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水浒中的长跑健将 By 肖璞韬  

2011-02-16 22:29:00|  分类: 体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要是生跑的话,用不了一天,即使是走国道距离,戴宗用五百里的马甲,也就是一天半,不过这一趟,戴宗竟然跑了“三日之间”,可见,我们的戴院长也不是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的绿林高手,他也得捡平地走,所以耽误了时日。 揭秘戴宗的神行法 有人说了:“戴宗即使跑不过博尔特,也得捡平地跑,就冲他一天能跑十来个钟头,这也不得了啊!” 这倒是没错,不过他每次跑之前要做“神行法”,似乎这有点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 您看看,他跑之前要先掐诀念咒,跑完一天,要用纸钱把马甲烧了。而且每次作法之时,只能吃素。说真的,现在的运动员,别管他博尔特还是刘翔,那个不吃肉? 而吃肉了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李逵大哥似乎给我们解了密。 话说李逵跟着戴宗,跑去蓟州搬请公孙胜,以便对付高廉的妖法。路上,戴宗警告李逵,只准吃素,李逵却忍不住馋,偷吃了一盘牛肉。 结果到了第二天,戴宗作法,李逵“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的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散。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 但是问题出现了,李逵看见酒店,想吃东西却停不下来。只得求助于戴宗,戴宗一听就说:“你吃肉了!” 李逵见状,只能承认:“戴大哥,我是吃肉了,现在怎么停啊?如果停不下来,只能拿着大斧子把腿砍了。” 戴宗见李逵承认错误,就帮他解了。 但您注意这个解法: 戴宗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 李逵定到那里不动了,乖乖等着戴宗去买吃的。等戴宗回来,一拽李逵,喝声:“起!” 俩人又走了。 咱们再看,等一天跑完了,俩人取了一陌纸钱,烧了马甲,休息。 由此可见:1、吃肉会造成神行法发挥异常,必须吃素;2、想解除异常,要使用点穴(让李逵不动纯属惩罚,但是也可以看出来,要在腿上解穴才行);3、中午可以吃饭,但晚上休息一定要烧了马甲。 从这三点似乎可以分析出来,如果纯从物理的角度,戴宗的神行法其实就是兴奋剂!而且是一种比现在还先进的兴奋剂。 我估计说完“兴奋剂”三字,天上又落下一堆板砖。 不过您看看我分析的有理没理。首先,吃素不吃肉,戴宗完全可以在临走时,把兴奋剂下在早饭里吃下去。等到兴奋剂起作用了,药性走五官、通七窍、顺经脉就发散到全身。为什么不吃肉呢?那是因为蛋白质会使这种兴奋剂凝结在腿部的经脉的穴道里(个人估计可能是阳跷脉),由此使人无法控制,所以咱们李大哥才会遇上那么尴尬的状况。而戴宗精通这种解法,所以略施小计,连带解穴,还惩治了李逵。 而马甲又是什么作用呢?那就是解药! 怎么是解药呢?您且听我说来,戴宗每次跑完了,都要烧了马甲,以便第二天继续跑,而大家知道,要是头天晚上神经兴奋睡不着,第二天还能跑吗?所以他需要把马甲烧了,闻烧出来的烟,也就是兴奋剂的解药和安眠药(也许叫“阿司匹林”),好好睡一觉,第二天精神充沛,就可以接着跑了,估计跑的时候还念叨呢:“这帮傻小子,都以为我会神行法。屁!老子就是使兴奋剂的!裁判也管不着!” 有人也许要问我:“您说的这个兴奋剂这么厉害,怎么失传了?” 您这话似乎该问问我们的老前辈戴宗:“您咋没把这个兴奋剂传下来呢?” 估计回答是:“屁!都让您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水浒中的跑步之王 在《水浒传》中,

宗要是生跑的话,用不了一天,即使是走国道距离,戴宗用五百里的马甲,也就是一天半,不过这一趟,戴宗竟然跑了“三日之间”,可见,我们的戴院长也不是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的绿林高手,他也得捡平地走,所以耽误了时日。 揭秘戴宗的神行法 有人说了:“戴宗即使跑不过博尔特,也得捡平地跑,就冲他一天能跑十来个钟头,这也不得了啊!” 这倒是没错,不过他每次跑之前要做“神行法”,似乎这有点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 您看看,他跑之前要先掐诀念咒,跑完一天,要用纸钱把马甲烧了。而且每次作法之时,只能吃素。说真的,现在的运动员,别管他博尔特还是刘翔,那个不吃肉? 而吃肉了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李逵大哥似乎给我们解了密。 话说李逵跟着戴宗,跑去蓟州搬请公孙胜,以便对付高廉的妖法。路上,戴宗警告李逵,只准吃素,李逵却忍不住馋,偷吃了一盘牛肉。 结果到了第二天,戴宗作法,李逵“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的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散。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 但是问题出现了,李逵看见酒店,想吃东西却停不下来。只得求助于戴宗,戴宗一听就说:“你吃肉了!” 李逵见状,只能承认:“戴大哥,我是吃肉了,现在怎么停啊?如果停不下来,只能拿着大斧子把腿砍了。” 戴宗见李逵承认错误,就帮他解了。 但您注意这个解法: 戴宗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 李逵定到那里不动了,乖乖等着戴宗去买吃的。等戴宗回来,一拽李逵,喝声:“起!” 俩人又走了。 咱们再看,等一天跑完了,俩人取了一陌纸钱,烧了马甲,休息。 由此可见:1、吃肉会造成神行法发挥异常,必须吃素;2、想解除异常,要使用点穴(让李逵不动纯属惩罚,但是也可以看出来,要在腿上解穴才行);3、中午可以吃饭,但晚上休息一定要烧了马甲。 从这三点似乎可以分析出来,如果纯从物理的角度,戴宗的神行法其实就是兴奋剂!而且是一种比现在还先进的兴奋剂。 我估计说完“兴奋剂”三字,天上又落下一堆板砖。 不过您看看我分析的有理没理。首先,吃素不吃肉,戴宗完全可以在临走时,把兴奋剂下在早饭里吃下去。等到兴奋剂起作用了,药性走五官、通七窍、顺经脉就发散到全身。为什么不吃肉呢?那是因为蛋白质会使这种兴奋剂凝结在腿部的经脉的穴道里(个人估计可能是阳跷脉),由此使人无法控制,所以咱们李大哥才会遇上那么尴尬的状况。而戴宗精通这种解法,所以略施小计,连带解穴,还惩治了李逵。 而马甲又是什么作用呢?那就是解药! 怎么是解药呢?您且听我说来,戴宗每次跑完了,都要烧了马甲,以便第二天继续跑,而大家知道,要是头天晚上神经兴奋睡不着,第二天还能跑吗?所以他需要把马甲烧了,闻烧出来的烟,也就是兴奋剂的解药和安眠药(也许叫“阿司匹林”),好好睡一觉,第二天精神充沛,就可以接着跑了,估计跑的时候还念叨呢:“这帮傻小子,都以为我会神行法。屁!老子就是使兴奋剂的!裁判也管不着!” 有人也许要问我:“您说的这个兴奋剂这么厉害,怎么失传了?” 您这话似乎该问问我们的老前辈戴宗:“您咋没把这个兴奋剂传下来呢?” 估计回答是:“屁!都让您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水浒中的跑步之王 在《水浒传》中,[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宗要是生跑的话,用不了一天,即使是走国道距离,戴宗用五百里的马甲,也就是一天半,不过这一趟,戴宗竟然跑了“三日之间”,可见,我们的戴院长也不是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的绿林高手,他也得捡平地走,所以耽误了时日。 揭秘戴宗的神行法 有人说了:“戴宗即使跑不过博尔特,也得捡平地跑,就冲他一天能跑十来个钟头,这也不得了啊!” 这倒是没错,不过他每次跑之前要做“神行法”,似乎这有点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 您看看,他跑之前要先掐诀念咒,跑完一天,要用纸钱把马甲烧了。而且每次作法之时,只能吃素。说真的,现在的运动员,别管他博尔特还是刘翔,那个不吃肉? 而吃肉了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李逵大哥似乎给我们解了密。 话说李逵跟着戴宗,跑去蓟州搬请公孙胜,以便对付高廉的妖法。路上,戴宗警告李逵,只准吃素,李逵却忍不住馋,偷吃了一盘牛肉。 结果到了第二天,戴宗作法,李逵“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的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散。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 但是问题出现了,李逵看见酒店,想吃东西却停不下来。只得求助于戴宗,戴宗一听就说:“你吃肉了!” 李逵见状,只能承认:“戴大哥,我是吃肉了,现在怎么停啊?如果停不下来,只能拿着大斧子把腿砍了。” 戴宗见李逵承认错误,就帮他解了。 但您注意这个解法: 戴宗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 李逵定到那里不动了,乖乖等着戴宗去买吃的。等戴宗回来,一拽李逵,喝声:“起!” 俩人又走了。 咱们再看,等一天跑完了,俩人取了一陌纸钱,烧了马甲,休息。 由此可见:1、吃肉会造成神行法发挥异常,必须吃素;2、想解除异常,要使用点穴(让李逵不动纯属惩罚,但是也可以看出来,要在腿上解穴才行);3、中午可以吃饭,但晚上休息一定要烧了马甲。 从这三点似乎可以分析出来,如果纯从物理的角度,戴宗的神行法其实就是兴奋剂!而且是一种比现在还先进的兴奋剂。 我估计说完“兴奋剂”三字,天上又落下一堆板砖。 不过您看看我分析的有理没理。首先,吃素不吃肉,戴宗完全可以在临走时,把兴奋剂下在早饭里吃下去。等到兴奋剂起作用了,药性走五官、通七窍、顺经脉就发散到全身。为什么不吃肉呢?那是因为蛋白质会使这种兴奋剂凝结在腿部的经脉的穴道里(个人估计可能是阳跷脉),由此使人无法控制,所以咱们李大哥才会遇上那么尴尬的状况。而戴宗精通这种解法,所以略施小计,连带解穴,还惩治了李逵。 而马甲又是什么作用呢?那就是解药! 怎么是解药呢?您且听我说来,戴宗每次跑完了,都要烧了马甲,以便第二天继续跑,而大家知道,要是头天晚上神经兴奋睡不着,第二天还能跑吗?所以他需要把马甲烧了,闻烧出来的烟,也就是兴奋剂的解药和安眠药(也许叫“阿司匹林”),好好睡一觉,第二天精神充沛,就可以接着跑了,估计跑的时候还念叨呢:“这帮傻小子,都以为我会神行法。屁!老子就是使兴奋剂的!裁判也管不着!” 有人也许要问我:“您说的这个兴奋剂这么厉害,怎么失传了?” 您这话似乎该问问我们的老前辈戴宗:“您咋没把这个兴奋剂传下来呢?” 估计回答是:“屁!都让您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水浒中的跑步之王 在《水浒传》中,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宗要是生跑的话,用不了一天,即使是走国道距离,戴宗用五百里的马甲,也就是一天半,不过这一趟,戴宗竟然跑了“三日之间”,可见,我们的戴院长也不是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的绿林高手,他也得捡平地走,所以耽误了时日。 揭秘戴宗的神行法 有人说了:“戴宗即使跑不过博尔特,也得捡平地跑,就冲他一天能跑十来个钟头,这也不得了啊!” 这倒是没错,不过他每次跑之前要做“神行法”,似乎这有点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 您看看,他跑之前要先掐诀念咒,跑完一天,要用纸钱把马甲烧了。而且每次作法之时,只能吃素。说真的,现在的运动员,别管他博尔特还是刘翔,那个不吃肉? 而吃肉了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李逵大哥似乎给我们解了密。 话说李逵跟着戴宗,跑去蓟州搬请公孙胜,以便对付高廉的妖法。路上,戴宗警告李逵,只准吃素,李逵却忍不住馋,偷吃了一盘牛肉。 结果到了第二天,戴宗作法,李逵“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的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散。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 但是问题出现了,李逵看见酒店,想吃东西却停不下来。只得求助于戴宗,戴宗一听就说:“你吃肉了!” 李逵见状,只能承认:“戴大哥,我是吃肉了,现在怎么停啊?如果停不下来,只能拿着大斧子把腿砍了。” 戴宗见李逵承认错误,就帮他解了。 但您注意这个解法: 戴宗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 李逵定到那里不动了,乖乖等着戴宗去买吃的。等戴宗回来,一拽李逵,喝声:“起!” 俩人又走了。 咱们再看,等一天跑完了,俩人取了一陌纸钱,烧了马甲,休息。 由此可见:1、吃肉会造成神行法发挥异常,必须吃素;2、想解除异常,要使用点穴(让李逵不动纯属惩罚,但是也可以看出来,要在腿上解穴才行);3、中午可以吃饭,但晚上休息一定要烧了马甲。 从这三点似乎可以分析出来,如果纯从物理的角度,戴宗的神行法其实就是兴奋剂!而且是一种比现在还先进的兴奋剂。 我估计说完“兴奋剂”三字,天上又落下一堆板砖。 不过您看看我分析的有理没理。首先,吃素不吃肉,戴宗完全可以在临走时,把兴奋剂下在早饭里吃下去。等到兴奋剂起作用了,药性走五官、通七窍、顺经脉就发散到全身。为什么不吃肉呢?那是因为蛋白质会使这种兴奋剂凝结在腿部的经脉的穴道里(个人估计可能是阳跷脉),由此使人无法控制,所以咱们李大哥才会遇上那么尴尬的状况。而戴宗精通这种解法,所以略施小计,连带解穴,还惩治了李逵。 而马甲又是什么作用呢?那就是解药! 怎么是解药呢?您且听我说来,戴宗每次跑完了,都要烧了马甲,以便第二天继续跑,而大家知道,要是头天晚上神经兴奋睡不着,第二天还能跑吗?所以他需要把马甲烧了,闻烧出来的烟,也就是兴奋剂的解药和安眠药(也许叫“阿司匹林”),好好睡一觉,第二天精神充沛,就可以接着跑了,估计跑的时候还念叨呢:“这帮傻小子,都以为我会神行法。屁!老子就是使兴奋剂的!裁判也管不着!” 有人也许要问我:“您说的这个兴奋剂这么厉害,怎么失传了?” 您这话似乎该问问我们的老前辈戴宗:“您咋没把这个兴奋剂传下来呢?” 估计回答是:“屁!都让您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水浒中的跑步之王 在《水浒传》中,、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宗要是生跑的话,用不了一天,即使是走国道距离,戴宗用五百里的马甲,也就是一天半,不过这一趟,戴宗竟然跑了“三日之间”,可见,我们的戴院长也不是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的绿林高手,他也得捡平地走,所以耽误了时日。 揭秘戴宗的神行法 有人说了:“戴宗即使跑不过博尔特,也得捡平地跑,就冲他一天能跑十来个钟头,这也不得了啊!” 这倒是没错,不过他每次跑之前要做“神行法”,似乎这有点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 您看看,他跑之前要先掐诀念咒,跑完一天,要用纸钱把马甲烧了。而且每次作法之时,只能吃素。说真的,现在的运动员,别管他博尔特还是刘翔,那个不吃肉? 而吃肉了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李逵大哥似乎给我们解了密。 话说李逵跟着戴宗,跑去蓟州搬请公孙胜,以便对付高廉的妖法。路上,戴宗警告李逵,只准吃素,李逵却忍不住馋,偷吃了一盘牛肉。 结果到了第二天,戴宗作法,李逵“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的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散。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 但是问题出现了,李逵看见酒店,想吃东西却停不下来。只得求助于戴宗,戴宗一听就说:“你吃肉了!” 李逵见状,只能承认:“戴大哥,我是吃肉了,现在怎么停啊?如果停不下来,只能拿着大斧子把腿砍了。” 戴宗见李逵承认错误,就帮他解了。 但您注意这个解法: 戴宗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 李逵定到那里不动了,乖乖等着戴宗去买吃的。等戴宗回来,一拽李逵,喝声:“起!” 俩人又走了。 咱们再看,等一天跑完了,俩人取了一陌纸钱,烧了马甲,休息。 由此可见:1、吃肉会造成神行法发挥异常,必须吃素;2、想解除异常,要使用点穴(让李逵不动纯属惩罚,但是也可以看出来,要在腿上解穴才行);3、中午可以吃饭,但晚上休息一定要烧了马甲。 从这三点似乎可以分析出来,如果纯从物理的角度,戴宗的神行法其实就是兴奋剂!而且是一种比现在还先进的兴奋剂。 我估计说完“兴奋剂”三字,天上又落下一堆板砖。 不过您看看我分析的有理没理。首先,吃素不吃肉,戴宗完全可以在临走时,把兴奋剂下在早饭里吃下去。等到兴奋剂起作用了,药性走五官、通七窍、顺经脉就发散到全身。为什么不吃肉呢?那是因为蛋白质会使这种兴奋剂凝结在腿部的经脉的穴道里(个人估计可能是阳跷脉),由此使人无法控制,所以咱们李大哥才会遇上那么尴尬的状况。而戴宗精通这种解法,所以略施小计,连带解穴,还惩治了李逵。 而马甲又是什么作用呢?那就是解药! 怎么是解药呢?您且听我说来,戴宗每次跑完了,都要烧了马甲,以便第二天继续跑,而大家知道,要是头天晚上神经兴奋睡不着,第二天还能跑吗?所以他需要把马甲烧了,闻烧出来的烟,也就是兴奋剂的解药和安眠药(也许叫“阿司匹林”),好好睡一觉,第二天精神充沛,就可以接着跑了,估计跑的时候还念叨呢:“这帮傻小子,都以为我会神行法。屁!老子就是使兴奋剂的!裁判也管不着!” 有人也许要问我:“您说的这个兴奋剂这么厉害,怎么失传了?” 您这话似乎该问问我们的老前辈戴宗:“您咋没把这个兴奋剂传下来呢?” 估计回答是:“屁!都让您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水浒中的跑步之王 在《水浒传》中,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

这个距离,戴宗要是生跑的话,用不了一天,即使是走国道距离,戴宗用五百里的马甲,也就是一天半,不过这一趟,戴宗竟然跑了“三日之间”,可见,我们的戴院长也不是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的绿林高手,他也得捡平地走,所以耽误了时日。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揭秘戴宗的神行法

有人说了:“戴宗即使跑不过博尔特,也得捡平地跑,就冲他一天能跑十来个钟头,这也不得了啊!”

宗要是生跑的话,用不了一天,即使是走国道距离,戴宗用五百里的马甲,也就是一天半,不过这一趟,戴宗竟然跑了“三日之间”,可见,我们的戴院长也不是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的绿林高手,他也得捡平地走,所以耽误了时日。 揭秘戴宗的神行法 有人说了:“戴宗即使跑不过博尔特,也得捡平地跑,就冲他一天能跑十来个钟头,这也不得了啊!” 这倒是没错,不过他每次跑之前要做“神行法”,似乎这有点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 您看看,他跑之前要先掐诀念咒,跑完一天,要用纸钱把马甲烧了。而且每次作法之时,只能吃素。说真的,现在的运动员,别管他博尔特还是刘翔,那个不吃肉? 而吃肉了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李逵大哥似乎给我们解了密。 话说李逵跟着戴宗,跑去蓟州搬请公孙胜,以便对付高廉的妖法。路上,戴宗警告李逵,只准吃素,李逵却忍不住馋,偷吃了一盘牛肉。 结果到了第二天,戴宗作法,李逵“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的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散。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 但是问题出现了,李逵看见酒店,想吃东西却停不下来。只得求助于戴宗,戴宗一听就说:“你吃肉了!” 李逵见状,只能承认:“戴大哥,我是吃肉了,现在怎么停啊?如果停不下来,只能拿着大斧子把腿砍了。” 戴宗见李逵承认错误,就帮他解了。 但您注意这个解法: 戴宗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 李逵定到那里不动了,乖乖等着戴宗去买吃的。等戴宗回来,一拽李逵,喝声:“起!” 俩人又走了。 咱们再看,等一天跑完了,俩人取了一陌纸钱,烧了马甲,休息。 由此可见:1、吃肉会造成神行法发挥异常,必须吃素;2、想解除异常,要使用点穴(让李逵不动纯属惩罚,但是也可以看出来,要在腿上解穴才行);3、中午可以吃饭,但晚上休息一定要烧了马甲。 从这三点似乎可以分析出来,如果纯从物理的角度,戴宗的神行法其实就是兴奋剂!而且是一种比现在还先进的兴奋剂。 我估计说完“兴奋剂”三字,天上又落下一堆板砖。 不过您看看我分析的有理没理。首先,吃素不吃肉,戴宗完全可以在临走时,把兴奋剂下在早饭里吃下去。等到兴奋剂起作用了,药性走五官、通七窍、顺经脉就发散到全身。为什么不吃肉呢?那是因为蛋白质会使这种兴奋剂凝结在腿部的经脉的穴道里(个人估计可能是阳跷脉),由此使人无法控制,所以咱们李大哥才会遇上那么尴尬的状况。而戴宗精通这种解法,所以略施小计,连带解穴,还惩治了李逵。 而马甲又是什么作用呢?那就是解药! 怎么是解药呢?您且听我说来,戴宗每次跑完了,都要烧了马甲,以便第二天继续跑,而大家知道,要是头天晚上神经兴奋睡不着,第二天还能跑吗?所以他需要把马甲烧了,闻烧出来的烟,也就是兴奋剂的解药和安眠药(也许叫“阿司匹林”),好好睡一觉,第二天精神充沛,就可以接着跑了,估计跑的时候还念叨呢:“这帮傻小子,都以为我会神行法。屁!老子就是使兴奋剂的!裁判也管不着!” 有人也许要问我:“您说的这个兴奋剂这么厉害,怎么失传了?” 您这话似乎该问问我们的老前辈戴宗:“您咋没把这个兴奋剂传下来呢?” 估计回答是:“屁!都让您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水浒中的跑步之王 在《水浒传》中,

这倒是没错,不过他每次跑之前要做“神行法”,似乎这有点问题吧?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有什么问题?

您看看,他跑之前要先掐诀念咒,跑完一天,要用纸钱把马甲烧了。而且每次作法之时,只能吃素。说真的,现在的运动员,别管他博尔特还是刘翔,那个不吃肉?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

而吃肉了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李逵大哥似乎给我们解了密。

宗要是生跑的话,用不了一天,即使是走国道距离,戴宗用五百里的马甲,也就是一天半,不过这一趟,戴宗竟然跑了“三日之间”,可见,我们的戴院长也不是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的绿林高手,他也得捡平地走,所以耽误了时日。 揭秘戴宗的神行法 有人说了:“戴宗即使跑不过博尔特,也得捡平地跑,就冲他一天能跑十来个钟头,这也不得了啊!” 这倒是没错,不过他每次跑之前要做“神行法”,似乎这有点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 您看看,他跑之前要先掐诀念咒,跑完一天,要用纸钱把马甲烧了。而且每次作法之时,只能吃素。说真的,现在的运动员,别管他博尔特还是刘翔,那个不吃肉? 而吃肉了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李逵大哥似乎给我们解了密。 话说李逵跟着戴宗,跑去蓟州搬请公孙胜,以便对付高廉的妖法。路上,戴宗警告李逵,只准吃素,李逵却忍不住馋,偷吃了一盘牛肉。 结果到了第二天,戴宗作法,李逵“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的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散。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 但是问题出现了,李逵看见酒店,想吃东西却停不下来。只得求助于戴宗,戴宗一听就说:“你吃肉了!” 李逵见状,只能承认:“戴大哥,我是吃肉了,现在怎么停啊?如果停不下来,只能拿着大斧子把腿砍了。” 戴宗见李逵承认错误,就帮他解了。 但您注意这个解法: 戴宗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 李逵定到那里不动了,乖乖等着戴宗去买吃的。等戴宗回来,一拽李逵,喝声:“起!” 俩人又走了。 咱们再看,等一天跑完了,俩人取了一陌纸钱,烧了马甲,休息。 由此可见:1、吃肉会造成神行法发挥异常,必须吃素;2、想解除异常,要使用点穴(让李逵不动纯属惩罚,但是也可以看出来,要在腿上解穴才行);3、中午可以吃饭,但晚上休息一定要烧了马甲。 从这三点似乎可以分析出来,如果纯从物理的角度,戴宗的神行法其实就是兴奋剂!而且是一种比现在还先进的兴奋剂。 我估计说完“兴奋剂”三字,天上又落下一堆板砖。 不过您看看我分析的有理没理。首先,吃素不吃肉,戴宗完全可以在临走时,把兴奋剂下在早饭里吃下去。等到兴奋剂起作用了,药性走五官、通七窍、顺经脉就发散到全身。为什么不吃肉呢?那是因为蛋白质会使这种兴奋剂凝结在腿部的经脉的穴道里(个人估计可能是阳跷脉),由此使人无法控制,所以咱们李大哥才会遇上那么尴尬的状况。而戴宗精通这种解法,所以略施小计,连带解穴,还惩治了李逵。 而马甲又是什么作用呢?那就是解药! 怎么是解药呢?您且听我说来,戴宗每次跑完了,都要烧了马甲,以便第二天继续跑,而大家知道,要是头天晚上神经兴奋睡不着,第二天还能跑吗?所以他需要把马甲烧了,闻烧出来的烟,也就是兴奋剂的解药和安眠药(也许叫“阿司匹林”),好好睡一觉,第二天精神充沛,就可以接着跑了,估计跑的时候还念叨呢:“这帮傻小子,都以为我会神行法。屁!老子就是使兴奋剂的!裁判也管不着!” 有人也许要问我:“您说的这个兴奋剂这么厉害,怎么失传了?” 您这话似乎该问问我们的老前辈戴宗:“您咋没把这个兴奋剂传下来呢?” 估计回答是:“屁!都让您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水浒中的跑步之王 在《水浒传》中,话说李逵跟着戴宗,跑去蓟州搬请公孙胜,以便对付高廉的妖法。路上,戴宗警告李逵,只准吃素,李逵却忍不住馋,偷吃了一盘牛肉。

结果到了第二天,戴宗作法,李逵“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的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散。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

但是问题出现了,李逵看见酒店,想吃东西却停不下来。只得求助于戴宗,戴宗一听就说:“你吃肉了!”

[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李逵见状,只能承认:“戴大哥,我是吃肉了,现在怎么停啊?如果停不下来,只能拿着大斧子把腿砍了。”

戴宗见李逵承认错误,就帮他解了。

但您注意这个解法:

[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戴宗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

李逵定到那里不动了,乖乖等着戴宗去买吃的。等戴宗回来,一拽李逵,喝声:“起!”

俩人又走了。

咱们再看,等一天跑完了,俩人取了一陌纸钱,烧了马甲,休息。

由此可见:[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1、吃肉会造成神行法发挥异常,必须吃素;2[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想解除异常,要使用点穴(让李逵不动纯属惩罚,但是也可以看出来,要在腿上解穴才行);3、中午可以吃饭,但晚上休息一定要烧了马甲。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

从这三点似乎可以分析出来,如果纯从物理的角度,戴宗的神行法其实就是兴奋剂!而且是一种比现在还先进的兴奋剂。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我估计说完“兴奋剂”三字,天上又落下一堆板砖。

不过您看看我分析的有理没理。首先,吃素不吃肉,戴宗完全可以在临走时,把兴奋剂下在早饭里吃下去。等到兴奋剂起作用了,药性走五官、通七窍、顺经脉就发散到全身。为什么不吃肉呢?那是因为蛋白质会使这种兴奋剂凝结在腿部的经脉的穴道里(个人估计可能是阳跷脉),由此使人无法控制,所以咱们李大哥才会遇上那么尴尬的状况。而戴宗精通这种解法,所以略施小计,连带解穴,还惩治了李逵。

而马甲又是什么作用呢?那就是解药!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怎么是解药呢?您且听我说来,戴宗每次跑完了,都要烧了马甲,以便第二天继续跑,而大家知道,要是头天晚上神经兴奋睡不着,第二天还能跑吗?所以他需要把马甲烧了,闻烧出来的烟,也就是兴奋剂的解药和安眠药(也许叫“阿司匹林”),好好睡一觉,第二天精神充沛,就可以接着跑了,估计跑的时候还念叨呢:“这帮傻小子,都以为我会神行法。屁!老子就是使兴奋剂的!裁判也管不着!”

有人也许要问我:“您说的这个兴奋剂这么厉害,怎么失传了?”

[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

您这话似乎该问问我们的老前辈戴宗:“您咋没把这个兴奋剂传下来呢?”

[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估计回答是:“屁!都让您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

水浒中的跑步之王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

在《水浒传》中,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比戴宗还能跑,能日行千里,换算一下,那就是11.57[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米每秒,似乎可以说是宋代的超级博尔特。

此人是谁呢?那就是宋朝四大寇之一——河北田虎手下大将马灵,外号“神驹子”,能飞金砖,日行千里。

[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

在这里,我不禁叹一句:“宋朝的人才流失太严重了!怎么强人全跳槽到贼寇那里去了?”

突然,我又隐隐听到一句回答:“政府给老子的待遇太低了,老子先跳槽威胁威胁他,等加了码,老子还回去!”(马灵后来也投降了宋朝)

话说戴宗碰上这个人,可就不是一般的郁闷了!

话说马灵先是拍马挺枪,大战欧鹏和邓飞,不过估计这小子早就给自己留了后路了,也吃了兴奋剂,带了风火轮(估计这人喜欢哪吒,反正这是个装饰品,只是告诉人家:“我使神行法了!”)。

[肖璞韬,是单田芳先生弟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但论起老萨拜单先生为师的时间,还得管这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叫师兄。我们两人聊了几次,颇为投缘,萨曾以《名著中的悬案》一书相赠,而璞韬看过技痒,写了这篇文章相和。征得他的同意,将其放在博客中,以便更多的朋友看到。 顺便说明一下,萨今日有些俗务,来不及写什么新的文字,明日应当可以恢复。] 水浒长跑第一人——戴宗 要说水浒中的跑步健将,极大多数人肯定想到了神行太保戴宗,戴宗到底能跑多快呢?咱们要从水浒中的记载看。对戴宗的记载是吴用说出来的:“吴用有个至爱相识,现在江州充做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作戴院长。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都唤他做神行太保。” 再看看具体记载:把两个马甲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 由此可见,宋朝政府似乎还是很识人的,虽然戴宗不过是跑腿送信的小角色,但是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跑,人家也能跑出特色来!就这么拼命跑,拼命跑,最后竟然跻身于中层领导。 再想想,宋朝这个搭配也很好,因为戴宗的下属还有一批小牢头、小牢子(估计放在现在就是狱警及其值班小队长了),而其中最有名的,非李逵莫属。您想想,要是想抓某个贼,李逵他们负责追,戴宗负责截住,前后一堵,李逵就是一顿胖揍(李逵的肉搏能力从在江州和张顺的大战就能看出来,气势逼人啊!好像李逵在直接肉搏上,只输给过焦挺这个摔跤大王),揍完了其他人负责捆人。 不过据计算,戴宗的跑步速度好像不算很快。 估计说完这句话,天上准会掉下一地的板砖:“谁说我们戴院长跑得不快?” “有他在,马拉松比赛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不过这得用事实说话。 且不说一对马甲走出的日行五百里,咱们就算算所谓的“日行八百”,八百里,合400公里,如果真换算成每小时的速度,那就是33.333.....公里小时,再折算一下,以戴宗一天跑12个小时计算,那大约是9.25米每秒。而现今世界百米世界纪录保持着,牙买加的博尔特,他的世界纪录大概是10.32米每秒,由此可见,戴宗的速度比博尔特差了一截子,还是人能够承受的速度。 有人说了:“我们戴院长擅长的是翻山越岭,博尔特是平地跑,你要放在越野赛上,博尔特肯定没戏!” 哎!您还别这么说!咱们举个例子。在全本水浒中,戴宗一共玩命跑过好多回,但是有时间记载的有:1、江州救宋江,从江州到梁山的折返跑。2、高唐州胶着,戴宗李逵请公孙胜。3、史进、鲁智深陷落在少华山,戴宗跑回梁山送信。 我在这里算计了一下,这里最有参考价值的就是第三趟。 为什么?第一趟牵扯在梁山的一系列耽搁,请萧让、金大坚,弄假信......,时间耽搁比较多。第二趟有点训练、调侃李逵的倾向,您没看李逵吃肉,戴宗不让他停吗?不过为什么跑起神行法不准吃肉呢?咱们待会儿自有交代。 关于这第三趟,由于兄弟陷在牢里,而对方,也就是华州的贺太守残暴不仁,所以救人如救火,戴宗有没有任何拖累,自会玩命跑。 我在地图上估算了一下(百度的,您别捶我,有意见捶百度),少华山实际离华山不远,不然宋江为什么要赚金铃吊挂呢?而梁山位于现在的山东省梁山,从地图上的定位,直线距离大约是330公里左右,即使是把国道算上,不过四百公里略多。 这个距离,戴咱们话说马灵大战一番,扔出金板砖要拍欧鹏,结果让公孙胜看见了:“小子!班门弄斧,烧你小样的!”

火克金,马灵痛失了纯金的板砖,知道不是个儿,踩着风火轮,“啪啪”(发音是“pia”,三声)的就跑了,后面“噌噌”的冒火光啊!

戴宗一看,来精神了:“小子!咱俩水贼过河,别使狗刨!都是兴奋剂的干活,谁怕谁啊!”

戴宗撒丫子就追,俩人“嗖嗖”跑出十里地去,马灵一看,嘿!这小子快是快,追不上我,嘿嘿。

马灵心中高兴,可没想高兴到一半,“梆!”,让埋伏好的鲁智深一禅杖拍底下了。(具体形象可参考猫和老鼠)

宗要是生跑的话,用不了一天,即使是走国道距离,戴宗用五百里的马甲,也就是一天半,不过这一趟,戴宗竟然跑了“三日之间”,可见,我们的戴院长也不是走高楼、越大厦如履平地的绿林高手,他也得捡平地走,所以耽误了时日。 揭秘戴宗的神行法 有人说了:“戴宗即使跑不过博尔特,也得捡平地跑,就冲他一天能跑十来个钟头,这也不得了啊!” 这倒是没错,不过他每次跑之前要做“神行法”,似乎这有点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 您看看,他跑之前要先掐诀念咒,跑完一天,要用纸钱把马甲烧了。而且每次作法之时,只能吃素。说真的,现在的运动员,别管他博尔特还是刘翔,那个不吃肉? 而吃肉了会怎么样呢?我们的李逵大哥似乎给我们解了密。 话说李逵跟着戴宗,跑去蓟州搬请公孙胜,以便对付高廉的妖法。路上,戴宗警告李逵,只准吃素,李逵却忍不住馋,偷吃了一盘牛肉。 结果到了第二天,戴宗作法,李逵“只听耳朵边风雨之声,两边的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脚底下如云催雾散。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脚,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却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 但是问题出现了,李逵看见酒店,想吃东西却停不下来。只得求助于戴宗,戴宗一听就说:“你吃肉了!” 李逵见状,只能承认:“戴大哥,我是吃肉了,现在怎么停啊?如果停不下来,只能拿着大斧子把腿砍了。” 戴宗见李逵承认错误,就帮他解了。 但您注意这个解法: 戴宗退后一步把衣袖去李逵腿上只一拂,喝声:“住!” 李逵定到那里不动了,乖乖等着戴宗去买吃的。等戴宗回来,一拽李逵,喝声:“起!” 俩人又走了。 咱们再看,等一天跑完了,俩人取了一陌纸钱,烧了马甲,休息。 由此可见:1、吃肉会造成神行法发挥异常,必须吃素;2、想解除异常,要使用点穴(让李逵不动纯属惩罚,但是也可以看出来,要在腿上解穴才行);3、中午可以吃饭,但晚上休息一定要烧了马甲。 从这三点似乎可以分析出来,如果纯从物理的角度,戴宗的神行法其实就是兴奋剂!而且是一种比现在还先进的兴奋剂。 我估计说完“兴奋剂”三字,天上又落下一堆板砖。 不过您看看我分析的有理没理。首先,吃素不吃肉,戴宗完全可以在临走时,把兴奋剂下在早饭里吃下去。等到兴奋剂起作用了,药性走五官、通七窍、顺经脉就发散到全身。为什么不吃肉呢?那是因为蛋白质会使这种兴奋剂凝结在腿部的经脉的穴道里(个人估计可能是阳跷脉),由此使人无法控制,所以咱们李大哥才会遇上那么尴尬的状况。而戴宗精通这种解法,所以略施小计,连带解穴,还惩治了李逵。 而马甲又是什么作用呢?那就是解药! 怎么是解药呢?您且听我说来,戴宗每次跑完了,都要烧了马甲,以便第二天继续跑,而大家知道,要是头天晚上神经兴奋睡不着,第二天还能跑吗?所以他需要把马甲烧了,闻烧出来的烟,也就是兴奋剂的解药和安眠药(也许叫“阿司匹林”),好好睡一觉,第二天精神充沛,就可以接着跑了,估计跑的时候还念叨呢:“这帮傻小子,都以为我会神行法。屁!老子就是使兴奋剂的!裁判也管不着!” 有人也许要问我:“您说的这个兴奋剂这么厉害,怎么失传了?” 您这话似乎该问问我们的老前辈戴宗:“您咋没把这个兴奋剂传下来呢?” 估计回答是:“屁!都让您们知道了,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水浒中的跑步之王 在《水浒传》中,马灵被捉之后投诚,被宋江指定教戴宗神行法,实际上就是被勒令:“交出配方!”,在此之后,马灵就慢慢销声匿迹了。最终征方腊之后,两人退归林下,各奔前程(估计交流的差不多了)。

也许咱们现在可以人肉搜索一下这个马灵,看看他和今天的刘翔有什么关系?(估计刘翔听了,非撵得我满街跑不可!什么?你说我跑不过刘翔?老子开着车呢!)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