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写书写出浣熊来 -- 《萨苏带你看日本》惹来的麻烦 上  

2011-08-05 00:2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认识到藤原纪香为阿富汗孩子募捐时的真诚,夫人是老萨此书的书中之眼啊。 我有这么重要?小魔女想了想,两眼有些放光。 当然了,老萨趁热打铁,比如,你给我看过市政府的预算,里面有养狗抓猴子的事情(《狗拿猴子的日本政府》) ,会让人觉得日本人也不都是一根筋嘛。 日本人是不是一根筋,对小魔女的形象十分重要,老萨说得太太频频点头。 然而,仅仅几秒钟,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小魔忽然停止点头,两眼开始轱辘乱转,同时手脚似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嘴巴里发出类似宇宙功一样意义混乱的单词...... 这是小魔碰上啥说不清的事情时典型的形象! 坏了,不会是狗拿猴子拿出啥问题来了吧?老萨赶紧逼问。 “不不不,当然不是狗抓猴子抓出问题来,”小魔期期艾艾地说道,“而是。。。。。。而是。。。。。。我们市的狗,让浣熊给咬了!” 老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写书写出浣熊来 -- 《萨苏带你看日本》惹来的麻烦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 我曾问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
写书写出浣熊来 -- 《萨苏带你看日本》惹来的麻烦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 我曾问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写书写出浣熊来 -- 《萨苏带你看日本》惹来的麻烦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认识到藤原纪香为阿富汗孩子募捐时的真诚,夫人是老萨此书的书中之眼啊。 我有这么重要?小魔女想了想,两眼有些放光。 当然了,老萨趁热打铁,比如,你给我看过市政府的预算,里面有养狗抓猴子的事情(《狗拿猴子的日本政府》) ,会让人觉得日本人也不都是一根筋嘛。 日本人是不是一根筋,对小魔女的形象十分重要,老萨说得太太频频点头。 然而,仅仅几秒钟,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小魔忽然停止点头,两眼开始轱辘乱转,同时手脚似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嘴巴里发出类似宇宙功一样意义混乱的单词...... 这是小魔碰上啥说不清的事情时典型的形象! 坏了,不会是狗拿猴子拿出啥问题来了吧?老萨赶紧逼问。 “不不不,当然不是狗抓猴子抓出问题来,”小魔期期艾艾地说道,“而是。。。。。。而是。。。。。。我们市的狗,让浣熊给咬了!” 老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认识到藤原纪香为阿富汗孩子募捐时的真诚,夫人是老萨此书的书中之眼啊。 我有这么重要?小魔女想了想,两眼有些放光。 当然了,老萨趁热打铁,比如,你给我看过市政府的预算,里面有养狗抓猴子的事情(《狗拿猴子的日本政府》) ,会让人觉得日本人也不都是一根筋嘛。 日本人是不是一根筋,对小魔女的形象十分重要,老萨说得太太频频点头。 然而,仅仅几秒钟,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小魔忽然停止点头,两眼开始轱辘乱转,同时手脚似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嘴巴里发出类似宇宙功一样意义混乱的单词...... 这是小魔碰上啥说不清的事情时典型的形象! 坏了,不会是狗拿猴子拿出啥问题来了吧?老萨赶紧逼问。 “不不不,当然不是狗抓猴子抓出问题来,”小魔期期艾艾地说道,“而是。。。。。。而是。。。。。。我们市的狗,让浣熊给咬了!” 老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
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 我曾问

我曾问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 我曾问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认识到藤原纪香为阿富汗孩子募捐时的真诚,夫人是老萨此书的书中之眼啊。 我有这么重要?小魔女想了想,两眼有些放光。 当然了,老萨趁热打铁,比如,你给我看过市政府的预算,里面有养狗抓猴子的事情(《狗拿猴子的日本政府》) ,会让人觉得日本人也不都是一根筋嘛。 日本人是不是一根筋,对小魔女的形象十分重要,老萨说得太太频频点头。 然而,仅仅几秒钟,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小魔忽然停止点头,两眼开始轱辘乱转,同时手脚似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嘴巴里发出类似宇宙功一样意义混乱的单词...... 这是小魔碰上啥说不清的事情时典型的形象! 坏了,不会是狗拿猴子拿出啥问题来了吧?老萨赶紧逼问。 “不不不,当然不是狗抓猴子抓出问题来,”小魔期期艾艾地说道,“而是。。。。。。而是。。。。。。我们市的狗,让浣熊给咬了!” 老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认识到藤原纪香为阿富汗孩子募捐时的真诚,夫人是老萨此书的书中之眼啊。 我有这么重要?小魔女想了想,两眼有些放光。 当然了,老萨趁热打铁,比如,你给我看过市政府的预算,里面有养狗抓猴子的事情(《狗拿猴子的日本政府》) ,会让人觉得日本人也不都是一根筋嘛。 日本人是不是一根筋,对小魔女的形象十分重要,老萨说得太太频频点头。 然而,仅仅几秒钟,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小魔忽然停止点头,两眼开始轱辘乱转,同时手脚似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嘴巴里发出类似宇宙功一样意义混乱的单词...... 这是小魔碰上啥说不清的事情时典型的形象! 坏了,不会是狗拿猴子拿出啥问题来了吧?老萨赶紧逼问。 “不不不,当然不是狗抓猴子抓出问题来,”小魔期期艾艾地说道,“而是。。。。。。而是。。。。。。我们市的狗,让浣熊给咬了!” 老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
写书写出浣熊来 -- 《萨苏带你看日本》惹来的麻烦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 我曾问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认识到藤原纪香为阿富汗孩子募捐时的真诚,夫人是老萨此书的书中之眼啊。

我有这么重要?小魔女想了想,两眼有些放光。

当然了,老萨趁热打铁,比如,你给我看过市政府的预算,里面有养狗抓猴子的事情(
《狗拿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 我曾问猴子的日本政府》) ,会让人觉得日本人也不都是一根筋嘛。

日本人是不是一根筋,对小魔女的形象十分重要,老萨说得太太频频点头。

然而,仅仅几秒钟,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小魔忽然停止点头,两眼开始轱辘乱转,同时手脚似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嘴巴里发出类似宇宙功一样意义混乱的单词......
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
这是小魔碰上啥说不清的事情时典型的形象!

坏了,不会是狗拿猴子拿出啥问题来了吧?老萨赶紧逼问。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 我曾问

“不不不,当然不是狗抓猴子抓出问题来,”小魔期期艾艾地说道,“而是。。。。。。而是。。。。。。我们市的狗,让浣熊给咬了!”

老萨*&……%……%%%%?!

[待续]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 我曾问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认识到藤原纪香为阿富汗孩子募捐时的真诚,夫人是老萨此书的书中之眼啊。 我有这么重要?小魔女想了想,两眼有些放光。 当然了,老萨趁热打铁,比如,你给我看过市政府的预算,里面有养狗抓猴子的事情(《狗拿猴子的日本政府》) ,会让人觉得日本人也不都是一根筋嘛。 日本人是不是一根筋,对小魔女的形象十分重要,老萨说得太太频频点头。 然而,仅仅几秒钟,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小魔忽然停止点头,两眼开始轱辘乱转,同时手脚似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嘴巴里发出类似宇宙功一样意义混乱的单词...... 这是小魔碰上啥说不清的事情时典型的形象! 坏了,不会是狗拿猴子拿出啥问题来了吧?老萨赶紧逼问。 “不不不,当然不是狗抓猴子抓出问题来,”小魔期期艾艾地说道,“而是。。。。。。而是。。。。。。我们市的狗,让浣熊给咬了!” 老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过编辑 -- 你觉得我笔下的小魔女(妻)是怎样的人?用一个词能说明白吗? 那位曾遭到小小魔女疯狂折磨,却没见过她妈妈的编辑嫣然道:“憨憨的。” 不意,正是我心中的妻的形象。 大约,如果一个男人爱他的家,他笔下的妻子女儿,就会自然多上几许阳光。由此,让编辑朋友对整个日本民族产生了不太正确的看法,却是老萨的罪过也。 还好,别的部分倒没写出更多错得离谱的地方。 那么,这好像还是跟浣熊没啥关系啊老萨。 您等我慢慢说啊。 这样,写了书稿,告诉妻会有一本写她们两个的书出来,弄得小魔女颇为开心,一面抱怨说萨此前写书从没想过她们两个,一面问:“那你会放我们的照片上书里去了,对吗?” “对啊。”我说。 “那会有很多人看到的,对吗?”小魔女有点紧张地问。 “是啊,怎么也有上千人会看到吧。”我说,心想若是卖不到这个数儿,出版社肯定赔本,看那个主编西服料子裤的,不像个缺心眼儿的主儿,应该不会出一本赔钱的书。 “把书稿拿来,我要看看。”老婆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审稿的要求。 三天以后,书稿返回,内容没有什么修改......但是,一看插图老萨就不干了 -- 嘿,小魔,这不行啊,你换图可以,每张图都把你自己PS成张瑜大姐,你老公要出心理问题的啊! 张瑜,小魔的偶像......但她们俩的长相之不同,萨以为简直就像我和崔永元的差别那么大 小魔不干了,说那你把我从书里撤下来! 这怎么能行,书稿都出来了,俩主角砍一半,估计这主意除了俺家那个爱出风头的丫头,谁都不会赞成。 那就只好劝了。想了想决定思想工作从政治意义说起。 我告诉小魔,你不要太嚣张(也许说的是夫人息怒?我记不清了),人家买书肯定不是为了看谁长啥样去的,重要的是通过你来看日本社会啊。比如,写了你给藤原纪香作助手,才能让大家书嘛,老萨最近和博集天卷合作,倒是又出了一本,名曰《萨苏带你看日本》,又名《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内容呢,是讲日本和国际婚姻生活的。 新书封面,在当当上已经有了预售,地址:《在日本,我忍不住又笑了》 老萨这厮咋跟做广告似的?老萨说了,新书出来,本来咱也得广而告之不是,正赶上闹浣熊...... 浣熊,一种吃什么都要洗一洗,爱干净的小型肉食动物 等等,那位说了,听说过闹田鼠的咋还有闹这个玩意儿的?再说了,闹浣熊,跟你这本书有关系吗?你这书又不是写动物的。 当然有关系了,不瞒您说,人那边还等着我出主意抓浣熊呢。 抓我?你倒来试试看! 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呢? 出书为啥引出浣熊来,这个复杂的问题,得从这本书的内容说起。如果看当当上对此书的推介,写的是“通过对日本民族思维在家庭、文化乃至国家政策中滑稽可爱一面的揭示,将一个摘掉“眼镜”后的纯净日本形象展现眼前;细腻真实的生活情景让人与日本零距离接触,再也没有隐私的日本让人倍感其阳光一面。” 这说法有些似是而非,日本的民族性循规蹈矩而强调自控,所以大多习惯面具下生活。身处其中,可以深切地感到他们内心的压抑。有时候,我会因此庆幸自己生在一个率性自如的民族。 那么,这本书怎么会给编辑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呢? 因为我在这本书中写的主角,是妻子和女儿。 这本书最初的名字,叫做《两个魔女的日本》 -- 一个魔女是日本作公务员的妻,另一个是理论上属于北京市某管片民警管辖,却自幼生活在扶桑的女儿。我讲述的是自己眼中的她们,以及我们三个之间的故事。所 谓“萨苏带你看日本”,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折射出的东瀛的影子。这一点,编辑的推介中倒是写得十分贴切,道老萨所书,是想要“一粒沙里见世界”,这大约和我的本意是比较吻合的。 我曾问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认识到藤原纪香为阿富汗孩子募捐时的真诚,夫人是老萨此书的书中之眼啊。 我有这么重要?小魔女想了想,两眼有些放光。 当然了,老萨趁热打铁,比如,你给我看过市政府的预算,里面有养狗抓猴子的事情(《狗拿猴子的日本政府》) ,会让人觉得日本人也不都是一根筋嘛。 日本人是不是一根筋,对小魔女的形象十分重要,老萨说得太太频频点头。 然而,仅仅几秒钟,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小魔忽然停止点头,两眼开始轱辘乱转,同时手脚似乎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嘴巴里发出类似宇宙功一样意义混乱的单词...... 这是小魔碰上啥说不清的事情时典型的形象! 坏了,不会是狗拿猴子拿出啥问题来了吧?老萨赶紧逼问。 “不不不,当然不是狗抓猴子抓出问题来,”小魔期期艾艾地说道,“而是。。。。。。而是。。。。。。我们市的狗,让浣熊给咬了!” 老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