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小脚侦缉队斗奸商 下  

2011-07-10 09:0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品中出现问题,在支柱的汽车产业,也曾经出现过日本自制的汽车在行驶中突然起火爆炸等问题。曾经在前两年让我们感到吃惊的丰田汽车事件,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曾经发生过的,只是当时汽车出现故障被日本人认为并不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日本丰田的第一型汽车,在美国第一年的销售只有可怜的五辆。 日本的产品走过从质量低劣到重视质量,以至于今天日本货的质量出现问题反而被认为奇怪,是一个过程。这不仅仅是监督的结果,也与日本社会财富的积累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很大关系。随着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逐渐觉得与其花便宜的钱去买劣等的产品,不如花稍微贵一点的钱去买质量更优秀的产品,这样就为好的产品的存在留下了空间。与此同时,亚洲四小龙和中国的崛起,让日本在低附加值商品的市场上出现了强劲的竞争对手。由于人力资源枯竭,老龄化社会渐渐出现,日本的企业当时已经无法降低人力成本,所以迅速转向知识密集型企业。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日本大力发展半导体业,以高科技产品重新占领市场 -- 这一次,日本的产品瞄向了国内外的高端和中端市场。这个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不能保障质量的产品,很容易在竞争中遭到淘汰。 这样,产品实现转型,在日本平均收入普遍提高的情况下,日本的商品也就逐渐从强调价格低廉转向了强调质量优越。这一政策被证明是由强劲生命力的。例如,2010年丰田汽车因刹车故障嫌疑(后查证应不是丰田的责任),在美国市场销售量大跌,但是,丰田退缩留下的市场空间,又被同样来自日本的本田占据,美国的汽车厂商竟然无法拿到多少份额,充分说明了日本重视质量的经营策略,在消费者心中已经留下了不争的印象。 前两天,本地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邀请山妻加盟,我说,你带咱们闺女,一块儿去体验体验吧。 从小,就得培养对不良厂商的斗争传统,对不对?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所谓发达国家,标准并不是GDP达到多少,而在于它的国民过上有保障的幸福生活,既难以被迫害,也难以被收买。 这个观点可能偏激点儿,但放在日本“小脚侦缉队”的问题上,却颇为贴切。 不过,这些主妇们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六十年代,日本的经济渐渐繁荣,供大于求的局面开始出现,至少不会再出现走后门买东西的事情 – 那可就挑剔不得了。人们可以挑选商品了,而日本人海岛民族的小心眼儿让他们对厂商的信誉特别敏感,如果某个厂商不断被主妇们曝光,它的产品肯定不好卖,甚至因此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而主妇们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 – 看看我国小脚侦缉队的认真顽固,就会体会到干监督和“曝光”这种事儿,对于有八卦情结的女性来说,简直有上瘾的危险。 有没有针对某个厂商搞阴谋,小题大做玩死它的现象?估计也不是没有,但是第一你要是有缝的蛋苍蝇才可以叮;第二“小脚侦缉队”一切检验检测行为都公开,要造假却不是件容易事情。 在主妇们坚持不懈的监督努力下,日本厂家们为了顾及商业名誉而不得不重视产品质量。 日本家庭主妇在消费方面的努力,让当时的日本人印象深刻,以至于描述苏军占领日本的幻想小说《明斯克号出击》里面,也刻画了一个为了买的火柴擦不着火和苏联占领军理论的日本主妇。这个敢于和苏修对着干的无畏主妇,原来就是商品质量监督协会的会员。 这些家庭主妇们组成的监督协会反对的不仅仅是产品质量低劣,1974年3月31日他们在全国组织发动了有130万人参加的反对乱涨价的活动,通过这种活动对日本的产品质量和市场价格等进行监督。 有趣的是,在主妇们的“疯狂”监督下,尽管一般的老百姓使用的商品质量得到重视,但“聪明”的日本厂商又有了新的招数,他们把眼光瞄向了那些到各地的旅游者。因为日本的厂商认为作为本地的消费者如果得罪了的话是会受到当地主妇们的监督,在媒体上曝光,于是自己的产品可能就卖不出去。但是,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在旅游地,如果对旅游者出售一些质量低劣的产品的话,旅游者通常只是在旅游地匆匆而过,他们是无法投诉的。 七十年代初期,日本的旅游商品曾是一个伪劣产品的重灾区。 而这样的事情却引发了意外的反击-- 原因很简单,日本人渐渐富裕,也开始把旅游当作正常的家庭活动。主妇们在本地斗得厂商们俯首帖耳,出门却被坑得一塌糊涂,自然十分不满。 太太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女性的一大特点就是和七大姑八大姨手帕交们保持漫长而不限地域的友谊,面对厂商们的游击战她们采用了我国抗日战争的经验 – 建立统一战线。 1972年2月16日,在日本东京,“公正交易委员会” -- 这是由日本主妇通过串联组成的全国性消费者监督机构,举办了一次旅游纪念品公开试买检验会,希望能够用公平、公正的眼光来看待这些观光纪念品的销售情况。结果这些消费团体代表共40人到全国各地的观光地去购买当地的土产和旅游纪念品,共计购买了210样,而当把这些产品拿回到委员会进行检查时,却发现这些产品普遍存在着质量低劣、过大包装等问题,在210件样品之中真正合格的产品只有18样,其他的产品全部落选。 对旅游商品进行严格检验的日本“小脚侦缉队” 这一情况在日本旅游界引起了震动,并且引发了很多日本人在旅游地不买旅游纪念品的运动。 这回不是针对某个厂商了,这是要毁掉一个行业! 日本的旅游业界,能做的只有俯首认输。 产品质量问题不但在日本这些普通家用产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所谓发达国家,标准并不是GDP达到多少,而在于它的国民过上有保障的幸福生活,既难以被迫害,也难以被收买。 这个观点可能偏激点儿,但放在日本“小脚侦缉队”的问题上,却颇为贴切。 不过,这些主妇们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六十年代,日本的经济渐渐繁荣,供大于求的局面开始出现,至少不会再出现走后门买东西的事情 – 那可就挑剔不得了。人们可以挑选商品了,而日本人海岛民族的小心眼儿让他们对厂商的信誉特别敏感,如果某个厂商不断被主妇们曝光,它的产品肯定不好卖,甚至因此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而主妇们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 – 看看我国小脚侦缉队的认真顽固,就会体会到干监督和“曝光”这种事儿,对于有八卦情结的女性来说,简直有上瘾的危险。 有没有针对某个厂商搞阴谋,小题大做玩死它的现象?估计也不是没有,但是第一你要是有缝的蛋苍蝇才可以叮;第二“小脚侦缉队”一切检验检测行为都公开,要造假却不是件容易事情。 在主妇们坚持不懈的监督努力下,日本厂家们为了顾及商业名誉而不得不重视产品质量。 日本家庭主妇在消费方面的努力,让当时的日本人印象深刻,以至于描述苏军占领日本的幻想小说《明斯克号出击》里面,也刻画了一个为了买的火柴擦不着火和苏联占领军理论的日本主妇。这个敢于和苏修对着干的无畏主妇,原来就是商品质量监督协会的会员。 这些家庭主妇们组成的监督协会反对的不仅仅是产品质量低劣,1974年3月31日他们在全国组织发动了有130万人参加的反对乱涨价的活动,通过这种活动对日本的产品质量和市场价格等进行监督。 有趣的是,在主妇们的“疯狂”监督下,尽管一般的老百姓使用的商品质量得到重视,但“聪明”的日本厂商又有了新的招数,他们把眼光瞄向了那些到各地的旅游者。因为日本的厂商认为作为本地的消费者如果得罪了的话是会受到当地主妇们的监督,在媒体上曝光,于是自己的产品可能就卖不出去。但是,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在旅游地,如果对旅游者出售一些质量低劣的产品的话,旅游者通常只是在旅游地匆匆而过,他们是无法投诉的。 七十年代初期,日本的旅游商品曾是一个伪劣产品的重灾区。 而这样的事情却引发了意外的反击-- 原因很简单,日本人渐渐富裕,也开始把旅游当作正常的家庭活动。主妇们在本地斗得厂商们俯首帖耳,出门却被坑得一塌糊涂,自然十分不满。 太太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女性的一大特点就是和七大姑八大姨手帕交们保持漫长而不限地域的友谊,面对厂商们的游击战她们采用了我国抗日战争的经验 – 建立统一战线。 1972年2月16日,在日本东京,“公正交易委员会” -- 这是由日本主妇通过串联组成的全国性消费者监督机构,举办了一次旅游纪念品公开试买检验会,希望能够用公平、公正的眼光来看待这些观光纪念品的销售情况。结果这些消费团体代表共40人到全国各地的观光地去购买当地的土产和旅游纪念品,共计购买了210样,而当把这些产品拿回到委员会进行检查时,却发现这些产品普遍存在着质量低劣、过大包装等问题,在210件样品之中真正合格的产品只有18样,其他的产品全部落选。 对旅游商品进行严格检验的日本“小脚侦缉队” 这一情况在日本旅游界引起了震动,并且引发了很多日本人在旅游地不买旅游纪念品的运动。 这回不是针对某个厂商了,这是要毁掉一个行业! 日本的旅游业界,能做的只有俯首认输。 产品质量问题不但在日本这些普通家用产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品中出现问题,在支柱的汽车产业,也曾经出现过日本自制的汽车在行驶中突然起火爆炸等问题。曾经在前两年让我们感到吃惊的丰田汽车事件,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曾经发生过的,只是当时汽车出现故障被日本人认为并不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日本丰田的第一型汽车,在美国第一年的销售只有可怜的五辆。 日本的产品走过从质量低劣到重视质量,以至于今天日本货的质量出现问题反而被认为奇怪,是一个过程。这不仅仅是监督的结果,也与日本社会财富的积累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很大关系。随着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逐渐觉得与其花便宜的钱去买劣等的产品,不如花稍微贵一点的钱去买质量更优秀的产品,这样就为好的产品的存在留下了空间。与此同时,亚洲四小龙和中国的崛起,让日本在低附加值商品的市场上出现了强劲的竞争对手。由于人力资源枯竭,老龄化社会渐渐出现,日本的企业当时已经无法降低人力成本,所以迅速转向知识密集型企业。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日本大力发展半导体业,以高科技产品重新占领市场 -- 这一次,日本的产品瞄向了国内外的高端和中端市场。这个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不能保障质量的产品,很容易在竞争中遭到淘汰。 这样,产品实现转型,在日本平均收入普遍提高的情况下,日本的商品也就逐渐从强调价格低廉转向了强调质量优越。这一政策被证明是由强劲生命力的。例如,2010年丰田汽车因刹车故障嫌疑(后查证应不是丰田的责任),在美国市场销售量大跌,但是,丰田退缩留下的市场空间,又被同样来自日本的本田占据,美国的汽车厂商竟然无法拿到多少份额,充分说明了日本重视质量的经营策略,在消费者心中已经留下了不争的印象。 前两天,本地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邀请山妻加盟,我说,你带咱们闺女,一块儿去体验体验吧。 从小,就得培养对不良厂商的斗争传统,对不对?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所谓发达国家,标准并不是GDP达到多少,而在于它的国民过上有保障的幸福生活,既难以被迫害,也难以被收买。

这个观点可能偏激点儿,但放在日本“小脚侦缉队”的问题上,却颇为贴切。所谓发达国家,标准并不是GDP达到多少,而在于它的国民过上有保障的幸福生活,既难以被迫害,也难以被收买。 这个观点可能偏激点儿,但放在日本“小脚侦缉队”的问题上,却颇为贴切。 不过,这些主妇们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六十年代,日本的经济渐渐繁荣,供大于求的局面开始出现,至少不会再出现走后门买东西的事情 – 那可就挑剔不得了。人们可以挑选商品了,而日本人海岛民族的小心眼儿让他们对厂商的信誉特别敏感,如果某个厂商不断被主妇们曝光,它的产品肯定不好卖,甚至因此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而主妇们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 – 看看我国小脚侦缉队的认真顽固,就会体会到干监督和“曝光”这种事儿,对于有八卦情结的女性来说,简直有上瘾的危险。 有没有针对某个厂商搞阴谋,小题大做玩死它的现象?估计也不是没有,但是第一你要是有缝的蛋苍蝇才可以叮;第二“小脚侦缉队”一切检验检测行为都公开,要造假却不是件容易事情。 在主妇们坚持不懈的监督努力下,日本厂家们为了顾及商业名誉而不得不重视产品质量。 日本家庭主妇在消费方面的努力,让当时的日本人印象深刻,以至于描述苏军占领日本的幻想小说《明斯克号出击》里面,也刻画了一个为了买的火柴擦不着火和苏联占领军理论的日本主妇。这个敢于和苏修对着干的无畏主妇,原来就是商品质量监督协会的会员。 这些家庭主妇们组成的监督协会反对的不仅仅是产品质量低劣,1974年3月31日他们在全国组织发动了有130万人参加的反对乱涨价的活动,通过这种活动对日本的产品质量和市场价格等进行监督。 有趣的是,在主妇们的“疯狂”监督下,尽管一般的老百姓使用的商品质量得到重视,但“聪明”的日本厂商又有了新的招数,他们把眼光瞄向了那些到各地的旅游者。因为日本的厂商认为作为本地的消费者如果得罪了的话是会受到当地主妇们的监督,在媒体上曝光,于是自己的产品可能就卖不出去。但是,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在旅游地,如果对旅游者出售一些质量低劣的产品的话,旅游者通常只是在旅游地匆匆而过,他们是无法投诉的。 七十年代初期,日本的旅游商品曾是一个伪劣产品的重灾区。 而这样的事情却引发了意外的反击-- 原因很简单,日本人渐渐富裕,也开始把旅游当作正常的家庭活动。主妇们在本地斗得厂商们俯首帖耳,出门却被坑得一塌糊涂,自然十分不满。 太太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女性的一大特点就是和七大姑八大姨手帕交们保持漫长而不限地域的友谊,面对厂商们的游击战她们采用了我国抗日战争的经验 – 建立统一战线。 1972年2月16日,在日本东京,“公正交易委员会” -- 这是由日本主妇通过串联组成的全国性消费者监督机构,举办了一次旅游纪念品公开试买检验会,希望能够用公平、公正的眼光来看待这些观光纪念品的销售情况。结果这些消费团体代表共40人到全国各地的观光地去购买当地的土产和旅游纪念品,共计购买了210样,而当把这些产品拿回到委员会进行检查时,却发现这些产品普遍存在着质量低劣、过大包装等问题,在210件样品之中真正合格的产品只有18样,其他的产品全部落选。 对旅游商品进行严格检验的日本“小脚侦缉队” 这一情况在日本旅游界引起了震动,并且引发了很多日本人在旅游地不买旅游纪念品的运动。 这回不是针对某个厂商了,这是要毁掉一个行业! 日本的旅游业界,能做的只有俯首认输。 产品质量问题不但在日本这些普通家用产

不过,这些主妇们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六十年代,日本的经济渐渐繁荣,供大于求的局面开始出现,至少不会再出现走后门买东西的事情 – 那可就挑剔不得了。人们可以挑选商品了,而日本人海岛民族的小心眼儿让他们对厂商的信誉特别敏感,如果某个厂商不断被主妇们曝光,它的产品肯定不好卖,甚至因此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品中出现问题,在支柱的汽车产业,也曾经出现过日本自制的汽车在行驶中突然起火爆炸等问题。曾经在前两年让我们感到吃惊的丰田汽车事件,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曾经发生过的,只是当时汽车出现故障被日本人认为并不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日本丰田的第一型汽车,在美国第一年的销售只有可怜的五辆。 日本的产品走过从质量低劣到重视质量,以至于今天日本货的质量出现问题反而被认为奇怪,是一个过程。这不仅仅是监督的结果,也与日本社会财富的积累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很大关系。随着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逐渐觉得与其花便宜的钱去买劣等的产品,不如花稍微贵一点的钱去买质量更优秀的产品,这样就为好的产品的存在留下了空间。与此同时,亚洲四小龙和中国的崛起,让日本在低附加值商品的市场上出现了强劲的竞争对手。由于人力资源枯竭,老龄化社会渐渐出现,日本的企业当时已经无法降低人力成本,所以迅速转向知识密集型企业。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日本大力发展半导体业,以高科技产品重新占领市场 -- 这一次,日本的产品瞄向了国内外的高端和中端市场。这个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不能保障质量的产品,很容易在竞争中遭到淘汰。 这样,产品实现转型,在日本平均收入普遍提高的情况下,日本的商品也就逐渐从强调价格低廉转向了强调质量优越。这一政策被证明是由强劲生命力的。例如,2010年丰田汽车因刹车故障嫌疑(后查证应不是丰田的责任),在美国市场销售量大跌,但是,丰田退缩留下的市场空间,又被同样来自日本的本田占据,美国的汽车厂商竟然无法拿到多少份额,充分说明了日本重视质量的经营策略,在消费者心中已经留下了不争的印象。 前两天,本地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邀请山妻加盟,我说,你带咱们闺女,一块儿去体验体验吧。 从小,就得培养对不良厂商的斗争传统,对不对?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而主妇们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 – 看看我国小脚侦缉队的认真顽固,就会体会到干监督和“曝光”这种事儿,对于有八卦情结的女性来说,简直有上瘾的危险。

有没有针对某个厂商搞阴谋,小题大做玩死它的现象?估计也不是没有,但是第一你要是有缝的蛋苍蝇才可以叮;第二“小脚侦缉队”一切检验检测行为都公开,要造假却不是件容易事情。

在主妇们坚持不懈的监督努力下,日本厂家们为了顾及商业名誉而不得不重视产品质量。

日本家庭主妇在消费方面的努力,让当时的日本人印象深刻,以至于描述苏军占领日本的幻想小说《明斯克号出击》里面,也刻画了一个为了买的火柴擦不着火和苏联占领军理论的日本主妇。这个敢于和苏修对着干的无畏主妇,原来就是商品质量监督协会的会员。

这些家庭主妇们组成的监督协会反对的不仅仅是产品质量低劣,1974年3月31日他们在全国组织发动了有130万人参加的反对乱涨价的活动,通过这种活动对日本的产品质量和市场价格等进行监督。

有趣的是,在主妇们的“疯狂”监督下,尽管一般的老百姓使用的商品质量得到重视,但“聪明”的日本厂商又有了新的招数,他们把眼光瞄向了那些到各地的旅游者。因为日本的厂商认为作为本地的消费者如果得罪了的话是会受到当地主妇们的监督,在媒体上曝光,于是自己的产品可能就卖不出去。但是,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在旅游地,如果对旅游者出售一些质量低劣的产品的话,旅游者通常只是在旅游地匆匆而过,他们是无法投诉的。
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七十年代初期,日本的旅游商品曾是一个伪劣产品的重灾区。

而这样的事情却引发了意外的反击-- 原因很简单,日本人渐渐富裕,也开始把旅游当作正常的家庭活动。主妇们在本地斗得厂商们俯首帖耳,出门却被坑得一塌糊涂,自然十分不满。品中出现问题,在支柱的汽车产业,也曾经出现过日本自制的汽车在行驶中突然起火爆炸等问题。曾经在前两年让我们感到吃惊的丰田汽车事件,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曾经发生过的,只是当时汽车出现故障被日本人认为并不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日本丰田的第一型汽车,在美国第一年的销售只有可怜的五辆。 日本的产品走过从质量低劣到重视质量,以至于今天日本货的质量出现问题反而被认为奇怪,是一个过程。这不仅仅是监督的结果,也与日本社会财富的积累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很大关系。随着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逐渐觉得与其花便宜的钱去买劣等的产品,不如花稍微贵一点的钱去买质量更优秀的产品,这样就为好的产品的存在留下了空间。与此同时,亚洲四小龙和中国的崛起,让日本在低附加值商品的市场上出现了强劲的竞争对手。由于人力资源枯竭,老龄化社会渐渐出现,日本的企业当时已经无法降低人力成本,所以迅速转向知识密集型企业。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日本大力发展半导体业,以高科技产品重新占领市场 -- 这一次,日本的产品瞄向了国内外的高端和中端市场。这个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不能保障质量的产品,很容易在竞争中遭到淘汰。 这样,产品实现转型,在日本平均收入普遍提高的情况下,日本的商品也就逐渐从强调价格低廉转向了强调质量优越。这一政策被证明是由强劲生命力的。例如,2010年丰田汽车因刹车故障嫌疑(后查证应不是丰田的责任),在美国市场销售量大跌,但是,丰田退缩留下的市场空间,又被同样来自日本的本田占据,美国的汽车厂商竟然无法拿到多少份额,充分说明了日本重视质量的经营策略,在消费者心中已经留下了不争的印象。 前两天,本地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邀请山妻加盟,我说,你带咱们闺女,一块儿去体验体验吧。 从小,就得培养对不良厂商的斗争传统,对不对?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太太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女性的一大特点就是和七大姑八大姨手帕交们保持漫长而不限地域的友谊,面对厂商们的游击战她们采用了我国抗日战争的经验 – 建立统一战线。

1972年2月16日,在日本东京,“公正交易委员会” -- 这是由日本主妇通过串联组成的全国性消费者监督机构,举办了一次旅游纪念品公开试买检验会,希望能够用公平、公正的眼光来看待这些观光纪念品的销售情况。结果这些消费团体代表共40人到全国各地的观光地去购买当地的土产和旅游纪念品,共计购买了210样,而当把这些产品拿回到委员会进行检查时,却发现这些产品普遍存在着质量低劣、过大包装等问题,在210件样品之中真正合格的产品只有18样,其他的产品全部落选。

品中出现问题,在支柱的汽车产业,也曾经出现过日本自制的汽车在行驶中突然起火爆炸等问题。曾经在前两年让我们感到吃惊的丰田汽车事件,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曾经发生过的,只是当时汽车出现故障被日本人认为并不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日本丰田的第一型汽车,在美国第一年的销售只有可怜的五辆。 日本的产品走过从质量低劣到重视质量,以至于今天日本货的质量出现问题反而被认为奇怪,是一个过程。这不仅仅是监督的结果,也与日本社会财富的积累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很大关系。随着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逐渐觉得与其花便宜的钱去买劣等的产品,不如花稍微贵一点的钱去买质量更优秀的产品,这样就为好的产品的存在留下了空间。与此同时,亚洲四小龙和中国的崛起,让日本在低附加值商品的市场上出现了强劲的竞争对手。由于人力资源枯竭,老龄化社会渐渐出现,日本的企业当时已经无法降低人力成本,所以迅速转向知识密集型企业。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日本大力发展半导体业,以高科技产品重新占领市场 -- 这一次,日本的产品瞄向了国内外的高端和中端市场。这个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不能保障质量的产品,很容易在竞争中遭到淘汰。 这样,产品实现转型,在日本平均收入普遍提高的情况下,日本的商品也就逐渐从强调价格低廉转向了强调质量优越。这一政策被证明是由强劲生命力的。例如,2010年丰田汽车因刹车故障嫌疑(后查证应不是丰田的责任),在美国市场销售量大跌,但是,丰田退缩留下的市场空间,又被同样来自日本的本田占据,美国的汽车厂商竟然无法拿到多少份额,充分说明了日本重视质量的经营策略,在消费者心中已经留下了不争的印象。 前两天,本地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邀请山妻加盟,我说,你带咱们闺女,一块儿去体验体验吧。 从小,就得培养对不良厂商的斗争传统,对不对?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对旅游商品进行严格检验的日本“小脚侦缉队”
这一情况在日本旅游界引起了震动,并且引发了很多日本人在旅游地不买旅游纪念品的运动。

这回不是针对某个厂商了,这是要毁掉一个行业!

日本的旅游业界,能做的只有俯首认输。

产品质量问题不但在日本这些普通家用产品中出现问题,在支柱的汽车产业,也曾经出现过日本自制的汽车在行驶中突然起火爆炸等问题。曾经在前两年让我们感到吃惊的丰田汽车事件,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曾经发生过的,只是当时汽车出现故障被日本人认为并不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日本丰田的第一型汽车,在美国第一年的销售只有可怜的五辆。

日本的产品走过从质量低劣到重视质量,以至于今天日本货的质量出现问题反而被认为奇怪,是一个过程。这不仅仅是监督的结果,也与日本社会财富的积累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很大关系。随着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逐渐觉得与其花便宜的钱去买劣等的产品,不如花稍微贵一点的钱去买质量更优秀的产品,这样就为好的产品的存在留下了空间。与此同时,亚洲四小龙和中国的崛起,让日本在低附加值商品的市场上出现了强劲的竞争对手。由于人力资源枯竭,老龄化社会渐渐出现,日本的企业当时已经无法降低人力成本,所以迅速转向知识密集型企业。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日本大力发展半导体业,以高科技产品重新占领市场 -- 这一次,日本的产品瞄向了国内外的高端和中端市场。这个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不能保障质量的产品,很容易在竞争中遭到淘汰。
品中出现问题,在支柱的汽车产业,也曾经出现过日本自制的汽车在行驶中突然起火爆炸等问题。曾经在前两年让我们感到吃惊的丰田汽车事件,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日本也曾经发生过的,只是当时汽车出现故障被日本人认为并不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日本丰田的第一型汽车,在美国第一年的销售只有可怜的五辆。 日本的产品走过从质量低劣到重视质量,以至于今天日本货的质量出现问题反而被认为奇怪,是一个过程。这不仅仅是监督的结果,也与日本社会财富的积累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很大关系。随着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逐渐觉得与其花便宜的钱去买劣等的产品,不如花稍微贵一点的钱去买质量更优秀的产品,这样就为好的产品的存在留下了空间。与此同时,亚洲四小龙和中国的崛起,让日本在低附加值商品的市场上出现了强劲的竞争对手。由于人力资源枯竭,老龄化社会渐渐出现,日本的企业当时已经无法降低人力成本,所以迅速转向知识密集型企业。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日本大力发展半导体业,以高科技产品重新占领市场 -- 这一次,日本的产品瞄向了国内外的高端和中端市场。这个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不能保障质量的产品,很容易在竞争中遭到淘汰。 这样,产品实现转型,在日本平均收入普遍提高的情况下,日本的商品也就逐渐从强调价格低廉转向了强调质量优越。这一政策被证明是由强劲生命力的。例如,2010年丰田汽车因刹车故障嫌疑(后查证应不是丰田的责任),在美国市场销售量大跌,但是,丰田退缩留下的市场空间,又被同样来自日本的本田占据,美国的汽车厂商竟然无法拿到多少份额,充分说明了日本重视质量的经营策略,在消费者心中已经留下了不争的印象。 前两天,本地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邀请山妻加盟,我说,你带咱们闺女,一块儿去体验体验吧。 从小,就得培养对不良厂商的斗争传统,对不对?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样,产品实现转型,在日本平均收入普遍提高的情况下,日本的商品也就逐渐从强调价格低廉转向了强调质量优越。这一政策被证明是由强劲生命力的。例如,2010年丰田汽车因刹车故障嫌疑(后查证应不是丰田的责任),在美国市场销售量大跌,但是,丰田退缩留下的市场空间,又被同样来自日本的本田占据,美国的汽车厂商竟然无法拿到多少份额,充分说明了日本重视质量的经营策略,在消费者心中已经留下了不争的印象。

前两天,本地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邀请山妻加盟,我说,你带咱们闺女,一块儿去体验体验吧。所谓发达国家,标准并不是GDP达到多少,而在于它的国民过上有保障的幸福生活,既难以被迫害,也难以被收买。 这个观点可能偏激点儿,但放在日本“小脚侦缉队”的问题上,却颇为贴切。 不过,这些主妇们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六十年代,日本的经济渐渐繁荣,供大于求的局面开始出现,至少不会再出现走后门买东西的事情 – 那可就挑剔不得了。人们可以挑选商品了,而日本人海岛民族的小心眼儿让他们对厂商的信誉特别敏感,如果某个厂商不断被主妇们曝光,它的产品肯定不好卖,甚至因此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而主妇们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 – 看看我国小脚侦缉队的认真顽固,就会体会到干监督和“曝光”这种事儿,对于有八卦情结的女性来说,简直有上瘾的危险。 有没有针对某个厂商搞阴谋,小题大做玩死它的现象?估计也不是没有,但是第一你要是有缝的蛋苍蝇才可以叮;第二“小脚侦缉队”一切检验检测行为都公开,要造假却不是件容易事情。 在主妇们坚持不懈的监督努力下,日本厂家们为了顾及商业名誉而不得不重视产品质量。 日本家庭主妇在消费方面的努力,让当时的日本人印象深刻,以至于描述苏军占领日本的幻想小说《明斯克号出击》里面,也刻画了一个为了买的火柴擦不着火和苏联占领军理论的日本主妇。这个敢于和苏修对着干的无畏主妇,原来就是商品质量监督协会的会员。 这些家庭主妇们组成的监督协会反对的不仅仅是产品质量低劣,1974年3月31日他们在全国组织发动了有130万人参加的反对乱涨价的活动,通过这种活动对日本的产品质量和市场价格等进行监督。 有趣的是,在主妇们的“疯狂”监督下,尽管一般的老百姓使用的商品质量得到重视,但“聪明”的日本厂商又有了新的招数,他们把眼光瞄向了那些到各地的旅游者。因为日本的厂商认为作为本地的消费者如果得罪了的话是会受到当地主妇们的监督,在媒体上曝光,于是自己的产品可能就卖不出去。但是,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在旅游地,如果对旅游者出售一些质量低劣的产品的话,旅游者通常只是在旅游地匆匆而过,他们是无法投诉的。 七十年代初期,日本的旅游商品曾是一个伪劣产品的重灾区。 而这样的事情却引发了意外的反击-- 原因很简单,日本人渐渐富裕,也开始把旅游当作正常的家庭活动。主妇们在本地斗得厂商们俯首帖耳,出门却被坑得一塌糊涂,自然十分不满。 太太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女性的一大特点就是和七大姑八大姨手帕交们保持漫长而不限地域的友谊,面对厂商们的游击战她们采用了我国抗日战争的经验 – 建立统一战线。 1972年2月16日,在日本东京,“公正交易委员会” -- 这是由日本主妇通过串联组成的全国性消费者监督机构,举办了一次旅游纪念品公开试买检验会,希望能够用公平、公正的眼光来看待这些观光纪念品的销售情况。结果这些消费团体代表共40人到全国各地的观光地去购买当地的土产和旅游纪念品,共计购买了210样,而当把这些产品拿回到委员会进行检查时,却发现这些产品普遍存在着质量低劣、过大包装等问题,在210件样品之中真正合格的产品只有18样,其他的产品全部落选。 对旅游商品进行严格检验的日本“小脚侦缉队” 这一情况在日本旅游界引起了震动,并且引发了很多日本人在旅游地不买旅游纪念品的运动。 这回不是针对某个厂商了,这是要毁掉一个行业! 日本的旅游业界,能做的只有俯首认输。 产品质量问题不但在日本这些普通家用产

从小,就得培养对不良厂商的斗争传统,对不对?

[完]

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老萨影集

所谓发达国家,标准并不是GDP达到多少,而在于它的国民过上有保障的幸福生活,既难以被迫害,也难以被收买。 这个观点可能偏激点儿,但放在日本“小脚侦缉队”的问题上,却颇为贴切。 不过,这些主妇们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六十年代,日本的经济渐渐繁荣,供大于求的局面开始出现,至少不会再出现走后门买东西的事情 – 那可就挑剔不得了。人们可以挑选商品了,而日本人海岛民族的小心眼儿让他们对厂商的信誉特别敏感,如果某个厂商不断被主妇们曝光,它的产品肯定不好卖,甚至因此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而主妇们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 – 看看我国小脚侦缉队的认真顽固,就会体会到干监督和“曝光”这种事儿,对于有八卦情结的女性来说,简直有上瘾的危险。 有没有针对某个厂商搞阴谋,小题大做玩死它的现象?估计也不是没有,但是第一你要是有缝的蛋苍蝇才可以叮;第二“小脚侦缉队”一切检验检测行为都公开,要造假却不是件容易事情。 在主妇们坚持不懈的监督努力下,日本厂家们为了顾及商业名誉而不得不重视产品质量。 日本家庭主妇在消费方面的努力,让当时的日本人印象深刻,以至于描述苏军占领日本的幻想小说《明斯克号出击》里面,也刻画了一个为了买的火柴擦不着火和苏联占领军理论的日本主妇。这个敢于和苏修对着干的无畏主妇,原来就是商品质量监督协会的会员。 这些家庭主妇们组成的监督协会反对的不仅仅是产品质量低劣,1974年3月31日他们在全国组织发动了有130万人参加的反对乱涨价的活动,通过这种活动对日本的产品质量和市场价格等进行监督。 有趣的是,在主妇们的“疯狂”监督下,尽管一般的老百姓使用的商品质量得到重视,但“聪明”的日本厂商又有了新的招数,他们把眼光瞄向了那些到各地的旅游者。因为日本的厂商认为作为本地的消费者如果得罪了的话是会受到当地主妇们的监督,在媒体上曝光,于是自己的产品可能就卖不出去。但是,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在旅游地,如果对旅游者出售一些质量低劣的产品的话,旅游者通常只是在旅游地匆匆而过,他们是无法投诉的。 七十年代初期,日本的旅游商品曾是一个伪劣产品的重灾区。 而这样的事情却引发了意外的反击-- 原因很简单,日本人渐渐富裕,也开始把旅游当作正常的家庭活动。主妇们在本地斗得厂商们俯首帖耳,出门却被坑得一塌糊涂,自然十分不满。 太太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女性的一大特点就是和七大姑八大姨手帕交们保持漫长而不限地域的友谊,面对厂商们的游击战她们采用了我国抗日战争的经验 – 建立统一战线。 1972年2月16日,在日本东京,“公正交易委员会” -- 这是由日本主妇通过串联组成的全国性消费者监督机构,举办了一次旅游纪念品公开试买检验会,希望能够用公平、公正的眼光来看待这些观光纪念品的销售情况。结果这些消费团体代表共40人到全国各地的观光地去购买当地的土产和旅游纪念品,共计购买了210样,而当把这些产品拿回到委员会进行检查时,却发现这些产品普遍存在着质量低劣、过大包装等问题,在210件样品之中真正合格的产品只有18样,其他的产品全部落选。 对旅游商品进行严格检验的日本“小脚侦缉队” 这一情况在日本旅游界引起了震动,并且引发了很多日本人在旅游地不买旅游纪念品的运动。 这回不是针对某个厂商了,这是要毁掉一个行业! 日本的旅游业界,能做的只有俯首认输。 产品质量问题不但在日本这些普通家用产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家有小女初长成在我国,有一段时间臂戴红箍的小脚老太太曾经在社会治安,维持秩序方面起到重大作用。这些热心,负责,但有时候多少有点儿矫枉过正的老太太们,被黄宏用他的小品命名为“小脚侦缉队”。 日本伪劣产品盛行的时代,奋起抗争的也不是大男人们,而是主妇们组成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名称并不统一,有的地方叫做监督协会等杂七杂八的名字)。 也是,采购买东西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性而不是男性的权力范围嘛。而且女性多半好较真,买东西要吃了亏,那要不讨个说法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普遍性的商品质量问题,迫使日本的主妇们纷纷组织起来,从民间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 当时日本倒是没有出现女王海,并没有发生通过维权进行大规模质量索赔这样的事情,日本主妇大多数时候并不采用法律武器和伪劣厂商们交锋 – 大家都挺忙的,整天上法庭没有时间,也小题大做,这不是“小脚侦缉队”的作战风格。 不过,单田芳先生有云:“和尚,道士,女人,若临敌必有非常的功夫”,若以为不上法庭就可以轻松过关,那无良厂商们大概都是处男 – 熟悉女性的男人都知道,一个愤怒的女人已经可以翻天覆地,一群愤怒的女人聚在一起呢? 那是灭门绝嗣的架势啊。 这些日本太太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曝光”。她们通常不会说某个厂商好或者坏,但是会对让她们不爽的产品进行测试或检查,比如上面那种满是窟窿的卫生纸,然后把信息提供倒媒体去,而这种种别开生面的检查,也颇有新闻效应,很受媒体欢迎。日本主妇们努力地寻找着那些质量低劣的产品,并且在媒体上不断将其曝光,给生产厂商造成巨大压力。 有人说了,媒体曝光啊,这可是老套的做法了。 然而,在日本这种老套的做法就硬是管用。要说她们的做法有何特色呢,第一,这种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或者说质量监督协会完全与官方脱钩,是纯粹的民间组织,否则怕自己不能取信于媒体 – 可见日本当时政府的信誉如何;第二,所有信息都有数据支撑,检验过程公开,甚至邀请厂商派人前来挑毛病。所谓某某产品就是好或者就是不好这种空话废话她们是不会说的,所以,老百姓对她们的话很信任;第三,允许厂商自辩,比如太太们检验出一卷卫生纸有一百个窟窿,厂商说平时我们都只有十个窟窿的,你们恰好拿了质量很不好的一卷。只要你说的话有依据(哪怕是工厂的内部资料呢),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也会随你来说,不会反驳 – 但你再振振有词,消费者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在日本采写新闻的时候,有朋友告诫我,骂首相乃至其祖宗十八代都可以随便来,因为在日本政治家的使命之一是和中国足球队相同的 – 通过挨骂宣泄社会不满,促进国家稳定,所以你骂他就是帮他做好工作。但是,骂某个厂商一定要慎重,因为这关系到人家的生存命脉,骂错了人家要找你拼命的。 然而,这些厂商就愣是拿日本这些“小脚侦缉队”没辙。 日本的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大多来自中产阶级家庭,这让她们天生很不好对付。 首先,她们多半生活有保障,日子过得比较满意,所以,人家没动力接受你的贿赂,想收买她们简直无从下手。其次,无论在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政治和经济迫害某个碍事儿的人都是可能的,但是,要迫害上百万家庭主妇……想想也是一个令人心寒的任务。她们不过是中产阶级的主妇而已,迫害其中某人收益并不大,但却可能给政治对手送去把柄,费效比相差太大了。 曾经在一次关于发达国家标准的讨论中听到这样一个观点 – 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所谓发达国家,标准并不是GDP达到多少,而在于它的国民过上有保障的幸福生活,既难以被迫害,也难以被收买。 这个观点可能偏激点儿,但放在日本“小脚侦缉队”的问题上,却颇为贴切。 不过,这些主妇们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六十年代,日本的经济渐渐繁荣,供大于求的局面开始出现,至少不会再出现走后门买东西的事情 – 那可就挑剔不得了。人们可以挑选商品了,而日本人海岛民族的小心眼儿让他们对厂商的信誉特别敏感,如果某个厂商不断被主妇们曝光,它的产品肯定不好卖,甚至因此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而主妇们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 – 看看我国小脚侦缉队的认真顽固,就会体会到干监督和“曝光”这种事儿,对于有八卦情结的女性来说,简直有上瘾的危险。 有没有针对某个厂商搞阴谋,小题大做玩死它的现象?估计也不是没有,但是第一你要是有缝的蛋苍蝇才可以叮;第二“小脚侦缉队”一切检验检测行为都公开,要造假却不是件容易事情。 在主妇们坚持不懈的监督努力下,日本厂家们为了顾及商业名誉而不得不重视产品质量。 日本家庭主妇在消费方面的努力,让当时的日本人印象深刻,以至于描述苏军占领日本的幻想小说《明斯克号出击》里面,也刻画了一个为了买的火柴擦不着火和苏联占领军理论的日本主妇。这个敢于和苏修对着干的无畏主妇,原来就是商品质量监督协会的会员。 这些家庭主妇们组成的监督协会反对的不仅仅是产品质量低劣,1974年3月31日他们在全国组织发动了有130万人参加的反对乱涨价的活动,通过这种活动对日本的产品质量和市场价格等进行监督。 有趣的是,在主妇们的“疯狂”监督下,尽管一般的老百姓使用的商品质量得到重视,但“聪明”的日本厂商又有了新的招数,他们把眼光瞄向了那些到各地的旅游者。因为日本的厂商认为作为本地的消费者如果得罪了的话是会受到当地主妇们的监督,在媒体上曝光,于是自己的产品可能就卖不出去。但是,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在旅游地,如果对旅游者出售一些质量低劣的产品的话,旅游者通常只是在旅游地匆匆而过,他们是无法投诉的。 七十年代初期,日本的旅游商品曾是一个伪劣产品的重灾区。 而这样的事情却引发了意外的反击-- 原因很简单,日本人渐渐富裕,也开始把旅游当作正常的家庭活动。主妇们在本地斗得厂商们俯首帖耳,出门却被坑得一塌糊涂,自然十分不满。 太太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女性的一大特点就是和七大姑八大姨手帕交们保持漫长而不限地域的友谊,面对厂商们的游击战她们采用了我国抗日战争的经验 – 建立统一战线。 1972年2月16日,在日本东京,“公正交易委员会” -- 这是由日本主妇通过串联组成的全国性消费者监督机构,举办了一次旅游纪念品公开试买检验会,希望能够用公平、公正的眼光来看待这些观光纪念品的销售情况。结果这些消费团体代表共40人到全国各地的观光地去购买当地的土产和旅游纪念品,共计购买了210样,而当把这些产品拿回到委员会进行检查时,却发现这些产品普遍存在着质量低劣、过大包装等问题,在210件样品之中真正合格的产品只有18样,其他的产品全部落选。 对旅游商品进行严格检验的日本“小脚侦缉队” 这一情况在日本旅游界引起了震动,并且引发了很多日本人在旅游地不买旅游纪念品的运动。 这回不是针对某个厂商了,这是要毁掉一个行业! 日本的旅游业界,能做的只有俯首认输。 产品质量问题不但在日本这些普通家用产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