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小脚侦缉队斗奸商 上  

2011-07-08 14:3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誉,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日本的产品曾经是质量低劣的代名词,很多产品存在着质量问题,比如卫生纸,主妇们抱怨买到的货色常常因为到处是窟窿而无法使用,而生产厂商对其并不感到羞耻。 按理说日本在战前和战争中生产的产品,质量还是比较靠谱的,比如日本海军战争后期匆忙制造的海防舰第七号,在战争中被美军炸掉了船头,而我国打捞修理之后改为南宁号护卫舰,竟然能一直使用到七十年代。战后日本商品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日本战后十分贫困,人民已经习惯使用质量差但勉强能用的劣质产品。甚至不得不接受降低标准的食品。例如,日本战后出现粮食危机,麦克阿瑟紧急调来一批美国过期和即将过期的军用罐头,分发给日本人补充食粮。结果,处在饥饿线上的日本人因此对麦克阿瑟感恩戴德。日本曾经发生过“黄变米”事件,即粮商卖的大米中掺杂了腐坏变质,含有黄曲霉素的陈旧米。这一次,因为事件发生在日本经济已经有了起色的时代,一些记者跟踪追击,试图查出元凶,结果发现竟然是国会正式授权这样做的…… 第二,由于缺乏能源和资源,日本战后为了实现经济复兴,不得不通过劳动密集型企业,依靠便宜的人工为美国等发达国家大量制造低档消费品,来填补对方的产品结构空缺。既然目标是低档产品,质量上自然会比较放宽。无论如何,日本的厂商当时追求的是销量和抢占市场,对于产品单价并不在意。在欧美,日本货基本和地摊货一个概念,便宜,但没好货。结果,粗制滥造的习惯,就被战后的日本工业界接受了。 但是,产品质量低劣,给日本 [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声誉,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日本的产品曾经是质量低劣的代名词,很多产品存在着质量问题,比如卫生纸,主妇们抱怨买到的货色常常因为到处是窟窿而无法使用,而生产厂商对其并不感到羞耻。 按理说日本在战前和战争中生产的产品,质量还是比较靠谱的,比如日本海军战争后期匆忙制造的海防舰第七号,在战争中被美军炸掉了船头,而我国打捞修理之后改为南宁号护卫舰,竟然能一直使用到七十年代。战后日本商品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日本战后十分贫困,人民已经习惯使用质量差但勉强能用的劣质产品。甚至不得不接受降低标准的食品。例如,日本战后出现粮食危机,麦克阿瑟紧急调来一批美国过期和即将过期的军用罐头,分发给日本人补充食粮。结果,处在饥饿线上的日本人因此对麦克阿瑟感恩戴德。日本曾经发生过“黄变米”事件,即粮商卖的大米中掺杂了腐坏变质,含有黄曲霉素的陈旧米。这一次,因为事件发生在日本经济已经有了起色的时代,一些记者跟踪追击,试图查出元凶,结果发现竟然是国会正式授权这样做的…… 第二,由于缺乏能源和资源,日本战后为了实现经济复兴,不得不通过劳动密集型企业,依靠便宜的人工为美国等发达国家大量制造低档消费品,来填补对方的产品结构空缺。既然目标是低档产品,质量上自然会比较放宽。无论如何,日本的厂商当时追求的是销量和抢占市场,对于产品单价并不在意。在欧美,日本货基本和地摊货一个概念,便宜,但没好货。结果,粗制滥造的习惯,就被战后的日本工业界接受了。 但是,产品质量低劣,给日本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声誉,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日本的产品曾经是质量低劣的代名词,很多产品存在着质量问题,比如卫生纸,主妇们抱怨买到的货色常常因为到处是窟窿而无法使用,而生产厂商对其并不感到羞耻。

按理说日本在战前和战争中生产的产品,质量还是比较靠谱的,比如日本海军战争后期匆忙制造的海防舰第七号,在战争中被美军炸掉了船头,而我国打捞修理之后改为南宁号护卫舰,竟然能一直使用到七十年代。战后日本商品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主要有两个原因。[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

第一,日本战后十分贫困,人民已经习惯使用质量差但勉强能用的劣质产品。甚至不得不接受降低标准的食品。例如,日本战后出现粮食危机,麦克阿瑟紧急调来一批美国过期和即将过期的军用罐头,分发给日本人补充食粮。结果,处在饥饿线上的日本人因此对麦克阿瑟感恩戴德。日本曾经发生过“黄变米”事件,即粮商卖的大米中掺杂了腐坏变质,含有黄曲霉素的陈旧米。这一次,因为事件发生在日本经济已经有了起色的时代,一些记者跟踪追击,试图查出元凶,结果发现竟然是国会正式授权这样做的……

第二,由于缺乏能源和资源,日本战后为了实现经济复兴,不得不通过劳动密集型企业,依靠便宜的人工为美国等发达国家大量制造低档消费品,来填补对方的产品结构空缺。既然目标是低档产品,质量上自然会比较放宽。无论如何,日本的厂商当时追求的是销量和抢占市场,对于产品单价并不在意。在欧美,日本货基本和地摊货一个概念,便宜,但没好货。结果,粗制滥造的习惯,就被战后的日本工业界接受了。

但是,产品质量低劣,给日本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谁来管一管呢?
[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声誉,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日本的产品曾经是质量低劣的代名词,很多产品存在着质量问题,比如卫生纸,主妇们抱怨买到的货色常常因为到处是窟窿而无法使用,而生产厂商对其并不感到羞耻。 按理说日本在战前和战争中生产的产品,质量还是比较靠谱的,比如日本海军战争后期匆忙制造的海防舰第七号,在战争中被美军炸掉了船头,而我国打捞修理之后改为南宁号护卫舰,竟然能一直使用到七十年代。战后日本商品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日本战后十分贫困,人民已经习惯使用质量差但勉强能用的劣质产品。甚至不得不接受降低标准的食品。例如,日本战后出现粮食危机,麦克阿瑟紧急调来一批美国过期和即将过期的军用罐头,分发给日本人补充食粮。结果,处在饥饿线上的日本人因此对麦克阿瑟感恩戴德。日本曾经发生过“黄变米”事件,即粮商卖的大米中掺杂了腐坏变质,含有黄曲霉素的陈旧米。这一次,因为事件发生在日本经济已经有了起色的时代,一些记者跟踪追击,试图查出元凶,结果发现竟然是国会正式授权这样做的…… 第二,由于缺乏能源和资源,日本战后为了实现经济复兴,不得不通过劳动密集型企业,依靠便宜的人工为美国等发达国家大量制造低档消费品,来填补对方的产品结构空缺。既然目标是低档产品,质量上自然会比较放宽。无论如何,日本的厂商当时追求的是销量和抢占市场,对于产品单价并不在意。在欧美,日本货基本和地摊货一个概念,便宜,但没好货。结果,粗制滥造的习惯,就被战后的日本工业界接受了。 但是,产品质量低劣,给日本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

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影集

[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 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家有小女初长成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我们有小脚侦缉队,日本有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 从这张照片上我们很难判断这些一丝不苟的日本太太们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笔者看到后第一个想法是太太们是在用胶带来铺跑道。然而,从这个长度看也不十分象,且跑道如此狭窄,亦不似给人这种哺乳类动物使用的,难道是日本人要搞个蛇类运动会?有这种想法,估摸着是因为老萨刚参观完女儿的小学生运动会留下的后遗症。 那么她们是在做游戏吗?从年龄看似乎有一点超前。 再仔细看,各位女士们手中的东西,也不似胶带,倒像是……卫生纸! 没错,如果看旁边的说明,她们摆弄的,正是卫生纸。 虽然说日本这地方经常出现些古怪的行为艺术,看图中几位当事人一本正经的样子,似乎还不至于此。然而,您瞧呢,实事求是地描述 -- 一群日本女性在一块儿玩卫生纸……单看这样的标题,那真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 人说了,你老萨才变态呢,上回谈抢盐就被你谈到日本人抢卫生纸,这回怎么又跟这个玩意儿干上了? 老萨冤枉,日本人喜欢跟这玩意儿较劲,又不是跟遣唐使学的,责任不在咱这边儿啊。 废话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实际上这是日本家庭主妇消费联谊会在进行一项消费品检验行动。 这次检查卫生纸事件发生在1974年,起源是有人投诉买到的东西既象西西里岛的渔网,又像沈阳的冻豆腐,就是不像说明上标的卫生纸。这些主妇们所做的事情是把当时市场上生产的各种卫生纸在体育馆里全面铺开,利用阳光来检查和统计这些卫生纸上到底有多少窟窿。 虽然今天日本制品在世界上因为质量较好而享有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难。想想看在厕所里拿着一卷满是窟窿的卫生纸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谁来管一管呢? 政府?日本政府在六七十年代最重要的任务无非两个 – 第一,发展经济,增加GDP,不然因为社会不公到处活动的左派们要组织老百姓要推翻政府了;第二,填满金主的腰包,也填满自己的腰包 – 这是日本黑金政治最盛行的时代,以世袭和门阀为特色的日本政治充满了权钱结合的丑闻。 所以,无论从干正事还是保障自己利益的角度,期望日本政府对企业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的行为作严格的规范,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还能指望谁呢? 当然有的指望,提醒一下,听说过咱中国的小脚侦缉队么?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声誉,但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日本的产品曾经是质量低劣的代名词,很多产品存在着质量问题,比如卫生纸,主妇们抱怨买到的货色常常因为到处是窟窿而无法使用,而生产厂商对其并不感到羞耻。 按理说日本在战前和战争中生产的产品,质量还是比较靠谱的,比如日本海军战争后期匆忙制造的海防舰第七号,在战争中被美军炸掉了船头,而我国打捞修理之后改为南宁号护卫舰,竟然能一直使用到七十年代。战后日本商品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日本战后十分贫困,人民已经习惯使用质量差但勉强能用的劣质产品。甚至不得不接受降低标准的食品。例如,日本战后出现粮食危机,麦克阿瑟紧急调来一批美国过期和即将过期的军用罐头,分发给日本人补充食粮。结果,处在饥饿线上的日本人因此对麦克阿瑟感恩戴德。日本曾经发生过“黄变米”事件,即粮商卖的大米中掺杂了腐坏变质,含有黄曲霉素的陈旧米。这一次,因为事件发生在日本经济已经有了起色的时代,一些记者跟踪追击,试图查出元凶,结果发现竟然是国会正式授权这样做的…… 第二,由于缺乏能源和资源,日本战后为了实现经济复兴,不得不通过劳动密集型企业,依靠便宜的人工为美国等发达国家大量制造低档消费品,来填补对方的产品结构空缺。既然目标是低档产品,质量上自然会比较放宽。无论如何,日本的厂商当时追求的是销量和抢占市场,对于产品单价并不在意。在欧美,日本货基本和地摊货一个概念,便宜,但没好货。结果,粗制滥造的习惯,就被战后的日本工业界接受了。 但是,产品质量低劣,给日本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