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女大学生亡国论 下  

2011-08-12 00:1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日本奇闻之女大学生亡国论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日本奇闻之女大学生亡国论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日本奇闻之女大学生亡国论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
猿舞
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日本奇闻之女大学生亡国论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飞奔。 这个时候曾我老人心中想,这些“巴嘎”的学生啊…… 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那两位女学生却回过头来,很清脆地对他说,“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然后才继续朝前骑去。 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却使曾我老人百感交集,他觉得尽管这些年轻人富有个性,但是只要他们心中没有泯灭对于别人的尊重、对于社会的责任感,那么无论他们拥有怎样的个性,大概也不会真的亡国吧。 萨曾经对八零后的朋友讲过一个推心置腹的观点,我认为他们必然比我们这一代更有成就。原因是他们降生在一个比我们幼年更加正常的社会。 要我说,可能非有这些懂得自己思想的“八零后”,无论日本的还是中国的,国家才能长盛不衰吧。 [完] 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
日本奇闻之女大学生亡国论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飞奔。 这个时候曾我老人心中想,这些“巴嘎”的学生啊…… 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那两位女学生却回过头来,很清脆地对他说,“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然后才继续朝前骑去。 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却使曾我老人百感交集,他觉得尽管这些年轻人富有个性,但是只要他们心中没有泯灭对于别人的尊重、对于社会的责任感,那么无论他们拥有怎样的个性,大概也不会真的亡国吧。 萨曾经对八零后的朋友讲过一个推心置腹的观点,我认为他们必然比我们这一代更有成就。原因是他们降生在一个比我们幼年更加正常的社会。 要我说,可能非有这些懂得自己思想的“八零后”,无论日本的还是中国的,国家才能长盛不衰吧。 [完] 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飞奔。 这个时候曾我老人心中想,这些“巴嘎”的学生啊…… 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那两位女学生却回过头来,很清脆地对他说,“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然后才继续朝前骑去。 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却使曾我老人百感交集,他觉得尽管这些年轻人富有个性,但是只要他们心中没有泯灭对于别人的尊重、对于社会的责任感,那么无论他们拥有怎样的个性,大概也不会真的亡国吧。 萨曾经对八零后的朋友讲过一个推心置腹的观点,我认为他们必然比我们这一代更有成就。原因是他们降生在一个比我们幼年更加正常的社会。 要我说,可能非有这些懂得自己思想的“八零后”,无论日本的还是中国的,国家才能长盛不衰吧。 [完] 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飞奔。 这个时候曾我老人心中想,这些“巴嘎”的学生啊…… 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那两位女学生却回过头来,很清脆地对他说,“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然后才继续朝前骑去。 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却使曾我老人百感交集,他觉得尽管这些年轻人富有个性,但是只要他们心中没有泯灭对于别人的尊重、对于社会的责任感,那么无论他们拥有怎样的个性,大概也不会真的亡国吧。 萨曾经对八零后的朋友讲过一个推心置腹的观点,我认为他们必然比我们这一代更有成就。原因是他们降生在一个比我们幼年更加正常的社会。 要我说,可能非有这些懂得自己思想的“八零后”,无论日本的还是中国的,国家才能长盛不衰吧。 [完] 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飞奔。
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
这个时候曾我老人心中想,这些“巴嘎”的学生啊……

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那两位女学生却回过头来,很清脆地对他说,“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然后才继续朝前骑去。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

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却使曾我老人百感交集,他觉得尽管这些年轻人富有个性,但是只要他们心中没有泯灭对于别人的尊重、对于社会的责任感,那么无论他们拥有怎样的个性,大概也不会真的亡国吧。

萨曾经对八零后的朋友讲过一个推心置腹的观点,我认为他们必然比我们这一代更有成就。原因是他们降生在一个比我们幼年更加正常的社会。

要我说,可能非有这些懂得自己思想的“八零后”,无论日本的还是中国的,国家才能长盛不衰吧。

[完]
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 飞奔。 这个时候曾我老人心中想,这些“巴嘎”的学生啊…… 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那两位女学生却回过头来,很清脆地对他说,“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然后才继续朝前骑去。 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却使曾我老人百感交集,他觉得尽管这些年轻人富有个性,但是只要他们心中没有泯灭对于别人的尊重、对于社会的责任感,那么无论他们拥有怎样的个性,大概也不会真的亡国吧。 萨曾经对八零后的朋友讲过一个推心置腹的观点,我认为他们必然比我们这一代更有成就。原因是他们降生在一个比我们幼年更加正常的社会。 要我说,可能非有这些懂得自己思想的“八零后”,无论日本的还是中国的,国家才能长盛不衰吧。 [完] 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北洋水师请来洋教习是为了学习开船操炮,日本女性请洋教习呢? 一九七七年,日本女性在洋教习的指导下学习抽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教学,可是要知道,日本战时配给香烟,也是只给男人的。在1977年,日本吸烟女性从激增到660万人。 吸烟的日本女生 抽个烟还这样大惊小怪的 -- 倒不用急着笑话日本人,试问我们的烟民,有谁不是偷着学会的?要在我国开个吸烟教室,固然会被当作奇闻,就冲它要教闺女们抽烟这一条,被砸了都不算过分 – 虽然,我国烟草的消费量世界第一。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大学也有舞会,男女生所跳的舞动作怪异,被称为猿舞,也就是模仿猴子的动作在舞场之中蹦来跳去,这显然在某些传统人士看来也是不可接受的。 猿舞 而更多的时候日本大学生则喜欢举办摇滚大会。摇滚乐在日本的年轻人文化之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在摇滚乐的刺激之下,这些年轻人疯狂地发泄自己的精力,做出种种被别人看作异端的行为。 比如跳得High了脱成比基尼状,让教授们想拦都不好意思。 而在衣着上,他们也越来越变得充满个性,甚至给人男女不分的感觉。 。。。。。。 如果说最初听到“女大学生亡国论”,会认为这是日本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的絮叨,那么,看了这些照片,也许我们会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很明显当时日本社会在文化上正发生一个重大的变革。 与他们父辈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些离经叛道的举动宣布了日本年轻一代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今天大多数日本的年轻人很少会去信奉权威,更不会提到天皇或者首相就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在今天的日本大学生里谁对某个政治人物这样痴狂,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 – 对电影明星倒无所谓。 而这一点,正是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深泽教授们与他们最不一样的地方。深泽这一代日本人,极有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狂热地相信“不打开生存空间日本就没有活路”的召唤,跟着政府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救国”战争,差一点把日本带到亡国灭种的命运,而被他们认为会亡国的一代大学生们,却不会盲目地跟随某个伟大的领袖去挽救民族命运,也不会跟着另一个咸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蛋超人去把自己的国家折腾死。他们更有自己的思想,不会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某个救世主身上,而曾经在战前或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出现的,某一个领袖人物信手一招,就造成很多人随之起舞的事情在日本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思议。 可就在他们的时代,日本并没有去拓展生存空间,只是依靠和平的发展,就拿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宝座。 两年前,我曾经和一名日本的大学生讨论日本首相的人选,他当时所提出的理论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我问他喜欢小泉纯一郎(比较反华的),还是小泽一郎{比较亲华的}?他说,我觉得日本其实既不需要强人小泽先生,也不需要“变人”小泉先生,他们背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势力。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和门阀没有关系的人,无论他懂不懂治国安邦。 尽管他的观点可能还幼稚,但至少是他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照抄报纸上的说法。不久,日本老百姓果然选出了没有派系的首相菅直人。 虽然现在看来,善于杀师奶的菅直人似乎除了杀师奶不会别的,这个选择有问题,但是,从日本的二世,三世议员纷纷找碴跟祖宗脱钩来看,这种尝试对日本政坛的自净,绝对是一个有利的推动。 女子大学生亡国论提出五十年后,这种事情在日本变得十分自然。 所谓当家作主人,大概就得从这种观念开始吧。 当然,要是女性都变成这样,就不是单纯的观念问题了 萨有一个老熟人,一个八十岁的日本人曾我先生,曾经是“女大学生亡国论”的顽固信奉者。他在笔者所开办的中文教室里学习。有一次,当我要求这些学生们用中文写作文的时候,曾我先生给我交了一篇颇为异类的作文。 他在作文的一开头就写道“如今世道骚然”。 这样一句令人捧腹的不伦不类的汉语让我忍不住发笑。此后他说到,所谓“世道骚然”指的是日本年轻人经常会做一些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举动,令他感到不能适应。 有一天,他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注意到两个女生在后面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过来,曾我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觉得自己向左躲也不对,向右躲也不对,不禁感到害怕。 既然当左派也不成,当右派也不成,他只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两个可能导致日本亡国的女大学生一左一右超越他朝前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