况报告书(一九四零年四月)》。 《中共党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康生同志》,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康生的信(一九四○年七月一日)》 只是我方翻译此三封信的时候提到,这些信件是作为抗联文件,在魏拯民牺牲后,日军袭击其曾经居住的密营时缴获的。与史义军先生讨论后,推测如果此说为实,则在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在日本收集东北抗联相关史料的时候,于日本关东军独立步兵守备第八大队老兵会编制的部队战史《从创立到终焉》(内部文献,1978年出版)中,意外发现了六封魏拯民将军的信件。 魏拯民(1909-1941),东北抗日联军重要将领,原名关有维,山西省屯留人。“九一八”事变后,被派到东北工作,任中共哈尔滨市市委书记。1934年冬到达东满参加游击战,后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的缔造者之一,曾任第二军政委。后担任东南满省委书记兼抗联第一路军党委书记,抗联第一路军副总司令等职务。1940年3月,杨靖宇牺牲后,重病的魏拯民接替杨靖宇全面统帅第一路军,继续在日军重围中孤军转战达一年之久。1941年3月病逝于桦甸县四道沟密营。 魏拯民曾作为东北抗日游击武装的唯一党代表,1935年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 这样一位坚贞勇敢的抗日将领,他的信件怎么会出现在日军的文献中呢? 按照这部日军战史的记载,这六封信是抗联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李永云战死后,从其遗物中发现的。六封信件均已被译成日文,日军记载这是为了解抗联一路军的情况和分析抗联队伍优缺点而试图将其作为参考材料。其对这批文献的来历介绍如下 – “杨靖宇司令阵亡之后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根据被捕和投降‘匪’[译者注:日军文献中对抗日联军的称呼]情况和讨伐成果来看,当处于更加艰难的状况。(一九四零年)八月十五日,安图县神撰讨伐队在安图县小柳树河子附近袭击了第一路军司令魏拯民指挥的第一路军总指挥部,缴获一批文件。九月六日,汪清县春阳特搜班部队,协和会宣化班自卫团,警察等合力之下,在汪清县屯磐沟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的战斗中射杀其团长李永云,亦缴获一批文件。由此,可了解中共南满省委以及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的实态。” 这六封信中,笔者注意到此前已经有三封曾经作为伪满档案馆存件,在日军投降后被翻译回中文得以发表。包括 – 《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关内第八路军的联络关系信》,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第八路军的通信》(推定 一九四○年)。 《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给中共代表的报告》,此信日方题名为《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 启 给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委员的状况报告书(一九四零年四月)》。 《中共党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军长魏拯民同志致康生同志》,此信日方题名为《东北抗联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致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康生的信(一九四○年七月一日)》 只是我方翻译此三封信的时候提到,这些信件是作为抗联文件,在魏拯民牺牲后,日军袭击其曾经居住的密营时缴获的。与史义军先生讨论后,推测如果此说为实,则在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密营中的文件有可能是魏拯民留下的信件底稿。 以上三封信件由于其内容已经译出,此处不再赘述。但除此之外,还有三份文件,则似乎是此前国内学者不曾见过的,有可能是魏拯民将军殉国七十年后的一批新发现。 新发现的第一封信,是《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为从优待遇部下干部,战士事,为派遣前往苏联者提供致远东红军总司令部相关干部的介绍信》,此信,魏拯民为抗联老弱伤员退往苏联准备的介绍信,原文为中文(日军写作“满文”。其内容翻译如下 – “致苏联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远东红军部司令部诸负责同志: 本人谨代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全体将士,向各位在巩固我们共同的革命大本营 – 苏联的建设中所做的一切工作和火热的革命精神表示敬意。 我等在此前的数年间,于东南满地区坚持与日满匪众作战的详细情况,想来你们已经清楚地了解了,在这里且容我做一些重复的说明。 由于中朝民众对日贼巨大的义愤和抗日联军大部队的活动,使日贼不断遭到打击。狼狈而恼羞成怒的日贼,多次进行野蛮的归屯并户(即将我等活动的森林周围地区小村庄毁坏,民众全部移入大村,并设有重兵驻扎),并对一切经济用品进行统一管理(民众一年艰苦劳作所得收获粮食尽数被没收,对其他一切物资则为防为我所用采用票证制度)。这一行动持续之下,使我方用品补给遇到难以克服的困难。同时,狡猾的日贼一面使用这种经济手段,一面阴险地施展其诱降手段,结果,使我部队内若干意志薄弱,政治上幼稚的人员归顺日贼,落入其陷阱被杀者有之,也有一些为敌奸计所惑,在日贼的威逼利诱下专门针对一切革命事业实施破坏。而在我们这一方面,几年的工作中,为敌弹所伤的同志,因身体原因无法随武装部队行动的人员,以及老年的同志,目前虽隐藏在森林中休整,但敌人却在前面提到的所谓‘狗’的带领下,不但捕捉和残害我同志,而且通过经济封锁,完成交通网等手段,对我方残留的同志构成重大威胁。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将他们送往贵方,希望(贵方)能站在中朝人民的朋友的立场上,对他们进行接受。此处是对他们身份的证明。 特将他们参加革命的经过,以及加入部队的履历记录如下: 某某姓名 X X 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 魏 一九四零年 月 日“ 杨靖宇牺牲后,鉴于第一路军面临的严峻处境,抗联上层已经在考虑将其残余人员撤入苏联境内,并曾派出人员入境专门寻找在当地坚持的魏拯民。但直到魏拯民的牺牲,双方一直没能接上头。从这篇文字来看,从1935年就失去了和上级联系的魏拯民,依据自己的判断,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并身体力行予以实施,其才能和对指战员的爱护令人惊叹。 另外两篇文字,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魏拯民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示 一九四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原文为朝鲜文,内容包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括 -- 1。杨司令的牺牲是第一路军的一大损失。2。第三方面军的活动区域和干部改选;3。越冬准备中的后勤工作手段;4。对影响革命工作的人员,拟秋天开始送入苏联;另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发给国际共产党中国代表委员的私人信件》,内容包括 – 1。南满省委和第一路军的各项工作遇到很多困难,对内有思想不稳定者逃走;2。魏拯民心脏病恶化,日益衰弱,希望有生之日能够顺利向后任者移交工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两篇文章今后有时间再翻译出来。 不过,仅仅是翻译完成的一篇信件,已经能够让我们感受到魏拯民冷静,细致和老练的工作风格。 最后有一点值得考证 -- 似乎东北抗日联军将领中,并无“李永云”其人。经过查看,推测是日军对于第三路军第十五团团长李龙云名字的错误记录。 李龙云生于俄国远东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0年,参加国内革命组织的送信、撒传单等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参加哈尔巴岭袭击国际列车战斗。1936年3月,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第二师师部警卫连机枪排排长,。同年8月,升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五团团长。1940年9月7日,率部在汪清县天桥岭东托盘沟与敌遭遇,激战中壮烈牺牲。 值得一提的是,李龙云携带的文件中有给朴德范的信,而朴德范正是几乎同时在这一带被俘变节。会不会是两人会合的消息被日军发现,故此突然袭击了东托盘沟,使抗联的部队遭到重大损失。 这些,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来补充了。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密营中的文件有可能是魏拯民留下的信件底稿。 以上三封信件由于其内容已经译出,此处不再赘述。但除此之外,还有三份文件,则似乎是此前国内学者不曾见过的,有可能是魏拯民将军殉国七十年后的一批新发现。 新发现的第一封信,是《中共南满省委书记兼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魏拯民为从优待遇部下干部,战士事,为派遣前往苏联者提供致远东红军总司令部相关干部的介绍信》,此信,魏拯民为抗联老弱伤员退往苏联准备的介绍信,原文为中文(日军写作“满文”。其内容翻译如下 – “致苏联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远东红军部司令部诸负责同志: 本人谨代表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全体将士,向各位在巩固我们共同的革命大本营 – 苏联的建设中所做的一切工作和火热的革命精神表示敬意。 我等在此前的数年间,于东南满地区坚持与日满匪众作战的详细情况,想来你们已经清楚地了解了,在这里且容我做一些重复的说明。 由于中朝民众对日贼巨大的义愤和抗日联军大部队的活动,使日贼不断遭到打击。狼狈而恼羞成怒的日贼,多次进行野蛮的归屯并户(即将我等活动的森林周围地区小村庄毁坏,民众全部移入大村,并设有重兵驻扎),并对一切经济用品进行统一管理(民众一年艰苦劳作所得收获粮食尽数被没收,对其他一切物资则为防为我所用采用票证制度)。这一行动持续之下,使我方用品补给遇到难以克服的困难。同时,狡猾的日贼一面使用这种经济手段,一面阴险地施展其诱降手段,结果,使我部队内若干意志薄弱,政治上幼稚的人员归顺日贼,落入其陷阱被杀者有之,也有一些为敌奸计所惑,在日贼的威逼利诱下专门针对一切革命事业实施破坏。而在我们这一方面,几年的工作中,为敌弹所伤的同志,因身体原因无法随武装部队行动的人员,以及老年的同志,目前虽隐藏在森林中休整,但敌人却在前面提到的所谓‘狗’的带领下,不但捕捉和残害我同志,而且通过经济封锁,完成交通网等手段,对我方残留的同志构成重大威胁。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将他们送往贵方,希望(贵方)能站在中朝人民的朋友的立场上,对他们进行接受。此处是对他们身份的证明。 特将他们参加革命的经过,以及加入部队的履历记录如下: 某某姓名 X X 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 魏 一九四零年 月 日“ 杨靖宇牺牲后,鉴于第一路军面临的严峻处境,抗联上层已经在考虑将其残余人员撤入苏联境内,并曾派出人员入境专门寻找在当地坚持的魏拯民。但直到魏拯民的牺牲,双方一直没能接上头。从这篇文字来看,从1935年就失去了和上级联系的魏拯民,依据自己的判断,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并身体力行予以实施,其才能和对指战员的爱护令人惊叹。 另外两篇文字,一篇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魏拯民给第三方面军参谋长朴德范的指示 一九四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原文为朝鲜文,内容包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