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天堂里最美的声音  

2011-06-01 12:1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在午饭的时候,听到在播罗京的纪念节目,于是转到电视前面去看。两年前父亲去世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在父亲住院之处,也是罗京和陈虻治疗的地方。当时,陈虻飘然而去,而罗京已经出院,据说颇为乐观。

在和病字旁带一个品字那种疾患斗争的地方,出院是极令人欣慰的事情,而每一个出院的人,对仍然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一种激励 -- 那是一种生命的希望,异常温暖的激励。

实际上,他的病情仅仅稳定了三个月,四个月后,罗京病逝于北京。年仅四十七岁。
,纵让我付出一切的代价,我都会在所不惜。 我是何等富有。 这一个问题,让我感到自己的烦恼都类似无病呻吟。 当你不能跑的时候,你仍然可以走。 当你不能站起来的时候,你仍然可以坐起来。 不要抱怨你失去的,而珍惜你已有的吧。其余的事,你只要耐心地等。 人生苦短,只争朝夕。 戴上墨镜,写下这篇文章,心中一片平和。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天堂里最美的声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我看到,主持人丽坤在中间有一点失控,在谈到她的这位同行时,眼圈已经泛红。

曾经和丽坤搭档过节目,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十分现代的女孩子。从业这样多年,见过如此之多惊心动魄,感人肺腑的事情,要一个职业的女主持人仍然在工作中难以遏制自己的感情,罗京的死,对他的同事来说,带有怎样深沉的哀痛和遗憾,那实在是不言自明的。

没有想到的是,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在慢慢静下来,几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天堂里最美的声音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我是在午饭的时候,听到在播罗京的纪念节目,于是转到电视前面去看。两年前父亲去世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在父亲住院之处,也是罗京和陈虻治疗的地方。当时,陈虻飘然而去,而罗京已经出院,据说颇为乐观。 在和病字旁带一个品字那种疾患斗争的地方,出院是极令人欣慰的事情,而每一个出院的人,对仍然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一种激励 -- 那是一种生命的希望,异常温暖的激励。 实际上,他的病情仅仅稳定了三个月,四个月后,罗京病逝于北京。年仅四十七岁。 我看到,主持人丽坤在中间有一点失控,在谈到她的这位同行时,眼圈已经泛红。 曾经和丽坤搭档过节目,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十分现代的女孩子。从业这样多年,见过如此之多惊心动魄,感人肺腑的事情,要一个职业的女主持人仍然在工作中难以遏制自己的感情,罗京的死,对他的同事来说,带有怎样深沉的哀痛和遗憾,那实在是不言自明的。 没有想到的是,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在慢慢静下来,几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纵让我付出一切的代价,我都会在所不惜。

我是何等富有。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

这一个问题,让我感到自己的烦恼都类似无病呻吟。
,纵让我付出一切的代价,我都会在所不惜。 我是何等富有。 这一个问题,让我感到自己的烦恼都类似无病呻吟。 当你不能跑的时候,你仍然可以走。 当你不能站起来的时候,你仍然可以坐起来。 不要抱怨你失去的,而珍惜你已有的吧。其余的事,你只要耐心地等。 人生苦短,只争朝夕。 戴上墨镜,写下这篇文章,心中一片平和。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当你不能跑的时候,你仍然可以走。

当你不能站起来的时候,你仍然可以坐起来。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

不要抱怨你失去的,而珍惜你已有的吧。其余的事,你只要耐心地等。
我是在午饭的时候,听到在播罗京的纪念节目,于是转到电视前面去看。两年前父亲去世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在父亲住院之处,也是罗京和陈虻治疗的地方。当时,陈虻飘然而去,而罗京已经出院,据说颇为乐观。 在和病字旁带一个品字那种疾患斗争的地方,出院是极令人欣慰的事情,而每一个出院的人,对仍然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一种激励 -- 那是一种生命的希望,异常温暖的激励。 实际上,他的病情仅仅稳定了三个月,四个月后,罗京病逝于北京。年仅四十七岁。 我看到,主持人丽坤在中间有一点失控,在谈到她的这位同行时,眼圈已经泛红。 曾经和丽坤搭档过节目,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十分现代的女孩子。从业这样多年,见过如此之多惊心动魄,感人肺腑的事情,要一个职业的女主持人仍然在工作中难以遏制自己的感情,罗京的死,对他的同事来说,带有怎样深沉的哀痛和遗憾,那实在是不言自明的。 没有想到的是,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在慢慢静下来,几
人生苦短,只争朝夕。

戴上墨镜,写下这篇文章,心中一片平和。

[完]
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

老萨影集

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我是在午饭的时候,听到在播罗京的纪念节目,于是转到电视前面去看。两年前父亲去世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在父亲住院之处,也是罗京和陈虻治疗的地方。当时,陈虻飘然而去,而罗京已经出院,据说颇为乐观。 在和病字旁带一个品字那种疾患斗争的地方,出院是极令人欣慰的事情,而每一个出院的人,对仍然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一种激励 -- 那是一种生命的希望,异常温暖的激励。 实际上,他的病情仅仅稳定了三个月,四个月后,罗京病逝于北京。年仅四十七岁。 我看到,主持人丽坤在中间有一点失控,在谈到她的这位同行时,眼圈已经泛红。 曾经和丽坤搭档过节目,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十分现代的女孩子。从业这样多年,见过如此之多惊心动魄,感人肺腑的事情,要一个职业的女主持人仍然在工作中难以遏制自己的感情,罗京的死,对他的同事来说,带有怎样深沉的哀痛和遗憾,那实在是不言自明的。 没有想到的是,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在慢慢静下来,几 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我是在午饭的时候,听到在播罗京的纪念节目,于是转到电视前面去看。两年前父亲去世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在父亲住院之处,也是罗京和陈虻治疗的地方。当时,陈虻飘然而去,而罗京已经出院,据说颇为乐观。 在和病字旁带一个品字那种疾患斗争的地方,出院是极令人欣慰的事情,而每一个出院的人,对仍然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一种激励 -- 那是一种生命的希望,异常温暖的激励。 实际上,他的病情仅仅稳定了三个月,四个月后,罗京病逝于北京。年仅四十七岁。 我看到,主持人丽坤在中间有一点失控,在谈到她的这位同行时,眼圈已经泛红。 曾经和丽坤搭档过节目,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十分现代的女孩子。从业这样多年,见过如此之多惊心动魄,感人肺腑的事情,要一个职业的女主持人仍然在工作中难以遏制自己的感情,罗京的死,对他的同事来说,带有怎样深沉的哀痛和遗憾,那实在是不言自明的。 没有想到的是,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在慢慢静下来,几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我是在午饭的时候,听到在播罗京的纪念节目,于是转到电视前面去看。两年前父亲去世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在父亲住院之处,也是罗京和陈虻治疗的地方。当时,陈虻飘然而去,而罗京已经出院,据说颇为乐观。 在和病字旁带一个品字那种疾患斗争的地方,出院是极令人欣慰的事情,而每一个出院的人,对仍然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一种激励 -- 那是一种生命的希望,异常温暖的激励。 实际上,他的病情仅仅稳定了三个月,四个月后,罗京病逝于北京。年仅四十七岁。 我看到,主持人丽坤在中间有一点失控,在谈到她的这位同行时,眼圈已经泛红。 曾经和丽坤搭档过节目,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十分现代的女孩子。从业这样多年,见过如此之多惊心动魄,感人肺腑的事情,要一个职业的女主持人仍然在工作中难以遏制自己的感情,罗京的死,对他的同事来说,带有怎样深沉的哀痛和遗憾,那实在是不言自明的。 没有想到的是,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在慢慢静下来,几我是在午饭的时候,听到在播罗京的纪念节目,于是转到电视前面去看。两年前父亲去世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在父亲住院之处,也是罗京和陈虻治疗的地方。当时,陈虻飘然而去,而罗京已经出院,据说颇为乐观。 在和病字旁带一个品字那种疾患斗争的地方,出院是极令人欣慰的事情,而每一个出院的人,对仍然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一种激励 -- 那是一种生命的希望,异常温暖的激励。 实际上,他的病情仅仅稳定了三个月,四个月后,罗京病逝于北京。年仅四十七岁。 我看到,主持人丽坤在中间有一点失控,在谈到她的这位同行时,眼圈已经泛红。 曾经和丽坤搭档过节目,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十分现代的女孩子。从业这样多年,见过如此之多惊心动魄,感人肺腑的事情,要一个职业的女主持人仍然在工作中难以遏制自己的感情,罗京的死,对他的同事来说,带有怎样深沉的哀痛和遗憾,那实在是不言自明的。 没有想到的是,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在慢慢静下来,几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家有小女初长成天来少有的平静如水。 这些天,萨也正为一点小病所折磨。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大夫说休养上一两周就可以痊愈。然而,读书视物均极受影响。项目上有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有要写的东西不能下笔,对我这样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无异于坐牢。大约因为心头有火,前几天开始高烧,就更不能做想做的事情了。自觉属于雪上加霜。 这几天,索性在家全休了,然而,一休三天。说起来这是多年来不曾给自己的待遇,却,仍不能痊,心中只是愈发焦躁。而在看到纪念罗京的《天堂里最美的声音》时,竟是渐渐沉静下来。 奥运火炬接力中的罗京,此前几天刚刚从检查中得悉了自己的病情 罗京去世的时候,只有四十七岁。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做,而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呢。 若是以我今天的状态和罗京交换,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他的亲人和爱他的人们,又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这个问题,让我感同身受,因为我的父亲当年经历的,与罗京何等相同,若他今天依然能够如我这般坐在桌前我是在午饭的时候,听到在播罗京的纪念节目,于是转到电视前面去看。两年前父亲去世之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在父亲住院之处,也是罗京和陈虻治疗的地方。当时,陈虻飘然而去,而罗京已经出院,据说颇为乐观。 在和病字旁带一个品字那种疾患斗争的地方,出院是极令人欣慰的事情,而每一个出院的人,对仍然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一种激励 -- 那是一种生命的希望,异常温暖的激励。 实际上,他的病情仅仅稳定了三个月,四个月后,罗京病逝于北京。年仅四十七岁。 我看到,主持人丽坤在中间有一点失控,在谈到她的这位同行时,眼圈已经泛红。 曾经和丽坤搭档过节目,她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十分现代的女孩子。从业这样多年,见过如此之多惊心动魄,感人肺腑的事情,要一个职业的女主持人仍然在工作中难以遏制自己的感情,罗京的死,对他的同事来说,带有怎样深沉的哀痛和遗憾,那实在是不言自明的。 没有想到的是,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在慢慢静下来,几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