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北京堵车之趣  

2011-06-11 23:16:00|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北京堵车之趣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这种情况下谁又能说得出话来?! 无奈之下,兰只好继续叼着那条美味的鸡腿,强睁无辜的大眼睛,和那位表情玄妙的警察对视。 “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像偷小鸡被人抓住的狐狸。” 警察抿了抿嘴,二目圆睁,依然指着阿兰,却同样说不出话来。 车在动,阿兰和警察在对视中,终于拉开了距离,到最后警察同志也没做出更升级的行动来。不过,从那次起,兰有一个月没敢开车从那个路口过,就怕碰上这位警察大哥。 事后想想,警察肯定也很矛盾 – 按照交规,开车吃东西肯定应该处罚,可是,人家并没有吃,只是叼着,这又该怎么算呢?“用叼的方法携带快餐”,这也能算犯法吗?-- 人家的确没有在吃嘛。 说起来,警察也很难断定自己在理。 不过,如云黑发,无辜的剪水双瞳下横叼一条油晃晃的炸鸡腿,如是美女印象,估计警察同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揉核桃,装睡,叼炸鸡腿,如今若是堵车,抬头看看那一片没有性格的车顶,萨总会想,要把这些车顶掀掉,里面一定上演着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然……
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这种情况下谁又能说得出话来?! 无奈之下,兰只好继续叼着那条美味的鸡腿,强睁无辜的大眼睛,和那位表情玄妙的警察对视。 “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像偷小鸡被人抓住的狐狸。” 警察抿了抿嘴,二目圆睁,依然指着阿兰,却同样说不出话来。 车在动,阿兰和警察在对视中,终于拉开了距离,到最后警察同志也没做出更升级的行动来。不过,从那次起,兰有一个月没敢开车从那个路口过,就怕碰上这位警察大哥。 事后想想,警察肯定也很矛盾 – 按照交规,开车吃东西肯定应该处罚,可是,人家并没有吃,只是叼着,这又该怎么算呢?“用叼的方法携带快餐”,这也能算犯法吗?-- 人家的确没有在吃嘛。 说起来,警察也很难断定自己在理。 不过,如云黑发,无辜的剪水双瞳下横叼一条油晃晃的炸鸡腿,如是美女印象,估计警察同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揉核桃,装睡,叼炸鸡腿,如今若是堵车,抬头看看那一片没有性格的车顶,萨总会想,要把这些车顶掀掉,里面一定上演着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这种情况下谁又能说得出话来?!

无奈之下,兰只好继续叼着那条美味的鸡腿,强睁无辜的大眼睛,和那位表情玄妙的警察对视。[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

“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像偷小鸡被人抓住的狐狸。”
,这种情况下谁又能说得出话来?! 无奈之下,兰只好继续叼着那条美味的鸡腿,强睁无辜的大眼睛,和那位表情玄妙的警察对视。 “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像偷小鸡被人抓住的狐狸。” 警察抿了抿嘴,二目圆睁,依然指着阿兰,却同样说不出话来。 车在动,阿兰和警察在对视中,终于拉开了距离,到最后警察同志也没做出更升级的行动来。不过,从那次起,兰有一个月没敢开车从那个路口过,就怕碰上这位警察大哥。 事后想想,警察肯定也很矛盾 – 按照交规,开车吃东西肯定应该处罚,可是,人家并没有吃,只是叼着,这又该怎么算呢?“用叼的方法携带快餐”,这也能算犯法吗?-- 人家的确没有在吃嘛。 说起来,警察也很难断定自己在理。 不过,如云黑发,无辜的剪水双瞳下横叼一条油晃晃的炸鸡腿,如是美女印象,估计警察同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揉核桃,装睡,叼炸鸡腿,如今若是堵车,抬头看看那一片没有性格的车顶,萨总会想,要把这些车顶掀掉,里面一定上演着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警察抿了抿嘴,二目圆睁,依然指着阿兰,却同样说不出话来。

车在动,阿兰和警察在对视中,终于拉开了距离,到最后警察同志也没做出更升级的行动来。不过,从那次起,兰有一个月没敢开车从那个路口过,就怕碰上这位警察大哥。

事后想想,警察肯定也很矛盾 – 按照交规,开车吃东西肯定应该处罚,可是,人家并没有吃,只是叼着,这又该怎么算呢?“用叼的方法携带快餐”,这也能算犯法吗?-- 人家的确没有在吃嘛。
[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
说起来,警察也很难断定自己在理。

不过,如云黑发,无辜的剪水双瞳下横叼一条油晃晃的炸鸡腿,如是美女印象,估计警察同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揉核桃,装睡,叼炸鸡腿,如今若是堵车,抬头看看那一片没有性格的车顶,萨总会想,要把这些车顶掀掉,里面一定上演着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
[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
[完]

,这种情况下谁又能说得出话来?! 无奈之下,兰只好继续叼着那条美味的鸡腿,强睁无辜的大眼睛,和那位表情玄妙的警察对视。 “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像偷小鸡被人抓住的狐狸。” 警察抿了抿嘴,二目圆睁,依然指着阿兰,却同样说不出话来。 车在动,阿兰和警察在对视中,终于拉开了距离,到最后警察同志也没做出更升级的行动来。不过,从那次起,兰有一个月没敢开车从那个路口过,就怕碰上这位警察大哥。 事后想想,警察肯定也很矛盾 – 按照交规,开车吃东西肯定应该处罚,可是,人家并没有吃,只是叼着,这又该怎么算呢?“用叼的方法携带快餐”,这也能算犯法吗?-- 人家的确没有在吃嘛。 说起来,警察也很难断定自己在理。 不过,如云黑发,无辜的剪水双瞳下横叼一条油晃晃的炸鸡腿,如是美女印象,估计警察同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揉核桃,装睡,叼炸鸡腿,如今若是堵车,抬头看看那一片没有性格的车顶,萨总会想,要把这些车顶掀掉,里面一定上演着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种情况下谁又能说得出话来?! 无奈之下,兰只好继续叼着那条美味的鸡腿,强睁无辜的大眼睛,和那位表情玄妙的警察对视。 “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像偷小鸡被人抓住的狐狸。” 警察抿了抿嘴,二目圆睁,依然指着阿兰,却同样说不出话来。 车在动,阿兰和警察在对视中,终于拉开了距离,到最后警察同志也没做出更升级的行动来。不过,从那次起,兰有一个月没敢开车从那个路口过,就怕碰上这位警察大哥。 事后想想,警察肯定也很矛盾 – 按照交规,开车吃东西肯定应该处罚,可是,人家并没有吃,只是叼着,这又该怎么算呢?“用叼的方法携带快餐”,这也能算犯法吗?-- 人家的确没有在吃嘛。 说起来,警察也很难断定自己在理。 不过,如云黑发,无辜的剪水双瞳下横叼一条油晃晃的炸鸡腿,如是美女印象,估计警察同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揉核桃,装睡,叼炸鸡腿,如今若是堵车,抬头看看那一片没有性格的车顶,萨总会想,要把这些车顶掀掉,里面一定上演着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 [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这种情况下谁又能说得出话来?! 无奈之下,兰只好继续叼着那条美味的鸡腿,强睁无辜的大眼睛,和那位表情玄妙的警察对视。 “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像偷小鸡被人抓住的狐狸。” 警察抿了抿嘴,二目圆睁,依然指着阿兰,却同样说不出话来。 车在动,阿兰和警察在对视中,终于拉开了距离,到最后警察同志也没做出更升级的行动来。不过,从那次起,兰有一个月没敢开车从那个路口过,就怕碰上这位警察大哥。 事后想想,警察肯定也很矛盾 – 按照交规,开车吃东西肯定应该处罚,可是,人家并没有吃,只是叼着,这又该怎么算呢?“用叼的方法携带快餐”,这也能算犯法吗?-- 人家的确没有在吃嘛。 说起来,警察也很难断定自己在理。 不过,如云黑发,无辜的剪水双瞳下横叼一条油晃晃的炸鸡腿,如是美女印象,估计警察同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揉核桃,装睡,叼炸鸡腿,如今若是堵车,抬头看看那一片没有性格的车顶,萨总会想,要把这些车顶掀掉,里面一定上演着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家有小女初长成然…… 手忙脚乱的萨一面赶紧往凑前呼唤,一面举起那张报纸在师傅的眼前乱晃,希望赶紧弄醒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要知道北京这地方衙门众多,如果此老兄黄粱梦中油门一踩,闹不好就会玩出“汽车狂徒强冲中南海”一类一车两命的事件来 就在这时萨才发现,那位不断发出鼾声的师傅,在墨镜后面诡异地发笑。 你就是警察都拿他没辙 – 你有什么证据说人家睡觉了?人家说那叫悬雍垂增生,呼吸的时候声儿大点儿而已,你认为那叫打鼾是你没文化。北京司机连怎么抓外星人都能给你掰扯得身临其境,一清二楚,讨论呼吸道问题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其实,比这证据更确凿的时候,警察也常常没辙。 日前,萨所相识的一位美女编辑阿兰(腮如新燕,目似灵猫,的确是如假包换的美女),就曾经和警察同志对峙了一把,回来感叹 – 北京警察的眼睛,真是太毒了。 兰做事十分认真,那天,因为审稿加班到傍晚,临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中午饭都忘了吃,急冲冲闯进一家快餐店,让人家给打包一份麦香鱼。 连说三遍,无人理她,好奇中抬头,那位脸色不善的服务员才从牙缝里蹦出一行字 – “我们这儿是肯德基,要找麦当劳请往南走三站。” 真正是忙晕了。兰带着歉意买了一份炸鸡,出门登车,开始往家走。 虽然走的是长安街,上下班时间照样堵车。眼看周围拥挤不动,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兰等不得到家,打开包装,拿出一条鸡腿准备在车上大快朵颐。 正在这时,前面信号灯变灯一闪,周围或疏懒或焦躁的司机们顿时活跃起来,所有的车发动机轰鸣,纷纷向前挪动。 兰也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不是?匆忙中,只好把这条鸡腿在口中一叼,双手挂档扶方向盘,直奔路口而来。 路口正中,一个高大的交通警在指挥车流,忽然如同背后长了第三只眼一样扭过身来,一扫间正看到阿兰的异象,一愣之下,以手点指,顿时,路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兰的身上。 两只手都腾不出来,做贼心虚的兰想表示一下善意,无奈嘴里横叼着一条鸡腿,笑容肯定是无法做出来了,说两句好听的问候?废话[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有美女,衔一鸡,驾香车,走长安街,遇警察……] 坐出租车出门,走到北中轴路堵车了。眼看四面逐渐变成停车场,却见司机师傅胸有成竹一般打个哈欠,一抬手,从座位底下拿出俩核桃来,一只手中旋回起来,意甚悠闲。见萨看新鲜似的瞅过来,师傅一乐:“堵习惯了,健健脑,您看,闲着也是闲着……” 揉核桃玩的司机师傅 堵车,也有堵车的消遣, 忍俊不禁。 北京的出租司机师傅大多为人随和,通达世事,堵车玩核桃可算一个典型。他们通常颇为健谈。所以,若您也爱说话,一路上从宝二爷到萨达姆,从原子弹到臭豆腐,能长不少见识。 可您要不爱说话呢,那就比较麻烦了,司机师傅的服务热情通常会骤然下降。 这种事情肯定有地域性的,比如在上海,司机很少跟你说话,你要拉住司机说起来没完人家还会很烦,因为会影响阿拉挣钱啊。要在国外的一些地方,如果司机拉住你说话,那属于骚扰乘客,犯法的行为呢。 在北京,跟顾客聊天,属于出租司机的天然福利,剥夺不得的,否则后面发生的事情殊难预料。 昨天,也差不多同样地方,同样打车,堵车,碰上个戴墨镜,胖脸膛的师傅,一路拉着萨聊中超联赛。老实说,对于中国足球萨心怀感激,汶川地震那年,正是中国足球队的神勇如昔,谁都敢输的状态,让大家欣慰地感到世界还算有些东西是正常的。然而感激归感激,坐在有四条腿的车上,讨论用两条腿踢的球……. 墨镜师傅几次挑起话题,萨都哼哼呀呀,假作抓着一张满是广告的报纸看得兴味盎然。几次以后,双方的对话渐入剃头挑子状态。我想,那位师傅肯定有拿蛐蛐草逗弄半天,蟋蟀就是不开牙的感觉 –- 萨,就是那只缺乏斗志的蛐蛐。 终于,师傅放弃了,车上一片沉默。 萨松了口气。中国足球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对不对? 堵车越发严重,车辆基本进入走一走,停一停,莲步轻移的状态。 无聊等待中萨忽然意识到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 – 那位沉默的师傅,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鼾声!转头看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头颅微垂 -- 天啊,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开车的师傅居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