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转载]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  

2011-12-13 03:41: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义军先生对我们共同发现陈翰章将军相关史料的一段描述,让我颇为感动。和他的感想一样,在这件事上,我也相信神明的存在了。
原文地址:的故事需要我们这些后人去挖掘,去传承,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精神和血脉一样要靠我们去弘扬,去传承。 我没有宝才的执着,没有萨苏的博览,我有的只是对过去那一段历史的好奇。 这种好奇难免也会得罪一些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就是性格使然。 酒后零零散散,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这么多话,归结到一条,东北抗日联军是一座富矿,对于有志于抗联研究的人来说魅力无穷。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我们----我们走在路上。 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 对那些不相信神灵存在的人我无话可说! 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作者:萨苏说完这话,我们又聊了好长时间,直到我的手机没有电了。 此时,我已经没有了困意,我想到了很多。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我开始接触抗联。 围绕抗联有那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边,甚至我们自己的身上。 赵尚志头骨的发现是62年之后,出土是2004年6月2日下午6点20分,而接头骨的车是162号。 我在北京买房是1998年,而我的房号是162号,那时还没有发现赵尚志将军的头骨。 赵尚志将军的身高在敌伪档案的记载里也是162公分。 包括的我的名字,很多人认为我的名字是一个笔名,其实,我的名字就是我的本名,但这个名字冥冥之中也和抗联有着某种联系,用全拼输入法的时候拼出来的是:“十一军”。 这一切也许是一种巧合,但这么多巧合被一一应验在我们的身上后,不能不让我们产生一种联想,那就是冥冥之中还是有神灵的。 我的眼前耳畔常常会浮现出白山黑水之间一队队厮杀的,怒吼的抗日志士,他们的欢乐,他们的忧伤早已化作了大森林的林涛声,他们史义军

我是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的。

萨苏在日本发现陈翰章将军的日记后给我打电话,我在第一时间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姜宝才,那时他正在和敦化的领导在一起商讨陈翰章将军身首合一之事。

萨苏说完这话,我们又聊了好长时间,直到我的手机没有电了。 此时,我已经没有了困意,我想到了很多。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我开始接触抗联。 围绕抗联有那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边,甚至我们自己的身上。 赵尚志头骨的发现是62年之后,出土是2004年6月2日下午6点20分,而接头骨的车是162号。 我在北京买房是1998年,而我的房号是162号,那时还没有发现赵尚志将军的头骨。 赵尚志将军的身高在敌伪档案的记载里也是162公分。 包括的我的名字,很多人认为我的名字是一个笔名,其实,我的名字就是我的本名,但这个名字冥冥之中也和抗联有着某种联系,用全拼输入法的时候拼出来的是:“十一军”。 这一切也许是一种巧合,但这么多巧合被一一应验在我们的身上后,不能不让我们产生一种联想,那就是冥冥之中还是有神灵的。 我的眼前耳畔常常会浮现出白山黑水之间一队队厮杀的,怒吼的抗日志士,他们的欢乐,他们的忧伤早已化作了大森林的林涛声,他们

2011年12月7日萨苏回到了北京,我和姜宝才急切地要到他家看他带回来的材料。

我们定在了第二天的下午见面,那天看完材料后回到家,宝才给我打电话,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陈翰章将军的殉难日,我刚才给敦化方面去电话才知道他们已经搞完了纪念活动。

看来是冥冥之中让我们和萨苏见面,共同商讨关于陈翰章将军身首合一的有关事宜的。

萨苏说完这话,我们又聊了好长时间,直到我的手机没有电了。 此时,我已经没有了困意,我想到了很多。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我开始接触抗联。 围绕抗联有那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边,甚至我们自己的身上。 赵尚志头骨的发现是62年之后,出土是2004年6月2日下午6点20分,而接头骨的车是162号。 我在北京买房是1998年,而我的房号是162号,那时还没有发现赵尚志将军的头骨。 赵尚志将军的身高在敌伪档案的记载里也是162公分。 包括的我的名字,很多人认为我的名字是一个笔名,其实,我的名字就是我的本名,但这个名字冥冥之中也和抗联有着某种联系,用全拼输入法的时候拼出来的是:“十一军”。 这一切也许是一种巧合,但这么多巧合被一一应验在我们的身上后,不能不让我们产生一种联想,那就是冥冥之中还是有神灵的。 我的眼前耳畔常常会浮现出白山黑水之间一队队厮杀的,怒吼的抗日志士,他们的欢乐,他们的忧伤早已化作了大森林的林涛声,他们

宝才给我打电话的那会儿他还在外面给陈将军烧纸。

的故事需要我们这些后人去挖掘,去传承,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精神和血脉一样要靠我们去弘扬,去传承。 我没有宝才的执着,没有萨苏的博览,我有的只是对过去那一段历史的好奇。 这种好奇难免也会得罪一些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就是性格使然。 酒后零零散散,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这么多话,归结到一条,东北抗日联军是一座富矿,对于有志于抗联研究的人来说魅力无穷。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我们----我们走在路上。 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 对那些不相信神灵存在的人我无话可说! 昨天下午,姜宝才给我来电话说他马上要到敦化去,正在往萨苏家里赶,和萨苏一起给敦化方面准备资料。

晚上10点多,萨苏来电话,说:老史,我有点害怕,我和宝才翻拍陈将军遗首照时,照片中映出了一只白虎,你知道日本当年给陈将军的代号就是虎。

萨苏说完这话,我们又聊了好长时间,直到我的手机没有电了。 此时,我已经没有了困意,我想到了很多。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我开始接触抗联。 围绕抗联有那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边,甚至我们自己的身上。 赵尚志头骨的发现是62年之后,出土是2004年6月2日下午6点20分,而接头骨的车是162号。 我在北京买房是1998年,而我的房号是162号,那时还没有发现赵尚志将军的头骨。 赵尚志将军的身高在敌伪档案的记载里也是162公分。 包括的我的名字,很多人认为我的名字是一个笔名,其实,我的名字就是我的本名,但这个名字冥冥之中也和抗联有着某种联系,用全拼输入法的时候拼出来的是:“十一军”。 这一切也许是一种巧合,但这么多巧合被一一应验在我们的身上后,不能不让我们产生一种联想,那就是冥冥之中还是有神灵的。 我的眼前耳畔常常会浮现出白山黑水之间一队队厮杀的,怒吼的抗日志士,他们的欢乐,他们的忧伤早已化作了大森林的林涛声,他们

[转载]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萨苏说完这话,我们又聊了好长时间,直到我的手机没有电了。

的故事需要我们这些后人去挖掘,去传承,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精神和血脉一样要靠我们去弘扬,去传承。 我没有宝才的执着,没有萨苏的博览,我有的只是对过去那一段历史的好奇。 这种好奇难免也会得罪一些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就是性格使然。 酒后零零散散,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这么多话,归结到一条,东北抗日联军是一座富矿,对于有志于抗联研究的人来说魅力无穷。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我们----我们走在路上。 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 对那些不相信神灵存在的人我无话可说!

此时,我已经没有了困意,我想到了很多。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我开始接触抗联。

围绕抗联有那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边,甚至我们自己的身上。

赵尚志头骨的发现是62年之后,出土是2004年6月2日下午6点20分,而接头骨的车是162号。

我在北京买房是1998年,而我的房号是162号,那时还没有发现赵尚志将军的头骨。

赵尚志将军的身高在敌伪档案的记载里也是162公分。

包括的我的名字,很多人认为我的名字是一个笔名,其实,我的名字就是我的本名,但这个名字冥冥之中也和抗联有着某种联系,用全拼输入法的时候拼出来的是:“十一军”。

这一切也许是一种巧合,但这么多巧合被一一应验在我们的身上后,不能不让我们产生一种联想,那就是冥冥之中还是有神灵的。

我的眼前耳畔常常会浮现出白山黑水之间一队队厮杀的,怒吼的抗日志士,他们的欢乐,他们的忧伤早已化作了大森林的林涛声,他们的故事需要我们这些后人去挖掘,去传承,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精神和血脉一样要靠我们去弘扬,去传承。

我没有宝才的执着,没有萨苏的博览,我有的只是对过去那一段历史的好奇。

的故事需要我们这些后人去挖掘,去传承,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精神和血脉一样要靠我们去弘扬,去传承。 我没有宝才的执着,没有萨苏的博览,我有的只是对过去那一段历史的好奇。 这种好奇难免也会得罪一些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就是性格使然。 酒后零零散散,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这么多话,归结到一条,东北抗日联军是一座富矿,对于有志于抗联研究的人来说魅力无穷。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我们----我们走在路上。 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 对那些不相信神灵存在的人我无话可说! 这种好奇难免也会得罪一些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就是性格使然。

酒后零零散散,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这么多话,归结到一条,东北抗日联军是一座富矿,对于有志于抗联研究的人来说魅力无穷。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我们----我们走在路上。

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

对那些不相信神灵存在的人我无话可说!

原文地址: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作者:史义军我是相信冥冥之中有神灵的。 萨苏在日本发现陈翰章将军的日记后给我打电话,我在第一时间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姜宝才,那时他正在和敦化的领导在一起商讨陈翰章将军身首合一之事。 2011年12月7日萨苏回到了北京,我和姜宝才急切地要到他家看他带回来的材料。 我们定在了第二天的下午见面,那天看完材料后回到家,宝才给我打电话,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陈翰章将军的殉难日,我刚才给敦化方面去电话才知道他们已经搞完了纪念活动。 看来是冥冥之中让我们和萨苏见面,共同商讨关于陈翰章将军身首合一的有关事宜的。 宝才给我打电话的那会儿他还在外面给陈将军烧纸。 昨天下午,姜宝才给我来电话说他马上要到敦化去,正在往萨苏家里赶,和萨苏一起给敦化方面准备资料。 晚上10点多,萨苏来电话,说:老史,我有点害怕,我和宝才翻拍陈将军遗首照时,照片中映出了一只白虎,你知道日本当年给陈将军的代号就是虎。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