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日本奇闻之艰难的正义 补  

2011-08-04 14:0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律师的法庭是可怕的,因为法官没有遵循事实判决的监督,由法律界人士决定判决的法庭同样可怕,因为由此衍生出的是这些法律界的专家凌驾于受害者之上,即便律师中的后辈敢于冒犯前辈的尊严,也会遭到惩戒。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法官和律师都应该是法律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在大多数写作中,萨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在这件事上,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看法。萨至今是一个工程师,十几年工程师的生涯让我领会了一件事 – 你必须尊重你的职业,你才能做好。听说有核潜艇专家在新艇起航之前焚香祷告的,我不以为那是迷信,而认为是他懂得对自己职业的敬畏 – 作为一个律师,以法律为终身职业的人,如果认为法律是自己可以踩在脚下的玩物,个人认为是不可能尽忠职守的。 2008年4月22日,在第三次宣判中,日本最高法庭终于推翻二审判决,重新判处被告福田死刑 – 并不是公众的舆论迫使其作出更加严厉的判决,而是按照法律这是适当的判决,被推翻的,仅仅是日本不判处18-20岁之间刑事罪犯死刑的传统。同时,也颠覆了律师团在庭审中的绝对权威。 消息传出,日本社会舆论对此表达了极大的认同,普遍认为司法终于为被害人带来了正义。本村洋说:“我会把判决书 带到墓前让妻女知道。” 而此时,案犯福田孝行也仿佛终于意识到死亡是怎样一种威胁,并在这一威胁下感到了恐惧。他写信给本村请求宽恕,称“虽然犯下了非杀不足以恕罪的恶行,但希望能给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希望至死都作为一个恶人。” 本村没有回应。 福田案件的宣判,让日本社会为之一振,《朝日新闻》的社会评论中写道:“人们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对司法的信赖。” 然而,与普遍认为此事已经完全结束不同,其实福田并没有被处死,他仍在上诉。按照日本的法律,如果律师能够说服终审法官和陪审员,他仍有可能改判。同时,按照日本的传统,即便终审判决死刑,其执行至少也在五年之后,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判处死刑的犯人仍有在狱中首先,有朋友提醒,我在前一节中用的照片不是桥下彻,而是在日本著名演员江口洋介。
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看看他们俩,是不是有点儿像?

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日本奇闻之艰难的正义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江口洋介
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日本奇闻之艰难的正义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桥下彻
。没有律师的法庭是可怕的,因为法官没有遵循事实判决的监督,由法律界人士决定判决的法庭同样可怕,因为由此衍生出的是这些法律界的专家凌驾于受害者之上,即便律师中的后辈敢于冒犯前辈的尊严,也会遭到惩戒。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法官和律师都应该是法律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在大多数写作中,萨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在这件事上,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看法。萨至今是一个工程师,十几年工程师的生涯让我领会了一件事 – 你必须尊重你的职业,你才能做好。听说有核潜艇专家在新艇起航之前焚香祷告的,我不以为那是迷信,而认为是他懂得对自己职业的敬畏 – 作为一个律师,以法律为终身职业的人,如果认为法律是自己可以踩在脚下的玩物,个人认为是不可能尽忠职守的。 2008年4月22日,在第三次宣判中,日本最高法庭终于推翻二审判决,重新判处被告福田死刑 – 并不是公众的舆论迫使其作出更加严厉的判决,而是按照法律这是适当的判决,被推翻的,仅仅是日本不判处18-20岁之间刑事罪犯死刑的传统。同时,也颠覆了律师团在庭审中的绝对权威。 消息传出,日本社会舆论对此表达了极大的认同,普遍认为司法终于为被害人带来了正义。本村洋说:“我会把判决书 带到墓前让妻女知道。” 而此时,案犯福田孝行也仿佛终于意识到死亡是怎样一种威胁,并在这一威胁下感到了恐惧。他写信给本村请求宽恕,称“虽然犯下了非杀不足以恕罪的恶行,但希望能给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希望至死都作为一个恶人。” 本村没有回应。 福田案件的宣判,让日本社会为之一振,《朝日新闻》的社会评论中写道:“人们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对司法的信赖。” 然而,与普遍认为此事已经完全结束不同,其实福田并没有被处死,他仍在上诉。按照日本的法律,如果律师能够说服终审法官和陪审员,他仍有可能改判。同时,按照日本的传统,即便终审判决死刑,其执行至少也在五年之后,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判处死刑的犯人仍有在狱中

不过,他们肯定还是有些区别,似乎老萨的图没有用错。之所以会有这个讨论,不仅因为他们长的像,而且因为江口洋介在以光市这个事件为原型的电视剧《为什么你要和绝望抗争》(日语剧名:なぜ君は绝望と斗えたのか)里扮演过角色,不过,他扮演的不是桥下彻,而是周刊记者北川慎一。
。没有律师的法庭是可怕的,因为法官没有遵循事实判决的监督,由法律界人士决定判决的法庭同样可怕,因为由此衍生出的是这些法律界的专家凌驾于受害者之上,即便律师中的后辈敢于冒犯前辈的尊严,也会遭到惩戒。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法官和律师都应该是法律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在大多数写作中,萨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在这件事上,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看法。萨至今是一个工程师,十几年工程师的生涯让我领会了一件事 – 你必须尊重你的职业,你才能做好。听说有核潜艇专家在新艇起航之前焚香祷告的,我不以为那是迷信,而认为是他懂得对自己职业的敬畏 – 作为一个律师,以法律为终身职业的人,如果认为法律是自己可以踩在脚下的玩物,个人认为是不可能尽忠职守的。 2008年4月22日,在第三次宣判中,日本最高法庭终于推翻二审判决,重新判处被告福田死刑 – 并不是公众的舆论迫使其作出更加严厉的判决,而是按照法律这是适当的判决,被推翻的,仅仅是日本不判处18-20岁之间刑事罪犯死刑的传统。同时,也颠覆了律师团在庭审中的绝对权威。 消息传出,日本社会舆论对此表达了极大的认同,普遍认为司法终于为被害人带来了正义。本村洋说:“我会把判决书 带到墓前让妻女知道。” 而此时,案犯福田孝行也仿佛终于意识到死亡是怎样一种威胁,并在这一威胁下感到了恐惧。他写信给本村请求宽恕,称“虽然犯下了非杀不足以恕罪的恶行,但希望能给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希望至死都作为一个恶人。” 本村没有回应。 福田案件的宣判,让日本社会为之一振,《朝日新闻》的社会评论中写道:“人们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对司法的信赖。” 然而,与普遍认为此事已经完全结束不同,其实福田并没有被处死,他仍在上诉。按照日本的法律,如果律师能够说服终审法官和陪审员,他仍有可能改判。同时,按照日本的传统,即便终审判决死刑,其执行至少也在五年之后,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判处死刑的犯人仍有在狱中
由此可见此案在日本的影响之巨大。

其实,死刑问题体现的是两种法律思想的斗争。传统的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惩治罪犯,即所谓“报复法”的思路。《基督山伯爵》里面用伯爵的话说出了对这种法律的态度 – “我常常发觉原始民族的法律,就是报复法,最符合上帝的法律。” 所以对那些他复仇的对象,他反对实施绞刑,而努力给以对方自己承受的同样痛苦。而目前还有一种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犯罪发生,减少社会上的犯罪行为,因此只要能避免罪犯再次做出同样的犯罪,达到这一目的就可以了。因此,后者的支持者被认为是取消死刑的主力,因为他们认为只要把罪犯关起来,不让他接触社会,同时加以感化,就可以避免其重复犯罪。所以,死刑是不必要的。。没有律师的法庭是可怕的,因为法官没有遵循事实判决的监督,由法律界人士决定判决的法庭同样可怕,因为由此衍生出的是这些法律界的专家凌驾于受害者之上,即便律师中的后辈敢于冒犯前辈的尊严,也会遭到惩戒。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法官和律师都应该是法律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在大多数写作中,萨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在这件事上,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看法。萨至今是一个工程师,十几年工程师的生涯让我领会了一件事 – 你必须尊重你的职业,你才能做好。听说有核潜艇专家在新艇起航之前焚香祷告的,我不以为那是迷信,而认为是他懂得对自己职业的敬畏 – 作为一个律师,以法律为终身职业的人,如果认为法律是自己可以踩在脚下的玩物,个人认为是不可能尽忠职守的。 2008年4月22日,在第三次宣判中,日本最高法庭终于推翻二审判决,重新判处被告福田死刑 – 并不是公众的舆论迫使其作出更加严厉的判决,而是按照法律这是适当的判决,被推翻的,仅仅是日本不判处18-20岁之间刑事罪犯死刑的传统。同时,也颠覆了律师团在庭审中的绝对权威。 消息传出,日本社会舆论对此表达了极大的认同,普遍认为司法终于为被害人带来了正义。本村洋说:“我会把判决书 带到墓前让妻女知道。” 而此时,案犯福田孝行也仿佛终于意识到死亡是怎样一种威胁,并在这一威胁下感到了恐惧。他写信给本村请求宽恕,称“虽然犯下了非杀不足以恕罪的恶行,但希望能给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希望至死都作为一个恶人。” 本村没有回应。 福田案件的宣判,让日本社会为之一振,《朝日新闻》的社会评论中写道:“人们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对司法的信赖。” 然而,与普遍认为此事已经完全结束不同,其实福田并没有被处死,他仍在上诉。按照日本的法律,如果律师能够说服终审法官和陪审员,他仍有可能改判。同时,按照日本的传统,即便终审判决死刑,其执行至少也在五年之后,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判处死刑的犯人仍有在狱中

后者的思想看似仁慈,在历史上,却是更多死刑的造就者。

封建的君王对谋反者不分青红皂白统统处死,甚至为了避免其后代复仇而株连九族,就是典型的“避免犯罪发生”,否则,谋反者也许并不是要杀人,按照报复法是无需处死的。

不过,这都是理论上的事情。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光市的案件不是一件理论上的事情。日本舆论对福田律师们的愤怒,并不在于他们试图中止死刑,而是因为他们偏离了律师工作的原则。
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律师工作的原则是对于法庭公正审判的追求,是实事求是地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不应该试图遮掩或扭曲其违法行为,来使其获得非法的利益。福田律师们追求的,是一种由法律专业人士操纵法庭的权力。也就是说,他们的理想是案件的判决不取决于事实,而取决于律师对于案情的解释。没有律师的法庭是可怕的,因为法官没有遵循事实判决的监督,由法律界人士决定判决的法庭同样可怕,因为由此衍生出的是这些法律界的专家凌驾于受害者之上,即便律师中的后辈敢于冒犯前辈的尊严,也会遭到惩戒。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法官和律师都应该是法律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在大多数写作中,萨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在这件事上,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看法。萨至今是一个工程师,十几年工程师的生涯让我领会了一件事 – 你必须尊重你的职业,你才能做好。听说有核潜艇专家在新艇起航之前焚香祷告的,我不以为那是迷信,而认为是他懂得对自己职业的敬畏 – 作为一个律师,以法律为终身职业的人,如果认为法律是自己可以踩在脚下的玩物,个人认为是不可能尽忠职守的。

2008年4月22日,在第三次宣判中,日本最高法庭终于推翻二审判决,重新判处被告福田死刑 – 并不是公众的舆论迫使其作出更加严厉的判决,而是按照法律这是适当的判决,被推翻的,仅仅是日本不判处18-20岁之间刑事罪犯死刑的传统。同时,也颠覆了律师团在庭审中的绝对权威。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消息传出,日本社会舆论对此表达了极大的认同,普遍认为司法终于为被害人带来了正义。本村洋说:“我会把判决书 带到墓前让妻女知道。”
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而此时,案犯福田孝行也仿佛终于意识到死亡是怎样一种威胁,并在这一威胁下感到了恐惧。他写信给本村请求宽恕,称“虽然犯下了非杀不足以恕罪的恶行,但希望能给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希望至死都作为一个恶人。”

本村没有回应。

福田案件的宣判,让日本社会为之一振,《朝日新闻》的社会评论中写道:“人们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对司法的信赖。”
首先,有朋友提醒,我在前一节中用的照片不是桥下彻,而是在日本著名演员江口洋介。 看看他们俩,是不是有点儿像? 江口洋介 桥下彻 不过,他们肯定还是有些区别,似乎老萨的图没有用错。之所以会有这个讨论,不仅因为他们长的像,而且因为江口洋介在以光市这个事件为原型的电视剧《为什么你要和绝望抗争》(日语剧名:なぜ君は绝望と斗えたのか)里扮演过角色,不过,他扮演的不是桥下彻,而是周刊记者北川慎一。 由此可见此案在日本的影响之巨大。 其实,死刑问题体现的是两种法律思想的斗争。传统的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惩治罪犯,即所谓“报复法”的思路。《基督山伯爵》里面用伯爵的话说出了对这种法律的态度 – “我常常发觉原始民族的法律,就是报复法,最符合上帝的法律。” 所以对那些他复仇的对象,他反对实施绞刑,而努力给以对方自己承受的同样痛苦。而目前还有一种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犯罪发生,减少社会上的犯罪行为,因此只要能避免罪犯再次做出同样的犯罪,达到这一目的就可以了。因此,后者的支持者被认为是取消死刑的主力,因为他们认为只要把罪犯关起来,不让他接触社会,同时加以感化,就可以避免其重复犯罪。所以,死刑是不必要的。 后者的思想看似仁慈,在历史上,却是更多死刑的造就者。 封建的君王对谋反者不分青红皂白统统处死,甚至为了避免其后代复仇而株连九族,就是典型的“避免犯罪发生”,否则,谋反者也许并不是要杀人,按照报复法是无需处死的。 不过,这都是理论上的事情。 光市的案件不是一件理论上的事情。日本舆论对福田律师们的愤怒,并不在于他们试图中止死刑,而是因为他们偏离了律师工作的原则。 律师工作的原则是对于法庭公正审判的追求,是实事求是地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不应该试图遮掩或扭曲其违法行为,来使其获得非法的利益。福田律师们追求的,是一种由法律专业人士操纵法庭的权力。也就是说,他们的理想是案件的判决不取决于事实,而取决于律师对于案情的解释
然而,与普遍认为此事已经完全结束不同,其实福田并没有被处死,他仍在上诉。按照日本的法律,如果律师能够说服终审法官和陪审员,他仍有可能改判。同时,按照日本的传统,即便终审判决死刑,其执行至少也在五年之后,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判处死刑的犯人仍有在狱中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没有律师的法庭是可怕的,因为法官没有遵循事实判决的监督,由法律界人士决定判决的法庭同样可怕,因为由此衍生出的是这些法律界的专家凌驾于受害者之上,即便律师中的后辈敢于冒犯前辈的尊严,也会遭到惩戒。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法官和律师都应该是法律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在大多数写作中,萨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在这件事上,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看法。萨至今是一个工程师,十几年工程师的生涯让我领会了一件事 – 你必须尊重你的职业,你才能做好。听说有核潜艇专家在新艇起航之前焚香祷告的,我不以为那是迷信,而认为是他懂得对自己职业的敬畏 – 作为一个律师,以法律为终身职业的人,如果认为法律是自己可以踩在脚下的玩物,个人认为是不可能尽忠职守的。 2008年4月22日,在第三次宣判中,日本最高法庭终于推翻二审判决,重新判处被告福田死刑 – 并不是公众的舆论迫使其作出更加严厉的判决,而是按照法律这是适当的判决,被推翻的,仅仅是日本不判处18-20岁之间刑事罪犯死刑的传统。同时,也颠覆了律师团在庭审中的绝对权威。 消息传出,日本社会舆论对此表达了极大的认同,普遍认为司法终于为被害人带来了正义。本村洋说:“我会把判决书 带到墓前让妻女知道。” 而此时,案犯福田孝行也仿佛终于意识到死亡是怎样一种威胁,并在这一威胁下感到了恐惧。他写信给本村请求宽恕,称“虽然犯下了非杀不足以恕罪的恶行,但希望能给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希望至死都作为一个恶人。” 本村没有回应。 福田案件的宣判,让日本社会为之一振,《朝日新闻》的社会评论中写道:“人们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对司法的信赖。” 然而,与普遍认为此事已经完全结束不同,其实福田并没有被处死,他仍在上诉。按照日本的法律,如果律师能够说服终审法官和陪审员,他仍有可能改判。同时,按照日本的传统,即便终审判决死刑,其执行至少也在五年之后,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判处死刑的犯人仍有在狱中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没有律师的法庭是可怕的,因为法官没有遵循事实判决的监督,由法律界人士决定判决的法庭同样可怕,因为由此衍生出的是这些法律界的专家凌驾于受害者之上,即便律师中的后辈敢于冒犯前辈的尊严,也会遭到惩戒。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法官和律师都应该是法律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在大多数写作中,萨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在这件事上,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看法。萨至今是一个工程师,十几年工程师的生涯让我领会了一件事 – 你必须尊重你的职业,你才能做好。听说有核潜艇专家在新艇起航之前焚香祷告的,我不以为那是迷信,而认为是他懂得对自己职业的敬畏 – 作为一个律师,以法律为终身职业的人,如果认为法律是自己可以踩在脚下的玩物,个人认为是不可能尽忠职守的。 2008年4月22日,在第三次宣判中,日本最高法庭终于推翻二审判决,重新判处被告福田死刑 – 并不是公众的舆论迫使其作出更加严厉的判决,而是按照法律这是适当的判决,被推翻的,仅仅是日本不判处18-20岁之间刑事罪犯死刑的传统。同时,也颠覆了律师团在庭审中的绝对权威。 消息传出,日本社会舆论对此表达了极大的认同,普遍认为司法终于为被害人带来了正义。本村洋说:“我会把判决书 带到墓前让妻女知道。” 而此时,案犯福田孝行也仿佛终于意识到死亡是怎样一种威胁,并在这一威胁下感到了恐惧。他写信给本村请求宽恕,称“虽然犯下了非杀不足以恕罪的恶行,但希望能给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希望至死都作为一个恶人。” 本村没有回应。 福田案件的宣判,让日本社会为之一振,《朝日新闻》的社会评论中写道:“人们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对司法的信赖。” 然而,与普遍认为此事已经完全结束不同,其实福田并没有被处死,他仍在上诉。按照日本的法律,如果律师能够说服终审法官和陪审员,他仍有可能改判。同时,按照日本的传统,即便终审判决死刑,其执行至少也在五年之后,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判处死刑的犯人仍有在狱中
日本奇闻之艰难的正义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没有律师的法庭是可怕的,因为法官没有遵循事实判决的监督,由法律界人士决定判决的法庭同样可怕,因为由此衍生出的是这些法律界的专家凌驾于受害者之上,即便律师中的后辈敢于冒犯前辈的尊严,也会遭到惩戒。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法官和律师都应该是法律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在大多数写作中,萨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在这件事上,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看法。萨至今是一个工程师,十几年工程师的生涯让我领会了一件事 – 你必须尊重你的职业,你才能做好。听说有核潜艇专家在新艇起航之前焚香祷告的,我不以为那是迷信,而认为是他懂得对自己职业的敬畏 – 作为一个律师,以法律为终身职业的人,如果认为法律是自己可以踩在脚下的玩物,个人认为是不可能尽忠职守的。 2008年4月22日,在第三次宣判中,日本最高法庭终于推翻二审判决,重新判处被告福田死刑 – 并不是公众的舆论迫使其作出更加严厉的判决,而是按照法律这是适当的判决,被推翻的,仅仅是日本不判处18-20岁之间刑事罪犯死刑的传统。同时,也颠覆了律师团在庭审中的绝对权威。 消息传出,日本社会舆论对此表达了极大的认同,普遍认为司法终于为被害人带来了正义。本村洋说:“我会把判决书 带到墓前让妻女知道。” 而此时,案犯福田孝行也仿佛终于意识到死亡是怎样一种威胁,并在这一威胁下感到了恐惧。他写信给本村请求宽恕,称“虽然犯下了非杀不足以恕罪的恶行,但希望能给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希望至死都作为一个恶人。” 本村没有回应。 福田案件的宣判,让日本社会为之一振,《朝日新闻》的社会评论中写道:“人们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对司法的信赖。” 然而,与普遍认为此事已经完全结束不同,其实福田并没有被处死,他仍在上诉。按照日本的法律,如果律师能够说服终审法官和陪审员,他仍有可能改判。同时,按照日本的传统,即便终审判决死刑,其执行至少也在五年之后,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判处死刑的犯人仍有在狱中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没有律师的法庭是可怕的,因为法官没有遵循事实判决的监督,由法律界人士决定判决的法庭同样可怕,因为由此衍生出的是这些法律界的专家凌驾于受害者之上,即便律师中的后辈敢于冒犯前辈的尊严,也会遭到惩戒。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 法官和律师都应该是法律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在大多数写作中,萨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但在这件事上,总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的看法。萨至今是一个工程师,十几年工程师的生涯让我领会了一件事 – 你必须尊重你的职业,你才能做好。听说有核潜艇专家在新艇起航之前焚香祷告的,我不以为那是迷信,而认为是他懂得对自己职业的敬畏 – 作为一个律师,以法律为终身职业的人,如果认为法律是自己可以踩在脚下的玩物,个人认为是不可能尽忠职守的。 2008年4月22日,在第三次宣判中,日本最高法庭终于推翻二审判决,重新判处被告福田死刑 – 并不是公众的舆论迫使其作出更加严厉的判决,而是按照法律这是适当的判决,被推翻的,仅仅是日本不判处18-20岁之间刑事罪犯死刑的传统。同时,也颠覆了律师团在庭审中的绝对权威。 消息传出,日本社会舆论对此表达了极大的认同,普遍认为司法终于为被害人带来了正义。本村洋说:“我会把判决书 带到墓前让妻女知道。” 而此时,案犯福田孝行也仿佛终于意识到死亡是怎样一种威胁,并在这一威胁下感到了恐惧。他写信给本村请求宽恕,称“虽然犯下了非杀不足以恕罪的恶行,但希望能给一条生路,因为我不希望至死都作为一个恶人。” 本村没有回应。 福田案件的宣判,让日本社会为之一振,《朝日新闻》的社会评论中写道:“人们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对司法的信赖。” 然而,与普遍认为此事已经完全结束不同,其实福田并没有被处死,他仍在上诉。按照日本的法律,如果律师能够说服终审法官和陪审员,他仍有可能改判。同时,按照日本的传统,即便终审判决死刑,其执行至少也在五年之后,甚至,在今天的日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判处死刑的犯人仍有在狱中

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影集

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首先,有朋友提醒,我在前一节中用的照片不是桥下彻,而是在日本著名演员江口洋介。 看看他们俩,是不是有点儿像? 江口洋介 桥下彻 不过,他们肯定还是有些区别,似乎老萨的图没有用错。之所以会有这个讨论,不仅因为他们长的像,而且因为江口洋介在以光市这个事件为原型的电视剧《为什么你要和绝望抗争》(日语剧名:なぜ君は绝望と斗えたのか)里扮演过角色,不过,他扮演的不是桥下彻,而是周刊记者北川慎一。 由此可见此案在日本的影响之巨大。 其实,死刑问题体现的是两种法律思想的斗争。传统的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惩治罪犯,即所谓“报复法”的思路。《基督山伯爵》里面用伯爵的话说出了对这种法律的态度 – “我常常发觉原始民族的法律,就是报复法,最符合上帝的法律。” 所以对那些他复仇的对象,他反对实施绞刑,而努力给以对方自己承受的同样痛苦。而目前还有一种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犯罪发生,减少社会上的犯罪行为,因此只要能避免罪犯再次做出同样的犯罪,达到这一目的就可以了。因此,后者的支持者被认为是取消死刑的主力,因为他们认为只要把罪犯关起来,不让他接触社会,同时加以感化,就可以避免其重复犯罪。所以,死刑是不必要的。 后者的思想看似仁慈,在历史上,却是更多死刑的造就者。 封建的君王对谋反者不分青红皂白统统处死,甚至为了避免其后代复仇而株连九族,就是典型的“避免犯罪发生”,否则,谋反者也许并不是要杀人,按照报复法是无需处死的。 不过,这都是理论上的事情。 光市的案件不是一件理论上的事情。日本舆论对福田律师们的愤怒,并不在于他们试图中止死刑,而是因为他们偏离了律师工作的原则。 律师工作的原则是对于法庭公正审判的追求,是实事求是地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不应该试图遮掩或扭曲其违法行为,来使其获得非法的利益。福田律师们追求的,是一种由法律专业人士操纵法庭的权力。也就是说,他们的理想是案件的判决不取决于事实,而取决于律师对于案情的解释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首先,有朋友提醒,我在前一节中用的照片不是桥下彻,而是在日本著名演员江口洋介。 看看他们俩,是不是有点儿像? 江口洋介 桥下彻 不过,他们肯定还是有些区别,似乎老萨的图没有用错。之所以会有这个讨论,不仅因为他们长的像,而且因为江口洋介在以光市这个事件为原型的电视剧《为什么你要和绝望抗争》(日语剧名:なぜ君は绝望と斗えたのか)里扮演过角色,不过,他扮演的不是桥下彻,而是周刊记者北川慎一。 由此可见此案在日本的影响之巨大。 其实,死刑问题体现的是两种法律思想的斗争。传统的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惩治罪犯,即所谓“报复法”的思路。《基督山伯爵》里面用伯爵的话说出了对这种法律的态度 – “我常常发觉原始民族的法律,就是报复法,最符合上帝的法律。” 所以对那些他复仇的对象,他反对实施绞刑,而努力给以对方自己承受的同样痛苦。而目前还有一种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犯罪发生,减少社会上的犯罪行为,因此只要能避免罪犯再次做出同样的犯罪,达到这一目的就可以了。因此,后者的支持者被认为是取消死刑的主力,因为他们认为只要把罪犯关起来,不让他接触社会,同时加以感化,就可以避免其重复犯罪。所以,死刑是不必要的。 后者的思想看似仁慈,在历史上,却是更多死刑的造就者。 封建的君王对谋反者不分青红皂白统统处死,甚至为了避免其后代复仇而株连九族,就是典型的“避免犯罪发生”,否则,谋反者也许并不是要杀人,按照报复法是无需处死的。 不过,这都是理论上的事情。 光市的案件不是一件理论上的事情。日本舆论对福田律师们的愤怒,并不在于他们试图中止死刑,而是因为他们偏离了律师工作的原则。 律师工作的原则是对于法庭公正审判的追求,是实事求是地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不应该试图遮掩或扭曲其违法行为,来使其获得非法的利益。福田律师们追求的,是一种由法律专业人士操纵法庭的权力。也就是说,他们的理想是案件的判决不取决于事实,而取决于律师对于案情的解释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悠哉游哉的,理由竟然是“案犯身体不佳,需要治疗,所以不适合执刑”。 今年二十八岁的福田,已经比他杀害的本村弥生多活了五年,而要到真正对他执行死刑,还要至少五年,假如这期间日本能够如一些律师们的想法废除死刑,那就是安田好弘们狂欢的日子 – 也许不是为了取消死刑,而是能够终于找回面子。 而笔者写作此文的中间,在2011年7月23日《朝日新闻》13版的报道中看到,曾被名张市评为“名张小姐”的27岁女店员福田益美的尸体刚被发现,她在工作完毕回家的途中失踪,尸体腕部胸部都被刺伤,死因是窒息。 福田益美 这一起案件,是不是又有一个福田孝行,在等待着律师们的辩护呢? [完] 另:老萨新书出版,《萨苏带你看日本》这本书最初起名《两个魔女的日本》,意思是通过萨眼中小魔女和小小魔女的世界来解析日本,同时也讲述一个国际婚姻家庭的苦乐。当当预售地址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963&ref=search-1-pub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首先,有朋友提醒,我在前一节中用的照片不是桥下彻,而是在日本著名演员江口洋介。 看看他们俩,是不是有点儿像? 江口洋介 桥下彻 不过,他们肯定还是有些区别,似乎老萨的图没有用错。之所以会有这个讨论,不仅因为他们长的像,而且因为江口洋介在以光市这个事件为原型的电视剧《为什么你要和绝望抗争》(日语剧名:なぜ君は绝望と斗えたのか)里扮演过角色,不过,他扮演的不是桥下彻,而是周刊记者北川慎一。 由此可见此案在日本的影响之巨大。 其实,死刑问题体现的是两种法律思想的斗争。传统的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惩治罪犯,即所谓“报复法”的思路。《基督山伯爵》里面用伯爵的话说出了对这种法律的态度 – “我常常发觉原始民族的法律,就是报复法,最符合上帝的法律。” 所以对那些他复仇的对象,他反对实施绞刑,而努力给以对方自己承受的同样痛苦。而目前还有一种法律观点认为刑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犯罪发生,减少社会上的犯罪行为,因此只要能避免罪犯再次做出同样的犯罪,达到这一目的就可以了。因此,后者的支持者被认为是取消死刑的主力,因为他们认为只要把罪犯关起来,不让他接触社会,同时加以感化,就可以避免其重复犯罪。所以,死刑是不必要的。 后者的思想看似仁慈,在历史上,却是更多死刑的造就者。 封建的君王对谋反者不分青红皂白统统处死,甚至为了避免其后代复仇而株连九族,就是典型的“避免犯罪发生”,否则,谋反者也许并不是要杀人,按照报复法是无需处死的。 不过,这都是理论上的事情。 光市的案件不是一件理论上的事情。日本舆论对福田律师们的愤怒,并不在于他们试图中止死刑,而是因为他们偏离了律师工作的原则。 律师工作的原则是对于法庭公正审判的追求,是实事求是地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不应该试图遮掩或扭曲其违法行为,来使其获得非法的利益。福田律师们追求的,是一种由法律专业人士操纵法庭的权力。也就是说,他们的理想是案件的判决不取决于事实,而取决于律师对于案情的解释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