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因为扫黄挨揍的警视厅长 上  

2011-06-17 20:1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盛产AV的日本,也会扫黄?那当然,扫黄曾是日本警察的一大任务,主要目标则是那些被我们称作“站街女”的下等妓女。
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日本的色情业源远流长。二战前,日本妓女从世界各地寄回的外汇,还曾是日本发展的重要经济支柱之一呢。那时候,自然谈不上什么扫黄,而传统日本妓女也是不出来拉客的,多采用在房中等待的营业方式。

日本站街女大量出现,是在战败之后,经济发展的爬坡时代。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义人士的努力之下,1958年日本国会通过《防止卖春法》,公开禁娼。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部主要由女性议员们慷慨发起,旨在保护和解放女性的法律,偏偏遭到了那些受害女性的坚决反抗。这部禁止卖春的法律,试图给站街女带来尊重,却无法改变她们的困苦 – 站街女们之所以站在那里,缺少的不是尊重,而是钱。一如为制定这部法律慷慨陈词的女议员们争取的是尊重,而不是钱一样。 所以,在这个禁止卖春的国度,色情业却令世界侧目般地红火。站街女们与扫黄的警察进行了长期的战争,以至于打到最后都无法知道谁是胜利者。 被抓住的日本站街女在接受警察讯问,看来双方对这种抓来抓去的事情也早已熟极而流,不当回事儿了 今天保留下来的当时很多照片依然可以看到日本站街妓女的风姿,不过更多的是当时日本警察们抓嫖客的场面。 日本警察抓嫖客和抓妓女的场面,和世界各地进行扫黄的场面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可以看到被绑成一串的妓女被送到日本的警察局接受问话,也可以看到正在提裤子的嫖客被警察监督着到警察局去登记。 实际上日本当时甚至矫枉过正,推出了对站街女强制进行性病检查的规定,日本警视厅在各地设立有性病检查站,这种性病检查站的警察只要在街头看到女性并怀疑她可能有站街女的嫌疑,即可将其抓到该处进行性病检查。实际上在当时发生了很多次良家妇女站在街头也被警察无辜抓去进行性病检查的情况。而这种行为在当时是合法的,也就是说警察只要怀疑,就可以强制任何女性当时去接受这种检查。 日本尼崎市在扫黄行动中被抓到的妓女 -- 尼崎就在我家附近,很平静的一个小城市,居住的主要是产业工人,很难想象那里当初能抓出这样多的站街女来 真不知道制定《卖春防止法》的议员们面对如此情景又是什么表情。 更热闹的是,扫黄

站街女是日本经济爬坡时代的街头一景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确切的说,日本站街女的大量出现,和美国占领军还颇有关系。日本战败投降后,曾建立为美军服务的全国性“慰安”系统RAA,最盛时辖有“官妓”六万人之多。

因为这一公开卖淫行为遭到舆论的强烈谴责,1946年3月10日,占领军司令部以“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为理由,要求日本政府关闭各处慰安所。被遣散的五万五千名慰安女,没有任何补偿就被赶到了街上。由于从事这种职业,慰安女已经难以为原来的环境所接受,但是,她们在皮肉生涯中的积蓄,又因为日本政府在同一时间进行了“存款冻结”政策而化为乌有。她们唯一的生计,也就只有继续从事皮肉生意了。

这些慰安女继续为美军服务,成为被美军称作“潘潘(PANPAN)的暗娼。“潘潘”的典型形象是站在街上,抹着很重的口红,穿着美军仓库里出来布料作的连衣裙,随时随地满足美军的要求,来换取微薄的收入。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同时,在日本战败后的经济爬坡时期,失业率极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在战争中失去男性亲属或因日本男子大量阵亡无法找到丈夫的女性很多处于饿死的边缘。这些贫困无立锥之地的女性只得效仿潘潘走进了站街女的行列。
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她们的存在,在当时被日本舆论认为是极伤害国家尊严,破坏社会风气的事情,也被认为象征着对女性尊严的摧残。

于是,在日本政界正义人士的努力之下,1958年日本国会通过《防止卖春法》,公开禁娼。义人士的努力之下,1958年日本国会通过《防止卖春法》,公开禁娼。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部主要由女性议员们慷慨发起,旨在保护和解放女性的法律,偏偏遭到了那些受害女性的坚决反抗。这部禁止卖春的法律,试图给站街女带来尊重,却无法改变她们的困苦 – 站街女们之所以站在那里,缺少的不是尊重,而是钱。一如为制定这部法律慷慨陈词的女议员们争取的是尊重,而不是钱一样。 所以,在这个禁止卖春的国度,色情业却令世界侧目般地红火。站街女们与扫黄的警察进行了长期的战争,以至于打到最后都无法知道谁是胜利者。 被抓住的日本站街女在接受警察讯问,看来双方对这种抓来抓去的事情也早已熟极而流,不当回事儿了 今天保留下来的当时很多照片依然可以看到日本站街妓女的风姿,不过更多的是当时日本警察们抓嫖客的场面。 日本警察抓嫖客和抓妓女的场面,和世界各地进行扫黄的场面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可以看到被绑成一串的妓女被送到日本的警察局接受问话,也可以看到正在提裤子的嫖客被警察监督着到警察局去登记。 实际上日本当时甚至矫枉过正,推出了对站街女强制进行性病检查的规定,日本警视厅在各地设立有性病检查站,这种性病检查站的警察只要在街头看到女性并怀疑她可能有站街女的嫌疑,即可将其抓到该处进行性病检查。实际上在当时发生了很多次良家妇女站在街头也被警察无辜抓去进行性病检查的情况。而这种行为在当时是合法的,也就是说警察只要怀疑,就可以强制任何女性当时去接受这种检查。 日本尼崎市在扫黄行动中被抓到的妓女 -- 尼崎就在我家附近,很平静的一个小城市,居住的主要是产业工人,很难想象那里当初能抓出这样多的站街女来 真不知道制定《卖春防止法》的议员们面对如此情景又是什么表情。 更热闹的是,扫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部主要由女性议员们慷慨发起,旨在保护和解放女性的法律,偏偏遭到了那些受害女性的坚决反抗。这部禁止卖春的法律,试图给站街女带来尊重,却无法改变她们的困苦 – 站街女们之所以站在那里,缺少的不是尊重,而是钱。一如为制定这部法律慷慨陈词的女议员们争取的是尊重,而不是钱一样。
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所以,在这个禁止卖春的国度,色情业却令世界侧目般地红火。站街女们与扫黄的警察进行了长期的战争,以至于打到最后都无法知道谁是胜利者。

被抓住的日本站街女在接受警察讯问,看来双方对这种抓来抓去的事情也早已熟极而流,不当回事儿了
盛产AV的日本,也会扫黄?那当然,扫黄曾是日本警察的一大任务,主要目标则是那些被我们称作“站街女”的下等妓女。 日本的色情业源远流长。二战前,日本妓女从世界各地寄回的外汇,还曾是日本发展的重要经济支柱之一呢。那时候,自然谈不上什么扫黄,而传统日本妓女也是不出来拉客的,多采用在房中等待的营业方式。 日本站街女大量出现,是在战败之后,经济发展的爬坡时代。 站街女是日本经济爬坡时代的街头一景 确切的说,日本站街女的大量出现,和美国占领军还颇有关系。日本战败投降后,曾建立为美军服务的全国性“慰安”系统RAA,最盛时辖有“官妓”六万人之多。 因为这一公开卖淫行为遭到舆论的强烈谴责,1946年3月10日,占领军司令部以“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为理由,要求日本政府关闭各处慰安所。被遣散的五万五千名慰安女,没有任何补偿就被赶到了街上。由于从事这种职业,慰安女已经难以为原来的环境所接受,但是,她们在皮肉生涯中的积蓄,又因为日本政府在同一时间进行了“存款冻结”政策而化为乌有。她们唯一的生计,也就只有继续从事皮肉生意了。 这些慰安女继续为美军服务,成为被美军称作“潘潘(PANPAN)的暗娼。“潘潘”的典型形象是站在街上,抹着很重的口红,穿着美军仓库里出来布料作的连衣裙,随时随地满足美军的要求,来换取微薄的收入。 同时,在日本战败后的经济爬坡时期,失业率极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在战争中失去男性亲属或因日本男子大量阵亡无法找到丈夫的女性很多处于饿死的边缘。这些贫困无立锥之地的女性只得效仿潘潘走进了站街女的行列。 她们的存在,在当时被日本舆论认为是极伤害国家尊严,破坏社会风气的事情,也被认为象征着对女性尊严的摧残。 于是,在日本政界正
今天保留下来的当时很多照片依然可以看到日本站街妓女的风姿,不过更多的是当时日本警察们抓嫖客的场面。

日本警察抓嫖客和抓妓女的场面,和世界各地进行扫黄的场面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可以看到被绑成一串的妓女被送到日本的警察局接受问话,也可以看到正在提裤子的嫖客被警察监督着到警察局去登记。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实际上日本当时甚至矫枉过正,推出了对站街女强制进行性病检查的规定,日本警视厅在各地设立有性病检查站,这种性病检查站的警察只要在街头看到女性并怀疑她可能有站街女的嫌疑,即可将其抓到该处进行性病检查。实际上在当时发生了很多次良家妇女站在街头也被警察无辜抓去进行性病检查的情况。而这种行为在当时是合法的,也就是说警察只要怀疑,就可以强制任何女性当时去接受这种检查。

日本尼崎市在扫黄行动中被抓到的妓女 -- 尼崎就在我家附近,很平静的一个小城市,居住的主要是产业工人,很难想象那里当初能抓出这样多的站街女来
真不知道制定《卖春防止法》的议员们面对如此情景又是什么表情。

更热闹的是,扫黄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盛产AV的日本,也会扫黄?那当然,扫黄曾是日本警察的一大任务,主要目标则是那些被我们称作“站街女”的下等妓女。 日本的色情业源远流长。二战前,日本妓女从世界各地寄回的外汇,还曾是日本发展的重要经济支柱之一呢。那时候,自然谈不上什么扫黄,而传统日本妓女也是不出来拉客的,多采用在房中等待的营业方式。 日本站街女大量出现,是在战败之后,经济发展的爬坡时代。 站街女是日本经济爬坡时代的街头一景 确切的说,日本站街女的大量出现,和美国占领军还颇有关系。日本战败投降后,曾建立为美军服务的全国性“慰安”系统RAA,最盛时辖有“官妓”六万人之多。 因为这一公开卖淫行为遭到舆论的强烈谴责,1946年3月10日,占领军司令部以“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为理由,要求日本政府关闭各处慰安所。被遣散的五万五千名慰安女,没有任何补偿就被赶到了街上。由于从事这种职业,慰安女已经难以为原来的环境所接受,但是,她们在皮肉生涯中的积蓄,又因为日本政府在同一时间进行了“存款冻结”政策而化为乌有。她们唯一的生计,也就只有继续从事皮肉生意了。 这些慰安女继续为美军服务,成为被美军称作“潘潘(PANPAN)的暗娼。“潘潘”的典型形象是站在街上,抹着很重的口红,穿着美军仓库里出来布料作的连衣裙,随时随地满足美军的要求,来换取微薄的收入。 同时,在日本战败后的经济爬坡时期,失业率极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在战争中失去男性亲属或因日本男子大量阵亡无法找到丈夫的女性很多处于饿死的边缘。这些贫困无立锥之地的女性只得效仿潘潘走进了站街女的行列。 她们的存在,在当时被日本舆论认为是极伤害国家尊严,破坏社会风气的事情,也被认为象征着对女性尊严的摧残。 于是,在日本政界正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义人士的努力之下,1958年日本国会通过《防止卖春法》,公开禁娼。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部主要由女性议员们慷慨发起,旨在保护和解放女性的法律,偏偏遭到了那些受害女性的坚决反抗。这部禁止卖春的法律,试图给站街女带来尊重,却无法改变她们的困苦 – 站街女们之所以站在那里,缺少的不是尊重,而是钱。一如为制定这部法律慷慨陈词的女议员们争取的是尊重,而不是钱一样。 所以,在这个禁止卖春的国度,色情业却令世界侧目般地红火。站街女们与扫黄的警察进行了长期的战争,以至于打到最后都无法知道谁是胜利者。 被抓住的日本站街女在接受警察讯问,看来双方对这种抓来抓去的事情也早已熟极而流,不当回事儿了 今天保留下来的当时很多照片依然可以看到日本站街妓女的风姿,不过更多的是当时日本警察们抓嫖客的场面。 日本警察抓嫖客和抓妓女的场面,和世界各地进行扫黄的场面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可以看到被绑成一串的妓女被送到日本的警察局接受问话,也可以看到正在提裤子的嫖客被警察监督着到警察局去登记。 实际上日本当时甚至矫枉过正,推出了对站街女强制进行性病检查的规定,日本警视厅在各地设立有性病检查站,这种性病检查站的警察只要在街头看到女性并怀疑她可能有站街女的嫌疑,即可将其抓到该处进行性病检查。实际上在当时发生了很多次良家妇女站在街头也被警察无辜抓去进行性病检查的情况。而这种行为在当时是合法的,也就是说警察只要怀疑,就可以强制任何女性当时去接受这种检查。 日本尼崎市在扫黄行动中被抓到的妓女 -- 尼崎就在我家附近,很平静的一个小城市,居住的主要是产业工人,很难想象那里当初能抓出这样多的站街女来 真不知道制定《卖春防止法》的议员们面对如此情景又是什么表情。 更热闹的是,扫黄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义人士的努力之下,1958年日本国会通过《防止卖春法》,公开禁娼。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部主要由女性议员们慷慨发起,旨在保护和解放女性的法律,偏偏遭到了那些受害女性的坚决反抗。这部禁止卖春的法律,试图给站街女带来尊重,却无法改变她们的困苦 – 站街女们之所以站在那里,缺少的不是尊重,而是钱。一如为制定这部法律慷慨陈词的女议员们争取的是尊重,而不是钱一样。 所以,在这个禁止卖春的国度,色情业却令世界侧目般地红火。站街女们与扫黄的警察进行了长期的战争,以至于打到最后都无法知道谁是胜利者。 被抓住的日本站街女在接受警察讯问,看来双方对这种抓来抓去的事情也早已熟极而流,不当回事儿了 今天保留下来的当时很多照片依然可以看到日本站街妓女的风姿,不过更多的是当时日本警察们抓嫖客的场面。 日本警察抓嫖客和抓妓女的场面,和世界各地进行扫黄的场面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可以看到被绑成一串的妓女被送到日本的警察局接受问话,也可以看到正在提裤子的嫖客被警察监督着到警察局去登记。 实际上日本当时甚至矫枉过正,推出了对站街女强制进行性病检查的规定,日本警视厅在各地设立有性病检查站,这种性病检查站的警察只要在街头看到女性并怀疑她可能有站街女的嫌疑,即可将其抓到该处进行性病检查。实际上在当时发生了很多次良家妇女站在街头也被警察无辜抓去进行性病检查的情况。而这种行为在当时是合法的,也就是说警察只要怀疑,就可以强制任何女性当时去接受这种检查。 日本尼崎市在扫黄行动中被抓到的妓女 -- 尼崎就在我家附近,很平静的一个小城市,居住的主要是产业工人,很难想象那里当初能抓出这样多的站街女来 真不知道制定《卖春防止法》的议员们面对如此情景又是什么表情。 更热闹的是,扫黄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还会扫出警界首脑遭受人身伤害的事情 -- 1958年11月22日,日本刚刚上任的警视厅长田中荣一先生因为在日比谷公园扫黄被打成重伤。 田中荣一,萨摩士族出身(可谓根红),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可称苗正),曾经是帝国高等文官考试中的佼佼者。其人风度翩翩,待人谦逊。经常把在第一线的女警,呃,还有老警察,召到总监室嘘寒问暖,被称作“人情总监”。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田中先生都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好人。 日本的警视厅长,相当于我国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因为日本没有相当于公安部长的职务,硬往上靠应该是享受公安部长级别的局长)。公安部长在扫黄中负伤,被当作大新闻来报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田中厅长被打以后,当时的舆论对这位好人没有多少同情,反而认为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纯属活该。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