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2011-07-22 12:57: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日前,老萨曾写过一篇文章[原文链接:链接出处],论证在抗战时期写真集中的两张中国女战士照片应当属于同一人,并考证出其属于冯庸大学义勇军在上海战线作战的女大学生之一。在文章末尾,老萨基本不抱希望地提到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帮助查找此女战士的身份 -- 不料,仅仅几天时间,曾与老萨多次搭档的春秋的老胡,就一举解开了这个谜团。更不料的是,这位女战士,居然还是一位名人!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老胡考证出的成果吧 --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

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由一张“女子义勇军照片”引出的几段史实
载,这位冯庸夫人在抗战期间十分活跃,英武豪侠不让须眉,在西安事变后冯庸遭受迫害之际曾四处奔走,得陈诚帮助解救了冯庸。同时,她还是中共秘密战线大将阎宝航(《英雄无名》的主角,阎明复的父亲,建国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身边的得力助手。不料有此经历。 然而,这支校长夫人都亲自参加的义勇军,是不是仅仅用于拍摄照片的“花瓶”或者摆设呢?似乎是为了回答这样的质疑,老胡很快推出了一部续文......]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春秋的老胡

萨苏兄的文章《一个女兵,两张照片》中,就日本《上海事件纪念写真帖》之中的照片《妇人义勇队员的射击》提出:“可惜,无法进一步查到她的信息了,若有知情的朋友,请随时告知,谢谢。”

日前,老萨曾写过一篇文章[原文链接:链接出处],论证在抗战时期写真集中的两张中国女战士照片应当属于同一人,并考证出其属于冯庸大学义勇军在上海战线作战的女大学生之一。在文章末尾,老萨基本不抱希望地提到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帮助查找此女战士的身份 -- 不料,仅仅几天时间,曾与老萨多次搭档的春秋的老胡,就一举解开了这个谜团。更不料的是,这位女战士,居然还是一位名人!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老胡考证出的成果吧 -- 由一张“女子义勇军照片”引出的几段史实 春秋的老胡 萨苏兄的文章《一个女兵,两张照片》中,就日本《上海事件纪念写真帖》之中的照片《妇人义勇队员的射击》提出:“可惜,无法进一步查到她的信息了,若有知情的朋友,请随时告知,谢谢。” 原文链接:链接出处 笔者多方翻阅史料发现,日本《上海事件纪念写真帖》之中的此张照片《妇人义勇队员的射击》,实际上取自上海新中华图书公司《中华》图画杂志第十一期的封面(但以下用的图是书籍翻印的封面): 《参加上海自卫战之冯庸大学女子义勇军》 当时这位“女子义勇军”

原文链接:链接出处

笔者多方翻阅史料发现,日本《上海事件纪念写真帖》之中的此张照片《妇人义勇队员的射击》,实际上取自上海新中华图书公司《中华》图画杂志第十一期的封面(但以下用的图是书籍翻印的封面):

载,这位冯庸夫人在抗战期间十分活跃,英武豪侠不让须眉,在西安事变后冯庸遭受迫害之际曾四处奔走,得陈诚帮助解救了冯庸。同时,她还是中共秘密战线大将阎宝航(《英雄无名》的主角,阎明复的父亲,建国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身边的得力助手。不料有此经历。 然而,这支校长夫人都亲自参加的义勇军,是不是仅仅用于拍摄照片的“花瓶”或者摆设呢?似乎是为了回答这样的质疑,老胡很快推出了一部续文......]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参加上海自卫战之冯庸大学女子义勇军》



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当时这位“女子义勇军”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载,这位冯庸夫人在抗战期间十分活跃,英武豪侠不让须眉,在西安事变后冯庸遭受迫害之际曾四处奔走,得陈诚帮助解救了冯庸。同时,她还是中共秘密战线大将阎宝航(《英雄无名》的主角,阎明复的父亲,建国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身边的得力助手。不料有此经历。 然而,这支校长夫人都亲自参加的义勇军,是不是仅仅用于拍摄照片的“花瓶”或者摆设呢?似乎是为了回答这样的质疑,老胡很快推出了一部续文......]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载,这位冯庸夫人在抗战期间十分活跃,英武豪侠不让须眉,在西安事变后冯庸遭受迫害之际曾四处奔走,得陈诚帮助解救了冯庸。同时,她还是中共秘密战线大将阎宝航(《英雄无名》的主角,阎明复的父亲,建国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身边的得力助手。不料有此经历。 然而,这支校长夫人都亲自参加的义勇军,是不是仅仅用于拍摄照片的“花瓶”或者摆设呢?似乎是为了回答这样的质疑,老胡很快推出了一部续文......]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载,这位冯庸夫人在抗战期间十分活跃,英武豪侠不让须眉,在西安事变后冯庸遭受迫害之际曾四处奔走,得陈诚帮助解救了冯庸。同时,她还是中共秘密战线大将阎宝航(《英雄无名》的主角,阎明复的父亲,建国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身边的得力助手。不料有此经历。 然而,这支校长夫人都亲自参加的义勇军,是不是仅仅用于拍摄照片的“花瓶”或者摆设呢?似乎是为了回答这样的质疑,老胡很快推出了一部续文......]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冯庸夫妇的合影

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载,这位冯庸夫人在抗战期间十分活跃,英武豪侠不让须眉,在西安事变后冯庸遭受迫害之际曾四处奔走,得陈诚帮助解救了冯庸。同时,她还是中共秘密战线大将阎宝航(《英雄无名》的主角,阎明复的父亲,建国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身边的得力助手。不料有此经历。 然而,这支校长夫人都亲自参加的义勇军,是不是仅仅用于拍摄照片的“花瓶”或者摆设呢?似乎是为了回答这样的质疑,老胡很快推出了一部续文......]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中国义勇军女战士身份尘埃落定 By 春秋的老胡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载,这位冯庸夫人在抗战期间十分活跃,英武豪侠不让须眉,在西安事变后冯庸遭受迫害之际曾四处奔走,得陈诚帮助解救了冯庸。同时,她还是中共秘密战线大将阎宝航(《英雄无名》的主角,阎明复的父亲,建国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身边的得力助手。不料有此经历。载,这位冯庸夫人在抗战期间十分活跃,英武豪侠不让须眉,在西安事变后冯庸遭受迫害之际曾四处奔走,得陈诚帮助解救了冯庸。同时,她还是中共秘密战线大将阎宝航(《英雄无名》的主角,阎明复的父亲,建国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身边的得力助手。不料有此经历。 然而,这支校长夫人都亲自参加的义勇军,是不是仅仅用于拍摄照片的“花瓶”或者摆设呢?似乎是为了回答这样的质疑,老胡很快推出了一部续文......]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然而,这支校长夫人都亲自参加的义勇军,是不是仅仅用于拍摄照片的“花瓶”或者摆设呢?似乎是为了回答这样的质疑,老胡很快推出了一部续文......]
[待续]


日前,老萨曾写过一篇文章[原文链接:链接出处],论证在抗战时期写真集中的两张中国女战士照片应当属于同一人,并考证出其属于冯庸大学义勇军在上海战线作战的女大学生之一。在文章末尾,老萨基本不抱希望地提到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帮助查找此女战士的身份 -- 不料,仅仅几天时间,曾与老萨多次搭档的春秋的老胡,就一举解开了这个谜团。更不料的是,这位女战士,居然还是一位名人!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老胡考证出的成果吧 -- 由一张“女子义勇军照片”引出的几段史实 春秋的老胡 萨苏兄的文章《一个女兵,两张照片》中,就日本《上海事件纪念写真帖》之中的照片《妇人义勇队员的射击》提出:“可惜,无法进一步查到她的信息了,若有知情的朋友,请随时告知,谢谢。” 原文链接:链接出处 笔者多方翻阅史料发现,日本《上海事件纪念写真帖》之中的此张照片《妇人义勇队员的射击》,实际上取自上海新中华图书公司《中华》图画杂志第十一期的封面(但以下用的图是书籍翻印的封面): 《参加上海自卫战之冯庸大学女子义勇军》 当时这位“女子义勇军”老萨影集

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 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日前,老萨曾写过一篇文章[原文链接:链接出处],论证在抗战时期写真集中的两张中国女战士照片应当属于同一人,并考证出其属于冯庸大学义勇军在上海战线作战的女大学生之一。在文章末尾,老萨基本不抱希望地提到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帮助查找此女战士的身份 -- 不料,仅仅几天时间,曾与老萨多次搭档的春秋的老胡,就一举解开了这个谜团。更不料的是,这位女战士,居然还是一位名人!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老胡考证出的成果吧 -- 由一张“女子义勇军照片”引出的几段史实 春秋的老胡 萨苏兄的文章《一个女兵,两张照片》中,就日本《上海事件纪念写真帖》之中的照片《妇人义勇队员的射击》提出:“可惜,无法进一步查到她的信息了,若有知情的朋友,请随时告知,谢谢。” 原文链接:链接出处 笔者多方翻阅史料发现,日本《上海事件纪念写真帖》之中的此张照片《妇人义勇队员的射击》,实际上取自上海新中华图书公司《中华》图画杂志第十一期的封面(但以下用的图是书籍翻印的封面): 《参加上海自卫战之冯庸大学女子义勇军》 当时这位“女子义勇军”家有小女初长成战士留下的照片也不止一张,例如: 还有 那么,杂志上刊登的这位女战士的照片,是否有记载其姓名呢? 笔者没有看到原版的杂志,但是几经周折查到,1932年1月也是赴淞沪参战的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中之一员,抗战时在延安担任边区文化协会秘书长,建国后曾任中国作协北京分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雷加,他回忆当年的文章中有这样的一句记载: “义勇军中有女兵,女兵龙文彬的头像登在画报上面,这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国”。 (雷加的回忆中应是不会记错他的这位上了封面的校友加战友龙文彬的——根据雷加的日记,他在1992年6月28日与由台湾来大陆的冯庸大学同学聚会,还见过了龙文彬的长女和女婿) 查到了“龙文彬”这个名字,我们随之不仅可以知道这一位冯庸大学女生、冯庸大学学生义勇军女战士更多的信息,而且可以知道她中年的模样: 依稀可以看到当年勃勃的英气 她,冯庸大学体育系学生龙文彬,是冯庸的夫人—— 冯庸夫妇的合影 第一排中间是冯庸夫妇 冯庸夫妇和孩子们的合影 冯庸夫妇和长女冯娜妮(摇篮中)的合影 [原来是龙文彬!根据记载,这位冯庸夫人在抗战期间十分活跃,英武豪侠不让须眉,在西安事变后冯庸遭受迫害之际曾四处奔走,得陈诚帮助解救了冯庸。同时,她还是中共秘密战线大将阎宝航(《英雄无名》的主角,阎明复的父亲,建国后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身边的得力助手。不料有此经历。 然而,这支校长夫人都亲自参加的义勇军,是不是仅仅用于拍摄照片的“花瓶”或者摆设呢?似乎是为了回答这样的质疑,老胡很快推出了一部续文......]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