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新干线的雪之痛  

2011-07-26 00:0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又因为消耗了动能没有翻滚到对面的轨道上,诱发二次交通事故。假如这一事故发生在东京等地的高架桥上,损失无疑会十分巨大。 这不能不说是新干线的运气。 这一说法其实不够公平。这是因为325号车没有人员死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地震发生时,安装在325号车上的地震预警器(利用电流速度高于地震波传递速度报警)已经报警,并且开始自动操作刹车作动,当该车出轨时,其实已经处于停车状态。 “新干线是前所未有的,使用的新技术太多,遇到的问题也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预料新干线开始运行时一定会出现若干问题。”大桥先生说,“作为官员,也许会因此松口气,因为出了问题可以提出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对于具体的设计者和营运者来说,只会更加紧张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们做了100%的努力,问题还是会在100%以外出现。” 例如,即便在车辆上安装地震预警器,并有效刹车,如果出轨地点在高架桥上,后果仍然不堪设想。大桥先生认为,今天新干线安全性的成就,是以最大努力避免人为错误之后,又得到神的眷顾。但如果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问题,神的眷顾是指望不上的。 对于新干线防不胜防的意外问题,大桥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在设计上越新干线的时候就曾出过一个严重的意外问题,险些造成恶性事故。 这个意外的核心,就是上越地区经常飘起的雪花。 雪花是浪漫而柔软的,但对大桥先生而言,却曾给他带来难言的痛苦,让他寝食难安,堪称“雪之痛”。 雪花能对新干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大桥本人就是出身于当地,自幼就经常看到车顶上顶着厚厚积雪的列车,因此,他和他周围的工程师都没有把雪对新干线的影响当回事儿。甚至有人认为,新干线的高速度,可以促使雪花飘离车体,连普通列车的积雪都不会有。 但是,实际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上越线新干线试车中,在鹅毛大雪中恰好与一列低速货车迎面交错而过,但错车之后,那列低速火车被摧残得到处是伤,几乎出轨。经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雪花。 当雪花落在时速100公里的普通列车上时,它不过是停留下来。但当雪花落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新干线车头上时,会立即被压缩,变成坚硬的冰块。由于车内热量的传导,车体与冰块之间很容易融化产生一层水液,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冰块就会崩解。 问题是,在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崩解的冰块,会给周围的民房和迎面而来的列车致命的打击。试车中那列被几乎摧毁的列车,就是遭到了高速飞来冰块如同霰弹般的打击而受损的。想想看
日本奇闻之新干线的雪之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
日本奇闻之新干线的雪之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日本奇闻之新干线的雪之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又因为消耗了动能没有翻滚到对面的轨道上,诱发二次交通事故。假如这一事故发生在东京等地的高架桥上,损失无疑会十分巨大。
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不能不说是新干线的运气。

这一说法其实不够公平。这是因为325号车没有人员死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地震发生时,安装在325号车上的地震预警器(利用电流速度高于地震波传递速度报警)已经报警,并且开始自动操作刹车作动,当该车出轨时,其实已经处于停车状态。

“新干线是前所未有的,使用的新技术太多,遇到的问题也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预料新干线开始运行时一定会出现若干问题。”大桥先生说,“作为官员,也许会因此松口气,因为出了问题可以提出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对于具体的设计者和营运者来说,只会更加紧张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们做了100%的努力,问题还是会在100%以外出现。”

例如,即便在车辆上安装地震预警器,并有效刹车,如果出轨地点在高架桥上,后果仍然不堪设想。大桥先生认为,今天新干线安全性的成就,是以最大努力避免人为错误之后,又得到神的眷顾。但如果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问题,神的眷顾是指望不上的。

对于新干线防不胜防的意外问题,大桥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在设计上越新干线的时候就曾出过一个严重的意外问题,险些造成恶性事故。[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

这个意外的核心,就是上越地区经常飘起的雪花。

雪花是浪漫而柔软的,但对大桥先生而言,却曾给他带来难言的痛苦,让他寝食难安,堪称“雪之痛”。

雪花能对新干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大桥本人就是出身于当地,自幼就经常看到车顶上顶着厚厚积雪的列车,因此,他和他周围的工程师都没有把雪对新干线的影响当回事儿。甚至有人认为,新干线的高速度,可以促使雪花飘离车体,连普通列车的积雪都不会有。[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

但是,实际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上越线新干线试车中,在鹅毛大雪中恰好与一列低速货车迎面交错而过,但错车之后,那列低速火车被摧残得到处是伤,几乎出轨。经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雪花。
,又因为消耗了动能没有翻滚到对面的轨道上,诱发二次交通事故。假如这一事故发生在东京等地的高架桥上,损失无疑会十分巨大。 这不能不说是新干线的运气。 这一说法其实不够公平。这是因为325号车没有人员死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地震发生时,安装在325号车上的地震预警器(利用电流速度高于地震波传递速度报警)已经报警,并且开始自动操作刹车作动,当该车出轨时,其实已经处于停车状态。 “新干线是前所未有的,使用的新技术太多,遇到的问题也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预料新干线开始运行时一定会出现若干问题。”大桥先生说,“作为官员,也许会因此松口气,因为出了问题可以提出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对于具体的设计者和营运者来说,只会更加紧张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们做了100%的努力,问题还是会在100%以外出现。” 例如,即便在车辆上安装地震预警器,并有效刹车,如果出轨地点在高架桥上,后果仍然不堪设想。大桥先生认为,今天新干线安全性的成就,是以最大努力避免人为错误之后,又得到神的眷顾。但如果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问题,神的眷顾是指望不上的。 对于新干线防不胜防的意外问题,大桥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在设计上越新干线的时候就曾出过一个严重的意外问题,险些造成恶性事故。 这个意外的核心,就是上越地区经常飘起的雪花。 雪花是浪漫而柔软的,但对大桥先生而言,却曾给他带来难言的痛苦,让他寝食难安,堪称“雪之痛”。 雪花能对新干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大桥本人就是出身于当地,自幼就经常看到车顶上顶着厚厚积雪的列车,因此,他和他周围的工程师都没有把雪对新干线的影响当回事儿。甚至有人认为,新干线的高速度,可以促使雪花飘离车体,连普通列车的积雪都不会有。 但是,实际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上越线新干线试车中,在鹅毛大雪中恰好与一列低速货车迎面交错而过,但错车之后,那列低速火车被摧残得到处是伤,几乎出轨。经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雪花。 当雪花落在时速100公里的普通列车上时,它不过是停留下来。但当雪花落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新干线车头上时,会立即被压缩,变成坚硬的冰块。由于车内热量的传导,车体与冰块之间很容易融化产生一层水液,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冰块就会崩解。 问题是,在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崩解的冰块,会给周围的民房和迎面而来的列车致命的打击。试车中那列被几乎摧毁的列车,就是遭到了高速飞来冰块如同霰弹般的打击而受损的。想想看
当雪花落在时速100公里的普通列车上时,它不过是停留下来。但当雪花落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新干线车头上时,会立即被压缩,变成坚硬的冰块。由于车内热量的传导,车体与冰块之间很容易融化产生一层水液,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冰块就会崩解。

问题是,在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崩解的冰块,会给周围的民房和迎面而来的列车致命的打击。试车中那列被几乎摧毁的列车,就是遭到了高速飞来冰块如同霰弹般的打击而受损的。想想看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又因为消耗了动能没有翻滚到对面的轨道上,诱发二次交通事故。假如这一事故发生在东京等地的高架桥上,损失无疑会十分巨大。 这不能不说是新干线的运气。 这一说法其实不够公平。这是因为325号车没有人员死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地震发生时,安装在325号车上的地震预警器(利用电流速度高于地震波传递速度报警)已经报警,并且开始自动操作刹车作动,当该车出轨时,其实已经处于停车状态。 “新干线是前所未有的,使用的新技术太多,遇到的问题也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预料新干线开始运行时一定会出现若干问题。”大桥先生说,“作为官员,也许会因此松口气,因为出了问题可以提出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对于具体的设计者和营运者来说,只会更加紧张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们做了100%的努力,问题还是会在100%以外出现。” 例如,即便在车辆上安装地震预警器,并有效刹车,如果出轨地点在高架桥上,后果仍然不堪设想。大桥先生认为,今天新干线安全性的成就,是以最大努力避免人为错误之后,又得到神的眷顾。但如果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问题,神的眷顾是指望不上的。 对于新干线防不胜防的意外问题,大桥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在设计上越新干线的时候就曾出过一个严重的意外问题,险些造成恶性事故。 这个意外的核心,就是上越地区经常飘起的雪花。 雪花是浪漫而柔软的,但对大桥先生而言,却曾给他带来难言的痛苦,让他寝食难安,堪称“雪之痛”。 雪花能对新干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大桥本人就是出身于当地,自幼就经常看到车顶上顶着厚厚积雪的列车,因此,他和他周围的工程师都没有把雪对新干线的影响当回事儿。甚至有人认为,新干线的高速度,可以促使雪花飘离车体,连普通列车的积雪都不会有。 但是,实际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上越线新干线试车中,在鹅毛大雪中恰好与一列低速货车迎面交错而过,但错车之后,那列低速火车被摧残得到处是伤,几乎出轨。经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雪花。 当雪花落在时速100公里的普通列车上时,它不过是停留下来。但当雪花落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新干线车头上时,会立即被压缩,变成坚硬的冰块。由于车内热量的传导,车体与冰块之间很容易融化产生一层水液,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冰块就会崩解。 问题是,在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崩解的冰块,会给周围的民房和迎面而来的列车致命的打击。试车中那列被几乎摧毁的列车,就是遭到了高速飞来冰块如同霰弹般的打击而受损的。想想看
,又因为消耗了动能没有翻滚到对面的轨道上,诱发二次交通事故。假如这一事故发生在东京等地的高架桥上,损失无疑会十分巨大。 这不能不说是新干线的运气。 这一说法其实不够公平。这是因为325号车没有人员死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地震发生时,安装在325号车上的地震预警器(利用电流速度高于地震波传递速度报警)已经报警,并且开始自动操作刹车作动,当该车出轨时,其实已经处于停车状态。 “新干线是前所未有的,使用的新技术太多,遇到的问题也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预料新干线开始运行时一定会出现若干问题。”大桥先生说,“作为官员,也许会因此松口气,因为出了问题可以提出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对于具体的设计者和营运者来说,只会更加紧张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们做了100%的努力,问题还是会在100%以外出现。” 例如,即便在车辆上安装地震预警器,并有效刹车,如果出轨地点在高架桥上,后果仍然不堪设想。大桥先生认为,今天新干线安全性的成就,是以最大努力避免人为错误之后,又得到神的眷顾。但如果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问题,神的眷顾是指望不上的。 对于新干线防不胜防的意外问题,大桥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在设计上越新干线的时候就曾出过一个严重的意外问题,险些造成恶性事故。 这个意外的核心,就是上越地区经常飘起的雪花。 雪花是浪漫而柔软的,但对大桥先生而言,却曾给他带来难言的痛苦,让他寝食难安,堪称“雪之痛”。 雪花能对新干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大桥本人就是出身于当地,自幼就经常看到车顶上顶着厚厚积雪的列车,因此,他和他周围的工程师都没有把雪对新干线的影响当回事儿。甚至有人认为,新干线的高速度,可以促使雪花飘离车体,连普通列车的积雪都不会有。 但是,实际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上越线新干线试车中,在鹅毛大雪中恰好与一列低速货车迎面交错而过,但错车之后,那列低速火车被摧残得到处是伤,几乎出轨。经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雪花。 当雪花落在时速100公里的普通列车上时,它不过是停留下来。但当雪花落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新干线车头上时,会立即被压缩,变成坚硬的冰块。由于车内热量的传导,车体与冰块之间很容易融化产生一层水液,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冰块就会崩解。 问题是,在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崩解的冰块,会给周围的民房和迎面而来的列车致命的打击。试车中那列被几乎摧毁的列车,就是遭到了高速飞来冰块如同霰弹般的打击而受损的。想想看日本奇闻之新干线的雪之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又因为消耗了动能没有翻滚到对面的轨道上,诱发二次交通事故。假如这一事故发生在东京等地的高架桥上,损失无疑会十分巨大。 这不能不说是新干线的运气。 这一说法其实不够公平。这是因为325号车没有人员死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地震发生时,安装在325号车上的地震预警器(利用电流速度高于地震波传递速度报警)已经报警,并且开始自动操作刹车作动,当该车出轨时,其实已经处于停车状态。 “新干线是前所未有的,使用的新技术太多,遇到的问题也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预料新干线开始运行时一定会出现若干问题。”大桥先生说,“作为官员,也许会因此松口气,因为出了问题可以提出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对于具体的设计者和营运者来说,只会更加紧张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们做了100%的努力,问题还是会在100%以外出现。” 例如,即便在车辆上安装地震预警器,并有效刹车,如果出轨地点在高架桥上,后果仍然不堪设想。大桥先生认为,今天新干线安全性的成就,是以最大努力避免人为错误之后,又得到神的眷顾。但如果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问题,神的眷顾是指望不上的。 对于新干线防不胜防的意外问题,大桥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在设计上越新干线的时候就曾出过一个严重的意外问题,险些造成恶性事故。 这个意外的核心,就是上越地区经常飘起的雪花。 雪花是浪漫而柔软的,但对大桥先生而言,却曾给他带来难言的痛苦,让他寝食难安,堪称“雪之痛”。 雪花能对新干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大桥本人就是出身于当地,自幼就经常看到车顶上顶着厚厚积雪的列车,因此,他和他周围的工程师都没有把雪对新干线的影响当回事儿。甚至有人认为,新干线的高速度,可以促使雪花飘离车体,连普通列车的积雪都不会有。 但是,实际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上越线新干线试车中,在鹅毛大雪中恰好与一列低速货车迎面交错而过,但错车之后,那列低速火车被摧残得到处是伤,几乎出轨。经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雪花。 当雪花落在时速100公里的普通列车上时,它不过是停留下来。但当雪花落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新干线车头上时,会立即被压缩,变成坚硬的冰块。由于车内热量的传导,车体与冰块之间很容易融化产生一层水液,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冰块就会崩解。 问题是,在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崩解的冰块,会给周围的民房和迎面而来的列车致命的打击。试车中那列被几乎摧毁的列车,就是遭到了高速飞来冰块如同霰弹般的打击而受损的。想想看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又因为消耗了动能没有翻滚到对面的轨道上,诱发二次交通事故。假如这一事故发生在东京等地的高架桥上,损失无疑会十分巨大。 这不能不说是新干线的运气。 这一说法其实不够公平。这是因为325号车没有人员死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地震发生时,安装在325号车上的地震预警器(利用电流速度高于地震波传递速度报警)已经报警,并且开始自动操作刹车作动,当该车出轨时,其实已经处于停车状态。 “新干线是前所未有的,使用的新技术太多,遇到的问题也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预料新干线开始运行时一定会出现若干问题。”大桥先生说,“作为官员,也许会因此松口气,因为出了问题可以提出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对于具体的设计者和营运者来说,只会更加紧张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们做了100%的努力,问题还是会在100%以外出现。” 例如,即便在车辆上安装地震预警器,并有效刹车,如果出轨地点在高架桥上,后果仍然不堪设想。大桥先生认为,今天新干线安全性的成就,是以最大努力避免人为错误之后,又得到神的眷顾。但如果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问题,神的眷顾是指望不上的。 对于新干线防不胜防的意外问题,大桥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在设计上越新干线的时候就曾出过一个严重的意外问题,险些造成恶性事故。 这个意外的核心,就是上越地区经常飘起的雪花。 雪花是浪漫而柔软的,但对大桥先生而言,却曾给他带来难言的痛苦,让他寝食难安,堪称“雪之痛”。 雪花能对新干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大桥本人就是出身于当地,自幼就经常看到车顶上顶着厚厚积雪的列车,因此,他和他周围的工程师都没有把雪对新干线的影响当回事儿。甚至有人认为,新干线的高速度,可以促使雪花飘离车体,连普通列车的积雪都不会有。 但是,实际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上越线新干线试车中,在鹅毛大雪中恰好与一列低速货车迎面交错而过,但错车之后,那列低速火车被摧残得到处是伤,几乎出轨。经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雪花。 当雪花落在时速100公里的普通列车上时,它不过是停留下来。但当雪花落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新干线车头上时,会立即被压缩,变成坚硬的冰块。由于车内热量的传导,车体与冰块之间很容易融化产生一层水液,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冰块就会崩解。 问题是,在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崩解的冰块,会给周围的民房和迎面而来的列车致命的打击。试车中那列被几乎摧毁的列车,就是遭到了高速飞来冰块如同霰弹般的打击而受损的。想想看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又因为消耗了动能没有翻滚到对面的轨道上,诱发二次交通事故。假如这一事故发生在东京等地的高架桥上,损失无疑会十分巨大。 这不能不说是新干线的运气。 这一说法其实不够公平。这是因为325号车没有人员死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地震发生时,安装在325号车上的地震预警器(利用电流速度高于地震波传递速度报警)已经报警,并且开始自动操作刹车作动,当该车出轨时,其实已经处于停车状态。 “新干线是前所未有的,使用的新技术太多,遇到的问题也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预料新干线开始运行时一定会出现若干问题。”大桥先生说,“作为官员,也许会因此松口气,因为出了问题可以提出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对于具体的设计者和营运者来说,只会更加紧张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们做了100%的努力,问题还是会在100%以外出现。” 例如,即便在车辆上安装地震预警器,并有效刹车,如果出轨地点在高架桥上,后果仍然不堪设想。大桥先生认为,今天新干线安全性的成就,是以最大努力避免人为错误之后,又得到神的眷顾。但如果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问题,神的眷顾是指望不上的。 对于新干线防不胜防的意外问题,大桥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在设计上越新干线的时候就曾出过一个严重的意外问题,险些造成恶性事故。 这个意外的核心,就是上越地区经常飘起的雪花。 雪花是浪漫而柔软的,但对大桥先生而言,却曾给他带来难言的痛苦,让他寝食难安,堪称“雪之痛”。 雪花能对新干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大桥本人就是出身于当地,自幼就经常看到车顶上顶着厚厚积雪的列车,因此,他和他周围的工程师都没有把雪对新干线的影响当回事儿。甚至有人认为,新干线的高速度,可以促使雪花飘离车体,连普通列车的积雪都不会有。 但是,实际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上越线新干线试车中,在鹅毛大雪中恰好与一列低速货车迎面交错而过,但错车之后,那列低速火车被摧残得到处是伤,几乎出轨。经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雪花。 当雪花落在时速100公里的普通列车上时,它不过是停留下来。但当雪花落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新干线车头上时,会立即被压缩,变成坚硬的冰块。由于车内热量的传导,车体与冰块之间很容易融化产生一层水液,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冰块就会崩解。 问题是,在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崩解的冰块,会给周围的民房和迎面而来的列车致命的打击。试车中那列被几乎摧毁的列车,就是遭到了高速飞来冰块如同霰弹般的打击而受损的。想想看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如果是两列新干线交错而过时,这种破坏效应还要加倍。 正待会车的新干线 吃惊于此的大桥等人只得努力来对付这个100%以外的意外问题。 消耗了大量经费后,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在雪天车辆只能缓行...... [完] 昨晚写完这篇文章,曾经引用了一位铁路上工作的网友文章作为结尾。作为铁路的工作人员,他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高铁的观点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满。起初,觉得有些诧异,但仔细一想,我觉得是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高铁的事故,目前最重要的是纠察原因,抚慰伤痛,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故,而不是去讨论高铁的前途。本末倒置了,老萨向读者道歉,并删除结尾的内容。 不过,这位铁路朋友的文章其实是一个系列,我认为比较系统地解析了中国高铁和铁路的现状与问题,我的错误是只引用了其中一篇,使大家感到有些突兀。如果能够耐心看一下,会感到其中的价值,所以,把他的文章做了一个连接放在下面。 关于高铁降速,提供两个材料供对比 比较跨越和高阻的加工资 “珍爱生命,远离高铁”究竟是什么意思? 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援 不合时宜的言行 原来作为结尾引用的,正是他的最后一篇《不合时宜的言行》 再次感谢大家对老萨的监督,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又因为消耗了动能没有翻滚到对面的轨道上,诱发二次交通事故。假如这一事故发生在东京等地的高架桥上,损失无疑会十分巨大。 这不能不说是新干线的运气。 这一说法其实不够公平。这是因为325号车没有人员死伤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地震发生时,安装在325号车上的地震预警器(利用电流速度高于地震波传递速度报警)已经报警,并且开始自动操作刹车作动,当该车出轨时,其实已经处于停车状态。 “新干线是前所未有的,使用的新技术太多,遇到的问题也往往出乎意料,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可以预料新干线开始运行时一定会出现若干问题。”大桥先生说,“作为官员,也许会因此松口气,因为出了问题可以提出一种合理的解释,但对于具体的设计者和营运者来说,只会更加紧张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我们做了100%的努力,问题还是会在100%以外出现。” 例如,即便在车辆上安装地震预警器,并有效刹车,如果出轨地点在高架桥上,后果仍然不堪设想。大桥先生认为,今天新干线安全性的成就,是以最大努力避免人为错误之后,又得到神的眷顾。但如果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问题,神的眷顾是指望不上的。 对于新干线防不胜防的意外问题,大桥先生至今心有余悸,他在设计上越新干线的时候就曾出过一个严重的意外问题,险些造成恶性事故。 这个意外的核心,就是上越地区经常飘起的雪花。 雪花是浪漫而柔软的,但对大桥先生而言,却曾给他带来难言的痛苦,让他寝食难安,堪称“雪之痛”。 雪花能对新干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大桥本人就是出身于当地,自幼就经常看到车顶上顶着厚厚积雪的列车,因此,他和他周围的工程师都没有把雪对新干线的影响当回事儿。甚至有人认为,新干线的高速度,可以促使雪花飘离车体,连普通列车的积雪都不会有。 但是,实际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上越线新干线试车中,在鹅毛大雪中恰好与一列低速货车迎面交错而过,但错车之后,那列低速火车被摧残得到处是伤,几乎出轨。经过调查,罪魁祸首就是雪花。 当雪花落在时速100公里的普通列车上时,它不过是停留下来。但当雪花落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新干线车头上时,会立即被压缩,变成坚硬的冰块。由于车内热量的传导,车体与冰块之间很容易融化产生一层水液,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冰块就会崩解。 问题是,在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崩解的冰块,会给周围的民房和迎面而来的列车致命的打击。试车中那列被几乎摧毁的列车,就是遭到了高速飞来冰块如同霰弹般的打击而受损的。想想看家有小女初长成[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本已经做完今天的工作,异常疲惫,但电视中高铁事故的镜头让萨辗转难眠,终于忍不住下笔写下了这篇文章] 得知浙江高铁事故的消息,不禁仰天长叹。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在《环球人物》杂志的安排下,笔者刚刚在日本采访了上越新干线的总设计师大桥先生,了解日本新干线建设中的历史瞬间。在那次采访中,大桥先生所述的内容中,有两部份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第一部分,是日本国铁总裁十田信二怎样在预算中造假,以牺牲自己晚节的代价换得了日本政府欲罢不能地投入巨资,终于促成了新干线的成功。而这位因此离开总裁职位的老人,清廉到招待下属吃顿饭都得把喝剩的酒存在饭馆,以备下次再来;第二部分,就是新干线使用初期和测试期间连续发生过的事故。 日本的新干线,是世界高铁事业的奇迹,其运行至今已经四十七年,以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而著称。 但是,从未发生过死亡事故,并非代表没有事故.没有死亡事故背后是日本新干线工作人员“必死”的努力。初期的新干线曾经发生过多起令运营和设计人员惊恐万分的事故,只是因为大部分仅有工作人员了解或对乘客影响不大,不曾被公众所重视而已,但几十年后谈起来,年迈的老工程师依然记忆犹新。 在新干线列车的试车中,由于对其加速性能和刹车特点判断有误,曾经发生追尾,图为撞坏的新干线车头 在试车中曾发生发动机故障,崩飞的发动机碎片如同炮弹一样打进线路附近民用建筑中,幸而没有出人命。图为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的地方警察 因为事故频发,新干线的工作人员在线路刚刚开通的时代每天神经都高度紧张。但是,一方面新干线开通之前,曾反复进行技术研讨,模拟可能发生的问题,并认真制订了针对性的技术解决方案;另一方面按照当时日本国铁的原则,宁可晚点也绝不在安全上冒险,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由于新干线在早期不乏晚点,也曾经遭到过不少抨击。图为在站台上耐心或不耐心地等待晚点新干线发车的乘客 谈到新干线,“幸运”一词不断出现在访谈中。以大桥先生亲手设计的上越新干线为例,2004年曾经发生的大规模脱轨事件中没有一人死亡,就被他归结为运气好。 当年10月23日,由于新潟县中越地区发生了6.8级地震,由十节车厢组成的新干线325号车有八节于长岗车站附近被震出轨,但全车155人竟然无一伤亡!原来,由于当地降雪很多,在设计新干线时,在隔开上行与下行车辆的路基上,设有一条用于存储积雪的“蓄雪沟”,325号车出轨后,恰好翻进蓄雪沟内,既因为积雪的缓冲没有受到特别大的震动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