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往哈尔滨参加抗联纪念馆活动,暂停更新一周  

2011-08-19 22:05: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又有死亡的,而我们的史学工 作者由于看不到其后的报道,就以《盛京日报》的报道为准了。至于以后,日伪当局在成高子为此次毙命的日军大尉浅妻义行、中尉井上福一等十一人竖起的“亡灵 碑”,是不是瞒报死亡人数就不得而知了。 图为2011年8月18日萨苏在北京家中翻阅资料。 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将军纪念网页上的资料 炸车成高子 1932年4月间,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哈尔滨之后,又向哈尔滨东部和北部方向大举进犯,一时间炮声隆隆,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在激烈的进行。 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在正面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党组织还决定广泛开展敌后武装斗争。 交通线格外繁忙。敌人通过铁路运送大量兵力和大批的战略物资,在交通线上开展战斗就成为重要任务。 4月上旬,党组织获得了一个情报,于晚间有一列军车通过哈尔滨。党组织紧急派遣了富有斗争经验的一对党员夫妇执行炸毁敌人军列的任务。可是,由于雷管失效,任务没有完成。 不久,党组织又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4月12日晚间,又有一列军车从哈尔滨郊外成高子通过,党组织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赵尚志和另一名商学院的学生一起执行炸毁军列的任务。 军列保护森严,日伪当局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赵尚志经过再三侦查,反复研究,运用在黄埔军校所学到的交通学和许公中学学习的铁路知识,决定采取扒铁轨造成列车颠覆的办法,来完成这一重要的任务。 他们选择了距离成高子一公里之外的一处桥涵地带,作为实施地点。这个地方是一个斜高坡,火车到了这个地方,肯定刹不住车,能够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他们在火车到来之前,拆掉了铁道道钉,搬掉了一小段铁轨,然后焦急地等待着。 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隆隆声。赵尚志似乎听到了侵略者们在车厢内肆意的狂叫。他攥紧了拳头,暗暗地骂道:“小鬼子,就等你的下场吧!” 夜半12点45分,军列驶到预定地点。一切都在赵尚志的掌控之下,前边五辆客车因铁路路轨断裂,车辆重重的翻覆到两米多深的涵洞下边,另外12节货车也重 重的翻到了路边。汽油和弹药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只听到山崩地裂般的一阵阵巨响,不少车厢被炸碎。一时间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天空,爆炸声和鬼子嚎叫声交织 在一起,血肉横飞,侵略者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成高子这次炸军列战斗,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敌人毙命11人,受伤93人。这是赵尚志参加的第一场战斗,这也是一场用胆略和智慧取得胜利的战斗——不费一枪一弹就使敌人死伤100多人。 敌人的损失是惨重的。 事后日寇从哈尔滨方向连续开来4列火车,清理现场。直到14个小时之后,总算收拾完毕。《盛京时报》在事发后由于老萨将在22日至25日间,因出差前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并借机参加抗联纪念馆等单位组织的活动,目前正在整理材料和做准备工作,因此无暇更新博客,故休博一周。此后,可能赴虎林等地采访。
能又有死亡的,而我们的史学工 作者由于看不到其后的报道,就以《盛京日报》的报道为准了。至于以后,日伪当局在成高子为此次毙命的日军大尉浅妻义行、中尉井上福一等十一人竖起的“亡灵 碑”,是不是瞒报死亡人数就不得而知了。 图为2011年8月18日萨苏在北京家中翻阅资料。 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将军纪念网页上的资料 炸车成高子 1932年4月间,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哈尔滨之后,又向哈尔滨东部和北部方向大举进犯,一时间炮声隆隆,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在激烈的进行。 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在正面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党组织还决定广泛开展敌后武装斗争。 交通线格外繁忙。敌人通过铁路运送大量兵力和大批的战略物资,在交通线上开展战斗就成为重要任务。 4月上旬,党组织获得了一个情报,于晚间有一列军车通过哈尔滨。党组织紧急派遣了富有斗争经验的一对党员夫妇执行炸毁敌人军列的任务。可是,由于雷管失效,任务没有完成。 不久,党组织又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4月12日晚间,又有一列军车从哈尔滨郊外成高子通过,党组织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赵尚志和另一名商学院的学生一起执行炸毁军列的任务。 军列保护森严,日伪当局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赵尚志经过再三侦查,反复研究,运用在黄埔军校所学到的交通学和许公中学学习的铁路知识,决定采取扒铁轨造成列车颠覆的办法,来完成这一重要的任务。 他们选择了距离成高子一公里之外的一处桥涵地带,作为实施地点。这个地方是一个斜高坡,火车到了这个地方,肯定刹不住车,能够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他们在火车到来之前,拆掉了铁道道钉,搬掉了一小段铁轨,然后焦急地等待着。 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隆隆声。赵尚志似乎听到了侵略者们在车厢内肆意的狂叫。他攥紧了拳头,暗暗地骂道:“小鬼子,就等你的下场吧!” 夜半12点45分,军列驶到预定地点。一切都在赵尚志的掌控之下,前边五辆客车因铁路路轨断裂,车辆重重的翻覆到两米多深的涵洞下边,另外12节货车也重 重的翻到了路边。汽油和弹药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只听到山崩地裂般的一阵阵巨响,不少车厢被炸碎。一时间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天空,爆炸声和鬼子嚎叫声交织 在一起,血肉横飞,侵略者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成高子这次炸军列战斗,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敌人毙命11人,受伤93人。这是赵尚志参加的第一场战斗,这也是一场用胆略和智慧取得胜利的战斗——不费一枪一弹就使敌人死伤100多人。 敌人的损失是惨重的。 事后日寇从哈尔滨方向连续开来4列火车,清理现场。直到14个小时之后,总算收拾完毕。《盛京时报》在事发后
附:抗联历史学者史义军先生昨日到我处聚会后的发现(有删节)

发现一条赵尚志在成高子颠覆日军列车的新史料

史义军

2011年8月16日晚11时左右,萨苏先生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从日本带回来一批1930年代的侵华日军史料,我很兴奋,很想看看这批东西。

8月18日下午萨先生又打来电话,约我晚上到他家看这批东西。我如约而至。这批东西大都是当年日本印制的画册和侵华日军士兵拍摄的照片,内容非常丰富,史料价值很高。 我细细的翻看,并不时的向他询问图说的意思,聊着那一段段难忘的历史。

由于老萨将在22日至25日间,因出差前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并借机参加抗联纪念馆等单位组织的活动,目前正在整理材料和做准备工作,因此无暇更新博客,故休博一周。此后,可能赴虎林等地采访。 附:抗联历史学者史义军先生昨日到我处聚会后的发现(有删节)。 发现一条赵尚志在成高子颠覆日军列车的新史料 史义军 2011年8月16日晚11时左右,萨苏先生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从日本带回来一批1930年代的侵华日军史料,我很兴奋,很想看看这批东西。 8月18日下午萨先生又打来电话,约我晚上到他家看这批东西。我如约而至。这批东西大都是当年日本印制的画册和侵华日军士兵拍摄的照片,内容非常丰富,史料价值很高。 我细细的翻看,并不时的向他询问图说的意思,聊着那一段段难忘的历史。 当我翻到《昭和六年乃至九年满洲事变写真大鉴》时看到一幅日军军列被颠覆在哈尔滨南 三岔河的照片时,我突然想到这里会不会有赵尚志在成高子颠覆的日军列车的图片,萨苏和我翻了半天,可惜在这本画册里没有。突然萨苏说“成高子这个地名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说我用手机在日本也拍过一幅颠覆日军列车的画面,那也是一本画册,当时感到那本画册没有什么价值,就没有买,只是感到颠覆日军列车也是一个重要战果,就拍了下来。他在笔记本电脑中还真找到了这幅照片: 这幅照片我还真没有见过,看地貌确实是成高子,因为我多次去过那里。照片的右下角有一段文字,由于是手机拍摄,有些模糊,萨苏用放大镜放大后辨认出标题是 《军用列车爆炸大惨案》,时间是1932年4月12日夜晚,地点是成高子,日军死亡人数明确记载为54人,伤93人。这幅照片反映的肯定是赵尚志等在成高 子颠覆的军列无疑。 萨苏用百度搜索了一下,关于成高子这次军用列车颠覆事件均没有这么具体的数字报道,有的夸大事实,说什么“车内几百名日军无一生还”。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赵尚志将军的一次重要的战果。萨苏说没想到这本画册有这么大的史料价值,回日本后一定要买回来。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我翻出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主编刘邦厚、副主编刘加量编的《血沃关东十四年》,在第38页有关于“城高子炸车事件”的内容,成高子写 成了“城高子”,死伤人数也是“车内几百名日军无一生还”。我又翻出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赵俊清著的《赵尚志传》,该传第82页有详细的记载,而且用了 当年《盛京时报》的报道,还有报影。受伤者93人和照片上的数字是一致的,死亡人数当时《盛京日报》的报道是11人,而照片上的记载是54人,为什么会出 现这种误差呢?我突然想到最近动车事故的人数也是逐渐增加的报道,《盛京日报》是在列车颠覆后的4月14日报道的,期间很可

当我翻到《昭和六年乃至九年满洲事变写真大鉴》时看到一幅日军军列被颠覆在哈尔滨南 三岔河的照片时,我突然想到这里会不会有赵尚志在成高子颠覆的日军列车的图片,萨苏和我翻了半天,可惜在这本画册里没有。突然萨苏说“成高子这个地名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说我用手机在日本也拍过一幅颠覆日军列车的画面,那也是一本画册,当时感到那本画册没有什么价值,就没有买,只是感到颠覆日军列车也是一个重要战果,就拍了下来。他在笔记本电脑中还真找到了这幅照片:

能又有死亡的,而我们的史学工 作者由于看不到其后的报道,就以《盛京日报》的报道为准了。至于以后,日伪当局在成高子为此次毙命的日军大尉浅妻义行、中尉井上福一等十一人竖起的“亡灵 碑”,是不是瞒报死亡人数就不得而知了。 图为2011年8月18日萨苏在北京家中翻阅资料。 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将军纪念网页上的资料 炸车成高子 1932年4月间,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哈尔滨之后,又向哈尔滨东部和北部方向大举进犯,一时间炮声隆隆,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在激烈的进行。 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在正面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党组织还决定广泛开展敌后武装斗争。 交通线格外繁忙。敌人通过铁路运送大量兵力和大批的战略物资,在交通线上开展战斗就成为重要任务。 4月上旬,党组织获得了一个情报,于晚间有一列军车通过哈尔滨。党组织紧急派遣了富有斗争经验的一对党员夫妇执行炸毁敌人军列的任务。可是,由于雷管失效,任务没有完成。 不久,党组织又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4月12日晚间,又有一列军车从哈尔滨郊外成高子通过,党组织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赵尚志和另一名商学院的学生一起执行炸毁军列的任务。 军列保护森严,日伪当局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赵尚志经过再三侦查,反复研究,运用在黄埔军校所学到的交通学和许公中学学习的铁路知识,决定采取扒铁轨造成列车颠覆的办法,来完成这一重要的任务。 他们选择了距离成高子一公里之外的一处桥涵地带,作为实施地点。这个地方是一个斜高坡,火车到了这个地方,肯定刹不住车,能够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他们在火车到来之前,拆掉了铁道道钉,搬掉了一小段铁轨,然后焦急地等待着。 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隆隆声。赵尚志似乎听到了侵略者们在车厢内肆意的狂叫。他攥紧了拳头,暗暗地骂道:“小鬼子,就等你的下场吧!” 夜半12点45分,军列驶到预定地点。一切都在赵尚志的掌控之下,前边五辆客车因铁路路轨断裂,车辆重重的翻覆到两米多深的涵洞下边,另外12节货车也重 重的翻到了路边。汽油和弹药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只听到山崩地裂般的一阵阵巨响,不少车厢被炸碎。一时间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天空,爆炸声和鬼子嚎叫声交织 在一起,血肉横飞,侵略者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成高子这次炸军列战斗,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敌人毙命11人,受伤93人。这是赵尚志参加的第一场战斗,这也是一场用胆略和智慧取得胜利的战斗——不费一枪一弹就使敌人死伤100多人。 敌人的损失是惨重的。 事后日寇从哈尔滨方向连续开来4列火车,清理现场。直到14个小时之后,总算收拾完毕。《盛京时报》在事发后往哈尔滨参加抗联纪念馆活动,暂停更新一周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这幅照片我还真没有见过,看地貌确实是成高子,因为我多次去过那里。照片的右下角有一段文字,由于是手机拍摄,有些模糊,萨苏用放大镜放大后辨认出标题是 《军用列车爆炸大惨案》,时间是1932年4月12日夜晚,地点是成高子,日军死亡人数明确记载为54人,伤93人。这幅照片反映的肯定是赵尚志等在成高 子颠覆的军列无疑。

萨苏用百度搜索了一下,关于成高子这次军用列车颠覆事件均没有这么具体的数字报道,有的夸大事实,说什么“车内几百名日军无一生还”。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赵尚志将军的一次重要的战果。萨苏说没想到这本画册有这么大的史料价值,回日本后一定要买回来。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我翻出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主编刘邦厚、副主编刘加量编的《血沃关东十四年》,在第38页有关于“城高子炸车事件”的内容,成高子写 成了“城高子”,死伤人数也是“车内几百名日军无一生还”。我又翻出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赵俊清著的《赵尚志传》,该传第82页有详细的记载,而且用了 当年《盛京时报》的报道,还有报影。受伤者93人和照片上的数字是一致的,死亡人数当时《盛京日报》的报道是11人,而照片上的记载是54人,为什么会出 现这种误差呢?我突然想到最近动车事故的人数也是逐渐增加的报道,《盛京日报》是在列车颠覆后的4月14日报道的,期间很可能又有死亡的,而我们的史学工 作者由于看不到其后的报道,就以《盛京日报》的报道为准了。至于以后,日伪当局在成高子为此次毙命的日军大尉浅妻义行、中尉井上福一等十一人竖起的“亡灵 碑”,是不是瞒报死亡人数就不得而知了。

 往哈尔滨参加抗联纪念馆活动,暂停更新一周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图为2011年8月18日萨苏在北京家中翻阅资料。

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将军纪念网页上的资料能又有死亡的,而我们的史学工 作者由于看不到其后的报道,就以《盛京日报》的报道为准了。至于以后,日伪当局在成高子为此次毙命的日军大尉浅妻义行、中尉井上福一等十一人竖起的“亡灵 碑”,是不是瞒报死亡人数就不得而知了。 图为2011年8月18日萨苏在北京家中翻阅资料。 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将军纪念网页上的资料 炸车成高子 1932年4月间,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哈尔滨之后,又向哈尔滨东部和北部方向大举进犯,一时间炮声隆隆,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在激烈的进行。 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在正面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党组织还决定广泛开展敌后武装斗争。 交通线格外繁忙。敌人通过铁路运送大量兵力和大批的战略物资,在交通线上开展战斗就成为重要任务。 4月上旬,党组织获得了一个情报,于晚间有一列军车通过哈尔滨。党组织紧急派遣了富有斗争经验的一对党员夫妇执行炸毁敌人军列的任务。可是,由于雷管失效,任务没有完成。 不久,党组织又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4月12日晚间,又有一列军车从哈尔滨郊外成高子通过,党组织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赵尚志和另一名商学院的学生一起执行炸毁军列的任务。 军列保护森严,日伪当局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赵尚志经过再三侦查,反复研究,运用在黄埔军校所学到的交通学和许公中学学习的铁路知识,决定采取扒铁轨造成列车颠覆的办法,来完成这一重要的任务。 他们选择了距离成高子一公里之外的一处桥涵地带,作为实施地点。这个地方是一个斜高坡,火车到了这个地方,肯定刹不住车,能够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他们在火车到来之前,拆掉了铁道道钉,搬掉了一小段铁轨,然后焦急地等待着。 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隆隆声。赵尚志似乎听到了侵略者们在车厢内肆意的狂叫。他攥紧了拳头,暗暗地骂道:“小鬼子,就等你的下场吧!” 夜半12点45分,军列驶到预定地点。一切都在赵尚志的掌控之下,前边五辆客车因铁路路轨断裂,车辆重重的翻覆到两米多深的涵洞下边,另外12节货车也重 重的翻到了路边。汽油和弹药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只听到山崩地裂般的一阵阵巨响,不少车厢被炸碎。一时间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天空,爆炸声和鬼子嚎叫声交织 在一起,血肉横飞,侵略者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成高子这次炸军列战斗,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敌人毙命11人,受伤93人。这是赵尚志参加的第一场战斗,这也是一场用胆略和智慧取得胜利的战斗——不费一枪一弹就使敌人死伤100多人。 敌人的损失是惨重的。 事后日寇从哈尔滨方向连续开来4列火车,清理现场。直到14个小时之后,总算收拾完毕。《盛京时报》在事发后
由于老萨将在22日至25日间,因出差前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并借机参加抗联纪念馆等单位组织的活动,目前正在整理材料和做准备工作,因此无暇更新博客,故休博一周。此后,可能赴虎林等地采访。 附:抗联历史学者史义军先生昨日到我处聚会后的发现(有删节)。 发现一条赵尚志在成高子颠覆日军列车的新史料 史义军 2011年8月16日晚11时左右,萨苏先生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从日本带回来一批1930年代的侵华日军史料,我很兴奋,很想看看这批东西。 8月18日下午萨先生又打来电话,约我晚上到他家看这批东西。我如约而至。这批东西大都是当年日本印制的画册和侵华日军士兵拍摄的照片,内容非常丰富,史料价值很高。 我细细的翻看,并不时的向他询问图说的意思,聊着那一段段难忘的历史。 当我翻到《昭和六年乃至九年满洲事变写真大鉴》时看到一幅日军军列被颠覆在哈尔滨南 三岔河的照片时,我突然想到这里会不会有赵尚志在成高子颠覆的日军列车的图片,萨苏和我翻了半天,可惜在这本画册里没有。突然萨苏说“成高子这个地名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说我用手机在日本也拍过一幅颠覆日军列车的画面,那也是一本画册,当时感到那本画册没有什么价值,就没有买,只是感到颠覆日军列车也是一个重要战果,就拍了下来。他在笔记本电脑中还真找到了这幅照片: 这幅照片我还真没有见过,看地貌确实是成高子,因为我多次去过那里。照片的右下角有一段文字,由于是手机拍摄,有些模糊,萨苏用放大镜放大后辨认出标题是 《军用列车爆炸大惨案》,时间是1932年4月12日夜晚,地点是成高子,日军死亡人数明确记载为54人,伤93人。这幅照片反映的肯定是赵尚志等在成高 子颠覆的军列无疑。 萨苏用百度搜索了一下,关于成高子这次军用列车颠覆事件均没有这么具体的数字报道,有的夸大事实,说什么“车内几百名日军无一生还”。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赵尚志将军的一次重要的战果。萨苏说没想到这本画册有这么大的史料价值,回日本后一定要买回来。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我翻出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主编刘邦厚、副主编刘加量编的《血沃关东十四年》,在第38页有关于“城高子炸车事件”的内容,成高子写 成了“城高子”,死伤人数也是“车内几百名日军无一生还”。我又翻出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赵俊清著的《赵尚志传》,该传第82页有详细的记载,而且用了 当年《盛京时报》的报道,还有报影。受伤者93人和照片上的数字是一致的,死亡人数当时《盛京日报》的报道是11人,而照片上的记载是54人,为什么会出 现这种误差呢?我突然想到最近动车事故的人数也是逐渐增加的报道,《盛京日报》是在列车颠覆后的4月14日报道的,期间很可能又有死亡的,而我们的史学工 作者由于看不到其后的报道,就以《盛京日报》的报道为准了。至于以后,日伪当局在成高子为此次毙命的日军大尉浅妻义行、中尉井上福一等十一人竖起的“亡灵 碑”,是不是瞒报死亡人数就不得而知了。 图为2011年8月18日萨苏在北京家中翻阅资料。 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将军纪念网页上的资料 炸车成高子 1932年4月间,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哈尔滨之后,又向哈尔滨东部和北部方向大举进犯,一时间炮声隆隆,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在激烈的进行。 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在正面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党组织还决定广泛开展敌后武装斗争。 交通线格外繁忙。敌人通过铁路运送大量兵力和大批的战略物资,在交通线上开展战斗就成为重要任务。 4月上旬,党组织获得了一个情报,于晚间有一列军车通过哈尔滨。党组织紧急派遣了富有斗争经验的一对党员夫妇执行炸毁敌人军列的任务。可是,由于雷管失效,任务没有完成。 不久,党组织又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4月12日晚间,又有一列军车从哈尔滨郊外成高子通过,党组织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赵尚志和另一名商学院的学生一起执行炸毁军列的任务。 军列保护森严,日伪当局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赵尚志经过再三侦查,反复研究,运用在黄埔军校所学到的交通学和许公中学学习的铁路知识,决定采取扒铁轨造成列车颠覆的办法,来完成这一重要的任务。 他们选择了距离成高子一公里之外的一处桥涵地带,作为实施地点。这个地方是一个斜高坡,火车到了这个地方,肯定刹不住车,能够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他们在火车到来之前,拆掉了铁道道钉,搬掉了一小段铁轨,然后焦急地等待着。 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隆隆声。赵尚志似乎听到了侵略者们在车厢内肆意的狂叫。他攥紧了拳头,暗暗地骂道:“小鬼子,就等你的下场吧!” 夜半12点45分,军列驶到预定地点。一切都在赵尚志的掌控之下,前边五辆客车因铁路路轨断裂,车辆重重的翻覆到两米多深的涵洞下边,另外12节货车也重 重的翻到了路边。汽油和弹药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只听到山崩地裂般的一阵阵巨响,不少车厢被炸碎。一时间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天空,爆炸声和鬼子嚎叫声交织 在一起,血肉横飞,侵略者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成高子这次炸军列战斗,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敌人毙命11人,受伤93人。这是赵尚志参加的第一场战斗,这也是一场用胆略和智慧取得胜利的战斗——不费一枪一弹就使敌人死伤100多人。 敌人的损失是惨重的。 事后日寇从哈尔滨方向连续开来4列火车,清理现场。直到14个小时之后,总算收拾完毕。《盛京时报》在事发后
炸车成高子

 

    1932年4月间,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哈尔滨之后,又向哈尔滨东部和北部方向大举进犯,一时间炮声隆隆,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在激烈的进行。
    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在正面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党组织还决定广泛开展敌后武装斗争。
    交通线格外繁忙。敌人通过铁路运送大量兵力和大批的战略物资,在交通线上开展战斗就成为重要任务。
    4月上旬,党组织获得了一个情报,于晚间有一列军车通过哈尔滨。党组织紧急派遣了富有斗争经验的一对党员夫妇执行炸毁敌人军列的任务。可是,由于雷管失效,任务没有完成。
    不久,党组织又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4月12日晚间,又有一列军车从哈尔滨郊外成高子通过,党组织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赵尚志和另一名商学院的学生一起执行炸毁军列的任务。
    军列保护森严,日伪当局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赵尚志经过再三侦查,反复研究,运用在黄埔军校所学到的交通学和许公中学学习的铁路知识,决定采取扒铁轨造成列车颠覆的办法,来完成这一重要的任务。
    他们选择了距离成高子一公里之外的一处桥涵地带,作为实施地点。这个地方是一个斜高坡,火车到了这个地方,肯定刹不住车,能够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他们在火车到来之前,拆掉了铁道道钉,搬掉了一小段铁轨,然后焦急地等待着。
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能又有死亡的,而我们的史学工 作者由于看不到其后的报道,就以《盛京日报》的报道为准了。至于以后,日伪当局在成高子为此次毙命的日军大尉浅妻义行、中尉井上福一等十一人竖起的“亡灵 碑”,是不是瞒报死亡人数就不得而知了。 图为2011年8月18日萨苏在北京家中翻阅资料。 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将军纪念网页上的资料 炸车成高子 1932年4月间,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哈尔滨之后,又向哈尔滨东部和北部方向大举进犯,一时间炮声隆隆,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在激烈的进行。 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在正面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党组织还决定广泛开展敌后武装斗争。 交通线格外繁忙。敌人通过铁路运送大量兵力和大批的战略物资,在交通线上开展战斗就成为重要任务。 4月上旬,党组织获得了一个情报,于晚间有一列军车通过哈尔滨。党组织紧急派遣了富有斗争经验的一对党员夫妇执行炸毁敌人军列的任务。可是,由于雷管失效,任务没有完成。 不久,党组织又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4月12日晚间,又有一列军车从哈尔滨郊外成高子通过,党组织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赵尚志和另一名商学院的学生一起执行炸毁军列的任务。 军列保护森严,日伪当局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赵尚志经过再三侦查,反复研究,运用在黄埔军校所学到的交通学和许公中学学习的铁路知识,决定采取扒铁轨造成列车颠覆的办法,来完成这一重要的任务。 他们选择了距离成高子一公里之外的一处桥涵地带,作为实施地点。这个地方是一个斜高坡,火车到了这个地方,肯定刹不住车,能够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他们在火车到来之前,拆掉了铁道道钉,搬掉了一小段铁轨,然后焦急地等待着。 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隆隆声。赵尚志似乎听到了侵略者们在车厢内肆意的狂叫。他攥紧了拳头,暗暗地骂道:“小鬼子,就等你的下场吧!” 夜半12点45分,军列驶到预定地点。一切都在赵尚志的掌控之下,前边五辆客车因铁路路轨断裂,车辆重重的翻覆到两米多深的涵洞下边,另外12节货车也重 重的翻到了路边。汽油和弹药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只听到山崩地裂般的一阵阵巨响,不少车厢被炸碎。一时间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天空,爆炸声和鬼子嚎叫声交织 在一起,血肉横飞,侵略者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成高子这次炸军列战斗,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敌人毙命11人,受伤93人。这是赵尚志参加的第一场战斗,这也是一场用胆略和智慧取得胜利的战斗——不费一枪一弹就使敌人死伤100多人。 敌人的损失是惨重的。 事后日寇从哈尔滨方向连续开来4列火车,清理现场。直到14个小时之后,总算收拾完毕。《盛京时报》在事发后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隆隆声。赵尚志似乎听到了侵略者们在车厢内肆意的狂叫。他攥紧了拳头,暗暗地骂道:“小鬼子,就等你的下场吧!”
    夜半12点45分,军列驶到预定地点。一切都在赵尚志的掌控之下,前边五辆客车因铁路路轨断裂,车辆重重的翻覆到两米多深的涵洞下边,另外12节货车也重 重的翻到了路边。汽油和弹药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只听到山崩地裂般的一阵阵巨响,不少车厢被炸碎。一时间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天空,爆炸声和鬼子嚎叫声交织 在一起,血肉横飞,侵略者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成高子这次炸军列战斗,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敌人毙命11人,受伤93人。这是赵尚志参加的第一场战斗,这也是一场用胆略和智慧取得胜利的战斗——不费一枪一弹就使敌人死伤100多人。
    敌人的损失是惨重的。
    事后日寇从哈尔滨方向连续开来4列火车,清理现场。直到14个小时之后,总算收拾完毕。《盛京时报》在事发后的第二天,即4月14日以《日军由方正向哈凯旋中,列车颠覆死伤者多》为题作了下面的报道:
    能又有死亡的,而我们的史学工 作者由于看不到其后的报道,就以《盛京日报》的报道为准了。至于以后,日伪当局在成高子为此次毙命的日军大尉浅妻义行、中尉井上福一等十一人竖起的“亡灵 碑”,是不是瞒报死亡人数就不得而知了。 图为2011年8月18日萨苏在北京家中翻阅资料。 附: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将军纪念网页上的资料 炸车成高子 1932年4月间,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哈尔滨之后,又向哈尔滨东部和北部方向大举进犯,一时间炮声隆隆,一场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在激烈的进行。 为了迟滞日军的进攻,在正面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党组织还决定广泛开展敌后武装斗争。 交通线格外繁忙。敌人通过铁路运送大量兵力和大批的战略物资,在交通线上开展战斗就成为重要任务。 4月上旬,党组织获得了一个情报,于晚间有一列军车通过哈尔滨。党组织紧急派遣了富有斗争经验的一对党员夫妇执行炸毁敌人军列的任务。可是,由于雷管失效,任务没有完成。 不久,党组织又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4月12日晚间,又有一列军车从哈尔滨郊外成高子通过,党组织经过再三研究,决定派赵尚志和另一名商学院的学生一起执行炸毁军列的任务。 军列保护森严,日伪当局采取了许多保护措施。赵尚志经过再三侦查,反复研究,运用在黄埔军校所学到的交通学和许公中学学习的铁路知识,决定采取扒铁轨造成列车颠覆的办法,来完成这一重要的任务。 他们选择了距离成高子一公里之外的一处桥涵地带,作为实施地点。这个地方是一个斜高坡,火车到了这个地方,肯定刹不住车,能够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他们在火车到来之前,拆掉了铁道道钉,搬掉了一小段铁轨,然后焦急地等待着。 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 远处传来了火车的隆隆声。赵尚志似乎听到了侵略者们在车厢内肆意的狂叫。他攥紧了拳头,暗暗地骂道:“小鬼子,就等你的下场吧!” 夜半12点45分,军列驶到预定地点。一切都在赵尚志的掌控之下,前边五辆客车因铁路路轨断裂,车辆重重的翻覆到两米多深的涵洞下边,另外12节货车也重 重的翻到了路边。汽油和弹药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只听到山崩地裂般的一阵阵巨响,不少车厢被炸碎。一时间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天空,爆炸声和鬼子嚎叫声交织 在一起,血肉横飞,侵略者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成高子这次炸军列战斗,取得了辉煌的战绩。敌人毙命11人,受伤93人。这是赵尚志参加的第一场战斗,这也是一场用胆略和智慧取得胜利的战斗——不费一枪一弹就使敌人死伤100多人。 敌人的损失是惨重的。 事后日寇从哈尔滨方向连续开来4列火车,清理现场。直到14个小时之后,总算收拾完毕。《盛京时报》在事发后“多门中将麾下,日军兵车由方正凯旋哈尔滨途中,12日午夜10时50分钟,驶至离哈东方1公里之地点,被人设计颠覆,致死者11名,受伤者93人。”
    这是侵略者的哀鸣。
    人民拍手称快,庆祝这一重大胜利。由于老萨将在22日至25日间,因出差前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并借机参加抗联纪念馆等单位组织的活动,目前正在整理材料和做准备工作,因此无暇更新博客,故休博一周。此后,可能赴虎林等地采访。 附:抗联历史学者史义军先生昨日到我处聚会后的发现(有删节)。 发现一条赵尚志在成高子颠覆日军列车的新史料 史义军 2011年8月16日晚11时左右,萨苏先生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从日本带回来一批1930年代的侵华日军史料,我很兴奋,很想看看这批东西。 8月18日下午萨先生又打来电话,约我晚上到他家看这批东西。我如约而至。这批东西大都是当年日本印制的画册和侵华日军士兵拍摄的照片,内容非常丰富,史料价值很高。 我细细的翻看,并不时的向他询问图说的意思,聊着那一段段难忘的历史。 当我翻到《昭和六年乃至九年满洲事变写真大鉴》时看到一幅日军军列被颠覆在哈尔滨南 三岔河的照片时,我突然想到这里会不会有赵尚志在成高子颠覆的日军列车的图片,萨苏和我翻了半天,可惜在这本画册里没有。突然萨苏说“成高子这个地名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说我用手机在日本也拍过一幅颠覆日军列车的画面,那也是一本画册,当时感到那本画册没有什么价值,就没有买,只是感到颠覆日军列车也是一个重要战果,就拍了下来。他在笔记本电脑中还真找到了这幅照片: 这幅照片我还真没有见过,看地貌确实是成高子,因为我多次去过那里。照片的右下角有一段文字,由于是手机拍摄,有些模糊,萨苏用放大镜放大后辨认出标题是 《军用列车爆炸大惨案》,时间是1932年4月12日夜晚,地点是成高子,日军死亡人数明确记载为54人,伤93人。这幅照片反映的肯定是赵尚志等在成高 子颠覆的军列无疑。 萨苏用百度搜索了一下,关于成高子这次军用列车颠覆事件均没有这么具体的数字报道,有的夸大事实,说什么“车内几百名日军无一生还”。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赵尚志将军的一次重要的战果。萨苏说没想到这本画册有这么大的史料价值,回日本后一定要买回来。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我翻出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主编刘邦厚、副主编刘加量编的《血沃关东十四年》,在第38页有关于“城高子炸车事件”的内容,成高子写 成了“城高子”,死伤人数也是“车内几百名日军无一生还”。我又翻出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赵俊清著的《赵尚志传》,该传第82页有详细的记载,而且用了 当年《盛京时报》的报道,还有报影。受伤者93人和照片上的数字是一致的,死亡人数当时《盛京日报》的报道是11人,而照片上的记载是54人,为什么会出 现这种误差呢?我突然想到最近动车事故的人数也是逐渐增加的报道,《盛京日报》是在列车颠覆后的4月14日报道的,期间很可
    事后,日军在事故发生地点为毙命者立碑,用于祭奠其亡灵。
    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成高子区有一位离休教师、收藏家,叫魏云飞。他是一位富有爱国主义情怀,具有崇高社会责任感的老人,他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每到同 一个季节,总有部分日本人到成高子车站附近又鞠躬又作揖。魏云飞就多方打听并查阅了有关资料,方知这是为当时成高子炸车毙命日军所进行的祭奠。魏云飞深为 这次赵尚志高超的智慧和胆略所取得的战绩所钦佩,他经常讲:“赵尚志了不起,不费一枪一弹,就取得了使日军死伤100多人这样大的战斗胜利。”他还认真的 考察炸车地点,认为赵尚志选择的地点和方法、时机等都是科学的。从此,他对赵尚志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敬意,并为宣传赵尚志的事迹而奔走。他把自己家里的房子 腾出来,建立赵尚志纪念室,自己和老伴在小偏房里住。他还通过工作使本单位在校园里建立了赵尚志塑像。魏云飞于2003年专程来朝阳县尚志乡搜集资料,受 到了家乡人民的热烈欢迎。
    魏云飞目前正在积极筹划在成高子炸车地点要搞一个纪念设施。他激动地说:“连日本人都为侵略者搞纪念物,年年来搞祭奠仪式,我们应该为民族英雄赵尚志立碑,永远记住这段历史,永远纪念这位英雄。”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