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个人崇拜引发的谋杀老保姆 上  

2011-06-30 09:5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格成为正常行为。日本天皇走出皇宫也就成为必然。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四年,天皇在战败之后不得不站出来走到民间去,进行一次全国性的巡游,在这次巡游中不断宣传自己“我是人”这件本来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实。 走到日本各地进行巡礼的天皇,日本昭和天皇不但会面对民众的目光,而且还不得不面对那些因为效忠天皇思想而死在战场上的日本老兵的后代,其尴尬可想而知。 尴尬面对战争遗孤的日本天皇 然而,尽管天皇已经承认自己是人,但长期积累的个人崇拜余波并没有消失。1960年曾经发生了一起“屿中暴力事件”,原因即与“对天皇不敬”有关。 所谓“屿中暴力事件”的背景现在说来颇为让人觉得吃惊,因为引发右翼不满,从而酿成血案的作家深泽七郎,不但不是左翼人士,还恰恰是一名反左人士。 当时日本有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杂志叫做《中央公论》(今天也依然存在),其文化版1960年刊登了深泽七郎所写的《风流梦谈》系列文章。在这部幻想小说中,深泽七郎借助梦境描述了在“左欲”控制下,日本发生革命后可能出现的混乱,在其中一个场面,深泽让日本天皇的皇室全军覆没,皇后和皇太子夫妇都被革命的学生斩首。 尽管深泽意在强调狂热的左派只会造成更多的破坏,却忘记了右派里面同样有狂热分子。因为文中的皇太子夫妇都用了真名,这个描写在日本仍然保持对天皇个人崇拜的人心目中显然是一种“大不敬”。 作家深泽躲了起来,右翼团体的矛头直指《中央公论社》,在遭到右翼用飞机撒传单,屡次到公司骚扰的待遇之后,该社总编竹森清辞职,1961年1月,又发表了道歉信。 但触犯了个人崇拜者心中的禁脔,岂是区区道歉可以解决的?与今天网上不过是拍砖而已相比,日本的右翼分子更喜欢动手解决问题。 196[美国总统解职美国的将军,却引发日本人的痛哭挽留,偏偏这位将军还大杀了好几年日本人,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如果今天谁谁在北京满大街嚷嚷“我是人”,那八成是受了什么迫害或者刺激来喊冤的。搁几十年前要有人在东京这么嚷嚷呢?
[美国总统解职美国的将军,却引发日本人的痛哭挽留,偏偏这位将军还大杀了好几年日本人,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如果今天谁谁在北京满大街嚷嚷“我是人”,那八成是受了什么迫害或者刺激来喊冤的。搁几十年前要有人在东京这么嚷嚷呢? 这家伙就不是受了迫害的苦主,而是日本天皇了。 天皇是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可以反驳的真理,因为无论天皇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肯定都是一个品种,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异种生物。 如此浅显的事情,为何日本天皇还要祥林嫂一样满街嚷嚷呢? 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眼里,天皇是根本不能算人的。天皇在占领军的压力下,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谬误。 日本战败之前,有人说出“天皇是人”这句话,是要被关进监狱的,还会有很多老百姓对之义愤填膺。按照日本长期的观点来说,天皇不是人,天皇是神,作为神的存在他根本不会犯错误。 天皇如果错了呢? 那请参见前面那句话。 天皇对日本老百姓来说是膏药旗上面那个红太阳,只能跪拜的。天皇把这面旗指到哪儿,老百姓就跟到哪儿,想都不用想。战争期间对天皇盲目的个人崇拜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在东方式的传统思维中存在着个人崇拜的习惯,战败之前的日本政府不但鼓励这种个人崇拜,而且自己也是创造这种个人崇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战后,原有的价值观受到完全的否认,包括对天皇的个人崇拜,也终于被日本社会认识到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占领日本的美军支持这种反思,因为他们显然认为总存在一个从不犯错误的天皇,对避免日本重返军国主义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战后由皇族东久迩亲王担任首相的第一届内阁,因为打压反天皇人士而引发占领军不满,被迫辞职。 在日本的民间思维日益个性化的时期,质疑天皇
这家伙就不是受了迫害的苦主,而是日本天皇了。

天皇是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可以反驳的真理,因为无论天皇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肯定都是一个品种,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异种生物。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如此浅显的事情,为何日本天皇还要祥林嫂一样满街嚷嚷呢?

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眼里,天皇是根本不能算人的。天皇在占领军的压力下,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谬误。

日本战败之前,有人说出“天皇是人”这句话,是要被关进监狱的,还会有很多老百姓对之义愤填膺。按照日本长期的观点来说,天皇不是人,天皇是神,作为神的存在他根本不会犯错误。

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天皇如果错了呢?

那请参见前面那句话。

天皇对日本老百姓来说是膏药旗上面那个红太阳,只能跪拜的。天皇把这面旗指到哪儿,老百姓就跟到哪儿,想都不用想。战争期间对天皇盲目的个人崇拜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美国总统解职美国的将军,却引发日本人的痛哭挽留,偏偏这位将军还大杀了好几年日本人,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如果今天谁谁在北京满大街嚷嚷“我是人”,那八成是受了什么迫害或者刺激来喊冤的。搁几十年前要有人在东京这么嚷嚷呢? 这家伙就不是受了迫害的苦主,而是日本天皇了。 天皇是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可以反驳的真理,因为无论天皇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肯定都是一个品种,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异种生物。 如此浅显的事情,为何日本天皇还要祥林嫂一样满街嚷嚷呢? 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眼里,天皇是根本不能算人的。天皇在占领军的压力下,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谬误。 日本战败之前,有人说出“天皇是人”这句话,是要被关进监狱的,还会有很多老百姓对之义愤填膺。按照日本长期的观点来说,天皇不是人,天皇是神,作为神的存在他根本不会犯错误。 天皇如果错了呢? 那请参见前面那句话。 天皇对日本老百姓来说是膏药旗上面那个红太阳,只能跪拜的。天皇把这面旗指到哪儿,老百姓就跟到哪儿,想都不用想。战争期间对天皇盲目的个人崇拜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在东方式的传统思维中存在着个人崇拜的习惯,战败之前的日本政府不但鼓励这种个人崇拜,而且自己也是创造这种个人崇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战后,原有的价值观受到完全的否认,包括对天皇的个人崇拜,也终于被日本社会认识到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占领日本的美军支持这种反思,因为他们显然认为总存在一个从不犯错误的天皇,对避免日本重返军国主义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战后由皇族东久迩亲王担任首相的第一届内阁,因为打压反天皇人士而引发占领军不满,被迫辞职。 在日本的民间思维日益个性化的时期,质疑天皇

在东方式的传统思维中存在着个人崇拜的习惯,战败之前的日本政府不但鼓励这种个人崇拜,而且自己也是创造这种个人崇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战后,原有的价值观受到完全的否认,包括对天皇的个人崇拜,也终于被日本社会认识到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占领日本的美军支持这种反思,因为他们显然认为总存在一个从不犯错误的天皇,对避免日本重返军国主义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战后由皇族东久迩亲王担任首相的第一届内阁,因为打压反天皇人士而引发占领军不满,被迫辞职。

在日本的民间思维日益个性化的时期,质疑天皇神格成为正常行为。日本天皇走出皇宫也就成为必然。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四年,天皇在战败之后不得不站出来走到民间去,进行一次全国性的巡游,在这次巡游中不断宣传自己“我是人”这件本来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实。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走到日本各地进行巡礼的天皇,日本昭和天皇不但会面对民众的目光,而且还不得不面对那些因为效忠天皇思想而死在战场上的日本老兵的后代,其尴尬可想而知。

尴尬面对战争遗孤的日本天皇[美国总统解职美国的将军,却引发日本人的痛哭挽留,偏偏这位将军还大杀了好几年日本人,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如果今天谁谁在北京满大街嚷嚷“我是人”,那八成是受了什么迫害或者刺激来喊冤的。搁几十年前要有人在东京这么嚷嚷呢? 这家伙就不是受了迫害的苦主,而是日本天皇了。 天皇是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可以反驳的真理,因为无论天皇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肯定都是一个品种,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异种生物。 如此浅显的事情,为何日本天皇还要祥林嫂一样满街嚷嚷呢? 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眼里,天皇是根本不能算人的。天皇在占领军的压力下,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谬误。 日本战败之前,有人说出“天皇是人”这句话,是要被关进监狱的,还会有很多老百姓对之义愤填膺。按照日本长期的观点来说,天皇不是人,天皇是神,作为神的存在他根本不会犯错误。 天皇如果错了呢? 那请参见前面那句话。 天皇对日本老百姓来说是膏药旗上面那个红太阳,只能跪拜的。天皇把这面旗指到哪儿,老百姓就跟到哪儿,想都不用想。战争期间对天皇盲目的个人崇拜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在东方式的传统思维中存在着个人崇拜的习惯,战败之前的日本政府不但鼓励这种个人崇拜,而且自己也是创造这种个人崇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战后,原有的价值观受到完全的否认,包括对天皇的个人崇拜,也终于被日本社会认识到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占领日本的美军支持这种反思,因为他们显然认为总存在一个从不犯错误的天皇,对避免日本重返军国主义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战后由皇族东久迩亲王担任首相的第一届内阁,因为打压反天皇人士而引发占领军不满,被迫辞职。 在日本的民间思维日益个性化的时期,质疑天皇
然而,尽管天皇已经承认自己是人,但长期积累的个人崇拜余波并没有消失。1960年曾经发生了一起“屿中暴力事件”,原因即与“对天皇不敬”有关。

所谓“屿中暴力事件”的背景现在说来颇为让人觉得吃惊,因为引发右翼不满,从而酿成血案的作家深泽七郎,不但不是左翼人士,还恰恰是一名反左人士。

当时日本有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杂志叫做《中央公论》(今天也依然存在),其文化版1960年刊登了深泽七郎所写的《风流梦谈》系列文章。在这部幻想小说中,深泽七郎借助梦境描述了在“左欲”控制下,日本发生革命后可能出现的混乱,在其中一个场面,深泽让日本天皇的皇室全军覆没,皇后和皇太子夫妇都被革命的学生斩首。
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尽管深泽意在强调狂热的左派只会造成更多的破坏,却忘记了右派里面同样有狂热分子。因为文中的皇太子夫妇都用了真名,这个描写在日本仍然保持对天皇个人崇拜的人心目中显然是一种“大不敬”。

作家深泽躲了起来,右翼团体的矛头直指《中央公论社》,在遭到右翼用飞机撒传单,屡次到公司骚扰的待遇之后,该社总编竹森清辞职,1961年1月,又发表了道歉信。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但触犯了个人崇拜者心中的禁脔,岂是区区道歉可以解决的?与今天网上不过是拍砖而已相比,日本的右翼分子更喜欢动手解决问题。
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196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美国总统解职美国的将军,却引发日本人的痛哭挽留,偏偏这位将军还大杀了好几年日本人,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如果今天谁谁在北京满大街嚷嚷“我是人”,那八成是受了什么迫害或者刺激来喊冤的。搁几十年前要有人在东京这么嚷嚷呢? 这家伙就不是受了迫害的苦主,而是日本天皇了。 天皇是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可以反驳的真理,因为无论天皇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肯定都是一个品种,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异种生物。 如此浅显的事情,为何日本天皇还要祥林嫂一样满街嚷嚷呢? 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眼里,天皇是根本不能算人的。天皇在占领军的压力下,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谬误。 日本战败之前,有人说出“天皇是人”这句话,是要被关进监狱的,还会有很多老百姓对之义愤填膺。按照日本长期的观点来说,天皇不是人,天皇是神,作为神的存在他根本不会犯错误。 天皇如果错了呢? 那请参见前面那句话。 天皇对日本老百姓来说是膏药旗上面那个红太阳,只能跪拜的。天皇把这面旗指到哪儿,老百姓就跟到哪儿,想都不用想。战争期间对天皇盲目的个人崇拜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在东方式的传统思维中存在着个人崇拜的习惯,战败之前的日本政府不但鼓励这种个人崇拜,而且自己也是创造这种个人崇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战后,原有的价值观受到完全的否认,包括对天皇的个人崇拜,也终于被日本社会认识到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占领日本的美军支持这种反思,因为他们显然认为总存在一个从不犯错误的天皇,对避免日本重返军国主义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战后由皇族东久迩亲王担任首相的第一届内阁,因为打压反天皇人士而引发占领军不满,被迫辞职。 在日本的民间思维日益个性化的时期,质疑天皇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美国总统解职美国的将军,却引发日本人的痛哭挽留,偏偏这位将军还大杀了好几年日本人,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如果今天谁谁在北京满大街嚷嚷“我是人”,那八成是受了什么迫害或者刺激来喊冤的。搁几十年前要有人在东京这么嚷嚷呢? 这家伙就不是受了迫害的苦主,而是日本天皇了。 天皇是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可以反驳的真理,因为无论天皇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肯定都是一个品种,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异种生物。 如此浅显的事情,为何日本天皇还要祥林嫂一样满街嚷嚷呢? 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眼里,天皇是根本不能算人的。天皇在占领军的压力下,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谬误。 日本战败之前,有人说出“天皇是人”这句话,是要被关进监狱的,还会有很多老百姓对之义愤填膺。按照日本长期的观点来说,天皇不是人,天皇是神,作为神的存在他根本不会犯错误。 天皇如果错了呢? 那请参见前面那句话。 天皇对日本老百姓来说是膏药旗上面那个红太阳,只能跪拜的。天皇把这面旗指到哪儿,老百姓就跟到哪儿,想都不用想。战争期间对天皇盲目的个人崇拜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在东方式的传统思维中存在着个人崇拜的习惯,战败之前的日本政府不但鼓励这种个人崇拜,而且自己也是创造这种个人崇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战后,原有的价值观受到完全的否认,包括对天皇的个人崇拜,也终于被日本社会认识到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占领日本的美军支持这种反思,因为他们显然认为总存在一个从不犯错误的天皇,对避免日本重返军国主义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战后由皇族东久迩亲王担任首相的第一届内阁,因为打压反天皇人士而引发占领军不满,被迫辞职。 在日本的民间思维日益个性化的时期,质疑天皇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神格成为正常行为。日本天皇走出皇宫也就成为必然。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四年,天皇在战败之后不得不站出来走到民间去,进行一次全国性的巡游,在这次巡游中不断宣传自己“我是人”这件本来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实。 走到日本各地进行巡礼的天皇,日本昭和天皇不但会面对民众的目光,而且还不得不面对那些因为效忠天皇思想而死在战场上的日本老兵的后代,其尴尬可想而知。 尴尬面对战争遗孤的日本天皇 然而,尽管天皇已经承认自己是人,但长期积累的个人崇拜余波并没有消失。1960年曾经发生了一起“屿中暴力事件”,原因即与“对天皇不敬”有关。 所谓“屿中暴力事件”的背景现在说来颇为让人觉得吃惊,因为引发右翼不满,从而酿成血案的作家深泽七郎,不但不是左翼人士,还恰恰是一名反左人士。 当时日本有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杂志叫做《中央公论》(今天也依然存在),其文化版1960年刊登了深泽七郎所写的《风流梦谈》系列文章。在这部幻想小说中,深泽七郎借助梦境描述了在“左欲”控制下,日本发生革命后可能出现的混乱,在其中一个场面,深泽让日本天皇的皇室全军覆没,皇后和皇太子夫妇都被革命的学生斩首。 尽管深泽意在强调狂热的左派只会造成更多的破坏,却忘记了右派里面同样有狂热分子。因为文中的皇太子夫妇都用了真名,这个描写在日本仍然保持对天皇个人崇拜的人心目中显然是一种“大不敬”。 作家深泽躲了起来,右翼团体的矛头直指《中央公论社》,在遭到右翼用飞机撒传单,屡次到公司骚扰的待遇之后,该社总编竹森清辞职,1961年1月,又发表了道歉信。 但触犯了个人崇拜者心中的禁脔,岂是区区道歉可以解决的?与今天网上不过是拍砖而已相比,日本的右翼分子更喜欢动手解决问题。 196 [美国总统解职美国的将军,却引发日本人的痛哭挽留,偏偏这位将军还大杀了好几年日本人,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如果今天谁谁在北京满大街嚷嚷“我是人”,那八成是受了什么迫害或者刺激来喊冤的。搁几十年前要有人在东京这么嚷嚷呢? 这家伙就不是受了迫害的苦主,而是日本天皇了。 天皇是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可以反驳的真理,因为无论天皇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肯定都是一个品种,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异种生物。 如此浅显的事情,为何日本天皇还要祥林嫂一样满街嚷嚷呢? 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眼里,天皇是根本不能算人的。天皇在占领军的压力下,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谬误。 日本战败之前,有人说出“天皇是人”这句话,是要被关进监狱的,还会有很多老百姓对之义愤填膺。按照日本长期的观点来说,天皇不是人,天皇是神,作为神的存在他根本不会犯错误。 天皇如果错了呢? 那请参见前面那句话。 天皇对日本老百姓来说是膏药旗上面那个红太阳,只能跪拜的。天皇把这面旗指到哪儿,老百姓就跟到哪儿,想都不用想。战争期间对天皇盲目的个人崇拜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在东方式的传统思维中存在着个人崇拜的习惯,战败之前的日本政府不但鼓励这种个人崇拜,而且自己也是创造这种个人崇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战后,原有的价值观受到完全的否认,包括对天皇的个人崇拜,也终于被日本社会认识到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占领日本的美军支持这种反思,因为他们显然认为总存在一个从不犯错误的天皇,对避免日本重返军国主义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战后由皇族东久迩亲王担任首相的第一届内阁,因为打压反天皇人士而引发占领军不满,被迫辞职。 在日本的民间思维日益个性化的时期,质疑天皇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神格成为正常行为。日本天皇走出皇宫也就成为必然。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四年,天皇在战败之后不得不站出来走到民间去,进行一次全国性的巡游,在这次巡游中不断宣传自己“我是人”这件本来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实。 走到日本各地进行巡礼的天皇,日本昭和天皇不但会面对民众的目光,而且还不得不面对那些因为效忠天皇思想而死在战场上的日本老兵的后代,其尴尬可想而知。 尴尬面对战争遗孤的日本天皇 然而,尽管天皇已经承认自己是人,但长期积累的个人崇拜余波并没有消失。1960年曾经发生了一起“屿中暴力事件”,原因即与“对天皇不敬”有关。 所谓“屿中暴力事件”的背景现在说来颇为让人觉得吃惊,因为引发右翼不满,从而酿成血案的作家深泽七郎,不但不是左翼人士,还恰恰是一名反左人士。 当时日本有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杂志叫做《中央公论》(今天也依然存在),其文化版1960年刊登了深泽七郎所写的《风流梦谈》系列文章。在这部幻想小说中,深泽七郎借助梦境描述了在“左欲”控制下,日本发生革命后可能出现的混乱,在其中一个场面,深泽让日本天皇的皇室全军覆没,皇后和皇太子夫妇都被革命的学生斩首。 尽管深泽意在强调狂热的左派只会造成更多的破坏,却忘记了右派里面同样有狂热分子。因为文中的皇太子夫妇都用了真名,这个描写在日本仍然保持对天皇个人崇拜的人心目中显然是一种“大不敬”。 作家深泽躲了起来,右翼团体的矛头直指《中央公论社》,在遭到右翼用飞机撒传单,屡次到公司骚扰的待遇之后,该社总编竹森清辞职,1961年1月,又发表了道歉信。 但触犯了个人崇拜者心中的禁脔,岂是区区道歉可以解决的?与今天网上不过是拍砖而已相比,日本的右翼分子更喜欢动手解决问题。 196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美国总统解职美国的将军,却引发日本人的痛哭挽留,偏偏这位将军还大杀了好几年日本人,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如果今天谁谁在北京满大街嚷嚷“我是人”,那八成是受了什么迫害或者刺激来喊冤的。搁几十年前要有人在东京这么嚷嚷呢? 这家伙就不是受了迫害的苦主,而是日本天皇了。 天皇是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可以反驳的真理,因为无论天皇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肯定都是一个品种,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异种生物。 如此浅显的事情,为何日本天皇还要祥林嫂一样满街嚷嚷呢? 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眼里,天皇是根本不能算人的。天皇在占领军的压力下,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谬误。 日本战败之前,有人说出“天皇是人”这句话,是要被关进监狱的,还会有很多老百姓对之义愤填膺。按照日本长期的观点来说,天皇不是人,天皇是神,作为神的存在他根本不会犯错误。 天皇如果错了呢? 那请参见前面那句话。 天皇对日本老百姓来说是膏药旗上面那个红太阳,只能跪拜的。天皇把这面旗指到哪儿,老百姓就跟到哪儿,想都不用想。战争期间对天皇盲目的个人崇拜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在东方式的传统思维中存在着个人崇拜的习惯,战败之前的日本政府不但鼓励这种个人崇拜,而且自己也是创造这种个人崇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战后,原有的价值观受到完全的否认,包括对天皇的个人崇拜,也终于被日本社会认识到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占领日本的美军支持这种反思,因为他们显然认为总存在一个从不犯错误的天皇,对避免日本重返军国主义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战后由皇族东久迩亲王担任首相的第一届内阁,因为打压反天皇人士而引发占领军不满,被迫辞职。 在日本的民间思维日益个性化的时期,质疑天皇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神格成为正常行为。日本天皇走出皇宫也就成为必然。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四年,天皇在战败之后不得不站出来走到民间去,进行一次全国性的巡游,在这次巡游中不断宣传自己“我是人”这件本来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实。 走到日本各地进行巡礼的天皇,日本昭和天皇不但会面对民众的目光,而且还不得不面对那些因为效忠天皇思想而死在战场上的日本老兵的后代,其尴尬可想而知。 尴尬面对战争遗孤的日本天皇 然而,尽管天皇已经承认自己是人,但长期积累的个人崇拜余波并没有消失。1960年曾经发生了一起“屿中暴力事件”,原因即与“对天皇不敬”有关。 所谓“屿中暴力事件”的背景现在说来颇为让人觉得吃惊,因为引发右翼不满,从而酿成血案的作家深泽七郎,不但不是左翼人士,还恰恰是一名反左人士。 当时日本有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杂志叫做《中央公论》(今天也依然存在),其文化版1960年刊登了深泽七郎所写的《风流梦谈》系列文章。在这部幻想小说中,深泽七郎借助梦境描述了在“左欲”控制下,日本发生革命后可能出现的混乱,在其中一个场面,深泽让日本天皇的皇室全军覆没,皇后和皇太子夫妇都被革命的学生斩首。 尽管深泽意在强调狂热的左派只会造成更多的破坏,却忘记了右派里面同样有狂热分子。因为文中的皇太子夫妇都用了真名,这个描写在日本仍然保持对天皇个人崇拜的人心目中显然是一种“大不敬”。 作家深泽躲了起来,右翼团体的矛头直指《中央公论社》,在遭到右翼用飞机撒传单,屡次到公司骚扰的待遇之后,该社总编竹森清辞职,1961年1月,又发表了道歉信。 但触犯了个人崇拜者心中的禁脔,岂是区区道歉可以解决的?与今天网上不过是拍砖而已相比,日本的右翼分子更喜欢动手解决问题。 196家有小女初长成神格成为正常行为。日本天皇走出皇宫也就成为必然。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四年,天皇在战败之后不得不站出来走到民间去,进行一次全国性的巡游,在这次巡游中不断宣传自己“我是人”这件本来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实。 走到日本各地进行巡礼的天皇,日本昭和天皇不但会面对民众的目光,而且还不得不面对那些因为效忠天皇思想而死在战场上的日本老兵的后代,其尴尬可想而知。 尴尬面对战争遗孤的日本天皇 然而,尽管天皇已经承认自己是人,但长期积累的个人崇拜余波并没有消失。1960年曾经发生了一起“屿中暴力事件”,原因即与“对天皇不敬”有关。 所谓“屿中暴力事件”的背景现在说来颇为让人觉得吃惊,因为引发右翼不满,从而酿成血案的作家深泽七郎,不但不是左翼人士,还恰恰是一名反左人士。 当时日本有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杂志叫做《中央公论》(今天也依然存在),其文化版1960年刊登了深泽七郎所写的《风流梦谈》系列文章。在这部幻想小说中,深泽七郎借助梦境描述了在“左欲”控制下,日本发生革命后可能出现的混乱,在其中一个场面,深泽让日本天皇的皇室全军覆没,皇后和皇太子夫妇都被革命的学生斩首。 尽管深泽意在强调狂热的左派只会造成更多的破坏,却忘记了右派里面同样有狂热分子。因为文中的皇太子夫妇都用了真名,这个描写在日本仍然保持对天皇个人崇拜的人心目中显然是一种“大不敬”。 作家深泽躲了起来,右翼团体的矛头直指《中央公论社》,在遭到右翼用飞机撒传单,屡次到公司骚扰的待遇之后,该社总编竹森清辞职,1961年1月,又发表了道歉信。 但触犯了个人崇拜者心中的禁脔,岂是区区道歉可以解决的?与今天网上不过是拍砖而已相比,日本的右翼分子更喜欢动手解决问题。 196[美国总统解职美国的将军,却引发日本人的痛哭挽留,偏偏这位将军还大杀了好几年日本人,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如果今天谁谁在北京满大街嚷嚷“我是人”,那八成是受了什么迫害或者刺激来喊冤的。搁几十年前要有人在东京这么嚷嚷呢? 这家伙就不是受了迫害的苦主,而是日本天皇了。 天皇是人,这应该是一个没有人可以反驳的真理,因为无论天皇还是其他的什么人,他们肯定都是一个品种,不可能是来自外星的异种生物。 如此浅显的事情,为何日本天皇还要祥林嫂一样满街嚷嚷呢? 因为在当时日本人眼里,天皇是根本不能算人的。天皇在占领军的压力下,正在努力纠正这种谬误。 日本战败之前,有人说出“天皇是人”这句话,是要被关进监狱的,还会有很多老百姓对之义愤填膺。按照日本长期的观点来说,天皇不是人,天皇是神,作为神的存在他根本不会犯错误。 天皇如果错了呢? 那请参见前面那句话。 天皇对日本老百姓来说是膏药旗上面那个红太阳,只能跪拜的。天皇把这面旗指到哪儿,老百姓就跟到哪儿,想都不用想。战争期间对天皇盲目的个人崇拜达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在东方式的传统思维中存在着个人崇拜的习惯,战败之前的日本政府不但鼓励这种个人崇拜,而且自己也是创造这种个人崇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战后,原有的价值观受到完全的否认,包括对天皇的个人崇拜,也终于被日本社会认识到是一种不正常的思维。占领日本的美军支持这种反思,因为他们显然认为总存在一个从不犯错误的天皇,对避免日本重返军国主义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战后由皇族东久迩亲王担任首相的第一届内阁,因为打压反天皇人士而引发占领军不满,被迫辞职。 在日本的民间思维日益个性化的时期,质疑天皇0年2月1日,一名17岁的年轻人礼貌地敲开了中央公论社屿中鹏二总经理家的大门,要求谒见总经理。 前来开门的是屿中家的老保姆告诉他,总经理先生不在家。 按说,对方这时应该留下名片或者表示以后何时来访吧,可老保姆发现对方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神很不对劲。 老保姆吓了一跳,但按逻辑说对方就算是色狼,也应该找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屿中夫人,对自己一个老太太…… 只听对面那人一声吼叫 – 替你家老公向天皇陛下谢罪吧!抽出一口长刀就朝老保姆猛扑过来。 估计在被刺倒之前的最后一刻,老保姆也没想明白自己十几年前就归西了的老公和天皇陛下有啥关系,这人莫不是个疯子?! 她猜错了,来的这位不但不是疯子,在右翼团体“大日本爱国党”里面,还是被认为头脑最清醒,最机警的年轻成员之一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