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弹钢琴弹出的灭门惨案  

2011-06-16 22:2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叫声,引发邻居小关正子的抗议,两人激烈争吵后,小关将渡边的狗从八楼扔下去摔死。虽然法院判处小关赔偿渡边十几万日元,但渡边十分不满,一次喝醉后夫妻一起冲到小关家,将其乱刀杀死,称“狗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养狗,本来是公寓里禁止的事情,但是 -- 没办法,在当时人们常听的小坂明子的歌中,家里有条狗,也是中产阶级梦想的一个组成部分。。。。。。 带有中产阶级梦想的日本普通人们,在梦想面前,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忽然想起,我国狂热地装修自己房子的人们,又有多少会有对邻人的一丝歉疚呢? 据说,我国因为装修扰民的现象引发的矛盾乃至流血事件,每年也不在少数呢。 大浜事件在日本引发深刻的反思,此后日本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来规制扰民噪音的发生。例如,1979年,日本发布了《卡拉OK噪音管制条令》,在住宅区深夜唱卡拉OK,成了违法行为。事件二十年后,日本的钢琴大量被震动性要小,而且可以用耳机收听的安静型电子琴替代,与大浜杀人事件的影响可说是密不可分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美刺死,接着将自己先回来的奥村次女洋子杀死,然后写了一张便条 – 就是后来警察描述凶犯“寄简留书”的那一张,内容为:“给你们造成了麻烦,说声对不起。搬来的时候你们也没有打招呼,却做出这样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这是(考虑对方)感受的问题。(我是)人,本来并不想变成杀人狂魔的。”正写着,八重子回来,没有发现家中的异样,还去洗衣服,刚按下洗衣机的启动键,大浜又将其刺死。

没有用到警察追捕,大浜在两天后自首,他在审判中请求判自己死刑 – 用他的说法,本来就是快被钢琴声逼死了,当时是抱着宁可死也不受这种折磨的念头去杀人的。大浜最终在1977年如愿以偿,被东京高等法院判处死刑。
美刺死,接着将自己先回来的奥村次女洋子杀死,然后写了一张便条 – 就是后来警察描述凶犯“寄简留书”的那一张,内容为:“给你们造成了麻烦,说声对不起。搬来的时候你们也没有打招呼,却做出这样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这是(考虑对方)感受的问题。(我是)人,本来并不想变成杀人狂魔的。”正写着,八重子回来,没有发现家中的异样,还去洗衣服,刚按下洗衣机的启动键,大浜又将其刺死。 没有用到警察追捕,大浜在两天后自首,他在审判中请求判自己死刑 – 用他的说法,本来就是快被钢琴声逼死了,当时是抱着宁可死也不受这种折磨的念头去杀人的。大浜最终在1977年如愿以偿,被东京高等法院判处死刑。 日本法院曾经在判决前到该公寓进行试验,认为这种钢琴声“虽然可能妨碍睡眠,让病人的休息受到影响,但对普通人应该没有特别的不快。”把事件归于大浜的神经过于敏感。 然而,事件之后,作曲家团伊久磨的评论更加深刻。他说:“我作为音乐家,当然多少也会把练琴的人看做自己人。但是,我并不支持大家在家里练琴,影响四邻。钢琴,本来是西洋国家有自己房子的人或者在沙龙里使用的乐器,(发生事件的)廉租公寓壁板很薄,在这种房子里摆弄钢琴本身就是放错了地方。钢琴,是为人服务的,要是人做了钢琴的奴隶,那世界可就颠倒过来了。” 在逐渐富起来的社会中,人们追求中产阶级抑或小资的生活,并把它作为梦想乃至攀比的砝码。在日本的七十年代,钢琴是中产阶级家庭的体面象征,所以日本人无论有没有条件都想方设法去买一台放在家里。1972年,在日本家庭中,钢琴的普及率达到了10%,这一年日本的钢琴生产达到33万台。然而,这种攀比,自然带有了“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特征,比如出事的奥村家,其女儿练琴的房间,只有三帖榻榻米大,换算成公制不到八平方米,这样的地方弹钢琴,就算不轮到奥村这样敏感的邻居,恐怕也会让四邻不安吧。 不仅仅钢琴可以引发噪音杀人的事件,狗也可以。同年,在神奈川县又发生了“因宠物杀人”事件,案犯渡边铁雄饲养的狗昼夜发出
日本法院曾经在判决前到该公寓进行试验,认为这种钢琴声“虽然可能妨碍睡眠,让病人的休息受到影响,但对普通人应该没有特别的不快。”把事件归于大浜的神经过于敏感。

然而,事件之后,作曲家团伊久磨的评论更加深刻。他说:“我作为音乐家,当然多少也会把练琴的人看做自己人。但是,我并不支持大家在家里练琴,影响四邻。钢琴,本来是西洋国家有自己房子的人或者在沙龙里使用的乐器,(发生事件的)廉租公寓壁板很薄,在这种房子里摆弄钢琴本身就是放错了地方。钢琴,是为人服务的,要是人做了钢琴的奴隶,那世界可就颠倒过来了。”

在逐渐富起来的社会中,人们追求中产阶级抑或小资的生活,并把它作为梦想乃至攀比的砝码。在日本的七十年代,钢琴是中产阶级家庭的体面象征,所以日本人无论有没有条件都想方设法去买一台放在家里。1972年,在日本家庭中,钢琴的普及率达到了10%,这一年日本的钢琴生产达到33万台。然而,这种攀比,自然带有了“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特征,比如出事的奥村家,其女儿练琴的房间,只有三帖榻榻米大,换算成公制不到八平方米,这样的地方弹钢琴,就算不轮到奥村这样敏感的邻居,恐怕也会让四邻不安吧。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
不仅仅钢琴可以引发噪音杀人的事件,狗也可以。同年,在神奈川县又发生了“因宠物杀人”事件,案犯渡边铁雄饲养的狗昼夜发出叫声,引发邻居小关正子的抗议,两人激烈争吵后,小关将渡边的狗从八楼扔下去摔死。虽然法院判处小关赔偿渡边十几万日元,但渡边十分不满,一次喝醉后夫妻一起冲到小关家,将其乱刀杀死,称“狗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养狗,本来是公寓里禁止的事情,但是 -- 没办法,在当时人们常听的小坂明子的歌中,家里有条狗,也是中产阶级梦想的一个组成部分。。。。。。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

带有中产阶级梦想的日本普通人们,在梦想面前,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忽然想起,我国狂热地装修自己房子的人们,又有多少会有对邻人的一丝歉疚呢?

据说,我国因为装修扰民的现象引发的矛盾乃至流血事件,每年也不在少数呢。

大浜事件在日本引发深刻的反思,此后日本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来规制扰民噪音的发生。例如,1979年,日本发布了《卡拉OK噪音管制条令》,在住宅区深夜唱卡拉OK,成了违法行为。事件二十年后,日本的钢琴大量被震动性要小,而且可以用耳机收听的安静型电子琴替代,与大浜杀人事件的影响可说是密不可分的。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
[完]

叫声,引发邻居小关正子的抗议,两人激烈争吵后,小关将渡边的狗从八楼扔下去摔死。虽然法院判处小关赔偿渡边十几万日元,但渡边十分不满,一次喝醉后夫妻一起冲到小关家,将其乱刀杀死,称“狗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养狗,本来是公寓里禁止的事情,但是 -- 没办法,在当时人们常听的小坂明子的歌中,家里有条狗,也是中产阶级梦想的一个组成部分。。。。。。 带有中产阶级梦想的日本普通人们,在梦想面前,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忽然想起,我国狂热地装修自己房子的人们,又有多少会有对邻人的一丝歉疚呢? 据说,我国因为装修扰民的现象引发的矛盾乃至流血事件,每年也不在少数呢。 大浜事件在日本引发深刻的反思,此后日本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来规制扰民噪音的发生。例如,1979年,日本发布了《卡拉OK噪音管制条令》,在住宅区深夜唱卡拉OK,成了违法行为。事件二十年后,日本的钢琴大量被震动性要小,而且可以用耳机收听的安静型电子琴替代,与大浜杀人事件的影响可说是密不可分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 美刺死,接着将自己先回来的奥村次女洋子杀死,然后写了一张便条 – 就是后来警察描述凶犯“寄简留书”的那一张,内容为:“给你们造成了麻烦,说声对不起。搬来的时候你们也没有打招呼,却做出这样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这是(考虑对方)感受的问题。(我是)人,本来并不想变成杀人狂魔的。”正写着,八重子回来,没有发现家中的异样,还去洗衣服,刚按下洗衣机的启动键,大浜又将其刺死。 没有用到警察追捕,大浜在两天后自首,他在审判中请求判自己死刑 – 用他的说法,本来就是快被钢琴声逼死了,当时是抱着宁可死也不受这种折磨的念头去杀人的。大浜最终在1977年如愿以偿,被东京高等法院判处死刑。 日本法院曾经在判决前到该公寓进行试验,认为这种钢琴声“虽然可能妨碍睡眠,让病人的休息受到影响,但对普通人应该没有特别的不快。”把事件归于大浜的神经过于敏感。 然而,事件之后,作曲家团伊久磨的评论更加深刻。他说:“我作为音乐家,当然多少也会把练琴的人看做自己人。但是,我并不支持大家在家里练琴,影响四邻。钢琴,本来是西洋国家有自己房子的人或者在沙龙里使用的乐器,(发生事件的)廉租公寓壁板很薄,在这种房子里摆弄钢琴本身就是放错了地方。钢琴,是为人服务的,要是人做了钢琴的奴隶,那世界可就颠倒过来了。” 在逐渐富起来的社会中,人们追求中产阶级抑或小资的生活,并把它作为梦想乃至攀比的砝码。在日本的七十年代,钢琴是中产阶级家庭的体面象征,所以日本人无论有没有条件都想方设法去买一台放在家里。1972年,在日本家庭中,钢琴的普及率达到了10%,这一年日本的钢琴生产达到33万台。然而,这种攀比,自然带有了“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特征,比如出事的奥村家,其女儿练琴的房间,只有三帖榻榻米大,换算成公制不到八平方米,这样的地方弹钢琴,就算不轮到奥村这样敏感的邻居,恐怕也会让四邻不安吧。 不仅仅钢琴可以引发噪音杀人的事件,狗也可以。同年,在神奈川县又发生了“因宠物杀人”事件,案犯渡边铁雄饲养的狗昼夜发出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美刺死,接着将自己先回来的奥村次女洋子杀死,然后写了一张便条 – 就是后来警察描述凶犯“寄简留书”的那一张,内容为:“给你们造成了麻烦,说声对不起。搬来的时候你们也没有打招呼,却做出这样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这是(考虑对方)感受的问题。(我是)人,本来并不想变成杀人狂魔的。”正写着,八重子回来,没有发现家中的异样,还去洗衣服,刚按下洗衣机的启动键,大浜又将其刺死。 没有用到警察追捕,大浜在两天后自首,他在审判中请求判自己死刑 – 用他的说法,本来就是快被钢琴声逼死了,当时是抱着宁可死也不受这种折磨的念头去杀人的。大浜最终在1977年如愿以偿,被东京高等法院判处死刑。 日本法院曾经在判决前到该公寓进行试验,认为这种钢琴声“虽然可能妨碍睡眠,让病人的休息受到影响,但对普通人应该没有特别的不快。”把事件归于大浜的神经过于敏感。 然而,事件之后,作曲家团伊久磨的评论更加深刻。他说:“我作为音乐家,当然多少也会把练琴的人看做自己人。但是,我并不支持大家在家里练琴,影响四邻。钢琴,本来是西洋国家有自己房子的人或者在沙龙里使用的乐器,(发生事件的)廉租公寓壁板很薄,在这种房子里摆弄钢琴本身就是放错了地方。钢琴,是为人服务的,要是人做了钢琴的奴隶,那世界可就颠倒过来了。” 在逐渐富起来的社会中,人们追求中产阶级抑或小资的生活,并把它作为梦想乃至攀比的砝码。在日本的七十年代,钢琴是中产阶级家庭的体面象征,所以日本人无论有没有条件都想方设法去买一台放在家里。1972年,在日本家庭中,钢琴的普及率达到了10%,这一年日本的钢琴生产达到33万台。然而,这种攀比,自然带有了“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特征,比如出事的奥村家,其女儿练琴的房间,只有三帖榻榻米大,换算成公制不到八平方米,这样的地方弹钢琴,就算不轮到奥村这样敏感的邻居,恐怕也会让四邻不安吧。 不仅仅钢琴可以引发噪音杀人的事件,狗也可以。同年,在神奈川县又发生了“因宠物杀人”事件,案犯渡边铁雄饲养的狗昼夜发出 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照片,上面看起来普通的一家母女,全部死于一起血腥的杀人案,这已经令人惊异,但假如知道她们的死因竟然是弹钢琴,估计会更令人惊讶 1974年8月28日,日本神奈川县平冢市一所廉租公寓忽然成了新闻焦点。在这所公寓三层居住的公司职员奥村一家突遭灭门,其妻,三十三岁的八重子和两个女孩,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皆被人用乱刀杀死,现场惨不忍睹。奥村因为上班而仅以身免。 对警察来说,这似乎是个不容易侦破的案子 – 奥村一家只是工薪阶级,没有借过钱也没有接触过黑社会,没听说他家有什么仇人,现场没有丢失钱财,也没有性侵犯,甚至连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当地一向治安良好,也没听说有什么变态杀手最近在周围游荡。 可是,案件的侦破却异常顺利。 因为犯罪者居然在现场留书,明人不做暗事,表示自己杀人实在是忍无可忍。 做案者,就是奥村的邻居,住在他楼上的四十六岁的大浜松三。 奥村杀人案发生的公寓 杀人的动机? 原来是为了开发孩子的音乐才能,奥村家买了一台钢琴,望子成龙的八重子整天督促两个孩子练琴。结果,奥村家练习钢琴发出的声音,让楼上的大浜坐卧不宁。 说起来,大浜还是个音乐爱好者,但是,此人有些神经过敏,特别是对噪音尤其敏感。在被逮捕之后供称,他曾经强烈抗议妻子洗澡时候发出的水声。他原来住在东京的八王子市时,也曾经因为抗议邻人发出噪声而引发矛盾。1972年,他搬到安静的平冢市,整日以钓鱼和到图书馆打发时光,却不料奥村一家搬来后,又遭到了钢琴的攻击。 奥村家的两个孩子练琴颇为勤奋,过分敏感的大浜几次登门向对方提出抗议,都没有得到对方的满意答复 – 孩子的教育是第一位的,奥村家在这一点上态度十分明确。 8月以后,气温逐渐升高,开门开窗自然钢琴的声音更难杜绝,被刺激得心烦意乱的大浜终于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那天,听着不断的钢琴声,大浜感到再也无法忍受。他看到八重子带着四岁的女儿出门倒垃圾,于是乘机携带一口菜刀溜入奥村家,首先将正在练习钢琴的奥村长女,八岁的真由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叫声,引发邻居小关正子的抗议,两人激烈争吵后,小关将渡边的狗从八楼扔下去摔死。虽然法院判处小关赔偿渡边十几万日元,但渡边十分不满,一次喝醉后夫妻一起冲到小关家,将其乱刀杀死,称“狗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养狗,本来是公寓里禁止的事情,但是 -- 没办法,在当时人们常听的小坂明子的歌中,家里有条狗,也是中产阶级梦想的一个组成部分。。。。。。 带有中产阶级梦想的日本普通人们,在梦想面前,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忽然想起,我国狂热地装修自己房子的人们,又有多少会有对邻人的一丝歉疚呢? 据说,我国因为装修扰民的现象引发的矛盾乃至流血事件,每年也不在少数呢。 大浜事件在日本引发深刻的反思,此后日本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来规制扰民噪音的发生。例如,1979年,日本发布了《卡拉OK噪音管制条令》,在住宅区深夜唱卡拉OK,成了违法行为。事件二十年后,日本的钢琴大量被震动性要小,而且可以用耳机收听的安静型电子琴替代,与大浜杀人事件的影响可说是密不可分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