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写书写出浣熊来 -- 《萨苏带你看日本》惹来的麻烦 下  

2011-08-07 14:2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书写出浣熊来 -- 《萨苏带你看日本》惹来的麻烦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写书写出浣熊来 -- 《萨苏带你看日本》惹来的麻烦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交管课的做法是 –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写书写出浣熊来 -- 《萨苏带你看日本》惹来的麻烦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完]

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

老萨影集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 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家有小女初长成 出事后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浣熊警告牌 根据《神户新闻》的报道,这次闹“浣熊灾”主要发生在伊丹和相邻的尼崎两市,距今为止已经发生六起,其中两起发生人身伤害。发生报案后,这件事被报告给两市所属的兵库县森林动物研究中心,结果传回来的资料令政府官员百思不得其解。原因是按照该中心的说法,浣熊不是一种凶暴的动物,不应该主动对人类发起攻击。言下之意被咬的老太太多半主动攻击了浣熊…… 这个结论,要老萨说根本不靠谱。根据某些海洋生物学家的说法,鲨鱼也是不主动攻击人类的,根据某些山地动物专家的说法,大猩猩更是和善的素食主义者 – 尽管如此,各位野外或者海里遇见这善良的哥儿俩,我建议还是掉头就逃比较可靠。 在我们附近一个三田动物园就有浣熊,去年还成了新闻人物 – 该动物园有一头叫米瓦的猴子因为总喜欢骑着一头叫乌利博的野猪满园乱转成了动物明星,结果不幸误入浣熊笼子,被浣熊咬成重伤,险些送了性命。从对猴子的态度来看,浣熊肯定不是什么爱好和平的主儿。 伊丹市的政府官员显然也不糊涂,干脆把专家请来,现场向被咬伤的老太太解释这一问题 – 很明显,如果专家还坚持浣熊善良的观点,八成会被变成浣熊的老太太抓一个满脸花。 这回专家也含糊了,终于认真看了案情,最后给出一个连小魔都觉得十分离奇的结论。 这结论就是 – 动物也是有个性的。 意思是,大部分浣熊都是爱好和平的善良动物,但其中不乏“性情凶暴”者,如同人类社会中某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一样容易惹事儿,属于浣熊中的败类。 这结论真是既团结了广大普通浣熊,又充分表达对个别犯罪浣熊的正义挞伐,专家同志不愧是日本讲政治的人才。 只是以此类推,吃人的鲨鱼是鲨鱼中的败类,吃人的老虎是老虎中的败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专家毕竟是专家,不仅仅会讲政治,随后提供了真正有价值的见解 – 六起事件都发生在携犬散步的途中,两起受伤事件,一起发生在狗被抓伤时,主人试图上前助战的时候,一起发尚在熊狗相斗,狗主人试图前去调解的过程中。 可见,浣熊并不是跟人有仇,而是与狗不能相容。根据报案时的描述,专家推断,作案者为同一种群浣熊,至少包括一头母浣熊和三头小浣熊(一个女老大带三个少年犯,浣熊版的《流星蝴蝶剑》?),很可能母浣熊在此前曾经遭到过狗的攻击,留下了仇恨的记忆,所以逢狗必斗,小浣熊则无疑是受到了长辈的教唆。 不久,在尼崎市抓获少年犯一头,根据其特征验明正身后,以攻击人类罪被就地正法,证实专家所述确有一定道理。 您看,家长的以身作则重要吧? 问题是,我问小魔了,这和夫人有何干系呢? 当然有关啦。小魔语气颇为急切。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察表示这种事情作为应急事件管管并不为过,但毕竟他们是处理人与人之间问题的,没有专门对付浣熊的部门,也没有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相应装备预算,不能长期负责这种职权范围外的事情。 要说警察的意见并不是完全没道理的,兵库县闹浣熊不是一天两天了,据统计,2005年共抓获361头,2006年抓获2,100头,然而,人的捕捉赶不上浣熊的繁殖,到2009年,被抓的浣熊已经达到3,281头,堪称熊满为患。这也是本次抓住那头浣熊少年犯后加以处决并无多少人抗议的原因。 警方认为不能让部属花费大量时间处理这种不能报工作量的业务,否则长此以往必有降低警察工作效率,造成国将不国惨事云云。有必要由政府拿出章程来,确定负责部门,从根本上杜绝浣熊为恶的问题。 要说章程,那倒不难,从派人猎杀到给浣熊绝育,提案可谓五花八门(估计浣熊得知人类要将其太监的计划,引发更大规模流血冲突也说不定)。然而,让谁具体负责可就说不好了。 日本今年刚地震,各部门的预算都紧巴巴的,再加上涉及野生动物(虽说浣熊是家生子儿跑出去自立门户),容易诱发保护组织的关切,谁也不愿意多惹是非。警察推脱,消防队也不干,说要是谁家猫跑了我们帮着抓倒不是不可以,逮熊?这可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农业课态度要好得多,说这些年,只要是在农田里闹事的浣熊,我们都是管的,不过,要在居民区里闹,那可就超出我等职权范围也…… 当然也有人想过以夷治夷的法子,养狗抓猴子效果不错,但狗显然不是浣熊的对手,要不养什么别的浣熊天敌来对付它?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浣熊的天敌包括山狮,美洲虎,郊狼,豹子…… 估计养什么,都有老百姓砸市政府的危险。 中间,有人把球踢到议会,认为议会批的预算太少,导致大家缺乏足够的装备人员对付浣熊。几个白发苍苍的议员被激怒了,说既然如此,浣熊本来就不是日本物种,这事儿该让联合国负责啊! 让联合国负责不过是一句气话,但旁听的小魔吓了一跳 – 日本一个市的议员当然是不敢跟联合国叫板的,可这个市有个管外交活动的国际和平课,万一哪位老爷子想起来可就麻烦了 – 浣熊既然是从外国来的,该他们国际课负责啊! 俺家小魔正在这个课里,而且在当年负责药物不良反应的时候养过兔子,杀过白鼠,难道让她去跟浣熊搏斗?! 书中插图之一 和一个狗较劲儿的小魔,尚算不分胜负,但要是碰上浣熊,那实在是胜负难料 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想到这个,诛灭浣熊的任务交给了交管课(交管课:为什么是我们啊?!回答:浣熊几次咬人都发生在公路边,你们不管,谁管?)。 交管课的做法是 – 第一, 在浣熊出没的地方树立广告牌予以警告 – 当然不是警告浣熊,它不识字 – 警告的是行人。 第二, 在全市进行宣传活动,要求出门遛狗的人要携带自卫武器 –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公布的《刀铳法》依然有效,平民出门,合法的自卫武器主要是棍棒,而且如果狗和浣熊发生纠纷,作为第三物种的人一定不要干涉。 看这意思,并没有什么积极的好办法,所以,小魔被抓去对付浣熊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小魔说,你问问北京的朋友,有没有知道怎么对付浣熊的? 在北京的朋友里头,还真有几个手段毒辣的家伙,我认识一个老坦克兵,人家在内蒙曾火烧过狐狸洞。要让老爷子出手,日本的浣熊得断根 – 只怕连狸子也会顺手给绝了种。 不过,这点小事,就无需麻烦朋友了,不就是浣熊吗?老萨自己就有的是办法,万一真把俺们小魔拉去抓熊,是肯定要拿出来的…… 您问是什么招数? 那还不简单?您知道,那浣熊的皮,可是又轻又软的,要是炒作一下睡浣熊皮褥子和吃绿豆有同样功效,别说日本了,估摸着世界的浣熊都得后悔生在地球上…… [完] 后记 这篇文字,最后一段当然是玩笑话,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日益交叉,两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取得一个两全其美的平衡,恐怕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在我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要真是在我们的国家重新出现野生动物不怕人的景象,那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再说说这本新书《萨苏带你看日本》(链接),作为以自己家庭生活为背景的书,老萨对其自然是颇为珍爱的,甚至自己读来有时也会发笑。但是应该提醒大家,该书的篇章多来自于老萨曾经在博客中发表的文章,或对发表过文章的补充修改,若认为在博客中看过就满足,而没有看书兴趣的朋友,购买时当审慎些,以免过后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星期一老萨应该能够拿到样书,到时候要是有空,于印刷排版也会做点品评。 书中插图之二 萨苏和小魔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