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第一个战死抗日沙场的中国将军 下  

2011-09-24 21:06: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时曾有很多人因马占山在1932年春曾接受伪满的官职而怀疑他的抗战态度,尽管一个月后马即重新举旗抗日,仍难以洗清自己。但这次九死一生的血战之后,马占山依然在万分艰难中坚定不移地领导黑省抗战,为他赢得了大多数国人的重新信赖。 马占山部骑兵 马占山将军的威名如此之盛,以至于直到1942年,听说马占山指挥的东北挺进军已经杀回关外(属于讹传的消息),东北抗日联军依然派出名将王明贵率三支队西进大兴安岭接应,所到之处仍有马占山将军旧部响应。 但日军一直坚持马占山未死是中方的造谣,直到1933年4月,撤退到苏联的马占山辗转到达德国柏林,这出戏再也唱不下去了。关东军只得承认出错,并被指欺骗天皇,九一八事变中的“功臣”,日本陆军中将多门二郎为此被转入了预备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占山将军在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驻防,曾专门修建了一座忠烈祠,供奉部下抗日牺牲的烈士。其中放在最前面的即为韩述彭将军和刘桂五将军的牌位。傅作义将军为该祠题了“浩气长存”碑文。这座祠堂至今仍然保留在清水川的岸边山脚下。 [完] [紧急通知:老萨在hotmail上的邮箱出了问题,朋友们如果有事请通过Kuwaharaybj@yahoo.co.jp与我联系,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原来,所谓罗圈甸子之战,实际上是由三次战斗组成的,第一次战斗是7月26日,马占山部渡河时遭到日军袭击,部队受挫后撤;第二次战斗是28日,日军在追击中于罗圈甸子袭击了马占山的总部,由于措手不及,部队多被打散,马占山本人与主力失去联络;第三次战斗是29日,日军在罗圈甸子南的七八道林子包围马占山部残军一部,经过激烈战斗后宣布马占山死于此役。

其实,战死在罗圈甸子的,是另一名原东北军将领,马占山的重要幕僚韩述彭(家麟)将军。
原来,所谓罗圈甸子之战,实际上是由三次战斗组成的,第一次战斗是7月26日,马占山部渡河时遭到日军袭击,部队受挫后撤;第二次战斗是28日,日军在追击中于罗圈甸子袭击了马占山的总部,由于措手不及,部队多被打散,马占山本人与主力失去联络;第三次战斗是29日,日军在罗圈甸子南的七八道林子包围马占山部残军一部,经过激烈战斗后宣布马占山死于此役。 其实,战死在罗圈甸子的,是另一名原东北军将领,马占山的重要幕僚韩述彭(家麟)将军。 韩述彭将军 韩家麟,字述彭,以字行,因此资料中多称为韩述彭。韩祖籍山东,生于吉林省梨树县。16岁开始追随当时担任骑兵连连长的马占山将军。后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毕业后任马占山的副官长。1930年,韩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深造。“九一八”时冒死逃入关内,辗转找到黑龙江省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万福麟欲留韩家麟在五十三军任上校副官长,韩家麟却坚持要回东北敌占区参加抗日战斗。此时,张学良虽然对抗日作战仍持消极态度,但已有所转变,开始暗中资助支持在东北的抵抗力量。1931年10月下旬,韩受张学良,万福麟委派,经历重重风险穿越日占区,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从此跟随马占山将军转战黑省各地,并多次冒险往返于内地和黑龙江之间,可算是马占山和张学良之间的联络员。他还曾安排马占山等将领家属秘密转移到天津。1932年2月,韩述彭任少将参议,在马占山总部参与军机并负责保管印信、重要机密文件等。 马占山在罗圈甸子遇伏时,韩述彭正跟随在其身边,共同指挥部队突围成功。不料日军利用马蹄印追迹,三天后再次突袭马占山总部。激战中总部被冲散,韩述彭率总部部分人员向北冲出重围。因其人数较多且携带部分辎重,被日军误认为马占山的“本阵”,遭到重点追袭。韩率军经过连续急行军,认为已把日军甩掉,却不知日军正在其后蹑足紧随。28日晚韩述彭部行至七八道林子时,因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乃行宿营。不意29日拂晓追兵即到。部队正在民房内宿营酣睡之际,被日寇重重包围,遭到突然袭击。被惊醒后,韩述彭等全体官兵凭据村落房屋围墙奋起战斗,全体官兵拒不投降,经过激烈战斗,几乎悉数战死 – 这并非文学修饰,而是当时战场情况的写实。正是由于中国官兵几乎全部为国捐躯,日军根本无法找到活着的中国兵确认马占山是否在其中。韩述彭将军身负重伤数处,犹裹伤再战,最后面部中弹,壮烈牺牲,时年仅三十五岁。 九一八之后,尽管爱国军民在白山第一个战死抗日沙场的中国将军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韩述彭将军

韩家麟,字述彭,以字行,因此资料中多称为韩述彭。韩祖籍山东,生于吉林省梨树县。16岁开始追随当时担任骑兵连连长的马占山将军。后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毕业后任马占山的副官长。1930年,韩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深造。“九一八”时冒死逃入关内,辗转找到黑龙江省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万福麟欲留韩家麟在五十三军任上校副官长,韩家麟却坚持要回东北敌占区参加抗日战斗。此时,张学良虽然对抗日作战仍持消极态度,但已有所转变,开始暗中资助支持在东北的抵抗力量。1931年10月下旬,韩受张学良,万福麟委派,经历重重风险穿越日占区,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从此跟随马占山将军转战黑省各地,并多次冒险往返于内地和黑龙江之间,可算是马占山和张学良之间的联络员。他还曾安排马占山等将领家属秘密转移到天津。1932年2月,韩述彭任少将参议,在马占山总部参与军机并负责保管印信、重要机密文件等。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马占山在罗圈甸子遇伏时,韩述彭正跟随在其身边,共同指挥部队突围成功。不料日军利用马蹄印追迹,三天后再次突袭马占山总部。激战中总部被冲散,韩述彭率总部部分人员向北冲出重围。因其人数较多且携带部分辎重,被日军误认为马占山的“本阵”,遭到重点追袭。韩率军经过连续急行军,认为已把日军甩掉,却不知日军正在其后蹑足紧随。28日晚韩述彭部行至七八道林子时,因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乃行宿营。不意29日拂晓追兵即到。部队正在民房内宿营酣睡之际,被日寇重重包围,遭到突然袭击。被惊醒后,韩述彭等全体官兵凭据村落房屋围墙奋起战斗,全体官兵拒不投降,经过激烈战斗,几乎悉数战死 – 这并非文学修饰,而是当时战场情况的写实。正是由于中国官兵几乎全部为国捐躯,日军根本无法找到活着的中国兵确认马占山是否在其中。韩述彭将军身负重伤数处,犹裹伤再战,最后面部中弹,壮烈牺牲,时年仅三十五岁。

九一八之后,尽管爱国军民在白山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第一个战死抗日沙场的中国将军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当时曾有很多人因马占山在1932年春曾接受伪满的官职而怀疑他的抗战态度,尽管一个月后马即重新举旗抗日,仍难以洗清自己。但这次九死一生的血战之后,马占山依然在万分艰难中坚定不移地领导黑省抗战,为他赢得了大多数国人的重新信赖。 马占山部骑兵 马占山将军的威名如此之盛,以至于直到1942年,听说马占山指挥的东北挺进军已经杀回关外(属于讹传的消息),东北抗日联军依然派出名将王明贵率三支队西进大兴安岭接应,所到之处仍有马占山将军旧部响应。 但日军一直坚持马占山未死是中方的造谣,直到1933年4月,撤退到苏联的马占山辗转到达德国柏林,这出戏再也唱不下去了。关东军只得承认出错,并被指欺骗天皇,九一八事变中的“功臣”,日本陆军中将多门二郎为此被转入了预备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占山将军在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驻防,曾专门修建了一座忠烈祠,供奉部下抗日牺牲的烈士。其中放在最前面的即为韩述彭将军和刘桂五将军的牌位。傅作义将军为该祠题了“浩气长存”碑文。这座祠堂至今仍然保留在清水川的岸边山脚下。 [完] [紧急通知:老萨在hotmail上的邮箱出了问题,朋友们如果有事请通过Kuwaharaybj@yahoo.co.jp与我联系,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当时曾有很多人因马占山在1932年春曾接受伪满的官职而怀疑他的抗战态度,尽管一个月后马即重新举旗抗日,仍难以洗清自己。但这次九死一生的血战之后,马占山依然在万分艰难中坚定不移地领导黑省抗战,为他赢得了大多数国人的重新信赖。 马占山部骑兵 马占山将军的威名如此之盛,以至于直到1942年,听说马占山指挥的东北挺进军已经杀回关外(属于讹传的消息),东北抗日联军依然派出名将王明贵率三支队西进大兴安岭接应,所到之处仍有马占山将军旧部响应。 但日军一直坚持马占山未死是中方的造谣,直到1933年4月,撤退到苏联的马占山辗转到达德国柏林,这出戏再也唱不下去了。关东军只得承认出错,并被指欺骗天皇,九一八事变中的“功臣”,日本陆军中将多门二郎为此被转入了预备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占山将军在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驻防,曾专门修建了一座忠烈祠,供奉部下抗日牺牲的烈士。其中放在最前面的即为韩述彭将军和刘桂五将军的牌位。傅作义将军为该祠题了“浩气长存”碑文。这座祠堂至今仍然保留在清水川的岸边山脚下。 [完] [紧急通知:老萨在hotmail上的邮箱出了问题,朋友们如果有事请通过Kuwaharaybj@yahoo.co.jp与我联系,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当时曾有很多人因马占山在1932年春曾接受伪满的官职而怀疑他的抗战态度,尽管一个月后马即重新举旗抗日,仍难以洗清自己。但这次九死一生的血战之后,马占山依然在万分艰难中坚定不移地领导黑省抗战,为他赢得了大多数国人的重新信赖。 马占山部骑兵 马占山将军的威名如此之盛,以至于直到1942年,听说马占山指挥的东北挺进军已经杀回关外(属于讹传的消息),东北抗日联军依然派出名将王明贵率三支队西进大兴安岭接应,所到之处仍有马占山将军旧部响应。 但日军一直坚持马占山未死是中方的造谣,直到1933年4月,撤退到苏联的马占山辗转到达德国柏林,这出戏再也唱不下去了。关东军只得承认出错,并被指欺骗天皇,九一八事变中的“功臣”,日本陆军中将多门二郎为此被转入了预备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占山将军在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驻防,曾专门修建了一座忠烈祠,供奉部下抗日牺牲的烈士。其中放在最前面的即为韩述彭将军和刘桂五将军的牌位。傅作义将军为该祠题了“浩气长存”碑文。这座祠堂至今仍然保留在清水川的岸边山脚下。 [完] [紧急通知:老萨在hotmail上的邮箱出了问题,朋友们如果有事请通过Kuwaharaybj@yahoo.co.jp与我联系,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当时曾有很多人因马占山在1932年春曾接受伪满的官职而怀疑他的抗战态度,尽管一个月后马即重新举旗抗日,仍难以洗清自己。但这次九死一生的血战之后,马占山依然在万分艰难中坚定不移地领导黑省抗战,为他赢得了大多数国人的重新信赖。原来,所谓罗圈甸子之战,实际上是由三次战斗组成的,第一次战斗是7月26日,马占山部渡河时遭到日军袭击,部队受挫后撤;第二次战斗是28日,日军在追击中于罗圈甸子袭击了马占山的总部,由于措手不及,部队多被打散,马占山本人与主力失去联络;第三次战斗是29日,日军在罗圈甸子南的七八道林子包围马占山部残军一部,经过激烈战斗后宣布马占山死于此役。 其实,战死在罗圈甸子的,是另一名原东北军将领,马占山的重要幕僚韩述彭(家麟)将军。 韩述彭将军 韩家麟,字述彭,以字行,因此资料中多称为韩述彭。韩祖籍山东,生于吉林省梨树县。16岁开始追随当时担任骑兵连连长的马占山将军。后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毕业后任马占山的副官长。1930年,韩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深造。“九一八”时冒死逃入关内,辗转找到黑龙江省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万福麟欲留韩家麟在五十三军任上校副官长,韩家麟却坚持要回东北敌占区参加抗日战斗。此时,张学良虽然对抗日作战仍持消极态度,但已有所转变,开始暗中资助支持在东北的抵抗力量。1931年10月下旬,韩受张学良,万福麟委派,经历重重风险穿越日占区,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从此跟随马占山将军转战黑省各地,并多次冒险往返于内地和黑龙江之间,可算是马占山和张学良之间的联络员。他还曾安排马占山等将领家属秘密转移到天津。1932年2月,韩述彭任少将参议,在马占山总部参与军机并负责保管印信、重要机密文件等。 马占山在罗圈甸子遇伏时,韩述彭正跟随在其身边,共同指挥部队突围成功。不料日军利用马蹄印追迹,三天后再次突袭马占山总部。激战中总部被冲散,韩述彭率总部部分人员向北冲出重围。因其人数较多且携带部分辎重,被日军误认为马占山的“本阵”,遭到重点追袭。韩率军经过连续急行军,认为已把日军甩掉,却不知日军正在其后蹑足紧随。28日晚韩述彭部行至七八道林子时,因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乃行宿营。不意29日拂晓追兵即到。部队正在民房内宿营酣睡之际,被日寇重重包围,遭到突然袭击。被惊醒后,韩述彭等全体官兵凭据村落房屋围墙奋起战斗,全体官兵拒不投降,经过激烈战斗,几乎悉数战死 – 这并非文学修饰,而是当时战场情况的写实。正是由于中国官兵几乎全部为国捐躯,日军根本无法找到活着的中国兵确认马占山是否在其中。韩述彭将军身负重伤数处,犹裹伤再战,最后面部中弹,壮烈牺牲,时年仅三十五岁。 九一八之后,尽管爱国军民在白山
第一个战死抗日沙场的中国将军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马占山部骑兵


马占山将军的威名如此之盛,以至于直到1942年,听说马占山指挥的东北挺进军已经杀回关外(属于讹传的消息),东北抗日联军依然派出名将王明贵率三支队西进大兴安岭接应,所到之处仍有马占山将军旧部响应。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但日军一直坚持马占山未死是中方的造谣,直到1933年4月,撤退到苏联的马占山辗转到达德国柏林,这出戏再也唱不下去了。关东军只得承认出错,并被指欺骗天皇,九一八事变中的“功臣”,日本陆军中将多门二郎为此被转入了预备役。
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占山将军在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驻防,曾专门修建了一座忠烈祠,供奉部下抗日牺牲的烈士。其中放在最前面的即为韩述彭将军和刘桂五将军的牌位。傅作义将军为该祠题了“浩气长存”碑文。这座祠堂至今仍然保留在清水川的岸边山脚下。

[完]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紧急通知:老萨在hotmail上的邮箱出了问题,朋友们如果有事请通过Kuwaharaybj@yahoo.co.jp与我联系,谢谢。]

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老萨影集

当时曾有很多人因马占山在1932年春曾接受伪满的官职而怀疑他的抗战态度,尽管一个月后马即重新举旗抗日,仍难以洗清自己。但这次九死一生的血战之后,马占山依然在万分艰难中坚定不移地领导黑省抗战,为他赢得了大多数国人的重新信赖。 马占山部骑兵 马占山将军的威名如此之盛,以至于直到1942年,听说马占山指挥的东北挺进军已经杀回关外(属于讹传的消息),东北抗日联军依然派出名将王明贵率三支队西进大兴安岭接应,所到之处仍有马占山将军旧部响应。 但日军一直坚持马占山未死是中方的造谣,直到1933年4月,撤退到苏联的马占山辗转到达德国柏林,这出戏再也唱不下去了。关东军只得承认出错,并被指欺骗天皇,九一八事变中的“功臣”,日本陆军中将多门二郎为此被转入了预备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占山将军在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驻防,曾专门修建了一座忠烈祠,供奉部下抗日牺牲的烈士。其中放在最前面的即为韩述彭将军和刘桂五将军的牌位。傅作义将军为该祠题了“浩气长存”碑文。这座祠堂至今仍然保留在清水川的岸边山脚下。 [完] [紧急通知:老萨在hotmail上的邮箱出了问题,朋友们如果有事请通过Kuwaharaybj@yahoo.co.jp与我联系,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原来,所谓罗圈甸子之战,实际上是由三次战斗组成的,第一次战斗是7月26日,马占山部渡河时遭到日军袭击,部队受挫后撤;第二次战斗是28日,日军在追击中于罗圈甸子袭击了马占山的总部,由于措手不及,部队多被打散,马占山本人与主力失去联络;第三次战斗是29日,日军在罗圈甸子南的七八道林子包围马占山部残军一部,经过激烈战斗后宣布马占山死于此役。 其实,战死在罗圈甸子的,是另一名原东北军将领,马占山的重要幕僚韩述彭(家麟)将军。 韩述彭将军 韩家麟,字述彭,以字行,因此资料中多称为韩述彭。韩祖籍山东,生于吉林省梨树县。16岁开始追随当时担任骑兵连连长的马占山将军。后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毕业后任马占山的副官长。1930年,韩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深造。“九一八”时冒死逃入关内,辗转找到黑龙江省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万福麟欲留韩家麟在五十三军任上校副官长,韩家麟却坚持要回东北敌占区参加抗日战斗。此时,张学良虽然对抗日作战仍持消极态度,但已有所转变,开始暗中资助支持在东北的抵抗力量。1931年10月下旬,韩受张学良,万福麟委派,经历重重风险穿越日占区,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从此跟随马占山将军转战黑省各地,并多次冒险往返于内地和黑龙江之间,可算是马占山和张学良之间的联络员。他还曾安排马占山等将领家属秘密转移到天津。1932年2月,韩述彭任少将参议,在马占山总部参与军机并负责保管印信、重要机密文件等。 马占山在罗圈甸子遇伏时,韩述彭正跟随在其身边,共同指挥部队突围成功。不料日军利用马蹄印追迹,三天后再次突袭马占山总部。激战中总部被冲散,韩述彭率总部部分人员向北冲出重围。因其人数较多且携带部分辎重,被日军误认为马占山的“本阵”,遭到重点追袭。韩率军经过连续急行军,认为已把日军甩掉,却不知日军正在其后蹑足紧随。28日晚韩述彭部行至七八道林子时,因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乃行宿营。不意29日拂晓追兵即到。部队正在民房内宿营酣睡之际,被日寇重重包围,遭到突然袭击。被惊醒后,韩述彭等全体官兵凭据村落房屋围墙奋起战斗,全体官兵拒不投降,经过激烈战斗,几乎悉数战死 – 这并非文学修饰,而是当时战场情况的写实。正是由于中国官兵几乎全部为国捐躯,日军根本无法找到活着的中国兵确认马占山是否在其中。韩述彭将军身负重伤数处,犹裹伤再战,最后面部中弹,壮烈牺牲,时年仅三十五岁。 九一八之后,尽管爱国军民在白山: 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当时曾有很多人因马占山在1932年春曾接受伪满的官职而怀疑他的抗战态度,尽管一个月后马即重新举旗抗日,仍难以洗清自己。但这次九死一生的血战之后,马占山依然在万分艰难中坚定不移地领导黑省抗战,为他赢得了大多数国人的重新信赖。 马占山部骑兵 马占山将军的威名如此之盛,以至于直到1942年,听说马占山指挥的东北挺进军已经杀回关外(属于讹传的消息),东北抗日联军依然派出名将王明贵率三支队西进大兴安岭接应,所到之处仍有马占山将军旧部响应。 但日军一直坚持马占山未死是中方的造谣,直到1933年4月,撤退到苏联的马占山辗转到达德国柏林,这出戏再也唱不下去了。关东军只得承认出错,并被指欺骗天皇,九一八事变中的“功臣”,日本陆军中将多门二郎为此被转入了预备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占山将军在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驻防,曾专门修建了一座忠烈祠,供奉部下抗日牺牲的烈士。其中放在最前面的即为韩述彭将军和刘桂五将军的牌位。傅作义将军为该祠题了“浩气长存”碑文。这座祠堂至今仍然保留在清水川的岸边山脚下。 [完] [紧急通知:老萨在hotmail上的邮箱出了问题,朋友们如果有事请通过Kuwaharaybj@yahoo.co.jp与我联系,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当时曾有很多人因马占山在1932年春曾接受伪满的官职而怀疑他的抗战态度,尽管一个月后马即重新举旗抗日,仍难以洗清自己。但这次九死一生的血战之后,马占山依然在万分艰难中坚定不移地领导黑省抗战,为他赢得了大多数国人的重新信赖。 马占山部骑兵 马占山将军的威名如此之盛,以至于直到1942年,听说马占山指挥的东北挺进军已经杀回关外(属于讹传的消息),东北抗日联军依然派出名将王明贵率三支队西进大兴安岭接应,所到之处仍有马占山将军旧部响应。 但日军一直坚持马占山未死是中方的造谣,直到1933年4月,撤退到苏联的马占山辗转到达德国柏林,这出戏再也唱不下去了。关东军只得承认出错,并被指欺骗天皇,九一八事变中的“功臣”,日本陆军中将多门二郎为此被转入了预备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占山将军在陕西省府谷县哈拉寨驻防,曾专门修建了一座忠烈祠,供奉部下抗日牺牲的烈士。其中放在最前面的即为韩述彭将军和刘桂五将军的牌位。傅作义将军为该祠题了“浩气长存”碑文。这座祠堂至今仍然保留在清水川的岸边山脚下。 [完] [紧急通知:老萨在hotmail上的邮箱出了问题,朋友们如果有事请通过Kuwaharaybj@yahoo.co.jp与我联系,谢谢。]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原来,所谓罗圈甸子之战,实际上是由三次战斗组成的,第一次战斗是7月26日,马占山部渡河时遭到日军袭击,部队受挫后撤;第二次战斗是28日,日军在追击中于罗圈甸子袭击了马占山的总部,由于措手不及,部队多被打散,马占山本人与主力失去联络;第三次战斗是29日,日军在罗圈甸子南的七八道林子包围马占山部残军一部,经过激烈战斗后宣布马占山死于此役。 其实,战死在罗圈甸子的,是另一名原东北军将领,马占山的重要幕僚韩述彭(家麟)将军。 韩述彭将军 韩家麟,字述彭,以字行,因此资料中多称为韩述彭。韩祖籍山东,生于吉林省梨树县。16岁开始追随当时担任骑兵连连长的马占山将军。后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毕业后任马占山的副官长。1930年,韩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深造。“九一八”时冒死逃入关内,辗转找到黑龙江省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万福麟欲留韩家麟在五十三军任上校副官长,韩家麟却坚持要回东北敌占区参加抗日战斗。此时,张学良虽然对抗日作战仍持消极态度,但已有所转变,开始暗中资助支持在东北的抵抗力量。1931年10月下旬,韩受张学良,万福麟委派,经历重重风险穿越日占区,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从此跟随马占山将军转战黑省各地,并多次冒险往返于内地和黑龙江之间,可算是马占山和张学良之间的联络员。他还曾安排马占山等将领家属秘密转移到天津。1932年2月,韩述彭任少将参议,在马占山总部参与军机并负责保管印信、重要机密文件等。 马占山在罗圈甸子遇伏时,韩述彭正跟随在其身边,共同指挥部队突围成功。不料日军利用马蹄印追迹,三天后再次突袭马占山总部。激战中总部被冲散,韩述彭率总部部分人员向北冲出重围。因其人数较多且携带部分辎重,被日军误认为马占山的“本阵”,遭到重点追袭。韩率军经过连续急行军,认为已把日军甩掉,却不知日军正在其后蹑足紧随。28日晚韩述彭部行至七八道林子时,因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乃行宿营。不意29日拂晓追兵即到。部队正在民房内宿营酣睡之际,被日寇重重包围,遭到突然袭击。被惊醒后,韩述彭等全体官兵凭据村落房屋围墙奋起战斗,全体官兵拒不投降,经过激烈战斗,几乎悉数战死 – 这并非文学修饰,而是当时战场情况的写实。正是由于中国官兵几乎全部为国捐躯,日军根本无法找到活着的中国兵确认马占山是否在其中。韩述彭将军身负重伤数处,犹裹伤再战,最后面部中弹,壮烈牺牲,时年仅三十五岁。 九一八之后,尽管爱国军民在白山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原来,所谓罗圈甸子之战,实际上是由三次战斗组成的,第一次战斗是7月26日,马占山部渡河时遭到日军袭击,部队受挫后撤;第二次战斗是28日,日军在追击中于罗圈甸子袭击了马占山的总部,由于措手不及,部队多被打散,马占山本人与主力失去联络;第三次战斗是29日,日军在罗圈甸子南的七八道林子包围马占山部残军一部,经过激烈战斗后宣布马占山死于此役。 其实,战死在罗圈甸子的,是另一名原东北军将领,马占山的重要幕僚韩述彭(家麟)将军。 韩述彭将军 韩家麟,字述彭,以字行,因此资料中多称为韩述彭。韩祖籍山东,生于吉林省梨树县。16岁开始追随当时担任骑兵连连长的马占山将军。后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毕业后任马占山的副官长。1930年,韩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深造。“九一八”时冒死逃入关内,辗转找到黑龙江省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万福麟欲留韩家麟在五十三军任上校副官长,韩家麟却坚持要回东北敌占区参加抗日战斗。此时,张学良虽然对抗日作战仍持消极态度,但已有所转变,开始暗中资助支持在东北的抵抗力量。1931年10月下旬,韩受张学良,万福麟委派,经历重重风险穿越日占区,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从此跟随马占山将军转战黑省各地,并多次冒险往返于内地和黑龙江之间,可算是马占山和张学良之间的联络员。他还曾安排马占山等将领家属秘密转移到天津。1932年2月,韩述彭任少将参议,在马占山总部参与军机并负责保管印信、重要机密文件等。 马占山在罗圈甸子遇伏时,韩述彭正跟随在其身边,共同指挥部队突围成功。不料日军利用马蹄印追迹,三天后再次突袭马占山总部。激战中总部被冲散,韩述彭率总部部分人员向北冲出重围。因其人数较多且携带部分辎重,被日军误认为马占山的“本阵”,遭到重点追袭。韩率军经过连续急行军,认为已把日军甩掉,却不知日军正在其后蹑足紧随。28日晚韩述彭部行至七八道林子时,因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乃行宿营。不意29日拂晓追兵即到。部队正在民房内宿营酣睡之际,被日寇重重包围,遭到突然袭击。被惊醒后,韩述彭等全体官兵凭据村落房屋围墙奋起战斗,全体官兵拒不投降,经过激烈战斗,几乎悉数战死 – 这并非文学修饰,而是当时战场情况的写实。正是由于中国官兵几乎全部为国捐躯,日军根本无法找到活着的中国兵确认马占山是否在其中。韩述彭将军身负重伤数处,犹裹伤再战,最后面部中弹,壮烈牺牲,时年仅三十五岁。 九一八之后,尽管爱国军民在白山家有小女初长成原来,所谓罗圈甸子之战,实际上是由三次战斗组成的,第一次战斗是7月26日,马占山部渡河时遭到日军袭击,部队受挫后撤;第二次战斗是28日,日军在追击中于罗圈甸子袭击了马占山的总部,由于措手不及,部队多被打散,马占山本人与主力失去联络;第三次战斗是29日,日军在罗圈甸子南的七八道林子包围马占山部残军一部,经过激烈战斗后宣布马占山死于此役。 其实,战死在罗圈甸子的,是另一名原东北军将领,马占山的重要幕僚韩述彭(家麟)将军。 韩述彭将军 韩家麟,字述彭,以字行,因此资料中多称为韩述彭。韩祖籍山东,生于吉林省梨树县。16岁开始追随当时担任骑兵连连长的马占山将军。后到沈阳东北军官养成所学习,毕业后任马占山的副官长。1930年,韩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官研究班深造。“九一八”时冒死逃入关内,辗转找到黑龙江省省主席,五十三军军长万福麟。万福麟欲留韩家麟在五十三军任上校副官长,韩家麟却坚持要回东北敌占区参加抗日战斗。此时,张学良虽然对抗日作战仍持消极态度,但已有所转变,开始暗中资助支持在东北的抵抗力量。1931年10月下旬,韩受张学良,万福麟委派,经历重重风险穿越日占区,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从此跟随马占山将军转战黑省各地,并多次冒险往返于内地和黑龙江之间,可算是马占山和张学良之间的联络员。他还曾安排马占山等将领家属秘密转移到天津。1932年2月,韩述彭任少将参议,在马占山总部参与军机并负责保管印信、重要机密文件等。 马占山在罗圈甸子遇伏时,韩述彭正跟随在其身边,共同指挥部队突围成功。不料日军利用马蹄印追迹,三天后再次突袭马占山总部。激战中总部被冲散,韩述彭率总部部分人员向北冲出重围。因其人数较多且携带部分辎重,被日军误认为马占山的“本阵”,遭到重点追袭。韩率军经过连续急行军,认为已把日军甩掉,却不知日军正在其后蹑足紧随。28日晚韩述彭部行至七八道林子时,因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乃行宿营。不意29日拂晓追兵即到。部队正在民房内宿营酣睡之际,被日寇重重包围,遭到突然袭击。被惊醒后,韩述彭等全体官兵凭据村落房屋围墙奋起战斗,全体官兵拒不投降,经过激烈战斗,几乎悉数战死 – 这并非文学修饰,而是当时战场情况的写实。正是由于中国官兵几乎全部为国捐躯,日军根本无法找到活着的中国兵确认马占山是否在其中。韩述彭将军身负重伤数处,犹裹伤再战,最后面部中弹,壮烈牺牲,时年仅三十五岁。 九一八之后,尽管爱国军民在白山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黑水奋起抵抗,但正式在册的将级军官战死沙场,韩述彭当是首位。是为抗战开始后阵亡的第一个中国将级军官。 日军宣传战绩的油画《北满阵亡的一肉弹勇士》,描述的就是韩述彭将军牺牲一战的一个片断 (2008年发现于日本,首次发布) 其说明翻译如下:“拼死周旋试图突出重围的马占山军遭到连续围击,已如袋中之鼠。对其最后一击是1932年七月上旬从海伦出发的步兵第十五联队发出的。该部队跋涉旷野,搜索敌军。第六中队于25日与大约八百名敌军遭遇,对其发动奇袭后,迫其退入东北方面的森林之中。继而跟踪敌之足迹,一次一次发动追袭,二十九日拂晓,对敌军占据的独立房子发起攻击。但敌军的抵抗意外顽强,如穷鼠噬猫之势。中队官兵死伤累累。 这时候,富冈鸟松上等兵愤然对左右战友道:“让我来吧,今天就当个肉弹勇士好了!”说着提起四枚手榴弹,冒着纷飞的敌弹,一步步冲向那所房子,到达投掷距离的富冈猛然投出了手榴弹。 这一弹正中独立房屋,剧烈的爆炸声中,一直令我军苦苦难制的敌机枪被炸得冲天而起。就在这一瞬间,富冈上等兵的脚部中了一弹,但他仍无惧色,继续投出第二弹,数名敌军被炸死,但自己胸部也中了敌军的第二弹。 神一样的这名上等兵全身浴血,又投出杀敌的第三弹,但勇士自己也连中三四弹,终于象大树一样倒下了,遂成光荣的战死......” 尽管文中尽是对日军的溢美之词,但已经从字里行间体现出了韩述彭将军所部在此战中的英勇顽强,他们在最后一刻仍为自己的生命向日军索取了高昂的代价。 这一战,根据战后的航拍照片,可见韩述彭将军据守的房屋位置孤立,因此难以突围,可能是参战官兵大多牺牲的原因之一。 和韩述彭同时阵亡的还有中校秘书李继渊,少校参谋佟玉衡、少校副官刘景芳,连长于俊海等,其中李继渊是韩述彭介绍到马占山部队的共产党员。这支部队只有少数官兵躲过日军搜索,后归队带回了韩述彭阵亡的消息。 韩述彭向北冲杀的同时,马占山于混乱之中向东突围,因遭遇日军阻截,在最危险时马匹也被打死,身边仅剩一名卫士,并遭到四名日军的追击。马占山施展在绿林中练出的手段,在一片树林中静静等待日军搜索人员松懈,而后和卫兵突然出手,将四名日军全部击毙,夺其战马撤入深山,幸遇也突围入山的部将邰斌山、参谋处长容聿群以及随从卫队的部分人员,合兵共计四十二人,他们进入深山古林,从无人区行军四十多天,千辛万苦,死里逃生,最后终于到达尚未沦陷的龙门县,收集部队,继续抗日。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