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黑社会从美女老大说起 下  

2011-06-27 18:5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日本奇闻之黑社会从美女老大说起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日本奇闻之黑社会从美女老大说起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其表现已比过去远为平和,要想看一回黑社会之间的火并,还要有中彩票的好运气呢。 说到阪神大地震,很多日本人对黑社会还充满感激,说当年地震的时候日本政府反应不及时,是暴力团首先行动起来,抗震救灾,给大家送面包的。 教我日本语的老师说,山口组这样的组织,内部管理很严格,不亚于一家跨国公司,而且纪律如同八路军,热心公益不扰民,成员违规,惩处也很严厉。 所以,松田芳子实在是有些生不逢时,在战后能控制一个庞大的黑市,日进斗金,威风八面,固然可称风光,但毕竟不是一个漂漂亮亮女孩子家该干的事情吧。若到了今天,这位美丽的女老大,完全可以成为继续改善形象的日本黑社会的代言人嘛。 那该叫啥呢?对,或许就该叫“暴力团宝贝”吧。 这种造型,对一个黑社会资深老大来说,不算难吧? [完] 今天,要在日本接触黑社会或者暴力团不是难事。有时候大街上就可以看到暴力团老大上汽车,周围一圈儿鞠躬的小弟,还觉得很有意思。 走在日本街头,有人告诉我,只有两种人永远西服领带,皮鞋锃亮。一种是公司职员,一种是黑社会。 那怎么区别这两种人呢?据说只有发型不同,公司职员是分头,而黑社会成员是寸头 – 如果谢顶,那就没法区分了。 就这么点儿区别? 或许……就这点儿。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怎么转呢?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其表现已比过去远为平和,要想看一回黑社会之间的火并,还要有中彩票的好运气呢。 说到阪神大地震,很多日本人对黑社会还充满感激,说当年地震的时候日本政府反应不及时,是暴力团首先行动起来,抗震救灾,给大家送面包的。 教我日本语的老师说,山口组这样的组织,内部管理很严格,不亚于一家跨国公司,而且纪律如同八路军,热心公益不扰民,成员违规,惩处也很严厉。 所以,松田芳子实在是有些生不逢时,在战后能控制一个庞大的黑市,日进斗金,威风八面,固然可称风光,但毕竟不是一个漂漂亮亮女孩子家该干的事情吧。若到了今天,这位美丽的女老大,完全可以成为继续改善形象的日本黑社会的代言人嘛。 那该叫啥呢?对,或许就该叫“暴力团宝贝”吧。 这种造型,对一个黑社会资深老大来说,不算难吧? [完] 今天,要在日本接触黑社会或者暴力团不是难事。有时候大街上就可以看到暴力团老大上汽车,周围一圈儿鞠躬的小弟,还觉得很有意思。 走在日本街头,有人告诉我,只有两种人永远西服领带,皮鞋锃亮。一种是公司职员,一种是黑社会。 那怎么区别这两种人呢?据说只有发型不同,公司职员是分头,而黑社会成员是寸头 – 如果谢顶,那就没法区分了。 就这么点儿区别? 或许……就这点儿。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其表现已比过去远为平和,要想看一回黑社会之间的火并,还要有中彩票的好运气呢。 说到阪神大地震,很多日本人对黑社会还充满感激,说当年地震的时候日本政府反应不及时,是暴力团首先行动起来,抗震救灾,给大家送面包的。 教我日本语的老师说,山口组这样的组织,内部管理很严格,不亚于一家跨国公司,而且纪律如同八路军,热心公益不扰民,成员违规,惩处也很严厉。 所以,松田芳子实在是有些生不逢时,在战后能控制一个庞大的黑市,日进斗金,威风八面,固然可称风光,但毕竟不是一个漂漂亮亮女孩子家该干的事情吧。若到了今天,这位美丽的女老大,完全可以成为继续改善形象的日本黑社会的代言人嘛。 那该叫啥呢?对,或许就该叫“暴力团宝贝”吧。 这种造型,对一个黑社会资深老大来说,不算难吧? [完] 今天,要在日本接触黑社会或者暴力团不是难事。有时候大街上就可以看到暴力团老大上汽车,周围一圈儿鞠躬的小弟,还觉得很有意思。 走在日本街头,有人告诉我,只有两种人永远西服领带,皮鞋锃亮。一种是公司职员,一种是黑社会。 那怎么区别这两种人呢?据说只有发型不同,公司职员是分头,而黑社会成员是寸头 – 如果谢顶,那就没法区分了。 就这么点儿区别? 或许……就这点儿。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其表现已比过去远为平和,要想看一回黑社会之间的火并,还要有中彩票的好运气呢。

说到阪神大地震,很多日本人对黑社会还充满感激,说当年地震的时候日本政府反应不及时,是暴力团首先行动起来,抗震救灾,给大家送面包的。其表现已比过去远为平和,要想看一回黑社会之间的火并,还要有中彩票的好运气呢。 说到阪神大地震,很多日本人对黑社会还充满感激,说当年地震的时候日本政府反应不及时,是暴力团首先行动起来,抗震救灾,给大家送面包的。 教我日本语的老师说,山口组这样的组织,内部管理很严格,不亚于一家跨国公司,而且纪律如同八路军,热心公益不扰民,成员违规,惩处也很严厉。 所以,松田芳子实在是有些生不逢时,在战后能控制一个庞大的黑市,日进斗金,威风八面,固然可称风光,但毕竟不是一个漂漂亮亮女孩子家该干的事情吧。若到了今天,这位美丽的女老大,完全可以成为继续改善形象的日本黑社会的代言人嘛。 那该叫啥呢?对,或许就该叫“暴力团宝贝”吧。 这种造型,对一个黑社会资深老大来说,不算难吧? [完] 今天,要在日本接触黑社会或者暴力团不是难事。有时候大街上就可以看到暴力团老大上汽车,周围一圈儿鞠躬的小弟,还觉得很有意思。 走在日本街头,有人告诉我,只有两种人永远西服领带,皮鞋锃亮。一种是公司职员,一种是黑社会。 那怎么区别这两种人呢?据说只有发型不同,公司职员是分头,而黑社会成员是寸头 – 如果谢顶,那就没法区分了。 就这么点儿区别? 或许……就这点儿。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教我日本语的老师说,山口组这样的组织,内部管理很严格,不亚于一家跨国公司,而且纪律如同八路军,热心公益不扰民,成员违规,惩处也很严厉。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
所以,松田芳子实在是有些生不逢时,在战后能控制一个庞大的黑市,日进斗金,威风八面,固然可称风光,但毕竟不是一个漂漂亮亮女孩子家该干的事情吧。若到了今天,这位美丽的女老大,完全可以成为继续改善形象的日本黑社会的代言人嘛。

那该叫啥呢?对,或许就该叫“暴力团宝贝”吧。其表现已比过去远为平和,要想看一回黑社会之间的火并,还要有中彩票的好运气呢。 说到阪神大地震,很多日本人对黑社会还充满感激,说当年地震的时候日本政府反应不及时,是暴力团首先行动起来,抗震救灾,给大家送面包的。 教我日本语的老师说,山口组这样的组织,内部管理很严格,不亚于一家跨国公司,而且纪律如同八路军,热心公益不扰民,成员违规,惩处也很严厉。 所以,松田芳子实在是有些生不逢时,在战后能控制一个庞大的黑市,日进斗金,威风八面,固然可称风光,但毕竟不是一个漂漂亮亮女孩子家该干的事情吧。若到了今天,这位美丽的女老大,完全可以成为继续改善形象的日本黑社会的代言人嘛。 那该叫啥呢?对,或许就该叫“暴力团宝贝”吧。 这种造型,对一个黑社会资深老大来说,不算难吧? [完] 今天,要在日本接触黑社会或者暴力团不是难事。有时候大街上就可以看到暴力团老大上汽车,周围一圈儿鞠躬的小弟,还觉得很有意思。 走在日本街头,有人告诉我,只有两种人永远西服领带,皮鞋锃亮。一种是公司职员,一种是黑社会。 那怎么区别这两种人呢?据说只有发型不同,公司职员是分头,而黑社会成员是寸头 – 如果谢顶,那就没法区分了。 就这么点儿区别? 或许……就这点儿。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日本奇闻之黑社会从美女老大说起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这种造型,对一个黑社会资深老大来说,不算难吧?


[完]

今天,要在日本接触黑社会或者暴力团不是难事。有时候大街上就可以看到暴力团老大上汽车,周围一圈儿鞠躬的小弟,还觉得很有意思。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

走在日本街头,有人告诉我,只有两种人永远西服领带,皮鞋锃亮。一种是公司职员,一种是黑社会。

那怎么区别这两种人呢?据说只有发型不同,公司职员是分头,而黑社会成员是寸头 – 如果谢顶,那就没法区分了。

就这么点儿区别?

或许……就这点儿。

其表现已比过去远为平和,要想看一回黑社会之间的火并,还要有中彩票的好运气呢。 说到阪神大地震,很多日本人对黑社会还充满感激,说当年地震的时候日本政府反应不及时,是暴力团首先行动起来,抗震救灾,给大家送面包的。 教我日本语的老师说,山口组这样的组织,内部管理很严格,不亚于一家跨国公司,而且纪律如同八路军,热心公益不扰民,成员违规,惩处也很严厉。 所以,松田芳子实在是有些生不逢时,在战后能控制一个庞大的黑市,日进斗金,威风八面,固然可称风光,但毕竟不是一个漂漂亮亮女孩子家该干的事情吧。若到了今天,这位美丽的女老大,完全可以成为继续改善形象的日本黑社会的代言人嘛。 那该叫啥呢?对,或许就该叫“暴力团宝贝”吧。 这种造型,对一个黑社会资深老大来说,不算难吧? [完] 今天,要在日本接触黑社会或者暴力团不是难事。有时候大街上就可以看到暴力团老大上汽车,周围一圈儿鞠躬的小弟,还觉得很有意思。 走在日本街头,有人告诉我,只有两种人永远西服领带,皮鞋锃亮。一种是公司职员,一种是黑社会。 那怎么区别这两种人呢?据说只有发型不同,公司职员是分头,而黑社会成员是寸头 – 如果谢顶,那就没法区分了。 就这么点儿区别? 或许……就这点儿。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影集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日本黑社会传统形象 说女老大松田生不逢时,是因为在她大放异彩以后二十年,日本黑社会开始抛弃打打杀杀的形象,开始向社会伸出橄榄枝。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干嘛要扮演和平鸽呢? 你以为他想啊,那是让人给逼的。 谁敢逼黑社会啊?当然有人了,那就是日本的老百姓。六十年代中期,日本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驱逐黑社会运动。 这黑社会穷凶极恶的老百姓没事儿惹他们干嘛?实在是因为黑社会自作自受,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来二去,终于把老百姓惹急了。 直到今天仍有一些黑社会“死不改悔”,惹事生非,这是山口组枪杀长崎市长的现场照片 例如,1964年在日本松山两派黑社会组织,就是本地的香田组和外地进入该市发展的施田组发生了激烈的白昼枪战,致5人死亡、51人被捕,这样的枪战结果 使当地居民受到极大惊扰。于是在全市到处出现了反对暴力团 -- 即黑社会的标语,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努力试图将黑社会清理出自己的城市。 日本老百姓清理黑社会也是几经曲折。 开始,日本百姓也是想找一个英雄人物来惩恶扬善,最好这样的英雄是日本首相,领导全国人民一起铲除黑社会才好。后来慢慢明白,无论竞选的时候形象多好,如 果把铲除混蛋的希望寄托在某个人身上,他们最终会被发现或者也是混蛋中的一员,或者比混蛋还混蛋 – 英雄是需要权力的,而权力越大,越没法监督,英雄又不是圣人,不腐败变质才怪呢。 后来日本的老百姓忽然明白过味儿来 -- 我们不需要英雄啊,我们只需要定好规则,然后督着那些搞政治的执行就是了 – 这是他们该干的活儿嘛。 话题扯远了,日本老百姓“懂政治”的过程,需要单独一篇文章来写的。日本这些政治家只要不被看成神,老百姓和他们的关系,也和顾客与商店的关系差不多。 你会把你们家门口超市的老板当爷爷供着吗?当然不会,不管他家门朝左开还是朝右。 反正,日本的政界在老百姓的逼迫下,“被”支持扫黑了。 人民的力量一旦爆发,国王也会被吊死,何况黑社会?如今,日本的中小企业门口多有一个木牌,写着:“暴力团追放”。翻译成中国话不那么通顺,意思还是可以 明白,就是 “赶走黑社会”。众志成城,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黑社会也不得不随着时代开始调整自己的经营策略。例如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就曾雇佣当时日本最优 秀的检察官田中森一作为其法律顾问,而更多的黑社会组织则开始隐藏自己的锋芒,向准政治组织,准经济公司的方向转变,这种转变虽然带有一定欺骗性,但骗得家有小女初长成 时间长了,黑社会组织的某种内在变化也就随之发生。 黑社会转型的情况在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历史上比比皆是。 怎么转呢? 1971年在日本的广岛,曾经发生一件令新闻界瞩目的事件。因为当时广岛的暴力团经常相互殴斗,闹得太过分,很多老百姓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取缔黑社会,爆发了针对黑社会的强烈抗议行动,面对民愤黑社会的政治保护伞逐渐对其失去了保护的能力。 眼看生存要出问题,正在对立的当地两组黑社会暴力团,江户川组和大施根组的组长即头领经过商议,在当地举办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对市民们取缔暴力团即黑社会 的要求先发制人,提出从今天开始暴力团将不再进行暴力争斗,并且表示尽管我们是黑社会,但是黑社会也可以为社会作出贡献,我们将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个组的负责人虽然在记者没有到来之前怒目相视,但在记者面前却表现得如同政治家一样握手言欢,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他们试图 用这种方式来改变民众对于黑社会的看法。而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则共同作出了要“为广岛市作出贡献”的具体决定,他们决定在广岛市承包和自费建立新的道路 工程,来帮助市民解决出行难的问题。两个黑社会组织的头脑甚至一同前往工地视察,称之为这就是我们促进和平诞生的关键转折点,并且直接问记者 – “难道这不是美谈吗?” 面对这些满脸横肉却一心做好事的黑社会成员,记者们除了点头称是,还敢说什么呢? 事实上尽管这两个黑社会组织表面上达成了合并协议,但是在他们共同修建道路的过程中仍然不断地发生争斗,甚至发生了大施根组的组员用枪狙击江户川组组长这样的重大事件。双方的斗殴也仍然在街头不断上演。 这种事情又引发了市民的愤怒,于是市民们又纷纷上街举行抗议活动,这一年年中,广岛县的县本部建立了暴力团犯罪检举本部,在全市对黑社会进行取缔活动。两个黑社会组织见势不妙,赶紧约束部下,真的认认真真做起建筑工人来。 这样一来,因为当时日本正在大规模建设阶段,建筑队奇缺,就有不怕死的商人找黑社会来修楼。 后来两位老大发现,做建筑业挣的钱,居然比收保护费还多! 经过这样一番反复,最终在广岛的黑社会开始销声匿迹,他们开始了所谓夹着尾巴做建筑工人的日子。而相应的,市民也对他们的转型做出了欢迎的态势 – 毕竟,有人给无偿修路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就这样,七十年代以后,日本黑社会在市民的压力下逐渐转型,大多开始从事正当行业,成为日本一部分黑社会组织发展的道路。今天的日本黑社会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