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上  

2011-06-13 09:19: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军,有行军的规矩。古代有一句话叫“衔枚疾走”,说的就是行军时每个士兵嘴里要叼一根称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谈暴露目标。

但是,行军的时候连大小便都不允许,这样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个将军下了命令来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这个下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还宽的,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行军,有行军的规矩。古代有一句话叫“衔枚疾走”,说的就是行军时每个士兵嘴里要叼一根称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谈暴露目标。 但是,行军的时候连大小便都不允许,这样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个将军下了命令来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这个下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还宽的,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 开国少将杨大易,一看就是个厚道人,却为何下了这么个令人纠结的命令呢? 三十八军能打,也的确有一些骄兵悍将,做出过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听说打到后期战况缓和的时候,一次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事回国,过鸭绿江铁桥的时候忘带了通行证被堵在了桥上。许是公务紧急,梁军长犯了错误却没有检讨的自觉,跳下吉普车,一边拿帽子扇风一边和颜悦色地告诉哨兵 – 叫你们排长问你们连长,要还不知道继续往上问,看有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的。 哨兵看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动问:首长,您到底是谁啊? 梁大牙傲然道:“万岁军军长梁兴初!” 报号以“万岁军军长”自居,这份狂傲除了当团长就自称“老子天下第一团”的悍将杨俊生以外,解放军内尚未见第三人。 不过,杨大易师长虽然是梁军长的部下,性格却大不相同。此人虽然早年不曾就学,但聪颖好读书,颇有三分儒将气息。听说他晚年接待来访的客人,还能用笛子吹奏朝鲜

行军,有行军的规矩。古代有一句话叫“衔枚疾走”,说的就是行军时每个士兵嘴里要叼一根称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谈暴露目标。 但是,行军的时候连大小便都不允许,这样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个将军下了命令来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这个下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还宽的,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 开国少将杨大易,一看就是个厚道人,却为何下了这么个令人纠结的命令呢? 三十八军能打,也的确有一些骄兵悍将,做出过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听说打到后期战况缓和的时候,一次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事回国,过鸭绿江铁桥的时候忘带了通行证被堵在了桥上。许是公务紧急,梁军长犯了错误却没有检讨的自觉,跳下吉普车,一边拿帽子扇风一边和颜悦色地告诉哨兵 – 叫你们排长问你们连长,要还不知道继续往上问,看有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的。 哨兵看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动问:首长,您到底是谁啊? 梁大牙傲然道:“万岁军军长梁兴初!” 报号以“万岁军军长”自居,这份狂傲除了当团长就自称“老子天下第一团”的悍将杨俊生以外,解放军内尚未见第三人。 不过,杨大易师长虽然是梁军长的部下,性格却大不相同。此人虽然早年不曾就学,但聪颖好读书,颇有三分儒将气息。听说他晚年接待来访的客人,还能用笛子吹奏朝鲜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开国少将杨大易,一看就是个厚道人,却为何下了这么个令人纠结的命令呢?

行军,有行军的规矩。古代有一句话叫“衔枚疾走”,说的就是行军时每个士兵嘴里要叼一根称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谈暴露目标。 但是,行军的时候连大小便都不允许,这样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个将军下了命令来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这个下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还宽的,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 开国少将杨大易,一看就是个厚道人,却为何下了这么个令人纠结的命令呢? 三十八军能打,也的确有一些骄兵悍将,做出过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听说打到后期战况缓和的时候,一次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事回国,过鸭绿江铁桥的时候忘带了通行证被堵在了桥上。许是公务紧急,梁军长犯了错误却没有检讨的自觉,跳下吉普车,一边拿帽子扇风一边和颜悦色地告诉哨兵 – 叫你们排长问你们连长,要还不知道继续往上问,看有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的。 哨兵看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动问:首长,您到底是谁啊? 梁大牙傲然道:“万岁军军长梁兴初!” 报号以“万岁军军长”自居,这份狂傲除了当团长就自称“老子天下第一团”的悍将杨俊生以外,解放军内尚未见第三人。 不过,杨大易师长虽然是梁军长的部下,性格却大不相同。此人虽然早年不曾就学,但聪颖好读书,颇有三分儒将气息。听说他晚年接待来访的客人,还能用笛子吹奏朝鲜
三十八军能打,也的确有一些骄兵悍将,做出过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听说打到后期战况缓和的时候,一次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事回国,过鸭绿江铁桥的时候忘带了通行证被堵在了桥上。许是公务紧急,梁军长犯了错误却没有检讨的自觉,跳下吉普车,一边拿帽子扇风一边和颜悦色地告诉哨兵 – 叫你们排长问你们连长,要还不知道继续往上问,看有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的。

哨兵看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动问:首长,您到底是谁啊?

梁大牙傲然道:“万岁军军长梁兴初!”

报号以“万岁军军长”自居,这份狂傲除了当团长就自称“老子天下第一团”的悍将杨俊生以外,解放军内尚未见第三人。行军,有行军的规矩。古代有一句话叫“衔枚疾走”,说的就是行军时每个士兵嘴里要叼一根称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谈暴露目标。 但是,行军的时候连大小便都不允许,这样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个将军下了命令来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这个下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还宽的,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 开国少将杨大易,一看就是个厚道人,却为何下了这么个令人纠结的命令呢? 三十八军能打,也的确有一些骄兵悍将,做出过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听说打到后期战况缓和的时候,一次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事回国,过鸭绿江铁桥的时候忘带了通行证被堵在了桥上。许是公务紧急,梁军长犯了错误却没有检讨的自觉,跳下吉普车,一边拿帽子扇风一边和颜悦色地告诉哨兵 – 叫你们排长问你们连长,要还不知道继续往上问,看有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的。 哨兵看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动问:首长,您到底是谁啊? 梁大牙傲然道:“万岁军军长梁兴初!” 报号以“万岁军军长”自居,这份狂傲除了当团长就自称“老子天下第一团”的悍将杨俊生以外,解放军内尚未见第三人。 不过,杨大易师长虽然是梁军长的部下,性格却大不相同。此人虽然早年不曾就学,但聪颖好读书,颇有三分儒将气息。听说他晚年接待来访的客人,还能用笛子吹奏朝鲜

不过,杨大易师长虽然是梁军长的部下,性格却大不相同。此人虽然早年不曾就学,但聪颖好读书,颇有三分儒将气息。听说他晚年接待来访的客人,还能用笛子吹奏朝鲜古代茶和尚的名曲,并用朝鲜语吟唱《阿里郎》.在军中,杨将军一向善于治戎,作战稳重,指挥中规中矩,很少别出心裁。但是,就在三十八军四次战役中从前线向后撤退的途中,一天傍晚,正在整队准备随师部行军的一一二师后勤部队忽然接到师长派通信员传达的命令 –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行军,有行军的规矩。古代有一句话叫“衔枚疾走”,说的就是行军时每个士兵嘴里要叼一根称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谈暴露目标。 但是,行军的时候连大小便都不允许,这样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个将军下了命令来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这个下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还宽的,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 开国少将杨大易,一看就是个厚道人,却为何下了这么个令人纠结的命令呢? 三十八军能打,也的确有一些骄兵悍将,做出过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听说打到后期战况缓和的时候,一次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事回国,过鸭绿江铁桥的时候忘带了通行证被堵在了桥上。许是公务紧急,梁军长犯了错误却没有检讨的自觉,跳下吉普车,一边拿帽子扇风一边和颜悦色地告诉哨兵 – 叫你们排长问你们连长,要还不知道继续往上问,看有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的。 哨兵看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动问:首长,您到底是谁啊? 梁大牙傲然道:“万岁军军长梁兴初!” 报号以“万岁军军长”自居,这份狂傲除了当团长就自称“老子天下第一团”的悍将杨俊生以外,解放军内尚未见第三人。 不过,杨大易师长虽然是梁军长的部下,性格却大不相同。此人虽然早年不曾就学,但聪颖好读书,颇有三分儒将气息。听说他晚年接待来访的客人,还能用笛子吹奏朝鲜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 – 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古代茶和尚的名曲,并用朝鲜语吟唱《阿里郎》.在军中,杨将军一向善于治戎,作战稳重,指挥中规中矩,很少别出心裁。但是,就在三十八军四次战役中从前线向后撤退的途中,一天傍晚,正在整队准备随师部行军的一一二师后勤部队忽然接到师长派通信员传达的命令 –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 – 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 – 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 – 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行军,有行军的规矩。古代有一句话叫“衔枚疾走”,说的就是行军时每个士兵嘴里要叼一根称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谈暴露目标。 但是,行军的时候连大小便都不允许,这样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个将军下了命令来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这个下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还宽的,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 开国少将杨大易,一看就是个厚道人,却为何下了这么个令人纠结的命令呢? 三十八军能打,也的确有一些骄兵悍将,做出过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听说打到后期战况缓和的时候,一次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事回国,过鸭绿江铁桥的时候忘带了通行证被堵在了桥上。许是公务紧急,梁军长犯了错误却没有检讨的自觉,跳下吉普车,一边拿帽子扇风一边和颜悦色地告诉哨兵 – 叫你们排长问你们连长,要还不知道继续往上问,看有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的。 哨兵看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动问:首长,您到底是谁啊? 梁大牙傲然道:“万岁军军长梁兴初!” 报号以“万岁军军长”自居,这份狂傲除了当团长就自称“老子天下第一团”的悍将杨俊生以外,解放军内尚未见第三人。 不过,杨大易师长虽然是梁军长的部下,性格却大不相同。此人虽然早年不曾就学,但聪颖好读书,颇有三分儒将气息。听说他晚年接待来访的客人,还能用笛子吹奏朝鲜
两个人都听到的命令,看来是不会错了。理由看来是为了保密。

大小便会泄露军事机密?大家心里颇为疑惑。当然,军令如山,既然是命令,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就只有执行的份儿了。古代茶和尚的名曲,并用朝鲜语吟唱《阿里郎》.在军中,杨将军一向善于治戎,作战稳重,指挥中规中矩,很少别出心裁。但是,就在三十八军四次战役中从前线向后撤退的途中,一天傍晚,正在整队准备随师部行军的一一二师后勤部队忽然接到师长派通信员传达的命令 –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 – 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 – 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问题是,师卫生院还有一大帮女兵和伤员,也是一夜不许大小便?!

医院院长是个三八式的“老”干部,在冀中打过游击的,虽然只有不到四十岁,因为做事细致,体贴下属,在军中绰号“老太太”。几个干部中属他级别高,大家都看着他。“老太太”从军多年,倒不会质疑命令,但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 – 这命令从现在就开始执行吗?那到什么时候解除呢?

你等我回去问问。通信员打马而去。古代茶和尚的名曲,并用朝鲜语吟唱《阿里郎》.在军中,杨将军一向善于治戎,作战稳重,指挥中规中矩,很少别出心裁。但是,就在三十八军四次战役中从前线向后撤退的途中,一天傍晚,正在整队准备随师部行军的一一二师后勤部队忽然接到师长派通信员传达的命令 –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 – 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 – 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待续]
古代茶和尚的名曲,并用朝鲜语吟唱《阿里郎》.在军中,杨将军一向善于治戎,作战稳重,指挥中规中矩,很少别出心裁。但是,就在三十八军四次战役中从前线向后撤退的途中,一天傍晚,正在整队准备随师部行军的一一二师后勤部队忽然接到师长派通信员传达的命令 –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 – 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 – 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行军,有行军的规矩。古代有一句话叫“衔枚疾走”,说的就是行军时每个士兵嘴里要叼一根称作“枚”的竹棍,以免官兵交谈暴露目标。 但是,行军的时候连大小便都不允许,这样的要求就未免太苛刻了。“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撒尿”,人有三急,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 在抗美援朝中,偏偏有个将军下了命令来管天王老子都管不了的事情。这个下令“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比天王老子管得还宽的,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师长杨大易。 开国少将杨大易,一看就是个厚道人,却为何下了这么个令人纠结的命令呢? 三十八军能打,也的确有一些骄兵悍将,做出过些不合人理的事情。 听说打到后期战况缓和的时候,一次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有事回国,过鸭绿江铁桥的时候忘带了通行证被堵在了桥上。许是公务紧急,梁军长犯了错误却没有检讨的自觉,跳下吉普车,一边拿帽子扇风一边和颜悦色地告诉哨兵 – 叫你们排长问你们连长,要还不知道继续往上问,看有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的。 哨兵看这位骨骼清奇,不似凡品,忍不住动问:首长,您到底是谁啊? 梁大牙傲然道:“万岁军军长梁兴初!” 报号以“万岁军军长”自居,这份狂傲除了当团长就自称“老子天下第一团”的悍将杨俊生以外,解放军内尚未见第三人。 不过,杨大易师长虽然是梁军长的部下,性格却大不相同。此人虽然早年不曾就学,但聪颖好读书,颇有三分儒将气息。听说他晚年接待来访的客人,还能用笛子吹奏朝鲜:古代茶和尚的名曲,并用朝鲜语吟唱《阿里郎》.在军中,杨将军一向善于治戎,作战稳重,指挥中规中矩,很少别出心裁。但是,就在三十八军四次战役中从前线向后撤退的途中,一天傍晚,正在整队准备随师部行军的一一二师后勤部队忽然接到师长派通信员传达的命令 –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 – 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 – 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古代茶和尚的名曲,并用朝鲜语吟唱《阿里郎》.在军中,杨将军一向善于治戎,作战稳重,指挥中规中矩,很少别出心裁。但是,就在三十八军四次战役中从前线向后撤退的途中,一天傍晚,正在整队准备随师部行军的一一二师后勤部队忽然接到师长派通信员传达的命令 –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 – 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 – 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古代茶和尚的名曲,并用朝鲜语吟唱《阿里郎》.在军中,杨将军一向善于治戎,作战稳重,指挥中规中矩,很少别出心裁。但是,就在三十八军四次战役中从前线向后撤退的途中,一天傍晚,正在整队准备随师部行军的一一二师后勤部队忽然接到师长派通信员传达的命令 –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 – 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 – 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 两个人都听到的命令,看来是不会错了。理由看来是为了保密。 大小便会泄露军事机密?大家心里颇为疑惑。当然,军令如山,既然是命令,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就只有执行的份儿了。 问题是,师卫生院还有一大帮女兵和伤员,也是一夜不许大小便?! 医院院长是个三八式的“老”干部,在冀中打过游击的,虽然只有不到四十岁,因为做事细致,体贴下属,在军中绰号“老太太”。几个干部中属他级别高,大家都看着他。“老太太”从军多年,倒不会质疑命令,但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 – 这命令从现在就开始执行吗?那到什么时候解除呢? 你等我回去问问。通信员打马而去。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古代茶和尚的名曲,并用朝鲜语吟唱《阿里郎》.在军中,杨将军一向善于治戎,作战稳重,指挥中规中矩,很少别出心裁。但是,就在三十八军四次战役中从前线向后撤退的途中,一天傍晚,正在整队准备随师部行军的一一二师后勤部队忽然接到师长派通信员传达的命令 – “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 接到这个古怪的命令,包括医院院长,军报编辑,后勤处长等几名干部一时面面相觑,大感茫然 – 几位干部多是抗日时期就已经参军的,大家可算打老了仗,但“行军不许大小便”这样的命令都是闻所未闻。 来传令的战士有两个,一高一矮,都年轻得不像话。原因很简单,当时,四次战役打得不很顺畅,志愿军主力在向三八线后撤。三十八军作为绝对主力,担任了断后阻击的任务,已在后卫线上和“联合国军“苦斗多日。万岁军不愧是万岁军,在面对面的苦斗中顶住了号称世界攻击力最强的美军,为其他部队争取到了后撤的时间。然而,连续硬碰硬的战斗也让部队大量减员(因此第五次战役成了三十八军唯一缺席的大战)。杨大易身边的通信员大约也换过不知多少批了。 会不会弄错了? 有位编辑忍不住问传令兵 – 行军怎么能不让大小便?你没听错吗? 高个子传令兵很不耐烦地说:那怎么会错?我亲耳听师长说的。 矮个子传令兵点点头:没错,敌人追得太紧,师部警卫兵力就一个营,师长说了,第一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收报不发报,第二今夜行军不许大小便。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