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为朋友书所作序言 -- 还我头来  

2011-09-18 00:11: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为朋友书所作序言 -- 还我头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为朋友书所作序言 -- 还我头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
为朋友书所作序言 -- 还我头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我建议作一期东北抗日联军的专辑。让美国的投资人理解和接受这样一个主题,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用轻易的一个理由说服了他 – “反法西斯战场上的人类奇迹”。

1932年4月12日,赵尚志在哈尔滨成高子袭击日军军列,打响了东北抗日联军反击侵略者的第一仗。八十年后发现的日本史料证明,这一仗至少毙敌五十四人,伤敌九十三人。我建议作一期东北抗日联军的专辑。让美国的投资人理解和接受这样一个主题,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用轻易的一个理由说服了他 – “反法西斯战场上的人类奇迹”。 1932年4月12日,赵尚志在哈尔滨成高子袭击日军军列,打响了东北抗日联军反击侵略者的第一仗。八十年后发现的日本史料证明,这一仗至少毙敌五十四人,伤敌九十三人。 清华大学经济系毕业生,东北抗日联军第十二支队指挥官于天放指挥的游击队,一直活动到1944年12月。不幸被俘的于天放在1945年7月杀死日本看守石丸兼政,破狱而出。 1945年8月8日,盟军从乌苏里,黑龙江,呼伦贝尔三路齐出,大举攻入东北,开路先锋正是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的五十余路突击队。 东北抗日联军全盛期曾有数万部队,而坚持到一九四五年的,不过一千余人,战争之残酷可见一斑。几乎整整十四年,从东北的沦陷到光复,东北抗日联军从未停止过在这块土地上的抗战,他们从事的,是世界反法西斯战场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抵抗战争。 他们没有粮食和弹药的补给。 他们在高山中战斗。 他们在沼泽中战斗。 他们在丛林中战斗。 他们扎下的密营,有的要到几十年后才为人们所发现。 这是一支怎样的部队,能够让整个人类为之动容呢? 当我读过这本书稿的时候,我忽然明白。 杨靖宇和赵尚志从来也没有死,他们的灵魂,就留在这片土地的高山大河之间,留在十四年间长眠于此地的烈士们,和一九四五年八月乘着冲锋舟打回祖国的抗联将士们的心中。

清华大学经济系毕业生,东北抗日联军第十二支队指挥官于天放指挥的游击队,一直活动到1944年12月。不幸被俘的于天放在1945年7月杀死日本看守石丸兼政,破狱而出。

1945年8月8日,盟军从乌苏里,黑龙江,呼伦贝尔三路齐出,大举攻入东北,开路先锋正是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的五十余路突击队。

东北抗日联军全盛期曾有数万部队,而坚持到一九四五年的,不过一千余人,战争之残酷可见一斑。几乎整整十四年,从东北的沦陷到光复,东北抗日联军从未停止过在这块土地上的抗战,他们从事的,是世界反法西斯战场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抵抗战争。[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

他们没有粮食和弹药的补给。
[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
他们在高山中战斗。

他们在沼泽中战斗。

他们在丛林中战斗。

他们扎下的密营,有的要到几十年后才为人们所发现。

这是一支怎样的部队,能够让整个人类为之动容呢?

当我读过这本书稿的时候,我忽然明白。

杨靖宇和赵尚志从来也没有死,他们的灵魂,就留在这片土地的高山大河之间,留在十四年间长眠于此地的烈士们,和一九四五年八月乘着冲锋舟打回祖国的抗联将士们的心中。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我建议作一期东北抗日联军的专辑。让美国的投资人理解和接受这样一个主题,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用轻易的一个理由说服了他 – “反法西斯战场上的人类奇迹”。 1932年4月12日,赵尚志在哈尔滨成高子袭击日军军列,打响了东北抗日联军反击侵略者的第一仗。八十年后发现的日本史料证明,这一仗至少毙敌五十四人,伤敌九十三人。 清华大学经济系毕业生,东北抗日联军第十二支队指挥官于天放指挥的游击队,一直活动到1944年12月。不幸被俘的于天放在1945年7月杀死日本看守石丸兼政,破狱而出。 1945年8月8日,盟军从乌苏里,黑龙江,呼伦贝尔三路齐出,大举攻入东北,开路先锋正是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的五十余路突击队。 东北抗日联军全盛期曾有数万部队,而坚持到一九四五年的,不过一千余人,战争之残酷可见一斑。几乎整整十四年,从东北的沦陷到光复,东北抗日联军从未停止过在这块土地上的抗战,他们从事的,是世界反法西斯战场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抵抗战争。 他们没有粮食和弹药的补给。 他们在高山中战斗。 他们在沼泽中战斗。 他们在丛林中战斗。 他们扎下的密营,有的要到几十年后才为人们所发现。 这是一支怎样的部队,能够让整个人类为之动容呢? 当我读过这本书稿的时候,我忽然明白。 杨靖宇和赵尚志从来也没有死,他们的灵魂,就留在这片土地的高山大河之间,留在十四年间长眠于此地的烈士们,和一九四五年八月乘着冲锋舟打回祖国的抗联将士们的心中。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影集

我建议作一期东北抗日联军的专辑。让美国的投资人理解和接受这样一个主题,似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用轻易的一个理由说服了他 – “反法西斯战场上的人类奇迹”。 1932年4月12日,赵尚志在哈尔滨成高子袭击日军军列,打响了东北抗日联军反击侵略者的第一仗。八十年后发现的日本史料证明,这一仗至少毙敌五十四人,伤敌九十三人。 清华大学经济系毕业生,东北抗日联军第十二支队指挥官于天放指挥的游击队,一直活动到1944年12月。不幸被俘的于天放在1945年7月杀死日本看守石丸兼政,破狱而出。 1945年8月8日,盟军从乌苏里,黑龙江,呼伦贝尔三路齐出,大举攻入东北,开路先锋正是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的五十余路突击队。 东北抗日联军全盛期曾有数万部队,而坚持到一九四五年的,不过一千余人,战争之残酷可见一斑。几乎整整十四年,从东北的沦陷到光复,东北抗日联军从未停止过在这块土地上的抗战,他们从事的,是世界反法西斯战场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抵抗战争。 他们没有粮食和弹药的补给。 他们在高山中战斗。 他们在沼泽中战斗。 他们在丛林中战斗。 他们扎下的密营,有的要到几十年后才为人们所发现。 这是一支怎样的部队,能够让整个人类为之动容呢? 当我读过这本书稿的时候,我忽然明白。 杨靖宇和赵尚志从来也没有死,他们的灵魂,就留在这片土地的高山大河之间,留在十四年间长眠于此地的烈士们,和一九四五年八月乘着冲锋舟打回祖国的抗联将士们的心中。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 在依旧绵绵的秋雨中,依稀可见浓云后绽出的霹雳闪电,仿佛,那里有一尊披被鲜血的无头将军在长声大呼 – 还我头来! 在历史的尘埃里,那是大汉义勇武安王,汉寿亭侯关羽的身影。 而在写下此文的今日,那是杨靖宇,那是赵尚志,那是我们中国人在那个苦难的战争中新的武圣在高声呼唤 – 还我头来! “抗联从此过,子孙不断头”。八一五来了,我们的白山黑水光复了。将军的头颅,回来了。所以,这本书,是一本记录历史的书,也是一本召唤记忆的书,里面记述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刚勇和忠诚。 魂兮归来。 我想,两位作者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和我今天有同样的感触。 萨苏 写于201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纪念日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干什么去了?今晚,九一八事变八十周年这一天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老萨会给大家一个交待。 我的两个朋友春秋老胡和黄河故人合作完成了一部关于东北抗日联军的历史图书,即将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为此,他们请我为其写一篇序言。便是下面这篇文字了] 当我开始写这篇序言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窗外正是秋雨绵绵。 这是一部描述东北抗日联军的史诗,两位作者都是我的好友。我想,他们会从哪个角度开始描述这支曾驰骋于白山黑水间的传奇军队呢? 我没有想到,这部书竟然是从寻找赵尚志将军的头颅开始讲起的。 东北,吉林,般若寺,一处僧俗间杂,灵境红尘的佛园,却是将军头骨深藏数十年的地方。 1942年的春节前一天,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战死于黑龙江鹤岗梧桐河。 在此前,杨靖宇将军战死于濛江三道河子,日军同样斩下了将军的头颅。东北抗日联军的南杨北赵,均捐躯于这块土地。 杨靖宇曾任抗联第一军军长,赵尚志曾任抗联第三军军长。 第二军军长王德泰,战死。 第四军军长李延平,战死(一说被叛徒杀害)。 第五军军长柴世荣,被错杀 第六军军长夏云杰,战死 第七军军长陈荣久,战死 第十军军长汪雅臣,战死 第十一军军长祁致中,被错杀 东北抗联共计十一个军,遍数各军,除中途叛变的第八军军长谢文东,第九军军长李华堂,每一个军的军长,都长眠在了那场漫长的战争中。 日前,《美国国家地理》在中国的代表曾与我讨论选题。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