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女大学生亡国论 上  

2011-08-10 16:0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大。而日本社会如今的主要支柱、主要纳税人也正是由当年他认为应该是沦丧的一代或垮掉的一代所承担的。 那么,当时日本的这些被指斥为女大学生亡国论的女大学生们,包括那些被认为缺乏阳刚之气的男大学生们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以至于让人家深泽教授都发出如此哀叹呢? 让我们看一看他们当时留下的照片,可能就会理解教授们的担忧了。 [待续] 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很大。而日本社会如今的主要支柱、主要纳税人也正是由当年他认为应该是沦丧的一代或垮掉的一代所承担的。 那么,当时日本的这些被指斥为女大学生亡国论的女大学生们,包括那些被认为缺乏阳刚之气的男大学生们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以至于让人家深泽教授都发出如此哀叹呢? 让我们看一看他们当时留下的照片,可能就会理解教授们的担忧了。 [待续] 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网络时代标题党的时候就已经盛行于东洋三岛。 看到深泽教授的观点,兄弟在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 怎么会女大学生可以亡国呢?难道男大学生不可以么? 细细看来,原来人家有这个观点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按深泽先生的逻辑,要亡日本国的,还真是女大学生才能做到。 深泽教授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随着战后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可以不必坐守家中,而能够和男人一样走向社会,在考试中认真学习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取得更好的成绩,所以当时能够考入他所辖的医学部的学生之中,女生的比例越来越高,男生的比例越来越少。崇尚传统的深泽教授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够真正承担起社会的重担,所以女生在他的班里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将来能担负国家兴亡的人会成为弱势群体;第二,她们的猖獗意味着日本的阳刚之气越来越少,日本男人会被女人整成气管炎,甚至沦为女性的奴隶,这肯定是要国将不国了;第三,这些考入大学的女生个性非常强烈,她们与传统的道德格格不入,经常会接受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甚至无论在穿着还是性观念上都与过去不同。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看一个个妖精一样的女生,不就是这句话的活见证吗? 因此深泽先生认为,这些年轻人代表了道德沦丧的一代,她们显然不能够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努力的工作,很好地完成建设日本的重任。 毫无疑问,深泽的大声疾呼获得了不少老夫子的深切赞同。 不过,“女大学生亡国论”已经叫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事实上日本并没有真的因此亡国。到今天日本大学中的男女比例依然和深泽教授担任系主任的时候差别并不是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网络时代标题党的时候就已经盛行于东洋三岛。
[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
看到深泽教授的观点,兄弟在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 怎么会女大学生可以亡国呢?难道男大学生不可以么?

细细看来,原来人家有这个观点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按深泽先生的逻辑,要亡日本国的,还真是女大学生才能做到。网络时代标题党的时候就已经盛行于东洋三岛。 看到深泽教授的观点,兄弟在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 怎么会女大学生可以亡国呢?难道男大学生不可以么? 细细看来,原来人家有这个观点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按深泽先生的逻辑,要亡日本国的,还真是女大学生才能做到。 深泽教授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随着战后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可以不必坐守家中,而能够和男人一样走向社会,在考试中认真学习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取得更好的成绩,所以当时能够考入他所辖的医学部的学生之中,女生的比例越来越高,男生的比例越来越少。崇尚传统的深泽教授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够真正承担起社会的重担,所以女生在他的班里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将来能担负国家兴亡的人会成为弱势群体;第二,她们的猖獗意味着日本的阳刚之气越来越少,日本男人会被女人整成气管炎,甚至沦为女性的奴隶,这肯定是要国将不国了;第三,这些考入大学的女生个性非常强烈,她们与传统的道德格格不入,经常会接受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甚至无论在穿着还是性观念上都与过去不同。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看一个个妖精一样的女生,不就是这句话的活见证吗? 因此深泽先生认为,这些年轻人代表了道德沦丧的一代,她们显然不能够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努力的工作,很好地完成建设日本的重任。 毫无疑问,深泽的大声疾呼获得了不少老夫子的深切赞同。 不过,“女大学生亡国论”已经叫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事实上日本并没有真的因此亡国。到今天日本大学中的男女比例依然和深泽教授担任系主任的时候差别并不是

深泽教授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随着战后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可以不必坐守家中,而能够和男人一样走向社会,在考试中认真学习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取得更好的成绩,所以当时能够考入他所辖的医学部的学生之中,女生的比例越来越高,男生的比例越来越少。崇尚传统的深泽教授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够真正承担起社会的重担,所以女生在他的班里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将来能担负国家兴亡的人会成为弱势群体;第二,她们的猖獗意味着日本的阳刚之气越来越少,日本男人会被女人整成气管炎,甚至沦为女性的奴隶,这肯定是要国将不国了;第三,这些考入大学的女生个性非常强烈,她们与传统的道德格格不入,经常会接受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甚至无论在穿着还是性观念上都与过去不同。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看一个个妖精一样的女生,不就是这句话的活见证吗?

因此深泽先生认为,这些年轻人代表了道德沦丧的一代,她们显然不能够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努力的工作,很好地完成建设日本的重任。

毫无疑问,深泽的大声疾呼获得了不少老夫子的深切赞同。网络时代标题党的时候就已经盛行于东洋三岛。 看到深泽教授的观点,兄弟在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 怎么会女大学生可以亡国呢?难道男大学生不可以么? 细细看来,原来人家有这个观点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按深泽先生的逻辑,要亡日本国的,还真是女大学生才能做到。 深泽教授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随着战后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可以不必坐守家中,而能够和男人一样走向社会,在考试中认真学习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取得更好的成绩,所以当时能够考入他所辖的医学部的学生之中,女生的比例越来越高,男生的比例越来越少。崇尚传统的深泽教授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够真正承担起社会的重担,所以女生在他的班里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将来能担负国家兴亡的人会成为弱势群体;第二,她们的猖獗意味着日本的阳刚之气越来越少,日本男人会被女人整成气管炎,甚至沦为女性的奴隶,这肯定是要国将不国了;第三,这些考入大学的女生个性非常强烈,她们与传统的道德格格不入,经常会接受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甚至无论在穿着还是性观念上都与过去不同。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看一个个妖精一样的女生,不就是这句话的活见证吗? 因此深泽先生认为,这些年轻人代表了道德沦丧的一代,她们显然不能够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努力的工作,很好地完成建设日本的重任。 毫无疑问,深泽的大声疾呼获得了不少老夫子的深切赞同。 不过,“女大学生亡国论”已经叫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事实上日本并没有真的因此亡国。到今天日本大学中的男女比例依然和深泽教授担任系主任的时候差别并不是

不过,“女大学生亡国论”已经叫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事实上日本并没有真的因此亡国。到今天日本大学中的男女比例依然和深泽教授担任系主任的时候差别并不是很大。而日本社会如今的主要支柱、主要纳税人也正是由当年他认为应该是沦丧的一代或垮掉的一代所承担的。
[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
那么,当时日本的这些被指斥为女大学生亡国论的女大学生们,包括那些被认为缺乏阳刚之气的男大学生们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以至于让人家深泽教授都发出如此哀叹呢?

让我们看一看他们当时留下的照片,可能就会理解教授们的担忧了。网络时代标题党的时候就已经盛行于东洋三岛。 看到深泽教授的观点,兄弟在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 怎么会女大学生可以亡国呢?难道男大学生不可以么? 细细看来,原来人家有这个观点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按深泽先生的逻辑,要亡日本国的,还真是女大学生才能做到。 深泽教授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随着战后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可以不必坐守家中,而能够和男人一样走向社会,在考试中认真学习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取得更好的成绩,所以当时能够考入他所辖的医学部的学生之中,女生的比例越来越高,男生的比例越来越少。崇尚传统的深泽教授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够真正承担起社会的重担,所以女生在他的班里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将来能担负国家兴亡的人会成为弱势群体;第二,她们的猖獗意味着日本的阳刚之气越来越少,日本男人会被女人整成气管炎,甚至沦为女性的奴隶,这肯定是要国将不国了;第三,这些考入大学的女生个性非常强烈,她们与传统的道德格格不入,经常会接受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甚至无论在穿着还是性观念上都与过去不同。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看一个个妖精一样的女生,不就是这句话的活见证吗? 因此深泽先生认为,这些年轻人代表了道德沦丧的一代,她们显然不能够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努力的工作,很好地完成建设日本的重任。 毫无疑问,深泽的大声疾呼获得了不少老夫子的深切赞同。 不过,“女大学生亡国论”已经叫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事实上日本并没有真的因此亡国。到今天日本大学中的男女比例依然和深泽教授担任系主任的时候差别并不是

[待续]
[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
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网络时代标题党的时候就已经盛行于东洋三岛。 看到深泽教授的观点,兄弟在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 怎么会女大学生可以亡国呢?难道男大学生不可以么? 细细看来,原来人家有这个观点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按深泽先生的逻辑,要亡日本国的,还真是女大学生才能做到。 深泽教授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随着战后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可以不必坐守家中,而能够和男人一样走向社会,在考试中认真学习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取得更好的成绩,所以当时能够考入他所辖的医学部的学生之中,女生的比例越来越高,男生的比例越来越少。崇尚传统的深泽教授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够真正承担起社会的重担,所以女生在他的班里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将来能担负国家兴亡的人会成为弱势群体;第二,她们的猖獗意味着日本的阳刚之气越来越少,日本男人会被女人整成气管炎,甚至沦为女性的奴隶,这肯定是要国将不国了;第三,这些考入大学的女生个性非常强烈,她们与传统的道德格格不入,经常会接受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甚至无论在穿着还是性观念上都与过去不同。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看一个个妖精一样的女生,不就是这句话的活见证吗? 因此深泽先生认为,这些年轻人代表了道德沦丧的一代,她们显然不能够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努力的工作,很好地完成建设日本的重任。 毫无疑问,深泽的大声疾呼获得了不少老夫子的深切赞同。 不过,“女大学生亡国论”已经叫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事实上日本并没有真的因此亡国。到今天日本大学中的男女比例依然和深泽教授担任系主任的时候差别并不是

[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网络时代标题党的时候就已经盛行于东洋三岛。 看到深泽教授的观点,兄弟在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 怎么会女大学生可以亡国呢?难道男大学生不可以么? 细细看来,原来人家有这个观点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按深泽先生的逻辑,要亡日本国的,还真是女大学生才能做到。 深泽教授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随着战后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可以不必坐守家中,而能够和男人一样走向社会,在考试中认真学习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取得更好的成绩,所以当时能够考入他所辖的医学部的学生之中,女生的比例越来越高,男生的比例越来越少。崇尚传统的深泽教授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够真正承担起社会的重担,所以女生在他的班里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将来能担负国家兴亡的人会成为弱势群体;第二,她们的猖獗意味着日本的阳刚之气越来越少,日本男人会被女人整成气管炎,甚至沦为女性的奴隶,这肯定是要国将不国了;第三,这些考入大学的女生个性非常强烈,她们与传统的道德格格不入,经常会接受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甚至无论在穿着还是性观念上都与过去不同。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看一个个妖精一样的女生,不就是这句话的活见证吗? 因此深泽先生认为,这些年轻人代表了道德沦丧的一代,她们显然不能够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努力的工作,很好地完成建设日本的重任。 毫无疑问,深泽的大声疾呼获得了不少老夫子的深切赞同。 不过,“女大学生亡国论”已经叫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事实上日本并没有真的因此亡国。到今天日本大学中的男女比例依然和深泽教授担任系主任的时候差别并不是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网络时代标题党的时候就已经盛行于东洋三岛。 看到深泽教授的观点,兄弟在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 怎么会女大学生可以亡国呢?难道男大学生不可以么? 细细看来,原来人家有这个观点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按深泽先生的逻辑,要亡日本国的,还真是女大学生才能做到。 深泽教授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随着战后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可以不必坐守家中,而能够和男人一样走向社会,在考试中认真学习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取得更好的成绩,所以当时能够考入他所辖的医学部的学生之中,女生的比例越来越高,男生的比例越来越少。崇尚传统的深泽教授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够真正承担起社会的重担,所以女生在他的班里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将来能担负国家兴亡的人会成为弱势群体;第二,她们的猖獗意味着日本的阳刚之气越来越少,日本男人会被女人整成气管炎,甚至沦为女性的奴隶,这肯定是要国将不国了;第三,这些考入大学的女生个性非常强烈,她们与传统的道德格格不入,经常会接受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甚至无论在穿着还是性观念上都与过去不同。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看一个个妖精一样的女生,不就是这句话的活见证吗? 因此深泽先生认为,这些年轻人代表了道德沦丧的一代,她们显然不能够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努力的工作,很好地完成建设日本的重任。 毫无疑问,深泽的大声疾呼获得了不少老夫子的深切赞同。 不过,“女大学生亡国论”已经叫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事实上日本并没有真的因此亡国。到今天日本大学中的男女比例依然和深泽教授担任系主任的时候差别并不是网络时代标题党的时候就已经盛行于东洋三岛。 看到深泽教授的观点,兄弟在第一时间产生的想法是 -- 怎么会女大学生可以亡国呢?难道男大学生不可以么? 细细看来,原来人家有这个观点倒也不是空穴来风,按深泽先生的逻辑,要亡日本国的,还真是女大学生才能做到。 深泽教授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随着战后日本女性认识到自己可以不必坐守家中,而能够和男人一样走向社会,在考试中认真学习的女生往往比男生取得更好的成绩,所以当时能够考入他所辖的医学部的学生之中,女生的比例越来越高,男生的比例越来越少。崇尚传统的深泽教授认为,只有男人才能够真正承担起社会的重担,所以女生在他的班里越来越多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将来能担负国家兴亡的人会成为弱势群体;第二,她们的猖獗意味着日本的阳刚之气越来越少,日本男人会被女人整成气管炎,甚至沦为女性的奴隶,这肯定是要国将不国了;第三,这些考入大学的女生个性非常强烈,她们与传统的道德格格不入,经常会接受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甚至无论在穿着还是性观念上都与过去不同。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看看一个个妖精一样的女生,不就是这句话的活见证吗? 因此深泽先生认为,这些年轻人代表了道德沦丧的一代,她们显然不能够像他们的前辈一样努力的工作,很好地完成建设日本的重任。 毫无疑问,深泽的大声疾呼获得了不少老夫子的深切赞同。 不过,“女大学生亡国论”已经叫了差不多半个世纪,事实上日本并没有真的因此亡国。到今天日本大学中的男女比例依然和深泽教授担任系主任的时候差别并不是[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女大学生。。。。。。亡国?难道和野蛮女友现象有啥关系?] 在今天的中国,八零后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曾听到不少有地位的人士评价八零后或九零后的年轻人处事现实,举止轻浮,完全没兴趣遵守传统的道德观念。因为他们太过于拥有自己的个性,所以可能在将来不能承担社会的责任。 这种观点恰恰和日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某些观点颇为合拍。东京大学,这所日本最好的大学医学系系主任深泽教授在1967年的时候,曾经发出一个奇怪的论调,这个观点叫做“女大学生亡国论”。 日本女性素以温文尔雅,相夫教子著称,老萨更出一本书,宣传材料里有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们,这个世界上你还想找到结婚后让太太管你叫主人的地方吗?那,地球上大概就剩下日本能让你如愿了。”(当然,我不是说我国的姑娘们不温柔,但哪位可以试试,回家后建议一下LP管自己叫主人,结果兄弟不敢预料......) 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何时成了亡国巨孽? 这样一个国度的女性,怎么一下可以跟亡党亡国这类恐怖的字眼联系起来呢? 不能不承认,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日本年轻女性的确有些另类,比如这位没事来几个扎啤的小姐,很明显不是传统“大和抚子”的类型,然而亡国......这个罪名似乎还是大了点儿。 战后日本作家大宅壮一曾经把盲信盲从的日本国民统称为“一亿总白痴”,这个直接冒犯大多数人,类似于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论断在日本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亿总白痴”之后,又出了这个“女大学生亡国论”,看来好发惊人之语可能是日本人的毛病,在还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